旧约故事第9合集…尼罗河畔存苦婴之摩西

旧约故事第9合集……

28.他的信心成就了一个民族。你的信心呢? 雅各临终佑众子  …

Image result for ““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观望,且欢喜迎接。他们承认自己在地上是客旅,是寄居的。”(来 ‭11:13 )

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观望,且喜迎接。他自己在地上是客旅,是寄居的。”(来 11:13 )

逝,埃及的七个灾年去了,又十二年去了。雅各一家七十人从迦南迁移到埃及已十七年了,他住在法老赐给的歌珊地,放牧牛羊。因埃及人憎牧人,雅各一家反而因此不被管控。

又因歌珊地水草肥美,加上埃及人把自家的牲畜卖给约取粮食,雅各一家得以衣食无虞,牛羊成群,家族迅速繁衍增起来。

十七年去,瑟五十七,雅各一百四十七了。雅各在埃及住了十七年,渐渐衰老,年轻时强健的身体慢慢成干的躯壳,眼睛近乎失明,不再能够行走,只能躺在床上,安静回想往事。  听到父卧床不起,着两个孩子前来探望。

雅各勉强从床上坐起,扶着手杖,回一生悠悠月,对约缓缓说道:  “我年轻时途中,在伯特利野外的星空下遇到神,神应许我要生养众多,也把迦南美地赐给我的后裔为业

二十年后,我从拉班那里重回伯特利,神再次在星夜向我说话,重申起初的定。我来埃及前,在别示巴的井旁,在深夜的星空下,神再次向我显现应许我的后裔在埃及会成大族。

 “神的应许必定实现,虽然我不能眼看到。儿啊,如今我期已近,来,我祝福你的两个儿子,如同他是我的儿子一,好神的祝福双倍到你家。  “你的母,我的妻因难产,死在我南下迦南的路上,我把她埋在伯利恒的路旁。

四十多年了,我何不是每日思念她,如今我将随她而去。我儿,答我,我死后,你把我拉回迦南,与你祖你父埋在一起,就是在幔利面的麦比拉田的洞里,是你祖向赫人以弗仑买来的。

你在埋葬我的路上,会经过你母的坟墓,你代我祭奠她吧。”瑟含泪,一一答下来。

雅各完,祝福了瑟的两个儿子,然后扶着杖,在床敬拜神,喃喃感神。

雅各躺好,他盖好被子,两个儿子走出父篷,看到歌珊境内绿草如茵,溪水如,牛羊如云,侄儿侄孙们的放牧。

不久之后,雅各病重的消息开,十二个儿子匆匆赶来,围绕在父。雅各已不能再坐起来,头脑却依然清晰,他眼睛失明看不到儿子,却在心中看到神启示他儿子将来要成十二个支派。

雅各心中再次感神,神弃了自己的哥哥以,却全部拣选了自己十二个儿子。儿子犯了各,神却通使他习谦卑,彼此罪,彼此恕,也因此认识神,信靠神。

夜深了,外面的星空肯定依然灿烂,只是自己回刻到了,上就可以眼看到星空后面的造物主了。自己走了,只有神会带领孩子一步步实现祂的应许

需要时间,更需要信靠。想到里,雅各:“雅各的儿子,你上前来,用心听,听你以色列的。”  于是雅各按照序,一一把孩子叫到床前,一一祝福。

祝福完后,他把脚收回伸直,躺平身体,轻轻的呼出了最后一口气,把灵魂交了上帝。  雅各走了,神把奸的他最塑造成柔和卑的他。他一生的月充满艰辛和泪水,却感恩知足的死去。

他是怀着信心死的,上帝也没有使他羞愧。因上帝雅各的应许经实现,且会最终实现  因雅各改名叫以色列。以色列民族直到今日在等待上帝的应许完成。 

29. 他一出生就生离死别,上天这公平吗? 尼罗河畔存苦婴

Image result for 日落的时候,亚伯兰沉睡了。看哪,有大而可怕的黑暗落在他身上。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确实知道,你的后裔必寄居在别人的地,服事那地的人;那地的人要虐待他们四百年。但我要惩罚他们所服事的那国,以后他们必带着许多财物从那里出来。-(创 ‭15:12-14‬)

日落的时候,亚伯兰沉睡了。看哪,有大而可怕的黑暗落在他身上。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确实知道,你的后裔必寄居在别人的地,服事那地的人;那地的人要虐待他们四百年。但我要惩罚他们所服事的那国,以后他们必带着许多财物从那里出来。-(创 ‭15:12-14‬)

光荏苒,月如梭,以色列的先祖都逝去了。

伯拉罕75离开家,100岁时在迦南等来神应许的儿子以撒。以撒60生下双胞胎以和雅各。神拣选了雅各,他130离开迦南,一家70人寄居在埃及。从伯拉罕出吾,到雅各出埃及,一共215年。

雅各改名叫以色列,瑟活着,歌珊如世外桃源,水草丰盛,雅各后代迅速繁衍,成大族。以色列人又叫希伯来族。

雅各来埃及70年后,瑟寿于110,留下言,孙们将来把自己的骸骨回神的应许之地,埋在示

瑟死后若干年,埃及新的法老治全地。他看到以色列人繁衍壮大,人数趋势甚至要超出埃及本地人,就心生忌惮,于是苦待以色列人,们为奴,强迫他和泥烧砖,建造殿,收割庄稼。虽然生活艰难,以色利人反而更加生生不息。

埃及法老最后狠心颁喻圣旨:“把希伯来人所生的每一个男到尼河里去淹死,只生下的女存活。”  埃及头领们以色列人的住,只要听到儿的哭声,就闯进看,如果是男,就夺过来,派人放到河水中淹死。以色列人中遍地响起母亲们锥心的哀哭。一代的男就那被戕害殆尽。  几个月后,哭声渐渐止息了。一天傍晚,天气闷热,法老的女儿一群侍女到流的尼河里沐浴。

那一段河水被挖掘的份外开,地,河水清澈,两岸长满高大的芦,如同天然的帷幕。散开在河岸两,屏声静息,看芦静,担当警戒,只留公主自己在清澈温暖的河水中沐浴。

夕阳西沉,皇在河水中投下巨大的倒影,远处河水泛起点点金光,河在水上翔,没有,芦苇丛中的青蛙都默不作声。暮色祥和,公主沉浸在沐浴的快中,这时突然来清脆的儿哭声。  哭声如此响亮,每个女都听到了,她而同向上游不远处的芦苇丛中看去,哭声是那里来的。

离得近的女反应过来,快步走苇丛,看到卡在里面的一个蒲草箱,里外都涂了晒干的柏油和脂,箱子里躺放着一个男黑的头发,清亮的眼睛,他也许刚睡醒,因为饿就大哭起来。

拎着箱中的男,呈公主看。公主已回到靠近皇的河畔,穿戴整。男不哭了,静静看着抱着他的公主。公主也真看他,出他是以色列人的后代,不两三个月的大小,不由想到父几个月前颁发杀婴诏,再看怀中的儿,不由轻叹口气,儿何罪,不知哪个希伯来的母不忍心自己的骨肉被士兵死,就把孩子放到箱子里,巧被水流冲到自己里。这难到是神的意思

公主想到里,手下:“我喜爱这个男,我要收他做我的子。孩子饿坏了,你帮我找个希伯来人的奶,喂饱这孩子。”  正着,一个来一个希伯来的女孩,:“个女孩才一直在远处观望,姗姗不愿离开。

她可以帮公主找到合适的奶。”  公主看那女孩,她眼睛清澈的如同尼河水,就她赶去找奶。女孩匆匆去了,不一会来一个中年希伯来女,虽然衣衫褴褛,却也身材健壮。

公主看了,暗暗放心,:“你把孩子抱去,替我乳养他,我会付你工。我把随身的这块玉送你,若有埃及士兵找你和孩子麻这块宝玉,他必不敢再为难你。你每个月孩子来,我好看他。等孩子断奶后,孩子要入皇,做我儿子。”

命而去。个希伯来儿因此幸免于大成人。他的人生因此从一出生就充满动荡。他刚刚懂事后,就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世,不但将它深深埋入心底,也在若干年后促使他做出了一件世皆知的大事。  他名叫摩西,意“提拔”。

30.蹉跎了一生,神却等到最后才使用他 老翁火中遇真神  …

“神抵挡骄傲的人,但给谦卑的人。” (4:6)  人老了,除了回往事,有什么念想呢?

八十的他坐在西奈山腰上一巨石的阴影下面,看着慵的羊群食着石块间挤出的绿草,看着山下被日烤的发红野。天得如同着了火,羊群凭着本能往山上爬找草吃。他呆坐在阴影中,蒸干的汗水在土的皱脸上留下条条沟壑,花白的须发杂乱的如同周干枯的荆棘,被阳光刺得流泪的眼睛似乎是他活着的唯一明  等着吧,哪天我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就好了,就不怕追捕的埃及人了。

逃了四十年,跑出了千里之外,心却天天紧绷着,放羊宁愿来没有人烟的山腰,也不愿意到人多眼的平原。

死了好,我的真身份就一同被埋入地下了,或我死后的孤魂能够回到千里之外,再看看在埃及奴的骨肉同胞吧。

,四十年不了,当年我因看到埃及工,一性起,死了那个狠毒的家伙,你情倒也了,怎么倒把我人之事的沸沸扬扬,一直到法老耳中,逼得我只有逃亡。

我只有向南的米甸野逃,逃出埃及的广袤疆域,逃离暴怒的追我的法老!我和他一起在埃及皇大,他姐姐从尼河中把我救起,他因此知道我的希伯来血,也因此在听到我死了他的官吏后,暴跳如雷,誓言要追我到天涯海角,以警告所有试图反抗埃及治的希伯来人。

从尼河里救拔我的埃及母啊,我何不感你的救命之恩。救拔我的神却安排我的姐姐推荐我的生母你,作我的乳母。我的母乳养我大,在我懂事后流泪告了我真正的身世。我把民族迫之恨一直在心底,忍不,一直到我四十,一直到我看到那个狠毒的埃及工才爆出来。

我以会一呼百,同胞会云集响,揭竿而起。哈,我当年的想法多么幼稚可笑!我住在煌的殿之内,穿着埃及皇族的衣服,着流利的埃及,在他眼里,我哪里是要救他于水火的英雄?我不认贼作父的凶

即使当年我人之事没有露,即使他听从我指,我又怎么可能带领离开埃及,一群奴隶和强大的埃及军队不是以卵石?  俱往矣。我逃亡了四十年,一生八十年只是一声息,到处飘荡不如眼前蓬荆棘,生于斯死于此。

只是,以色列的神啊,我的母常常到你,到你二百多年前应许我先祖雅各,必要离开埃及,回到迦南。只是,神啊,应许怎么可能实现?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已经过去二百年,已经沦为任人宰割的奴隶,他的命运只有累死在窑和采石,他怎么可能再回到迦南地?  想到里,摩西面前的一荆棘突然着了起来,拔作响。

摩西从沉思中惊醒来,抬看天,日头热的真的着火了。他再看那着火的荆棘,火苗赤,却没有烟升起。怎么可能?他不由再看那火,荆棘居然在火中完好无

怎么可能?荆棘着火却不焚!摩西站起身来,走近火,揉揉眼睛,仔细查看。火苗中突然有声音响起:“摩西,摩西。”

摩西大惊,本能的回答:“我在里。”  火中的声音继续说道:“不要再靠近里。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你所站的地方是圣地。我是你父的上帝,伯拉罕的上帝, 以撒的上帝, 雅各的上帝。

摩西恐惧兢,脱下鞋子,全身伏地,双手遮,如同死去。  神在火中摩西:“我确了我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也听了他因受工苦待所的哀声;我确知道他的痛苦。我来是要救他脱离埃及人之手,到美好与宽阔,到流奶与蜜的迦南。在,你去,我要差派你到法老那里,把我的百姓以色列人从埃及出来。”

31.巨灾面前,你会像他一样“顽强”吗? 连环九灾撼法老  …

Image result for 神却拣选了世上愚笨的,使那些有智慧的羞愧。…以及算不得甚么的,为了要废弃那些自以为是的,使所有的人在神面前没有一个可以自夸。(林前1:27-29‬ ‭)

神却拣选了世上愚笨的,使那些有智慧的羞愧。以及算不得甚么的,了要弃那些自以是的,使所有的人在神面前没有一个可以自夸。(林前1:27-29)

连续笼罩了三昼夜的黑暗于逝去了,阳光走了黑,射。法老坐在皇位内,着站在他面前的两个老者,眼鄙夷,怒火中,却无可施。他刚刚放下君王的尊向他的神祷告,除去黑夜。日光于重,他恐惧的心稍稍安宁,眼睛却好像适了黑夜,身子宁愿沉在阴暗的王座中。他沉默不算着策。

他的间谍早已这对兄弟的由来,八十三的哥哥叫亚伦,八十的弟弟叫摩西,属以色列人利未家族。摩西四十年前了一名埃及的官吏,一直逃亡在国外。

几个月前却突然出在皇面前,声称神要他带领所有以色列人离开埃及。  想到里,法老嘴角不由泛起冷笑,再次鄙夷的俯摩西。

不自量力的老朽!说话都不利落,居然敢自己在山上遇到了神。老狐狸,你把我法老当傻子耍?你凭空个故事就哄我信你?你的神?他在哪里?他门委派你个逃犯如此重任?瞧瞧你那猴子,胡子眉毛头发在一起,如同野草,黑的如同你们烧出的砖块。穿的破衣服,一身臭汗味。

再看看你要解救的那群奴隶!,他除了会和泥烧砖采石盖房,会干什么?神要救他干什么,他们还有什么出息?看看他那瘦骨嶙峋的子就心,他子也不知道洗澡是什么滋味吧?他身上的泥可能出几块砖都不止。

哈哈。  就你们这合之众,居然敢有神在看?有那个神会惜得看。他不?我都替你们丢人!你们这肮脏的希伯来人,猪狗不如,在埃及二百多年了,你的神去二百年怎么没有救你离开埃及?在我供你白吃白喝,取你力,你想走就走了?

的神么小气,就派你摩西一个老朽来解救你?你的神真有本事,怎么不派千来和我开?就派你和你手里根牧羊杖,就要无我的粼粼军车骁骁军队,就要大离开埃及?

想到里,法老几乎笑出声来,去几天黑暗来的恐惧一消而散。他再次定睛看摩西,正好遇到摩西回看他的炯炯眼神。法老被摩西震的一激灵,不由从遐想中回到现实。想到现实,法老躁,不由起身,走到殿窗旁,俯瞰外的埃及大地。  窗外的大地,早已今非昔比,面目桑,一片狼藉。如果不是摩西手里的法力,我早死他一万遍了,法老想。可是我不敢,因摩西奉他神的名发预言,降灾在我大地之上。

个摩西每次都用一的口吻着我和我的大臣们说话:“耶和,希伯来人的上帝如此:放我的百姓走,好事奉我。 你若不肯放他走,看哪,耶和的手必重重的加在你和你的子民身上。”  想到去几个月连续发生的灾,法老仿佛再次入梦,如芒在背,冷汗直冒。个摩西,他居然不怕我,他居然言什么就成就什么。

他用杖打尼河,河水就变红如同血水,臭不可。他伸手在河上,河里就跳出无数的蛤蟆,跳每个埃及人的家里、床上。他用杖打地上的土,就引来漫天的蚊虫,叮咬得我每人瘙痒忍。

每次灾,都如同世界末日,我只有求他停止那灾。可是每次灾祸过去,我就知道是偶然。可是他居然有更多的法。蚊灾去,群再来,嘤嘤之声如同地之歌,地是他的虫卵和物。接着我百姓的牲畜成群死亡,希伯来人在的歌珊地却没有一牲畜死去。接下去摩西言我每个埃及人起泡生。果然如此!我们浑身流汁,又痛又痒,生不如死。

巨雹之灾接踵而来,砸烂了我地里所有的庄稼,死了地里所有的牲畜。

个摩西看我没有放他离开的意思,居然又招来了漫天的蝗虫,埃及全地居然不剩一丝绿色。我了皇家利益,咬牙持不放他走,个摩西居然黑暗罩三天三夜。

黑暗中的我恐惧无助,如同沉入地,只有再次求他前来,解除黑暗。在光明来,他们预言的九个灾去,他们难有新的

肯定没有了,我想象不出他们还有什么别的招。我忍辱重,于和他们较量到了最后。你想走?痴心妄想吧!法老于笑了,他冷笑着摩西:“你们带给么多失,妄想离开埃及?我警告你,离开我,回去干活去吧!小心不要再我看你。

我在哪天到你,哪天就是你的死日!”   摩西听了,面色平静,神早提前告他法老必然如此反

他又想到神言:“我要再降一灾法老和埃及,之后他必离开此地。他不但放你走,会求着你,送着你全都离开。”  想到里,摩西法老:“就照你所言,我必不再来你!但你和你众臣仆却必要前去找我,向我下拜:‘求你和你的百姓都速速离开!’。然后我才离开。”

完,摩西愤懑满胸,手木杖,亚伦身离开,走出殿。外,夕阳西下,一轮圆月早已升在方的尼河上。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