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科学与圣经

第二节 科学与圣经

第二节 科学与圣经

看这一切,谁不知道是耶和华的手作成的呢?”
  

自然与圣经两大著作既出于同一之主的手笔,则其所显示的自不得不互相符合。它们用不同的方法,不同的言语来证明同一伟大的真理。科学的发明,日新月异;但从它研究所得的一切,若真正地为人了解,就没有一样是与神圣的启示相冲突的。大自然与《圣经》是彼此互相解释的。它们将上帝借以工作的若干规律教导我们,使我们得以认识他。

  

虽然如此,但那从观察自然界事实而得的种种错误推论,却使人以为科学与启示是互相冲突的;为求恢复协调起见,就有人对《圣经》作种种的解释,这些解释足以中伤并损毁上帝圣言的力量。摩西所写创造的记录,如按字句解释,人们以为是与地质学有冲突的。他们宣称地球从浑沌的境况中进化,须费数百万年的时间;为使《圣经》适应这种所谓科学的发现,人们就假定创造的时日乃是渺茫无定的长时期,包括成千成万或数百万年的光阴。

  

这种结论完全是不需要的。《圣经》的记载原是与它自身并与自然的教训相符的。论到第一日的创造工作,《圣经》记载说:“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创1:5) 对于最初六天的创造工作,实际上都有同样的记载。《圣经》说这些日子的每一天,都是有晚上,有早晨,与自那时以后的其他各日子并无二致。论到那创造之工的本身,神圣的见证说:“因为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33:9) 欲使地球自浑沌而进化,这在那位能如此创造无数诸世界的主,需用多长的时候呢?我们是否必须破坏他的圣言,才能解释他的作为呢?

  

地上发现的遗骸,固然证明从前曾有较比现在更为巨大的人,兽,与植物的存在。然而这些遗骸竟被认为在摩西所记时间以前,早已有植物与动物存在的证明了。但关于这些事,《圣经》的历史已有充分的解释。洪水以前,植物与动物的发长,远超过以后所有的情况。在洪水的时候,地面破裂了,各方都有显著的改变,到了地壳重新整顿的时候,就留下了许多的凭据,证明以前生存的生命。在洪水时被埋在地下的许多广大森林,以后就变成了煤,形成了广袤的煤区,并产生大量的石油,供给我们今日的舒适与便利。这些事一经说明之后,就成了许多见证,默然无声地在证明《圣经》的真实了。

  

还有一种与地球进化之理论相似的说法,就是说人创造大工的杰作的进化过程是由单细胞,软体动物,而后四足动物逐渐变化而成的。

  

我们若想到人所有的研究机会;他的生命是何等的短促;他活动的范围是何等的有限;他的眼光是何等的窄狭;他所得的结论,特别是有关所谓在《圣经》史实以前各事的结论,错误是何等的多,何等的大;所谓科学的推断,是如何地常受改正或被摒弃;对于地球的发展所假定的时期,是如何地动辄增减,相差至数百万年之多;而且科学家所提出的理论,又是如何地彼此互相冲突,想到这一切,难道我们为了要追溯人类从单细胞,软体动物,和人猿而进化的世系,就同意弃绝《圣经》那重要简赅的说明:“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吗?(创1:27) 难道我们要否认那较比各王宫中所珍藏的任何家谱更光荣的家谱的记录–“是亚当的儿子,亚当是上帝的儿子”吗?(路3:38)

  

科学的发现和生活的经验,只要有了正确的了解,就都与《圣经》的见证相符,一同证明上帝继续不断地在自然界之间运行。

  尼希米记载利未人所唱的诗歌说:“祢,惟独祢,是耶和华。你造了天和天上的天,并天上的万象,地和地上的万物,海和海中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祢所保存的。”(尼9:6)

论到地球,《圣经》说那创造之工是早已完成了的。“造物之工,从创世以来已经完成了。”(来4:3) 但是上帝的能力仍在维持着他所创造的事物。脉搏的跳动,呼吸的连续,并非因为机构的一经拨动,就本其固有的能力而继续运动。每一次的呼吸,每一次的心跳,都是见证上帝的眷顾;我们的生命、动作,存留都在乎他。从最渺小的昆虫以致于人,每一活物无不日常依靠他天意的眷顾。

  “这都仰望祢……
   祢给他们,他们便拾起来;
   祢张手,他们饱得美食。
   祢掩面,他们便惊惶;
    祢收回他们的气,他们就死亡归于尘土。
   祢发出祢的灵,他们便受造;
    祢使地面更换为新。”(诗104:27-30)
  “上帝将北极铺在空中,
   将大地悬在虚空;
    将水包在密云中,
   云却不破裂。……
   在水面的周围划出界限,
  直到光明黑暗的交界。”
  “天的柱子因他的斥责震动惊奇。
   他以能力搅动大海,……
   借他的灵使天有装饰;
    他的手刺杀快蛇。
   看哪,这不过是上帝工作的些微;
    我们所听于他的是何等细微的声音!
   他大能的雷声谁能明透呢?”
                       (伯26:7-10,11-14)

  “他乘旋风和暴风而来,
   云彩为他脚下的尘土。”(鸿1:3)

 

这种运行在一切自然界中维持万物的大能力,并非像某些科学家所称的,仅是一种弥漫万有的原质,一种激动的能力。上帝是个灵;然而他也是有形体的,因为人乃是照他的形象而造的。就形体而言,上帝已在他儿子的身上显示了自己。耶稣虽是天父荣耀所发的光辉,也“是上帝本体的真像,”(来1:3) 然而他在地上的时候却成为人的样式。他到世上来,是一位有形体的救主。他升到天上,仍是一位有形体的救主。他在天庭中为人代求,也是一位有形体的救主。他在上帝的宝座前为我们服务,乃是“一位像人子”的主。(但7:13)

  

使徒保罗受了圣灵的感动,宣称基督是那位“万有都是靠他造的,……都是借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是靠他而立。”(西1:16-17)那在太空支持诸世界,在上帝的宇宙间使万有按着定序工作不倦的手,也就是那为我们的缘故而被钉十字架的手。

上帝的伟大乃是我们所不能测度的。“耶和华的宝座在天上;”(诗11:4) 然而借着他的灵,他便无所不在。他很熟悉而且也亲自关怀他手所造的一切。

   “谁像耶和华我们的上帝呢?他坐在至高之处,
    自己谦卑,观看天上地下的事。”(诗113:5-6)
   “我往哪里去,躲避祢的灵?
    我往哪里逃,躲避祢的面;
    我若升到天上,祢在那里;
    我若在阴间下榻,祢也在那里。
    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
    飞到海极居住,
    就是在那里,祢的手必引导我,
    祢的右手也必扶持我。”(诗139:7-10)
   “我坐下,我起来,祢都晓得,

   祢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
   我行路,我躺卧,祢都细察,
   祢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
   祢在我前后环绕我,
   按手在我身上。
   这样的知识奇妙,是我不能测的;
   至高,是我不能及的。”(诗139:2-6)

  

那奇妙的因果律与供应律,都是那位创造万物之主所制定的。那在物质界规定使每一培植的愿望应得满足的,也是他。那创造人类,使之具有求知求爱的能力的,也是他。他自己根本不愿使人的需要不得满足。人类在与罪恶,忧患,痛苦奋斗的今世生活中,所有的需要与渴望,绝非空洞的原理,与人无直接关系的原质或抽象的观念,所能满足的。单是相信律法和权势,或是相信那些毫无怜悯及从不听人呼救的事物,仍无足为力。我们需要知道那支持我们的大能膀臂,也需要认识一位怜悯我们的无穷之友。我们需要紧握那只温暖的手,信赖那满有仁慈的心。上帝已在他的圣言中显明他自己乃是这样的一位主。

  

凡深切研究自然界一切奥秘的人,就必充分地觉察他自己的无知及软弱。他必觉察还有许多的高度及深度是他所不能达到的,也有许多的秘密是他所不能窥破的,更有许多真理的园地摆在他的面前,是他所未曾进入的。他必如牛顿一般承认说:“我觉得自己似乎是一个小孩子在海滨找寻石子与贝壳,而那摆在我面前的,却是一大片尚未发现的真理的汪洋。”

 

那富有研究的科学家不得不承认有一种无穷的能力,在自然界之间运行。但在人类无助的理智看来,自然界的教训只是自相矛盾与使人失望的。惟有借着启示,才能正确地解释它的真义。“我们因着信就知道。”(来11:3)

  

“起初上帝。”(创1:1) 人的心智在迫切追究的时候,也如同那只鸽子飞到方舟内才得安息一般,惟有在这一句话上才能得到安息。上下四周都充满着无穷之爱,使万有都成全那“所羡慕的良善。”(帖后1:11)

  

“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罗1:20) 惟有借着那位神圣教师的帮助,才能明白受造之物所作的见证。“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上帝的灵,也没有人知道上帝的事。”(林前2:11) 

  

“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约16:13) 惟有借着那在太初“运行在水面上”的灵;并借着“万物是借着他造的”道,以及那“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的真光,才能正确地解释科学所作的见证。惟有借着他们的指导,才能明了科学最深的真理。

  

我们在研究他的一切作为时,只有靠着一位无所不知之主的指导,才能思想他的意念像他所想的一样。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