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合集…大卫因罪内患生

第33合集…大卫因…

98.大卫因罪内患生

Image result for ( 诗 139:19 )

“神啊!甚愿你杀戮恶人;你们流人血的啊,离开我去吧!” ( 诗 139:19 )  

卫结束了多年的流浪生活,在希伯做王七年。生活稍微安定下来后,大好色的本性露出来。他在逃亡前娶了扫罗的女儿米甲,后因扫罗而含泪离别。在逃亡娶了两个新妻,其中之一是主拿八的。在希伯他又娶了四个妻子。这样六个妻子在希伯每人生了一个儿子。几个儿子,除了生的老二,多年后要的好色付出血的代价。是后

自从大的元帅约押与扫罗的元押尼珥厮之后,以色列开始南北内,大。伊施波看自己毫无算,借机向押尼珥怨:“你什么霸占我父的妃子呢?”

押尼珥听了,开口大:“我道是你家的走狗?要不是我看你父的面子保你,你早落入大手里了。你反倒拿个女人找我麻烦吗?上帝早就允要把整个以色列赐给王。我若不成全此言,愿神重重降于我。”完,怒气冲冲离开。伊施波吓得一言不在原地。

Related image

押尼珥于是派使者到大那里和,大提出一个条件,就是要伊施波把自己的原配妻子米甲还给他。当年扫罗拆散了大和米甲这对新婚夫妻后,把女儿米甲嫁了另外一个手下叫玻帖。一晃十来年去,伊施波接到大求,不敢不从,派押尼珥来到妹妹米甲的夫家。米甲听了,半惊半喜半惆,匆匆收拾好包裹,跟着走了出来。她的丈夫眼看心的妻子凭空被去,哪里舍得,情知番分别后再也不得相,就跟在米甲一行人后,泪流面,却不敢大哭。这样从早跟到晚,送了一程又一程,眼看天黑要住宿了,押尼珥身看玻帖在后面哭哭啼啼,不由道:“回家去吧。”  玻帖于哭出声来,低头转身离去,消失在暮色中。

Related image

第二天,大与米甲重逢,两人相凝噎无,十几年前深夜的分别恍如昨日,但月的流水分明在两人上留下桑的刻痕,留住不的是两人眼中的挂之情,十几的青春年一去不返,眼前站立的已而立之年的中年人。

押尼珥看到大心愿得以足,借机向大和他的臣下表白投心意。大大喜,他回去与北方各支派商。很快,押尼珥回,告知各支派都愿意归顺,而且来代表二十人。大大喜,宴款待他。席,双方商定好各支派前来立大做王的日期。押尼珥看大卫为厚,起初的疑惧被感恩之情取代,宴席束后就辞别大,一心早点回去做准工作。

押尼珥走,着部回到希伯,正要向大卫报功,手下信早告他大与押尼珥立之事。押听了,又惊又恨,自己舍命打仗,一的功反而要归给这死弟弟的仇人了。于是他派人火速追赶押尼珥,叫他回来商要事。押尼珥刚刚出城不就被追上了,建功立的喜悦与醉酒后的豪迈充溢在心,他往回走思考立王之事,不知不走到希伯的城门,抬见约押站在城门外。押尼珥到老手笑容可掬,略感尬,竟自己死了人家的弟弟,但想到民族大而放下个人恩怨,也心感,笑着迎了上去。

黄昏中,城门外,紧紧拥抱押尼珥,然后像老朋友一样搂住他的肩,向城门洞走去,暮色在那里已凝成黑夜。押尼珥正心向述白天的经历,猛然被押狠狠撞到上,黑暗之中,他猛然感到腹中刺入冰凉的异物,再瞬离开,他疼得大叫,涌而出。押多年的仇恨积攒在刀尖上,将押尼珥刺了又刺,直至将他成血人,倒地一命呼。

讲杀死了押尼珥,大惊,和约还未履行,统帅却被谋杀。大却不敢奈何押兄弟,只能下令押尼珥厚葬,让约押等人披麻走在出葬伍前列,自己跟着棺木一路哭,做哀歌唱押尼珥,并禁食一天。北方各支派看到大如此悲痛,明白他没有在幕后策划谋杀押尼珥,紧张的局没有继续恶化,但利的程嘎然而止。

Related image

无可奈何,想等事情平静下来后再派人与伊施波设议和。天气就慢慢了,大正在内,忽然有人来,北方有二人求。大,面二人,原来是伊施波手下两大将。那二人了大,俯伏下拜,献上一个盒子,大打开一看,赫然血淋淋一,不禁大惊。那二人同声道:“大王你的仇敌扫罗过去屡屡追你,今天耶和在他后裔身上我主了仇,看啊,是他儿子伊施波的人。”

再看那果然是伊施波,不禁心惊肉跳,二人道:“二位何以献上他的人头给我?”  那二人:“押尼珥死后,伊施波吓得魂不守舍,天天门不出。我昨天中午趁着天,溜他的房,他正在床上午睡。我用快刀把他死,割下他的人夜走了来,要尽早大王高兴。”

听了,定睛看那二人,缓缓说道:“一个无辜者睡在自己家中,被强行闯进来的匪徒死,事我若不从地上除有天理?你今日必被死。来人啊!”大卫转头对卫扪说:“把他个手脚砍去,吊死在木架上。”

二人吓得面如土色,力气都没了,如死狗被拖走。这样北方以色列的元和王虽然双双死于非命,北方各支派却因此看到大秉公行事,不再有后,派人到希伯向大求和。大与他,被祭司和以色列的王。大卫时年30

敬畏耶和,耶和也大大祝福大。大意气风发,目光北,决定攻克横亘在以色列腹地几百年的一个名城,耶路撒冷。

卫进安城  …

Image result for “不要自欺,神是不可轻慢的。人种的是甚么,收的也是甚么。” (  加 6:7 )

“不要自欺,神是不可慢的。人种的是甚么,收的也是甚么。” ( 加 6:7 )

耶路撒冷是座古城,建在山之上,俯瞰周城邦,有秘密水道通往城内。其城墙耸立,巍峨挺拔,易守攻。自约书亚进入迦南,至大已四百年去,此城虽然几次被以色列攻破,但一直被迦南的耶布斯人占,横亘在犹大支派腹地几百年,然国中之国。

做王后,人心附,想到神应许摩西的迦南美地幅员辽阔,而国土至今支离破碎,不由心痛,看到耶路撒冷地处战略要冲,不拔除必后患,于是兵,攻耶路撒冷。耶布斯人史上久经围攻,次也不以然,却没有想到大率兵首先攻克了西城外的安山要塞。大安山上可以察城内静。

Related image

待人厚仁慈,因此手下各支派附的勇士如云。押兄弟擅用矛,曾一人刺死三百人,武却仍不及他手下的三勇士。三勇士之一在一次斗中死八百人,另外一人曾持刀独自对阵非利士人,人无数,人的血把他双手凝固在刀把上。三勇士之外又有三十武士,各个以一当十,忠心耿耿。大卫对这些人悬赏道:“先攻入耶路撒冷,就做我军队的元。”

押自然冲在先,其他勇士虽然勇猛有余,但尽知押刺押尼珥之事,因此不敢抢约押的功,于是兵攻克内城,依旧做大的元。大迁都到耶路撒冷,此城从此成以色列的首都,也从此被称之城。大迁都后,修筑城,建造内,娶妻妾。

Related image

非利士人听做王后国力兴盛,既惊且怒,起大走犹大腹地的利乏音谷直逼耶路撒冷。大向神祷告,神正面对阵,大的众勇士不可,如洪水冲垮堤岸,大败敌军。非利士人弃了自己的大衮神像,落荒而逃,但很快重整旗鼓,召集了更多兵力,再走利乏音谷,攻大。大再次向神祷告,神避开芒,移兵到其翼,从后方突,再次大败敌军连续两次败阵,非利士人失惨重,暂时不再敢轻举

看自己百,心知是神在背后支持,不由心中感恩,就想把神的柜从比拿达家移到耶路撒冷。原来柜在祭司以利年代被非利士人从战场去,七个月后回以色列后一直放在比拿达家。扫罗三十年做王期,并不在意祭司和柜之事, 反而因追而屠了祭司一家八十五人。大于是了三万会众,到比拿达家迎取京。比拿达家两个儿子把柜放在一上,在前面赶牛,撒跟在旁看护约柜。大卫带着三万人跟在后面,吹瑟鼓,唱歌跳舞,声浩大,逶迤前行。

Related image

众人走至半路,因路面簸,拉柜的牛磕碰一下,些失脚跪倒,牛车剧烈晃柜眼看要摔到地上,旁撒眼疾手快,赶扶住偏斜的柜,刹那撒如被电击,扶住柜的双手冒出火花,他身冒出黑烟,皮肤焦,倒地身亡。大在后面目到一切,吓得目瞪口呆,身后的伍也一片混乱。神的柜居然不可触摸,大惧怕,认为这是凶兆,不再敢迎入耶路撒冷,而是把它放在耶路撒冷城外一个利未人俄别家里。

三个月后,有人告,神大大祝福了俄别一家人。大由此想到柜只可由利未祭司肩扛搬移,不可由物拉,不禁自己失职导撒惨死而感到内疚,也神更加敬畏,于是召来撒督和他两位祭司及其他利未人首们说:“你都要自洁,好把以色列的神耶和柜抬上来,到我预备的地方去。上次没有你,耶和打我,因没有按照定例求他。” 

Related image

于是祭司按照摩西律法的定,到俄别家将柜抬在肩上,步行入耶路撒冷。大心中不再惧怕,在离开俄别家牛羊献祭,一路又走在伍前面,随着祭司的吹打音呼跳入耶路撒冷城后,百姓夹道迎,很多年女子在前面围观,大一路跳舞跳得身大汗,这时更加兴,索性脱去上衣,又歌又舞又笑,引得阵阵欢呼。柜被安放在城内事先搭好的幕内,大再次献上祭牲,并奉神的名百姓祝福,然后分发给每人一份食物。

看到幕,大卫满喜,准回到中祝福家里众多妻妾儿女,这时看到米甲出来迎接,:“以色列王今天多么荣耀啊!他竟在众臣仆的婢女眼前赤身露体,就像一个巴佬脱光衣服不知羞耻。”  大看米甲杏眼圆睁,柳眉倒,两,不由怔在原地。米甲与自己离别十几年,好不容易重聚,怎么今天得如此陌生,她竟如此在意在人前的威,而不在乎在神前的坦。她和她父亲扫罗点何其相似啊。

Related image

卫对米甲:“我虽然出身牧羊童,但神拣选了我,而不是你父家任何人,做以色列百姓的王。所以我不但在神面前要跳舞庆贺,甚至要做更卑微的事。你尽管这样我,但那些婢女反倒尊重我。”这话,大卫转身回到内。夫妻二人关系由此化。米甲虽正室,却身不孕,无子做王既是米甲的不幸,也日后的人生留下悲的伏笔。

Related image

99.神与大立盟  … “我断然指着自己的圣洁起誓:‘我决不向大卫说谎。他的后裔必存到永,他的王位在我面前必像太阳存。” (  89:35-36 )  大柜移入耶路撒冷,放入一个篷。那上帝暂时平息了以色列周事,国内百姓安居乐业,休养生息。大住在用香柏木建造的殿里,殿内隐约飘逸木的清香,如同来自森林深,其中众多内室由大的妻妾按照尊居住,殿底座由大白玉砌成,高高矗立。顶层传统的平台,由室内即可直接着楼梯登上殿,俯瞰耶路撒冷。

四十,又陆续娶了若干美貌女子,晚上在温柔里流忘返,又借着安逸的时间整理去写下的句,看到被扫罗杀时绝望的心境,不由比眼前无比的王尊,心中感慨万千,青春最美好的十几年都在惶惶不安中逃,当哪里想得到今日的荣呢。从牧羊童到帝王,神借着撒母耳其早就言了。

Related image

妻妾成群,她娇艳与温柔虽然可以足他的激情,却无人理解他心灵深秘的需要。大感到了中年人的孤独与无奈,又把种情溶入他新写下的篇中,很多交由工配曲,被人唱。他向神心吐意,常常被激情充斥,往往至凌晨才得入睡,再醒来屡屡至午后,甚至日近黄昏。他也就其自然,在醒后爬到殿踱步沉思,独自观赏黄昏,也足俯下面的街巷民情。

一日午后,他在殿俯瞰,看到安置柜的篷孤孤零零在城中一隅,百姓熙熙攘攘经过,却只有班的祭司尽心打理。看到里,大突然感到内疚,就急忙下楼,召来先知拿:“我住在豪殿中,怎么却把神的柜放在篷里呢?我于心不安。我要神也建一个殿,把柜放在里面,恢复摩西的祭司典章。”

听了称善,大被拿鼓励,心意足,当即开始筹划。原来先知和祭司的职责不同,神透先知说预言,如同先前的撒母耳先知一。神却祭司履行摩西律法的律例典章,如期和献祭罪。神也通祭司回答王的求,比如大每每在前的求

Related image

不料第二日清晨拿,大不解,何事前来。拿躬身回答:“我昨天与王商神建殿之事后,昨晚耶和话临到我。神不要你他建殿。”

Image result for “不要自欺,神是不可轻慢的。人种的是甚么,收的也是甚么。” (  加 6:7 )

不由一惊,道:“何?”  “是因经历太多事,人太多,手上沾满鲜血。不神喜悦你挂念祂的心志,就言了关乎你和你子的大事。”  大不由正色追:“请讲。”  拿单说:“关乎你,神这样说,’无你到哪里去,我都与你同在。我必在你面前剪除你所有的仇。我要使你得享大名,像世上那些人的名一。我要使你安享太平,不受任何的仇。耶和向你宣告,祂要你建立一个朝代。”

听至里,道:“感耶和关乎我子之事。”  “关乎你的子,神这样说:’当你寿数足,与你的列祖一起眠的候,我必兴起你生的后裔接替你,并且我要固他的国。他必我的名建造一座殿宇,我要永远坚固他的国位。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儿子,我的慈必不离开他。你的王国也必在我的面前永远坚定,你的王位必永远坚立。’”  拿单说些,看大似乎怔在那里,就辞回家了。

回到内室,关上房门,反复回味才拿言:自己的子孙为神建圣殿可以理解,但神什么称呼他儿子呢,人怎么配做神的儿子?神甚至应许他的王位永不动摇,人的王位怎么可能延到永言中的子又是呢?

左思右想,不由泪潸然流下,坐在地上说话:“耶和神啊,我是何人?我的家算什么,你竟带领我到个地步?你把荣耀加在你仆人身上,我有甚么可以呢?你使你的子民以色列永作你的子民,你也作了他的神。耶和啊,唯有你是神,你既应许福气赐给你的仆人,福你仆人的家,使它在你面前永存留。”

事之后,大开始准备为圣殿准工程材料。他率南征北征,有如神助,无不,周各国缴纳宝物求和,大迅速累起巨额财富,黄金超万吨,白银过十万吨,铜铁无数。大立百官,各司其,各尽其。各支派百姓心悦服,忠心听从度。

这样也就几年去,倏忽又是一个春日,大睡醒,依例登上殿,俯瞰全城。此黄昏已近,暑气重,风轻云淡,城外大小山峦溶入暮色,城内炊烟袅袅儿啾鸣归巢,得全城分外幽静。原来城内大部分军队随着元帅约征作,城内除了守,大多是孺留守。大随着暮色,信步踱去,看到已有不少人家坐在窗前吃,也出不少下属的家眷。正在无聊之,大突然听到有水声来,不由循声望去,不看已,一旦看清,大不由心燥气短,眼睛直勾勾看定,仿佛整个世界除此不复存在。

暮色之中,一个窗洞开,房内一个窈窕人,全身赤裸,站在浴盆之内,正在悠然自得沐浴……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