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合集…荒漠追兵索妻儿

第32合集R…

95.荒漠追兵索妻儿  …

Image result for 。你使我的仇敌在我面前转背逃跑,使我可以歼灭恨我的人。” (诗18:28 )

 “耶和华啊!你点亮了我的灯;我的神照明了我的黑暗。你使我的仇敌在我面前转背逃跑,使我可以歼灭恨我的人。” (诗18:28 )

恶战前夜,非利士五王在前线筹划明早如何排兵布,与扫罗。迦特王作五王之一参加了会,建做他的后。其他四王听了,大不悦,都疑忌大可能后方作乱。迦特王无奈,只好命令大卫带六百手下在明早离开前线,回到洗革拉城。上帝借着非利士五王个决定,挽救了大的性命。

卫带六百人向南起行,到了第三天傍晚,洗革拉城出在夕阳的余之中,大等人想到今晚能和妻儿聚,不由加快了脚步。突然有眼尖的士兵叫道:“不好,城内似乎着火了。”  所有人都循声看,果然看到城内有黑烟升起,融入晚霞之中。人的心都沉了下去,齐齐跑起来,向洗革拉冲去。

Image result for 。你使我的仇敌在我面前转背逃跑,使我可以歼灭恨我的人。” (诗18:28 )

众人跑到城下,只城门洞开,城内火光冲天,黑烟四起,杳无一人,除了火声,甚至牛羊的声音也没有,然一座死城。六百士冲各家的屋内后院,发现值钱东西都被洗劫一空,各家的妻子儿女却如人,毫无踪影。男人们疯了一大哭大叫起来,能想到几天前依依道别的妻儿会遭此厄运,落得生死未卜。

谁掳走了他,他们现在何  有些哭了眼的士兵由悲生恨,冲到大跟前,拿起石死大,被大住,他忿忿不平,破口大:“如果不是你大跟着非利士人出征,我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完又抱痛哭。

生死关,大一言不,暗自向神祷告,求帮助,又派人到城外勘察,野中有向西南而去的大量脚印,心里明白肯定是亚玛力人劫了城,于是叫来祭司他,他求神可否追,神回答他:“你要追,且必能追上他,也必能救回你的家人。”

Related image

内里踏下来,把神的话传告众人,人心始定。众人于是速速收拾准夜追往大漠深

六百人星夜兼程,在第二天跨了比梭溪,有二百人累得在不能再走,大就派他留在原,守看重,也护卫途,其余四百人继续赶路,渐渐进入荒无人烟的大漠腹地。这时烈日当空,人在沙中维艰,但仍咬牙持,着依稀可辨的足迹追赶。这时有人看到前方一人倒俯在沙中,众人急上前看,只地上那人年纪轻轻,埃及人相,已昏迷不醒。大卫让人喂水给这人喝,等他慢慢来,又他吃了西,看他神志和体力都恢复了,就何昏迷在里。

那年:“我是个埃及人,主人是亚玛力人,他几天前偷了非利士和犹大南部的几个城掠了那些地方的人口和牲畜,并火了洗革拉。三天前我走回,我因病倒下,我的主人看我掉,怕被我拖累,就扔下我走了。如果不是你搭救,我离死不了。”

Related image

心想人肯定知道亚玛力人的途,不由暗喜,就他坐在骆驼背上,大家路追赶那群亚玛力人。  大及四百人因有埃及人路,看到上帝奇妙的作,心中原来渺茫的希望之星点燃成与妻子重逢的渴盼,早已忘记连续多日的行疲累,步伐反而更加快捷有力,落后三天的路程在第二天夜里就赶上了。无的大漠深漆黑一片,亚玛力人点燃的篝火在深夜不但可以走直路包抄去,而且不用担心被人从远处发现。那虽然已是后半夜,那群亚玛力人一来确信没人知道他途,二来因为抢来太多的人口和牲畜,三来因离家越来越近,心中好不快活,着篝火喝酒跳舞,很多人已沉醉,直抱着酒袋子灌酒。

在暗早悄悄布置好冲锋队形,四百人个个拿刀在手,怒目圆睁齐发喊,借着火光,杀进毫无戒亚玛力人群中。刀光影随着篝火闪烁亚玛力人得心惊胆破,腿脚却因酒醉不听使,在狼逃命纷纷在地。四百以色列好越勇,几天来积攒的担心、望、怒都化刀尖上致命的击杀。朝霞升起,他经杀死大部分人,日近午正,他们还在四追赶逃的散兵,黄昏降临时,大吹响了收兵的号角。几千名亚玛力人,只有四百少年人骆驼得以逃走,其他全部命。

Related image

既然不再担心被人反扑,就大家数点被人,各人都从一片哭声中到了自家的妻儿,相之后自然又是抱啼哭。所幸各家都得聚,无人失落。大待大家平静之后,派人分别数点牲畜物,多得一数算不清。

于是大家破涕笑,把物放在牲畜背上,沿着来路,返回洗革拉。在途中遇到在原地等候的那二百士。虽然些人没有参加斗,大卫还是立下矩,另外四百人:“弟兄,耶和赐给的,也必;因神保佑我,把那攻敌军交在我手里。

的得多少,看守器具的也得多少。大家都平分些。”  于是六百人分得一多的物。大又把多余的物分犹大的其他城

回到洗革拉后,各家各休整安歇,恢复先前多日消耗的心力体力,各家因先悲后喜,几天的重逢得分外珍这样到了第三天,大坐在门口发闷惦记着在犹大北部的非利士和扫罗的交情况,忽然看到一人跑城门,向自己跑来,只他蓬垢面,衣不遮体,身上多凝血。大不禁惊,站起身来,正要问话,那人已跑到大跟前,倒便拜,跪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道:“大事不好了!”

96.元根  …

Image result for 轻易动怒的,行事愚妄; 心怀诡计的,被人恨恶。 ( 箴 14:17 )

怒的,行事愚妄; 心怀诡计的,被人恨。” ( 箴 14:17 )

卫盯着跪在脚前的年人,紧张问道:“你从何来?出了什么事情?”  那人抬头说:“我从与非利士交的前线逃回来,我们战败了。很多人亡,连扫罗和他的三个儿子也死了。活着的都逃回家,我却门跑来向你告此事。”  大听了大惊,追道:“你何以知道扫罗战死?”

Image result for ( ç®´ 14:17 )

 “人在基利波山顶围住了扫罗,向他射箭,扫罗身中数箭,我正好也在那里,看他撑住自己的矛身是,生命垂危,那时敌人的战车兵冲了来,他回看到我,就叫我去,:‘你快把我死,因我极其痛苦。’  我猜他不想被人活捉,又看他不能逃脱,就把他了。我又想到他屡次追你,就摘下他上的王冠,取下他臂上的手里来奉我主。”  那人里,一把王冠和手,一意味深地看他。

Related image

先前将信将疑,忍泪听,等看到扫罗的王冠和手,明白他和三个儿子果然被,不禁失声痛哭,将衣服撕裂,跌坐在地,把上。哭声惊了整个子,人围过来,等明白由后,也和大,坐在地上,抱痛哭,既耻于以色列如此被人羞辱,又恨自己没有尽上毫力气。人从早哭到晚,滴水未,直哭得眼泪流尽,声音嘶

太阳落山后,大将那信的士叫来,冷冷道:“你是哪里的人呢?”,那人虽饿了一天,但想到大可能要他的重,一直耐心等待,在看机会于来了,大声回答:“我父是寄居在以色列的亚玛力人。”  大定睛看他,:“你了神膏抹的以色列的王,怎么会如此心安理得呢?”  那人听了一怔,看阵势,急忙改口:“我其没有扫罗王,是他伏自尽的……”

Related image

打断他:“你死了受膏者,你的定了你的罪。你是自己死。”完大兵将那人拖走,砍死在野外。事之后,大做挽歌追念扫罗,然后求神是否回到犹大做王,神答复他是,再问该去哪里,神答复要去希伯。于是大卫进驻希伯,犹大支派的老前来,膏抹大做了王。大们询问扫罗战死的细节,得知扫罗确是因重而伏,非利士人将他和三个儿子的割去邀功,将扫罗装放在斯她庙里祭神,又将他的无尸身在城上示众。基列支派的雅比人却趁着黑夜将扫罗的尸体偷走,安葬在雅比的一棵柳下。是他三十年前扫罗刚做王救他脱离亚扪王的治。大听了,不禁感雅比人的义举,于是派使者前去慰雅比人。

Related image

说扫罗的元押尼珥战败后跑回了家,立了扫罗的儿子伊施波做了王,迁都到旦河的基列,自己仍作元,借机慢慢坐大,霸占了扫罗的一个美貌妃子。伊施波虽然受辱,却只能忍气吞声。这样除了犹大支派尊大卫为王,其他支派依旧归顺扫罗的儿子。虽然如此,两百姓倒也相安无事,并无争。大的元帅约押却一直机挑衅押尼珥,但苦无机会,有一天探听得知押尼珥着手下到了基遍水池那里,于是赶紧带了精兵赶了去。

押尼珥看到押等人气汹汹前来,吃了一惊,心知来者不善,就与方隔着水池坐下,对约:“得在面,我们让人比下怎?”押点头说:“好!比比吧。”  于是双方各自派出了十二个武士。二十四人在众目睽睽之下,陡然增了几倍胆量,都步走到空地,捉找到手,并不搭,各自抽出腰刀,向方冲去,直直把尖刀刺入方腹部,并无一人避。眼二十四人双双倒在血泊之中身亡。

Related image

押趁机去,一之后,押尼珥这边支撑不住,身逃跑,人从后面追,将跑得慢的纷纷砍倒。押的二弟和三弟撒黑都是虎将,立功心切,跑在前面。撒黑体力最好,跑得最快,加上年气盛,死死住押尼珥,追不舍,一心要活捉他立功,将其他追赶之人远远甩开。押尼珥听到身后脚步,看,却无如何不能甩掉撒黑。他平日得彼此,押尼珥就几次劝亚撒黑放掉他,撒黑却不搭。押尼珥再对亚撒黑:“你离开别再追我!你非逼我把你砍倒在地,我今后怎么有脸见你哥哥押呢?”

撒黑听了,眼看与押尼珥只有几步之隔,反而跑得更快,一心要抓住他的衣襟,将他扑倒。臾之,押尼珥突然止步,同将手中矛枪长柄重重向后甩去。只听扑一声,那矛柄刺穿了撒黑的肚腹,从背后透出。押尼珥再用力回抽,将矛抽出,撒黑扑倒地,血流身亡。押尼珥也不回,持矛继续逃命。犹大的追兵追上,看到撒黑,都惊呆住,看。

Related image

押和筛见到弟弟惨死,气得如同发疯子,继续狂追,一直追到天黑,入便雅地界,押尼珥这时带着众多子弟爬上一个山

对约押大声叫道:“我非要彼此残,无休无止只会痛上加痛。你叫手下停住,别再追自己的兄弟了。”押看到天色已黑,众我寡,心中无奈,勉强道:“天在上,没有你,我就是追到明早也不会放你。”

于是收兵,夜回到犹大。  此失了19人,方360人。押却无心庆贺,他从此念念不忘的,是如何惨死的弟弟仇。

97.弑君逆臣被诛杀

Image result for ” ( 诗 139:19 )

 “神啊!甚愿你杀戮恶人;你们流人血的啊,离开我去吧!” ( 诗 139:19 )

大卫结束了多年的流浪生活,在希伯伦做王七年。生活稍微安定下来后,大卫好色的本性显露出来。他在逃亡前娶了扫罗的女儿米甲,后因扫罗追杀而含泪离别。在逃亡时娶了两个新妻,其中之一是财主拿八的遗孀亚比该。在希伯伦他又娶了四个妻子。这样六个妻子在希伯伦每人给大卫生了一个儿子。这几个儿子,除了亚比该生的老二,多年后要为父亲的好色付出血的代价。这是后话。  

Related image

自从大卫的元帅约押与扫罗的元帅押尼珥厮杀之后,以色列开始南北内战,大卫屡战屡胜。伊施波设看自己毫无胜算,借机向押尼珥发泄积怨:“你为什么霸占我父亲的妃子呢?”  

押尼珥听了,开口大骂:“我难道是你家的走狗吗?要不是我看你父亲的面子保护你,你早落入大卫手里了。你反倒拿个女人找我麻烦吗?上帝早就应允要把整个以色列赐给大卫王。我若不成全此预言,愿神重重降罚于我。”  说完,怒气冲冲离开。伊施波设吓得一言不发,愣在原地。  

押尼珥于是派使者到大卫那里议和,大卫提出一个条件,就是要伊施波设把自己的原配妻子米甲还给他。当年扫罗拆散了大卫和米甲这对新婚夫妻后,把女儿米甲嫁给了另外一个手下叫玻帖。

Image result for ” ( 诗 139:19 )

一晃十来年过去,伊施波设接到大卫的请求,不敢不从,派押尼珥来到妹妹米甲的夫家。米甲听了,半惊半喜半惆怅,匆匆收拾好包裹,跟着走了出来。她的丈夫眼看心爱的妻子凭空被夺去,哪里舍得,情知这番分别后再也不得相见,就跟在米甲一行人后,泪流满面,却不敢大哭。这样从早跟到晚,送了一程又一程,眼看天黑要住宿了,押尼珥转身看见玻帖还在后面哭哭啼啼,不由劝道:“回家去吧。”  玻帖终于哭出声来,低头转身离去,消失在暮色中。  

第二天,大卫与米甲重逢,两人相见凝噎无语,十几年前深夜的分别恍如昨日,但岁月的流水分明在两人脸上留下沧桑的刻痕,留住不变的是两人眼中的牵挂之情,十几岁的青春年华一去不返,眼前站立的已过而立之年的中年人。

Related image

押尼珥看到大卫心愿得以满足,借机向大卫和他的臣下表白投诚心意。大卫大喜,让他回去与北方各支派商议。很快,押尼珥回见大卫,告知各支派都愿意归顺,而且带来代表计二十人。大卫大喜,设宴款待他们。席间,双方商定好各支派前来立大卫做王的日期。押尼珥看大卫为人宽厚,起初的疑惧被感恩之情取代,宴席结束后就辞别大卫,一心早点回去做准备工作。

Related image

 押尼珥刚走,约押带着部队作战得胜回到希伯伦,正要向大卫报告战功,手下亲信早告诉他大卫与押尼珥立约之事。约押听了,又惊又恨,自己舍命打仗,统一的功业反而要归给这个杀死弟弟的仇人了。于是他派人火速追赶押尼珥,叫他回来商议要事。押尼珥刚刚出城不远就被追上了,建功立业的喜悦与醉酒后的豪迈充溢在心头,他边往回走边思考立王之事,不知不觉走到希伯伦的城门,抬头看见约押站在城门外。押尼珥见到老对手笑容可掬,略感尴尬,毕竟自己杀死了人家的弟弟,但想到对方为民族大义而放下个人恩怨,也满心感动,笑着迎了上去。  

Related image

黄昏中,城门外,约押紧紧拥抱押尼珥,然后像老朋友一样搂住他的肩头,向城门洞走去,暮色在那里已经凝成黑夜。押尼珥正热心向约押讲述白天的经历,猛然被约押狠狠撞到墙上,黑暗之中,他猛然感到腹中刺入冰凉的异物,再瞬间离开,他疼得大叫,鲜血喷涌而出。约押多年的仇恨积攒在刀尖上,将押尼珥刺了又刺,直至将他捅成血人,倒地一命呜呼。  

大卫听约押讲杀死了押尼珥,大惊,和约还未履行,对方统帅却被谋杀。大卫却不敢奈何约押兄弟,只能下令给押尼珥厚葬,让约押等人披麻走在出葬队伍前列,自己则跟着棺木一路恸哭,做哀歌唱给押尼珥,并禁食一天。北方各支派看到大卫如此悲痛,明白他没有在幕后策划谋杀押尼珥,骤然紧张的局势没有继续恶化,但进展顺利的统一进程嘎然而止。  

Related image

大卫无可奈何,想等事情平静下来后再派人与伊施波设议和。天气就慢慢热了,大卫正在宫内,忽然有人来报,北方有二人求见。大卫出宫,面见二人,原来是伊施波设手下两员大将。那二人见了大卫,俯伏下拜,献上一个盒子,大卫打开一看,赫然血淋淋一颗人头,不禁大惊。那二人同声说道:“大王你的仇敌扫罗过去屡屡追杀你,今天耶和华在他后裔身上为我主报了仇,看啊,这是他儿子伊施波设的人头。”  

大卫再看那颗人头果然是伊施波设,不禁心惊肉跳,问二人道:“二位何以献上他的人头给我?”  那二人说:“押尼珥死后,伊施波设吓得魂不守舍,天天闭门不出。我俩昨天中午趁着天热,溜进他的房间,他正在床上午睡。我俩用快刀把他杀死,割下他的人头,连夜走了过来,为要尽早让大王高兴。”  

大卫听了,定睛看那二人,缓缓说道:“一个无辜者睡在自己家中,被强行闯进来的匪徒杀死,这等恶事我若不从这地上除灭,还有天理吗?你们今日必被处死。来人啊!”大卫转头对卫士扪说:“把他俩个手脚砍去,吊死在木架上。”  二人吓得面如土色,连求饶力气都没了,如死狗被拖走。  

这样北方以色列的元帅和王虽然双双死于非命,北方各支派却因此看到大卫秉公行事,不再有后顾之忧,派人到希伯伦向大卫求和。大卫与他们立约,被祭司和长老们立为以色列的王。大卫时年30岁。  大卫敬畏耶和华,耶和华也大大祝福大卫。大卫意气风发,目光北顾,决定攻克横亘在以色列腹地几百年的一个名城,耶路撒冷。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