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缓慢的抗疫…方青

欧美缓慢的抗疫&#…

观察美国,时常会为美国的抗疫举措感到不安。因为在我的认知中, 这么巨大的感染人数下,美国应当采取的唯一办法就是向中国学习采用休克式抗疫法。于是我很着急,恨不得写给特朗普,为他出谋划策。

美国他们政府 的抗疫 所采取的措施,是基于美国的政治制度、政治文化与法律精神的,虽然没有中国万众一心力抗病毒的豪迈气势,却呈现出联邦、州、市各级政府基于感染人数、基于数理模型所做的种种努力。

这种认知偏差也是很多自媒体公号上偏见性、片面性文章产生的原因

01. 美国3月抗疫,

为什么不立即强制性封城,而是讨论如何给民众发钱?

“封城”是阻断感染的重要手段,在我国已取得了成效。那美国为什么不采用和中国一样的做法,对感染严重的市进行封锁、要求人民强制隔离呢?

其一,美国多数人的消费习惯,使他们在没有工作的情况下,无法维持生活。中国人民有存钱的习惯,即使武汉封城2个月,一般家庭还是有一定的积蓄去买菜、维持生活的,实在困难了,大家还可以向亲朋好友借到钱。但美国人一般都是花信用卡的钱,这个月花完,月末发工资了来还信用卡。如果封城这样的决定一出来,那很多人就会失业没有收入,进而便没有了维持生存的能力,再加上美国人很难从其他人那里借到钱。所以,一旦休克式抗疫,无数家庭面临的是没有收入、没有钱购买食物,这些人就会处于受饿或者去抢劫的选择中。

虽然不是全面封城,但因为纽约市的餐馆等都关闭了,所以我认识的美国人,在餐馆工作的,最近都失业了,一家四口人,马上就没有收入。而这样状况的人,真的不是少数。在总统提议之后,美国国会和众议院通过了2万亿美元的刺激经济法案,除了帮助中小企业等外,一个美国人可以得到1200美元,孩子可以得到500美元。对于我的朋友们来说,真的是解决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发钱给美国人,是联邦政府基于他们国家国民情况而做出的适合他们国家的决定。

其二是,限制人民自由迁徙的权力必须是通过法律方式来进行的,而不是总统或者州政府下一个文件就可以实现的。人民的迁徙自由等基本权利得到法律的保障,政府的行政机构不通过法律的途径,无法对人民的基本权利进行限制,这是为了防止政府肆意地干涉人民私权利而设置的一种制度。

所以,一些自媒体文章将美国“没有采用强制隔离性抗疫”的作法视为政府别有用心的说法,是很难成立的。

政府所能做的就是“呼吁”“再呼吁”“建议”“再建议”人民呆在家里。纽约市政府发出“市民们,请待在家里”的号召,话也说得很严重,即“我们应假定大家已经暴露在病毒之下并采取行动,即使您尚未生病,也请尽可能待在家里”。换言之,市长告诉你,应当假定你周围都是病毒携带者,你一定要呆在家里。

纽约州长、市长也很着急,因为不听话到处逛的人还是有的,那也没有办法,即使你是州长或市长,你不能把这些不听话到处逛的人派警察抓起来,因为你没有权力这样做。

为什么要有这样的制度设置呢?因为他们是假定政府会作恶,如果不能政府的权力进行法律限制,那人们就会被政府以各种原因而打压,政府可以随意限制人们,那人们生活就无宁日,生活在一个担惊受怕的环境中。

美国人民也很适应这样制度,所以他们也不会在疫情蔓延的特殊时期去呼吁政府,说你们快下文件,快来限制我们。美国人民所做的,就是配合政府的建议,在家不出去。目前这一建议的举措效果如何,还不知道,这真的要取决于人民的素质了。

(疫情中的纽约街道)

02. 感染人数激增,

那让美国人安心的力量来自哪里?

这里想回答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我们都为美国的处境担心,那里是不是已经发展到到处抢劫程度了。

最早引起大家恐慌的是3月初一些公号上发布的美国人抢购食物的图片,空荡荡的货架,人们排着长长的队;随后是外国人辱骂亚裔的视频等,这些内容构成很多人对美国疫情的印象。常年没有联系我的表哥,他突然发来长长的语音,说你们那里是不是动乱了,你快点回来,他说他看到了国外骚乱的一些小视频。

到目前,美国没有发生骚乱。现在的情况是,人们响应政府号召呆在家里,学生上网课、人们在家办公、一些行业关闭等,天气好时,人们还会去空阔的湖边、公园散个步。

那为什么大家会形成一种美国疫情下人们生活动荡的感觉?

其一,碎片化的信息冲击。比如公号文章上发一系列的超市没有货的图片,远在万里外的中国人一看,哇,这么严重。但超市的货(除了洗手液和卫生纸)补给还是很快的,而公号文章不会发补给之后货物充裕时的照片,所以我们看公号信息时,得到的信息是不完整的。

其二,以个案代替一般。自媒体文章往往选取的是一个个个案。你要知道,即使在没有疫情时,极端的个案都是存在的,比如歧视在平时生活中也少量出现。但在疫情期间,自媒体就将这些个案作为一种普遍现象进行报道,如先介绍纽约的暴力歧视案例,再介绍一个旧金山的,再介绍一个西雅图的。如此,一系列内容放在一起,我们很容易认为暴力歧视在美国遍地开花了。而这却并不是现实中的情况。

其三,假信息泛滥且传播迅速。各种微信中的或其他社交媒体上的聊天内容,被自媒体当作真实的信息进行传播,没有经过把关、没有经过真实性核实,就这样把各种虚假的信息推送给公众了。微信圈里广泛传播的纽约工商银行被砸、美国黑人在大街上打砸抢等视频后来证实都是假的。这样的假信息中往往是夸大其辞、莫虚乌有的。

第二个问题是,感染人数这么多,为什么美国人还在散步、遛狗、去超市?

其一,这是美国人一种习惯性的生活常态。每年,美国总是会发生一些灾害事件,如南部的飓风、中部的龙卷风、北部的暴风雪、西部的地震等,这些灾害事件发生之前,政府就会预警,告诉人民需要准备什么、需要做什么,那人们就会按政府的建议,去超市买食物储存、去买应急医疗包等,从而度过一次次的灾害。这种灾害每年都会发生,人们一切都是按这样的秩序生活的。

所以,肺炎疫情来临时,政府建议在家,建议保持社交距离、建议多洗手、建议减少聚集,对于美国人来说,“看,政府和之前一样,给出建议了,我们照做就好了,一切都会过去的,和之前一样呢。”这样的心态下,他们就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恐慌和紧张了。

其二,政府每天都不停地和你见面、和你解释,你知道政府每一步在做什么,困难是什么,是否能度过等,这样的信息公开与透明性,是让美国人心安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因为疫情,我关注了白宫的新闻发布会、纽约州的新闻发布会、市长的新闻发布会等。至到今天,白宫和州的新闻发布会是每天都会召开,未有一日空缺,一次长1到1个半小时。新闻发布会,不是念稿子,是实实在在地向你解释政府做了努力、采取了哪些举措。纽约州长发布会还配着PPT,里面有详细的数字、鼓励打气的话,州长都详细地告诉你我们有多少手套、多少口罩、多少病床,我们还缺多少,我们怎么样得到更多的呼吸机,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人们需要做什么等。所以,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人们,即使是困难也告诉人们,原来真的不会引起恐慌,或许,正是在这一次次的新闻发布会中,人们得到信息的同时,也培养了理性。

另一个问题是,州和联邦之间会有拉剧战、会有争执。这与美国的体制有关,各州是相对独立的,有很大的自主权,而联邦在疫情中需要进行整体的调配,所以这里会产生矛盾与妥协等。这对于美国人来说是一种常态的政治,所以他们不会觉得联邦与州之间有冲突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但如果我们来看这样州新闻时,就会觉得这个国家似乎乱套了。

所以,站在我们习惯文化的情境下,去指责国外人民消极抗疫,可能是有所偏颇的。

03. 抗疫,

是立竿见影地消灭病毒,还是压平感染曲线?

这是两种不同的抗疫思路,无论是哪一种,其实都是希望最大可能地救治病人,使患者可以得到救治,而不是放弃任何人。

武汉封城式的抗疫,是希望利用最短的时间、快速地遏制住病毒的传播,这种方法取得了成效,使得我们现在得以复工复产。所以,我们国内的新闻报道中,将病毒视为一种可以战胜的敌人,这使得我们处于一种齐心协力应对困难的状态。如今,抗疫胜利的局面已定,这使我曾一度觉得世界各国应该采取我国的方式,快速地战胜病毒。

但美国的抗疫战略不是这样的。他们更多的是通过一定的措施去减缓感染人数,从而保证医疗资源可以持续地为重症患者提供救助,避免出现医疗挤兑,努力地“压平增长曲线”。“压平增长曲线”这一理论是欧美的多名医学专家提出的,“是希望流行病增长曲线被压平,而不希望它呈现指数级增长,使政府可以从容应付疫情,从而尽可能地保持常态生活。

可见,中国是以最短的时间去遏制病毒传播,欧美是尽力去减少感染的速度,以时间换取救治病人的空间,所以他们抗疫的时间不会是短期的,而是长期的,甚至有专家说病毒是与我们长期共存的。

因为我不是医学专家,所以无法评判两种方法的优劣。

但觉得自媒体传播者应该像我这样,应该去了解这两种抗疫思路,只有这样,才不会看到国外的抗疫和我国不同时,便武断地对他国的抗疫举措进行嘲讽。

以上几点观察也只是个人之见,难免有不当之处。每个国家的抗疫都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每个人也只能基于自己的经历等而窥得其中一二,期待更多理性的抗疫观察,可以丰富我们对国外抗疫的全面认识。

这场疫情是一场灾难,一场世界性的灾难。在全球化网络将各国日益联结进“地球村”的今天,抗疫中需要更多的是理解与支持,信息传播者需要对不同国家有着同情式的理解与了解,怀着仁爱、关怀去呈现他国的抗疫,才可以让国民知悉全面的情况,减少各国民众之间的嘲讽、歧视、敌意与攻击。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