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的困境?

丝绸之路的困境?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 安全意义 

从表面上看,中国“一一路倡”是一项经济政策,它以基础设施建设为,旨 在从根本上洲及印度洋周地区的易和投。各项拟议资计划都恰恰是经济学 家呼吁已久的易促目开,但其地政治意却并不那么简单。从动荡不安的中 国西部省份新疆到查谟和喀什米尔,再到中缅边境、南中国海,与“一一路”有关的倡 都瞄准着或横了世界上最具争土。主要大国的划——如美国的歇尔 划和盟——是建立在一系列经济和安全考量之上。同,中国提出“一一路倡 ”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出于安全考:通改善地区经济前景的方式,解决些地区引 的安全问题

在安全方面,提供了一个增强国家安全的巨大潜在机遇;至少在某些情况下, 它源于加强区域经济融合的安全效,尤其是与当前被看作是手的国家的融合。然 而,蓝图并非完美无瑕。“一一路倡”也伴随着巨大的安全风险,它源于与潜在 不定地区具体基设项目有关的短期,以及印度的期地政治影 响。无在最好是最差的假设场景下,“房里的大象”(假装而不问题)都是 指印度象种。

机遇

“一一路倡试图进一步融合中国与洲、非洲和中经济,在中国易和投 伙伴中以及相国家之建立共同利益。易和金融一体化往往有助于减少国与国之 的冲突,例如就放弃易和本而言,它可以提高与冲突有关的机会成本,造更 30 向于和平而非争的既得国内利益(Oneal、Russett 和 Berbaum,2003 年;Gartzke,2007 年)。随着全球供和生的不断大,中间产品通常不会立即被来自其它源的 品所替代,因此成保持有供应链续稳固的激励,而只会一步增强上述趋势 (Brooks,2007 年)。如果“一一路倡”最支持种生,那么他们还生 一些安全利。

 “一一路”相关投是否有助于改善区域和平前景,关取决于些投是否以 准 公共物品的形式出,或他是否以某种形式构成了中国盟友的俱部物品,甚至只是服 中国利益的私人物品。如果中国在孟加拉国、伊朗、肯尼甸和斯里卡投兴建 的港口可以向任何国家的船只开放,那么些港口的安全意就比小。如果限中国的 船只或密盟友的船只入,那么些港口将被看作是一种挑衅。

歇尔划和“一一路倡”之找到了多相似之,但大多数都只是无 用的细节,如各自划在金承诺规模方面的差异。“一一路倡”花之高令人咋舌。 据道,其中一个划就包括修建 8.1 万公里的高速路,比世界里程的两倍 多 。如果中国政府能够实现遥不可及的 4 万亿美元融,那么粗略估算笔投将 比歇尔划的 31 倍多。 一个更加著的相似之是意:两个倡都反映了主要大国展和融合其国与 易伙伴的经济的自觉尝试歇尔划是冷最成功的安全倡之一,它帮助融合欧洲 先阻止了经济竞争和军备竞赛的再次出,而后者正是前两次世界大的催化。 “一一路倡”能否取得歇尔这样的成功有待察,但他的雄心是一致的。 在种情况下,实现“一一路倡”的合收益可以帮助解决期存在的纠纷

西蒙斯(2005 年)令人信服地指出,相互可的界可以减少在先前争议领土的投的不 确定性,从而减少跨境投资贸易利益的不确定性。当“一一路倡”更好地推邻经 体之间贸易融合达到一定程度,即可帮助解决期存在的纠纷,例如查谟和喀什 米尔地区的土争(尤其是喀喇昆走廊,中国和印度均声称有主权)和中国与 众多国(菲律和越南)在南中国海的急主权纠纷(中国正忙于在海域修建基础设施,例如在一些岛屿上)。

尽管并不是所有相关角色都愿意将争解决看作是一种明白无 展——例如军队经习惯土争议带来的膨算和权力——但其潜 在的经济和安全收益是巨大的(Gibler,2012 年,Schultz,2015 年)

风险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