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中的政治家

圣经中的政治家

  

在圣经中没有一个成功的政治家不是敬畏神的人。他们的成功与他们个人对神的认识与信赖息息相关。并且他们能以对当代的人作出可以永垂千古的贡献,主要原因是他们把自己完全顺服在神手中,成为神借着他们彰显祂的权柄的器皿,如此而已!

  圣所注重的是神的权柄如何在人通行,不是那些不理会神的旨意的人如何随意行使他的权柄。所以主耶门徒祷告“…愿你的国降,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神的旨意在天上当然通行无阻,主耶要有那心愿:愿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行在天上那毫无阻。实际上那是神国降临时才完全实现的。那正是圣所要明的神的权柄(政治)

  旧中的政治家,在反叛神的人治世代中,虽不能(也不是神的候)把他的世代扭转过来,向神;却在他的世代中,完成了神透们对当代敌挡神的政权行使了神的政权。在神从永到永画中,完成了他所肩的那部份使命

  瑟是多人喜引述的旧政治家。圣样记述他的政治选记的是神所启示他有关法老所做的梦的解。出他有埃及的士和博士所没有的属天智慧(四一:837)。并且他一生政治上的成功,关就是在于行神所教他如何理埃及的七个丰年与七个荒年的方法。那完全凭神的启示,不是凭人的构想所能成功的

  摩西可算是以色列人的国父,其受人的敬重远胜历代君王。什么是摩西的政治是他如何运用他在埃及所学的一切学问吗﹖同胞抱不平而打死了一个埃及人的勇敢吗﹖他逃到米甸野是筹画革命吗﹖按圣所得的回答是:他是基督受凌辱,是想望要得神的赏赐(参来一一:26)。他在埃及所行的神迹,不是人民的力量,乃是神大能。他以色列人过红海,不是顺应以色列人的民意,乃是顺应神的指引。在四十年的野行程中,他屡次受以色列人的埋怨,甚至要用石打死他,他不是凭政治手段付他,而是靠神的同在,出祂的权柄。所以摩西的政治就是神以色列人的政治。摩西的权柄,就是神借着他向以色列人行使的权柄

  大是旧最成功的政治家。他一生每一政治上的成都与神有关。他的争就是神的争,他的仇就是神的仇,他的子民就是神的子民,他的宝座就是神的宝座。所以先知用他的王权代表神的王权。在他去世几百年之后,先知以西结还说“…我的仆人大必作他的王,直到永三七:24-25)他既死了,怎么能作王到永远﹖因圣以他的王权代表基督的王权

  所门王是最有学的政治家,不论动,植物学,文学,哲学(王上四:32-34)都超常人。但他的成功都因他求得从神而来的智慧(王上三:10-15

  但以理是唯一曾在几个不同的外邦王朝中作宰相的政治家。留心圣如何述他一生的大事:他信仰的故拒受巴比王所供的王膳。他和几位少年朋友同心祷告求神指示如何解尼布甲尼撒王所作的梦,是他踏上政治高位的主要步。他伯沙撒王解释墙上的字而殊荣。他大胆抗拒王命,照常祷告而被扔入子坑,却安然无恙他的每一件大事,都离不开他的信仰生活。明他的七十年政治的生活,全是以神中心的生活

  至于士师时代的士师们以色列人立国立王的撒母耳,任何有成就的旧政治家,他所有的成就是神的旨意权柄透通行无阻。若拿开了他因神的指引而有的成就,他就都成毫无政治才的人。其一如多别的圣徒,都是把自己完全在神的手中,听从神的旨意而生活行事,所不同的是别的圣徒是在别的位上蒙神使用,他却在政治性的位上蒙神使用。倘若我故意撇开他个人神的关系,而单单的政治成就,作教会当参与政治的鼓励,就免有取巧的强解圣之嫌

  我不是在此成或反信徒参加政治活,那完全是个人的问题;而是反在要参与政治活动时,毫无必要地曲解圣

  所有主的基督徒与神的仆人,都当起来阻遏那种用圣又妄称神的名之气,不容许这气在教会中滋的途径就是:基督徒用心地有系地研

  什么圣中的政治家于旧,而不于新记载在旧约时用了以色列个民族(或国家)作一个例

  1. 世人无法建立理想的国度,更遑建立一个和平的世界。若那些受神特别教民,尚且在坏的人性中日堕落而终趋败亡,何况别的国家

  2. 在普世叛离神,敌挡神的国度中,神仍然在不可中掌权,并且透过历代忠心信靠祂的信徒彰祂的权能,按照祂的旨意和候,逐步成就祂的救赎计

  在旧以色列人的史中,政治与信仰根本不可分。所以他的政治家就是神的好管家

  但在新,神不是用某一特定的国家或民族,而是用教会--一个集合了各国各族,不分阶级男女的属灵体向世人作见证

  教会所要向世人明的不是那一国,那一族更好,或某种主某种制度更好,而是明不什么主,制度,什么种族国家,在坏的人性的掌权下,都必然日趋败坏。人可以得民心争取人的拥护时暂时得很有心,很民主,很,一旦自己的地位固了,那暂时遏制住的坏人性就会从掩的外表中露出真面目。所以世界所需要的不是多不同种类的假孔相的替代着出,而是需要具有真正善良生命的人

  圣经说的争斗殴,是从哪里来的呢?不是从你百体中斗之私欲来的么(雅:1

  人与人之的争斗是因内在的私欲而起的,主或制度不是主要问题。政治的制度或主就像刀,刀虽有好或坏,但最重要的是使用刀的人是好人或坏人。教会的使命不是极地去参与用刀好是用好的争,而是极地把生命之道送多在坏的罪性中争斗坐高位用刀的人

  我们传扬生命之道(徒五:20),只可以倚靠圣灵的大能,神的同在;不能借助政治的权或社会上的高位。因只有生命之主能人新生命,只有圣灵的更新,能使人在基督里成新造的人。今世的权势财能使人暂时或表面的接受改良,无法自内心的真信仰。虽然使人内在的生命更新的工作做,使人外表改头换面的工作易做,但基督的门徒不是作代的化妆师,走遍海洋地,把更多内心黑暗的人,粉成光明的天使,那果不会增加教会的平安,只会增加教会或社会的不安

  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弗五:16)。什么要惜光阴为现今邪力更嚣张了,可以传扬之福音的日无多了。教会当赶快向世人传扬生命之道,赶快教神的儿女作天国的精兵。愿神的政治通行神的子民中,像通行在天上那我按照主的教祷告:愿你的国降,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