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中的政治家与社会责任

圣经中的政治家与社…

  在圣中没有一个成功的政治家不是敬畏神的人。他的成功与他个人神的认识与信息息相关。并且他能以当代的人作出可以永垂千古的献,主要原因是他把自己完全服在神手中,成神借着他祂的权柄的器皿,如此而已

  圣所注重的是神的权柄如何在人通行,不是那些不理会神的旨意的人如何随意行使他的权柄。所以主耶门徒祷告“…愿你的国降,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神的旨意在天上当然通行无阻,主耶要有那心愿:愿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行在天上那毫无阻。实际上那是神国降临时才完全实现的。那正是圣所要明的神的权柄(政治)

  旧中的政治家,在反叛神的人治世代中,虽不能(也不是神的候)把他的世代扭转过来,向神;却在他的世代中,完成了神透们对当代敌挡神的政权行使了神的政权。在神从永到永画中,完成了他所肩的那部份使命

  瑟是多人喜引述的旧政治家。圣样记述他的政治选记的是神所启示他有关法老所做的梦的解。出他有埃及的士和博士所没有的属天智慧(四一:837)。并且他一生政治上的成功,关就是在于行神所教他如何理埃及的七个丰年与七个荒年的方法。那完全凭神的启示,不是凭人的构想所能成功的

  摩西可算是以色列人的国父,其受人的敬重远胜历代君王。什么是摩西的政治是他如何运用他在埃及所学的一切学问吗﹖同胞抱不平而打死了一个埃及人的勇敢吗﹖他逃到米甸野是筹画革命吗﹖按圣所得的回答是:他是基督受凌辱,是想望要得神的赏赐(参来一一:26)。他在埃及所行的神迹,不是人民的力量,乃是神大能。他以色列人过红海,不是顺应以色列人的民意,乃是顺应神的指引。在四十年的野行程中,他屡次受以色列人的埋怨,甚至要用石打死他,他不是凭政治手段付他,而是靠神的同在,出祂的权柄。所以摩西的政治就是神以色列人的政治。摩西的权柄,就是神借着他向以色列人行使的权柄

  大是旧最成功的政治家。他一生每一政治上的成都与神有关。他的争就是神的争,他的仇就是神的仇,他的子民就是神的子民,他的宝座就是神的宝座。所以先知用他的王权代表神的王权。在他去世几百年之后,先知以西结还说“…我的仆人大必作他的王,直到永三七:24-25)他既死了,怎么能作王到永远﹖因圣以他的王权代表基督的王权

  所门王是最有学的政治家,不论动,植物学,文学,哲学(王上四:32-34)都超常人。但他的成功都因他求得从神而来的智慧(王上三:10-15

  但以理是唯一曾在几个不同的外邦王朝中作宰相的政治家。留心圣如何述他一生的大事:他信仰的故拒受巴比王所供的王膳。他和几位少年朋友同心祷告求神指示如何解尼布甲尼撒王所作的梦,是他踏上政治高位的主要步。他伯沙撒王解释墙上的字而殊荣。他大胆抗拒王命,照常祷告而被扔入子坑,却安然无恙他的每一件大事,都离不开他的信仰生活。明他的七十年政治的生活,全是以神中心的生活

  至于士师时代的士师们以色列人立国立王的撒母耳,任何有成就的旧政治家,他所有的成就是神的旨意权柄透通行无阻。若拿开了他因神的指引而有的成就,他就都成毫无政治才的人。其一如多别的圣徒,都是把自己完全在神的手中,听从神的旨意而生活行事,所不同的是别的圣徒是在别的位上蒙神使用,他却在政治性的位上蒙神使用。倘若我故意撇开他个人神的关系,而单单的政治成就,作教会当参与政治的鼓励,就免有取巧的强解圣之嫌

  我不是在此成或反信徒参加政治活,那完全是个人的问题;而是反在要参与政治活动时,毫无必要地曲解圣

  所有主的基督徒与神的仆人,都当起来阻遏那种用圣又妄称神的名之气,不容许这气在教会中滋的途径就是:基督徒用心地有系地研

  什么圣中的政治家于旧,而不于新记载在旧约时用了以色列个民族(或国家)作一个例

  1. 世人无法建立理想的国度,更遑建立一个和平的世界。若那些受神特别教民,尚且在坏的人性中日堕落而终趋败亡,何况别的国家

  2. 在普世叛离神,敌挡神的国度中,神仍然在不可中掌权,并且透过历代忠心信靠祂的信徒彰祂的权能,按照祂的旨意和候,逐步成就祂的救赎计

  在旧以色列人的史中,政治与信仰根本不可分。所以他的政治家就是神的好管家

  但在新,神不是用某一特定的国家或民族,而是用教会--一个集合了各国各族,不分阶级男女的属灵体向世人作见证

  教会所要向世人明的不是那一国,那一族更好,或某种主某种制度更好,而是明不什么主,制度,什么种族国家,在坏的人性的掌权下,都必然日趋败坏。人可以得民心争取人的拥护时暂时得很有心,很民主,很,一旦自己的地位固了,那暂时遏制住的坏人性就会从掩的外表中露出真面目。所以世界所需要的不是多不同种类的假孔相的替代着出,而是需要具有真正善良生命的人

  圣经说的争斗殴,是从哪里来的呢?不是从你百体中斗之私欲来的么(雅:1

  人与人之的争斗是因内在的私欲而起的,主或制度不是主要问题。政治的制度或主就像刀,刀虽有好或坏,但最重要的是使用刀的人是好人或坏人。教会的使命不是极地去参与用刀好是用好的争,而是极地把生命之道送多在坏的罪性中争斗坐高位用刀的人

  我们传扬生命之道(徒五:20),只可以倚靠圣灵的大能,神的同在;不能借助政治的权或社会上的高位。因只有生命之主能人新生命,只有圣灵的更新,能使人在基督里成新造的人。今世的权势财能使人暂时或表面的接受改良,无法自内心的真信仰。虽然使人内在的生命更新的工作做,使人外表改头换面的工作易做,但基督的门徒不是作代的化妆师,走遍海洋地,把更多内心黑暗的人,粉成光明的天使,那果不会增加教会的平安,只会增加教会或社会的不安

  “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弗五:16)。为什么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邪恶的势力更嚣张了,可以传扬救赎之福音的时日无多了。教会应当赶快向世人传扬生命之道,赶快教导神的儿女们作天国的精兵。愿神的“政治”通行神的子民中,像通行在天上那样。让我按照主的教导祷告:“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阿们。

“从圣角度看政治及社会任” (13: 1-7)

要尊重、服从那些有权柄之人。 

  1. 束 & 任(v.1 & 2) 保在第一节说“……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罗马政府不是民主制度,撒( 皇帝)占据治地位。皇帝尼禄,迫害基督徒,将他进狮子坑。那些邪治者是 神所指派的?保罗这是什么意思? 保并不是,每一个政府或袖是神所喜悦的(approved by God),他也不是 些袖可以所欲,而无需承担后果。神将判所有的罪。保,神允一些人管 其他人 – 是人类社会建立的方式。 没有人能够凌于法律之上。保罗说“人人”(everyone)需要服掌权者。犹太人被 视为一个麻的群体。革老皇帝曾将犹太人逐出罗马(徒18: 2)。保提醒犹太及外 邦信徒,他须顺服于世俗掌权者。没有人能够凌于法律之上,即使你是掌权者。民主 制度的一个好就是可以将坏的政客及政党“踢出”国会。 需要服法律,不然我会承担后果(v.2)。
  • 正如,我们驾车超速,会得到罚单
  • 善称 & 对恶惩罚(v.3-5) “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的惧怕。”(v.3)那些行善之人不需要惧怕 掌权者,只有那些行之人需要惧怕。 罗马政府治下的法治帮助保更好地传扬福音。法治来和平,给贸来益,鼓 励经济展,如同今日的社会。

在第 3、4 描述那些掌权者“神的仆人”。他可以利用其影响力和权威,们带来益。正如林肯(Abraham Lincoln)所:“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

“刀” 不是用来镇压者或支撑一个邪的政权,而是用来奖赏行善的,惩罚的。

第 5 ,我需要服掌权者,不是仅仅避免刑,因着是正确的行是关 乎良心的问题于好的、正的、有任的政者,人们顺服起来没有问题。但如果掌权 者不是按着神的律法所领导,我当怎么做?如果掌权者腐、行,我当怎么做? 旧中但以理的朋友面对这样问题。他一个抉,向金像下拜、或被扔火窑 中。他怎么做?3: 16-18。

 彼得与其他使徒没有服禁止谈论的命令,他掌权者:从神,不从人, 是当的!”(徒5: 29)在新西,我极少会因将神放在首位而遭受身体方面的迫害, 但我会面信仰的力。

需要平衡两个原

  • 政掌权者 &

(2) 从神,不从人。保诉罗马 官腓力斯:“我自己勉励,神、人,常存无愧的良心。” (徒24: 16)如果我 没有成好的公民,或没有诚实按照制度行事,我就不算是把神放在生活中的首位。

3. 税 & 恭敬(v.6 & 7) 所有的公民都有任,包括税(v.6)。没有税收,政府就不能市民提供各。 向罗马政府交税,在耶代是一个很敏感的政治问题。看看耶出的叙述,撒 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路20:25)罗说“凡人所当得的,就他;当 得粮的,粮;当得税的,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v.7) 逃避交税,包括 GST,是不诚实的,是反法律的行。 邪领导人、腐的官会使国家破。一旦走上贿赂、腐的道路,没有一家公司 可以期蓬勃展。是坏的、错误的商。 惧怕、恭敬他不是们赞同他的价值观或他的行方式。学生需要尊敬老, 工人需要尊敬他的上司。不会同他,但我需要尊重他,而不是的 生活得困。 基督徒在社会中要作光作,我需要有影响力,成任心的公民。其中的一项责 任(特权)就是投票。 2 | P a g e 们为那些政掌权者祷告。求神兴起尊荣祂、按着正、真理政的们为那些遭受残酷独裁者或腐迫害的国家祷告。像国歌中所的那祷告, “上帝保新西”。 13: 

1-7 1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服他。因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

2 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 

3 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你只要行善, 就可得他的称

4 因他是神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你若作,却当惧怕。因他不是空空的佩。他是 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那作的。

5 所以你须顺服,不但是因,也是因良心。

6 你们纳粮,也为这故。因他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事。

7 凡人所当得的,就他。当得粮的,粮。当得税的,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 当恭敬的,恭敬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