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应该关心政治

基督徒应该关心政治

【政教分立】的基本原则

政治既有理念的成分也有利益的成分,宗教应该和利益政治分离,但不应该和理念政治分离,所以是【分立】不是【分离】,前者包含了宗教自由,後者限制宗教自由!

有的政客周末去教会时他们的立场是反对堕胎和同性婚姻的,但一离开教堂又是完全相反的态度,还美其名曰【政教分离】,这其实是人格分裂,这样的伪君子还不少。

其实美国的三权分立等一系列政治原则就来自於基督信仰对人性恶的深刻认识,所以政教【分离】是不可能的,假设一个人的政治理念必须和他的信仰没有关系,或者假设美国最初不是一群虔诚基督徒建立的国家都是极其愚蠢的。而且美国的宪法根本就没有【政教分离】一说,只是说政府不可以干涉宗教自由,也就是说宗教可以『干涉』政治,而政治不可以干涉宗教自由。只要宗教本身没有强迫性,【政教分离】是不应该的,【政教分立】是合情合理的。

但是很多伊斯兰国家的政教合一却是我们应该坚决反对的,它们的问题不是宗教干涉了政治,而是被宗教控制的政治干涉了宗教自由,他们往往把伊斯兰教定为国教,其它宗教遭受打压甚至禁止。它们用国家机器,把伊斯兰教的利益强加於别的宗教之上,而且这是伊斯兰教教义所鼓励的,所以在这些国家里是否能实现真正的【政教分立】是非常可疑的,坚持伊斯兰教的信仰和遵守【政教分立】的原则有根本的矛盾。

宗教自由不只是传教的自由,也保括批评某宗教的自由,比如在美国你可以批评基督教而不需要担心受到政治迫害,但在沙特或伊朗等很多伊斯兰教国家批评伊斯兰教本身就是死罪。

美国现时的左派们往往有著非常扭曲的世界观,虽然基督教和【政教分立】没有任何矛盾,他们却利用宪法里不存在的『政治正确』的【政教分离】打压基督教,但对与【政教分立】基本对立的伊斯兰教却百般包庇、纵容,这其中还有很多『基督徒』政客,他们在毁坏美国立国的根本。

目前美国公立学校坚持的【政教分离】其实是对宗教自由的侵犯,因为无神论者可以把自己的孩子送公立学校毫无问题,但基督徒想让自己的孩子接受有基督信仰的基础教育却苹能自己花钱把孩子送私立的教会学校,成本至少高一倍以上。这个教育成本的不对称就是对宗教自由的打压,解决的办法应该是要麽允许公立学校开宗教方面的选修课,要麽教育经费跟著学生走,学生家长送孩子去教会学校那麽对应该学生的教育经费也应该去到这个学校。

为何在以基督信仰立国、基督徒占大多数的美国,基督徒反倒受到歧视?因为敌基督势力故意混淆概念,把保护宗教自由的【政教分立】演绎成了限制宗教自由的【政教分离】,而很多基督徒随波逐流、背叛了自己的信仰!

美国是自由世界最後的堡垒,基督信仰是美国最後的堡垒。

这些不屑一顾的言论往往带有虔诚的外衣,暗示参与政治,本质上就是被玷污的,占据着一个不适合那些严肃对待福音的人的舞台。对于那些充斥着电视广告、电话、竞选邮件和整体政治负面情绪所淹没的人来说,这可能是一个诱人的立场。然而,这不是一个相信圣经,热爱福音的基督徒能够或应该接受与圣经相称的立场。

福音的信息是,借着信靠上帝的恩典,罪人可以与上帝和好(弗2:7-8)。个信息改了个人,使他们过着虔的生活,接受圣(太28:19-20)的教,基督徒到万民中分享福音好消息,并造就门徒与训练

“要将他极丰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里向我所施的恩慈,后来的世代看。你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上帝所的; 2:7-8

“所以,你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施洗 。凡我所吩咐你的,都教遵守,我就常与你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 28:19-20。

福音是一个整全的信息,生活的各个域都具有影响,包括基督徒如何参与政治程。以下是基督徒应该关心政治的四个原因:

 1. 基督教的世界涉及生活的所有

常有人反基督徒参与政治,即除了明确的道和圣之外,任何事情都会分散教会的使命。然而,神的国度有限的理解,与圣中的例子相反。

基督教的世界提供了对现实的全面理解。它涉及生活的所有域方方面面,包括参与政治。事上,《圣的是公民的政府,并提供了忠参与的例子。 

在《旧》中,瑟和但以理在民政部门任发挥着影响力,促了各自国家的繁荣。

在《新》中,耶从事整体事工,关心照的精神和身体需求。喂养饥饿与治愈疾病是传扬福音和做盐调和的外在工作和延伸。

罗还导这种方法:“所以,有了机会就当向众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当这样”(加拉太6:10)。并且:“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里造成的,要叫我行善,就是上帝所预备叫我行的。”(以弗所2:10)。

由于政府的合法和重要作用,从事“好工作”包括参与政治程。政府做出的决定,以及我与人的方式具有重大影响。基督教的世界观应包括一种政治神学,承生活的每个域都必包括在基督徒的“好作品”中,尤其是政治,是一个具有重大现实生活影响的域。

 2. 政治是不可避免的

“寄居者和流亡者”(彼前2:11),基督徒很容易采取一种思方式,即世俗的治体系与播福音的任无关要。但是,如果政治无关要,请询问地下教会的牧试图进入封国家的宣教士。宗教自由,照和签证不是不必要的奢侈品,这对福音和教的牧教士而言,通常至关重要的。

亲爱的弟兄啊,你是客旅,是寄居的。我要禁戒肉体的私欲;私欲是与灵魂争的。”彼前 2:11。

关于一点,奥古斯丁的《上帝之城》(City of God)提供了指。信徒是“上帝之城”的子民,然而在永恒的一面,我也属于“人类之城”的公民,因此必是两个城市(以下称双重城市)的好公民。圣中的例子明,如何利用地上城市的成身份来大天上的触角。保罗对他的罗马公民身份的求(使徒行16:37,22:25)就是种榜

“保:「我罗马人,并没有定罪,他就在众人面前打了我,又把我下在里,在要私下出去是不行的。叫他自己来出去吧!」16:37

用皮条捆上,保罗对站着的百夫长说:「人是罗马人,又没有定罪,你就鞭打他,有个例?」”徒22:25。

在美国,参与双重城市的工作具有更大的意,因法》的开篇最开的三个单词就是“我合众国人民”(“We the people”)。在美国,最国家的主权是予人民的。詹姆斯·麦迪James Madison)解释说“人民的首肯”是“所有合法权威的粹原始泉源”。个事使控制其政治前途的美国公民无法回避政治。

由于政治基督教的道,宣教和福音都具有现实,因此基督徒利用其当的权力,倡有助于人类繁荣的法律和政策来参与政治程。

 3. 我需要

当在律法中的宗教权威受到“耶稣对:你要尽心、尽性、尽意 – 你的上帝。”(太22:37)。他“其次也相仿,就是要人如己。”(太22:39)。

基督的追随者被召和服侍他舍(太28:19-20,上)。当被“的,耶了撒人的比(路10:25-37),指出无种族,背景,社会地位或职业如何,都应该舍的

“有一个律法起来探耶:「夫子!我做什么才可以承受永生?」 耶稣对:「律法上写的是什么?你念的是怎呢?」 他回答:「你要尽心、尽性、尽力、尽意—你的上帝;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 耶稣说:「你回答的是;你这样行,就必得 永 生。」 那人要明自己有理,就稣说:「是我的舍呢?」 耶回答:「有一个人从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强盗手中。他剥去他的衣裳,把他打个半死,就下他走了。偶然有一个祭司从条路下来,看他就从那边过去了。 又有一个利未人来到地方,看他,也照从那边过去了。惟有一个 撒人行路来到那里,看他就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处,包裹好了,扶他上自己的牲口,到店里去照他。第二天拿出二钱银子来,交店主,:『你且照他;此外所用的,我回来必你。』 你想,三个人哪一个是落在强盗手中的舍呢?」 他:「是怜他的。」耶稣说:「你去照行吧。」” 路 10:25-37

实际上,政治是基督徒向舍展示心的最重要域之一。事上,基督徒如何声称自己关心他人,而不参与最深刻影响基本权利和自由的舞台呢?照顾饥饿,口渴,赤身裸体,生病和孤独的人很重要,的信徒也同重要。耶稣说“你既做在我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40)。

“王要回答:『我在告些事你既做在我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福音 25:40。

履行圣的使命去爱邻舍和关心“最卑微的人”应该是每个信徒的首要任。同,采取筹的方法至关重要。对邻居充满爱心包括在无家可的收容所中做志愿者,以及推影响鼓励人类繁荣的法律。良好的政府和法律是社会繁荣和自由中不可忽的因素。

例如,大多数北朝人的经济利益被腐的政治力量所束,而在国,公民有自由和鼓励繁荣的制度。朝人民物资匮乏,不需要食物,需要改善医院的施。他需要好的政治袖和承人权的政策。在极权国家中倡导这些改爱护迫地区的人民与国是至关重要。

遵守《圣》的重要原包括求保未出生儿的法律,加强婚姻和家庭,倡群体并为经济繁荣提供机会的法律。政治是实现巨大革的一种手段,必热爱邻舍的基督徒参与。

 4. 政府遏制邪,促良善 

政府从上帝那里得促良善和克制邪的权力。13:1-7)明确定了一任。在其他地方,保罗恳求基督徒们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代祷,使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地度日。(提前2:1-2)。保明白基督徒参与政府的必要性。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服他,因没有权柄不是出于上帝的。凡掌权的都是上帝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上帝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因他是上帝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你若作,却当惧怕,因他不是空空地佩;他是上帝的用人,是伸冤的,刑那作的。所以,你须顺服,不但是因,也是因良心。你们纳粮,也为这故;因他是上帝的差役,常常特管事。凡人所当得的,就他。当得粮的,粮;当得税的,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 13:1-7。

“我你,第一要万人求、祷告、代求、祝 君王和一切在位的, 也如此 ,使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地度日。”提前 2:1-2

政府在地球上神的国度中发挥作用。良好的政府鼓励一种有利于人民和平生活的境,而坏的政府长动荡和不定。由于犯罪,合法的政府机构有在整个史上都被非法使用。但是,仍然有无数的例子表明,基督徒重视发挥自己的影响力能回政府以促良善和遏制邪

在美国,三分之二的奴主者是基督教牧20世60年代,基督教牧师马·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帮助领导了反种族隔离和歧的民权运

29:7“我所使你到的那城,你那城求平安,那城祷告耶和;因那城得平安,你也随着得平安。”在到巴比伦时,先知耶利米承世俗政府在上帝以色列的划中起到合法的作用。今天,仍然是事,良好的政府促进扫字,推公正的法律,提供宗教自由并允教会道和宣教。良好的政府可以作为传播福音和促人类繁荣的渠道。

公共事务上,见证了基督教为道德和伦理问题贡献了超凡的价值观。基督徒的后退带来了道德上的真空,易使政府超越上帝指定的权限。政治影响政府,塑造社会并影响文化。由于《圣经》所教导的内容及其对我们文化的影响的必然性,基督徒必须关心政治!

  1. 我们负有公民的责任作为千禧年一代,我可以告诉你,在我们这一代人以及今天正在成长中的年轻人,对公民责任(公民身份)的理解几乎已完全被社会责任的概念所取代。贫穷、战争和不平等等重大问题应当被关注,但不应损害我们有责任为我们的上帝、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同胞服务。我们表达公民身份的方式之一就是参与公共事务。作为解决办法的一部分,我们可以而且应该参与政治。我们还应该包括在公立学校的青年项目中做志愿者,在监狱或拘留所中带领圣经学习,指导青少年和年轻人,为社区中贫困有需要的家庭提供食物,以及其他需要的物质与帮助。
  2. 我们可以帮助建立精神健康的社区作为政治学和宗教学的学生,我倾向于将自己的学术精力集中在国内和国际的政治领域。我在学习过程中学到的一个大道理是,几乎所有问题,无论它们看起来有多大,都只能在地方一级得到有效地解决。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了过去几年来我们国家所面临的问题,但无论是政府腐败、种族冲突、堕胎还是其他任何事情,答案都不是自上而下的解决方案。我们需要的是充满活力的信徒社区,他们一起努力工作,成为耶稣的手足肢体,在当地社区中热爱与实践耶稣的教导。
    也许过去几年最好的例子之一,是我们弟兄姊妹在查尔斯顿的以马内利非裔卫理公会教堂(Mother Emanuel African 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的反应。当极端主义的抗议者团体进来,并试图破坏局势稳定之后,耶稣的恩典在逝者的家人和朋友的痛苦中闪耀,并一度震撼了整个国家。
    注释:震惊世人的种族仇恨枪击案发生于2015年6月17日晚间,凶手为自称白人至上主义者的21岁男子狄伦·鲁夫(Dylann Roof),他在查尔斯顿市区“以马内利非裔卫理公会教堂”大开杀戒,向教堂内正在举行祈祷会的人们开枪,最终导致包括该教堂牧师兼南卡州议员的平克尼(Rev. Clementa C. Pinckney)等9人遇难。主任牧师及8名会友被枪杀后第一个主日,戈夫牧师带领大家流泪高唱赞美诗“许多人猜测我们也许会暴动,不,请打消这样的念头,教会大门将继续向所有人敞开。”遇难牧师的孙女告诉记者“如果我的祖父活着,他会希望我们饶恕凶手,去关心其他遇难者的家人。”“我们不是心怀仇恨的教会,我们是充满饶恕的教会”。


  3. 我们的社区和国家需要代祷简而言之,代祷是代表他人祈祷的行为。代祷本身是一项公共活动。纵观《圣经》,我们看到先知和使徒为上帝家中的人代祷。《圣经》还告诉我们为我们的执政领袖祷告:总统,国会,州长,州代表,市长,市和县议员都需要我们为他们祷告,因为他们做出的决定会影响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社区也需要我们积极祷告,去反对堕胎和成人娱乐业等邪恶行为。在《圣经》旧约中,上帝应许说:“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历代志下‬ ‭7:14) 

  4. 我们的社区和国家需要我们成为守望者在古代,当用大墙筑起防御工事的城市保护时,男人们将被指定为守望者。他们整夜整夜在城墙上巡逻,看是否有危险迹象。如果其中一个人看到威胁正在逼近,他们就会发出警报,召集这座城市进行准备并采取行动。在我们的后现代社会中,许多人没有意识到我们的选择和行动所带来的危险或后果。作为基督徒,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成为社区和家庭周围黑暗中的光明。当我们看到危险临近时,他们需要我们发出警报,以便我们的社区能够做好准备并采取相应的行动。这是帕尔梅托之家(Palmetto Family)的核心任务。
  5. 我们的社区需要有人为弱势发声在福音书中,耶稣引用先知以赛亚的话说,上帝将祂分别为圣,传好消息给卑微的人 ,医治伤心的人,让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得自由。当我们努力在自己的生活、家庭、邻里社区、城镇和城市中更像耶稣时,我们需要做耶稣的圣工与服侍,为那些未能发出声音的人说话:未出生的人、囚犯、寡妇、孤儿和穷人。
    在我们国家似乎日益分裂的时代,我们因信仰基督而拥有的合一变得从未如此重要,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这份合一的心。随着黑暗加重,灯必须发出更明亮的光。这是基督的光芒照耀着每个人,照亮社区,照亮城市,最后与其他在我们周围,积极致力于实现耶稣使命信徒们的光辉交融,向外传播。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