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细释26 以西结书1~48章

圣经细释26 以西…

以西结书讲预言,预言犹大遭苦难。预言列国受审判,预言圣城建新殿。

  1. 圣经细释
  2. 26 以西结书圣经细释

盼望的先知──以西结书 

纲要 

前介以西结的呼召

(一)一个开启的天

(二)神的异象

(三)听见神的声音

(四)神的手人子一个守望者荣耀                             

读经: 「当三十年四月初五日,以西结在迦巴鲁河边,被掳的人中,天就开了,得见神的异象。正是约雅斤王被掳去第五年四月初五日,在迦勒底人之地,迦巴鲁河边,耶和华的话特临到布西的儿子祭司以西结;耶和华的灵降在他的身上。我观看,见狂风从北方刮来,随着有一朵包括闪烁火的大云,周围有光辉,从其中的人内发出好像光耀的精金。」(结一:1~4) 「在他们头以上的穹苍之上,有宝座的形像,仿佛蓝宝石;在宝座形像以上,仿佛有人的形状。我见从他腰以上,有仿佛光耀的精金,周围都有火的形状,又见从他腰以下,有仿佛火的形状,周围也有光辉。下雨的日子,云中虹的形状怎样,周围光辉的形状也是怎样;这就是耶和华荣耀的形像。我一看见就俯伏在地,又听见一位说话的声音。」(结一:26~28) 「从此以后,这城的名字,必称为耶和华的所在。」(结四十八:35) 

祷告: 亲爱的父神,我们真是感谢赞美你!使我们得以在你的面前,一同仰望你。我们渴望能在耶稣基督面前看见神的荣耀。我们把这一段时间交在你的手中,并且求你借着你的圣灵,将你自己启示给我们,好叫你的荣耀得着称赞。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前介 以西结的意思就是神坚固或着神的力量。如果在第一节里所说的三十年,是指着他的年龄,(很可能确是这样),那么以西结很可能生在约西亚年间。当那时有一个极大的改革正进行着。在约西亚作王年间,以西结尚是在他母亲襁褓中的婴孩,他父亲的名字是布西。我们对他所知不多,惟一知道的事情是,以西结是出自一个祭司的家族。 圣经称他作祭司以西结。我们并不知道他在祭司事奉的体系里属于那一个阶级,但是当我们读以西结书的时候,发现那些流亡在外犹大人中的众长老坐在他面前,似乎对他十分尊重。此外,在列王纪下廿四章,当尼布甲尼撒王掳掠约雅斤王的时候,并将王母、后妃、太监与国中的大官及一切勇士都掳去了。所以最可能的,以西结是属于一个相当重要并且显著的祭司家族。我们无法从圣经中发现中发现关于祭司应在什么时候(几岁)开始到圣殿里事奉的任何记载,惟一的线索是民数记第四章,那里告诉我们利未人是在三十岁时开始进入事奉,但在廿五岁时就要进入圣殿,作学徒学习服事。

如果这个律例也适用在祭司们的职事上,那么很可能的,一个祭司在他作孩童的时候就开始受训;因为当祭司们或着是利未人被数点的时候,是从一个月以上的都要列入,可见他们要在很年幼的时候就开始受训练。当他们达到廿五岁时,就要进入圣殿作服事的助手,更直接地学习如何事奉。 当以西结被掳的时候,他已经廿五岁了,那时正值他将要进入圣殿中,在一个非常实际的方式里作学徒来事奉。那一定是在他孩童的时代就非常期盼的事,很不幸的,他没有机会在耶路撒冷的圣殿里服事,反而被掳到巴比伦去。

这对他来说一定是极大的失望。思想一下,如果你为着某一个工作受了长期的训练,及至时候到了,就要开始服事了,而那个机会却从你身上被夺去;这对以西结来将一定是一个极大的失望。他被掳到巴比伦去,在开头的几年中,这些流亡在巴比伦的人,他们仍然盼望在很短的时间中会被允许回到耶路撒冷。

甚至有假先知起来,不只在耶路撒冷,并且也在流亡的人中,预言说他们在两年之内,他们就可以回到耶路撒冷。这给以西结一些的盼望,或许他能够回到耶路撒冷在圣殿中事奉。 在以西结被掳之后的第四年,先知耶利米写了一封信给在巴比伦流亡的人,告诉他们被掳将要延续很长的一段时间,神要他们在那里建造房屋,栽种田园,并且嫁娶。

因为在神使他们恢复并且回到耶路撒冷之前,他们要在那里七十年(参看耶利米书廿九章)。同时,在流亡人中的假先知,亚哈和西底家预言说,会有一个早日的归回,而他们的结局乃是被尼布甲尼撒王所杀。所以这个年轻人想要在耶路撒冷圣殿中事奉的盼望就完全破灭了。当以西结三十岁的时候,那个年龄是他应该成为可以尽全职的祭司,在耶路撒冷的圣殿中事奉。如果真是如此,那是何等荣耀!然而现在已是不可能的了! 在他绝望到了谷底,主的荣耀向他显现,并且呼召他作一个先知。我们曾经说过耶利米有祭司的性格却作了先知;但是以西结却有先知性格却做了祭司;这其中有许多的真理。 

在我们没有进入以西结这卷书之前,若是我们知道一些先知的事情对我们是有益处的。通常大家所公认的,在旧约的圣经中有四个大先知,有十二小先知。他是否被分作小先知或者大先知实际上是取决于这卷书的长短,他并不意味着大先知乃是比较伟大的先知,或着小先知乃是比较微小的先知。乃是因着他们写作的长短来作判断的。

但是为着叙述方便,我们发现一共有四个主要的先知,就是以赛亚、耶利米、以西结和但以理。以赛亚是一个伟大的诗人;耶利米是一个伟大的传道者;以西结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而但以理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他们其中二人是从祭司家族出来的,就是耶利米和以西结。他们其中有二人出身贵族,就是以赛亚和但以理。 以西结没有以赛亚那样持久的飞黄腾达,没有耶利米那样的柔和细腻,也没有但以理那样宽阔的眼界;但是他具有简捷的特性。他的写作总是直截了当的。

以赛亚生活在耶利米之前约一百年,而耶利米大概比以西结年长廿岁,但以理和以西结大约是同样年纪。 在四个主要的先知中,我们知道有三个是与被掳流亡有关的。在被掳之后,耶利米是与犹大人中那些穷困的人在一起,然后他与他们一同下到埃及去,在那里他作先知。以西结乃是在巴比伦流亡的人中作先知。当然但以理也是在被掳的巴比伦中作先知。 

以西结和但以理都是在被掳到巴比伦去的人中,但是耶利米却不在巴比伦,他是在埃及。但以理可能是在以西结之前八年就被掳了;因为他是在约雅敬王第三年被掳的,那时间是在约雅斤王被掳之前的八年。但是从一面说,以西结被认为是神所惟一兴起的,在巴比伦流亡的人中作为先知。因为虽然但以理也在那里,并且他也得着了说预言的恩赐;但是严格的说,他并不是蒙召进入先知的职事。

但以理并没有在先知的职事上来服事,反而他住在王宫中,而他的预言乃是关乎神国度那外在的关系,就是关乎这个世界的国度。他在那里为着神主宰的权柄作一个见证,作为一个公义的标准。他乃是对地上的君王和王储作谋士。

这就是以色列人并不把但以理的书卷分类在先知的著作里,反而把它归类在圣言写作著作中的缘故。因为严格的说来,但以理并没有在先知的职事中尽功用,他更像一个先见,而不像一个先知。然而以西结却不同,因为他在巴比伦流亡的人中作为一个先知尽功用,并且他向着百姓良心说话。他的预言是与神圣国度里面的关怀有关的。 当以西结三十岁的时候,他没有任何的盼望可以回到耶路撒冷,在圣殿中作一个祭司来服事神。经文上说:神的荣耀在迦巴(原文作迦巴)河旁向他显现。

迦巴一般被认作迦巴鲁,它乃是在上米所波大米的一条河流入幼发拉底河。当尼布甲尼撒王从犹大将犹大人掳掠走之后,把他们安置在特拉比的迦巴河旁的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是在巴比伦以北两百哩之处。但是一般都认定是巴比伦;因为它是在巴比伦的管治之下。乃是在那里主荣耀向以西结显现。 这一卷以西结书,就一面意义来说是最不容易领会的。因为以西结是一个艺术家,他是充满了活力和行动的,而他的个格是那样的鲜明,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物,并且他具有很深的作祭司的感觉。

他的写作喜欢用象征的手法。在整卷书中有异象、有表号、比喻、模拟及箴言和预言。他心中充满了这些事物。许多时候你也可以看见他那象征的行动,他很仔细的把事情表演出来。他描绘一幅一幅的图画,因为他想要使人有深刻的印象。借着他呈现给我们的许多图画,使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一切的动作是如此约有启发性,如此的神秘,如此的迷人,而且也是何等的振奋人心;但是借着这些象征性表演和刻划,他要向我们显明一个内在的实际。 

以西结这卷书和他的预言,可以用三个时期来分段。

第一章到第廿四章,乃是在耶路撒冷被围困前的一个预测;

第廿五章到第卅二章,乃是在耶路撒冷被围困的那一段时期的预测;

第卅三章到四十八章乃是在耶路撒冷被围困之后的预测。

预言的第一大段,乃是关乎犹大和耶路撒冷的被毁灭,和被废弃。

预言的第二大段,乃是讲到所临到列国的事。

预言的第三部分,乃是关乎以色列国的恢复。 如果我们来看这卷书的内容,或许可以分为两部分。

一到三十二章乃是旧的事物所遭受的柔躏和荒废。

第三十三章到四十八章,乃是带进新的事物。 在这卷以西结书中,我想要专注在两个点上,一个是他的呼召;另一个乃是荣耀。 以西结的呼召 当以西结三十岁的时候,在迦巴鲁河旁,被掳的人中,主的荣耀向他显现,他蒙召成为一个先知。他不可能积极的作为一个祭司来服事,虽然这是他所受的训练;但是神却呼召他进入另外一个职事,就是作一个先知,作神的发言人。

在他所蒙的呼召里,我们可以留心看见几件事情: 

(一)一个开启的天 天向着他开启。这对任何一个蒙召作为先知的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在神丰满心意失落的时代,先知乃是代表神那丰满心意的一个人。让我再重复的所:当神的心意已经失落的时刻,一个先知乃是代表神丰满心意的人。因此之故,一个先知乃是神的发言人。所以蒙召作为一个先知,第一个重要的事,就是必须有一个开启的天;因为他乃是天的使者,要将信息带给百姓。当神的百姓离弃神的时候,天向他们就关闭了;不再有启示,不再有异象,不再有神的话语。

天好像铜铸的一般,是完全封闭了的,不再有从上面来的连系与交通。但是当天向某一个人开启的时候,那里就有了交通,并且有信息临到。所以作为一个先知,他必须一个开启的天。在圣经中这是非常重要的。 当我们的主耶稣受浸的时候,他从水里上来,天为他开了,有声音出来,圣灵仿佛鸽子降在他的身上,并且住在他里面。因为我们的主耶稣是蒙召要作为一个先知。他在地上公开传道的三年半时间中,为要成全一个先知的功用,天就向他开了。所以任何一个蒙召来作先知的人都需要有一个开启的天。 

弟兄姊妹们!感谢神!今天天没有理由不向你开启,因为当我们的主耶稣被钉死的时候,幔子已经裂开了。换言之,借着我们主耶稣所完成的工作,那向着人类关闭的天已经向我们开启了。我们可以活在一个开启的天之下,我们与神有一个不会中断的交通。我们既与天有那样的交通,就可以领受天来的信息。这是我们现在的地位,我们的产业。所以我们要记住,今天,一个开启的天乃是我们的产业。在天和我们之间没有理由不能够交通的。 然而,即使我们有一个开启的天作为我们的产业,但是得着我们该得着的却是另外一回事。易言之,虽然我们已有特权可以享受一个开启的天,但是,我们需要将心转向天,好得着属天的交通。

在哥林多后书里说到;当我们的心转向主的时候,那帕子就除去了。在你的心中可能有一个帕子;但是当你的心转向主的时候,那个帕子就被除去了。只要你的心转向主,你就有一个开启的天。那是非常基本的也是非常重要的。每一个信徒都需要每天活在一个开启的天之下,因为我们乃是属天的子民,而且我们也应该从主那里得着属天的信息。然而只有这一件事,还并不是使一个人成为先知,因为每一个信徒都应该活在一个开启的天之下。 

(二)神的异象 天向他开了,他说:「我看见神的异象。」不仅他活在一个开启的天之下,而且他还看见天上的事物;他有了神的异象。在以西结的例子中,神的异象基本是由主的荣耀显现所组成的;他看见了主。 我们需要有异象,这话的意义就是我们需要看见神;我们需要看见他自己,他的目的,他的计划,他的荣耀。

使徒保罗作见证说:「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徒廿六:19)使徒保罗在去大马色的路上得着了一个异象,他称之为天上来的异象。在异象中他看见一个极大的人,一个宇宙人,他充满了全宇宙。头是基督在天上,而那身体就是教会,遍满了全地。他的一生和事奉都受那一个异象所控制。我们需要那种异象。 保罗不仅提到了属天的异象,并且在哥林多后书十二章,他还说到从主那里所领受的异象和启示。换言之,因着那属天的异象,持续在他的生命中,因而产生出许多的启示和异象。

在往大马色的路上,他看见了那个异象的架构,而终其一生,当他与主交通的时候,那个异象就被填满了而且应验了。 所以这里以西结说到神所赏赐的许多异象。作为神的一个先知,你需要有神的异象;你需要看见神,需要了解他,认识他自己,他的性情,他的心意,他的意念,他的心肠,他的目的,他的旨意,他的策划,他的计划,他的运行。作为一个神的发言人,这是非常重要的。 

(三)听见神的声音 以西结不是只看到神的异象,并且神还非常清楚地向他说话。换言之,他在一个非常明显的方式里听见了神的声音,也就是在一个非常个别的、特殊的——切身的、直接的、启示的方式中听见了神的声音。我们手中都有神的话语。我们研读神的话语时,可以分析它,甚至可以去了解它。即使不是全部,至少有一部分。

这样的知识虽然是很重要的,却不够成一个先知;那可能使你作一个教师,却不能成为一个先知。要作为一个先知,你需要神的话语是直接的、个别的、明显的临到你。当然今天不再像古时候,那个时候神的话语并没有完全,那一次交付给圣徒的真道还没有完全,那就是为什么神的话语直接的临到众先知。先知们所听见的乃是神从来没有说过的一些的话语,都是新的启示。但是今日神的启示已经完全了,那一次交付给圣徒的真道,在这一本书里面我们已经完全得着了,所以除了在圣经中已经启示出来的之外,我们不可能再有一些全新的、额外的、或者是不同的启示。今天这是不可能的。若有任何人宣称他得着了,他就是一个假先知。 

然而作为一个先知你不仅需要明白写在圣经中的记载,而且你还需要神的灵重新的向你再说一次,可能是同样的话语,但是对你来说,却是在一个活泼的、个别的、并且明显的方式里。只有那样的说话才构成一个先知。换言之一个先知必须有启示,这并不意味着是在圣经之外的,但是那样的启示乃是意味神的灵向你的灵再说一次,好在你的心中,产生出一个负担。 

事实上,以西结被神要求吃一书卷;那就是说,神话语必须进到他的里面,被他消化,而且变成他这个人的一部分。那才使一个人成为先知。 (四)神的手 作为一个先知你不仅需要主的话语明显的临到你,而且还需要主的手加在你身上。那是不容易的。我们希望神的话语临到我们,但是我们却不愿意他的手加在我们身上。

换言之,他的手必须要加在我们身上来改变我们,使我们进入他向我们所说的话语里。那一个信息必须成为那一个人,那个话语必须成为血和肉。为着要有那种改变就必须有对付和管教。然后在你传递他信息的时候,神的能力才会与你同在。 人子 以西结原是受训练要成为一个祭司,他从没有想到自己会作一个先知。一个祭司不是受训来说话,一个祭司乃是受训用手来服事:但是神却呼召他来作一个先知。在以西结书中,非常有趣的,他是惟一被神称为人子的。在以西结书里有八十五次神称呼他作人子。为什么呢?当然你会立刻记起另外一位被称作人子的。 当我们的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他喜欢称他自己作人子。

人子的意义是什么呢?人子在圣经中的意义是:「照着神原初的心意和模型的一个人。」当然我们的主耶稣是人子,他乃是全人类原初模型的那一个人。他乃是神要得着的那一个人。他乃是神要得着的那一个人。他乃是人子。 以西结被称作人子,但在对他的这个称呼之前没有加一个定冠词。以西结和我们的主耶稣,如果以两个人相比较,彼此之间是何等的不同。

因为虽然以西结被称作人子;他却不是「那人子」,他不是那个完全的人,那个理想人,那个完全照着神心意的人。只有我们的主耶稣是那人子;他乃是神原初模型的那一个人,他就是那个模型。以西结被称作人子,不是在他的个人里,乃是在他的功用里;他像人子一样尽功用。

当人失败的时候,当神所拣选在子民失败的时候,神呼召以西结来作一个代表,作为一个标准,向神所拣选的子民显明,神所要的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所以以西结不仅是一个先知,也是一个兆头。神兴起他来作一个兆头;他这个人和他的行动,代表着神向他子民们所要的。 一个守望者 当神呼召以西结的时候,他设立他作一个守望者。什么是守望者?今天,我们不容易明白,但是在古时候,人们并没有手表或者时钟,即便他们有这些,但是在晚上他们仍然需要有一个守望者。

一个守望者并不是只在那里看门,他必须巡行各处,每一个小时敲一下锣或者钟,或着其它发声的东西,来宣告时刻。他们乃是知道时刻并且宣告时刻的人。那就是守望者。神设立以西结作一个守望者,作为在他所生活的时代里,认识时刻的人。 弟兄姊妹们!通常我们并不知道生活在这个世代的时刻,所以我们就不够儆醒,我们沉睡了。我们受了蒙蔽,因为我们并不认识这个时刻。认识这个时刻是非常重要的。

一个先知是一个守望者,因为神赐给他对于他所生活的那个时刻的认识。不只知道那个时刻并且发表宣告,使人们也都知道。他分辨那个时刻并且宣告那即将临到的,以提醒警告人们,好使他们能够儆醒预备。你认不认为今天也须要守望者呢? 以西结蒙召作先知,作人子、作兆头、作守望者。他承担何等样的责任!

神差遣他到流亡在外的百姓中,并且对他说:「这是一个背逆的百姓。不论他们听或着是不听,你都要说,让他们知道在他们中间有了先知。这乃是一班硬着颈项的百姓。」以西结肩负极其艰难的工作。他被神差遣到被掳的百姓中,然而他们的心仍然是刚硬的。就着百姓来说,已经没有希望了;但是感谢神!神知道即使在那样的一群百姓中,仍然有人会悔改,会听从且愿意将自己伏在神大能的手下。而最后他们将要成为回到耶路撒冷重建圣殿的百姓。 

从外面看,以西结的使命似乎在一开头的时候就是失败的。神告诉他说,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工作,他们不曾听从。然而在另一面,他的使命是成功的。因为借着他忠心向着百姓的预言,有一些人听见了;所罗巴伯、尼希米、以斯拉、约书亚,这一班人最终都回到耶路撒冷去重建圣殿,重新建立神的见证。这就是为什么以西结被认作盼望的先知的缘故。 

荣耀 另外一件事我希望能够吸引大家注意的,就是荣耀那个词。荣耀是显出这整卷书特性的一个词。这本书的主题乃是主的荣耀。主的荣耀管治着一切:在异象中,他看见在北方有一个光辉,包括闪烁着大的大云;并且他看见了四活物,就是基路伯。这基路伯作为拖载着神宝座的车辗。在穹苍以上,他看见一个宝座,有仿佛人子的形像坐在宝座上。他没有办法看见他,只看见那个火,极其光辉、荣耀、并且他看见有彩虹——仿佛主荣耀形状。 

以西结必定对这个景象非常的熟悉,因为在耶路撒冷圣殿中的至圣所内有约柜,在约柜以上有两个基路伯作为施恩座的两个把手。当所罗门建造圣殿的时候,他造了两个极大的基路伯,这基路伯约两翅张开遮盖了整个的至圣所。所以在耶路撒冷圣殿中的至圣所里面,在施恩座那里有四个基路伯。在此之前,摩西建造会幕;当他们将约柜放到至圣所内,并且每一件器具都放的地方时,主的荣耀就充满了会幕。

换言之,主的荣耀就坐在至圣所的施恩座上,但是荣耀也充满了整个会幕。那就是以西结所看见的景象。 当以色列人进入了应许之地,会幕先是被支搭在示罗;但是以色列人背叛了神,他们得罪了神。在撒母耳记上,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之中有争战,以色列人败在非利士人手中。在他们迷信的思想里,他们认为,以往约柜曾为他们争战,使他们得胜;于是,他们就把约柜带到战场,以为神就会为他们争战。殊不知神已经离开了他们,所以他们带到了战场上的约柜,就被非利士人掳去了。

当这消息传回示罗,以利听见了,他就往后跌倒而死。而圣经这样记载;「以迦博,荣耀离开以色列了!」约柜代表着神的同在;现在约柜被掳了,所以就成了「以迦博,荣耀离开了!」在约柜离开了示罗之后,虽然最后自己回来了,却从没有回到示罗。以后约柜却由大卫带到他在锡安山的帐幕里。当所罗门建造圣殿时,他们取了约柜来将他安置在至圣所里,于是神的荣耀就充满了圣殿,甚至祭司们也必须退后;因为神的荣耀是何等的大!我们为此感谢神!很不幸的,以色列人再一次的背叛神,他们行了可憎恶的事。

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主的荣耀离开了在耶路撒冷的圣殿。当以赛亚进入圣殿的时候,那荣耀仍然在那里;因以赛亚书六章中说:他见到了神的荣耀,坐在宝座上;他的衣裳下垂遮满了圣殿;并且撒拉弗在那里呼喊着,圣哉!圣哉!圣哉!我们不知荣耀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但是巴比伦人所毁灭的乃是一个空的圣殿。以色列人虽然仍旧在圣殿中敬拜,却不过是徒然的敬拜;因为神不在那里。 

以西结处在毫无盼望并且灰心的光景中,他不过是迦巴鲁河旁的一俘虏;忽然,主的荣耀临到他!这与在耶路撒冷圣殿中是同样的荣耀,同样的情景,同样的异象。在那里神向以西结启示他的自己。 什么是荣耀呢?荣耀乃是神的同在,荣耀乃是神的赞赏,荣耀乃是神的满足,荣耀乃是神的丰满。那里有神的同在那里就是荣耀。当神满意的时候,那里就有荣耀。

当神的丰满显明出来的时候,那就是荣耀。神的荣耀离开了耶路撒冷,离开了圣殿,然而神的荣耀却向在迦巴鲁河旁的一个俘虏显现了。何等的特权,主的荣耀向一个人显现!这个人是在悲戚和灰心之中,但是他有一颗向着主的心。神与他同在,神承认他,赞赏他,神满意于他并且神呼召他来作一个先知。 以西结书八到十二章中,当以西结坐在迦巴鲁河旁的特拉比地的时候,主的荣耀再向他显现,并且抓住他的一绺头发。在一个异象中他被带到了耶路撒冷;主的荣耀再一次临到耶路撒冷,再一次的临到圣殿。 

我们曾说,主的荣耀管治着一切;神的政府乃是照着他的荣耀。主的荣耀管治着整个宇宙,主的荣耀管治着全地上的列国,主的荣耀管治着全地上的子民。每一个对付,每一件事都和神的荣耀有关。在这里,主的荣耀在耶路撒冷的圣殿中再一次的显现。而神的荣耀在那里作什么呢?主的荣耀在那里审判他的百姓。荣耀审判;因为荣耀就是光,而光显明真实的事物。

以色列人仍然在耶路撒冷,圣殿仍然在那里,他们还没有被毁灭,他们仍然在殿中敬拜。外面来说,每一件事仍然照常进行,但是神的荣耀显明他们真实的光景,并且显明给先知以西结看。在耶路撒冷圣殿中的敬拜只不过是在拜偶像。从门口到祭坛充满了可憎之物,人们在圣殿中,却是敬拜他们自己的偶像,难怪神要毁灭那个殿,并且刑罚他自己的百姓。那乃是为着他荣耀的缘故;他乃是为着保守并证明他自己的荣耀。

Tong, Peter
6 COMMENTS
  • 01 查经资料网站 – 圣经书院

    […] 26. 【释经:以西结书】【杳经:以西结书】 […]

  • Day 55 读经 以西结书 9~23章 – 圣经书院

    […] 寻【释经:以西结书】【杳经:以西结书】 […]

  • Day 56 读经 以西结书 24~38章 – 圣经书院

    […] 寻【释经:以西结书】【杳经:以西结书】 […]

  • 26.以西结书 – 圣经书院

    […]  【释经:以西结书】【杳经:以西结书】 […]

  • 26以西結書⬅️⬅️(含中英文祷读, 释经,查经) – 圣经书院

    […] 【释经:以西结书】 […]

  • 26以西結書⬅️⬅️(含中英诪读,释经,查经)️ – 圣经书院

    […] 【释经:以西结书】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