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合集…神怜哀王愈重疴

第52合集…神怜哀…

146.神怜哀王愈重疴   …

“当巴比伦的使者来见他,询问他有关这地发生的奇迹时,上帝就让希西迦自行处理,为要试验他,好知道他内心如何。” ( 代下‬ ‭32:31 )

被神怜悯经历的神迹,不是你夸口的谈资

吹拂着窗外的无花果新叶,地上斑影晃,如无声的舞会窗影。

希西家躺在寝的床上,双眼紧闭,花白的须发在几棉被下瑟瑟抖,如破旧的棉絮在曳。

述人撤兵了,希西家却一病不起,他后背了碗大的毒红肿发热,痛不可触。名医用尽法,却毫无好,病情反而日加重,至他卧床不起,如寒蝉等待最后的刻。  希西家对墙而卧,昏昏沉沉,醒,想到病情解,又想到父亲临终时望,便暗自流泪气。忽然内侍上,先知以赛亚

希西家无力身,只听到以赛亚然后停下的脚步。“先生前来,有何干?”希西家虚弱地道。  “耶和华说,‘你要交待后事,因你要死了,你的病不能康复。’”‭‭

希西家的后背抖了一下,却不再答,如同昏睡去。以赛亚静等片刻,深口气,身离开。希西家听到他走出寝,再也忍不住,泪如溪流,哽咽哭道:“耶和啊,你可得我如何忠心信的事奉你,如何尽力做你喜悦之事。”

希西家正用被角拭泪,内侍通赛亚再次求。他赶止住泪水,仍面对墙壁,尽量平着声音道:“先生何故快快回来?”

 “我刚刚走到中院,耶和话临到我,你如此,‘我已听你的祷告,看到你的泪水。我要医治你,三天后你就可以上耶和的殿。

我要使你的寿命增加十五年,我要从述王手中拯救你和城。我自己和我仆人大故,我要保护这城。’”  希西家扭,示意内侍扶他坐起,赛亚:“请问我此病如何痊愈?”  以赛亚对内侍长说:“拿一无花果饼贴在王的上,他自会痊愈。” 内侍立即快步离开,去拿无花果

希西家开侍从的胳膊,双手撑住床榻,横坐在塌上,面赛亚道:“先生有什么兆,可我知道耶和要医治我,好使我三天后可去圣殿敬拜祂呢?”  “耶和你一个兆明祂言出必行。你要日影前十度是后退十度呢?”

“日影前十度容易,日影后退十度吧。” 希西家示意侍从扶他下床,出门,来到院中,前上有日晷。  以赛亚站在王面前,向神祷告。

所有人的眼睛都着日晷。众目睽睽之下,眨眼之,日影后退十度,众人大惊。希西家了大笑,身回,等侍卫长给他在上无花果  以赛亚独自站在院中,轻叹一声,身离开。

述撤兵和希西家神奇痊愈的消息遍各地。那,古国巴比被北方近邻亚述欺多年,正在蓄力量山再起。巴比王听到希西家病愈,就派出使者前来慰

希西家巴比王如此看重自己,好不得意,于是盛情款待来使,洋洋洒洒讲论自己退兵和病愈的经历,并与其推心置腹,谈论两国邦交的重要。示自己的意,希西家带领使者参内收藏的各,并详细每个古玩的来去脉。使者一边啧啧称奇,一希西家治国有方。

几天去,来使辞别希西家,回巴比去了。希西家送使者重礼品,又众臣到城外相送。待使者走后,希西家踌躇志回到中。

西有埃及,有巴比,犹大凭着两个大国庇,从今再也不怕述的威了。  希西家刚刚进宫内,忽然以赛亚。希西家自毒好后,没有再到以赛亚,便叫人进宫。以赛亚怒容,质问希西家:“你送走的那些人来自哪里?来此何事?”  “哦,他来自巴比,与我商议结盟之事。”

 “你中看了些什么?”  “他看到了我中的一切。国里的所有我没有一看。”  以赛亚看定希西家,知道是最后一次劝诫他了:“你听着,万之耶和华说,‘有一天,你王中的一切,你祖先积攒在的一切,必一件不留地被到巴比。’”

希西家听了,先是一怔,又缓缓说道:“先生所言极是。

147.恶王悔改得神恕  …

做坏事之前,最好考的后果耶和华对:“如果你回心意,我就你重新事奉我。”‭‭ (耶 15:19 )

他回来了。  去锁链牵着,来却被人送回。他未曾想到会那离开,更未曾料到居然能回来。

马车穿了厚重的城门。他透过车窗向外看,街道和离开的石路石,泛着青色的天光。和离开唯一不同的,是街道两旁没有站当年默默目送他的百姓,反而是每隔不担当警的士兵。

青石上得得的蹄如夜晚绵长的梆子声。他回身体,重新靠坐在椅背上,上眼睛,眼微微抽搐,仿佛看到自己被述人的铁链牵着脖子,捆住手脚,鼻子被铁钩子勾住,如狗一条街道被拖出城外。

上的述士兵呵斥着围观的百姓,他低,恨不得到前面尾巴的下面遮羞。

的他不懂羞辱何会降到自己上。

他十二登基做王,是父希西家晚年的独苗,自小就被父母宠爱,因他是大王族血脉的唯一承人。父经历的耶和的神迹告他,又反复叮嘱他只可敬拜真神。他每次都像个小大人一,点住了。那他是全犹大的注目焦点和傲。

马车向上爬坡了,最高的王和圣殿露出了别致的廓,如久别后的朋友立在原,一言不等他走近。他揉揉眼睛,仿佛从梦中醒来,紧盯着越来越近的圣殿。那里的祭司,你听到我回来了,是哭是笑?城内的百姓,你若知道内坐的是我,是夹道迎我是要朝我吐口水?马车停在黎巴嫩门口,等候的众臣他入

他从下囚又坐回到王座上,俯两旁站立的旧臣,他都比他离开时苍老了多,却和当年一样诚恐。他内心却不似从前那暗自得意,反而涌上一股凄凉之情。敢于劝诫他的众臣都被自己死了,自从十二做王后,他从没任何反他的人客气,都是无赦。些活着的,都是因唯唯诺诺而幸存下来的。他在等他号施令。

 “才我在回来的路上,看到巴力的祭坛还都在各街角。去那里献祭的百姓和从前一?”  “王,献祭的百姓和从前差不多,化不大。”

答的官含糊其,好下面的对话留下余地。  “我命你几天内把城内所有巴力的祭舍拉的神像都统统。”  大臣困惑不解,因为这些祭是王当年设计并指建造的。

但他不敢多身下去布置任去了。迎宴会束后,王起身来到圣殿,站在殿门口,看内院。暮色茫,院内四角矗立着舍拉的石刻神像,如四个潜伏在里的女犯,眼神空洞,茫然望着四角的天空,只等他前来赴。他的心兀自急跳起来,想身逃离,双脚却又似被住。

些偶像是他当年派人立在那里的。此,何止一个祭司前来阻。

首的是满头的以赛亚先知,他大声  “拿西,你做的些可憎之事,比以前住在里的摩利人更重,不但使犹大祭拜偶像,陷入罪中,而且玷了圣殿。

上帝耶和如此,‘我必在耶路撒冷和犹大降下大灾,使听此事之人耳朵发鸣,我要像惩处以色列王哈一样惩处你,并洁耶路撒冷,就像人擦净盘子后倒扣来。我要撇弃祂残存的子民,把他给敌人,任其掠。’”

吹来,拿西打个冷,扶住门框。以赛亚的声音似乎在他耳,他却不能再看到他的容貌了。被公开辱后,他气急坏,手下把以赛亚拖到殿外,砍成数段,血流石板街道。何止以赛亚一人,其他死的众祭司也一起被公开砍死在一了。  圣殿里的班众祭司在远处冷冷地注拿西走入内院。

每个人都曾有友受到牵连,被他诛杀。他自己的儿子都死在欣嫩子谷了,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只是他他会死在述,却没想到他又回来了。他次会如何本加厉弥他离开后的失呢?

拿西走,登上圣殿石身回看,舍拉的神像在院子的角落仍默默注着他。陪候他的大祭司也默默无,等他发话

拿西站在殿上,越过东方低垂的浮云,回首在述的监狱神的苦苦哀求。他成了犹大国第一位被的国君,做了他的囚徒,他赛亚和其他被的祭司生出心的罪疚感,可是神的惩罚临到,一切不是都晚了?晚虽然晚了,他除了向神罪,会多看他一眼呢?即使神掩耳不听,他能向谁倾诉内心的痛悔?

可是神居然看了他的泪水,垂听了他的哭求。神居然感动亚述王以恩慈待他,又把他送解回了耶路撒冷,继续做王。拿西吁一口气,转头对身后的祭司长说:“圣殿荒蔽太久了。我先前做了得罪耶和的事。把些异教的偶像和祭打碎,搬出圣殿,再清洁圣殿吧,也把我先前坏的祭重新修复。”

拿西虽然得到了神的恕,他作的后果却留在犹大,至成了犹大亡国的种子。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