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型项目:部分历史案例的经验教训

丝绸之路型项目:部…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项目。如果成功,它可以为中国和 他的邻国带来巨大的利益。 为实现这种可能,中国和接受国都必须克服无数制度性挑战。本文将借助各种历史经 验,探究这些挑战的性质。之所以这样做,不是为了表明历史将会重演,或暗示项目将精 确复制选定案例的条件,而是为了思考历史告诉我们的有关过去类似努力的可能性和潜在 风险 。

第一部分介了中地区的易潜能重受限于薄弱的基础设施和孱弱的社会体制。

第二部分借用 19 世英国参与美国展的案例表明,如果以适当的政策,国际资助的基 础设目可以极大地推受捐助国的增展。

第三部分表明,靠出和修建基 施是不够的:接受国的先权,响的力量,以及伴随可维护和管 理基础设施使用的国内政策。第四部分指出,尽管目受政府领导,但它重依 润导向企经济合作。经验,在类倡中,私人和公共激励通常会生 冲突。因此,政府避免企陷入昂的灾性政治和经济纠葛中,一点非常重

的需求

国家乏的基础设重限制了经济展,尤其是易的展29。地区大 多数基础设施都是前苏联时期修建的,并且是一个体体系,而不是按足具体国家需求设计的。(国危机组织,2011 年)。苏联解体后,一些中国家宣布对这些基础设施的 一部分独所有权,以此作宣布独立的一种方法(Odum 和 Johnson)。后苏联时期 的政权几乎没有对这旧的基础设行修理或更。在塔吉克斯坦,种情况尤其 重,致当地居民每天只能得不到 12 小力供(国危机组织,2011 年)。 些基础设施缺陷表明,中国的投可以各国改善艰难经济环境注入强劲动力。然 而,靠改善后的基础设施是不可能将它融入国际经济的。中国向基础设施提供正确的 维护和管理也非常重要。

的区域易受制于低效的章制度或权力租和腐。在世界布的《告》中,中各国跨国界易指的平均评级排在第 127 位 30。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 《全球促进贸告》也重点强了整个中地区极低的海关管理水平(世界经济论坛, 2014 年)。 中国的丝绸之路划没有忽略问题。中国经济规划的首机构——国家展和改 革委会宣称,旨在推一步协调统章制度,鼓励被投国更加“开 放”。但同该计划也强了国家主权的重要性,中国愿意与有政权合作。种双重 承将中国经济规划者置于一种退两的困境,因各国的阶级将从特权和 租中得巨大的利益,从而破坏易开放和更具争性的市。尽管中将从中国基础设 施投得巨大利益,但除非中国政治不干涉的政策行必要整,否“一一路 倡”不太可能取得成功。

一个成功的案例:19 世的美国和英国 在 19 世程中,美国是一个杰出的榜,它明了互补贸易政策和基础设施 投动经济的方式。1846 年随着《谷物法》的除,英国取消了关税,从而美国出口农产品提供了巨大机会。而十九世 70 年代,技术进步和基础设施投(英国助) 著降低了运成本,为经济发来了外机遇(Findlay 和 O’Rourke,2007 年)。 在此之前,美国中西部地区的谷物大都是通五大湖和伊利运河运海岸。在此之后, 路成了最主要的运方式。 1870-1890 年,跨大西洋运成本下降了 5%,而美国内海岸之的运成本 下降了 15%( 1)。美国来的影响是巨大的,其中大多数都是英国本投 兴建的。自《谷物法》止后,英国投者在美洲大陆发现了巨大的商机,开始向美国 路公司注,使其里程数在 1850-1890 年了 2 000%(美国人口普局,1890 年)。 随着些新建路向内延伸,美国民得以充分利用最新开放的英国市。因美国政 府转让大片土地给铁路公司,极大地降低了修建路的成本,所以互助定加速了 程。随后在西奥多·斯福政期,政府布了控制断力量的定。

,美国在十九世初年的展壮大是保果,因尤其是的 下半叶,政府对许多商品征收高关税。然而,当原材料和制成品的跨大西洋价格差异 极大地小,表明运与物流成本的减少大于关税的增,美国经济实际期向 世界其他地方敞开了大门。 中各国不太可能像美国那高速展。然而,英国投美国路的影响的确明, 改善中的基础设施将使地区成际贸易体系中的更活份子。如果《谷物法》没有 止,来的利益很大程度上会被抵消:高关税将美国出口来巨大阻力,并打 美国路的情。察表明,中政府也被允许进入中国和世界其它地方的 出口市。一个更开放的中国市可以中国金融提供互

案例:坦赞铁史上有目未能完成或很快就被荒。其中一个典型案例就是中国人熟悉的坦 赞铁目。该项目于二十世 70 年代初期由中国修建,旨在为赞和坦桑尼地 区提供一个出口走廊,且不必穿越敌对的、白人控制的得西和南非。在划者的眼中, 是一个熙熙攘攘的工走廊,可提供巨大利益;也是为铁路两旁数百个 新农垦来生机的大脉。 坦赞铁目于 1975 年完工,比划提前两年。在完工之,它是非洲大有史 以来第三昂的基础设目。同路的维护明也是非常昂的。中国为铁路修 建买单,但维护工作非常贫穷的坦桑尼政府承担(弗奇,2010 年)。 种安排意味着坦赞铁目从一开始就维护设备,而随着两国官僚乘机大肆贪污种情况极具化。到 1978 年,路完工三年后,糟糕的局使得坦赞铁目每 天通次从 17 列减少到 2 列。

赞铁目的失单单问题:坦桑尼也缺少足够的专业员负 责维护铁路。在建,中国派出了 13 000 名工程和技术顾问,但他是来修建路的,而不负责提高当地人的技能力。问题,坦桑尼也从未沿着铁轨 投兴建基础设施,意味着想中的农业发从未成型,修建路也并不情(弗 奇,2010 年)。 坦赞铁目的失败应当提醒中国官,一个包含当地承入的合性略是非 常重要的。基础设施不是一次性投,它不存在于真空当中。了成功,中国“一一路 倡”必须对助的目做出持性的承,并与受捐助国政府深入合作,确保负责任 的运和互的政策。

矛盾的目和政治

 “一一路倡”具有明确的政治目:其主要目是建立和加强“一一路”沿线 国家之的伙伴关系(国家展和改革委会,2015 年)。官方将激励有利于中国利益的 目,希望企能以些利益的方式经营史表明,国具有消极的政治副作用。甚至如果建立一个经济机构以支持国家 的外政策目,它很可能快速大自己的利益,并与国家利益生冲突。在大多数灾 性的案例中,一个经济机构有可能将政权拖入政治或事泥潭。英国印度公司的建立是 格按经济规则进行的,它在与印度莫卧尔帝国的易中取利。在意到可以通政治局势获得更大的利之前,即 1784 年之前,印度公司的收益都是适度的。但此 后,印度公司使用先的欧洲事技征服印度大多数地区,镇压当地人民,以期尽可 能多地富。他们对印度的治持到 1857 年,直到一叛乱迫使英国女皇出面干

接下来一个世的殖民治并不是既有国家外交政策做出的略决策,而是一个私 公司理性、利己的行。 同,中国卷入争也是印度公司与中国开展易的果,公司通出售得巨大利,而中国人民造成巨大害。清政府努力阻止售,从根本上威到 了印度公司的利护这些投,英国政府向中国宣,并最终获得在中国自由 易的权力,得了包括香港在内的殖民地。 英国不是唯一一个因私人利益而致外交冲突的国家。当合果品公司服美国政府 支持危地拉的 1954 年政变时,美国也迫于私公司力而低合果品公司在危地 拉有大片土地以及国大多数交通基础设施。当危地总统哈科沃·阿本斯宣布全面 推国有化和土地改革,公司感到巨大的威护这些利益,公司依靠股之 一的国翰·福斯特·杜勒斯,起一抹黑阿本斯的运,将其描绘为的共 主者。

变产生了一系列残酷的独裁者,其治一直持到 1996 年。他们对玛雅人施 种族大屠致了地区的不定。 当然,“一一路倡不可能将中国入类似的泥潭,但经验的多性及其 重后果表明,倡需要慎和强大的政治督。中国清楚表明,它尊重支持“一一路” 目国家的主权。然而在实际情况中,一旦投入大量金,当面所在国可能威胁项 目存亡和付能力的国内政治冲突,投国很难继续保持中立超然的度。中国政府和 中国企的投使中国成全球大多数不定国家的最大海外投者。“一一路倡” 可能加剧这风险。中国需要采取大量政治和外交技巧来应对这些投可能面的挑。 如果去的确是序幕,“一一路倡”有可能中国及其投的国家来巨大回。 但史也指出,只有当金融以制度改革和政治政策些回才会实现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