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合集…先知狂逃索命王

第42合集…先知狂…

120.先知狂逃索命王…

Image result for 以利亚跪在耶和华祭坛边默默向耶和华祷告。

“耶和华啊,我知道你喜悦我,因为你没有让仇敌胜过我。” ( 诗 41:10-11 )  

以利亚带领群众将几百名假先知死在迦密山下的基,随即群众趁着天色尽早回家,自己却了一个少年,再次爬上一千八百尺的迦密山这时夕阳将,将山涂上一橙色,喧了一天的山上只剩以利和少年二人。

以利跪在耶和坛边,随着祭袅袅上升的余烟,伏在两膝之,默默向耶和祷告。

祷告片刻后,以利亚让那少年去山,向西的大海眺望。那少年很快回来:“什么都没有,万里无云。” 以利亚继续祷告,然后再派少年望,少年回果。

Related image

如是七次。第七次少年回来,声音有些抖:“我看一朵手掌那么大的云从海里升起来了。”   以利站起身,将衣襟束,吩咐那少年:“你先下山去告诉亚哈王,叫他赶回耶斯列城,免得被暴雨阻。”

看那少年身跑了,以利回身望天,西起密布的云,如万仞的壁滚滚而来,似乎要随时倾倒,垮最后一抹夕阳。

三年来,第一次簌簌而起,而旋起山上的沙。以利甩开大步,快速向山下跑去,暴雨将至,他要跑回耶斯列城,在那里等待巴哈王,等他复兴耶和的律法,帮他重建破敝的家园。

夜提前降了,雨盆而下,裹挟着雨,不分方向打以利,似乎要将他吹倒,他却如在水上漂行。夜色重,雨幕将依稀的路晃得朦胧难辨,雨水冰凉,却在他心中点燃无数希望的光。肆虐三年的异教于被今天的豪雨洗一空,神三年的熬炼终让亚哈王能分辨真假,百姓三年来空虚的心田于要被神的话语浇濯了。

以利一口气在雨中跑完了五十里的山路,先于哈王了耶斯列城,他在王的夏旁住了下来,匆匆吃完当天第一顿饭后,正襟危坐,抵御着一天身心疲累后浓浓的睡意,随备亚哈王可能的召。门忽然砰砰的敲响了。

以利亚压住激的心跳,打开房门,一人身而入,随即关上房门。以利亚认得来人,却是哈王的内侍俄巴底,人正派,敬畏耶和,前两天帮以利面。以利心想他必哈的口信,正要寒暄,俄巴底却以目示意,不要他说话,然后低声音,附在以利边说:“巴哈王刚刚回来,把白天生的一起告了王后耶洗别。

她听到巴力的先知被你死,大雷霆,要派人前来告你:’明天候,我若不使你像我的那些先知一样丧命,愿神明重重惩罚我。’我在旁听了,偷偷出来告你。”  俄巴底不敢久留,再三警告以利后,匆匆辞别。

以利呆坐在床沿,耳仿佛响起几个平地而起的霹,不由汗毛倒。事情的反如此之快,超乎他的意料,他机械的拉开房门,迈开酸楚的双腿,重新冲入雨幕中去。

Related image

和雨更肆虐了,以利往南狂奔,那里是犹大国,是他唯一可以逃命的去。夜色如墨,整个世界都在飘摇雨中昏昏沉睡,只有以利雨如的荒郊奔逃,如逃避人追的孤狼。

后半夜重的寒意透雨水渗入他的躯体,将他狂跳的心冰成重重的铁锤。“神可以一群乌鸦喂养我,可以的面缸天天有余,可以她儿子死里复活,可以烈火从天而降,可以暴雨瞬即来,却不能奈何毒的耶洗别。神啊,她死了你所有的先知,只剩我一人。你却毫无作道你要容死你最后的先知!”  凌晨雨停了,以利跑到了犹大的最南端别示巴,想到犹大王沙法与哈交好,怕早起的人告他的行踪,就继续向南奔跑,跑出犹大。傍晚分,他入了荒漠深,早已精疲力竭,一夜一天跑出了二百多里路,水早没了,昨晚吃的食物也早消耗殆尽。烈日在荒漠尽,蒸着他体内残余的水分。耶利心知再无力气活着走出荒漠了,看到前面有棵罗腾树,就扎着爬去,倒在树荫之下,望着天,心中祷告:“我受够了,神啊,你取走我的性命吧,我死了倒好。”

Related image

说罢,累极困极渴极的他倒在地,昏死去。  朦中,有人拍他:“快起来吃。” 以利心中一惊,开睡眼,左右看,下仍是他独自一人,在他的头边却有一面包和一罐水。

以利勉强吃喝几口,睡意如浪来,便倒又睡。不知了多久,有人又扣他肩膀,叫醒他:“快起来吃,要不前面的路途你太。” 以利一激灵醒来,上已是一片繁星,面坐着一人,递给他面包和水。虽然看不清方的面目,以利却心知他是天使,也明白自己不会死在里,于是坐起来吃喝。

面包不大,以利的体力却神奇的恢复来,天使不知何消失了,荒漠中又只剩下以利一人。繁星天,似乎与以利只有咫尺之遥,将沙漠映照的如凝固的海面,罩着一层银色的光。以利将衣襟扎,心中有了方向,便望着星宿,朝西南走去。  他要去西乃山,去瞻仰神与以色列立之地,踏上神曾用巨雷和烈火焚烧过的山

那之后,他便一无所憾,可以心安理得的死在那里,追寻历史中神曾与以色列同在的荣光。

121.他在洞内抑郁等死,

Image result for 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神,因他笑脸帮助我;我还要称赞他。” ( 诗 ‭42:5‬ )

神却声呼“我的心哪,你忧闷何在我里面躁?当仰望神,因他笑帮助我;我要称他。” ( 42:5‬ )

四十天后的清晨,以利来到了西乃山脚下。山在荒漠深,人迹罕至,被山的枯草是唯一的活物。以利徘徊在山下,找四百年前先祖里露迹,却只看到了遍地的沙朔。他而沿着摩西和约书亚的山路爬上山。七千多尺的山峰北风猎猎,仿佛每天如此,黑色的山石却见证着它受的狂巨雷、烈火地震。那却是四百年前了。

 以利亚转头向山下眺望,想象四百万先祖曾在山下与神立,唯独敬拜耶和华为真神,并同意接受祂的管教,自此从精神面成独立的民族,也成唯一被神带领的国家。

Related image

可是,神啊,他在今日却都抛弃了你。以利眺望北,目光悲戚,几百里外的以色列王容百姓在巴力庙中跪拜假神,貌美的耶洗别在残害耶和的信徒。

神啊,你掩面不看他的罪,容忍他要到何?以色列这样下去,恐怕国将不国,北方的亚兰(叙利)王正磨刀霍霍,而你的百姓却如沉睡的羊群,安逸于异教之风编织的梦

夕阳西,万俱寂,山更加清冽,吹乱以利花白的须发,也吹散他无声的息。他了一个山洞,去,准在里面夜,再慢慢等死。

洞内幽暗,却没有寒的侵  洞内忽然有人说话:“以利啊,你在里干什么呢?”  以利一惊,坐起四下看,洞内幽暗,却并无他人。以利心知是神在说话,大声回:“我耶和之神大发热心,因以色列背弃了你的坏了你的,用刀了你的先知,只剩我一人,他在追索我的命。”

Related image

:“你出来站在山上,站在我面前。”  以利气,不愿神,而是呆在洞内,坐在原这时洞外忽然刮起了狂,卷起漫天沙,洞口如同挂起一幅帘。

在石缝间,夹着大小石被吹下山坡的隆隆声响。以利用外襟蒙,心知是神的作,不敢声  片刻后狂止息,洞内外一片安,仿佛狂从未吹

以利亚刚要拿掉上的外襟,忽然山洞烈晃起来,以利全身伏地,身下整个西乃山都在摇摆,如暴雨中海上飘摇的孤舟,不有山峰崩裂,人的响。  地震去后,洞外再次陷入沉寂,如被真空罩,连风都消失了。

Related image

以利正要起身,洞外忽然炸开几声霹,随之大小闪电如火的蛇信直冲大小山,将地上干枯的灌木点燃,一时间洞外如上一由各的火苗点而成的斑地毯。火很快又燃了,剩下缭绕的黑烟。然后又是一片静

以利却听到洞外有微的声音,不像来自天然。他听,却不能分辨,于是起身,继续用外襟包着,走到洞口,小心向外看。洞外只有零星的余火如火虫闪烁

Related image

 ”以利啊,你在里干什么呢?“ 同的声音响起。  以利回答:“我耶和之神大发热心,因以色列背弃了你的坏了你的,用刀了你的先知,只剩我一人,他在追索我的命。”

神却有新的使命他:“你回去,从野往大士革(亚兰首都)去。你到了那里要膏哈薛作亚兰王,然后膏宁示的子耶作以色列的王,并膏沙法的儿子以利沙接替你做先知。将来避哈薛之刀的,必被耶避耶之刀的,必被以利沙所。但我在以色列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

三年旱灾没有醒的人心,神要用刀来犁开了。西乃山恢复了平静,夜色如洗,繁星天,神不再说话  十几天后,一个黎明,旦河西岸的一个小,一个精壮的子在田犁地,他前面的十二牛正将干的土地如剪破棉被一犁开。

子半裸上身,光蒙着一,汗水流淌下来,如在胸前犁开一道道沟。他看到有人迎着朝阳向他走来,却并不得,就勒住耕牛,停下望。  那人走近,将手中的外襟搭在那子的肩上,:“以利沙,我是以利,你,来跟从我吧。”

122.神助庸王胜亚兰  …

Related image

上帝两次拯救,他却与神作 “他不是靠自己的刀征服那里,不是靠自己的臂膀得,而是靠你的权能、力量和恩惠,因。” ( 44:3 )

三年干旱去,好雨连连,撒城恢复了盎然生机,秋收在即,遍地的果园散着成熟的果香。

哈王坐在内,却如秋后晒蔫的无花果,无力低垂着,他左右的大臣也都低,不敢看站在哈面前的叙利特使。  那特使目光深邃,看定哈王,等他回

绵长的沉默如海水将哈淹没,他仿佛突然出水面,长长叹口气,特使:“容您回避片刻,待我和众臣商刚刚提出的要求,我再回复您如何?”  等那特使回避之后,哈似乎着众臣又自言自道:“几天前特使前来,传亚兰王的口信:’你的金和你家中最美的妻妾儿女都是我的。’我口答了。可是今天他来了新的要求,明天不但要走我最心的妻妾儿女,要派属下入我的王和各位的家室,随意搜,拿走他看中的任何宝

亚兰王便哈达欺人太甚,可无奈他已兵城下,还联合了三十二个王,战车如云。而我甚至都没有来得及集兵力……”

久的沉默后,有臣下:“王啊,我如果再答,以色列就要亡国了。

便哈达得无次答了,他下次会提出更无理的要求。”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同意,却无人提出具体策,哈又长叹一声,把亚兰王的特使召入,勉强道:“告我主我王,他第一次所要的,仆人我可以照,但一次所要的,仆人却在不能从命。”   使者听了,冷笑一声,辞离开了。

Related image

亚兰王便哈达正在内喝酒,听了特使回,大笑,:“你再去告诉亚哈,我攻入城后,城内地上的土恐怕不够我每个士兵抓一把。若不如此,愿神明重重惩罚我。”   特使去了,很快又回来,便哈达:“哈如此回亚兰王别穿上盔甲就夸口,打完仗卸下盔甲再夸口也不。”亚兰王听,将手中的酒杯在地上,勃然站起,走出大,命手下将士攻城。

将士早有准,整齐进斗位置。哈站在城上,早看到城下兵如出巢的群,密密麻麻,聚到城下,入攻城态势,等待便哈达出最后号令。

这时旭日初升,城下兵的粼粼战车闪烁人的金光。看得哈心惊胆,却又无可施。  忽然有人求哈并不得来人,那人自是耶和的先知,哈一惊,不知他此刻前来是否要借机咒自己,前几年被的几百名耶和的先知仇,心中不由慌

Related image

那先知却:“耶和如此,‘你看见这?今天我必将他交在你手里,这样你就知道我是耶和。’” 哈没有想到神居然派先知前来搭救,喜出望外,急忙:“来完成呢?” 

先知答道:“耶和华说,戍区属下的青年。” 哈又:“来做统领呢?”   先知答道:“你。”哈立刻召集完二百三十名青年,又将城内敢于斗的士兵召聚了共七千人。这时秋日高,正是晌午,便哈达和三十二个王在酒吃。忽有哨兵上报见有小股部出了撒城,正在前来。便哈达醉眼朦,下令道:“活捉他,不管他来意如何。”

手下命而去,便哈达继续与众王酒吃,忽然外人声沸,脚步声如同泄洪的河水,将篷震得瑟瑟抖。便哈达大惊失色,急忙跑出外,只自己的士兵各各面露惧色,慌不路,争相向北方跑去,人流些将便哈达撞倒。他急忙拉住一人询问情况,那人慌慌答道:“以色列人如同神兵,我一百人也一个,我前面的都被他们杀死了….”

来不及完,又赶逃命去了。  便哈达抵住醉意,试图稳住局面,却无奈大已去,兵如潮,只有护卫紧紧跟随。便哈达眼自己上要成前线,无可奈何,跳上背,狼逃回自己的首都大士革。

哈大,得了无数亚兰弃的匹,正要功,那先知又见亚哈,:“你要加强防,做好准,因明年春天亚兰王必卷土重来。”  第二年开春,便哈达果然卷土重来,次听了士的建,撤掉了三十二个王,上自己信,不再攻山城撒,而是绕过它向南,住靠近海的平原上城市弗。又鼓励将士们说:“以色列的神是山地之神,所以上次战胜了我次我在平原作,必无疑。”

Related image

亚兰人果然攻破了弗,哈虽然有所准,却为难要出兵到弗作。又有先知巴哈:“耶和华说,’亚兰人以我耶和是山神,不是平原的神,所以我必将他的人交在你手里,这样就知道我是耶和。’”

巴哈受到鼓舞,与亚兰阵对峙,无奈将少兵稀,如日出前寥寥晨星。便哈达却也不敢轻举,一与巴哈峙七天。第七日,两,以色列比上次凶猛,一天戮十万亚兰军

夜幕降,幸存的亚兰人如鼠群涌入弗城,将城得水泄不通,城居然被塌,死城下两万八千人。以色列人乘机入,果比白天更加赫。人遍和死尸,却找不到便哈达。突有几个亚兰人腰束麻布,索,从一房子出来,来见亚:“仆人便哈达求王开恩命啊!” 哈听了,开笑容,大声:“他活着?他是我的兄弟。”  周将士听了,不由都在原地。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