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音 (130) 冠疫(24)疫情中的回归与归回2⃣️

佳音 (130) …

回归2⃣️:瘟疫——厉来社会越动乱,瘟疫越喜欢。瘟疫只是躲在历史的黑暗处。当人与自然的秩序越紊乱,抵抗力越弱,瘟疫就会乘虚而入。这是自然的规律。因它是人类最大的战利品。

主前431年 ,古希腊有27年久的一场战争,人们因拥挤在狭小的城内,病菌迅速蔓延整个城市,三分之一的雅典人在“怪病”中失去了生命。这瘟疫正是鼠疫。雅典并非败给了斯巴达,而是败给了鼠疫;斯巴达也没有获得胜利,只是让鼠疫从此留在了人间。

主后79年,近东作战的士兵又将天花带回罗马帝国,于是立马爆发了含天花、鼠疫、麻疹、伤寒在内的一系列瘟疫,史称:“安东尼时期黑死病”。

公元541年,查士丁尼大帝为了统一罗马,南征北战38年后,胜利在望,君士坦丁堡爆发了——“查士丁尼大瘟疫”。查士丁尼大帝也患病,至少1/4的罗马人口相继死去,军民动摇,拜占庭帝国统一罗马的希望再度落空。

地中海时代的几百年里,战争从来没有断过,瘟疫也没有断过。大灾之后,必有大役;大役消失,又开始了征战。有些时候,我们很难明白,究竟是战争收获了和平?还是瘟疫阻止了战争?东征西伐,城毁人亡,来来去去,瘟疫才是人类最大的战利品。没有谁胜谁负,都只是收获一场瘟疫。

1346年,元朝蒙古大军围攻东罗马近一年,蒙古军队将一具感染了瘟疫的尸体,投入城内。几天之后,加法城开始闹瘟疫,尸体堆积成山,整个城的人几乎死绝,剩下极少数人仓皇逃走。蒙古大军也因感染瘟疫,鸣金撤军。当加法城的意大利商人仓皇逃回到意大利时,船上的老鼠和跳蚤通过缆绳成功登陆。 “中世纪黑死病”的灾难,出现在欧洲大陆,迅疾蔓延开来。这是一场整个人类的浩劫,仅用了三年时间,黑死病就以超过2500万成交量,收割了人类的性命,占当时整个欧洲人口的1/3还多。

15世纪末,西班牙人登陆美洲,殖民者竟然再次上演加法城之战的手段,西班牙人通过黑人奴隶,将天花带入新大陆,再将患病的士兵投入阿兹特克城市。从来没有养过牛的阿兹特克人,对天花等瘟疫几乎毫无抵抗力,病毒瞬间在阿兹特克人中流行。瘟疫让西班牙人不但顺利取得了阿兹特克城,也让印第安人从近3000万的人口,在10年内,缩减至100万人。再一次,因人祸而起的瘟疫,对印第安人造成了“种族大灭绝”。人性之恶,在战争中总能体现得淋漓尽致。

从1932年开始,到1945年结束,侵华日军一直在这里秘密研制生化武器,企图通过生物战细菌战,对我们进行种族灭绝。在这里,侵华日军直接在活体实验者身上进行着鼠疫、炭蛆病、霍乱、伤寒等流行瘟疫的研究,且在1940年-1942年期间,用飞机投放病毒或跳蚤、虱子。仅鲁西地区,就有超过20万人患病丧命。

所有的天灾,背后都有人祸的影子。回望历史,最寒心的莫过于有人故意将”死”引入人间。对抗疫病脚步,从来都没有停止;“山不过来,那我就过去。”在数次大瘟疫当中,人类也总是靠着这少许的希望,迎难而上。瘟疫反而像一个助推器,推进着人类文明的迭代。

耶和华靠近伤心的人,拯救灵性痛悔的人。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 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因祂所赐给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都因我们在所受的一切逼迫患难中,仍旧存忍耐和信心。奉主耶稣圣名祷告!阿们!

 耶和华说:
“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惶,因为我是你的神。我必坚固你,我必帮助你,我必用我公义的右手扶持你。”(赛41:10)
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罗8:31) 。                                 耶和华靠近伤心的人,拯救灵性痛悔的人。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 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因祂所赐给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都因我们在所受的一切逼迫患难中,仍旧存忍耐和信心。奉主耶稣圣名祷告!阿们!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