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7合集…约瑟和与以色列全家

旧约故事第7合集……

20.他无意的决定如何改变了人类的历史?各遣子寻兄长   …

Image result for “你要把这两根木杖连接在一起,使它们在你手里成为一根。” (西‬ ‭37: 17‬ ‭)

你要把两根木杖接在一起,使它在你手里成一根。” (西37: 17)

初冬的希伯伦旷野,寒料峭,山谷空,天空阴沉。雅各坐在篷内,着炭火出神,旁是十七瑟,照看着近十弟弟便雅。看到父沉思,两个没有妈妈的孩子也懂事的安静下来,听着篷外的寒雅各老了,已108了,不再有精力放牧牛羊。去近40年的光将他从一个精壮子消成白老人。

前二十年舅舅打工,后二十年是奔波流经历和生离死别。四十年前他了父的祝福,四十年后父母不在了,亲爱的拉尔也去了,撇下了瑟和弟弟便雅。父当年的祝福却言犹在耳:“愿万民服事你,愿万族向你下拜,愿你作你兄弟的主人,愿你母的子向你下拜。”不知不中,自己老了,也祝福孩子了。

可是神的如何成就呢?哥哥以四十岁时结婚,如今他十二个儿子已各自儿孙满堂,踞在以,成大族。而自己呢,虽然也有12个儿子,可便不足三十,幼子便雅也不到十

全家人以为营,游牧于山野之飘荡于牛羊之啊,你的祝福如何成真?神啊,你的应许如何成就?我如何祝福孩子?老大便怎配得到最大福分?

他居然在拉尔死后,趁我哀,与她的侍女辟拉通奸。辟拉可是生育了我两个儿子啊!我又如何祝福老二西和老三利未,他自作主屠城示,残暴成性。其他的孩子呢?我儿瑟不是常告我他的劣迹?他都令我心。想到里,雅各不由自主将眼光定在篷内两个孩子身上。他是死去的拉尔的骨血,是最幼的两个孩子,是他晚年的安慰。看到他就如同看到拉尔。

便雅悯还小,瑟十七成人,他柔并,行事沉,秉直不阿,心地淳朴,最合我心意。尤其是瑟做的那两个异梦,究竟如何解?太阳月亮和十一个星星向他下拜!没有心机的他,把梦都告了哥哥,反被他嫉恨。老二老三从此看到瑟就如饿狼看到羔羊,只是忌惮我个老子,不敢欺他。可是我如何再放心让约瑟和他出去放牧?

篷外的更加肆虐,篷被吹得倒西歪,雅各的思路被打断,他听外面的声,原本担的心得焦起来,十个孩子出去放牧牛羊,一个多月了都音全无。他走前要去示便和客商交易。如果是好天气,他回来了。

去几天天气一直不好,富有经验的他们应该回来的更早啊。他怎么不派个仆人回来告我他的情况呢?万一他被困在雪中呢?雅各撩开篷,向外望。暮色茫,盖四野,寒,却不任何活物。

雅各退回篷,坐下沉吟,片刻后他招呼瑟:“我儿瑟,明早你出去找你十个哥哥去吧。他去了北的示放牧,离开里三百里地。

在回来的路上,这样你在半路就可遇到他。即使他们还在原,你五六天后也会走到他那里。

天气劣,告回家,好使我不再担。”“我儿,穿上我你做的彩色棉袍,它保你不被寒件棉衣只有你有,你的哥哥必会远远看到,也会远远迎接你。”有儿啊,你不可走夜路,因晚上有野出没。

你清早出,傍晚一定找好借宿的人家,用里的子酬人家。到哥哥了,你先跑回来,这样我好早知道你哥哥都好,也好看到你不再担。”雅各完,一声巨雷猛然响起,直达云霄。便雅本能的抱住哥哥,哇的哭起来。

21.亲情终于输给了嫉妒手足相残弟为奴…    

Image result for “你要把这两根木杖连接在一起,使它们在你手里成为一根。” (西‬ ‭37: 17‬ ‭)

犯得蒙赦免,罪得到遮盖的人,是有福的;主不算有罪的,人是有福的。原来神给亚伯拉罕和他后裔承受世界的应许,并不是因着律法,而是借着因信而来的。” (4:7-8 )

天色阴沉着,风时紧时慢的刮,雪却一直没有落下。走了十来天,瑟又累又饿。在示没有找到哥哥,他迷路了,干粮吃完了,也用光了。听当地人哥哥可能在北的多坍,他又一路找来,走了半日,饥肠辘辘于看到了远处的草和大片的牛羊,也看到了哥哥的身影。他加快了脚步。

哥哥也早早的看到了远处走来的瑟。除了他,穿着那么眼的彩色棉袍!除了他,可以在家里白吃白喝!除了他,像探子一把我干的事情告老父

除了他,信口雌黄的把梦当成真事一炫耀!  “瞧,那个梦游的家伙来了!他不是梦要朝他下拜?今天他于落在我手里了。”  “我早就恨他入骨了。他的妈妈活着,他仗着得,什么事情都不做。他妈妈死了,他居然落的清静在家照小弟弟,害我在野外挨。”

“他的妈妈的母何止一年两年。道我十个兄弟要被他个小儿欺负吗!我何不了他!”  “,我们杀了他!那里不是有个枯井?我把他尸体扔在里面。荒郊野外,不要人看不枯井野下去了都上不来。”  “好,就!但是我要想好如何向父交代。他可是父的命根子啊,哼!”

 “看,他不是穿着那件他得意的棉袍?不是只有他有?我把它剥下来,只羊,把血淋上去。拿回去是在路上到的。哈!”  “妙这样都不用什么,父自己就知道是野把他撕吃掉了。

哈哈!”说话间瑟走近了。他兴地跑到哥哥,走了十来天,人了,父亲终于不用担心了,自己于不用再跑野路了,晚上也于可以吃到像的晚了。他似乎到了篝火上的烤肉香气。

哥哥却都不说话,他眼中闪烁的凶光让约瑟困惑不解。瑟正在发愣,哥哥一言不,上前抓住瑟的手臂,把他摔倒地上,按住手脚,猛力撕下他的棉袍。

有人重重的扇他,有人啐唾沫,有人踢他。瑟看着哥哥,困惑的心灵之痛他感不到肉体的创伤  “哥哥,是我呀。我是瑟。爹爹我来找你,怕你有危。咱一起回家吧。你们为什么这样打我?”

 “住嘴。你要教们吗?我今天你的美梦成真。我都要向你下拜。”   又一耳光重重打下来。有人捂住了他的嘴。另一双手蒙住了他的眼睛。瑟仿佛听到了腰刀出鞘的声音。 

22.他为抵御情欲的攻击,几乎丧命 主母诱奸陷囹圄   …‭

Related image

“人用脚镣伤他的脚, 他被项链。 耶和话试炼他, 直等所应验了。” (105:18-19)

夜深了,凉风习习瑟站在高大的屋之上。

皇城里的千家万都睡了,不远处恢弘的皇如同踞的睡,在如水的河星光下闪烁着朦廓。城外的尼河水波光粼粼,如同幻象。更远处的北方,尼河下游绿色三角洲遁入夜色,只有祭祀太阳神的安城内的神庙跳着火苗,得神秘缥缈

西面,巨大的金字塔比白天更加得高大宏住天空的一角,仿佛将河刺破。  每天夜晚刻,瑟等主人睡去之后,都登上房,安静独

是他唯一的看到外面世界的机会,也是他独自祷告的时间瑟向望去,将目光久久投入深邃的黑夜。家希伯啊,在千里之外的,你们还?十个哥哥呀,你十年前我,相煎何急!你可曾懊悔?你待我,可我每逢想到你,怎么会流下情的泪水?你会如同欺我一弟弟?爹爹呀,些年你知道我活着?你知道我多少次在梦中和你重逢?你当初知道我的“死”后心碎成几片?你衰残的身体还挣扎着活在人间吗?你我道要到阴才能重逢?

如果那,我要独自熬多少月?瑟含着泪眼,仰望天。我祖伯拉罕,以撒的神啊,只有你知道我活着,只有你知道我身在何。十年前我被到埃及受的苦楚你都看到,我的脚踝被铁链常使我窒息,因说错埃及被多次暴打。

我父雅各的神啊,你曾搭救他,感你也搭救了我,使我被埃及法老的御林军长。他敬重神明,善心我,你的祝福也因此大大到他。我虽身奴隶,他却提升我管家。瑟祷告完,轻轻下楼,走主人波提法的睡房。

主人明天要陪法老去安城祭祀太阳神,他妻子却托身体有恙,意留在家中,要瑟侍候。瑟不由口气,心情沉重起来。主母近来多次趁周没人,暗暗挑逗瑟。

起初她瑟容貌俊美,瑟低首躬身答。接着她哀自己空守房,瑟只有沉默不。后来她故意身体瑟,瑟只好借故离开。到了最后,她干脆拉住瑟,拖往自己的床榻。

瑟不得不坦言道:“主母你看,你家里大事小情我主人一概不管。除你之外,他把家中一切都交托我管理。神的祝福大大到你家。我怎可以与你作的事,得罪神呢?”  主母听了一慍怒,无,却仍然找机会挑逗瑟。  第二天,主人去神庙了,豪的官邸安静下来。瑟照例逐次收拾房入主人的卧房,门从后面关上了,他转过身来,主母已迫切的扑上来,抱住瑟,脸颊,眼神迷离,声音抖地:“快来睡我吧!我等个机会等了好久了!”瑟大惊,仿佛站在死亡的陷阱上,他抽身而退,但主母仍紧紧抱住他,拖着他向床走去。他努力脱,外衣被撕裂,如蝉脱壳,身上只剩里衣。

他跑到门口,打开房门,逃到院内,回看去,看到主母手中拿着自己的外衣,眼中射着极度失望后的怒火。瑟无可逃,在院中一角。  夜色已重,主人波提法祭拜完太阳神后回到家中。

刚刚进入大门,就听到妻子嚎啕的哭声:“你看,我丈夫来的个希伯来奴才胆大包天,居然敢调戏我。他趁无人在家,溜到我室内,企强暴我,我束手无策,只有大声呼叫,你们为什么不来救我,什么不打死他?看啊,他我呼救,就皇逃走,被我抓住他的外衣为证

呜呜….”  波提法听了,血冲头顶,怒冲冠,个女人居然如此嚣张。他早已注意到她平日看的放肆眼神,但他知道瑟循蹈矩,也就没有在意,却没有想到个女人今天如此撒!他站在人群后面察,仆人们围成半圈,沉默地同情看着瑟,瑟在圈内低,主母嚎啕却没有泪水,眼珠乱,突然看到丈夫来,上露出惊慌神情,不由加大哭声。

波提法看在眼中,心里明白。他必须马上想出良策,既收拾太太的残局,又保住自己的名声,但也不能太愧对约瑟。身御林统帅,他完全可以手起刀落,砍死瑟,口。但是他敬畏神明,不由大声喝道:  “瑟你何等放肆!来人啊,把他我捆起来,我立投入皇家牢中去!待我上法老,再死他也不。”

瑟听了,不由望天。神啊,你要这样结束我的痛苦人生  “住手!你不可取弟弟的性命!”瑟听到了大哥便的声音,众人都怔住不,“我不能流他的血。你先把他扔到那枯井里去,只是不可下手害他。

先吃午,等我去把那里乱跑的羊群赶回来,然后我再一起商如何置他。”  大哥走了,哥哥坐下吃瑟在枯井中哀哭,祈求哥哥拉他上去,一起回家,也求哥哥们给他吃些西。哥哥却充耳不才的暴力没有完全足他们压抑多年的怒和嫉妒。他机未消。

午后野的风紧了起来,远处隐约传驼铃声。四哥犹大站起来望,看到北方一支商旅驼队缓缓走来。他沉吟片刻,回头对其他八个弟兄:“我如果死自己的兄弟,把他的尸体藏起来,究竟有什么好

应该下手害他,因他是我的手足,我的骨肉。不如把他卖给这些路的以实玛利商人。”  其他兄弟听了,看看坑中的瑟,他已不再有力气乞求,蜷成一取暖。商走近,他们满载香料乳香没,要到埃及去贩卖

,我们卖了他,他去遥的埃及做奴隶,看他怎么美梦成真?”

 “好法,不用死他,就可以他永从我眼前消失。可以一笔,供我乐时消遣。”  “我们卖他二十两子,每人分二两。我花着找子才更解气。”  天色阴沉,暮色已近,依旧吹着,商队缓缓南下。瑟手脚被捆,朝下,被横亘在骆驼背上。

他穿着衣,瑟瑟抖,眼中的泪水已经风干,扭回看出了他的哥哥,在远处经缩成黑点。他虽然打他他,可是他多么希望能开手脚,再次跑回他那里啊。他十七的心灵不能完全理解哥哥的行,但他可能是他人生最后一次看到哥哥了。他转过头向南方望去,群山的那面是老父弟弟。

啊,你我就这样永别了  阴沉的暮色下,便望的试图追上南下的驼队,可是太晚了,来不及了。他原本挽救瑟的划落空,没有料到弟弟趁他不在,把卖给经过的商旅。

犹大也沉思的垂着,内疚感开始侵他。他决定回家后就离开兄弟,找个当地女子婚生子。父亲这么多年教的神的应许?去它的吧。道神要祝福把弟弟成奴隶的众兄弟?

兄弟中最可能承神的应许瑟已消失了。神的应许被我们亲手断送了。  是啊,雅各的家似乎就这样破裂了。女儿被强奸,二子滥杀无辜,拉尔早逝,子乱瑟被,犹大离家,雅各痛不欲生。离家后的犹大若干年后和自己的儿媳乱,生下了双胞胎。神即使看了奸但无辜的雅各,又怎么可能祝福他十个逆子!

 神道好会把人类的希望寄托在个家庭上?人类的救主与犹大从儿媳生的儿子又有什么关系?

23.他在地牢中等死,神却没有忘记他 一朝牢犯一朝臣  …

Image result for (‭‭诗‬ ‭13: 6)

“耶和我的神啊!求你看我,允我; 求你使我的眼睛明亮,免得我沉睡至死;我要歌耶和,因他以厚恩待我。” (‭‭13: 6)

地牢的门突然打开了,阳关射进闷热腐臭的黑暗中,一个陌生人走了来,黑暗使他眩,腐臭味的他咳嗽起来。  看守的监狱长见状,上站起,敬,看着来人却不敢说话  “一个叫瑟的希伯来奴隶是被关在?”  “瑟?是的,大人,他被御林军长投入监狱三年了。”  “你知道他会解梦?”  “解梦?…哦,我想起来了,大概两年前,法老的酒政和膳被关入里。因神大大祝福瑟,瑟极其明干,我就让约瑟服侍他

酒政和膳政某夜各自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心神不宁,早晨起来就和瑟凭着神的智慧,居然把他的梦都解出来,  而且三天后果然应验了。酒政官复原膳却被法老杀头。”

 “那正是他!法老昨晚也做了一个奇异的梦,心神不宁,大臣百官却无人能解。两年前从里出去的酒政因此想起了瑟,告法老瑟可以解梦。法老命令我上提觐见!”瑟在地牢中上被提出来,差大臣派人他沐浴更衣,三年不理的头发被修剪,胡剃光,穿上埃及的朝服,被引入皇

、金碧煌的皇之内,百官垂首侍立两旁,穆不言。法老坐在珠宝嵌的宝座之上,紧紧盯刚刚上来的年人。

他看上去三十来,外族人相,不似埃及人那样圆眼重鼻厚唇,却眼峭鼻薄唇。白,身材瘦弱,却眼睛明亮,英俊挺拔。个希伯来奴隶真的可以解出我昨晚的梦  法老声音不高但威凛凛地到:“你就是?我听你能解梦。

我昨晚作了一个怪梦,在列百官却无人能解,我倒要听听你的高。”  来埃及十三年了,十七瑟已到而立之年,他先是被禁在御林军长家中,后又被关入地牢,似乎注定要默默如虫死在黑暗之中,却被直接到法老面前。不但第一次走出禁之地,更是直接被带进瑟抬头观看,宝座上的法老戴雄冠冕,两条金眼头顶,相貌堂堂却目光幽幽,就禀首答道:“法老陛下,解梦不在于我,而在于神。

我祖我父的神必会出正解,以使法老放心。”  法老言,身躯重新沉入宝座,余悸未消:“昨晚我梦独自站在尼河畔,看母牛,健壮肥美,涉河上岸,在芦中吃草。

另外七母牛接着上岸,却是羸弱至极,丑陋不堪,但双眼通,走近那七肥壮母牛,竟然把它活活吃掉。瘦牛吃完,却居然羸弱如初,肚腹干,仍快如猛,四寻觅猎物。我惊不已,就被吓醒。后来我又昏昏睡去,看麦杆出七个麦穗,饱满,接着七个新麦穗快速出,却是干枯萎,被东风吹焦。

我正纳闷,突然后面些干瘦的麦穗,像人开大口,把先前那七个麦穗吞下。我大惊而醒,再也不能入睡。”瑟听完,色平静,低思考,沉吟不

法老住他看,将信将疑,等待说话。大臣也依旧沉默,看瑟如同一只羊羔站在雄面前。瑟如果信口雌黄,必会招致明但残忍的法老暴怒,定死无葬身之

凝重的危险约瑟却然不,置之度外。十三年了,经过多次患,他已知道自己的生死完全被神掌管,在片刻的安静祷告后,他已得到神启示的答案:  “法老陛下,您两次做梦,却是一个意思,神借此把将来之事向您彰。您一夜两梦,是因事关系重大,神已命定事速速实现。那七肥牛和七只麦都象征七个丰年,那七瘦牛和七只麦却象征七个灾年。

看哪,埃及全地必先有七年丰收,以至粮,无可容。  但接着七年荒却更加可怕,如不预备,前面丰收之余必不敷后面荒之需,埃及全地将民不聊生,遍地饿殍。”吐虽有口音,但不卑不亢,清晰流利。法老和众臣看他沉着冷静,答如流,不暗暗称奇。

他一介奴隶,从未见过世面,说话怎会如此高瞻瞩,解梦怎又会如此合情合理?  “你所言甚是。由此我看你的神必定与你同在。

神既然借你把梦解释给我,但我只能束手无策,坐等人民流离失所?” 法老身体前色稍,目光炯炯,询问约瑟。   “法老,却是不然。神必有预备。法老要委任一个官,在每个丰年,建粮,征收五分之一谷物入,但只入不出,以七年荒之患。

灾年来后,灾民必然求粮,法老即可缓缓仓卖谷,以谷易内之粮可遍地之民,而天下之宝必徐徐尽。法老要派一个广、明睿智之人,管理事。”

哉斯言!像等有神灵同在之人,我从未见过位,你我找来第二个像他的?我让这瑟担任此,你意下如何?”,法老一阴霾,眼睛利,环顾座下众臣,洪亮的声音回在大殿之内。众人无一异,他深算,早已看出得失利弊。

虽然底,有板有眼,但能否应验还为时过早,万一他在行兵之呢?也只有自担当此,才好他有始有,避免拖累自己。于是众人都拱手称善。  “既然如此,瑟你即可担当此

我因此要你埃及名字叫撒那忒,也要把安城内祭司波提非拉的女儿西纳赐给妻。埃及全地你管理,你只在我之下,却在万人之上。

是我的行政官印”,法老完,脱下他手上封印的戒指,由侍官戴在瑟手上,又把金项链挂在他上。瑟躬身答法老,眼泪几乎眶而出,心多年的枷脱落,他默默祝祷,神啊,我十三年的苦楚你都看到,在我几乎望之,你却行此奇事,我一朝得到自由。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竟如此提我,我成埃及的宰相。

黄昏已近,瑟走出皇,站在高大的殿廊之上,他俯瞰方,尼河水闪烁着金色夕阳,如彩色绸带绿色三角洲上一片生机,海在更远处翱翔;方一片无尽的沙漠,阻隔住视线

盼沉思后,步走下桓的石,法老派遣的马车早已恭候在道旁。待瑟坐定,车舆长动缰绳骏马健步起行。另一护驾马车早行在前面,上面持兵大声开路:“静,避,跪下!”

瑟坐在内,却而不,听而不,泪水静静淌下他清瘦的脸颊然忘了自己身在何方。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