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合集.为何你不要诬陷他人?

第61合集.为何你…

171年迈先知陷狮坑

“上帝啊,求你鉴察我,好知道我的内心。求你试验我,好知道我的心思。” 诗篇 139 :23节】

诗篇一百三十九篇- 简书

夏天的朝阳徐徐升起,巴比伦城内却如肃杀的冬日,家家门窗紧闭,仿佛一座无人的鬼城。

城内虽然住的还是巴比伦人,千年古国巴比伦却不复存在。波斯和米底联军智取了巴比伦,杀死了巴比伦王伯沙撒。波斯王居鲁士将巴比伦交给大流士做王管理,自己却到更远的地方开疆拓土去了。这大流士是攻入巴比伦的主将,对居鲁士忠心耿耿,严格执行居鲁士的国策,对城内的巴比伦人尽力安抚,好稳定民心防止叛乱,又重用巴比伦前朝的名臣。因他早就耳闻但以理的大名,就不但重用,而且提拔但以理做全国一百二十个省的三位总督之首,留在王宫内管理事务。

这日清晨,但以理睡醒洗浴后,照常来到窗前,打开朝西的窗户,望着远处山峦起伏的天际,如过去七十年的每天一样,朝着被毁五十年的耶路撒冷和圣殿方向,躬身下拜,向耶和华默默祷告。

光阴如水,七十年前与但以理一起被掳到巴比伦的伙伴们先后辞世了,耶利米和以西结也去世了,两个被俘的犹大王也都病死。只剩但以理如树上最后一片眺望远方的枯叶,却望不到日思夜想的故土。故土只能在梦中寻到,但神对以色列的应许不知何日才能再现。但以理每日三次祷告,向神倾诉对故国的思念。

长长的祷告完毕后,但以理擦去脸上的老泪,扶着窗台慢慢站起,探身去关窗,却发现楼下几个人影正打量自己,虽是小吏打扮,却不认得。但以理心中沉吟,忽然记起这几人过去几天都在楼下打探,便想到大流士几天前刚刚颁发的法令:三十天内,全国上下任何人不许向任何神灵下拜,好专心将这三十天奉献给大流士。但以理做为最高总督,自然知晓违背这法令的后果,就是人被扔到皇家园林的狮子窝里,被狮子活活咬死。

但以理折身回到桌前,隐隐觉得在踏入别人设好的陷阱。虽然大流士对自己敬重有加,加官进爵,但周围的波斯同僚们怎能容得下一个先亡于巴比伦再亡于波斯的犹太亡国奴呢?他们明明知道自己每天三次开窗祷告的习惯,但还是撺掇大流士王颁布此法令,其用意不言自明。结果全城户户紧闭,无人敢开窗,无人敢喧哗,以避嫌疑。但即便如此,自己又怎能停止向耶和华的祷告呢?如果失去了在天上的神,自己在地上又有何眷恋?

但以理饭后照例早朝,由仆人搀扶着,慢步走进王宫。殿内百官列队依次呈报事务,由大流士做出决断。却有几个波斯高官一起出列,向大流士说道:“王啊,你前几日颁布的新令禁止全国上下敬拜任何神灵,这个但以理,就是这个犹大亡民之子,却公然藐视王法,照例一天三次开窗朝耶路撒冷下拜。已有多名见证人向我们报告此事。求王公断,捍卫王尊。”

大流士一愣,转头问但以理:“此事当真?”

但以理走出队列,对王躬身答复:“是的,王,此事当真。”

大流士先是沉吟不语,转而谈论它事,那几个高官悻悻回列,一直等到后午,眼看大流士要散朝回宫,便再次出列,重提但以理违令之事道:“王啊,波斯王法必须捍卫,否则法将不法,王将不王。请王依法处置但以理。”

大流士看定那几人,后看百官,再看但以理,但以理并不求饶,也无人出列为但以理辩护。大流士缓声对卫兵说道:“你们将但以理依法处置,扔到狮子坑内,将坑口用石头堵死,封上王印。” 又转头对但以理说:“愿你衷心侍奉的上帝搭救你。” 但以理却不再说话,须发皆白的他如一片破絮,被强壮的士兵架走。

第二天清晨,天际尚未发亮,狮子坑内一片静谧,群狮趴在地上,如吃饱了一样无所事事。守备的士兵们看到急急走来的大流士王,不由挺直身体,向王致敬。大流士身穿睡袍,双眼布满血丝,面色苍白,匆匆走近狮子坑,颤声对着狮子坑内问:“哦,但以理,神的仆人,你还活着吗?你敬奉的神可搭救你脱离群狮?”

但以理清晰而平静的声音传来:“永活的王啊,神派来的天使关闭了群狮的口,它们未曾伤害我,也因此证明了在神在你面前我的清白。王啊,我毫发无损。”

王听了,脸色稍缓,命士兵将但以理从坑内拉出,带他回家安心休息。王回内宫,吃喝完后稍事休息,再换上王服,走进大殿,朝见群臣。昨天弹劾但以理的几个大臣面露喜色,急不可待等着王的加封。王面若秋水,一一打量那几人后,突然对卫兵说:“将陷害但以理的这些家伙,连同他们的妻子儿女,一起抓起来,统统扔进狮子坑内。”

狮子坑内发出一声声瘆人的惨叫,然后嘎然而止,饥饿的群狮看到从坑口扔进的人,争先跃到空中,将人的脖颈横空咬住,再甩头将颈骨折断,然后把死人放在地上,从大腿处撕下血淋淋的肉块,大口吞吃。

众臣闻之,无不惊悚战栗,从此无人再敢陷害但以理。

大流士也深受触动,于是颁发王令,对天下众人称颂耶和华。

因着此事,神借耶利米发的一个预言,也即将应验。

他看到世界末日,如进入噩梦

172异象纷迭现先知

“以后,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所有的人。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老人要做异梦,青年要见异象。”约珥书 2 :28节】

博客– 第102页– 恩典材料

巴比伦虽然换了主人,空中花园却依旧生机盎然,晨鸟纷纷啾鸣着离巢觅食。年迈的但以理晨祷完后,扶着窗框缓缓站起身,转身回到书桌前坐下。桌上摊开着一卷书,那是已死在埃及的耶利米生前写下的预言。他的弟子巴录在六十年前写下的娟秀字迹还清晰如初。书卷翻开在一封书信上,那是六十年前耶利米从耶路撒冷写给刚刚被掳到巴比伦的百姓们的:

“耶和华说:你们被掳到巴比伦七十年期满后,我就要眷顾你们,成就我充满恩典的应许,把你们带回这地方。因为我知道我为你们安排的计划。我的计划不是要降祸给你们,而是要赐福给你们,使你们的未来充满希望。这是耶和华说的。”

过去六十年,但以理不知琢磨这句话多少遍了。犹大前后有三次被巴比伦掳掠,自己和一些朋友第一次被掳至今已满七十年。七十年后,只剩下自己还活着,犹大亡国了,巴比伦也灭亡了。神啊,难道耶利米的预言就要成就了?

但以理的老泪簌簌滚入雪白的胡须之中,自己老了,回不去了,可是年轻一代的孩子们还能踏上他们从没有见过的故土。想到这里,以赛亚书中的一段预言突然跳入但以理脑中:“我耶和华膏立居鲁士为王,我牵着他的右手帮助他征服列国,降服列王。我使城门洞开,让他通行无阻。我对他说,虽然你不认识我,但为了我的仆人雅各,我所拣选的以色列,我还是点名呼召你,赐给你一个尊贵的名号。我是独一无二的耶和华, 除我以外再没有上帝。虽然你不认识我,但我还是赐你力量。”

以赛亚在二百年前写下的那段预言居然在去年应验了。居鲁士,这个波斯大帝,“四方之王”,不但灭掉了巴比伦,还将触须向西越过土耳其直到希腊,向东扩张直到印度。可是,这个波斯大帝会如以赛亚和耶利米先知所预言,允许犹大的余民回归故土吗?神对先祖亚伯拉罕的应许何日才能应验?但以理伏在桌前,闭目思考,几年前看到的两个异象再次浮现眼前。

第一个异象中有四只怪兽:第一只巨兽状如狮子,又有鹰的翅膀,那翅膀却被拔掉。第二只兽像熊,用两只后腿站立,牙齿间叼着三根肋骨。第三只兽像豹,有四个头,各有权柄,背上有四个如鸟翼般的翅膀。第四只兽恐怖可怕,极其强壮,用大铁牙吞吃咬碎猎物,用脚践踏所剩的。它头原有十角,但一个小角长出,先前的三角被连根拔出,由它取代。这小角有人眼和人口,且口吐狂言。

第二个异象中,一只头长两角的公绵羊站在乌莱河东,向西向北向南冲撞,势不可挡。却突有一只公山羊,头长一巨角,从西狂奔而来,直冲向那绵羊,将其撞倒,践踏在蹄下。那山羊正不可一世的肆虐,其大角突然折断,原处又长出四个新角,各朝一方。这山羊逐渐强大,高及天军,将一些天军和星宿抛到地上,又欲与天军的统帅比高,废除日常献给祂的祭,毁坏祂的圣所。

“四个怪兽,绵羊,山羊…” 但以理喃喃自语,回味着天使对第一个异象的解释:“这四只巨兽是指四个将要在世上兴起的帝国,先后出现。其中第四只兽与先前各国不同,将吞吃、践踏、咬碎天下。在它国中将兴起十个王,后来又兴起一王,将制服前面三个王,他又必亵渎至高者,迫害至高者的圣民,试图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将被交在他手中三年半。但那时,国度、权柄和天下万国的尊荣必赐给至高者的圣民。祂的国度直到永远,一切掌权者都要事奉祂,顺服祂。”

那么,以色列人即使回归故土,也要被这四个帝国压迫吗?以色列受压迫,是因为后人还要像先祖一样犯罪悖逆吗?但以理眉头紧蹙,又联想到加百列天使对第二个异象的解释:“那绵羊象征玛代和波斯帝国,山羊象征希腊帝国,并有四国要从它之中产生。在四国的末期,人们恶贯满盈的时候,必有一个面貌凶恶、诡计多端的王兴起。他势力强大,凡事亨通,必带来可怕的毁灭,也必毁灭强者和圣民,践踏圣所两千三百昼夜。然而他终必被击垮,但并非被人的手击垮。”

想到以色列民族的坎坷前途和将来的苦难,一股寒意爬上但以理的后背,他不由打个冷战,开口向神祷告说:“我的上帝耶和华啊,你大而可畏,向那些遵守你诫命的人,你必信守你的慈爱之约。主啊,我们因对你不忠而被驱散到远近各地,以至满面羞愧。我们因违背你的律法,偏离正道,以至承受了你仆人摩西的律法书上所预言的咒诅和审判。我们的上帝啊,求你垂听仆人的祷告祈求,求你眷顾我们荒凉的土地和属于你名下的城。我们向你祈求,并非因为我们有什么义行,乃是因为你充满怜悯。主啊,求你垂听!主啊,求你赦免!主啊,求你应允,立刻行动!我的上帝啊,求你不要耽延….”

室内的光线渐渐暗淡下去,日影西移,群鸟啾鸣着飞过窗户,归回到空中花园的密林深处。但以理已禁食一天,正沉浸在深沉的祷告之中,突然他再次看到了异象,只见加百列天使从远处疾飞而来,对他说:“但以理啊,你刚开始祈求,神就已赐下答复。因你倍受眷爱,神便差我专门前来。神已为你的同胞和圣城定了七十个七,以终结叛逆,除掉罪恶,赎尽过犯,带来永远的公义,封住异象和预言,膏抹至圣所。从重建耶路撒冷的命令发出到受膏的君王来临,其间有七个七加六十二个七。耶路撒冷城及其广场和壕沟必在艰难时期得以重建。六十二个七之后,受膏者必被杀害,一无所有。另有一王要兴起,他的臣民要毁灭这城和圣所。结局必如洪水冲来,战争将持续到末了,天下注定要遍地荒凉。那王必与许多人缔结一七之久的盟约。一七之半,他必终止祭牲和供物,并且设立带来毁灭的可憎之物,直到所定的结局临到这恶者。”

异象渐渐淡去,加百利也随之离开。但以理浑身无力,脸色苍白,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仰面朝天。神啊,七十年的苦难已满,但七十个七年还要降临。那个在每个异象中都出现的恶王是谁啊?受膏者又是谁?他为何被害?神啊,你又将如何拯救你的以色列百姓?

见证历史与进入史书的区别

173七十年满预言成

“耶和华啊!你却是我周围的盾牌,是我的荣耀,是使我抬起头来的神。”诗篇 3 :3节】

诗篇3 | 方牧知恩小站

居鲁士元年,一个雨后的清晨,巴比伦城中出现居鲁士王的谕旨如下:

“天上的上帝耶和华已把天下万国都赐给我,祂吩咐我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为祂建造殿宇。你们当中凡是耶和华的子民,都可以前去耶路撒冷,为住在那里的以色列的上帝耶和华建殿,愿上帝与他们同在!凡留下不回国的人,无论住在哪里,都要用金银、财物和牲畜帮助同区的回国之人,此外还要为耶路撒冷的圣殿自愿献上礼物。”

此时距离尼布甲尼撒首次掳掠犹大人到巴比伦,过去了整整七十年,距离他毁灭犹大国和烧毁圣殿,过去了将近五十年。第一代被掳者中只有极少数幸存者还活着,其中包括已近九十高龄的但以理。

雨后的清晨分外凉爽,但以理凭窗四瞰,城内各处街角如雨后冒出了大小蘑菇,围看谕旨的人们小声议论着,空气中漂浮着如蜜蜂振翅引起的蜂鸣。但以理任凭老泪流淌着,向神献上感恩的祷告,神不但让他还活着,还让他亲眼看到耶利米先知的预言应验。自己年纪老迈,回不去了,可是还能祷告,还能给回去的同胞们资助。

王规定的日期到了,决定回到耶路撒冷的犹大人共计四万二千三百六十人,各按家谱中的家族排列,有所罗门王的后裔,有以约书亚为首的祭司家族,也有专门在圣殿服侍的利未人。他们虽绝大部分生在巴比伦,却决定回到耶路撒冷,回到神的应许之地,回到父辈们梦牵魂绕的故土。

几个月后,风尘仆仆的这行人到达耶路撒冷。他们虽有王的文书,一路受到各地官员的接待和护送,却丝毫不敢大意,因为他们不但要照顾自家的妇孺,还要照料上千匹骡马,四百多头骆驼和六千多头驴。最让他们挂心的,是这些牲畜驮载的各样宝贝。

那些牲畜驮着一千斤黄金和六千斤白银,是不能回归的犹太人奉献出来的。除了这些,还有尼布甲尼撒从圣殿掳掠的金银宝贝,共五千四百件。这些宝贝自他在五十年前抢来后,就一直放在巴比伦的国库里。他的后人伯沙撒王只用过一次,就导致了巴比伦当晚陷落。居鲁士王现在却眼都不眨就把它们无偿还给了这些亡国的犹大人,举世震惊。

五十年过去,耶路撒冷依然一片荒芜,它曾经繁华的山顶上虽然只剩残桓断壁,风雨却没有冲刷掉烧毁它们的硝烟和烈火痕迹。耶路撒冷山下的居民们好奇而紧张的打量着这几万名不速之客。自犹大五十年前亡国后,除了有零星的贫民从附近各国迁居到此,从未有如此多人和牲畜这样大规模行动。

耶路撒冷的遗址上出现了上百个小分队,每队拉成一条线,沿着不同方向寻觅地上异常的标记。每队由一个老者带领,这些老人凭着模糊的童年记忆,对比眼前似曾相识的遗迹。不时有惊呼声响起,附近的人便围拢过去,响起更大的惊呼,如同水星偶尔溅入滚热的油面。

黎巴嫩宫遗址被找到了,所罗门寝宫的遗址被找到了,圣殿外墙的遗址被找到了,圣殿内墙的遗址被找到了,圣殿殿阶的遗址被找到了,终于,圣殿外祭坛的遗址被找到了。所有重要的地标都被找到了。几万人聚拢到圣殿的内院遗址,按照家族排成队列,听长者们流泪讲述这里曾经的辉煌与肃穆。在扑朔的山风里,在零落的方石间,在荒芜的杂草中,他们似乎看到了当年院中长明的灯火,听到了祭坛上熊熊的火声。

重建圣殿的决定在那个时刻就进入了每个人的内心。他们得到居鲁士王的批准后,用募款招聘了石匠到附近山上采石,雇佣了工匠从沿海的推罗、西顿购买香柏木,又派铁匠熔炼铜器。耶路撒冷成了一个巨大的工地,各样打造声此起彼伏。

秋天就那样到了,凉风渐渐吹起,他们在春天播下的种子有了好收成。住棚节是摩西设立的秋收节日,也是这些回归的犹大人在亡国五十年后要庆贺的第一个犹太节日。他们按照律法的规定,在节日开始前十五天,在祭坛的遗址上献了足数的祭物,并每天如此,直至节日结束。

冬天来了,又去了,人们照常每日轮班忙碌。次年的春天,一切分头的工作都告一段落,圣殿遗址上摆满了给圣殿奠基所需的各样方石,木材和铜器。每一个犹大移民都走上了工地,齐心合力给圣殿奠基。那是他们最辛苦的时光,也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光。

几个月后,圣殿的基础终于奠成。圣殿自五十年前被烧毁后,原址上出现了新的雏形。约书亚在祭坛上献祭完后,其他祭司在殿阶上吹起号角,利未的子孙敲响铜钹,又有诗班合着音律,大声歌唱大卫的赞美诗:

“耶和华祂至美至善,因祂向以色列人永施慈爱!”

殿阶下整齐站立着全体犹大会众,他们中的年轻人大声加入合唱,胸中激荡着对耶和华的敬畏之情。嘹亮的歌声中却回荡着此起彼伏的哀哭。这些凄凉的哭声全部来自老者。他们哀哭,是因为第一个圣殿的荣光永不再来;他们哀哭,是因为殿阶上没有犹大的王宣召;他们哀哭,是因为耶和华的约柜不知所在;他们哀哭,是因为不知耶和华如何垂怜这些孱弱的后人。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