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合集…田间捡麦遇恩人

第21合集…田间捡…

65. 维系婆媳关系的是什么?寡妇婆媳回故乡

Image result for “你在田间收割庄稼,若忘下一捆,不可回去再取,要留给寄居的与孤儿寡妇。这样,耶和华—你神必在你手里所办的一切事上赐福与你。” (申‬ ‭24:19‬  )

 “耶和华必拆毁骄傲人的家,却要立定寡妇的地界。” ( ‭箴 ‭15:25‬ )

“你在田间收割庄稼,若忘下一捆,不可回去再取,要留给寄居的与孤儿寡妇。这样,耶和华—你神必在你手里所办的一切事上赐福与你。” (申‬ ‭24:19‬  ) 

麦收的季节是最忙碌的,也是最喜人的。伯利恒的平原上,黄灿灿的麦浪一望无际,把瓦蓝的天空挤缩成巨大的井口。五月的热风有气无力地吹动懒洋洋的麦田,露出一条条黝黑的脊背,如同海豚在麦浪中穿梭。割麦的年轻小伙们翻动镰刀,将一捆捆麦子留在身后,如沙滩上的沙堆。  

一条干涸的土路穿过麦田,延伸到村子东边的尽头,这是进出村子的一条大路,一直通到东边的摩押,自从二十多年前以笏刺杀了摩押王,犹太境内就国泰民安,那条路上再也没有摩押催粮的官兵,也没有犹太车辆去摩押进贡。这个时节,没人进出村子,还有什么比抢收麦子更要紧的呢,更何况今春少有的风调雨顺,麦子就像喝了油一样蹿着长。这样的丰年,麦子够吃几年了。  

Related image

中午时分,日头高照,割麦的人们各家拢在一起,拭去汗水,坐在麦捆上,开始吃带来的午饭,笑声此起彼伏,如同燕子从这头飞起又落在那边。这时,村子的东边,大路的尽头,慢慢出现两个蠕动的身影,被土路上的热浪晃动得如同飘在尘中。有眼尖的年轻人先看见了,停住咀嚼,下意识回忆谁家的人外出回来了,却想不出来,眼睛便不由自主的张望过去。  

来人走近了,是两个妇人,割麦的年轻人却不认识她们,不好打招呼,默默看着她们走过。两人妇人中,年老的一个背驼了,头垂到胸前,白发被汗水糊在脸上,如同蜡油凝固在朽木上,眼睛看着地面,仿佛在地上寻找什么,左胳膊跨着一个包袱,大概裹着几件破衣服,左手撑着一根木棍,右胳膊被她右边的年轻妇人搀扶着。那年轻妇人,二十多岁,背着一个大些的包袱,左手搀扶着老妇,右手拿着一只破口的空瓦碗,灰色头巾遮着脸,割麦的年轻人们却看到了她清秀的眉眼。  

Related image

两个妇人似乎没有看到割麦的人们,麦田里的人们也似乎没有留意她们,继续割麦去了。年轻人们却时时回头,纳闷这两个陌生妇人到村里去干什么。那老妇带着年轻女子慢慢进了村子,走到村头一个破旧的院落里。院落四围曾经的土墙只在地上留下微凸的痕迹,把院里的枯草围出一个隐约的方形。院里的土屋仅剩四面砖墙,屋顶上挂着几根朽木梁。两人立在那里,老妇对年轻女子说了几句话,就一起走进残壁,开始清理起来。  

村里早就注意到她们的几个老妇慢慢离开自家,从四处围过来,先合在一起,耳语几句,然后走进那个院落,睁睁看着她们两人。终于有人问到:“难道我看见的是拿俄米妹妹吗?” 破屋内的老妇闻声,肩头抖动一下,慢慢转过身来,看着院子里的来人,眼内瞬间闪过激动的火花,接着又飘走一片羞愧的云雾,眼球最后如同丢在干涸湖底上的两块圆石,面无表情的回答:“是我。”  围观的妇人中升起一片惊呼,有人捂住嘴巴,有人擦拭眼睛,都围住从破屋内出来的拿俄米。“拿俄米!拿俄米,真的是你吗?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离开这里多久了?有二十多年了吧?你离开时可是俊俏的小媳妇啊,刚生了两个儿子,和你男人说走就走了。”  

Related image

拿俄米听着,没有说话。二十多年前离开这个院子时的样子,如同昨天一样清晰。

“拿俄米,你的男人以利米勒呢?你两个儿子我记得叫玛伦和基连对吧?他们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呢?”  拿俄米的眼睛里似乎有雨雾掠过,声音却如湖水一样平静:“你们不要叫我拿俄米了(意为喜悦),你们叫我玛拉吧(意为愁苦),因为神让我吃尽苦头,我满手出去,空手回来。他们都死了,死在了摩押,埋在了那里,以利米勒先死的,后来两个儿子也先后病死了。”   

听者长吁短叹,一时都沉默下去,因为没人能想出合适的话安慰对方。片刻后有人仿佛突然才看到一直站在拿俄米旁边的年轻妇人,对拿俄米说:“好在你平安回来了,感谢上帝,还让你在摩押生了这么个俊俏闺女。” 

Related image

拿俄米听了,转过头看身边的女子,眼睛湿润起来,终于有泪水淌下满布灰尘的脸:“没有她,我哪里能活着回来?她不是我生的闺女,是我的二儿媳妇,我儿基连在摩押娶的。基连后来死了,她却像亲生的闺女一样照顾我。”  

听者再次沉默下来,她们大都做婆婆了,天下哪家的儿媳妇和婆婆不是天生的冤家呢。怎么这个摩押的女子会这么出奇呢?大家都盯着她看,她脸红起来,羞怯地垂下头。  

拿俄米擦去又流出的眼泪,继续说道:“我男人没了,儿子没了,孙子也没有。我当年被逼无奈,离开家乡去摩押讨饭。可怜到最后只剩下我这个寡妇。既然活着,就要糊口,我听说神祝福了以色列,就挣扎着要回来。我走前劝我的两个儿媳妇不要跟着我,她们还年轻,我不能耽误她们。大媳妇被我劝着哭着回家了,可是这个二媳妇死活要陪着我回来。她说我的神就是她的神,我的国就是她的国,我死在哪里,她也要埋在哪里……”拿俄米的声音哽咽了。  

众人再次看那个年轻妇人,问她:“这个姑娘,你叫什么呢?”  

那女子抬起头,轻声回答:“路得。”

66. 中国有这样捡麦子的规矩吗?田间捡麦遇恩人   

Related image

天麻麻亮,麻雀就喳喳叫着到处飞起来了,麦收季也是它日,地的麦粒吃得又肥又莽撞。  慢慢地,村子里各家冒出了炊烟,各在空中,农妇们赶早生火做男人了,趁着凉快,赶割麦。路得也早醒来了,躺在地上的干草上,怕惊边还在酣睡的婆婆,就躺着没

从摩押到犹大一路走来,风尘仆仆,担惊受怕,于到家了,婆婆着的心于放下,于可以安心睡一了。昨天走后,路得把院子里的枯草都拔出来,到屋里的地上,晚上于有了挡风壁,有了干的草。家虽然破了,但可以把它慢慢修好。丈夫虽然不在了,可于回到了他出生的地方,想到里,路得弯着嘴角无声的笑了。

昨晚在拔草,路得也捉到了不少蚱蜢,用草梗把它串了好几串。她到井打水,在路上又陆续捡了一大捧被人们踩的半空的麦穗。她和婆婆洗完,喝了水,用多余的草升起火,把蚱蜢烤熟了,用火灰把麦穗也熟了。

两个人吃了最安心最意的一

Related image

到家了,不怕外人欺了。  阳光照到拿俄米的,她醒了来。她梦到了自己的丈夫和两个儿子,在个房子里一起开心的做开眼睛,却只看到了路得,眼眶不由了下,就慢慢坐了起来。没有个儿媳一路照,自己早就饿死累死在路上了。

回是回来了,可除了个房基,什么都没了。

丈夫当年离家了筹措盘缠,把田地典当了出去。在回来了,只剩下两个寡,家徒四壁,下顿饭都没有着落,苦日子怎么下去呢?

路得看婆婆坐着呆,就拿来湿毛巾婆婆擦了,又端来水她漱口,看婆婆眉眼活了,就:“,你看,昨晚我在路上到了不少麦穗,吃了晚,今早我到麦田里去,肯定会到更多的麦穗。你在家里休息吧,我趁着凉快,去麦子。”  拿俄米听了,沉吟一下,点点:“女儿,你出去,一定要找个人多的家主,跟在他女眷的后面,这样安全。感耶和,祂的律法保妇捡麦子不被家主赶。但世日下,你需要格外小心才是。”

路得点头记下,于是用巾包好,喝好了水,望着初升的日东边走去,走不多,她看到一麦地男丁众多,也有几个女眷跟在后面来回把麦捆放在牛上,就走了去,向众人打个招呼,一个工上前她,她就把自己和拿俄米刚刚回来,需要麦穗生,方开恩的话说了一遍。那工听了,上下打量她几眼,倒也很和气地答了她的求。

Related image

路得一一拜完众人,就身回到地,低来回找麦茬间遗落的麦穗,看到了,就弯腰起来,放在自己来的一包袱布上。

正午了,地里的气把前面忙碌的人影烘烤的虚晃起来,路得站直弯疼了的腰,拭去前的汗水,回看越来越大的麦穗堆,心里像那麦堆也越来越踏半天就了好几斤麦子,这样下去,暂时不会挨饿了。

转头回来,往前继续寻找麦穗,却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向她走来,天虽,他却穿着整,衣服上也没有灰。路得心猜他肯定是主家,不由紧张起来。

那男人看她紧张,温和地:“姑娘,你不用害怕,我是这块麦地的家主,叫波阿斯,前面割麦的都是我的仆人和使女。你不要离开他到别人的田里去,只管留下跟在我的女仆后面,放心麦穗,他没人敢欺你。天,你自管去喝那里水罐里的水。”

Related image

路得俯伏在地,麦茬扎破了她的膝盖,她低头说:“感大人。我是一个外族人,我的祖先曾是以色列的人,我怎么得你恩待、可怜呢?” 波阿斯密的胡声回答:“你年纪轻轻,死去了丈夫,了照婆婆,能舍了自己的人,离开自己的国家,一路乞扶着婆婆回家,这样的媳,就是整个以色列也没有先例,整个伯利恒都在传讲你的孝道。

愿耶和照你所行的奖赏你!你既然投靠在耶和的翅膀下,祂必厚厚地赏赐你。来吧,跟我到前面去,在下和大家一起吃午吧。”  使女波阿斯路得来,就微笑着地方,等她坐下,她喝。

波阿斯她一她蘸着醋碟吃,又把一大把烤熟的麦穗放她前面。路得把撕下一半,把麦粒搓出来,留出一半和半张饼放在一起,存好,就把剩下的吃完了。吃完后,她站起身,低向每人致,就又回到后面继续捡麦穗去了。波阿斯看她走,低声的人:“我待会离开后,你不要难为她,反要故意落些麦穗在地上,好她多些粮食。”

西,田里的人们陆续收工了,路上到满载的牛子,也洒落人的笑声。波阿斯的使女离开前,走到路得身,看她把到麦穗里的麦粒搓出来,就她早点回家,明天再来。

路得笑着答了,和她道别,今天碰到了好人,搓出的麦子居然有三十来斤沉,饿了一天的婆婆今晚可以饱饱的吃上新麦了,有中午的面  拿俄米看到儿媳背着沉甸甸的粮袋子回来,天色已暗下去了,她揪着的心松下来,饥饿顿时袭上来。她没有想到路得一天就么多麦子,而且有人她面吃。她一吃着香甜的面,一边问儿媳:“那个主家这样好心善待我呢?”

路得就把白天生的事情了一遍。婆婆听到波阿斯的名字,不由停住了咀嚼,脱口而出:“居然是他。”

67.婆婆给儿媳妇说媒 麦场深夜订姻缘  …

Image result for (  歌‬ 4:16 )

“北啊,兴起! 南啊,吹来! 吹在我的园内, 使其中的香气出来。 愿我的良人入自己园里, 吃他佳美的果子。”  ( 歌 4:16 )

麦季快去了,曾翻滚的麦浪成了一朵朵金黄的麦,麦是各家各平整出的打麦,麦上晒好了脱壳的麦子。男人把麦子到空中,麦皮被吹散,饱满的麦粒落下,女人和孩子把干的麦粒收到粮袋里。这样的好收成,除了要奉献神的十分之一,剩下的够吃好几年了。虽然又累又,人嘴角都挂着微笑。

天慢慢黑下来,男人回家吃完晚,又回到自家的打麦场过夜。麦上的麦子要看着,是自古以来的俗,看着自家的财产,心里又美又踏。五月底的夜晚最是宜人,似有似无,繁星如同巨大的床幔外的火虫,麦堆散着新麦的香气,蟋蟀在近处远处低吟,有人点燃麦秸烤西吃,香味隐约飘来。  慢慢的夜深了,人盖上薄被,在累了一天后沉沉睡去,整个田野一片安

Related image

自天暗下来后,路得就离开了家,找到波阿斯的麦地,在麦场远处坐下,远远看波阿斯一人在麦里忙碌,静静等着人都沉沉睡去。  麦季上要束了,路得自打第一次遇到波阿斯就一直被留在他的麦地里麦穗,每天都装粮袋回家。

婆婆看在眼里,一直没有说话。今天早上她却突然路得:“女儿啊,你年纪轻轻,我不应该为你找个安身之处吗?波阿斯是我戚,他家境富裕,按犹太的矩,是应该也可以把我家的土地出来的,他如果这样做,就等于愿意接家的香火,会娶你妻,你生下的儿子会成我夫家的后嗣。

今晚你去到他麦,等他睡沉了,悄悄走到他旁,掀开他脚上的被角,躺在他脚。他必定会告你答案。”  听婆婆这样,路得的悄悄了起来。

麦季快去了,每天在波阿斯的麦地里都得到他的照,每天中午他都她和他的女仆一起吃,每天傍晚她都背着沉甸甸的麦穗回家,出来的吃到明年麦收都够了。麦季快去了,路得知道不能再每天到他了,心里仿佛有了一,因自从丈夫去世之后,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这样善待她。可是一个寡妇还能有什么念想呢?丈夫早死不是自己的命苦

命既如此,自己既然选择陪伴苦命的婆婆,能有什么其他念想呢?  可是婆婆居然把这话挑明了出来,波阿斯居然是她的近,而且有义务赎出她两个寡。可是他会这样?如果他不愿意,以后怎么好意思再到他呢?可是如果不照婆婆,他怎么有机会知道她他的一片心呢?

夜深了,星星把麦地映照的如同涂上一白霜。波阿斯睡的深沉,翻身来,梦中感到腿碰到了温暖的麦堆,不一惊,猛然醒来,伸手一摸,真的有人睡在脚旁。他惊不已,坐立起来,聚睛看,星光下一个女子蜷着躺在那里。

Related image

道:“你是?” 一直惴惴不安的路得,也坐立起来,波阿斯低声:“我是您的使女路得。

你是我夫家的近,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  波阿斯听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也猜出是路得的婆婆来。他心砰砰乱跳,没有想到在麦季的最后一晚会这样的事情。

他从第一天到路得就喜上了个温柔善良的外女子,就一直巴望着她的婆婆能她找个好夫家,却没有想到她却选择了自己,他低声路得:“愿神祝福你,你没有随便改嫁一个年人,而是按照矩找到我。女儿啊,不要担心,凡你所的,我必照着行,全城都知道你是个惠的女子。

Related image

我确是你一个至近的属。不,有一个人比我更近,明早我去他,他若肯你尽属的本分,就由他吧。他若不肯,我指着永生的耶和起誓,我必你履行任。

你先躺下,等到天亮。”  路得于是又躺下了,波阿斯也重新躺下,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各自想着心事。繁星渐渐淡去,凌晨分,波阿斯先自起来,把路得的外衣打成包袱,装了一袋麦子,路得:“你不能空手回去,家里有你的婆婆呢。”,于是把沉甸甸的包袱放在路得肩上。

路得趁着路上没有人,悄悄回家去了。鸡刚刚叫早打,拿俄米看到路得扛着麦子回来,又看她神态镇静,就猜出几分,等听完路得一五一十经过,便路得:“女儿,你只管在家安心休息吧。那人今早必定要解决事,否绝对不能安心别的事情。“ 

68.耶稣始祖中第三个外族女子 寡妇被赎喜得子  …

Related image

 “不欺寄居的和孤儿寡,在地方不流无辜人的血,也不随从别神陷害自己,” (耶7:6 )

太阳初升,空气清新,晨鸟飞鸣,伯利恒城中有名望的陆陆续续来到城门口,城门口已大开,一大早出入城门的人向坐在两的老人们问好致意。偶尔有年人来到老人,征求他们对某些事情的建,然后速速离开。

意最忙碌的段。日升高后,出入城门的人会明减少,气温也慢慢起来,会彼此道别,回家吃休息。

Related image

个清晨,注意到波阿斯一人匆匆从城外的麦地走来,上洋溢着喜的神采,眼睛中却闪烁着几丝隐约的焦。他年不到老之列,在老中却享有名望,因他不但家丰厚,出手阔绰,而且厚,吐不俗。

波阿斯走到老中,寒暄之后,是否到他一个经过,听到没有的回答后,好像松了一口气,便坐了下来,与们谈论城中的消息。一顿饭光景后,老中有人指着远处一人,波阿斯:“看,你才要找的人来了。” 波阿斯抬望去,不由站立起来,上前几步,等他走近,候几句,就他同一同坐下,一起商一事。

那人有些困惑,就等着波阿斯说话。波阿斯:“拿俄米是你我二人的近 ,她从摩押回来后,一无所有,仰你我之中一人回我的族兄,就是她的亡夫以利米勒的那地。按照次序,当地的首先是你,其次是我,然后再没有别人了。你可以在里的老面前做出决定,你若肯,若不肯到我。”

那人听明白了意思,想到死在异的族兄以利米勒撇下的寡拿俄米一无所有,全指望一土地糊口,就爽的回答:“我肯。”

波阿斯没有料到方回答如此爽快,怔了一下,接着解释说:“你替拿俄米这块地的同,也当娶了玛伦孀路得,这样她生下来的孩子可以算作玛伦之后,这块土地,延他家的香火。”

戚听到里,没有说话,陷入沉思,波阿斯和众老也都不说话,沉着气看他。是祖上的法律,都清楚,也知道个决定的分量,就留时间给他思考。片刻后,那人波阿斯:“这样我就不能了,因我怕会影响我的产业。你如果愿意,就出拿俄米一家吧。”

老又一起屏着气看波阿斯。波阿斯众人:“你今日作我的人,凡属以利米勒和他两个儿子基 、玛伦的地,我都会替拿俄米回来。我又要娶了玛伦孀路得妻,好使我和路得所生之子玛伦的名,免得他家在本族本乡灭绝。你今日同作我的见证。” 众老听了看了,不由起大拇指赞叹波阿斯的义举纷纷把祝福送波阿斯。那个戚看到事有了着落,也就祝福波阿斯,与众人道别,忙他的事情去了。

Related image

消息到拿俄米家,一群老妇围住了拿俄米,向她道喜。拿俄米喜得开没牙的嘴,指着羞得低在一旁忙碌干活的路得,众人:“我今天又可以开心的笑了,就像我的名字一。耶和没有撇弃我,我空手来,祂却我收获满满。”  一年后,路得波阿斯生下一子,取名叫俄得。向拿俄米道贺说:“耶和当称的!祂并没有撇弃你两个寡。愿孩子在以色列中大得名声,使你心意足,奉养你老。

你那心儿媳真是会生,生了么一个宝。有么一个儿媳真是比有七个儿子好!”拿俄米笑得合不嘴,低看她怀里抱着的俄得,几滴老泪落到熟睡的孩子的上。

,俄得断奶了,开始跟着奶奶拿俄米到玩耍。一天早上路得在家做,孩子正在院中和奶奶玩,波阿斯突然大步从外面走了来,路得看他色沉重,就他:“有什么事情?”  波阿斯紧皱,看着外面玩耍的孩子,却向着路得:“以色列的北开始打仗了,打大仗了。”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