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社会主义阵营与“一带一路倡议”

前社会主义阵营与“…

2012 年 4 月,首届中国-东欧新丝绸之路论坛在华沙召开,波兰总理唐纳德·图斯克主 持论坛,东欧各国总理几乎悉数到场。

中国温家宝理在会上宣布开始兴建一个通过陆路、 海路和通欧的大型基础设目——就这样,欧洲政界人士第一次(以非正 式形式)悉中国的“一一路倡”。40 中国提出在各欧国家首都举办年度活,以衡量一新倡展情况, 欧各国部与中国部长还分别在布拉格(2013 年)、尔格莱德(2014 年)和州(2015 年)行会面,讨论署了若干目。些会面如今被称作“一一路倡”之“16+1 合作划”。41自声明布以来,中国与欧各国之的双边贸易逐兴旺起来,到 2015 年已超 650 亿美元。 但截至目前,除一条高铁线路外,“一一路倡”下的各目几乎均未实现

如今, 条高将布达佩斯与雅典相,可将(多中国的)物从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2010 年中国公司中所有)运抵奥地利和德国。此外,中国提供了总计 20 亿美元的 金用于在流塞尔维亚的多瑙河上修筑梁,以及修建布达佩斯至尔格莱德的路—— 它将穿过马和希腊,再回到比雷埃夫斯。得益于中国投大集装箱码头,比 雷埃夫斯已成欧洲增最快的港口;到 2016 年底,它将达到与鹿特丹、堡及安特普 相等的水平,即每年 600 万个集装箱的理量。 “一一路倡”能否在得成功将取决于其能否与各政府自身为发展本国经济 和提高国民生活水平所采取的措施互为补充。

此外,取决于“一一路倡”能否将位 于中国和欧之的各国(前苏联国家)组织起来。本章将从个角度审查来自前苏联国 家的三个案例研究,三个国家是哈克斯坦、格和俄斯,他都是“一一路 倡”的极参与者。考到各基础设目仍于建初期,本章旨在如何 以最佳方式融入些国家的国家划中。

案例研究 1:

克斯坦 哈克斯坦是最早支持中国“一一路倡”的国家,将其作减少斯出口商 品和运通路依性的机会。然,哈克斯坦与中国的易量如今已超了与俄斯的 易量水平。两国易量从 2011 年的 13 亿美元增至 2015 年的 280 亿美元,在占 哈克斯坦外贸总额的三分之一。 根据,一个主要的活地点就是霍尔果斯(Korgas)。

是一个横跨中哈境的 城,在此之前,它在人的印象中主要是背包旅行者通往洲的最腐堕落的国交叉 路口。由于哈克斯坦个城兴建新的港和调车场种印象可能很快就会 改。中哈两国的政界人士预计到 2020 年,霍尔果斯强化的施每年将可理 2 000 万吨 物。是截至目前,“一一路倡”中最重大的中输项目。 自古代丝绸之路期开始直至 1971 年被苏联人关,霍尔果斯口岸一直是开展跨境 易的重要地点。

在,在近期取得的重大展的基上,地已被入“一一路”哈 克斯坦配套投资项目中。2011 年 12 月,哈克斯坦利用洲开发银行和世界行提供 的款,修建完成了从霍尔果斯到阿拉木(哈最大城市)的全 180 公里的路。中哈 境两铁轨于 2012 年完成通,到 2015 年底,道将完成升以用于运输货物—— 是第二条途径哈克斯坦的欧洲-中国路。它将作从中国到哈克斯坦的路— —“渝新欧(重-新疆-欧洲)国际铁路”(全 6 950 公里)的充,并在此基继续 通往俄斯、白俄斯和波,最抵达德国杜伊斯堡。 “一一路”助的另一个哈克斯坦大型基建目是一条全 5 100 公里的西欧-中 国西部公路,它将成与欧洲之距离最短的高速公路。到 2016 年底建成,它将用 于促进这片面广经济发展低下的地区实现。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世界行、 洲开发银行和伊斯发银为这条高速公路的修建提供了 40 亿美元的助,路基 金也提供了 30 亿美元,直至其竣工。

此外,中国与哈克斯坦在其他域开展合作。2014 年 12 月,两国署了一涵 盖基础设施、能源和物流的价 140 亿美元的协议;2015 年 5 月,两国又针对潜在目 (主要涉及能源基础设施)署了另一份价 300 亿美元的协议,使得哈克斯坦成中 国慷慨馈赠的唯一一个最大受益者。 然而,几乎所有目尚未启,其中一些甚至未开始初步划。而且,克斯坦投背后的经济依据尚不清楚:尽管,中国最将能利用路以比有的海 路更低廉的成本将物运往欧洲,但哈克斯坦几乎没有可以运往中国的物,即空返 回。 此外,中国最感兴趣的主要是能够运石油和天然气以助推本国经济的投资项目。

 例来,哈克斯坦收到国家开发银行提供的 18 亿美元款,用于修建一条从哈克斯坦 西部的别伊涅到中国境附近的奇姆肯特的全 800 公里的气管道。从里,新建成 的管道将通中-中国的天然气管道。此外,虑为修建 C 管道——第三条通往中国的 天然气管道——提供路基金的助。三条管道全部投入运营时,每年将可向中国送多 达 600 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约为中国预计需求量的一半。这显足了中国的需求。至 于些管道如何足哈克斯坦于促经济长驱动因素多展——即自 然源的单纯——的渴望,仍不得而知。

案例研究 2:格 一直以来,格尤其衷于通“一一路倡”提高其投机会的利益。是 可以理解的:维艰,国事衰落,一方面受到国俄斯的榨,另一方面受到加 入欧盟程的拖累。俄斯和欧洲来是格最大的投者,但最近由于其各自 货币软导致投兴趣缺缺,而抑制了经济。因此,迫切需要依新的投者: 中国。

中国投者的兴趣,格于 2015 年 10 月举办了一次区域一一路论坛, 并意在使其成年度盛事。来自 30 多个国家的政商界人士出席了此次论坛中国代表 40 一家的人数就达几百人。在论坛上,伊拉克里•加里巴什理介了四个可能的“一 一路”目:

l 在 Anaklia 兴建一个年理量达 1 亿吨的深水海港,并配大型巴拿型 船舶的能力。 l 帮助格路网实现现代化展。正在修建的两条大型隧道将通格部和西部地区,从而将国的路运速提高 50%,将运力增加两倍。

l 兴建一条将格和阿塞拜疆与土耳其卡尔斯相连铁路,而通往欧洲盟。 新的巴 — 第比利斯 — 卡尔斯路每年可将 500 万吨物和 100 万名旅客从 洲运往欧洲,且速度将可提高 45%。在接下来几年,其运力有望增加两倍。 l 在世界行、洲开发银行和其他捐款方的支持下,建格的主要运公 路——西公路。 拟议路建设项目与阿富汗、哈克斯坦、、巴基斯坦、俄斯以及塞 尔维亚获助的“一一路”目一脉相承。 展示投于格亚铁路系可能得的益,政府告了最近一次试验的成果, 试验测试显示了从新疆到格波季港的一条全长约2 300公里的路的运效率: 2015 年 1 月 29 日在中国装物于 2 月 6 日在格。42试验涉 及格和中国,包括哈克斯坦和阿塞拜疆,即当物穿接受了两国 海关当局的检查次运输测试揭露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发现物运输总共用七天,其中有五天是 的运输时间,其余两天用于境控制和其他检查言之,全程近三分之一的时间花在 了应对行政问题上。所以,即使“一一路”助能够帮助改础设施,物运 的短一或两天。但与此同,在整个运走廊沿途,还对海关程序行了 化和准化改,用将可减少一半。无疑向“一一路”倡的官员们发出了清楚 的信号:需要投资进行行政改革。改进实体基础设施只是所需工作的一部分。

方面,格可与“一一路”的所有其他参与者分享其有益经验:世界行 的《告》目指出,格亚拥地区最化的海关程序。

如果该铁路沿线 的中国、哈克斯坦和阿塞拜疆等国都能采用相同的章,在新运走廊的运速度能 更快,花也会一步降低

案例研究 3:俄斯 在 2011 年 6 月莫斯科的一次会上,俄理梅德杰夫与中国主席胡两 国之的双边贸定了目:到 2015 年达到 1 000 亿美元,到 2020 年达到 2 000 亿美 元。起初,两国在达成些目的正上,但最近,由于能源价格下跌、货币贬值以及 西方斯某些行的制裁,要想实现这些目已是不可能。 2011 年至 2014 年,中俄双边贸易增近 30%,2014 年达到 960 亿美元。俄 出口 420 亿美元,主要是石油和天然气,但也有有色金属和非有色金属以及木材;而中 国俄出口 540 亿美元,主要是型机械、服装和鞋类、化学品以及食品品。

加强两国之易,一条全新的泛欧亚铁路在 2011 至 2014 年建成,路 从中国西南部通往哈克斯坦和俄斯,然后由白俄斯、波、最到达德国。条 全 6 950 公里的已竣工,主要供中国每年将价 30 亿美元的物运往欧洲。

 斯也开始使用路,2014 年向中国运送了价 2.6 亿美元的物。 梅德杰夫理和胡主席宣布双边贸易目标时,中国的 GDP 增速几乎达到两位数 (2011 年 9.3%),国油价每桶 110 美元(布特原油),西伯利-太平洋石油 管道的建工程也刚刚竣工——每年可再向中国送 300 000 桶石油,极大地提振了俄 斯的出口易。若干双大型目也在密切磋商中。其中造价最高的几个目是:俄气 (俄斯天然气工开放式股份公司)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公司(中石油)关于修建“西 伯利力量”天然气管线的价 4 000 亿美元的目;点位于中国新疆的阿尔泰线天然 气管道;以及瓦泰克公司的亚马尔液化天然气目,中石油划将其持有的股份从 20% 提高到 30%,年油量达 1 650 万吨。

数据参 www.doingbusiness.org(2016 年 2 月 11 日访问)。 自那以后,双边贸易遭遇挫折。俄邦国家统计局的数字示,2015 年,中俄 易下降 30%, 640 亿美元,在很大程度上是因自然源价格跳水,尤其是石油和 天然气。44化石燃料占俄对华出口的近三分之二(62%)。另一个因素是,随着欧盟和 美国施制裁,俄经济衰退。与前一年相比,2015 年俄斯从中国口的 物减少了 36%。出下降的部分原因是两国的货币均出现贬值,特别是俄斯。怪在 9 月 2 日俄总统普京与中国主席近平在北京会面,提以当地货币布和人民 元)基准展今后的易关系和合投资项目。

两国于 2015 年正式就议签订协议的来,能源价格低迷、中国经济增速放以及西方对销售油气勘探技的制裁, 拖慢了或者说冻结了所有大型目的程。“西伯利力量”天然气管线项目可能被推后 一年,有关阿尔泰线天然气管道目的商也被暂时搁置,中方也停了对亚马尔液化天 然气目的一步投置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由于经济增速放,中石油将中国 2020 年天然气需求的预测从 4 000 亿立方米低至 3 100 亿立方米。 俄斯需要想实现对华出口多展。从西方制裁中(至少是暂时)受益的一 个部门就是食品加工。把它展成一个利丰厚的出口部门非易事,但在五年时间 内是可以实现的。肉类和奶制品是一个前景良好的次部门,能够提高效率和实现出口 推型增。其他类似部门包括米技、重型机械和设备,以及航空些都需要 大量投和新市。 在方面,“一一路倡”可以足俄斯的利益需求。

2012 年首次公布, 俄斯官员对其持怀度,将其作中国斯的后院——中——施加影响的工具。 因此,莫斯科大与之相争的目——“欧亚经济联盟”。但此后,俄斯却改 了心意,先后加入多个“一一路”目,并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投行)的 始成。“一一路倡”被用于开西方行部门的制裁,和得亟需的投 及信贷额度。 2015 年 2 月,俄斯公司署了“一一路倡”下的第一批目:价 58 亿 美元莫斯科-喀山高铁项目(将在晚些一步延伸至叶卡捷琳堡);向俄斯最大的国 44 相关数据参 www.gks.ru/wps/wcm/connect/rosstat_main/rosstat/en/figures/trade (2016 年 2 月 11 日访问)。

行——俄行——提供 9.66 亿美元信贷额度,用于助公路和物流基础设施 建;以及向国第二大国有行——俄斯外贸银行——提供 4.83 亿美元信贷额度,用 于投资农业和交通运输业。其中,高铁项目尤其重要,因接着 2018 年俄斯世界杯 的各主城市。 只是初步投。完整的目将通俄斯的首都与哈克斯坦境, 214 亿美元,主要是中国投,并且大部分建工作预计也将由中国公司承保。俄斯 的公司有可能参与中础设施的建工作——初始目大都位于哈克斯坦,造价估  2 000 亿美元。由于政赤字不断增加,俄斯政府已将基础设施的算开支削减了三 分之一,在期,目无疑是迎的充。 另一个优势是,在,所有合同均以当地货币签署,从而无需担心变动分依 美元。随着时间的推移,中俄两国的政策制定者希望看到一个价 4 万亿美元的“一 一路倡”能够完整成型,从而削弱美元作世界货币的强地位。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