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过红海的前三站

〔3〕 过红海的前…

红海前三站–疏割.以倘.密夺各位观众大家好,我们又来到了这个单元,就是基督徒的成长路 – 旷野四十二站。我们今天要继续来看,要详细的来看,这个四十二站每一站是怎么经过的。上一次我们曾经提醒大家,这个四十二站可以分做三个阶段,每一阶段都有十四站。那么现在呢?我们就来看第一个阶段,我们也先来看第一站。 

一、从疏割到密夺——过红海的前三站我们知道第一站就是疏割。这个在民数记三十三章那里讲得很清楚,疏割的意思,就是牲棚的意思。我们的路是从牲棚开始的,因为我们的主当初是从伯利恒动身,他从马糟开始的。那么以色列人这四十二站,到底在哪一站该歇下来?哪一站安营?哪一站起行?圣经说是“约柜在前面为他们寻找可安歇的地方”,约柜在圣经里面是预表基督,所以今天这条路是他走过的,他一步一步的带领我们,所以第一站是疏割。 

那么第二站呢?是以倘。

第三站是密夺,然后以色列人就过了红海。所以,以色列人在过红海以前有三站,过红海以后就有其他的站,所以我想我们今天,就特别集中在他们还没有过红海以前,他们到底学了一些什么功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在我们身上又是代表什么?我想这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不过首先我们还是要讲一点地理,就是讲一点事实∶当初所发生的一些历史和地理,我想我们先把历史事实把它抓住了,然后我们对于背后的功课、属灵的功课,我们才会很清楚。 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路线∶ 1.若往北 – 非利士地的道路∶ 那么讲到过红海,我们现在首先要问的就是,当他们出埃及的时候,那个路是怎么走的?圣经有记载,所以现在我要念一段圣经给大家听,就是出埃及记第十三章第十七节∶ “法老容百姓去的时候,非利士地的道路虽近, 神却不领他们从那里走,因为 神说,恐怕百姓遇见打仗后悔,就回埃及去。”所以可见有一条路叫什么?叫“非利士地的道路”。 
我们说过这个埃及的北边就是地中海,然后沿着地中海可以一直到埃及去的,所以那条路叫做非利士地。非利士地的道路是很近,一下子就可以到了迦南,其实我们知道非利士人当初就是这么走的,就是从埃及走非利士地的道路,然后就到了迦南,所以这一条路是很近的。不过圣经说∶“神却不领他们从那里走,因为 神说∶恐怕百姓遇见打仗后悔,就回埃及去了。”所以那条路线不走,不是沿海的那条路线。 

十八节说∶所以 神领百姓绕道而行,走红海旷野的路。…换一句话说那条是旷野的路,而且是沿着红海的路,这样就不是往北走,而是表示要往南走。我们再读下去『以色列出埃及地,都带着兵器上去。』这个是非常的有意思,就是说以色列人他们出埃及以后,他们所走的路是上去的路,我们知道圣经描写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是非常仔细的。 

现在我们给大家看一张示意图∶这一张示意图是西乃半岛的地势图

你看这张地图,我们知道地中海在我们的左边,这个南边是在我们的右边,然后大家看见有红海,这个以色列人,圣经说他们要上去,所以你看见这个地图,你就很清楚。从埃及这边过来,他们要上去;上去什么意思呢?上去的意思就是说,越往南走那个地势愈高,那果然一点都没有错, 神带他们所走那条路是往南走的路,往南走你到了西乃半岛的南端,你就会发现有十七座的高山,西乃山就是其中的一座山,所以现在大家看的很清楚;如果在这张图上沿着地中海你可以往北走,就到了以色列,但是如果你往南走是个绕行的路,但是这条路是旷野的路,而且是沿着红海的。 

红海我们说过有两个壁,有靠近埃及这边、有靠近沙特阿拉伯那边,那么靠近这个埃及这一边是沿着海边,然后沿着旷野,就这样的一直往南边走,这个可以说是以色列人当初所走的路线,这一点是非常重要,因为我们知道,最后他们要走到西乃山,所以有两条线∶一个叫北方路线;一个叫南方路线。这个北方路线是不可能的,因为圣经明明告诉我们,法老容百姓去的时候,非利士的地道路虽近,但是 神却不领他们从那里走,因为 神说,恐怕百姓遇到打仗就会后悔,就会回到埃及去了。

有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是大概在一九八几年的时候,考古学家找到了一个土丘,埋在土丘底下的,乃是当时的一个很重要的要塞;而那个时候正是在摩西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那个时候。所以那个时候的这个兰塞法老,就是兰塞大帝,事实上,他把重兵就放在那个地方,所以以色列人根本不可能往北边走的。

我们知道有所谓新派神学的朋友们,他们普通是主张应该往北走,往北走的话过红海就很容易,因为苇海是很浅的,所以他们觉得这根本不需要神迹就可以过去了,因为新派的朋友们,他们不大相信神迹的。但是如果这样的话,你一定就要相信以色列人是往北走,但圣经明明说这个是到非利士地的道路,所以 神不是走这条道路。现在果然一九八几年的时候很清楚,考古很明显告诉我们,那个地方本来就是屯兵、本来就是军事要地,你以色列人不可能浩浩荡荡两百万从那里经过,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所以你看 神的话是非常非常准确的,如果他往南走,那条路是什么样的路呢?2.以色列往南路线∶兰塞-比哈希录-提沙湖-疏割-以倘-密夺 

我们知道根据考古现在的发现,知道原来有一段的路已经是有人走过的,原来在这个半岛南边有一座山,这个西乃山的附近原来是产铜矿,原来也产绿松石的矿。

埃及很喜欢绿松石宝、半宝石,埃及人当然也喜欢铜了,所以那个时候,所有埃及的奴工都是送到西乃半岛去。大家不要忘记西乃半岛是很热的地方,记不记得摩西看见荆棘被火烧着,那就是平常的时候,就是太阳照晒在荆棘上,如果超过它的燃点,就烧起来了,所以荆棘被烧起来是司空见惯的事,不过那一次摩西所看见的乃是神迹,因为虽然有火在上面,但是圣经告诉我们荆棘没有烧着,所以你就可以想象这个西乃半岛的天气是非常炎热,在那里做工根本像是在地狱里面一样。 

在那里很多的奴工,他们因为很无聊、很痛苦,所以他们的日记就写在石头上,从这些日记、从这些碑文上面我们就可以知道,在以色列人还没有出埃及以前,事实上已经有一条路,那一条路是可以沿着走的,因为当初矿工就是走这条路。但是到了那一带、到了山里面,那个旷野的沙漠,实在不是人过的日子,那的确像地狱一样的日子,因为平常温度差不多一百一十度(约摄氏43度)非常非常炎热,这个是西乃山的气候本来就这样。所以我们能想象到以色列人四十年在旷野,实在不是太容易的一件事情,而现在我们看到了,以色列人他们走的事实上是南边的道路。 

下面一个示意图,这个叫做出埃及的路线

隐隐约约你能看见这个三角洲,我们现在所看的这张图,事实上是三角洲的图画。如果大家能够在这个地图上面找到兰塞的话,我们知道以色列人是在那里起行的,起行了以后,然后就走旷野的道路。走旷野的道路的时候我们知道他们是从兰塞然后往南走,大家就看见有一个叫比哈希录的地方,他们就会到比哈希录,那里有个湖,然后就过了一个湖,那个湖叫做亭撒湖,现在这个亭撒湖附近有一个四星级的旅馆,亭撒湖还在那里。 

亭撒湖的南边有一个湖叫做苦湖,苦湖附近就叫做巴力洗分,圣经描写的就是告诉我们,以色列人到底在什么地方过红海∶是在比哈希录的附近、还有是在巴力洗分的附近。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以色列人他们是在从兰塞起行以后,然后要过红海。 

那么在什么地方过红海?圣经已经给了我们一些提示,给了我们一些暗示,还有大家在地图上也可以找到密夺。这个密夺、比哈希录、巴力洗分,你把这几个地方如果把它定住的话,你就知道大概以色列人就是在那一带,所以以色列人在哪里过红海呢?大概就是在苦海那个附近过红海的,等一等我会讲的更清楚一点。 

那么在地图上你看的很清楚,有一条路叫非利士人路,然后往北走会到有一个土丘叫Tell Hebua,这个Tell Hebua那个地方,事实上就是在一九八几年的时候,他们发现那里有个重要的军事要塞,所以以色列人是不可能走这条路的,所以以色列人只能够往南边走,然后从兰塞到了比哈希录。 

比哈希录是什么地方呢?比哈希录事实上就是今天的苏伊士运河河口那个地方,很有意思的,那个地方有一个地名就叫做以实马利,就在比哈希录那里。

现在我们怎么知道比哈希录大概在哪里呢?因为比哈希录,根据希伯来原文是河口的意思;所以一直到以色列他们占据了西乃山以后,他们做了一番考古的工作,后来跟太空总署合作,结果他们才发现原来有一个古的运河,在摩西那个时候已经有了,所以如果大家看这一张地图,你可以看见上面有一个叫做边防运河。 

边防运河事实上是一直到地中海,沿着Tell Kedua,一直往Tell el-Herr那个方向,那么从地中海一直到亭撒湖口。那么这一个在太空上还看得见那个遗迹,那表示古运河。所以可见在摩西那个时候,这是一道很重要的边防的运河,那么既然这个比哈希录是河口,所以现在我们可以根据考古的资料断定,这个比哈希录应该就在亭撒湖北边的一点点。 

圣经又告诉我们以色列过红海的地方是密夺,是第三站。同时有一个地方叫巴力洗分,那巴力洗分根据考古学家找出来的,那里也有一些祭坛,从前的丘坛,他们拜偶像的,巴力,我们知道就是偶像。

巴力洗分就告诉我们,那里因为在水的附近,所以他们认为巴力原来是守护神、是水手的守护神,所以水手们在那里就建了一些偶像的祭坛,所以那个地方叫做巴力洗分。

今天我们知道如果你到埃及去的话,那一带也叫做巴力洗分。所以我们大概可以知道,以色列人到底应该在什么地方过红海?就是他走南边的路,然后大家知道如果在这个地图上,这个歌珊的地方,就是从兰塞一直到亭撒湖,你会找到两个点∶一个是比东,还有一个是疏割。 

疏割就是他们第一个安营的地方,然后他们第一个安营以后,就开始过红海了。过红海∶他们在什么地方过红海,多半就是在比哈希录跟巴力洗分中间的地方过红海,因为这是圣经明明很清楚的告诉我们的。 

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这个在历史上曾经引起过一些争执,因为我们知道不信派或者新派,他们不相信以色列人能够过红海这个神迹。红海∶我们知道希伯来文事实上是苇海,就是芦苇的意思。

所以他们就根据这一节圣经告诉我们,因为那一带有很多这种的湖,都是充满了芦苇而且很浅很浅,所以他们就找了很浅的地方,说以色列人大概从那里经过,就把整个神迹取消了,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不相信有神迹,所以才相信当初以色列人走北方的路。事实上不是如此,不光如此,另一面红海的的确确也讲,不光是讲到这个靠近埃及这边的红海,也指着靠近阿拉伯半岛那边的红海,还有也指着,我们知道后来以色列人在红海边安营,那一带的红海绝对不可能是苇海,现在又是讲苇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现在我们考古学就看得很清楚了,原因是怎样?今天我们看见这个红海跟苦海中间好像是干地,那么苦海跟亭撒湖中间好像也是干地,是不是?但是事实上不是,事实上在摩西那个时候红海的水位比今天要深的;比现在要深多少呢?考古学又给我们一个很好的资讯。我们不是说过西乃半岛是两壁吗?这边是埃及,然后过了红海,这边又有另外一壁对不对?这一边是红海、这也是红海,这边红海的顶的地方就是以拉,以拉也就是阿卡巴。阿卡巴今天大家都知道,这个以拉可以说是潜水很好的地方,圣经上的以禄,那么阿卡巴事实上就是圣经里的以旬迦别,是四十二站里面的一站。今天所找的以旬迦别,已经不是在海湾口了,是海湾口还往里面退一段的距离。那么现在你看退一段的距离,就表示如果这个『以旬迦别』的旧址找到的话,那就是告诉我们在摩西那个时候,以旬迦别刚好在海湾口上,所以你根据这个水退的距离,你可以算现在的水位和那个时候摩西水位到底差多少。 

所以现在很清楚,根据那一份资料,那个时候的红海,摩西那个时候红海的水位刚好是可以漫过今天的苦海跟亭撒湖的。所以现在我们就很清楚了,意思就是说,根据这一份的考古资料,我们就晓得以色列人是过苇海不错,因为苦海是苇海的一部份,但是也是红海,的确是过红海,意思就是说那个时候的红海已经漫过了今天的红海、苦海、还有漫过了今天的亭撒湖,这个是很清楚的。所以这样的话我们根据圣经,大概以色列人如果过红海的话,从哪里经过呢?他的确是过红海,那神迹的确发生,然后海的确是分开的,然后以色列人就像走干地一样,然后他们从那里就到了彼岸。 

那密夺是四十二站第三站。很有意思的,这个密夺是塔的意思,所以我们知道当时埃及人他们把奴工打发到埃及去的时候,打发到西乃半岛去做奴工,他们走这条路的时候,那么刚好密夺是一个很重要的要塞。意思就是说很重要,那里有一个高塔,有一个守望塔,一面是保护他们自己的人,另一面也是把奴工打发到南边去的时候,那么可以看到很清楚,所以这个密夺可以为这些来做见证。所以我们知道第一站是疏割;第二站是以倘;第三站呢是密夺。 如果大家读民数记三十三章很清楚的。

所以他们在什么地方过红海呢?是在密夺、在比哈希录,在巴力洗分附近,他们就过了红海,圣经告诉我们那神迹就发生了,然后水分开,以色列人他们就行走干地。   

二 以色列人如何过红海~是神迹还是地理因素 

也许大家会说,今天到了二十一世纪,大家还相信说这个神能够叫红海分开吗?我们知道在以色列和在佛罗里达有两个教授也是科学家,他们做了个很简单的计算,就是问到底红海有没有可能分开?因为你如果仔细去读出埃及记的话,圣经告诉我们说∶ 神就用东风,后来叫红海分开了。他们两个因为是科学家读了气象学,所以就做个很简单的试验,他们就假定一种很简单的地形,当然当时以色列人过红海地形是比较复杂的,如果根据很简单地形来计算的话,那么他们说如果这个风速达到一定的速度,达到一定的风速,就是风速很大,而且如果是经过十二个钟头不断的在那吹的话,那么就可以叫红海的海水退往旁边,这个可以退最少可以退一英里那么远;如果退一英里那么远的话,就是说这个时候以色列人就可以走干地了,这是很简单的模型,很简单的计算,意思就是说你的风速如果达到一定的风速,同时你连续不断的吹,经过了十个钟头以后,我们知道这个海水就可以分开、就可以后退,退的时候可以退多远呢?大概退一英里,或者是超过一英里。 

这个是科学家们,他们做了一个很简单的实验,很简单的模型就告诉我们,这个以色列人他们过红海不是不可思议的,因为的的确确像这个板块的移动啦、那个时候河床的情形啦、风速的方向┅等等,的的确确我们知道这些事情是可以发生的,不是不能够发生的。 

那么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这件事能这样呢?根据圣经的记载非常简单,就是告诉我们说,神借着一阵的东风……然后我们知道,以色列人他们果然是行走在干地上,所以我们相信就是在『巴力洗分』附近,我们可以看的出来,也可以知道,这应该就是以色列人他们过红海的地方。 

三、结论(图为运河,文中图略)
最后我想给大家看几张的图片,下面一个图片就是两湖区,这个就是我们已经说过的苦湖跟提沙湖,那么以色列人大概就是从那里过红海的;再看下面一张图,这张图恐怕大家看的不大清楚,这个是从埃及到迦南,他们大概所行的路线;再一张是比哈希录,我们刚才不是看过比哈希录吗?那就是大家看对岸的那个就是西乃半岛了,我们这张照片是从那个四星级旅馆拍出去的,这比哈希录我们说过他的意思是河口的意思,那个河口原来是古运河,那是个边防的运河;然后我们再来看下面一个就是巴力洗分,这张照片很珍贵,因为我们坐的船,我们像那个时候以色列人,他们如果过红海他们没有机会回头拍照片的,但是我们在海上可以回头拍,那就是那个巴力洗分的景色。大家可以知道在那一带就有古迹,因为巴力乃是水手的守护神。我们再看下面一张,这就是苦海,其实很美的,今天是非常美,不过今天整个的景观有一点改变,跟摩西那个时候不同,因为自从开了运河以后,不过这一带应该是没有错的,现在遥远的彼岸那应该就是西乃半岛,以色列人大概是经过了几个钟头,两百万大军就从这里跨到那一头去。再下面这个是另一张图,圣经说摩西向海伸杖,结果以色列人就到了海的那一边去了,那个下面就是玛拉苦水,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在玛拉苦水以前,他们是在苦海这一带,巴力洗分还有比哈希录,最后他们是这样的过了,从这一岸就到了那一岸。 我们知道这个就是大概他们所走的路线,我们就到了四十二站的第三站密夺了,然后以色列人就从那里过了红海,这个是在历史上所发生的。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