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基督徒的成长路

〔33〕基督徒的成…

一、前言:

寻的旷野「加低斯」,他们就回到了原点。然后下面一站就是何珥山,他们从何珥山本来的意思,就是希望能够往东去,然后希望经过王的大道。我们看看手边的图表「绕道而行」,编号slide82,大家可以看到加低斯,就是地图的最左边,中央的地方有个加低斯,那个「抵」字是错的。加低斯然后往东北走,就到了何珥山。他们当初的目的,是希望能够走王的大道,往东走;然后到了以东境内以后,再往北走,就往摩押地来走。

但是以东不肯,摩押也不肯。所以圣经告诉我们:他们就必须要绕过以东地,也需要绕过摩押地。现在我们根据申命记第二章,裡面有个很简单的複习,我觉得我们也应该让大家知道,这个圣经节在什麽地方。同时希望大家还是一面注意这个表,因为我们要特别来看,稍微把它分析一下,最后 这几站是怎麽一回事。

二、以色列人绕过以东与摩押,与亚摩利人和巴珊王争战:

申命记第二章的第四节:你吩咐百姓说、你们弟兄以扫的子孙、住在西珥、你们要经过他们的境界.他们必惧怕你们、所以你们要分外谨慎。不可与他们争战、他们的地、连脚掌可踏之处、我都不给你们、因我已将西珥山赐给以扫为业。所以以东不肯,神就警告以色列人:你们只可以经过他们的境界。

意思就是:你们要绕过他们,但是不可以与他们争战。千万不要以为争战了,结果你们可以得地。不能的,因为我把这块地赐给了以扫,根本就不给你。然后十三节:现在起来过撒烈溪,所以我们知道:绕过以东,然后到了撒烈溪,就到了以东地和摩押地的交界,等一等就要往摩押地去了。第十六节:兵丁从民中都灭尽死亡以后、耶和华吩咐我说、你今天要从摩押的境界亚珥经过、走进亚扪人之地、不可扰害他们、也不可与他们争战,因为神说他们的地,神根本也不赐给他们。

然后二十四节:你们起来前往、过亚嫩谷、我已将亚摩利人希实本王西宏、和他的地、交在你手中、你要与他争战得他的地为业。从今日起我要使天下万民听见你的名声都惊恐、惧怕、且因你发颤伤恸。摩押和亚摩利人的交界,就刚好是亚嫩谷,所以神就说:你们起来前往、过亚嫩谷。那绕过了以东地、摩押地,现在要前往过亚嫩谷。然后:我已将亚摩利人希实本王西宏、和他的地、交在你手中、你要与他争战得他的地为业。意思就是:到了亚摩利人的地带,那麽就不是他们近亲的地带了。我们知道以东是以色列人的近亲,还有摩押也是,但是过了以后就不是了。过了以后意思就是他们要开始争战,这是第二章。

到第三章我们后来发现:他们又到往北边,去巴珊那个地方,又和巴珊的王争战。所以最后摩西就带了以色列人打了胜仗,就是他们把基烈山地拿下来,同时也把巴珊大遍的土地也拿下来。所以最后在以色列人进迦南以前,摩西就率领以色列人打了一次胜仗。总的来说,就是以色列人先是绕过以东地、绕过摩押地,然后过了亚嫩河以后,他们就杀出一条路来。在他们打败了亚摩利人希实本王西宏,这个时候,他们就得到了基烈山这块地;然后又往北去,打败了巴珊王噩,就得一片很大的土地,叫做巴珊;最后他们才回到死海的附近,所以这一条路,我想应该是很清楚的。

三、图片浏览─以色列人绕道往迦南的路径:

现在我们还是回到那个地图,就是编号slide82的绕道而行。在这个图上我们知道,他们应该要走王的大道,往东走的,结果他们只好往红海大道走。那个死海的「死」字是错的,绿的就是往红海边走。然后到了红海的时候,他们又往东北走。这个时候他们不能够走王的大道了,所以要避过王的大道,王的大道都是红的线。所以他们只好走绿的线,就绕过以东地,还有绕过摩押地。这是个大的地势,我们已经看过了。现在再看下面一张,编号slide87,这是米旬旷野;编号slide88,这是以东地。绕过了以东地,也绕过了西珥山,就是编号slide89的西珥山区。现在就来到什麽地方呢?大家看编号slide83的突围。

大家看死海的东边,不是看到有亚嫩河吗?亚嫩河在往北,有一个小城,叫做底本,到这个时候,事实上已经是绕过了摩押地。所以神对以色列人说:你跨过了亚嫩谷,就可以打出一条路来。所以希实本很明显是个城,那希实本的王叫西宏,就出来迎战,结果他们就打出一条路来。那多半根据圣经的记载,应该是收复那个王的大道,因为西宏希实本王,也是不让以色列人从王的大道经过。所以他们要争战的目的,就是要把王的大道清出来,清出来以后就可以走王的大道了。他们得了胜以后,又往北边走,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北边不是有巴珊大道?巴珊大道其实就是王的大道,一直往巴珊去,所以一路上就这样的,可以说就到了摩押的平原。

那麽往北走以后,然后摩西就打了胜仗以后,他们很自然就回到死海附近。大家看在这张「突围」的地图上面,这个死海附近北边一点,英文说的Plains of Moab,就是摩押平原;还有这个Abel Shittim,就是亚伯什亭;然后伯耶施末,这个也是圣经裡面所提到的一个很重要的点。所以在伯耶施末和亚伯什亭中间,这一块地方就叫做摩押平原。那麽这个时候已经快到了迦南门口了,你发现它根本就在耶利哥的对面。然后耶利哥稍微再往南一点,就是耶路撒冷,所以这样的话,就一直进到迦南了,这张地图我想大家是很清楚。

四、重述以色列人绕道与争战时,所经过的各站:

现在我们就要回到四十二站那个表,稍微再解释一下。

A、绕过以东:
比方说:我们读到第三十二站是加低斯,加低斯再往下一站是何珥山,这个当然是要往东北一点,亚伦就葬在那裡。然后他们就开始往红海边走,所以大概往红海边走的那一条路,就是所谓的红海大道。

然后下来以后,就到了撒摩拿,撒摩拿就是登高上升的意思。从这个字意来看,很可能这个时候已经过了红海了,现在已经到了以东旷野大道,然后慢慢就开始沿着外约旦的山脉,就慢慢往上升了。所以我们现在可以看得出来:撒摩拿、普嫩、和阿伯,就是三十四、三十五、三十六这三站,按理来讲,应该是在以东,他们绕过了以东。

B、绕过摩押:
那麽以耶亚巴琳呢?如果根据圣经记载,那应该是刚好绕过摩押。摩押的南界是和以东为界,有个撒烈谷;那摩押的北边是与亚摩利人为界,那个就是亚嫩谷。一个叫撒烈溪,一个是叫做亚嫩河;那麽这是河谷,这也是溪谷。所以到了以耶亚伯琳,我们可以说以色列人那个时候,刚好越过了、绕过了摩押地。

为什麽要绕呢?因为摩押人不答应他们,因为要经过王的大道。大家如果读民数记、申命记,可能读不出来。但是如果读到士师记十一章,十六节到十七节,那裡就很清楚:不光是以东不答应,摩押也不答应。所以神说:「你们只能绕过,只能经过就完,但是那个地我绝不给你们。」所以已经很清楚!这样的话,我们现在就知道: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应该都是在以东,绕过以东。

C、与亚摩利人的争战:
然后到了底本迦得,是第三十八站。那三十八站很有意思!根据考古我们可以知道:王的大道事实上是从底本迦得经过的。底本迦得事实上已经是过了亚嫩河,过了亚嫩谷了。所以这个时候神告诉他们说:你要与他争战、得他的地为业。从今日起我要使天下万民听你的名声都惊恐、惧怕、且因你发颤伤恸』。所以到了底本迦得的时候,已经到了王的大道。那麽王的大道怎麽会有一站的呢?那个没有很重要,就是说这个西宏根本不让他们,怎麽样就不让他们,结果他们就打出一条路来。那麽争战的结果是什麽呢?因为把王的大道清理出来了,所以他们有一站在底本迦得,这个已经到了外约旦山脉了。

我们上一次曾经提过,以色列的版图好像我的五个指头一样:我的小指头是沿海平原,然后无名指是中央山脉。中央山脉就是像希伯崙啦!像耶路撒冷,都在中央山脉上。然后再过来的中指,再往东就是约但河谷;再过来的食指就是外约旦山脉,然后大姆指就是沙漠。

大家记得:根据圣经的记载,绕过以东地、绕过摩押地,他们几乎是走在外约旦山脉,跟沙漠中间的地带。但是等到过了亚嫩谷以后,他们就回来了,就折回到外约旦山脉,因为底本迦得根本就在王的大道上。王的大道可以说是个纵贯线,是贯穿整个南北向的,整个的外约旦山脉,所以我想这个很清楚的。然后又是亚门低比拉太音,也是打下来的,所以这个应该也是在亚摩利人的手下那个区域。到了亚巴琳山,亚巴琳山是包括尼波山,尼波山事实上也是王的大道。所以大家要看的很清楚!为什麽神说你要与他争战,而且要得他的地为业呢?很简单!就是因为神要叫他们打出一条路来。

这条路就是敌人不让他们走王的大道,他们坚持要走王的大道。以东没有办法,还有摩押没有办法,但是西宏或者巴珊王,这个根本不是他们的近亲。所以果然他们很勇敢的,摩西就带他们打下一条路。所以底本迦得、亚门低比拉太音,这是三十九,第四十站就是亚巴琳山,这个也是。

D、与巴珊王的争战:
然后以色列人大概到巴珊的时候,可能就不是往北走了,就是这个是一面前面军队打,后面他们就开始在那裡安营了。到了亚巴琳山,事实上已经到了尼波山,尼波山已经是很靠近,就是死海北端一点的地方,不算很远。比方我们再回头看编号slide83,「突围」的这张地图。这张地图上面,如果大家在希实本南边一点,就是尼波山。所以尼波山事实上跟耶利哥,好像几乎是相对的。所以到了这个地方,大家看尼波山也是在红线上,换一句话说:也是在王的大道上。所以很明显的,这个一直打下去。然后再往下,圣经告诉我们他就往北了,但是就没有记载以色列人在那裡安营,只记载这几个安营的地方。

所以很可能有一些军队出去打仗,有一部份在后方,然后他们就在这些地方安营。那麽到了尼波山以后,慢慢的他们打了胜仗回来以后,以色列人就从尼波山那个王的大道,就往约但河走,就到了约但河边。那麽大家看死海的北边,就是约但河注入的地方。从前有一张地图告诉我们说:这个约但河鱼往下走,往下游,快到死海的时候,结果那个鱼就往上走,因为死海的水是咸的。所以大家可以看到,从那个地图上,就是「突围」这张地图。

就是说从死海北边不是有约但河吗?就在约但河边,所以在约但河谷,以色列人就安营在那裡;这就是倒数的第二站,就是摩押平原,耶利哥对面,或者约但河边。

所以大家看得很清楚,我再举这五个指头:这个大姆指是沙漠,这个食指是外约旦山脉,这个中指是约旦的河谷。那麽要记得:就是尼波山在中指这裡,所以意思就是:所有的王的大道,从底本到尼波山都在这裡。那麽当初绕的时候,是绕在中间这样走的,绕过以东地,然后再绕过摩押地;过了亚嫩河以后杀出一条路来,所以他们就走在王的大道上;然后又到北边去,也沿着王的大道,通通是这条王的大道,通通收复了;然后他们再回来,就到了约但河谷,约但河边。那个时候他们在摩押平原,就是约但河边和耶利哥的对面,那就是倒数的第二站,所以现在大家看得很清楚。

我再复习一下:撒摩拿就第三十四、三十五、三十六,就撒摩拿一站,普嫩一站,还有阿伯一站,这个应该是绕过以东地的,这些站、这些营地。然后三十七站就是绕过摩押,然后到了三十九已经过了亚嫩谷了,所以他们杀出一条路来。那底本迦得、亚门低比拉太音、还有亚巴琳山就是尼波山;所以大概这三站,应该都是沿着王的大道,他们清出一条路来。

最后他们又再往北,把整个巴珊那个土地也拿下来。然后再回到摩押的平原,约但河边,这就是倒数的第二站,最后就到了迦南。所以大概为着帮助大家能够明白最后的十四站,所以我们首先把这个地理位置先告诉大家,然后现在我们就来看那些重要的属灵的意思。

五、进迦南有一个重要的拦阻,就是敌人是伟人:

有意思的就是说:我们看到这个以色列人,神告诉他们说:他们只能绕过以东地,绝对不能够和以东人争战;他们只能够绕过摩押地,不能和摩押人争战。因为神把这块地已经给了以扫,也给了摩押。但是他们一过了亚嫩谷,就是一过了摩押边界,这个就是亚摩利人了。我们如果仔细读一下:亚摩利人大概是伟人,因为尤其到了巴珊,利乏音人,这很明显是伟人。所以考古学家也好,各方面圣经学者也好,猜想以色列人现在所遇见的敌人,事实上就是当初他们听见说:希伯崙有亚衲族人,是个吞喫居民之地。

所以他们就害怕,怎麽样都不上去。我们说过:神的旨意是不能废去的,神一面是把玫瑰给我们,也把刺给我们;神当初给以色列人那块地,就是流奶与蜜之地。一面不错!是流奶与蜜之地,但是另一方面也是吞喫居民之地。所以神不只把玫瑰给我们,神也把玫瑰的刺给我们。我们为玫瑰感谢神一千次,我们有没有一次为着玫瑰的刺来感谢神呢?那麽以色列人就因着听这个缘故,他们害怕,觉得这条路不能走,这个仗不能打,就吵着要回埃及。结果就开始暴动,最后他们就倒毙、漂流在旷野。所以以色列人从此以后呢?不错!是看不见敌人了,然后他们就躺在旷野。那麽第二代的人呢?不错!他们蒙恩典,现在可以进到迦南去。

可是神给他们命定的道路,我们要记得,意思就是:等到你真的要到迦南门口的时候,你在以东不遇见争战,在摩押不遇见争战,因为神不许可。但是到了西宏,过了摩押以后,我们看见西宏就用强,怎麽样都不让他们经过;那如果这样的话,他们根本就达不到迦南。所以我们知道:进迦南有一个很重要的拦阻,就是这些敌人就是伟人。所以我们要知道:当初王的大道所以是王的大道,就是因为四王,那个东方的远征军,他们一路南下,然后一路打了胜仗,所以就打下这一大道来。王的大道起头是军事大道,后来就变成商务大道,所以这条路这样来的。那麽现在以色列人要从这个大道,然后就要到迦南去,结果他们不肯,所以一定要打出一条路来,这样最后他们才能够进到迦南。

所以因着这个缘故,以色列人一面遇见和希实本王西宏打仗,另一方面和巴珊王噩打仗。打赢了希实本王西宏,他们就得着了很有名的基列山,基列山是对于牛和羊非常好的一个块地方。然后再往北去,就是今天叙利亚南部的巴珊,也就是我们大家所说的戈兰高地,这个巴珊要拿下来的。但是这两个地方通通是在谁的手裡呢?就是刚才所说的,就是那些伟人的手裡。所以如果要进迦南,你发现争战还是不能避免的。当初以色列人以为:我们从此以后再也不见伟人了。不可能的,这一条路一定要经过的。

六、基督徒不可能避免属灵的争战:

所以基督徒不可能避免属灵的争战,原因就是仇敌不甘心,撒但不让我们进到迦南美地,经历流奶与蜜的丰富,所以牠总是百般的拦阻。比方说祷告聚会,每次来到祷告聚会,我们知道一面我们蒙恩典,一面主藉着祷告聚会,能听我们的祷告。有的时候藉着祷告聚会,我们能够綑绑撒但,因为主应许我们:我们凡是在地上所綑绑,在天上也綑绑;在地上所释放,在天上也释放。

但是很希奇!我们每次要到擘饼聚会的时候,要嘛不是头痛、要嘛就是胃痛、要嘛就是这裡不舒服、要嘛就是空前的疲倦。所以我们知道,如果这样的话,有的人就不聚会,就不祷告了。这是对的路吗?不是!如果这个时候,神就提醒我们说:你们要与他们争战,要得他的地为业。你不管多疲倦,其实你已经忙了一天了,你有千万个理由,告诉你应该在家裡休息的;但是你不肯,这个时候你愿意得那块地为业。这些人都是伟人呀!因为这些人都好像比你大,好像都是最后叫你不聚会的、叫你最好不要去祷告的。所以有的时候,我们就好像打了败仗一样,但是不可以。所以如果要进迦南,要达到成熟的境地,那这个时候我们要靠着圣灵,让圣灵率领我们打胜仗。所以这个时候,你可以仍旧拖着疲倦的身体,就来到祷告聚会裡面。起头很下沉,但是很希奇!你灵裡面就高昂起来了,我们有太多这样的见证了。

不光祷告聚会如此,读经聚会、擘饼聚会、还有各种的聚会、传福音聚会,也是如此。只要到读经了,你看我们就特别疲倦,一个人看我们知道:像圣经这麽厚的小说,有的人一个晚上就看完了;但是你读圣经呢?没有看几行就疲倦了,眼睛就打架了,好像就累的不得了。

那这个时候你让它去吗?不能!如果我们让它去,你看你永远就像以色列人当初要倒毙在旷野,还有你永远不能够达到成熟的境地。所以这个时候,我们看见属灵的争战是非常需要,也是必要的。所以我们知道:最后的成熟,和它的最后的凯旋紧紧相连的,这个可以说是基督徒一定要经过的道路,也就是以色列人所经过的,所启示给我们的。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