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经《雅歌》1-8章

查经《雅歌》1-8…

导论(一)
智慧与爱情都是天父赐给祂所造的人类的礼物。《箴言》教导生活上的智慧,做个有德行的人。《雅歌》教导世上男女相爱之道,享受美满婚姻幸福。

全书117节,是圣经中十分短但也为人十分爱读的一部诗歌集。书中没有宗教上的名词术语,也一字未提到神,是六十六卷正典中特色独具的一部,有“诗歌中的诗歌”之称。象其他收入“智慧文学”中的作品一样,本书的主旨也在教导,说一位牧羊女和她情有独钟的牧羊人之间的坚贞爱情故事,有焦急的期盼与等待,有相见的欢愉和暂别的苦思。后来有情人终成美眷,能一同唱出:“爱情,众水不能熄灭”,以及“爱情如死之坚强”的美丽诗歌,以示终生厮守,矢志不渝。全书也以此为高潮(8:6-7)。传统认为本书为所罗门所作或后人为他而作,以志他和牧羊女书拉密间的爱情。但此书的收入正典,当因读此故事可引领人赞美天父,感谢祂照自己的形象造人,赋以高尚道德情操,又给人完美的身体和伴侣,能两情相悦延续生命。阅读本书也能令人看见罪如何在今天玷污圣洁婚姻关系,觉悟到健康的社会生活应远离崇拜胴体、放纵情欲的恶行。

人在享受美丽爱情和圆满婚姻生活的时候,应该思想到基督对教会之爱,那种无瑕无疵、在地若天、永远坚立的天人关系,应是世间男女之爱的最佳榜样。
《雅歌》是圣经六十六卷书中很独特的一部,因为中心是讲男女间爱情的欢愉和相思的苦楚。全书很短,只有117节,却是最难解释,也最为人爱读的一本著作。二千年来,注释之作多不胜数,作者中不乏著名神学家与学者。内容看似简单,但在释经上所引起的困难也是空前之大。

一、本书书名

本书希伯来原文用书前的标题sir hassirim为书名,意思是“歌中之歌”,也就是最好且最美丽的歌。“sir”通常指口唱的欢悦歌曲,说明《雅歌》中的歌不但美丽,且富喜乐情怀。

中文称之为《雅歌》,可能因我国最古的优秀文学作品《诗经》中有乐歌《雅》,其中不少描写农家生活,男女爱情之作;思妇怀人,吉士求爱,桑间陌上,男女相与咏歌,与本书的葡萄园中、苹果树下男女相悦之咏唱极为相似。可惜当日译圣经诸人没有留下可资参考的材料,只能臆测,但相信虽不中亦不远矣。“雅”也有正的意思,说明虽为男女相悦之歌,但乃孔子所说的“思无邪”之作,乐而不淫,道情思而发乎自然。

二、本书作者及写作时代

希伯来文原著开头除了标明为“歌中的雅歌”,还有“所罗门的歌”字样,标明希伯来著名的国王所罗门为本书作者。以色列国在他的治下(主前971-931年)国势鼎盛,声望与财富如日中天。这位以智慧闻名于当时的国君,提倡艺文、建筑,不遗余力(代下3-4章)。所罗门的宫廷也以妃嫔众多出名,《王上》11:1-3说他有妃七百,都是公主;还有嫔三百。妻妾之中有埃及法老的女儿,所罗门曾特别为她建造宫殿。有的人甚至说《雅歌》中婚礼的颂歌(3:6-11)乃为庆祝他与法老女儿的婚礼而作。

不过希伯来文中“所罗门的歌”既可以解作所罗门所写的歌,也可是所罗门所收集或为他而写献给他的歌。依前面说过的生活背景和才智,所罗门能写这样一部作品毫不足为奇。若依书前标题,书中多次提到所罗门,而确定本书为所罗门所作,则成书期应在主前950年前后。书中用的古代文字与文法结构也可佐证此点。

但也有人指出书中同一节提到南北分裂后北国以色列的临时首都得撒(6:4),和南国犹大首都耶路撒冷,可证此书必写于以色列分裂之后北国未迁都撒玛利亚前(王上16:23-24);又有人发现书中有若干亚兰文,而亚兰文是犹太人被掳后才采用的文字,可见本书当写于更后,或为主前六或五世纪的作品。但作者提到得撒和耶路撒冷,很可能是用来描写这女子在他心目中的美丽(得撒以花木美丽著称),与政治地位无关,而亚兰文成为犹太人通用的文字虽在从巴比伦回归以后(主前六世纪),但早在主前九世纪已见于以色列的文献中,有的且可推溯到主前1900年代。

更有人因书中出现非以色列的外国产品名称,和一些波斯或希腊字,认为本书写于所罗门以后。但以所罗门在世时国际贸易的四通八达,后宫有来自各国的佳丽,舶来品和舶来字的入诗应属意料中事。

支持作者为所罗门的,指出书中提到不少动植物的名字,又有“法老车上套的骏马”(1:9),及称良人为“王”之句,而书中记载的地名遍及巴勒斯坦等,都和所罗门的历史背景符合(看王上4:21,33;10:29)。兼之书中所用文字与体裁极为一致,且有三大段均用同一诗句作结(2:7;3:5;8:4),有若诗歌中的副歌,可见全书极为连贯,出自同一作者手笔。

《雅歌》导论(二)

三、本书的解释
《雅歌》自成为圣经正典后,释经的意见,百家争鸣,极不一致。圣经学者对本书的性质看法不一,因而在解释方法上也有了不同,归纳下来有四种不同的主张:

1,寓意解释或灵意解释
“寓意”就是说经文含有比表面更深的意义,经文只是传达更深灵意的渠道。这种方法在主后一、二世纪已有两位亚历山大作家斐罗(主前20至主后50年)和俄利根(约主后185-254年)先后采用。

寓意解经认为《雅歌》中男女相悦的描写,为神与以色列民或基督和祂的教会关系的说明。寓意解经不重视经文中的事实或历史,但作解释时总会明说或暗示用的是寓意解经。

这种方法的好处是:(1)可以充分解释何以《雅歌》能列为正典;(2)与圣经中教会为基督新妇的比方符合。反对的理由有:(1)《雅歌》列为正典的理由很多,不一定因为它的寓意;(2)男女婚姻关系在《诗篇》和《箴言》等经卷中也曾用来当作教导;(3)《雅歌》的内容符合历史事实,不容否定;(4)若将神与以色列人或基督与教会信徒的关系作灵意解释,很难将本书内容的每一细节充分解说,而不流于玄妙或难以自圆其说的困窘。

2,预表解释
很多解经家认为“预表”与“寓意”解经并无分别,其实不然。寓意解释不重视甚至否定旧约经文中的历史或事实,认为经文字面之下含有更深的灵意;预表解经则承认旧约经文所记的事实或历史,但若发现与新约中的某些记述或教训明显呼应且符合时,便视旧约所记乃预告或预表这些事。

预表解释强调圣经的一贯性,新约为旧约的完成,不少解经家认为预表是解释《雅歌》的正确方法,故不赞同不重视历史事实的寓意解经。他们承认《雅歌》所记确为男女爱情关系,但所预表的乃基督(新郎)对教会(新妇)无限的爱,理由是:

(1)本书书前的标题既称之为“歌中之歌”,可见不是一本普通的情歌集,而有其属灵的意义;(2)所罗门乃基督的预表;(3)婚姻在圣经中也多次当作预表。不赞同的意见是:(1)新约中有的是旧约经文的直接引用,除了历史事迹之外,大部分的引用都是用以加强说理,或直接见证耶稣的生平。新约作者在圣灵的引导下,引用旧约经文见证基督,这种应用与解释自属正确。但不可以据此便说旧约所有经文都可作此解释,凡是新约未曾清楚指明有关系的经文,似无作此种解释的必要。

(2)解释《雅歌》的纯真爱情时,难免不涉及到神对世人或基督对教会之爱。但这种爱的关系也见于神的一切造物中。(3)新约未曾引用过《雅歌》在基督身上。

3,戏剧说

早在主后250年,俄利根已主张《雅歌》是用戏剧的形式写作的婚歌,到上个世纪,有的解经家重提旧事,认为本书是以所罗门与书拉密女的爱情故事写成的戏剧。有的甚至认为书中有三个主角,另一人为已和书拉密女订婚的牧羊人。这位村女坚守与牧羊人的纯真爱情,拒绝了王宫的引诱,回到情郎的怀抱。
不赞同此说的,认为戏剧在希伯来文学中并非普及的写作形式,书中对白与分场均不大分明,是一出无法上演的戏,兼且人物说话冗长,又缺乏剧情的发展,戏剧的解释殊难成立。

4,自然解释

自然解释也就是说照字面的意思作解释。依此解释,《雅歌》是一部诗歌集,讲一对年青情侣的感受、希望、相互的关怀、焦灼的等候和亲昵的时刻。从《创世记》所记人类的创造到《启示录》21章所记的羔羊的婚筵,圣经视男女间的爱情和结合为神的恩赐,并用以说明神与人的亲密关系。神照着祂的形象造男又造女,为了生养也为了相互扶持,彼此有伴,且可在身体和心灵上连合为一(创1:28;2:18,22-24)。爱情明显为神所赐予,也是祂所造的人的一部分。

《雅歌》歌唱爱情,在充满肉欲和邪情的世界中,要人看见纯洁而高尚的爱情的美好。

因此《雅歌》所描写的高洁和奇妙的真爱,可以领我们思想到基督对人类更伟大的爱,教导世上男女应在神所设立的婚姻中保持关系的圣洁,享受爱情的甜美。

四、本书的信息

历代圣经学者对《雅歌》的解释虽不一致,但传统都将本书列为智慧书,在《诗篇》和《箴言》中可以找到与《雅歌》相似的对爱情的描写。而《雅歌》所写爱情(至8:6-7而臻至境)可和《箴言》(8:1-9:12)所描写的智慧比美。智慧与爱情都是神的恩赐。人应存欢喜感谢的心来接受。当日神把夏娃领到亚当面前,给他为妻,作终身伴侣时,亚当应该也会在乐园里唱出象《雅歌》中的欢歌。本书用坦率而纯洁的言语赞美情侣间的倾慕和夫妇间的情爱。神赐人胴体之美,夫妻能享鱼水之欢,只要心灵纯洁、行为正当,与灵性生活不应有高低之分。《雅歌》描写爱情,刻划生动,毫不隐晦,但止于礼,不涉猥亵,为人间情爱树立榜样。保罗曾用婚姻关系喻基督对教会之爱(弗5章),世间夫妇的婚盟能臻此境界者不多,唯本书所描写的坚贞不变之爱庶乎近之。

智慧文学以教导为主旨。读本书应可引领我们赞美天父照祂的形象造人,赋人以高尚道德情操,又给我们完美的身体和伴侣,并能两情相悦,以延续人类生命。

《雅歌》第一章

1:1 “所罗门的歌”:“歌中的雅歌”。

1:2 “他”和“你”指的都是这女子情有独钟的那个男人(所罗门)。上半节有的译本作“愿他用他的吻使我陶醉”。“爱情”指男女相恋,互相倾慕、拥抱,以及夫妇之爱。“酒”是欢乐的象征,在希伯来人的庆典中占很重要的地位(参约2:1-11)。

1:3 “膏油”为加有香料的油(多用橄榄油)。本书用“香膏”描写爱情的迷人和吸引,有若陶醉在香膏沁心的芬芳中。“名”是人的代表,只要听到或说到情人的名字,空气中就仿佛满了膏油的香气。此处藉原文“名”与“膏”二字发音相同,增强诗的效果。“童女”指待字闺中的女子。这些女子也为她的情人所吸引。

1:4 “吸引”指爱情的力量,女子为这力量所吸引。有的译文作“愿你拉住我一道,让我们快快跑”,离开人群,去到内室。“王”指所罗门。“我们”指3节的“众童女”。“胜似称赞美酒”:爱情的甜美尤胜于酒(参2节)。

1:5 本节中的“我”都是女子自称。她牧羊野外,日头把皮肤晒得黝黑(6节),闪着健康的光泽。“基达”为以实玛利的次子。亚拉伯北部游牧民族乃其后裔;所用帐棚以黑山羊毛织成,在沙漠地带到处可见。“所罗门的幔子”当指所罗门宫殿中织工精美的羊毛毡。她钟情于王,连宫中的陈设也觉得分外可爱。

1:6-7 女子继续向众女伴说话,表示不知道皮肤黝黑会不会令她的情人不喜欢她。然后这位牧羊女转向情郎说话,想去他牧羊之地与他相晤,又怕被其他牧羊人误为下流女人。“葡萄园”可指种植葡萄的田园,葡萄可以酿酒,爱情如酒的陶醉,也可指女子的胴体(看2:14;8:12),能为所爱开花结实。在本书中,“葡萄园”、“园”等出现不下二十次,多具此双重意义(4:12;5:1等)。

“同母的弟兄”:本书未提到女子的父亲,可能已早逝,家庭由女子的兄弟作主。她日日为家庭工作,害怕因此耽误青春(“自己的葡萄园,却没有看守”)。“晌午”是牧羊人休息的时候。

“蒙着脸的人”指娼妓(看创38:14-15)。

1:8 从本节可知这女子是个牧羊女。她的女伴告诉她如何才可以找到她的情郎。

1:9-10 “法老车上套的骏马”:埃及战车用马拉车,女子美丽吸引人如雌马在雄马中受到注意。供法老套车用的马为马中上骏,喻女子气质不凡。骏马的坐鞍饰有珍珠、宝石,男子称赞女子的美貌因有装饰而更娇美。

1:12-14 王喜欢她并款待她,女子听到情人的赞赏,芳心窃喜。她用“哪哒”、“没药”和“凤仙花”三种芬芳的香料来说明她的快乐。“哪哒”为极贵重的香膏。“没药”为当时女性普遍采用的香膏,增加魅力。“凤仙花”为巴勒斯坦的一种灌木,花朵有浓香。

隐基底在死海西岸,多温泉,盛产葡萄,风景佳美。

1:15 她的情人曾将她的美丽高贵比喻为“骏马”(9节),现在又用“鸽子眼”来称赞她动人的明眸。

1:16-17 描写这对情侣在香柏树、松树的浓荫下,在美丽的花园里,享受爱情的甜蜜。

《雅歌》第2章

2:1 “沙仑”是迦密山旁的海滨平原,土地肥沃,多产玫瑰。艳丽芬芳。“百合花”洁白美而香,女子自喻她美而纯洁。但也可能是女子自谦的话:“我不过是沙仑的红花与白花,比比皆是,十分平凡”。

2:2-3 2节为男子的答话:“你若为百合花,也是一朵出众的百合花”。“百合花在荆棘内”、“苹果树在树林中”,独特超凡。一对佳偶互相欣赏。有情郎在身伴,爱得分外甜。

2:4 “旗”指王爱意的表露,象旗帜飘扬于空中,人人都看得见。

2:5 “葡萄干”、“苹果”隐喻爱人之间的亲昵。

2:7 这节经文在3:5和8:4再出现,从文法上难决定为二人中谁人所说,但从上下文可知为女子与情人亲昵后(6节)的自白,为第一首诗的尾声。“指着羚羊,或田野的母鹿”有以大自然的生物为爱情见证的意思。“等他自己情愿”是说情爱要顺乎自然,情愿才是真爱。

2:9 羚羊体态俊健,行走快速如风,以“羚羊”喻情郎的活力,以“小鹿”形容他的俊美。“观看”、“窥探”:描写他急迫的心情,想与所爱把晤,从这窗望到那窗。“墙壁”指女子家中的墙。

2:11-13 大地回春,雨季已逝,万物欣欣向荣,是爱情的季节。“斑鸠”为报时准确的候鸟,每逢三四月间,斑鸠的鸣声响遍巴勒斯坦原野。情郎促所爱一同往郊野踏青。“无花果”、“葡萄”都是平安福乐的表征。

2:14 面貌秀美,声音柔和;为自己所爱的人吸引,沉醉于爱情美景中。“鸽子”为对所爱的女子的昵称。良人用鸽子藏在“磐石穴中”来比喻所爱的仍在屋中,巴不得早点出来相见。

2:15 “葡萄园”喻女子自己。葡萄开花时最怕狐狸毁坏,女子情真爱切,谁也不能破坏。“开花”:情意正浓。

2:16 “良人属我,我也属他”:爱情专一、坚贞不移,彼此互属,如同一人。“在百合花中牧放”亦作“在百合花中吃草”。他的良人好象羚羊享受她的美丽。

2:17 一般人认为此处指傍晚来临,暮色笼罩,是回家的时候;但也有人认为是指凉风吹来,夜色已逝的破晓时分。有的译文作:“等到天破晓,夜影飞去的时候”。“比特山”意难确定,可作“有裂罅的山岭”,或寓分离的意思。“羚羊”和“小鹿”指她所爱的男子。

《雅歌》第3章

3:1-5 女人所做的关于王的第一个梦,第二个梦则被记录在5:2-7。畅游爱河的恋人们岂不常常做这种梦么?前者是在婚前所做的,担心是否不能再见到王了,若是分离了如何是好。后者则是在婚后所做的爱之梦,发展到了更加成熟的结合。

3:1 夜间躺卧在床上:将夫妻之爱体现得最为实际,最有气氛。但是,爱人却不再那里。寻找:信仰并非圣徒为填补空虚或不安的副产品,故要培养在凡事上寻找基督的习惯(赛55:6)。

3:2-3 游行……看见:栩栩如生地展现了四处寻找恋人的焦灼心情。寻找主的圣徒也当持有此番心境。

3:4 不容他走:催人泪下地描写了对所寻见恋人的全然依靠。指出了已得到主爱的圣徒所当坚守的态度。

3:6-11 这是婚礼车队。新妇上了新郎所派来的花轿,来到了新郎之家——耶路撒冷。婚礼车队具有以下特点:①艰险的道路,因为他要经过“旷野”(3:6)。“羔羊”基督的新妇,亦都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启7:14);②是遥远而充满危险的道路,因为会有“夜间的恐慌”(3:8)。新郎的家在远方,需要走夜路。“夜间的惊恐”,意味着紧追不舍地威胁二人之恋的仇敌之袭。实际上,世间有很多威胁纯真之爱的障碍。并且,与基督相恋的圣徒,要常常警戒“夜间的惊恐”,即撒但的攻击(太24:24;路22:31;彼前5:8);③但是,这车队是安全的,因为有善于争战的勇士在护卫着他们(3:7,8)。基督断不会失去自己的新妇(约17:12;罗8:35-39)。

3:6 薰:新妇的身份虽然无法与王相媲美,却也美丽动人。若与基督相比较,我们是何等卑贱!然而,教会岂不是基督圣洁的新妇吗?(彼前12:9;启21:2,9)为了装扮自己的新妇,基督甘心交出了自己(弗5:25-27)。

3:9-10 赞许了新郎的轿,讴歌了新郎卓越的品貌

《雅歌》第4章

4:1-15 有情人终成眷属,男子娶得如花美眷,女子有了如意郎君。本章的用词极其美丽,描绘爱情的浓馥与香甜。这一段为新郎赞美新妇的美丽,表达他如火般的热情。

4:1 “眼在帕子内”:新妇的面孔虽为面巾遮去大半,但眼睛露在外面,新郎为她的明眸所吸引。迦南地的山羊多为黑色,以此比喻新妇乌黑的头发。

4:2 形容她的牙齿整齐洁白、光泽可爱。

4:3 唇是朱红色,显得娇艳。“两太阳”:指两颊绽现红色,如熟透的石榴。

4:4 描述新妇的颈项秀美修长,气质高贵。

4:5 小鹿娇嫩柔顺,喻新妇“两乳”之美。

4:6此处隐喻新郎盼望二人一起共偕连理。“没药山”和“乳香冈”:描写新妇美丽的身体。似为鼓励新妇勿畏缩与他一同追寻快乐新天地。

4:8 亚玛拿、示尼珥、黑门山都是以色列北境的高峰。“狮子”与“豹子”言山势险巇。

4:9 “我妹子”:是当时男子对所爱者的昵称。

4:10 “香品”:是一种昂贵的舶来品,用于膏立王或大祭司的膏油中。

4:11 “嘴唇滴蜜”、“舌下有蜜有奶”,喻喁喁细语和双唇相接的甜蜜。

4:12 “关锁的园”、“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指新妇仍为处女贞洁自守,她的一切现为新郎所有。新妇心园深处专一,热爱新郎。

4:13-14 所描述的花果树木,大部分含有幽香,借以形容新妇美丽动人。

4:15 流动的泉水、清澈的井水,和山涧流下的活水,如雨露浇灌园中树木花卉,使之更加美丽。

4:16 新妇祝愿她的美丽,如香气迸发,无论清凉的“北风”或温暖的“南风”,都能吹送,吸引良人和她一起享受温馨的爱情。

《雅歌》第5章

5:1 描写初夜的欢娱,良人喻新妇为他的花园,以享受新妇的万般柔情为乐。他们的朋友齐声赞美。

5:2 这首歌描写二人间情感上的涟漪,夫妇生活中难免有小波折。但坚贞的爱情使新妇虽在睡梦中仍能因所爱者的声音而惊醒,但她娇嗔拒不开门;良人走后,内心后悔,四出找寻。

5:3-5 新妇为良人真情所感,决定让步,把门开启。新妇睡前所涂浓厚的香膏(“没药”),因启门滴于门闩的上边;也可指新妇为迎接良人而涂上的香膏。

5:6-8 新妇为良人开门,但他已走了,她到处寻找,被巡逻者打伤,但不灰心,且嘱咐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带信息给她的良人,因爱他而生了病。

5:9 众女子提出问题,新妇趁机描述她良人的俊美。

5:10 “白而且红”:面貌的俊美。

5:11 “至精的金子”:言其尊贵的气质。

5:12 眼睛闪亮如奶洗过。

5:13 巴勒斯坦的“百合花”,一般为红色。“香花畦”和“香草苔”喻肌肤之亲所得的欢愉。“滴下没药汁”指亲吻。

5:14 “金管”和“水苍玉”:言其良人稳重坚定。身体如“象牙”和“蓝宝石”,指良人的清秀高贵。

5:15 黎巴嫩山,终年积雪,香柏树丛生。此处比喻新郎的两腿,强壮有力,亦如香柏树的雄伟。

5:16 “口”:指良人的亲吻和甜言蜜语。

《雅歌》第6章

6:1-3 耶路撒冷众女子说要帮助新妇(1节)。但是,新妇已不需要他们的帮助,因为她已经知道新郎所在之处。

6:2 自己园中:具有双重意义。字面意思是指所罗门的一座花园,象征意义是指新妇本人(4:16;5:1)。

6:3 新妇再次告白了自己起初的爱(2:16)。

6:4-10 新郎也告白了起初的爱(4:1-9)。这表明新郎已完全饶恕了新娘。同时也保障了他们之间的爱情是稳固而安全的。主从来不曾拒绝过悔改的罪人。他使悔改的人重新得到起初的爱,应许他必保障将来的爱(太18:21,22;诗51:12)。

6:4 得撒:意指“美好”或“欢乐”。自王国分裂到暗利修建撒玛利亚城(B.C.879,王上14:1-20;16:8-26)之前的五十年间,得撒一直是北以色列的首都。得撒具备了当时规模最大的灌溉设施,以美丽的庭院著称。之所以将新妇的美丽比作得撒,是因为得撒作为王都是一个强有力的要寨。新妇的纯洁如同固若金汤的城池,是难以被人征服的。耶路撒冷……展开旌旗的军队:均在讴歌新妇不可被征服的纯洁。

6:5-7 山羊群,一群母羊,石榴:均是为比喻新妇的美丽而写的,使人联想到一幅巴勒斯坦牧歌般的田园风景画。

6:8-10 王后:在雅歌书中仅见于本文。但是,旧约的其它经卷一次都不曾将此词用在以色列或犹大的王妃身上(斯1:9;2:17;王上10:1;代下9:1;但5:10)。妃嫔:指妾。在古代以色列,妾虽然排在结发之妻的后面,却起到了妻子的作用,能够得着实际的保护与权力(士20:3-5)。童女:是尚未结婚的女子(1:3)。在8节,身份是由高到低,即从“王后”、“妃嫔”到“童女”;而数字则是从小到大,即从“六十”、“八十”到“无数”。这是为了双重强调9节所要介绍的新妇的卓越性与独一性。

6:11-12 是新妇的独白。新妇看到心爱的人竟然甘心接纳自己而大大感动。

6:11 核桃园:是王宫的后院,经常摆设筵席(斯1:5;7:7)。新郎正在这里(6:2)。下入:为了寻找新郎而下到园中,因为新郎已饶恕了她,且请求她恢复起初的爱。

6:12 亦被译为“你使我坐在尊长的车中,我为此心神荡漾”。新郎款待了怀着罪责感与担心而来寻找他的新妇。他以昔日的情歌(6:4-10)迎接了她,且在众目睽睽之下,使她上了自己的车。新妇积极的悔悟与新郎无条件的饶恕、款待,克服了爱情的冲突。而神对罪人的款待则可谓是举世无双(路15:19-24)。

6:13 新郎的朋友想要一睹新妇的舞姿(6:13),新郎也不露痕迹地夸赞新妇的舞技,劝新妇一展风采(6:14)。之后,新郎赞美新妇跳舞时的风姿(7:1-5)。

6:13 书拉密女:是“所罗门”一名的阴性形式,指新妇。“回来”,亦被译作“跳舞吧”。因此,这一要求可有以下两种译法:①“新妇呀,回到爱情之园吧”;②“新妇呀,开始起舞吧”。若与14节相联系起来,②更为贴切。使我们得观看你:新郎朋友的请求。

6:14 玛哈念跳舞的呢:是一种附有玛哈念地名的圆舞曲,暗示新妇的技之高超。观看:流露了新郎欲向众人夸赞新妇舞姿的心情。神也想夸圣徒( 俄1:8),圣徒则要以基督为夸口(诗34:2;加6:14;腓3:3),牧者则想赞美自己的羊群(林后1:14;帖前2:19)。清明节写这封信给你,是要提醒你,传福音抢救灵魂才是最重要!神已预备大好的将来要给你周围的人,我很清楚,因为这是他说的。他说,他为你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你绝对想像不到你的将来有多美好。他说,他为你预备的未来是如此美好,要是你真的了解,就不会介意现在的苦楚,因为你的苦楚与将来要显于你的荣耀相比,根本微不足道(参罗马书8:18)。也就是说,不管你如何看你现在的生命,所看见的都是非常渺小的。

    虽然神应许要给你一个充满希望和祝福的未来,可是那样的未来并不会自动出现。有些事是你要做的,其中一件,就是为它祷告(参耶利米书29:11-13),另一件则是顺服神。不过,你不用担心,只要求告他,这两件事他都会帮你。圣灵是神印记的保证,他会帮助你完成该做的事,也会实现他对你的应许(参以弗所书1:13-14)。只要记住,你每次的祷告和顺服都是在为你的将来投资。

要记住,”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弗 3:20)他要给你的,是比你能想像的还多。”但愿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将诸般的喜乐、平安充满你们的心,使你们借着圣灵的能力大有盼望。”(罗 15:13)只要你继续把焦点放在神身上,他就要带你进入他为你预备的将来。在这同时,他也要保守你,让你有完全的平安。

《雅歌》第7章

7:1-9 新郎讴歌了跳舞的新妇魅力四射的风采。有些人或许看到雅歌书多次详细描绘了新妇的身体或动作,就以为雅歌书就像那些外邦的淫秽书藉,或现代煽情的低俗艺术一样。但是,这些描述的前提是最为纯洁的爱情,而且希伯来人认为外表与内心是一致的,这些均可以说是对新娘人品的誉词。如此看来,本文所吐露的是健康的喜乐,与那些低俗艺术品大相径庭。

7:1 不同于以往关于两位新人的诗歌(4:1-5;5:10-16;6:4-10),此词是从脚开始赞美,这就更加强调了本诗歌的动感。脚:既指脚本身,也指脚所踩的拍子。圆润:也具有“转动”之意(5:6;耶31:19)。

7:2-3 肚脐:希伯来语的“肚脐”,有时意指女性的阴部。不缺……酒: 没有缺乏。周围有百合花:为了庆祝丰收,而用百合花装饰了麦堆。这句话与3节,均高度赞美了新妇的生产能力。

7:4 高高耸立的象牙台或涟漪的水池等,具有坚固而贞洁的可信度。本节赞美了新妇的生产能力。

7:5 紫黑色:美丽的头发随着摆动的舞姿而跳跃着,展现了新妇的女性魅力。王的心……系住了:这一戏剧性描述,表示王已完全被迷住。

7:7 棕树……果子:棕树和葡萄树是在巴勒斯坦结果最丰盛的树木。各自比喻了新妇的身量与乳房,夸赞了新妇旺盛的生产能力。

7:8-9 对新妇进行客观描述之后,讴歌了两人合而为一的甜美爱情。圣徒与基督的相交也会带来馨香、丰饶与欢乐。

7:9 为我的良人……流入睡觉人的嘴中:这是新妇之歌,因为新妇总以“我的良人”来称呼新郎(2:8,16等)。

7:9 如今,新妇邀请新郎(2:10-14)。战胜冲突之后,新妇的爱渐趋成熟。

7:10 本书三次论到与此类似的告白(2:16;6:3)。恋慕:此词仅出现于此处与创3:16;4:7,意味着人的强烈欲望。

7:11-13 突出了新妇成熟的爱情:①盼望二人单独相处(11节);②升华为积极给予的爱(12,13节)。

7:11 村庄:是希伯来语,意指“村庄”或“凤仙花”(4:13)。从12,13节的上文下理来看,译作“凤仙花”要比“村庄”更帖切。因此,本节是指“你我可以往田间去,在凤仙花丛中住宿”。单独相处的时间会使爱情越发成熟。圣徒当定一个不受任何干扰的地方,单独与主相遇。我们对 主的爱,与祷告时间成正比(太14:23;路6:12;9:28)。

7:12 给你:新妇的爱情从消极的爱(4:16),成熟到积极的爱。爱情是给予和接受,但成熟的爱情更注重给予。我们是藉着接受主的爱而得到“救恩”,藉着为主摆上我们的爱来得着“赏赐”。

7:13 风茄:亦被称为“爱情的苹果”(love-apple),长久以来被认为可以快乐性生活。圣经共出现四次,即创30:14-16的三次与本节。放香:爱情已很浓烈。为你:和美的夫妻总会为对方作好最合宜的准备(箴31:10-31)。圣徒当为主预备随时传讲的话语(提后4:2),忠心的教会工人也会为羊群预备可喂养的话语(太24:45;路12:42)。不向神隐瞒任何事情

《雅歌》第8章

8:1 女子情意浓烈,巴不得能象与自己的兄弟般,在公开的场合也可向所爱的表达爱慕之情,不遭非议。

8:2 “香酒”:令人陶醉的液汁。

8:4 重复2:7;3:5的话,略有删减,结束第五首诗。

8:5 “靠着良人”:依偎在一起挽臂同行,令人羡煞。“旷野”:未开发但若予灌溉可成良田的土地;当时城市多建在山上,耶路撒冷尤其如此,故说“上来”。“苹果树”:亦作杏树;2:3与7:8均有提到,可能因苹果香甜,借喻爱情的滋味。“叫醒你”:激动爱情。“那里”指出生的地方。

8:6-7 一般视此二节为本书的高潮,也揭示全书的主旨,赞美爱情的力量坚强无比,水火难摧,世上财富不能交换。
“心上”指情爱。“臂上”指能力。女子希望良人把她放在心上如文书加上了图章,爱她永不改变;又象带在臂上的烙印,永不磨灭。“阴间残忍”:阴间不会交出死人,正如有真爱情的不会放弃所爱的人。“众水”、“大水”:虽倾海洋之水不能将爱焰熄灭;大水的狂澜也冲不去永恒的爱。

8:8-9 许多解经家认为8:7为本书正文的结束,以后数节既难确定说话的人,又难决定女子究为一人抑二人,所以视之为增补。但一般均同意8-9节说话的为女子的兄弟;以后数节则为男女间的对话,喁喁细语结束全书。
这二节当为追述女子年幼的旧事。少女情窦初开,家中兄长身为幼妹的监护人,有权代决婚嫁;故决定保护幼妹,直到适婚年龄。

8:10 女子说她现在已经成长且成熟。“得平安的人”亦作“幸福的泉源”,女子能给她所爱的快乐和幸福。“平安”也有“完全”的意思,女子在良人眼中有6:9所说的“完全”。

8:11-12 “巴力哈们”的位置不详。“哈们”有财富丰富之意。

Tong, Peter
3 COMMENTS
  • 01 查经资料网站 – 圣经书院

    […] 22. 【释经:雅歌】【杳经:雅歌】 […]

  • Day46 读经 雅歌 5~8 以赛亚书1~11章 – 圣经书院

    […] 寻【释经:雅歌】【杳经:雅歌】【释经:以赛亚书】【杳经:以赛亚书】 […]

  • 22.雅歌⬅️⬅️(含中英文祷读, 释经、查经) – 圣经书院

    […] 【杳经:雅歌】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