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合集…约书亚派二人密探耶利哥

第17合集…约书亚…

53.她是耶稣的第一个非以色列人始祖 约书亚派二人密探耶利哥

“他们把自己的儿女祭祀鬼魔。 他们流了无辜人的血, 就是他们自己儿女的血, 把他们祭祀给迦南的偶像; 那地就被血污秽了。” ( 诗106:37-38 ) 

Related image

“他们把自己的儿女祭祀鬼魔。 他们流了无辜人的血, 就是他们自己儿女的血, 把他们祭祀给迦南的偶像; 那地就被血污秽了。” ( 诗106:37-38 ) 

Related image

 春日苦短,日头渐渐西斜,人仍忙碌不停,着赶着来回把成捆的庄稼抱城里,知道呢,或以色列明天就会渡河,多存一斤粮食就意味着多一天的口粮存活。

庄稼地东边的尽,是旦河西岸一人多高的芦苇丛,芦风摇摆,沙沙作响,偶尔有青蛙跳入水中,两个以色列探子藏在芦苇丛中,慎地透的芦察看不远处忙碌的耶利哥人。

昨晚深夜游宽阔旦河,在芦中潜伏了整整一天,找最好的机混城内,在他们终于看到了机会,收割了一整天的耶利哥人累了,放松了警惕,一心赶着天黑前把更多的粮捆扛城里。

天色暗,两个探子机,走出芦,各扛起两个粮捆,随着人流,入城门。他的使命是入城内察看守,打探方底,好以色列攻策略和方案。

以色列首领约书亚直接派遣他出来,着其他以色列人,以确保不会走漏声。  耶利哥城近了,他庄稼禾捆,四打量名的古城,不由暗自称奇。

Related image

它依傍旦河,周低洼,却建在高地之上,周被郁郁葱葱的棕榈树环绕。因地南北商之要害,城代居民修筑的高大雄,城分两,底是五米高的石,其上再建九米高的砖墙,城厚达两米,更有城加固加高。不如此,城外有八米城沟

两个探子走城门,抬头观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原来城内有一内城城,距外只有数米之隔,而且更加固高大,从城外却是看不出端倪。外城即使失守,入的人会上受困于两退两,被城上的守军围杀  两个探子随着人群放下粮捆,若无其事一城区,沿着从南向北的街道走去。傍晚的空气中飘荡着生死未卜的情,街道大整洁,到是涌的人流,却都神色惊慌,拿着西匆匆走路。

有不少女从城中的天然泉眼打水,扛着水罐匆匆回家。街道两侧饭馆挑起了各的灯火,有喝得醉的客人又哭又笑。落有致的月神庙宇随,香云缭绕,神里月神的雕像在闪烁的灯火下如幽灵跳,很多醉酒的青壮男子在神庙外面,面色望,眼神却迷离,他们预感来日无多,在等待去占卜,与庙妓行

夜色降,两个探子走到城北,里客店妓院林立,各色招牌随风摆动,却没有路客人入住,老鸨们坐在店门口,悻悻打无聊的等待光。

妓女看到两个探子是外地人容貌打扮,就笑招。两人手拒继续走路,再往前走却是黑漆漆的寂静小巷,知道去必然凶多吉少,只好折往回走。这时看到一个年貌美的女子斜倚着门框,一言不,却以目示意,似乎认识,有相告之意。  二人走向那个美貌妓女,随着她走客店。

身栓上房门,一言不,拉着两个客人走上二楼,定定神,看他,低声:“你两个探子,怎么么大胆,居然大在城中乱走,在城里草木皆兵,到是奸和密探,才肯定有人注意你了,如果你不是跟我来,肯定性命危矣。”

两个探子面面相,看到个女子没有相害之意,就直:“请问姑娘姓名。你既本地女子,何要搭救我?”  “我叫喇合”,女子出几字,突然停住,听外面静,房外街道得格外安静,片刻后有纷纷的拴门声音。

“不好了,肯定有密探刚刚在他走了,告密去了。你赶快,跟我到房上来。”

Related image

完,喇合打开房门,门外有楼梯通到楼。楼上有收割完的禾秸杆,已晒得半干。

喇合把禾秸分开,示意二人下,再把禾秸盖在他身上,然后她悄悄下楼去了。  晚吹来,清香的禾秸如松的被子在身上,两个探子却一不敢,屏住呼吸,心却不听的砰砰乱跳。夜深了,街道上慢慢安静下来,半个去,远处传乱的跑步声,声音越来越大,一群人来到楼下,有急促的门声,喇合门的声音来,门吱扭开了,很多人冲她房,有到静,有人咚咚上楼,隐约有喇合和一个男人的对话。 十几分钟过去了,人们纷纷离开,街道慢慢再次安静下来。

再半个去,喇合脚来到楼,把两个探子回房光下,她眼睛闪闪发亮,二人:“才耶利哥王着士兵来了,因有人告他看来到我里。我告,你赶在城门关前离开了,他匆匆离开是追赶你去了。”两个探子答道:“感姑娘搭救之恩,只是你何要这样做呢?”

喇合道:“因我确知耶和神已赐给了,因以色列人使我当地人心惊胆,因了耶和止住海的水们经过,又如何旦河的二王,西宏和噩。你的耶和是无所不能的神,是天地的主宰。耶利哥虽然固若金,耶和神却必然会把它交。 ”

两个探子躬身再次道:“谢谢姑娘因敬畏我的神而搭救我请问如何回你救命之恩?”  喇合:“愿你指着耶和向我起誓:我既然恩待了你,求你也能恩待我和我的父家,并且我一个确的凭据,在你屠城之日,求你我的全家,免我不死于你刀下。”

两人然回答:“我愿以性命担保,履行你的要求。可是我如何得以脱离此,回到我们营地呢?”  喇合打开柜子,拿出一条几丈的朱红绳子,子有两指粗,她打开窗,将子一端系在窗框之上,另一端系住一个大筐。原来她的房子正是建在外城之上,窗之外就是城外。

两个探子离开前,与喇合定:“姑娘切,我攻城的候,你必把条救我子再次到窗外,好叫我,作今日定的见证。你必叫你的父兄姐妹全家聚在里。城之日,我必然保守家里面所有人的性命。” 完,两人与喇合揖手道别,分别从朱红绳上滑下,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54.60万男人在战前行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割礼 百万军民渡大河  …

Image result for 因着信,妓女喇合曾友善地接待探子,就没有跟那些不顺从的人一同灭亡。 (来‭11:31)

“因着信,妓女喇合曾友善地接待探子,就没有跟那些不从的人一同亡。” (来11:31)

两个探子回来了,直接向约书亚报告了所门提到了妓女喇合相救之事。约书亚听完,心有所感,渡河的机成熟了。

正月初十,晨日初升,映照着奔流的旦河。天气暖,上游延的高山融化的入河水,旦河更加宽阔湍急。扎在旦河岸的以色列人,按照约书亚的命令,拔前行,来到了河,等待约书亚下一步的指示。  黄色的河水哗哗向南流去,水沫在大小的漩中沉浮。约书亚站在伍前面,目光炯炯,看着排列成的各个支派,大声道:“以色列人啊,你近前,到里来,听耶和-你上帝要嘱咐的。耶和今日要在你眼前行奇事,使你知道耶和是我的旌旗。利未支派的祭司,你要先出,抬着神的柜先行,踏入旦河水之后,必站在原,等待后面伍。”说罢约书亚片刻,目光越众人,凝视远处的毗斯迦山峰,那里是自己的恩摩西去世的地方。昨天神应许约书亚,祂去怎与摩西同在,今后也必同约书亚同在。

在是见证神大能的刻了, 约书亚收回目光,看向面前的伍:  “便支派,你们为首,跟在抬柜的祭司身后,但要保持距离一千步,不可靠近。祭司走哪里,你便走哪里。其他支派,你们顺次跟在后面。另外,每个支派,你要派出一个代表,来到我里,听我吩咐。

今天你们马上就看到神的带领,因我凭着耶和华预言,祭司踏入旦河水的那刻,河水必然断流,露出河床,成道路。你要速速河,到了旦河岸再排列成伍。”

太阳渐渐东升,春将各以色列支派的旌旗吹的猎猎作响。以色列人面色严肃,整地跟在祭司后面,走向旦河岸。祭司肩扛柜,已到了河,果断的迈湍急的河水。 河水淹没了他的脚踝, 那个瞬,奔流的河水突然失去活力,如雨后路面上的缓缓流向低洼之,水位渐渐变低,露出水下的岩,片刻之后,河床上的泥砂和卵石也暴露出来。

Image result for 一同灭亡。” (来‭11:31)

以色列人状,然生畏,神虽不可,但神的大能却阻断了旦河。以色列人依照约书亚先前指示,着河底的石,从祭司身边经过,速速走到旦河西岸,集在高。人搭手向旦河上游看去,看到河水在一百里之外堆成壁的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如同有形的水坝挡在那里。

约书亚对十二支派的代表:“耶和如此吩咐,你要到站在河的祭司那里去,从他每人扛起一,回到里,立在我今晚的地。另外,你在他站立的河,另立十二两堆石将作以色列永念,念神今天的作,使天下万民知道神的大能,也使你的后代因此敬畏耶和。”

事之后,约书亚命令祭司们过河。祭司们刚刚踏上旦河西岸,上流的水即如融化的冰柱一,奔泻直下。水流到百里之外的渡河之处时,水旦河恢复了原状。

河后,以色列在吉甲(意除掉)扎,根据神的吩咐,些四十年在沙漠中出生的男人,一起在渡过约旦河后行了割礼。三天后,正月十四,他们过了逾越,一起吃羔羊肉和无酵。借着割礼,神洗刷了他在埃及奴的耻辱,也再次提醒他四百年前与伯拉罕的定。  正月十五,清晨,他走出篷,发现拾取了四十年的哪消失了。

哪消失,因以色列人于吃到流奶与蜜之地的庄稼和土了。  神的必不落空。

55.她家因何成为唯一幸存者?千年古城一朝塌  …

Image result for “这样,从亚伯拉罕到大卫共有十四代,从大卫 到迁至巴比伦的时候也有十四代,从迁至巴比伦的时候到基督又有十四代。”(..太1: 6)  天

这样,从伯拉罕到大共有十四代,从大 到迁至巴比候也有十四代,从迁至巴比候到基督又有十四代。”(..太1: 6)  天

蒙蒙亮了,吵了一晚的青蛙们进入梦,初夏的气从旦河来,将地上的青草如同料一样调淡有致。耶利哥城高大的城墙隐中,好像刺入云天的山峰。

夜未眠的约书亚独自走出篷,来到地外面的空,眺望若的耶利哥,看它寂寥如同一座空城,在沉睡。自从以色列渡河之后,城门就一直紧闭,除了城时隐时现警惕的身影,就再也没有静了。约书亚环视收割了多一半的庄稼,心中再次沉重起来,个大城,怎才能攻破?探子探得城内粮草充足,居然有泉水,守几年绝对没有问题。没有攻城之器,要攻破这样高大厚的城,多少以色列士会死?

士气会不会因此受挫,会不会出四十年前父辈们象?而局一旦僵持胶着不下,肯定会鼓舞周围观望的其他城邦。如果他借机串,形成联军,从北,西,南三个方向合,耶利哥不如磁铁紧紧吸住屑一,成所有以色列人的陷阱!

Related image

想到里,约书亚额头不由渗出冷汗。怎才能速速决,又最低减少亡呢?他再次眺望城,突然发现一个人穿过浓雾向他走来。约书亚心中大惊,下意按住柄,大步迎上前去,看到来人不似当地人相,却手,目光如炬,就大声道:“你是何人?是以色列的朋友人?”

来人声音不大,却似乎穿透了约书亚的身体:“我不是你的人。我是耶和华军队的元。我前来里,正是你。”

约书亚闻听,神色惶恐,身下拜:“我主,你有什么要吩咐我听?” 那人:“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你所站之地是圣洁的。”

说话气弥漫开来,罩住了一跪一站的两人。  日升起来了,耶利哥的居民被城外奇怪的声响惊异不已。

那是高低混合的号角声,夹着如暴雨打湖面的噪声。他上守的警告,纷纷登上城向城外望去,不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城外,精壮的以色列士兵手持各武器,步伐整着耶利哥城行。跟在他后面不,是七个祭司,每人手持不同的羊角,吹出高低起伏的角声。再在他后面,有两个祭司肩扛着一个包金的柜子(即柜)。再后面,是孺老弱的百姓。

除了沓的脚步起黄般的土,没有一个人说话,甚至孩子都安静地付在母的肩上。以色列人这样绕城一周后,就回到了他地,再也没有出

耶利哥人面面相,不解其意,以色列人这样做呢?但他内心莫名的恐惧却加了,冥冥之中,他们预感到神的判将要通过这些以色列人到他了。

但是以色列人这样做,和攻城有什么关系呢?道他是集体勘探地形?莫非他明天会攻城?可是他怎么可能攻破固的城呢?

第二天日照常升起,焦灼的耶利哥人早在城上等着看以色列的静。士兵们备好了弓箭,弩石,青,火种,准

等来的却是以色列人重复昨天一作。第三天,第四天,仍然是单调的重复。  耶利哥人的疑惑和恐惧渐渐变笑和冷静。

Related image

原来,以色列人面高大的城一筹莫展。或,他笨拙的试图出城追。可是他哪里知道我最擅战术是守城呢?他不知道周围观望的城邦不久要合了。这样想着,人放心下来,不再每天望。士兵也逐松懈下来。

妓女喇合却警醒的把自己所有家人叫到她的住,就是她救两个探子的城上之屋。

Related image

按照定,她把长长红绳到窗外。每天以色列人,她透向下望,找她救的两个探子。

隐约中,她感看到了他。一六天,日子就这样过去了。  第七天凌晨,约书亚召集了所有会众。他环视众人,大声宣告:“今天你要像前六天一行。只是今天你行七次。你且要听我吩咐,因神今天要把城交

城和其中所有的性命都须毁灭,只有妓女喇合与她系出红绳子的房里的家人可以幸免,因藏了我所派出的使者。

,不可取任何当之物留作私用,免得你们导致以色列全为诅咒,遭受灾。所有金银铜铁神的房。”

头过午了,以色列人连续绕城七圈,再次回到城门前,约书亚走在伍前面,面众人,大声喊道:“以色列人,高声呼喊吧!因耶和城交了!城呼喊吧!”

二百万以色列人七天来第一次声,他们发出震耳欲喊。喊声中,耶利哥如同被巨大的筛动,地如鼓面被鼓槌打,瑟瑟抖。喊声中,震下,耶利哥高大的城墙轰然倒塌,土遮天蔽日。埃之中,只有城北一角城巍然立,一根红绳子垂下,格外醒目。

约书亚剑锋一指,以色列士兵如脱缰的战马,手持各样兵器,冲进城去。·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