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4合集…神降天火灭所多玛、蛾摩拉

旧约故事第4合集&…

10.她为什么舍命回头一瞥?神降天火灭二城    …

“所多玛、蛾摩拉及其附近城镇的人因为荒淫无度、沉溺于变态的情欲而遭受了永火的刑罚。这些事都成为我们的警戒。”‭(‭犹大书‬ ‭1:7 )‬ 

天麻麻亮了,所多玛宽阔厚实的城墙显出黑色轮廓,如同巨兽盘踞,护卫着全城。空气清新,万籁俱寂,此城自建立几百年来,每一个清晨也似乎如此。天空中大部分的星星都隐去了,余下的也眨着朦胧的睡眼,即刻也将消失。

在遥远的天际,却有一个浮动的亮点,如飘渺的火丝,飞向预定的终点。全城的人都在酣睡,只有罗得一家的人整宿未眠。天使催促着罗得带家人赶紧逃离,因为神的审判即将来临。罗得却沉吟不语,迟疑不决。

他环顾四周,自己多半生的积蓄,就这样撒手不管了吗?神预定的时间无人可以更改,天使知道形势严峻,刻不容缓,见罗得仍犹豫不决,便决然拖住他们走出房外,向东南的城门疾步走去。一个天使拖着罗得夫妇,另一个天使拖着罗得的两个女儿。两个女儿心细,早背上了干粮和酒。

他们一家人被强壮的天使连拖带拉的带到城外,气喘吁吁,却不敢抱怨。从昨晚到此时发生的一切,使他们知道天使的警告何等严厉可畏。

告别时刻,一位天使指着东南方向的山脉对罗得全家说:“你们赶快逃命!快,往那里的山上逃!当你们到达那里后,马上藏到山洞里面,千万不要出来,更不要登高回望,也绝对不要滞留在平原,否则你必被毁灭。

” 罗得气喘吁吁,面露难色,对天使说:“我主啊,请不要这样。 仆人蒙你厚爱施恩相救,但我年纪已大,太太身体沉重,两个女儿也体质孱弱,那山离这里太远,爬山路我们体力也不支,到那里恐怕要用去我们一天的时间,我们断然无法在神的灾难降临前逃到山上。

神降临的灾难必在半路追上我们,我全家必然丧命! 请看,那座城离这里不远,容易跑到,又是座小城,请让我逃到那座小城活命吧!” “好吧,我答应你,不毁灭那座小城。

只是你们速速逃吧。因为神爱你的缘故,在你到达那里之前,我绝不能动手。” 天使说完,便大步离开。(那城从此便叫琐珥,意为小城,今在以色列死海的东南岸沿岸。)罗得带领太太和两个女儿赶紧向琐珥逃去,两三个小时后他们到达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他们不敢耽搁,赶紧找了一个山洞藏了起来。片刻之后,天空中传来裂帛般的嘶鸣,尖厉得如同一群女人在竭力尖叫,令人恐怖毛发直立,那嘶叫之声仿佛就在耳边,似乎要将耳膜击穿。罗得全家下意识的用双手捂住耳朵。

瞬间过后,爆破之声先是如同滚雷,继而密集得如同巨大的冰雹撞击地面。

地大震动,如同巨鼓的鼓面被天使擂动,山体摇晃,如同醉汉打摆,又如同骑在暴怒的巨象后背之上。在这恐怖关头,罗得太太突然跑出洞外,爬上外面一个高坡,倚着一块巨石,搭手向所多玛望去。或许她太好奇了,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或许她太焦虑了,心疼自己的家业是否能够免于神的震怒。也或许她太倔强了,蔑视天使的警告,觉得离开这么远,不会有任何危险。她极目望去,看到空中满布火箭般燃烧的陨石块,冒着蓝色近乎透明的火焰,大如房屋,小如石磨,向所多玛,俄摩拉砸去。

地面一片火海,早不见原来任何一丝城市的痕迹。这是她看到的最后人间景象。瞬间之后,冲击波如无形的巨浪呼啸而来,瞬间的高温如同出炉的钢水,压缩的空气如同出膛炮弹,饱含着刺鼻的硫磺味道,裹挟的灰尘如地面上白色的海啸。

Related image

罗得太太瞬间丧命,高温将她身体烤焦,气浪讲她死死挤在身后的石头上面,灰尘将她裹住,她凝固成一个如同盐柱的雕像。

在同一个清晨,在所多玛的西北方向,在希伯伦之地,在亚伯拉罕前一天招待天使的橡树林之处,亚伯拉罕也看到了空中飞射的硫磺陨石,听到了遥远的所多玛方向传来的恐怖震动。

他站在高处,向那里望去,只见浓烟滚滚,如同火窑冒出黑烟。想到昨天和神的对话,亚伯拉罕对神更加敬畏,又想到侄儿罗得生死未仆,便叹息一声,摇头回去。

他没有料到,罗得的两个女儿在不久后就把自己的父亲灌醉,和他乱伦,先后怀孕,各生下了一个儿子,分别叫摩押,亚扪。那么,摩押,亚扪和神应许亚伯拉罕要生的儿子以撒,在将来会怎样对待彼此呢?

11.神为啥让他走三天才最后决定?父献独子彰信心     …‭

Related image

“亚伯拉罕认定上帝能使死人复活,从象征意义上说,他也确实从死亡中得回了以撒。” (来11: 19)

又十年过去了。又是一个清晨,太阳还没有升起,别是巴的空中飘着淡淡的雾霭。

亚伯拉罕走出帐篷,两个仆人早已准备了两头毛驴,一头驮上了食物,水和帐篷,另一头驮上了大捆干柴。

他看看都收拾妥当了,再进入帐篷,和太太撒拉道别,片刻后把九岁的儿子以撒从帐篷内抱出来。以撒还没有完全睡醒,枕着父亲的肩头,双手搂着父亲的脖子,继续睡着。亚伯拉罕走在前面,两个仆人牵着毛驴跟着,一行四人离开别是巴,向北方的山脉走去。

太阳升起来了,以撒跑在父亲前面,兴奋的东张西望。这是他出生后第一次出远门, 路边的野花,蝴蝶,远处的青山,树丛都吸引着他,他因此很少说话,也不叫累。亚伯拉罕跟在以撒后面,除了以撒跑远时叫住他外,一直沉默不语。他眼睛却一直跟着自己的儿子,眼眶时不时湿润起来,又马上用衣角拭去,恐怕后面两个牵着驴子的仆人看出异常。

他的心情却是如同脚下的山路,忽高忽低。神昨天呼唤他,对他说:“带着你的儿子,你的独生子,你疼爱的以撒前往摩利亚,在我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献为燔祭。” 他听后震惊不已,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把以撒献为燔祭?神难道要我像周围的民族一样,把儿子杀掉,再放在干柴上烧掉?神为什么这样要求我?以撒不是神十年前在希伯伦的橡树林中亲口对我应许的吗?以撒的名字不是神亲自起的吗?撒拉也一年后确实生下了以撒。神不是看以撒为我的独生子吗?把以撒杀掉,那神再早先告诉我必成为多国之父的应许又如何实现呢?

第一天的行程结束了,仆人们搭好了帐篷,升起了篝火。吃完晚饭,以撒沉沉的在帐篷内睡了,两个仆人看懂了主人的心情,躲在一边喂驴子饲料。亚伯拉罕独坐在篝火旁,一言不语。野外的夜色沉重,星星如被夜色洗亮了,分外灿烂。

亚伯拉罕被繁星吸引,不由抬头凝视。他忽然想到二十多年前神的应许:“你抬头看看天空,数数繁星,你能数得尽吗?你的后裔必这么多。” 亚伯拉罕想到这里,侧耳听帐篷里以撒轻轻的鼾声,他沉重的心忽然开了,神的应许不是每次都应验了吗?这次神要我做的,我虽然不懂,但是神必然预备。我的儿子即使死了,神也必然能让他活过来。

第二天,亚伯拉罕和仆人们继续赶路,从别是巴到摩利亚二百里路,路已走了一半,但是今天都是山路了,而且一路上山。以撒没有了昨天的体力和激情,就坐在毛驴背上。当天晚上他们露营时,摩利亚山已经近了。

第三天清晨,他们四人来到了山下。亚伯拉罕眺望山顶,对仆人说:“你们和驴在这里等着,我和孩子到那边敬拜上帝,然后便回来。

” 亚伯拉罕从毛驴背上取下干柴,放在以撒肩上,自己带上火种和尖刀,带着以撒向山顶走去。

走开不远,以撒停下来,问:“父亲。” “孩子,什么事?” “你看,火种和柴都有了,但献祭用的羊羔在哪里呢?” 亚伯拉罕心一动,他抬头看天,片刻后说:“孩子,上帝自己会预备献燔祭的羊羔。” 二人就继续向前走。到了山顶,亚伯拉罕来到上帝指示的地方,就用石头筑起祭坛,把柴摆在上面,然后把以撒反捆起来,放在柴上。

以撒没有挣扎,没有叫喊,只是流泪看着自己的父亲。亚伯拉罕强忍泪水,一言不语,一手捂住以撒的眼睛,一手高高举起刀来,对准儿子的的心脏,闭上眼睛,正要发力, 天使忽然从天上呼唤他:“亚伯拉罕!亚伯拉罕!”亚伯拉罕一怔,停下手,向天看,回答说:“我在这里。” 天使说:“不要向孩子动手,不可伤害他!

现在我知道你敬畏上帝,因为你不惜献上你的儿子—你的独生子。” 听到这里,亚伯拉罕的心猛然松下来,因为放松,又听见树丛中有挣扎的声音,顺着看去,见有一只公绵羊两角卡在稠密的树丛中,他不由大声欢呼,于是给以撒解绑,父子跪下感谢神的预备。亚伯拉罕把羊取来,代替他的儿子献为燔祭。

天使再次对亚伯拉罕说:“耶和华如此说,‘你既然愿意把你的儿子,你的独生子献给我,我凭自己向你起誓, 我必赐福给你,使你的后裔多如天上的星和海边的沙。你的后裔必占领仇敌的城池, 天下万国必因你的后裔而蒙福,因为你听从了我的话。

’”亚伯拉罕的信心再次得到了锤炼,他得以如自己所说,带着儿子下了山,神也果然预备了献祭的羔羊。亚伯拉罕因此被后人称为信心之父。只是,神对亚伯拉罕的锤炼只是一个序曲。

神之所以这样“冷酷无情”,是为了让人稍微体会当神主动把自己的独生子献为燔祭的时候,当神的儿子默默流泪甘愿舍命的时候,他们是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和牺牲。神没有让亚伯拉罕献上自己的儿子,神却献上了自己的儿子。神之所以那样做,全是因为爱。 

12. 如何找到千里之外的姻缘?总管井边配姻缘

Image result for 亚伯拉罕盼望的是一座有根基的城,是由上帝设计、建造的。 (来‭11:10‬ )‭

 “亚伯拉罕盼望的是一座有根基的城,是由上帝设计、建造的。” (来‭11:10‬ )‭

时光荏苒,亚伯拉罕带着家人又迁移回到了希伯伦,在那里他曾遇到过天使,被告知以撒的降生,也被告知所多玛等城的灭亡。

以撒37岁时,他的妈妈撒拉去世了,终年127岁。亚伯拉罕守着她痛哭,她回到上帝那里去了,却留下了自己和儿子在世上度过余下的时光。

亚伯拉罕那时寄居在赫人中间,虽然是富有的牧人,却没有任何地产。亚伯拉罕找到希伯伦城里赫人的长老们,央求他们卖一块地给他安葬撒拉。赫人中的以弗伦对亚伯拉罕显出诚意,卖给了他一块土地,九十两银子成交。

亚伯拉罕把撒拉安葬在那块土地上的山洞内。古人信守诺言,那块土地一直归亚伯拉罕家族做墓地所用,陆续埋葬了包括亚伯拉罕在内的四代人,前后历时500余年。他们的尸骨直到今天还在那里,成为闻名的圣地。赫人因为圣经此处的记载,直到十九世纪之后才被考古家们挖掘发现证实其历史存在,再次验证了圣经无误。

撒拉死后又三年过去了,亚伯拉罕140岁,以撒也四十岁了,但还没有成婚。亚伯拉罕不愿给以撒娶当地的女子,因为神没有这样启示他,他也知道神憎恶当地人拜偶像,甚至杀死自己的孩子献祭。他恐怕自己在世时间不多了,儿子自生下来就一直跟着自己在旷野放牧,无争无欲,顺服纯良,又想到神应许他成为大族的承诺,就为儿子的婚事担忧。他想到了自己千里之外的本族,自己弟弟膝下有很多子孙。

亚伯拉罕叫来可靠的老仆人(他或许当年跟着主人一起到摩利亚山呢),说:“请你把手放在我大腿底下, 我要你凭耶和华掌管天地的上帝起誓,你不会找这迦南的女子做我儿子的妻子。 你要回到我的家乡,在我的亲族中为以撒物色妻子。”

老管家问:“如果那女子不肯跟我到这里来,我要把你儿子带回你的家乡吗?” 亚伯拉罕说:“你千万不可带我的儿子回那里! 因为带领我离开父家和本乡的耶和华天上的主,曾经向我说话,起誓应许把这片土地赐给我的后代。祂必派天使在你前面引路,帮助你在那里为我儿子找到妻子。 如果那女子不肯跟你来,你也算履行了你向我起的誓,只是你不可带我儿子回那里。”

老总管于是准备了各样贵重礼物,放在十匹骆驼上面,向千里之外东方的哈兰出发。二十多天后,老管家风尘仆仆来到了哈兰的城外,恰是黄昏时刻,夕阳西挂,高大的城墙一片橙黄。

管家找到一个泉井旁,让骆驼卧下,自己默默向神祷告:“我主人亚伯拉罕的上帝耶和华啊,求你施恩给我家主人亚伯拉罕,让事情今天能够成就。 现在,我站在这泉水旁,城里的女子们正出来打水。

如果我对哪个少女说‘请放下你的水罐,让我喝点水’,如果她说‘请喝,我也打水给你的骆驼喝’,愿那女子做你为自己的仆人以撒选定的妻子。这样,我可以知道你施恩给我的主人了。”他这样刚刚祷告完,一群女子从城内走了出来,肩上扛着水罐来打水。嬉笑的女子们走近井旁,看到陌生的管家都怔住了,停止说笑,拘谨的开始打水。管家一旁看着,等到一个美丽的姑娘打水上来时,他心有感动,就上去对她说:“求你给我一点水喝”。那美丽的女子眼睛如鸽子般温柔,看到仆人疲累的眼睛和干涸的嘴唇,立刻从肩上放下水罐,托在手上,说:“我主,请喝吧。”

仆人喝完,用衣袖擦干嘴角,还没有来得及道谢,那姑娘又说:“我再为你的骆驼打些水来,让它们喝个饱。” 于是,她让女伴们都先打完水回家,自己留下,再打水上来,把水罐里的水倒进水槽里。十匹骆驼长途跋涉过沙漠后早渴极了,它们争先恐后的挤着喝水槽内的水。水很快就被喝完了。那姑娘在井边和水槽边往返着,直到骆驼们终于喝饱了。

老管家站在一旁,看那姑娘拭去额头的汗水,就拿出一只约六克重的鼻环和一对约一百一十克重的金镯送给她,问:“请问你是谁的女儿?你父亲家里有地方让我们住宿吗?” 那姑娘回答说:“我是彼土利的女儿,叫利百加。我父亲是拿鹤(亚伯拉罕的弟弟)的儿子。 我家里有充足的粮草,也有地方让你留宿。”管家听了,两眼湿润,白须颤抖,马上俯伏在地,抬头望天,敬拜神,说:“我主人亚伯拉罕的上帝耶和华当受称颂,因为祂一直以慈爱和信实对待我的主人。

祂不但垂听了我的祷告并马上应允,还引导我找到了主人之弟的孙女,赐我主之子为妻。”利百加听了,困惑不解,但听出了弦外之音,脸上浮出羞红,水罐也不要了,一路跑着回到家中,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父母和哥哥。

利百加的哥哥叫拉班,一边听一边看妹妹的鼻环和金手镯,就快跑到井旁,见老总管跟骆驼仍然等在那里,便说:“你这蒙耶和华赐福的人,请到我家。为什么站在外面呢?我已经为你预备好了房间,也为骆驼预备了地方。” 老总管就跟着到了拉班的家里。拉班早请来自己的父亲,另叫人卸下骆驼背上的东西,给骆驼喂上草料,打水给老总管和随行的人洗脚,备好了晚餐给他吃,老总管却说:“请等我说明来意后再吃,好吗?”拉班说:“您请讲吧。” 

老管家就把主人亚伯拉罕怎样差遣他来到这里为以撒相亲,自己怎样千里迢迢一路艰辛,怎样在井边向神祷告,利百加怎样神奇出现并且应允了他所有祷告条件等等,详细的说了一遍。最后他请求:“现在,你们若愿意以慈爱和信实对待我的主人答应这门亲事,请告诉我;如果不答应,也请告诉我,好让我知道怎么回复我的主人。”

拉班和他父亲说:“这事既然是耶和华的安排,我们不能再多说什么。 你看利百加就在这里,你可以照耶和华的话,把她带回去给你主之子为妻。” 老管家听见这话,再次俯伏在地上敬拜耶和华,然后拿出金银首饰和衣裳送给利百加,又把贵重的礼物送给她的哥哥和母亲。第二天早晨,老管家早早起床,请求利百加父母让他带她马上启程回去。利百加的家人当然执意挽留。

老总管却坚持说:“既然耶和华已经使我一路顺利,请你们不要挽留我,好让我尽早回到我主人那里,因为他年事已高,经不得长期担心这事。”利百加的父母只好叫来女儿,征求她的意见,问她:“你愿意跟这个人同去吗?”利百加看着父母再看老管家,脸上再次浮上羞红,但眼神平静的说:“我愿意!”又二十多天过去了, 又是黄昏时刻,住在别是巴南部野外的以撒来到田间。

他每天傍晚在夕阳下都要独自散步,沉思默想。自从母亲三年前去世后,他一直心情不好,怀念母亲,也不知自己这样踯躅到何时。正在想着,他隐隐听到东方传来若有若无的驼铃声,搭手望去,看到了驼队,再细看,看到了父亲的老管家,还有他旁边的陌生姑娘,虽然远,也看到了她美丽的轮廓,在夕阳下如天使般清纯。利百加也看到了远处的以撒,迎着夕阳,只能看到他的身影,心却莫名的跳了起来。

她转头问老总管:“他是谁?” “那是我的主人以撒,姑娘。”利百加听了,马上盖上红色的面纱,蒙住自己秀美的脸庞。她看到以撒大步迎着自己,走了过来…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