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合集…参孙孤身赴婚宴

第24合集…参孙孤…

74.诡异的婚宴埋伏的危机 参孙孤身赴婚宴

Image result for 我曾寻求耶和华,他就应允我,救我脱离了一切的恐惧。我这困苦人呼求,耶和华便垂听, 救我脱离一切患难。 (诗‬ 34: 4 )

“我曾寻求耶和华,他就应允我,救我脱离了一切的恐惧。我这困苦人呼求,耶和华便垂听, 救我脱离一切患难。” (诗‬ 34: 4 )

傍晚的阳光但支派山区的拉城涂上一温暖的橙色,早春的吹着有些刮。一半百的夫站在山的高,搭着手向西瞭望,他们刚成年的儿子一人到那里求婚去了,他相中的是一个非利士的女子。

非利士人在以色列的西,沿海而居,已经统治以色列四十年了。女人用粗糙的手掌逝去眼泪,便把山吹乱的头发掖到巾下面,喃喃自道:“他可是上帝赐给的,小候多么听在怎么突然这样了?什么居然会喜上一个外族女子呢?他道不知道耶和禁止我和外族人通婚

Related image

更何况是欺的非利士人?生他之前,天使可是口告,他的使命是要拯救以色列脱离非利士的迫。

男人花白的胡飘动,他注着通往亭拿境内的山路,似乎看到儿子魁梧倔强的身影,妻子:“我儿参孙鲁莽固,我也无可奈何,但神的必定不会落空。

夕阳渐渐要沉入地中海下面去了,不再干燥,开始来海的腥,参逝去额头上的汗水,把七个长长发辫扎在一起,三十里的山路快走完了,如果不是父母上午一直着,早就到心的姑娘了。父母至于那么紧张吗道我一个外族女子的自由都没有

Related image

虽然以色列被欺四十年后,没有一人敢反抗非利士人,但是我不会怕他,我的女孩我就要娶来,没有人可以阻我。亭拿城郊外是一片果园,暮色重,工人城回家了,园内绿色重重,微风轻拂,份外清静。

走得口渴,看到园中低垂的葡萄,就站住摘了熟的吃了解渴。正在沉浸之中,突然听到身后有一扑来,参本能得不妙,急往面撤步,同回看,只一只雄壮的公高高起,本要咬住参的后

孙刚闪过,只差毫,那子与参擦肩而。参不及多想,伸出双臂,如一般捉住子的尾巴,借着子的冲力,着往前小跑几步,旋起身子,将那子如同车轮样抡转起来。子因失重,无可奈何,出惊恐的叫。

孙转了十几圈,越越快,借着性,将那子甩过头顶,再尽力向地面摔去。怦然一声,撞在地上,四脚朝天,如同醉了,身抖

上前几步,双脚子的后腿,两手抓住子另外一只后腿,挺身尽力一扯,如同撕把手中子的后腿扯了下来,皮下面的皮肉淋着血,筋腱如同被扯断的麻,兀自突突跳着。孙掸去身上的土,把死去的子拖到路继续大步赶路,趁着天黑之到了城内,他心的女子看参她,又羞又喜。参兀自向女孩的父求婚。

那父早听女儿说过,看到眼前的他威武雄壮,肌肉暴突,长长发辫如同雄垂在后,却自己女儿柔声细语,目光一直追随其后。

心想此人虽是以色列人,却必定可以保好女儿,就口答了参的求婚,一几天款待参下了娶的日子,也通知了周朋好友。参没有想到如此利,喜,就拜别了未来的岳父和未婚妻,回家向父母禀去了。

走到亭拿郊外,了那个果园,猛然想起死的那只子,就看。子的皮肉早被夜兽啃个精光,只剩个骨架子,奇怪的是子的肋骨那里居然出了一个蜜蜂,成千上万只蜜蜂飞进飞出,蜂巢里汪着晶的金色蜂蜜。看得奇怪,把手指舀了蜂蜜,放入口中,却是无比香甜。

想起父母,就把蜂蜜舀出不少,回家带给父母吃,又心想律法的矩不允碰死尸,就没有告蜂蜜的来

眼聘期到了,虽然有乡亲们力,可了儿子,参的父亲还是陪着参到了女方家去聘竟是人家奴役的象,免不了不不尬,第二天就匆匆回去了,只留下参按照当地俗,要女方的戚吃七天的宴席,然后才可以成婚。女方家来了三十个男客,陪伴参

酒酣饭饱之后,三十个人眼睛喝得血,露出本性,住参纷纷问道:“参,你看我女方家一下子就来了三十个人陪你。你怎么就自己一个人啊?是你家没有戚呢?是你以色列人都不敢呢?哈哈。”“参些酒肉是你是你求你的岳丈借钱给的?你的聘礼是什么?我非利士的姑娘不能随便嫁一个以色列的光蛋。”“以色列人哪个不是光蛋呢?哈哈哈。

”众人借着酒力,哈哈大笑起来。 参却面不改色,环视一下众人,平静的:“我出一个谜语,你在七日筵宴之内,若能猜出意思告我,我就三十件里衣,三十套礼服。你若猜不出底,你我三十件里衣,三十套礼服。就是我的聘礼。”众人听了,面面相,然后又是哄堂大笑:“道以色列的参成了文人了道一个以色列人要胜过三十个非利士人?你的谜语是什么?尽管吧!”声色地:“面是:吃的从吃者出来; 甜的从强者出来。 打两物。”

75.你了解自己怒气的蝴蝶效应吗?火烧新麦丧娇妻  …

 “温和的回答平息怒气,粗暴的言激起怒。” ( 箴15:1)

夕阳像是漂浮在地中海上巨大的气球,扎着不愿沉下去。是参七天婚宴的最后一天,晚上本要入洞房的他,却气冲冲的跑向六十里外亚实的郊外。他的未婚妻去几天一直哭哭啼啼,着要他告底。他被于把蜜蜂在子骨架里蜜的事情告了她。

她却眼就把底告了她三十个戚。他了,必要在成婚前三十套礼服和内衣。  “我的妻居然这样背叛我!”,参一路狂跑,心里反复忿忿地想着。

三十个男宾说底,伸出手向他要衣服的候,他转头看她,她眼泪又汪了出来,恨恨的看哈哈大笑的三十个戚,又慌慌的看怒不可遏的参

逼着要我你答案,我没有法”,她拉着参求他不要离开怯怯的低声告他。“你的娘家人更加重要,你并不我”,参甩开她的手,狠狠的瞪她一眼,大步向亚实跑去。

夜深了,月亮在海城市亚实的上空,是非利士的五个沿海大城之一,却最富庶。参伏在路,等待第三十个目标经过

月亮越升越高,远处的海浪隐约,路两旁参差的灌木如同潜伏的军队。参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等待最后一个目远处终于有了静,渐渐一个子的影子,子后面跟着一个人,坐在子上的人断断续续说着:“你次干得不

Image result for ( 箴‬ ‭15:1‬)

今晚回家了,好好休息,几天我还带着你去以色列更多的。”  参等来人走近,二,从黑影里地跳出,如子一样跃起,抓住子背上的那人,直接摔到地上,膝盖跪住他的后,用手一扭,咔嚓一声将脖子扭断。后面跟着的那人吓得怔住,片刻后惊醒来,像兔子一无声的跑进树林中去。

并不追赶,而是把死去那人的衣服剥掉,叠好后放在原来二十九套衣服上面,扎在一起,打个包袱,捆在背上,大步流星向六十里外的亭拿赶去。

赶回亭拿,已是第二天的清早。他的未婚妻坐在自家门外的石上,望着远处,默默擦着眼泪,昨晚的新婚之夜她独守枯灯,担心参有个三两短,又怕她戚羞辱完他后不善干休。参家境寒,如何有钱给做三十套衣服呢。想到里她恨自己,眼泪又汪了出来。

正在想着,却看到参突然回来了,她又惊又喜,急忙站了起来,迎向他去,没来得及说话,参重重把背上的包袱扔到她脚前,蔑地道:“是你你的们赚的衣服。” 完,参离开,向方的家走去。  一晃两个月去,麦收的季到了。

替年迈的父母割完麦子,收,忙完之后,不由想起了洞房的妻子,想到上次离开她,她眼泪汪汪可怜兮兮的子,心早了,又想反正也借机死了三十个非利士的家伙解气,也就没气了,就不由念起妻子的种种温柔好。于是和父母道别,扛起一只羊羔,作为给岳父的礼物,急急向着岳父家走去。

中午分,岳父看到参家门,不由怔在屋里,色大。参放下羊羔,喜等着妻子出,等了一,却只看到岳父一言不,不由奇怪,就他:“我的妻呢?她在生我气啊,我要房去找她。”

岳父嘴唇抖,半晌才慢慢道:“你新婚之夜那样愤愤离开,而且两个月再也没有回来房,我猜你一定是恨她入骨,休了她了。你的伴郎借机把她娶走了。

我断断没有想到你回来了。你看,我的二女儿不是更加漂亮…..”  参听到里,不由大叫一声,打断岳父:“你非利士人如此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了。”

Image result for ( 箴‬ ‭15:1‬)

复仇的火焰几乎要着参的眼睛,他跑到野外一个山谷,花半天时间捉住了三百只狐狸,把每两只狐狸的尾巴在一起,中插上火把,点燃后就放开这对狐狸。野没有不怕火的,两只狐狸的尾巴却夹着火把,又疼又怕,皇乱逃,却又互相拖累,没乱撞。

不一,非利士人的麦地和果园遍地起火,四冒烟。夜幕降后,它的境内如同盛开火花朵的巨大花园。

黎明,遍地的火光已,空中充斥着青色的灰烟,弥漫着新麦后的焦香。参余怒未消,急急赶回岳父家,希望能法看到妻子一眼。了城内,离岳父家还远,却看到他家只剩下了一堆瓦,参大惊,急切跑上前去,只,院子正中着两根黑的木,木下蜷着两具焦的尸体,面目全非,冒着缕缕青烟。

正在纳闷,突然周房子后面腾腾跑出上百名男子,各自拿着兵器,团团围住参,眼冒凶光。首一人手指参,大声道:“参小儿,你竟敢放火了我的庄稼和果园。你真的活味了!我你的岳父和妻子尝尝熟的滋味,然后等你回来,好把你捉住也放在火上慢慢烤熟,你和他在阴。来人啊,上!”

76.圣经中最离奇的杀戮 参孙孤身杀千人  …

Image result for (诗‬ ‭23:1-2‬  )

“耶和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我到可安歇的水。” (23:1-2 )

孙杀出一条血路,跑回东边的家

乡亲们看到参孙满身是血,听他非利士人如何死他的妻子和岳父,他又如何住他的众人,不由大惊失色。四十年了,以色列人早就底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想到非利士人肯定会前来复仇,他们跺气,纷纷逃到北的深山里避去了。

安排父母也随乡亲们一起离开,自己却往东边犹大境内的利希去号召人  利希的首领们听了参的来都沉吟不久后有人:“以色列注定是要被非利士人迫的,四十年去,我习惯了。你这样单枪乱来, 非要个非利士的老婆,反而害死了人家姑娘和父。你家的乡亲们势单力薄,没有一人跟着你干,反而都被吓跑了。

什么又要我犹大人陪你搭上性命呢?” 

Related image

听了,不再勉强,就和众人道别,到城外山上一个叫以坦的壁那里去,准等非利士人追来了,凭借要地形和他  几天去,一个清晨,参向山洞外瞭望,看到山下来了几个人,正是几天前参的犹大支派首。他眼睛一亮,迎上前去,把来人请进洞内,候道:“你决定了要和我一起反抗非利士人吧?我几天已想好了几个作方案。”

来人首的打断参,不耐:“我前来是要把你交非利士人。

们带军队在利希城外扎好地,点名要找你,命令我把你交出来,否大开戒。你不要为难,不要跑,也不要害我,因们带了三千人前来。”  参听了,激的眼睛暗淡下去,低声回答:“我跟你下山去,只要你不会手害我。”

来人交一下眼色,抑住欣喜的表情,孙说:“你是我的同胞,我哪能害你呢。只求你看在乡亲们性命的份上,容把你起来,下山交非利士人。”   参不再搭转过身去,从的来人用两条麻把他胳膊捆到背后。

高照,在利希城中,等候的非利士使者老就看了走在前面的参,他上身被麻绳紧紧捆住,背后跟着三千犹大人。犹大人把参使者,再次罪,恭恭敬敬散去,回家吃午去了。非利士人押解住参,到城外扎的大部复命。

Related image

一行人渐渐走到利希城外西郊,这时正是夏日正午,非利士人走得口干舌燥,边骂:“你死的家伙,死前这样几个。

看,前面就是我的部了,不知有多少人等着要死你解恨呢。你光了我的庄稼,我们还可以找你以色列人赔偿。可是,你死了我那么多的兄弟,却是不能死而复活!” 参孙满脸流汗,低听着,自往前走。

Image result for (诗‬ ‭23:1-2‬  )

眼看到了寨,外哨兵早已通。不一门大开,里面跑出几千名士,各自手提兵器,咬牙切齿,眼睛血,不听后面的官喝止,团团围住参,口中大,争相要死去的仇。

眼看被包,大吼一声,使出神力,如扯断线头样挣断原本捆住他胳膊的麻手从地上抓起一腮骨,抓住一力向离他最近的人的脖子上砍去。瞬那人的脖子被腮骨削去一半,薄而出,倒在地。

团团围住,他左冲右突,如漩心,舞的发辫如七条暴怒的黑蛇,手中的腮骨如烧红铁钩人被它碰到,立皮开肉,血花飞溅,倒地身亡。累累尸体倒在参,他却越越勇,一心冲入人密集之身血,不给敌人使用兵器的机会。

一个去,参孙浑身被血透,手中腮骨挂草根一的肉,周遍地是他死的一千名非利士人。活着的非利士人不再有人敢上前拼命,都远处,怔怔看着身滴血的参,不敢相信他能有如此神力。

偏西的阳光给浑身是血的参涂上一层红釉,他手握腮骨,大声撤兵退走的非利士人:“你下次如果再敢放肆犯以色列,我这样杀死你

这驴腮骨,我人成堆,用这驴腮骨,我戮千人。”  日西沉,利希郊外只剩参一人,他慢慢走出遍布尸体的战场,口干舌燥,精疲力尽,再没体力走回城内水。

干渴如同烈火灼着他,他坐在地,痛苦万分,想到小候父母屡屡告他的使命是要救以色列脱离非利士的制,却没想到要这样渴死,望之,他抬望天,神祷告:“你既然借着仆人的手大败敌人,道你会我渴死、落在些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手中,成笑柄?” 

落,附近一洼地汩汩水声,参孙挣起身子,循声看去,那个原本干涸的洼地涌出一股泉水。

大喜,如垂死的水中,大口吞喝。  那泉水因此名叫哈格力,意呼者之泉,被后人修葺成水井,直到今日有泉水涌流。

也因此成名,非利士人因忌惮参,不敢再侵以色列,达二十年。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