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区块链只与互联网+金融有关?

4a.区块链只与互…

DAO有漏洞,被攻击,其上大量的以太币很可能被偷(likely will be)。之后经前往技术社区详细了解,问题是出在从DAO上赎回的智能合约的代码漏洞,造成黑客可以从DAO上盗取不属于自己的以太币。这样的消息不但造成了DAO币本身的大跌,就连以太币也受到牵连在一个小时内跌幅近20%,紧接而起的还有各种谣言,比如以太坊网络已经停止出块,等等

当然,币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社区里的热心人士和技术大神也都在想办法尽快解决此问题。由于区块链及其上的智能合同是一旦开始将无法被任何人干涉和停止的,所以,不同于传统的中心化应用程序提交个补丁就能修复漏洞,DAO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dapp),即便发现有漏洞,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持续运行下去,直到gas耗尽,程序才能停止,然后修改代码,再次部署,重启后才算修复成功。

在这之前真的没有办法吗?就眼睁睁的看着小偷作案,利用既定的规则漏洞偷走大量财富,大家、所有人却无能为力?非也,人定胜天,社区成员达成共识,决定将以太坊进行分叉,利用以太币从DAO赎回后的冻结期拖延盗窃者的提现步伐,再通过更新以太坊协议,将所有此期间DAO相关的交易做无效处理,以保全DAO上的资产价值。此举算是暂时控制住了局面,挽救了目前为止世界上最大的众筹项目DAO,让其暂时避免了失败。

但后续还要做的,还有很多,未来区块链技术仍然面临着诸多关于发展的深层次问题,特别是,这样的挽救做法并不是一个尊重去中心化精神的好办法,而是一次技术向价值和财富的妥协,各个圈子都在围绕这个话题谈论着什么,对于这起发生在不到两个小时内的事件,也引发了我作为一个法律人的深刻反思。

人们最早只注意到比特币的经济价值,后来才慢慢发现其中的核心技术区块链可以承载和传导信用价值,于是有人开始基于比特币区块链开发存在性证明应用(公证、土地和房产登记、身份证明,等),还有人更进一步,复活了尼克·萨博的“智能合同”概念,试图基于区块链创建陌生人之间可互相信任的、无法被人为篡改和操控的、可由网络协议自动执行的“代码合同”。

“计算器”只是一个app,而要在以太坊网络上发行类似比特币那样的数字货币,最少的三行代码就可以搞定,技术不再是门槛,信任才是真正的门槛。

时间渐渐过去,Vitalik Buterin设想的以太坊早已发布了若干版本,进入了平稳且迅猛发展的阶段,大家开始逐渐认识到区块链的力量,最早极力反对比特币的金融机构此次成为了推动区块链技术发展的领航者,国际上,巴莱克、汇丰等银行金融机构发起了R3联盟,平安保险作为中国企业也加入了该联盟,在国内,ChinaLedger和BankLedger相继成立,以研究和推广区块链技术为目标的学术机构“万向区块链实验室”成立并活跃着,IBM、微软等传统科技巨头纷纷投入重兵入局,这将又是一个技术英雄辈出的时代,就如群星灿烂的80年代,人们都把区块链比喻为30年前的因特网,还非常不完备,却让人对其未来无限憧憬。

与此同时,国家力量也不可小觑,美联储召集全球90家央行在总部举行区块链会议,徘徊在脱离欧盟边缘的英国在考虑是否用比特币代替英镑,加拿大央行宣布开发基于区块链的法币发行,瑞典等国则在测试用区块链登记土地产权,当然,我们中国央行周小川行长也在1月初宣布要发行我们的“数字货币”……

回过头来聊以太坊,当它在2016年发布了HomeStead版本后,其上的经济激励承载物——以太币,短短几个月,价格翻了几十倍。春夏之交,一个由Slock.it主导开发的项目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实际上就是以太坊区块链上的一段代码,进行众筹,在一个月时间内筹到了约合市值3亿美元的以太币。传统经济界人士纷纷表示不可思议,但随后,大家便开始在大大小小的场合不提区块链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了。

绝大多数人是抱着对财富的梦想参加众筹的,也一定有一部分人则是“code is law”的坚定信徒,想要做科技民主的首批尝试者。DAO项目的白皮书展现了其非常丰富的内涵,筹到钱只是它的第一步,它的本质是要打造一个区块链上的、无法被人为干预的、由技术直接实现民主的经营组织,参加众筹获得DAO币的以太坊账户将会拥有投票等权利,从而类似于传统公司的股东,通过透明的代码、不受外界干预的投票等行使权利的方式,决策该组织的经营。

DAO在6月初推出了投票功能。很明显,DAO不是一个常规的公司企业,它的发起、经营、纠纷解决统统处于传统法律无法表达的时空。

就在几天前,社区里流出了一篇《暂时停止DAO的呼吁》,文中主要从制度设计的角度指出了DAO可能存在的一些规则漏洞,当然,也是技术过于晦、制度设计总是在探尚未生的事物离大家的直感受有点,并没有一心只追求富的大多数人有所警,直到个周五的下午,那个DAO回以太的技漏洞被别有用心之人抓住,价猛烈下跌,人才意DAO离完美的技民主有很的崎之路要走

一些法律人应该关注的与区块链相关的几个方面的问题,而今又过了两年,这份需要法律人关注的区块链相关事物的清单概括如下:

1、广大法律人当了解密货币的基,否将来生的案件,你根本不知道当事人在什么。一个不了解基的法律人,可能会块链不是不可更改的?怎么交易所能跑路?如此类的低级问题,可能会犯在封扣押了当事人的包私财产依然被当事人移了的低级错误,那些景就像是未婚法官理婚姻家庭案件一滑稽可笑

2、司法定机构块链有所研究,建立区块链证范。通常的科普材料里面,都会指出区块链是一种不可更改的全网分布式总账,但是,如果你了解区块链的原理,就不会如此以偏概全了,区块链的安全实际上是基于密学算法的一种概率安全,非称密算法并非从公钥绝对推不出私,而是在有限的时间、投入有限的成本,不得去么做,“51%也是一种概率的表达,而并非绝对的安全与不安全的界限,限于篇幅,在此不再展开,里只是想,区块链上的存在性明(Proof of Existence虽然可以自成体系,甚至可以号称传统的公,但是,至少目前,如果有人把某些具有据价的信息放在区块链中(比如签订的合同文本的哈希),在遇到纠纷时些信息并不能自帮人解决问题,而只能是作一种据呈现给法院,由法官来裁断,那么此些在区块链中的信息是否真,有没有可能是当事人利用了某种技漏洞造了一个假的区块链信息,或者条区块链本身的安全性存疑,些需要定机构有一套考周全的准,只有这样,区块链上的信息才能真正成据,而不会成为误导法官的利器”。

3、律群体当挪出一部分精力去关注智能合同。今天的律所是提供白黑字的法律条文服,未来的律所将会也提供关于技的服些代就是承智能合同的表达。甲乙二人,互不认识,相隔万里,但他以太坊区块链建立了一个买卖合同,就像在的淘宝网一方付款,款项冻结发货到确方收款,不同的是,在是由淘宝网体公司作第三方在当中承当信用中介,而在区块链上的智能合同,区块链将充当信用中介,真正的不再有第三方的介入,所以在里,将不再需要(脆弱的)信任和权威。那么,此要做什么呢?律需要核一下个由以太坊solidity写的智能合同的代,是否符合国家法律的定,是否对买卖双方都公平,是否救途径完……等等,人法律言是另一套言体系,这样趋势在将来会越来越明,随着区块链的成熟,越来越多的企业为了追求在经营中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增强安全性,将会全方位的用区块链,如此,智能合同的核将会成一个新的行

“这些投资DAO的人中,很多都是盲目的,就像创业入股瞎签合同不过脑子,到了公司财务出问题的时候就傻眼了。而且这个DAO合约更残酷,一旦部署,就一直自动运行,就算发现了漏洞也无法停止,没有任何余地,过去人们是看不懂纸质合约吃亏,现在是看不懂数字合约吃亏,所以将来肯定会出现专业智能合同撰写人,这是新行业、新机遇。”新时代的律师群体,这里预示着,未来的律师事务所会更像是一家互联网公司……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