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合集.她虽是选美王后,却被丈夫冷落

第60合集.她虽是…

176犹大全族陷绝境

文 | 草梗儿

编辑 | 随手君(微信:suishouchuanfuyinjun)

“我们的指望在乎永生的上帝,他是万人的救主,更是信徒的救主。”提摩太前书 4:10

春天的早晨生机盎然,御花园里更是花香扑鼻,蜂蝶在花丛中流连忘返,以斯帖坐在树荫底下的一幅黄金床榻上,透过头上的深蓝丝帐,望着天上飘浮的白云,眉头紧蹙,沉沉的想心事。转眼间,她做王后已经四年多了。

王早已对她失去了兴趣,白天照例和大臣筹划与希腊的战事,晚上照例像孩子一样到后宫寻花问柳。

以斯帖除了和身边的几个侍女闲聊,其他时间也就在花园里走走逛逛,回忆进宫前清贫但自由的年华,偶尔通过太监哈沙与做守门官的哥哥通通书信,聊些家事。四年前,哥哥末底改的密报救了王的性命,王立刻查办了守门太监辟探和提列,定了二人的罪证,将他们钉死在木头架上示众。

王却只顾杀人,忘了提升末底改。末底改便照例做守门官。昨天傍晚,哈沙从外宫回来,悄悄告诉了以斯帖一件怪事:末底改痛哭了一天,还撕裂了官服,将尘土倒在自己头上,惹得同僚们又惊又烦又怕,因为这样大哭不但不成体统,在宫内撕破官服更是犯了王法。

末底改止不住哭声,便弃了职务,一路跑到皇城外边哭去了。以斯帖听了大惊,哥哥的大哭是犹太人表达痛苦的极端方式,能有什么大事让他这样呢?她昨晚几乎一夜没有合眼睡觉,一大早便派哈沙拿着新的官服去送给哥哥,同时嘱咐哈沙务必私下问清哥哥大哭的缘由。

太监领命去了,却迟迟未归,以斯帖坐在床上,望着天边变换的浮云,沉沉的想心事。桃花树上的画眉鸟突然不叫了,以斯帖转头看去,哈沙正低头匆匆走来,手里拿着原要送给哥哥的官服,官服上面压了一样东西。以斯帖心知有事,便匆匆起身,与太监一起走回内宫。

“王后所送的官服,你哥哥拒绝了。“ 哈沙等以斯帖坐好后,站在对面,躬身说道:“王后可知道哈曼被王提拔做宰相之事吗?” “我只是听王提过一次。但哈曼高升和我哥哥大哭有什么关系吗?”“王后可知哈曼是亚玛力人的后代吗?”以斯帖的心脏停跳了一下,她紧张地抬头看哈沙。

哈沙双眼依然澄清如泉。看来他不知以色列和亚玛力的千年宿仇。摩西带领先祖们离开埃及经过旷野时,亚玛力人趁着以色列后方空虚从后追杀。几百年后,神曾给扫罗王一次最好的复仇机会,扫罗王却因贪财而功亏一篑。

从此,每个亚玛力人无不恨以色列人入骨。“所以哈曼和我哥哥起了个人恩怨吗?” 以斯帖谨慎的问道。“你的哥哥早就知道哈曼的身份,平日里就不和他交往。但哈曼被王高升后,按照王命,每个官员见到他必须鞠躬致意,但哈曼每日上朝都在宫门口见到你哥哥目不斜视。哈曼因此恨得咬牙切齿,就派人四处打探你哥哥的底细,终于知道了他是犹太人,便经常与家人谋划,并在几天前下了狠心。”“他会怎样待我哥哥呢?” 以斯帖的声音颤抖起来。

“哈曼前几天上朝,对王说:犹太人散居波斯各地,不听王法,却只遵从他们自己的律法,不但如此,他们还擅自为政,谋机作乱,如果任凭他们繁衍壮大,必成波斯的心腹大患。王听了有理,就问哈曼该如何处置。哈曼趁机进言要除灭波斯境内的犹太人,不但根除了隐患,还可以充盈国库六十八万斤白银。王听了大喜,当即批准了这个计划。

哈曼便把自己在家事先占卜好的日子定为期限,即在明年的三月七日,授权任何波斯人杀死任何犹太邻居,并侵占他们的财产。这是你哥哥叫我给你看的一份谕旨抄本,好叫你相信他所言为实。”

以斯帖看着哈沙在她桌上打开的谕旨,身体瑟瑟发抖起来,似被冬寒罩住,额头却有冷汗渗出,如白菊上的秋露。良久过后,她抬头问哈沙:“我哥哥还有什么话要你转告我吗?”“你哥哥要你在王面前求情,求王赦免犹太人。”以斯帖低头再看谕旨,仿佛上面浸染着成千上万人的鲜血。

她的脸色更加苍白起来,终于再次抬头看哈沙,一字一顿的说:“请你再去告诉我哥哥:王在内宫休寝,没有王令,任何人入内,必被警卫军格杀,除非王举起他手中的金手杖赦免来人。而我,已有三十日不被王召见了。”

全国首富,因何恨死一个小官?

177王后挺身赴死境

“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各书 2:17

书姗的波斯王宫如群山巍峨耸立,在晨光中投下叠叠的阴影,守卫森严的内殿却如阴森的洞穴,被外殿层层拱卫,且只有一道宫门出入,宫门距殿门之间有禁军守卫。除王自由进出外,无论何人擅自进入,必被禁军立即斩杀,除非王首先举起手中的金手杖表示赦免。

虽有此特例,却从未有人敢于违例。

过去三天因禁食祷告而粒米未进的以斯帖,素装打扮着,站在通往内殿的宫门口,她的脸庞因虚弱而苍白微塌,双眸却如晨星漂在薄云之上。三天前末底改通过哈沙转告她的话,一直在她耳边萦绕:“你当初被立为皇后,岂不正为今日吗?"

她回复哥哥,求他带书姗全城的犹太百姓禁食祷告三天。三天后的清晨,她主意已决。最关键的时刻到了。

守卫的军官紧张而无声地望着站在禁宫门口的以斯帖,怕她再往前一步。她一旦迈过门槛,就进了格杀勿论的禁地了,她的生死将只悬于一线。以斯帖面带微笑,目光穿过御林军的刀丛,望向殿内端坐在王座上的薛西斯王,抬脚,迈进了门槛。

那军官大惊,已拔剑出鞘,挡住以斯帖。其他禁军也如虎狼上前。

晨霭如烟,王坐在殿内的王座上,正对宫门口,苦苦思考在希腊的战事,忽然看到一片绸服如困在荆棘中的蝴蝶,在风中扇动白色的翅膀。王大惊,定睛细看,居然是一月未见的王后,正被围在一片鳞光闪烁的铠甲之中。王大喝:“住手”,同时伸出手中的金手杖。众禁军如未到岸便退去的潮水,无声渗入沙滩。

以斯帖穿过两列的禁军,款款上前,笑容带出温柔如乡,王因久不相见,直看得目瞪口呆,心襟摇曳,待她走近,却注意到她双眉微蹙,似有隐隐心事,不由怜心顿起,便收回手中金杖,柔声问道:“王后以斯帖啊,你因何事前来这里?你即使要我的半壁江山,我必会应允。"

“王若愿意,就请今日带哈曼来赴我预备的宴席。”

王不由一怔,转而大笑:“快召哈曼前来,我们好听以斯帖的吩咐。”

哈曼单独被邀,且参加王后准备的宴席,喜不自禁。在席间频频向王敬酒,借机纵论国事,将满腹经纶说给王听,引得王酒兴大发,开怀畅饮。以斯帖在侧作陪,只是张罗酒食,并不言语。王虽然醉意阑珊,却隐约看到王后眉间仍有心事,便在哈曼停歇之际,柔声问她道:“王后啊,你要什么,我必赐给你,你即使求我的半壁江山,我也必为你成就。”

以斯帖欲言又止,沉思片刻后柔声答道:“我有所要,亦有所求。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赐我所要所求,就请王明日带哈曼再来赴筵。到时我必向王呈明。”

宴后,哈曼告辞离宫,乘着酒兴姗姗回家。其妻看他一身酒气,满眼得意,脸上却现出嗔怒之容,便察言观色,小心问道:“大人刚刚退朝,因何满嘴酒气?”

“你能相信今日我被王后单独邀请,一起和王赴宴吃饭吗?不但如此,王后明日还请我再次赴宴。她今日似乎有事求助于我,但好像明日才好说出。你说,全波斯还有谁人得享这等荣耀,能让王后求助?”

“全波斯确实找不出第二个像您如此聪明睿智之人呢。” 其妻嘻嘻附和道:“单单您剿杀全国犹太人的这个妙计,就不知能让咱家获得多少金银财宝呢。”

哈曼听了,反倒一声长叹:“话虽如此说,我却等不及到明年三月再杀死那犹太人末底改。每天两次进出宫门,我都要见到这个仇敌,王的剿杀令发出后,他不但没有对我叩首求饶,反而变本加厉的趾高气昂起来,我刚才下朝,又看到他那翘着的公羊胡子,直到现在还气得半死。”

“大人不必被这个小卒气坏身体。依我看,大人何不今晚叫仆人在我家立起一个五丈高的木架。您明早上朝,给末底改随便找个罪名,求王把他交给您处置,您好把他钉死在那木架上示众。从此天下就无人不对您叩首下拜了。”

哈曼听了大喜,立刻叫人打造木架,又请来了众多至亲好友,边喝酒,边看木架立起,边痛骂末底改,似乎木架上已经悬挂了他的尸体。

当晚,王在内宫却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便叫来史官,躺在榻上,听他朗读过去的史料,自己从中思考得失。史官打开史料,翻到一处,正好念到四年前有人救王免于两位太监的刺杀。王悚然起坐,自语道:“难怪我近来心神不宁,烦躁不安,原来我只顾杀死那两个太监,却忘了提拔那个举报此事的守门官。他姓甚名谁?”

史官再看史料,躬身答道:“王,那守门官是个犹太人,名叫末底改。”

贵宾为何在餐桌旁丢了性命?

178宰相因恨席间亡

“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上帝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罗马书 8:31

不知不觉天蒙蒙亮了,御花园中晨鸟的啾鸣传进宫内,薛西家王停住与史官的对话,观望窗外的晨光,若有所思,喃喃自语道:“末底改救我一命,我当如何回报?”

院外忽然响起纷沓的脚步声和轻微的对话,王离塌而起,问门口警卫:“何人如此早来惊扰本人。”

“是宰相哈曼前来。”

王面露不悦,思忖片刻后,转忿为喜,对史官道:“你且留在这里,为我记录你今日所见所闻。” 转头对卫兵说:“且叫哈曼进宫。”

哈曼喜不自禁,赶紧趋步穿越院内的卫兵。万事俱备,杀死末底改只等王点头同意了。别的大臣在今日上早朝时,必会纳闷末底改为何没在宫门执勤,那时再宣布末底改早被钉死的消息,必然会产生预期的震骇。

哈曼对王行礼,正要开口禀奏,薛西家王开口问道:“若有人对我忠心耿耿,我该如何提赏他?”

难道王要再次提升我吗?哈曼强压住笑容,故作思考后,徐徐对王说:“王若提赏某人,可将王袍穿他身上,将御马坐他胯上,再让王最尊贵的大臣手牵此马,带他游行城中的广场,并派人走在前面开路,大声宣告:‘凡王赏识之人,必得如此尊荣。’”

王抚掌大笑:“哈曼,你不愧为我的良相。令我彻夜未眠之事却被你三言两语轻易解决。现天色尚早,你速去找到宫门官末底改,按你刚才所言,将王袍和御马赐给他后,你再手牵御马,带他游走全城。因我今日要重赏末底改。”

哈曼的脸色在晨光下突然煞白,双眼如冻结住的鱼目,却不敢多言,唯唯退下,到宫外寻到末底改,强作欢颜,让他身披王袍,高坐御马,自己手牵缰绳,像马童一样开路。书姗轰动,全城老少全出,争相目睹宰相亲自牵马的坐上宾是谁。人群中众官员都认得二人,也都知他们的瓜葛,便都观而不语。末底改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哈曼目光涣散,神不守舍,如梦游一样乱走。

游行终于结束,哈曼将末底改带回宫门,末底改一言不发,下马而去,径直走到宫门执勤,后被太监带走领赏。哈曼心力交瘁,不再有脸面上朝,低头回家,望着后院中二十三米的木架,又羞又恨。日影渐渐西移,突然有太监敲门,催哈曼赶赴王后的宴席。

以斯帖仍身穿素衣,少言寡语,像昨日一样款待王和哈曼二人。哈曼不再似昨日那样高谈阔论,只低头小心吃喝。王因赏了末底改,心中欢畅,渐渐酒醉,却注意到以斯帖眉眼间仍有隐情,如春寒被锁在花枝,脸庞比昨日更显清瘦,便放下酒杯,柔声问道:“王后,你心有何事?你即便要我的半壁江山,我也必为你成就。”

以斯帖双眼中似有杏花雨闪过,便起身离座,对王垂首答道:“王若开恩,我若蒙恩,求王赦免我和我族人的性命。我,我的哥哥末底改,和本族之人不但被卖,还将被铲除、杀光、灭族。如果我们只是被卖身为奴,我必闭口不言,决不让王被这等琐事惊扰。”

王大惊,怒问:“竟有何人敢干此事?竟有何人敢于动你!”

以斯帖杏眼圆睁,怒指哈曼:“我们的仇敌,就是这个恶人哈曼。”

哈曼大惊,悚然离座,躬身对王后作揖不迭。他万万没有料到以斯帖居然是犹太人血统,更万万没有想到末底改的妹妹是王后。王见状,心内已自明白,怒火填胸,又不好发作,便勃然离座,独自到御花园踱步,思考对策。王后以斯帖一旦将四天内苦思良久的话说出,又因多日禁食,突然感到头晕目眩,便移步到屋角的卧塌,斜靠着休息。

屋内红烛摇曳,以斯帖闭目休息,哈曼惊慌失措,俯身到以斯帖卧榻之侧,苦苦解释,苦苦哀求。

烛光忽然扑朔跳动起来,王大步跨进门槛,看到哈曼如恶犬将两手撑在床榻,与塌上的王后只有几寸距离。薛西斯的怒火终于被点燃,大吼:“他竟敢在宫中当着我的面猥亵王后吗?”

卫兵马上上前,用黑布罩住哈曼的头。王的贴身太监哈波拿近前,说:“哈曼昨晚在自家院中立起一个木架,中间有二十三米高的木刺,他今日本想用它来刺透末底改,就是王的救命之人。”

“把哈曼刺透在上面!” 王下令。

哈曼手上的王戒被太监取下,卫兵将他如瘫软的面袋架走。不一时,哈波拿奉王命将末底改带进宫内,兄妹相见,潸然泪下。王将从哈曼手上取下的王戒赐给末底改,升任他做全波斯的宰相,又把哈曼全家的产业赐给王后以斯帖。兄妹二人垂首谢恩。

一切安排妥当后,薛西斯王正要辞下末底改,好与王后安歇。以斯帖却泪如雨下,对王哽咽道:“王啊,我还有一事相求。”

今天的伊朗虽然仇恨犹太人,过去却救了他们不止一次

179犹太新节庆新生

“上帝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叫谁顽固,就叫谁顽固。”罗马书 9:18

御花园里的花香随着仲夏的夜风吹进内宫,烛光如同醉了一样微微跳动。以斯帖伏身在地,泪下如花雨:“感谢王让我和哥哥末底改得蒙赦免,得以存活。可是我还有一事相求。”

薛西斯王将手中金手杖伸向以斯帖,示意以斯帖畅所欲言。以斯帖便站起,对王垂首求道:“我若蒙恩,被王喜悦,就请王降旨,废除哈曼灭绝各省犹太人的谕旨。我怎能忍心看我本族的人受害?我怎能忍心看我的亲族被杀?”

王略一踌躇,对以斯帖说:“按照国法,奉王的名所写、用王戒盖印的波斯谕旨是不可废除的。哈曼先前发出的谕旨因此不可收回。明年三月七日,波斯境内任何人仍然有权杀死任何犹太人。”

“但是”,王对以斯帖身后的末底改说:“因为哈曼图谋杀绝犹太人,已被我钉死,家产赐给了以斯帖。现在你身为宰相,手上戴着王的宝戒,可以奉王命发布新的谕旨。只是切记,你的王令一旦发出,便不可更改或废除。”

末底改点头,叫王和王后安心休憩,自己告辞回家。

次日,王的书记处众文书被召集,用波斯一百二十七省内各族的文字,颁布末底改口述的谕旨如下:薛西斯王昭令,明年三月七日,即亚达月十三日,波斯境内所有的犹太人有权聚集起来自卫,可以杀死任何攻击他们的仇敌及家人,并夺取他们的财物。”

各份谕旨抄本被末底改用王戒封印,由快马送往全国各省。在书珊城,末底改身穿蓝白相间的朝服,头戴大金冠,披着紫色细麻布外袍,在广场向百姓解释此谕旨的含意。书珊城内犹太人因起死回生,欢声不断。先前犹太人的众仇敌因为看到哈曼的下场,无不心惊股栗。

次年三月的七日终于到了,清早,书珊城内一群恶徒手持兵器,冲向他们觊觎已久的犹太人家。他们心知若不抢先下手,自己肯定会和哈曼一样下场。他们却扑了一空。城内犹太人早在前夜聚集在各处,分别排练了出击的阵法。清晨时间一到,他们大开宅门,发声呐喊,手执兵器,按照早已排练娴熟的步骤,分头杀向先前恐吓他们的众仇敌。城内平头百姓家家紧闭,恐怕不慎成为犹太人的目标。犹太人却只是按照拟定的名单,有针对性的采取杀戮行动,甚至不动仇家的财物。

是夜,末底改向王和王后汇报书珊城内情况:一共有五百人被犹太人杀死,其中包括哈曼的十个儿子。王抚须,问以斯帖:“ 犹太人在书珊杀了五百人,其余各省的情况尚不得知。现在你还有何求,我必为你成就。” 

“王若愿意,就请恩准书珊的犹太人明天仍执行今天的谕旨,并把哈曼的十个儿子的尸体吊在木架上示众。”

王慨然应允。书珊的犹太人在次日又杀死三百人。其余各城的犹太人按照谕旨,只在三月七日聚集自卫。快马陆续将各省被犹太人杀死的人数统报回来,共计七万五千人。全国各地犹太人事先商量好一般,并无一人占取被杀仇敌的财物,好杜绝因贪财而杀人的流言。从此波斯全国无人不知犹太人,无人不怕犹太人。

因此,犹太人自发纪念亚达月十四日、十五日,在此二日设宴欢庆,互赠礼物,周济穷人。宰相末底改顺应民情,将此二日设为普珥节,以纪念犹太人在此月此日得以脱离仇敌,化忧为乐,转悲为喜。此节日由此流传至今,已近二千五百年。

以斯帖和末底改的故事到了这里不再继续。薛西斯王八年后被一手下大臣刺杀身亡。其子亚达薛西继位做王。

亚达薛西王统御辽阔的波斯帝国,事务繁忙,一日,大臣奉上一封来自远方的奏信,信中向王问安之后,继续说道:“幼发拉底河西的臣民奏告亚达薛西王,从王那里到我们这里来的犹太人已经去了耶路撒冷,如今正在重建这座叛逆罪恶之城,正在重建地基,修筑城墙。王该知道,如果这城建好,城墙完工,他们将不再进贡、交赋、纳税,王的税收必受亏损。我们既食王禄,就不能坐视王遭受损失,因此上奏于王。请王查看先王的记录,必从中获悉这城是叛逆之城,危害列王和各省。自古以来,城中叛乱不断,因此才被毁灭。我们愿王知道,这城一旦建好,城墙完工,幼发拉底河西之地就不再为王所有了。”

亚达薛西王听完奏信,想起先前派出了一个犹太使团去了耶路撒冷,由一名祭司名叫以斯拉带领,带去了大量金银到圣殿献祭。便向大臣查问耶路撒冷的历史。外务大臣回报:以斯拉到了耶路撒冷后并未回到书珊述职。

亚达薛西王听了,沉吟片刻,叫文书回信道:“我,亚达薛西王,已命人查考,发现这城自古以来屡屡背叛列王,是悖逆和叛乱之地。强大的先王曾经统管耶路撒冷和幼发拉底河西全境,并向人们征收贡物和赋税。现在你们要下令让这些人停止建造这城,等候我的谕旨。要认真办理这事,不可迟延,不可等事情恶化使王受亏损!”

一个人就想改变民族的前途?

180心怀故国踏归途

“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以赛亚书 42:3

初冬的日头慵懒地逡视着书珊城里的大小宫殿,将一抹昏沉的橘黄色投射到交错有致的殿顶。清晨的街道上仍滞留着昨夜的寒气,一行几人却匆忙穿过半暗半明的街巷,径直走进一个大宅。门口早有仆人等候,将他们领进宅内的正房。

主客寒暄落座后,仆人关上门出去了,桌上茶水的热气慢慢消散。主人名叫尼希米,对为首的来人急切问道:“哈拿尼,你们这次去耶路撒冷,都看到了些什么?你怎么变得如此黑瘦?”

哈拿尼满脸倦容,叹口气,答道:“哥哥,我和这几个弟兄几个月前兴致勃勃到圣殿献祭敬拜,本以为会见到往日的荣华,却没有想到耶路撒冷如此凋敝。虽然九十年前居鲁士王允准我们的父辈回归故国,圣殿也在六十年前重建,可整个耶路撒冷仍然遍地瓦砾,几乎无路可走,巴比伦大军火烧过的遗址仍一动未动,城墙到处崩塌,入夜后野兽随意出入,因此城内除了圣殿内的祭司,几乎无人居住。”

尼希米听了大惊,沉思片刻后又问:“十二年前,王继位第七年,派了以斯拉祭司回到耶路撒冷献祭,为波斯求福,但以斯拉一去未返。后来那边的总督给王来信,控告犹太人修筑城墙,图谋造反。因此王回信,下令禁止重修城墙。你这次回去,可否见到了以斯拉本人?”

“哥哥,我见到了以斯拉,他在十二年前回到耶路撒冷时,满怀雄心壮志,本想一举复兴以色列民族,可是孤掌难鸣。回归的犹大人口和周围各族相比,简直寥若晨星,而且又穷又弱。更何况那边的总督与众族都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以斯拉刚到时,看到回归的很多百姓与本地女人结婚生子,又气又恨,便命令他们限期与她们离婚。结果得罪了很多人。此后便再没有什么作为。我这次回去,他几次私下找到我哭诉,可是我也毫无办法。哎…”

屋内又一片沉寂。茶水不再热气缭绕。尼希米目光望向屋角,一言不发,似乎忘了来人的存在。哈拿尼心知哥哥内心沉重,便起身告辞,尼希米也不挽留,于是主客匆匆告别。

次年春,书珊城内春色煦煦,日光融融,亚达薛西王远征后回到宫内,全城庆贺,百官汇集齐颂王恩。亚达薛西王大悦,设宴款待群臣。于是殿内满座高官,桌上金杯玉盏、琼液佳肴。王坐在宝座之上,俯视群臣,众臣纷纷起身谢酒,不时响起得体的笑声,如花瓣轻轻落地。

亚达薛西王喝酒渐入佳境,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伸手到身侧,等酒政官拿走空杯再换上新酒。原来,王每次所饮之酒必先由酒政官事先喝过,以免酒内有毒。这酒政官因此不但是王的亲信,而且一定眼快手到,随时给王续酒。

王因空杯仍留在手中,心中略有诧异,便回看身侧的酒政,只见他如白日做梦一样愣在原处,目光涣散。王便问道:“尼希米,你因何面色愁苦?你从未如此,我看你也没生病,因此你必怀着心事。”

尼希米回过神来,慌忙中接过王的空杯,连连告罪,又解释道:“我王万岁,我心中何能不愁苦?因我先祖居住的城市破敝不堪,城门被火烧毁。”

“我可能帮你吗?” 王抚须看尼希米。

尼希米心中默祷,开口答道:“王若喜悦,我若蒙王恩,请允准您仆人我回到犹大,去重建我祖先葬身之城。”

王略作思考,问道:“你要去多久,几时回来?”

“我建完城墙和城门后就回来复命。”

王点头说:“如你所愿,我任命你做犹大区的总督。你准备好了就可以动身去犹大。”

尼希米躬身谢恩,再求道:“王若许可,可否致信给河西省总督,好让我因此一路安全到达。也求王致信给那里的皇林总管,给我足够用的木材,好重建城墙和我要住那里的房屋。”

王转头向贴身太监,示意批准尼希米的请求,又说:“加派一队骑兵护送尼希米到犹大。”

四个月后,尼希米一行人来到犹大,先见了河西省总督,呈上王的委任信。总督设宴招待,并派人按照尼希米的官阶设置官饷。之后尼希米告辞,进入耶路撒冷,由其弟哈拿尼一一引见给众长老和祭司们相见。以斯拉也在欢迎之列,与尼希米十二年后重逢,不禁相视凝噎。

众人听说尼希米前来做犹大区的总督,都喜笑颜开,但也有人提醒道:“大人前来任职,想必已经看到这里百废待兴,但您需要警惕何伦人参巴拉、亚扪人多比雅、阿拉伯人基善,他们仇视犹太人入骨,随时给河西总督汇报这里的情况。因此,大人需要谨言慎行。” 尼希米只是点头倾听,并不多言。饭后众人在圣殿附近的高处观望,只见曾经繁华的城南一片荒芜,满地碎石,杂草随山风摇曳,已是一百六十年没有人烟了。

三日后的深夜,一轮残月战战兢兢挂在天角,仿佛随时要被山风吹到山后,耶路撒冷沉入黑暗,零星的不多人家已经酣然入睡。远处隐约有狼嚎传来,在依稀的月色中,耶路撒冷北城的街道上隐约出现了几个身影,他们从圣殿附近向西南走去,一直走到了倒塌的一处城门,名叫山谷门。其中一人找到避风处,打着火种,点起火把。火光中,几个人都抬头观看城门旧址。

忽然,一阵山风扑朔而来,几乎将火把扑灭。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