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合集..美女施计擒参孙

第25合集..美女…

77.亿万个爱情故事,只有这个如此结局 美女施计擒参孙  …

Image result for ” ( 约 一‬ ‭2:16‬ )

“凡属世界的,如肉体的私欲、眼目的私欲和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那里来的,而是从世界来的。” ( 约 一‬ ‭2:16‬ ) 

秋天的梭烈谷,布了各秋色,秋山谷,黄叶飒飒落地。一只肥胖的松鼠在上探,打量着密林深走出来的一个壮。他人打扮,花白腮胡,扛着一死鹿,后束着七条发辫,如染了白霜的枝一

到了中年,胖了,背也了些。他望着谷的一个木屋走去,那里有他心的女人,肯定作好了晚在等他回去。母不久前去世了,死前把他叫到床,含着泪嘱咐他不要再找女人寻欢,不要忘了和神的定。参不置可否的听着。

死后,他把她葬到父,没了挂,也没了着落。非利士人二十年不敢再招惹他,以色列人二十年也从不搭理他。他独来独往,偶尔一次在城里遇到她,刹那看到了死去的妻子,她得那么像她,笑的像她一甜美,他的心又年起来,着她离开了市,来到了梭烈谷,盖屋,打酒,吃野菜野果,就这样踏踏实实过日子到死,不也很幸福

Related image

大步走木屋,把鹿扔到屋角,桌子上果然着做熟的物和美酒,他坐下去,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快吃了才注意到女人一直坐在床,眼角似乎掩着泪水。参停下咀嚼,转头问道:“我的达拉,你怎么了?” 女人抹去眼泪,幽幽道:“你是不是前不久去加沙城找一个非利士的妓女,还险些中了埋伏了性命?”

头皱了一下:“你的?你道不知道我的只有你?非利士人想埋伏害我?放心吧,我就是在睡梦中,也没有非利士人能靠近我。何况我住在这样的僻静地方。” 

女人的眼睛又湿了:“我们难道一子就在个山沟沟里吃野兽过?你老了,打打不了,我怎么?你怎么那么莽撞?一人拆下加沙的城门,扛着它走那么老到山上,你逞能给谁看?除了我,心疼你。

你的神力来自哪里?你告我,我好放心。你不,我就不吃。”   参看达拉,看她真的子,沉默片刻后含笑道:“如果你能找到七条新牛筋子捆住我,我就束手无策了。”  二.天气越来越凉了,一个深夜,参酒醉后躺在外屋床上沉睡,鼾声如雷。

Related image

拉悄悄起身,打开屋门,外面漆黑一片,远处有狼嗥隐约传来,一将几片落叶吹屋子,油灯闪烁几下,几乎熄  几个黑影静悄悄跟着达拉走里屋。

拉从里屋出来,手里拿着七根牛筋子,悄悄走到床,将参在床上,参沉醉,然不知。

拉站在床着参大叫:“参啊,非利士人捉拿你来了,快点救我。”参睡中听到非利士三字,不大惊,挺身坐起,身上的子砰然断裂,如同干的面条被折断。

翻身下床,抱住达拉,掩在身后,左右望,道:“非利士人在哪里?不要害怕。” 屋内只有油灯在曳,屋外有狼嗥隐约传来,片刻后达哧哧笑了,扑到参孙怀里,身体似乎微微抖,声音却充温柔:“我的勇士,哪里来的非利士人?只有我,想看看七条牛筋子是不是真的可以拿住你。

Related image

原来你在我呢。”  夜色深沉,参睡意未消,重新躺到床上,喃喃道:“你真是皮。么晚了不休息,赶上来,陪我睡吧。” 达拉听了,偎依到参胸前,着嘴,在参边问:“那你告我到底怎么可以制服你呢。”

的声音如同从水底来:“你用七条青麻捆住我就行了。”断断续续说完,他的鼾声又响了起来。

秋深了,秋雨淅淅打着上残留的黄叶。木屋的烟囱里冒出浓浓的炊烟,达拉往餐桌上摆满喷香的野味,身笑盈盈孙说:“雨下了一天,你也得休息一天,不用出去打。你好好吃,我晚上好好陪你。”   参坐在餐桌,目不睛地看她姣好的背影,喝完杯中的酒,再斟一杯,呆呆地:“你真的不再生我气了?你可是好多天不近你了。” 

Related image

拉坐在参孙对面,眼睛弯成新月,声音如雨滴一:“你能怪我生气?我离开家,和你来到荒山野岭,过这清苦日子,心都了你。而你呢,口口声声我,却不相信我,我三次,就是不告我你力量的来源在哪里。”

看桌子,似乎在解:“我以上次你就会把我制伏,因除了你,我怎么可能别人趁我睡,把我的头发织到布里,再入地上的橛子里。你什么一直要问题呢?我真正的力量来自神。我的母生我之前,把我献神,定我生不能剃。她死前,反复叮嘱我不要任何人我的头发

我在个世上,除了你,能相信?除了你,我的头发?”   秋雨淅淅,达起酒杯,望着参孙说:“我在真的相信你我了。来吧,亲爱的,喝完杯酒。”

夜深了,秋雨仍淅淅落在屋,油灯如缠绵的舌,有气无力地迷离晃

仰面沉睡,枕在达拉的大腿上。达拉靠着床,一手着参发辫,一手如哄孩子拍着他,口中轻轻哼唱着歌。参儿般沉睡在温柔里,深的鼾声仿佛呼着达拉的歌

一个黑影从里屋了出来,脚走到床,他拿着一把剪刀,会意的笑看半裸的达拉,达上泛起红晕继续哼着歌轻轻撩起参一根发辫  那人弯腰,小心把发辫从根剪断。达拉又撩起另外一根。很快七根发辫都被剪断了。里屋又出几个人影,每人手中几把索。达拉悄悄下床,站在一旁,看参被牢牢的捆在床上。

她再看那几人,看他每人把三十斤子放在餐桌上。她上泛起微笑,把子收一个袋子,然后转头对大声:“参啊,快起来,非利士人来抓你了。”  参睡梦中隐约听到达拉在叫

他,以她又像往常一逗他,勉强醒了来,照常要起身,却发现身体被牢牢捆在床上。他大惊,开眼睛,找达拉,却看到床了陌生的男人。

他尽力扎,却如在案板上。站着的男人都沉默不言,紧张地附看他,恐怕他再次脱。看他始不能动弹,松了一口气,一起上前,按住他的四肢,一人双手按住他的双眼。

感到眼睛上有巨石住,要入他大,他疼的大叫,叫声未落,那巨石瞬在他眼眶内爆裂开来,似乎无数箭射入他大,有温的液体到他上。他一歪,昏死去。

78.个酒色之徒还有资格相信神吗?壮士赴死信真神  …

Image result for 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上帝被称为他们的上帝,并不以为耻,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 (来‬ ‭11:16‬  )

“他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就是在天上的。所以上帝被称的上帝,并不以耻,因他已经给们预备了一座城。” (来11:16)

春天来了,海的加沙城海鸟盘桓,百花盛开,前来朝拜大衮神的非利士人鱼贯而入。大衮又叫神,上挂条大, 据是巴力神的父地海洋和其上一切。

加沙城内熙熙攘攘,神庙里外更是得水泄不通。消息早就遍了非利士全境,参被活捉了,在期会在加沙神庙里示众。

大名鼎鼎,二十年前一人用腮骨死千名非利士士兵,去年了逃跑又在半夜把加沙的城门拔掉。在他于被活捉了,人奔走相告,泪盈眶,争相来到神庙,要一睹快。  非利士人的神庙是一体建筑,正面庙殿最高,由两根大梁支撑,中间摆放高大的大衮神像。

Image result for 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上帝被称为他们的上帝,并不以为耻,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 (来‬ ‭11:16‬  )

其他三面是殿,中间围着一个方形庭院。此庙门大开,院内挤满了人,晚来的年男女都爬到殿的屋上去,光屋之上就有三千人。远远看去,整个神庙如长满了人的山包。

久等后的静寂中,一清脆的脚出,参了出来,整个神庙里几千人的脖子瞬像皮影被拉了一般,众人不而同站了起来,五彩缤纷的服在阳光下如暴吹乱的花园。有祭大声:“我的大衮神将烧毁庄稼,害我们亲人的参交到我手中了。

的仇被活捉了!” 瞬神庙如同气浪吹,几千人狂呼哭泣。鼓号开始奏,着野獠牙,赤膊握武器的祭师们在众人的呼声中踏步起舞。  参高出簇他的士兵,隆起的肌肉几乎撑破褴褛肮脏囚衣,上的白如霜后的冬草,油腻腻的成垂到肩

住他部的铜项圈系着黑色的麻,另外一被一个祭师牵着。他的头颅高昂,仰面朝天,眼眶却像吹熄后黑的灯罩,又像深夜干枯的井底。  鼓号声停止了,祭师们的舞蹈停止了。

台上几个代表却被挑的激起来,他们对着参大声叫着:“參,你还记得我是谁吗?那天我把你眼睛挖出来,你的神怎么没有救你?你个酒色之徒,你的神来不及呢。

你真的以自己无不胜吗?其你的美人达拉早就被我了。我如果不是了活捉你,早不知死你多少次了。”

 “参,你眼瞎前力大无比呀,几十跟子都不住你,在就一根着你呢。我长线就是到你条大,好明你以色列的神抵不的大袞神,要不我怎么能治你60年?60年来就你一人敢和我。你早料到自己的局不如此吧。”

 “你小子不自量力,居然敢娶我的女人,敢要我的嫁。你火的庄稼,反被我们烧死了你的媳和你的岳丈。你死我的子弟,我反而要活捉你,好的百姓今天看看,任何胆敢挑的以色列人注定要落得如此下。”  他听着却好像没有听到,眼睛如黑掉的探照灯,光线去却不能折射出来。

黑暗之中,他却看到了去,看到了父母反复教童年的他要拯救以色列,看到了妻子最后一面流泪挽留他别走,看到了犹大人捆住他交非利士人,看到了母亲临终前反复叮嘱他要悔改向耶和

光如梭,二十年就那蹉跎去了呢,除了美酒和女人,神没有找他,甚至没有以色列人求他帮忙,他也得求神,得理他的同胞。

时间似乎永在前面等他,人生似乎永被他掌握在手中,直到那个深夜。他最后一眼没有看到心的女人,深夜的黑暗却再也没有逝去。

  “喂,參在想去的好日子不是?别做美梦了,你在牢里天天拉磨磨面,好久不出来晒太阳了,今天机会得,你跳段舞,放松放松。” 他次似乎是听到了,身体微微一震,似乎是站立不,他扶住旁一个士兵的手,:“我到神庙里最中的廊柱那里去吧。我要大家跳舞。”  音再次响起,他尽兴的跳着,上汗滴渗出,眼眶里却闪烁着星星般的光亮,舞步铿锵,如痴如。“孩子一出胎就上帝作拿耳人。他必起首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手。

” 这话不是母反复提及那个天使出的?那个天使不是名奇妙?神不是在我渴死前用泉水救活我?神不是每次危机都我神力,直到最后一次我弃约吗?奇妙之神啊,你既言,就必成就。我虽失信,你必守

我虽罪孽深重,但求你完成拯救。  音又止了,在狂众席中,有一个脸庞的女子却扎着长发垂下遮住了,眼角有泪淌下。

在众人的喝彩声中,參跌跌撞撞摸索着回到廊柱中,他一手撑住一根廊柱,抬,望天,祷告:“真神,我祷告,你听吧。我求你,就一次,我力量,我复仇….”说罢,他力,用尽全力推开两根廊柱。

众人突然凝固住一,看他古怪的举动。他全身肌肉爆突,几乎要脱离骨。廊柱晃了。土扑簌落下,坐着呆的人群突然有人尖叫。尖叫瞬成恐惧的洪流。所有的人都跳起来,推在一起。

混乱中唯一静止的因素,除了他跳的肌肉,他全身成一几乎爆裂的弓。瞬,廊柱倒了,神庙覆了,石飞腾,血肉狼藉。

乡亲,妻子,岳父,情人都离他,甚至欺他,他的神却没有抛弃他。他的人耻笑他是酒色之徒,他的神却成就他的信心。他的死,实现了神的言,成以色列非利士的致命一

的信心他坦然无惧面神。神也接他。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