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合集…基甸勇士战邪神

第22合集…基甸勇…

69.先进武器,傲慢,与羞辱 步兵大破铁骑军

Image result for “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 ” (罗‬ ‭8:31)‬

 “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 ” (罗‬ ‭8:31)‬  

巴拉,一个精壮的子,着以色列北部六个支派的首,从北的山地一路急匆匆下来,来到伯特利郊外,秘密会女先知黛波拉。

黛波拉坐在一棵高大,名而古老的棕榈树下,那与她同名,枝繁叶茂,罩住一片郁的绿荫

黛波拉等众人一一坐好,环视后开口道:“以色列人虽然冥不化拜假神,但因着他哀求耶和,耶和要向他施怜,行拯救。巴拉,神要兴起你,你要带领一万以色列精兵到加利利湖西的他泊山上去,到那里等待与西西拉的军队。”

巴拉听了,起眉我双方的力太殊,他不好然表。黛波拉派人叫他前来,他隐约猜出她的意思,却没有想到她开门山就把话说透了。

西西拉是迦南王耶的元。当年以色列没有按照神的命令完全除迦南人,耶的先祖一支迦南人逃到以色列北的山地存活下来,近百年去,他繁衍生息不断壮大,把祖上秘炼铁用在周群山内的铁矿上,秘密打制出了九百辆铁战车铁轮铁架,每辆战车由两匹马驱动,上面着五个披戴盔甲的士,一人赶,四人施展短兵器。

卧薪胆几十年,某天突然像一群怪冲出群山,冲入惊恐的以色列人中,一血腥的冲杀过后,以色列望地投降,做了他的奴隶,一晃奴二十年去了。

Related image

黛波拉看巴拉面有色,再看众人也都低,就把战术详细:“你六个支派回去要秘密串,名一旦落,就要好几天的干粮,携带锋利的矛,迅速集到他泊山。集完后,却要故意放出声,使西西拉带领前来剿。你却要必按兵不,直到他。”

 “然后呢?” 巴拉于开口说话了,他不敢确定黛波拉本意是否要他覆没,在死前尽量多杀灭敌人,以悲壮人的敬意和退却,取以色列更大的生存空

 “然后,耶和必定要从天上帮助你,你必要在鼓舞斗志,从山上冲下,歼灭。神必将西西拉和他全交在你手中。” 黛波拉沉着的回答。巴拉看她胸有成竹,就激将:“你若与我同去,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 黛波拉嫣然一笑,回答道:“我必与你同去,只是这样一来,你却得不着最后的荣耀,因耶和要将西西拉交在一个人手里。”

巴拉看到黛波拉如此坦,不由慨然起立,众人:“神既帮助我,我们还呢?回去后按照黛波拉的吩咐速速行时间,在他泊山集。” 于是和众人一起详细制定作战计划,分布任之后,众人散去。

西西拉听到以色列集到他泊山的消息,先是一惊,二十年了,以色列在他的铁骑军面前战战兢兢,不敢造次,次却有一万左右的步兵从各个方向到他泊山集

抚须思考片刻,不由然失笑,以色列人真是不自量力,以卵石,他既无战车,又无战马,遑利器,就妄和他滚滚的铁战车较量。他立刻令,率全部战车向他泊山去。  西西拉的战车到他泊山脚下,山上以色列士不由面露惧色,他执长矛,伏在地上,等待巴拉的手

巴拉和黛波拉在山石后面,向。西西拉的战车和山脚隔着一条干涸的河谷,西西拉和部下后很明决定要把战车河谷,在坡的山脚下形成固的包圈,再攻山。  看到战车陆续过河,慢慢形成包圈,巴拉不由心中躁,以色列除了位于高,没有任何优势,一旦短兵相接,以色列的武器更是于劣

他看看黛波拉,她仍然淡定从容,目光却看向天上。

巴拉着望去,猛然发现,由于紧张,他居然没有注意到刚刚还阳光暴晒的天空已经浓云翻滚。他心有一感,不由再看黛波拉。黛波拉与他对视,好像懂他心思,首微笑。

刻之,空中电闪,大雨盆而下,西西拉的军队进速减,大部分战车卡在河谷底的石之,士兵前拉后推,尽快要把战车河谷。山上和高的雨水迅速涌流到河谷,出了小溪。昏黄湍急的河水眼看着高,不一到了人的腰部和战车车辕,水面越来越宽阔这时西西拉的士兵感到了恐慌,激速的水流已冲倒了一些人,惊慌失措的他向两岸跑去,忘脚下有凹凸的石,更多的人倒下。战马开始嘶了一向前去,冲撞倒周的士兵。

一个去,雨,雨幕拉开,巴拉逐看清山下的情,河谷已成了一条宽阔的河流,很多被淹死的士兵去,活着的手脚并用向山上逃命。

巴拉知道神的帮助已从天而降,在是以色列人冲刻了,他振臂高呼,命令以色列人向山下冲去,然后身先士卒,向手足无措的迦南人。

Image result for “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 ” (罗‬ ‭8:31)‬

西西拉却狼的逃脱了,他作最高指官,留在河谷外面本来要殿后指,却眼睁睁看着河水冲走大部分士兵,岸山脚下的也尽被以色列人杀灭。他脱去衣,一身装,向北方的家逃去。傍晚分,他精疲力竭,口干舌燥,不跑到基尼人的界内,忽然看到老相希百之妻雅亿篷外做,不由大喜望,踉跄过去,要她一口水喝。亿见状,把他扶进帐篷,他奶袋里的奶喝,他躺下,盖好被子,他休息。西西拉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昏昏欲睡,吩咐雅亿篷外看守。雅亿应声出去了。不一会,篷内出沉重的鼾声,西西拉昏死一样侧身睡

着了。雅亿撩开篷帘子,悄悄去,俯身看看西西拉,然后左手从地上拿起一个篷橛子,右手拿起一把子,将橛子准西西拉的太阳穴,子尽力向橛子去。橛子穿透西西拉的头颅,直直入地中。

这样,黛波拉的言得到了应验。以色列顺势了迦南王耶

70.基甸勇士战邪神 基甸勇士战邪神   

Related image

“我恨那信奉虚无之神的人;我却倚靠耶和。” (31:6)

巴拉和黛波拉带领以色列人消了迦南王耶,以色列境内和平四十年。

新的一代以色列人温思淫欲,又开始跪拜假神巴力,北部的境内尤甚,遍地都是巴力的神。于是耶和神任凭以色列的宿米甸人入侵以色列。

摩西当年带领以色列前往迦南,米甸人曾用美女使两万四千以色列士兵得性病暴亡,约书亚后来复仇,全米甸五王,消除了迦南的后患。

Related image

近二百年后米甸人兴起,骆驼军团,冲以色列如入无人之境,每到收割季更是大军长驱直入,如蝗虫群一吞噬粮食,再把抢夺不完的庄稼放火光,甚至驻军,随时掳掠牛羊,宰

七年下来,以色列人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精神几乎崩极呼天,求神拯救。很多人像野住在山洞中,靠藏着的粮食勉强活命。  又是一个麦收季,地里的麦子熟了,因没人照料,得稀稀拉拉。

凭着经验,人知道米甸人又快来粮食了,白天没人敢舍命大割麦,只有夜里人趁着天黑匆匆割走一些,藏回山洞。

Related image

正午的村子如同沉睡在梦中,蝉都仿佛被惊吓住,没有任何声息。  只有一棵橡下一个人影在晃,一个年人把一堆麦穗放入下的一个石葡萄酒榨里,像榨葡萄一碾子,把麦粒出来。他一边这样做,一边张远处,防有米甸人突然出。没人再敢在打麦打麦,只有法是权宜之

  “大能的勇士啊,愿耶和与你同在。”那人正在低头轧麦,有声音突然从他身后来。他吓了一跳,身回看,却不认识来人,但看那人手拄木杖,慈眉善目,并无意,便没好气的回答:“恕我直言,老先生,神若与我同在,我们还会吃尽苦头吗?我听的先祖倒是很照的,把他们领出了埃及。

可如今,神似乎们爱搭不理,任凭米甸人欺。”

那人并不怒,反而微笑着回答:“你什么不用你的勇力来拯救以色列百姓脱离米甸治呢。我要差派你去救他。”

那年人正色道:“恕我直言,先生,我怎么可能拯救以色列呢。我家在拿西支派中最低微,而我在我家中排行最小。” 那来人:“基甸,我必与你同在,你必击败米甸的众如同击杀一人。”

基甸一怔,心想来人可能是神的使者,便:“我主,如果你是神差来的,请给据看看。

Related image

您且稍歇,等我去准些祭物放在您面前。” 基甸赶去了,一顿饭功夫,又匆匆回到橡下,来了一只炖熟的羊羔和二十来斤无酵,献等候的那人。

那人指着榨酒石基甸,你把和肉都放在那上,把肉汁在上面。基甸照着做了。那人走去,把手中木杖指向石上的肉和,有火从石中跳出,焦了肉和。基甸看得呆,那人倏忽消失不了。

基甸惊的大叫,跳了起来:“我的天啊,我的上帝,我居然和神的天使当面了冒昧的!我死定了。” 有声音基甸:“放心,别怕,你不会死。”基甸就在那里筑敬拜神,起名叫“耶和”(意神即平安)。

那天当夜,神嘱咐基甸:“你父有一最好的七牛,你用它拆你父在城中巴力立的祭,和祭旁的斯拉神柱。然后在高处为耶和建一个祭,把那掉,献在祭上,然后用斯拉柱子的木头烧你献上的祭物。” 基甸不敢白天这样做,就在第二天夜里着十个仆人照着做了。

第三天清晨,着的以色列人都冒了出来,争先来看掉的巴力祭,和几乎光的神柱。

大家面面相,惶惶不安,谁这么大胆子呢?人先是交接耳,于有人大声:“阿施的小儿子基甸干的好事!”  众人就一发拥阿施家门口,大声叫嚷道:“把你儿子基甸交出来,我要打死他。”

阿施早已知分,听到叫嚷,就走出家门,来到众人中,平静道:“基甸拆的不是我先前建立的?他献祭的牛不是我家最好的?巴力需要你拯救?巴力如果真的是神,有人若拆他的祭,他会无于衷巴力付基甸好了,你不需要心。”

众人正在争,突然有年人从东边跑来,大声叫道:“不好了,米甸人和亚玛力人旦河,向我们这杀过来了。

们铺天盖地来,有近二十万人….”   众人没等听完,色大,好像灵魂出,咬着牙关,目光散,如同一群麻雀受到惊吓,没散去。

有人走了,突然明白来一转头回来,指着阿施,咒道:“现报应啊,现报应。你儿子了巴力祭这样快就招来了米甸人。

你儿子掉神柱算什么本事,他有本事去付米甸人吧!”  片刻之后,人携妻子,从各家跑出来,像候,向城外的深山逃去。  基甸却没有逃,他从家里出来,爬到高,向方望去。

71.三百勇士,这个版本的结局截然不同 三百壮士破敌营  …

Image result for 。因为他们所负的重轭和肩头上的杖, 并欺压他们人的棍, 你都已经折断, 好像在米甸的日子一样。” (赛‬ ‭9: 2 )

 “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了大光; 住在死之地的人有光照耀他。因的重和肩上的杖, 并欺人的棍, 你都已折断, 好像在米甸的日子一。” (9:2 )

麦田上空飞满了受惊的麻雀,十几万米甸大伙同亚玛力人,骆驼上,如同在麦浪中穿梭的鲨鱼群,乌压压向以色列扑来。他一个叫基甸的居然造反了,是他侵占以色列七年以来一遭,如果不一儆百,必然后患无

米甸的四个大王自重兵,形成联军巢而出,渡过约旦河,一路烧杀抢掠,入耶斯列山谷,既霸占了以色列的麦田,又刺入以色列腹地,阻断他们东西南北的呼

Related image

 以色列人逃往西北的山区,像往常一藏在山洞中,他怨恨基甸不自量力,以色列么大灾。基甸先是服了哥哥和家里其他子弟留下来,再派他往自家所在的拿西支派,和西北近的亚设,西布,和拿弗他利三个支派招兵。

三个支派都比拿西小,便于指。四个支派的人稀稀拉拉来了,共凑了三万来人,很多人神情惊恐,一看就是强其所,敷衍差事。

Related image

基甸看力如此殊,不由心意乱,去北招兵的哥哥来,突然探子来米甸大把哥哥招聚的一支伍包在北的他泊山。基甸登高眺,看到米甸大如潮水一向山,天上却依旧晴空万里,望的明白神不会像当年帮助巴拉一降下暴雨了,哥哥和那些再也不会活着回来。基甸恐怕散,忍住心头剧痛,走下山,鼓舞那些因此事而士气低落的

当夜,耶和在梦中向基甸显现。基甸:“你如果真的要派我去拯救以色列,我把一干羊毛放在麦上,如果明早羊毛上有露水,但它周地面都是干的,我就相信真的是你派遣我。” 

次日早晨,基甸看到他放在麦上的一羊毛如同被水透,盆的露水来,而周地面干燥如初。士兵看了,大

第二夜,基甸又:“求你不要向我怒,我新放的一干羊毛保持干燥,但别的地方都有露水。”   第二天早晨,羊毛果然如烘烤完一干燥,而周的地面都被露水打湿。士兵看到神来截然相反的神迹,心大振。基甸遂决定带军,逼近敌营

近中午,日高照,人走到基列山,早已大汗淋漓,口干舌燥,有怨言。神基甸:“跟随你的人太多,我不能把米甸人交,免得他事后夸口是他拯救了以色列。在你所有人:’你凡是惧怕胆怯的,可以离开基列山回家去’”  基甸照着做了,本以只有少数人会走开,却没有想到二万二千人低离去,只剩下一万人留在原一万人继续,虽又渴又累,却不再有怨言。于走到一泉水,众人都跳入水中,痛,大部分人跪在水,低头饮水,只有极少数人威武的双手掬起水来,凑到嘴喝。神基甸把所有站着掬水喝的人聚在一起,总计只有300人,然后遣散其他所有人回家,回去招聚同胞,一旦听到战胜消息,必追米甸的逃兵。

当夜,基甸三百壮士悄悄爬到一个高地,众人就地吃休息,却和仆人普拉趁着夜色,走到高地边缘,向下窥视。下面的平原上如蜂巢一密麻麻的敌军帐篷,天盖地,人不寒而栗。基甸心中疑惑,神如何三百人十几万的敌军呢?  神基甸:“不要疑惧。你普拉潜到下面的敌营中去,注意听他篷里,就必知道我已将他交在你手中,也必有胆量按照我吩咐你的,带领这些壮士下去攻。”

夜色重,基甸和普拉悄悄下山,潜伏到敌营,正好听到一顶帐篷里有几个人在大声议论:“我刚刚做梦, 梦到一个大麦,比石头还大,从我们帐篷外面的山上滚下来,一直冲到我们这里,从我身上滚去。我吓得大叫,就醒来了。”   另一个声音:“我也是一直心慌。那正是基甸的刀向我们杀来(基甸意者)。

以色列的神已把我交在他手中。”   第三个人:“你真是自寻烦恼,区区一个基甸有什么可怕,我不是每年都来抢东西?” 

第二个人:“你好不莽!你真的以可以一直这样无法无天去七年,我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心惊胆,好像是我最后一次来以色列。”….

基甸听到里,然起敬,心中不再惧怕,反而静,悄悄沿着原路回到高地。这时已近三更,万俱寂,只有山下的骆驼此起彼伏出低眸。

Related image

基甸召集三百壮士,将山下所众人,按照划,将他,每一百人,每人一支号角,一个土罐,罐内盖着燃的火把。然后每向米甸军营的西、北,南三个方向的外摸去。  三更去,米甸军营换岗下的哨兵沉沉睡去,新哨兵也兀自昏昏沉沉。

突然,米甸大围传天盖地的角声,角声之着此起彼伏的喊叫:“耶和和基甸的大刀!”,米甸人从睡梦中惊醒,看到大外面有无数的火光,不知有多少以色列人向他们杀来。米甸人得魂魄散,他从没想到以色列会如此神勇。

Related image

军营内一片然,作快的士兵已持刀冲出篷,弓杯蛇影,看到身后跑的黑影,自以是以色列的追兵,了保命,本能向黑影砍去,却没有想到也被方看作人。  黑暗中,兵器碰撞声,喊声,哀叫声,和倒地声充斥地。以色列的角声和喊声却仍然不于耳,米甸心更加散,在黑暗中辨不清方向,便各自为战,彼此残,互相践踏,如崩堤的潮水一散,沿路倒无数的士兵。

十几万人的惨叫出几十里开外,早已惊醒周的以色列人。先前回去的万名士按照划,早已招聚南的以法支派,做好准。如此惨烈的哭号,确信基甸已经击溃敌军,便按照先的划,急速向旦河的几个渡口跑去,在米甸人到来前布好了伏兵。

晨光微现时,精疲力竭的米甸残军终于跑到旦河口,仿佛从死亡的枯井中爬到井口,看到生机,便拼尽余力,争先恐后向渡口跑去。

突然,前方一声号角吹响,从暗豁然出不知多少以色列人,片片刀光闪过,将前面的米甸人齐齐砍倒。米甸人再次跌入死亡的枯井深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