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合集…大卫主帅密林杀押沙龙替天行道弟弑兄

第35合集…大卫主…

102.大密林押沙龙…替天行道弟弑兄  

“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 ( 罗‬ ‭12:19‬ )  

春天的午后,微和煦,以法的山坡上布了悠吃草的羊群,远远望去,和天上逸的云朵合起来,仿佛肥羊群在云中漫步一

天色慢慢暗了,象牙雕像般英俊的押沙站在窗,透雕木的窗棱,看牧羊人将羊群赶羊圈,又收拾好剪刀和筐,然后哼着牧羊曲悠哉悠哉地回家去了。

明天是剪羊毛的大忙日子,人和羊都要早点休息。

押沙关上窗前嗅到春中的一羊膻,他下意舒一口气,心情也随着松一点。两年了,心中着的石就要落下了。

转过身来,及腰的长发黑的瀑布在他魁梧的后肩翻滚,他看坐在椅中的妹妹,心情不由再次阴沉下去,如同去两年的每天一

Image result for 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 ( 罗‬ ‭12:19‬ )

妹妹两年前被那个畜生不如的暗嫩强暴,又被他上像洗脚水一样泼出门外。

妹妹原本像山花一样绚烂的青春被狼的爪子践踏在泥中。

她失去了笑声,原来水汪汪的眼睛永被两片看不云遮蔽,凝脂般的肌肤也慢慢干起来,如同剪断的花朵被插在瓶内,枯萎的局。

正目不睛低看她怀中的女,那女睡得正香,虽然只有几个月大,却出一头长长的黑,如同她的父押沙

个女的出生如同灰暗的人生深渊中垂下了一缕绿藤,成了她生活下去的盼望。她从女的笑中看到了真的自己,仿佛自己又重生了下来,复活了来。  押沙看着妹妹和她怀中自己的女儿,心中再次赞叹来的安慰,女儿和妹妹得居然如同隔代的双胞胎。

女儿起名也叫她,安慰无助的妹妹。两年前他把妹妹接家中,他的家成避流言和羞辱的唯一土。可家无奈也成了她活的坟墓,她再也没有迈出家门一步。

明天个事情了断了。押沙想到里心情又好起来,妹妹:“天色不早了,我去吃晚,然后你早点休息吧。”

Related image

一天,押沙等了整整两年。从妹妹如碧玉被碎的刻起,他的心入了漫不的隧道。他以他雪奇耻大辱,而且妹妹她不更是父的掌上明珠?全以色列的女子中比她更美更呢?何况暗嫩身太子就禽不如,那将来承了王位更当如何呢?

自己的面,不女儿的名声,道也不惜以色列的前途  押沙等了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最后望了,父没有采取任何作,他似乎根就羞得提起事,也巴不得没人提起事,更恨不得人早早事。

暗嫩呢,虽然因害怕而龟缩了一段时间,可慢慢的他又故复萌,所欲的霸占他看中的美色女子。更可恨的是他遇到押沙依旧盛气凌人,毫无愧疚。

自己的妹妹他都敢欺凌了,有什么他不敢的呢?押沙决定要自己复仇,了妹妹,了自己,也了众多无辜受害的女子。

Related image

第二天一早押沙早早起床出来,牧羊人早已把大部分羊的肥厚羊毛剪了下来,羊圈周绿地一夜仿佛挤满了毛茸茸的雪堆,瘦了身的羊群跑回到野外的山坡上,一片片白色晃得刺眼。押沙没有逗留,直接走,那里已被仆人得如同殿一般富堂皇,客外的厨房里各种烹的声音响成一片,香味扑鼻而来,都快准好了,就等客人入座了。

押沙看几个精干的侍从站在关的位置一微笑,就着走出了客  南山坡上起了土,押沙眯起眼睛看,有隐约的人影走近。仆人也看了,纷纷迎了上去。

Related image

不一,客人们陆续到了,押沙龙亲切的笑着,与他一一吻,又按照他入座。

除了暗嫩叫哥哥,其他来客都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他邀了所有的兄第前来庆贺剪羊毛的日,他也都呵呵的来了。

宴会按开始,暗嫩身为长子,坐在首座,与押沙同席。精美的菜端了上来,笑声随着酒香出客,引得圈里的羊咩咩乱叫。押沙在众弟兄中最英俊魁梧,他频频起身向众人敬酒,又格外暗嫩斟大杯的好酒。

们渐渐都醉了,笑声更加响亮放肆。暗嫩也醉了,开始向左右吹嘘他的事,听得人又羡又妒,着要他更多细节。押沙听着,一边给暗嫩敬酒。暗嫩的欲火被酒精洒得几乎要焚起来,他知道她住在后面,就故意提高声音吹嘘去的韵事,希望她能出,根本没有注意押沙再次起身走到外面。

Related image

不一押沙回来,身后有几个侍从端着新酒,押沙冷冷暗嫩:“你害死了么多人,可知道被人害死的滋味?”  暗嫩醉眼惺忪,似懂非懂,抬眼看他。押沙头对左右侍从:“你紧动手!”

落,他身后那几人从袖中抽出利刃,如饿狼扑食,将匕首齐齐插入暗嫩的胸膛。

大醉中的暗嫩却分明感到了心被刺穿后的挛,和身体渐渐冷却的望。

众人虽然醉了,却齐齐被吓得惊醒来。

们发出怪叫,争相跑出门外,上自己的毛鞭向南逃去。

内杯狼藉,桌椅四横,押沙站在暗嫩尸体旁,低看他微睁发散的瞳孔,似乎看到了他跌入的深渊。押沙嘴角浮起自内心的微笑,他走内室,将妻子儿女和妹妹她叫到后面,几辆驴车早已准好了。

夫扶着众人坐好,然后抖动缰绳,一行人向北疾而去。

春日的午后,微和煦,山坡上吃草的群羊木然望着去的驴车,并不知道它在今天的事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更不知道它的主人押沙逃向了基述。

那里是押沙的外公的王国。

103.大晚年再逃亡  …

Image result for 耶和华啊!你却是我四周的盾牌,是我的荣耀,是叫我抬起头来的神。 我发声向耶和华呼求的时候,他就从他的圣山上回答我。( ‭‭诗‬ ‭3:3-4 )‬

“耶和啊!你却是我四周的盾牌,是我的荣耀,是叫我抬起来的神。 我声向耶和呼求的候,他就从他的圣山上回答我。”( ‭‭3:3-4 )

Related image

年近六旬的大坐在王座上,冷冷俯着他脚下的老人。紧张着地面,不敢再多说话。大努力住心的怒火,刚刚自己一个儿子死了另一个儿子,求大卫让本族老放逃跑的儿子等求情的,原来都是幌子。她得到了大开恩的允后,反而话锋也照逃亡的押沙

一个老能有胆略这样进谏吗?一个鄙人会如此操心王室的家事?不会的,她背后必有人指使。

那有好押沙呢?好他又有什么目的呢?大正在沉思,一缕风进宫殿,吹了大卫苍白的须发。大豁然惊醒来,原来是手下有人在算他死后的人事安排了,因押沙幼排序,该继王位。

Related image

心机能够如此慎密又冷静的手下,只有一人,那就是元帅约押。想到里,大内心悲戚,押机关算尽,了官位谋杀扫罗的元在又想要巴下一个主人了。

打破沉默,人:“我且你一句,你必要告情:一切都是押安排你?”,人听,惊得目瞪口呆,慌回答:“我指着我主我王起誓,王所毫不差。正是王的仆人押吩咐我的,一切也都是他教婢女的。

我主的智慧如同天使,洞一切。”  大走那人后,传约押前来,:“你心中所求的我决定照,你去把那年人押沙龙带里吧。”押听得心惊肉跳,大能够看穿事,那他必定同看穿了自己打算交好押沙,以后事的计谋

额头渗出冷汗,把最初的想法扼摇篮中,恐怕它不听的耳中。恐地跪俯在地,卫说:“感王恩浩,成全仆人心愿,使我确知蒙了王的恩。”

于是押将逃亡三年的押沙龙请回耶路撒冷,却不敢与押沙私下商,反而避之三舍,把他安置在耶路撒冷的府中,向大完后就与押沙保持距离。大虽然思念三年不的儿子,却在一直等他前来罪。

暗嫩被他死了,他回来后却没有任何悔的表示。父亲让儿子回来,就表示不想再深究了,儿子如果能借此契机罪,不但父得到安慰,天下人也更以此美。

押沙却在等着父的召

Related image

他把去三年的流亡的不作在人虽回来了,心里的疙瘩却还拧着,他期待父像迎接英雄一款待他,好天下人称他除掉了暗嫩那个棍。等啊等,他却久久没有等到父的召,一晃两年去,大似乎忘了他的存在,重大唯独不他参加。

押沙心中的期待变为失望,失望成怨恨,怨恨最演化成怒。

他却必须暂时压住怒气,因他要一面,他最后一个和解的机会。  押沙想到了押,他两家虽然比押在接他回来之后,却再也没有登门拜访。押沙知道是避的猜忌,但只有他个重臣敢劝谏

押沙两次派出仆人邀请约事,押却婉拒不来。押沙无奈之下,派人把押家的麦田了。

Related image

押被逼不,来押沙。押沙龙对:“,我回来两年的日子倒不如我逃亡的日子呢。求你去劝说我一面,如果我有罪,他当面死我也。”  大卫应允了押再次押沙的求情。押沙京两年后,第一次被带进殿。五年不,父更加老,王冠满头浑浊的眼中夹着几幽怨和期。押沙近前下拜,却口不罪,反而在等大打破僵局。

卫见状,眼神黯淡下去,起身上前吻了押沙的双,然后事,并不提任何要。押沙来前最后一希望破了,他没有久坐,恐怕心中的怒火从瞳孔里射出来,和大片刻后,就拜出来。他下定决心,要把酝酿已久的划付

Related image

押沙却有耐心一步步施他的划。在接下来的四年时间里,他每天一大早就来到城门口,接待从京告状,一肚子冤情的百姓。

些人早知道他行侠仗义杀死了少暗嫩,却没有想到他贵为王子能躬身来到城门接待百姓,又看他得威凛凛且有国之貌,无不感泪盈眶、敞开心扉向押沙龙倾吐冤屈。

Related image

押沙一方面派五十个手下分别理,一方面告诉对内已无人主持公,只有他押沙能公平断案。这样四年下来,天下人心尽押沙

押沙机成熟,向大告假,要去南的希伯向神献祭愿。大他去了。不久之后有人火速从希伯回来,向大卫报告押沙在希伯自立王,十二支派都有代表参加登基大典。

大惊,急看押何在,他不在反叛之列,又看早年与他征的六百壮士都在左右,心内稍安,再找参谋亚希多弗,被告知他已投奔押沙,大惊,于是众臣和家眷离开京城,走前留了十个妃子看守后内器物,又留下了祭司撒督和他在城内,好借机通风报信。

出城后登上了郊的橄山,赤脚披,俯瞰居住了近三十年的耶路撒冷,自己也百姓哭,他在山上向神祷告,求神希多弗的计谋,又劝说他的户筛回到城内。

户筛道别后,大下山,一行人向皇逃去。

夕阳渐渐下沉,在一片晚霞的掩映下,西南方向正有一只快速移军队起滚滚烟,径直向耶路撒冷扑来。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