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的恩典

苦难的恩典

苦难,或许是人类永远都无法绕开的一个话题。
 

虽然没有人喜欢苦难,虽然人一直在逃避苦难,但苦难,依然“执着”地在每个人的人生旅程上如影随形,犹如一个人身上无法拔出的刺,如鲠在喉,如芒在背:或身体残疾,或升学艰难,或婚恋失败,或事业受阻,或身心疾病,或濒临死亡。如果再赶上饥荒、地震、海啸、战争等大的灾害,那么苦难就更是在社会群体中成倍地增加,让亲历者惊恐错愕、痛不欲生,就如此次的瘟疫。 

为了根除苦难,人们曾竭尽所能地去探究苦难的来源以及寻找解决的方案,也曾试过千万种的理论与方法,但最后,这些努力大都无终而返。因为苦难的来源与解决,都超出了人类自身能力的范围,想依靠人类自身的力量解决苦难,就犹如一个巨人想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面,永远不会成功。 既然积极的方法不行,人们就开始考虑如何与苦难相处。

通常,大家会采取以下几种方式:

一是掩面不看。有些人掩耳盗铃般地生活着,只当苦难不存在,不提前预备,也不接受预警;他们及时行乐、纸醉金迷、醉生梦死,要等到自己真正遇到了苦难,再予以考虑。 

二是直面苦难。这些人承认苦难不可避免,于是训练自己的身体与内心,竭力使自己在苦难来临时能心如止水,不为苦难所动。 而还有些人,则在苦难面前采取消极避世的态度,于深山老林之中,操练禁欲,寻求来世的解脱。 

这些方法在人类历史上都曾有过许多的拥趸,但究其效果而言,都并不理想。大家依然莫衷一是,在苦难面前犹如盲人摸象。 毫无疑问,许多人,包括许多不信奉基督的哲人、文人在内,都承认,基督教为苦难的问题提供了极佳解释与极好的解决方案。因为从某种角度说,整本圣经就是在解释以及解答有关苦难的问题(由于此主旨过于宏大,本文只能论及其中极小的一部分)。 

面对苦难,有些基督徒的态度是:不言不语,被动地承受。那么,这种面对苦难的方式是否全面呢? 下面,我们从整本圣经的启示,简要探讨一下基督徒面对苦难的智慧。 

我们认为,人世间所发生的一切,即所有的人和事,都在神大能的掌管和护理中,包括苦难。人间没有一件事,没有一个人,可以例外。在神那里,没有偶然,没有如果,没有万一;神从不打盹,也不睡觉;受造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出自造物主神美善的旨意。 

第二,我们认为,对神的儿女而言,苦难是神磨练我们的工具。神给祂儿女苦难的目的,不是为了打垮我们,而是为了陶造我们,使我们有祂儿子耶稣基督的生命,是为了我们的益处。 

第三,我们认为,我们是罪人,我们需要这样的磨练,就如同病人需要药物和手术一样。 这第三点,不只是第二点的补充,而是非常关键的一个视角!说它关键,倒不是因为它比前两点更重要,而是因为它常被基督徒忽略! 基督徒要认识到,我们是罪人!我们不是如主耶稣般无辜地承受苦难。我们需要这些苦难来改变和重塑我们原本错误的生命,需要这些苦难来带领我们认识与经历神的大能与慈爱。神不是让我们在好的基础上更好,而是让我们在错误的道路上归正! 实事求是地说,当我们采取默默承受苦难的方式的时候,由于我们没有深刻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所以在潜意识层面,会觉得自己是无辜的,会本能地排斥这些苦难,而不明白我们的灵魂是被扭曲的,需要通过苦难来纠正和更新!

 以上三点,帮助我们相信并接受这样的观念:这些临到我们的苦难,不是错误的、荒谬的、无理由的,不仅仅是神加在我们身上的轭,而是帮助我们这些罪人和病人成长的必要手段。 这就如我们到医院就诊,医生说:“你们需要接受手术。”没有人认为动手术是一件舒坦的事情,但理智的病人都会要求医生快点给自己动手术,因为手术之后,我们就能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了。而且,手术之后,我们还会感谢医生,感谢手术。 

以上只是一个比方。我想,不会有基督徒希望苦难尽快临到自己。但道理上我们要明白,神所加给我们的苦难是我们这些罪人所需要的,是为了帮助我们归正。神永不犯错! 事实上,如果我们只是以被动的心态来对待苦难,我们的内心并不会真正地喜爱十字架,而是视之为不得不背的累赘,越早摆脱越好。而当我们把十字架当成改变我们这些罪人生命必需的手段,当成我们生命中所必需的医院和手术时,我们的态度就会发生改变,就会从内心喜悦十字架,拥抱十字架。 

如此,我们就能在苦难中泰然处之,并且会透过苦难,经历到生命的丰盛,我们也会透过苦难发自内心地赞美神,也歌颂赞美那位胜过苦难的主耶稣基督。 为方便理解,我们来举两个例子。 我们先以夫妻关系为例。在婚姻生活中,夫妻二人性格、观念、处事方式、思维习惯以及生活习性的磨合至关重要,也极其痛苦。磨合得好,幸福美满,欢喜快乐;磨合得不好,身心疲惫,劳神费力。这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我们常常发现,自己的配偶简直就是自己苦难的源头,没完没了无端的争吵,让许多人想起来都头皮发麻。 那么,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呢?有些基督徒惯常的思路是,把配偶当成神操练自己的工具,默默忍受,也期望透过自己的忍耐,让神在对方身上动工,等候他(她)的改变。 客观地说,这种方法不能说全错,但基本上,这种方法很难让我们真诚地爱自己的配偶。在我们的潜意识中,他(她)们只是神雕琢我们的工具,是“无辜的”我们的重担与痛苦,是我们必须忍耐的对象。

而当我们向牧者或其他肢体诉说这种忍耐的时候,也常常会给配偶带来伤害,因为他(她)们会觉得,我们把所有问题的根源都指向了他(她),总是对他(她)不满和嫌弃。 而如果我们以“医生/病人”的观点来看这个问题,就会有全新的角度与体验。我们会认识到,自己是一个需要医治的病人,而配偶则是神放在我们生命中所必须的那所医院或那台手术,是神用来重塑和祝福我们的手段。神要借着配偶使我们行在祂的正道上。

如此,我们对配偶的态度必定会大改,虽然我们也有痛苦,也有挣扎,但我们的心是喜乐的。事实上,当我们改变后,配偶也是会慢慢改变的。 我们再以教养孩童为例。生活中,我们许多人痛苦的源头,通常是自己有一个不听话的孩子,这个孩子常常玩梗悖逆,自行其是,较少顺服听话。我们或许会祷告,会忍耐,会想办法用杖管教孩子,但我们的内心很难真心地接纳和喜悦这个孩子,很难真诚地用福音的方式,让其在爱中转变。 

而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想到自己也是罪人,想到自己或许正需要孩子的行为来纠正自己的某些观念和行事方式,我们的心态就能放松一些,因为我们的要求也不一定都对。所以,我们该引导的引导,该纠正的纠正,该鼓励的鼓励,该杖打的杖打,在与孩子的互动中,完成彼此生命的改变。当我们把自己看成一个需要改变的罪人时,我们就会以欢喜快乐的心迎接这个孩子,而不是本能地厌恶他。 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一直举下去。比如让自己感到不舒服的同工,我们自己不喜欢的肢体或自己不喜欢的家人等等。 以上只是一些人际关系的例子,并不能涵盖所有苦难,但其提供的视角,却是可以通用的。即:我们不是从自己的无辜,而是从自己的有罪出发;不是以自我为中心,而是以神为中心来看待苦难;这样就能使我们的心不抵触给我们带来困苦和麻烦的人物或事件,让我们处理起问题来,有更加积极的心态和更加灵活的方式。 

而且,这正是圣经所启示的方式。当约伯遇到苦难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这些苦难会临到自己呢?他不相信朋友们的指控与解释,他希望到神那里去寻找答案。 但神并没有告诉约伯答案(虽然这个答案在读者看来,是那么的简单明了),而是让他站回到一个受造物的角度,让他去认识自己的大能与慈爱。当约伯亲耳听到神的属性之后,就得着了全然的释放。 从约伯的故事中我们学习到,只要我们相信:神是全知全能的,祂掌管一切,又慈悲怜悯。祂做一切的事情都自有祂自己的道理,虽然我们不一定能完全明白。

但无论怎样,所有临到我们的一切,都是于有罪的我们有益处的,正如祂为我们所预备的手术一样,祂也必看顾我们一切的需要。 当我们如此想的时候,态度就被扭转过来。正如保罗所言: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罗5:3-4)。 又如希伯来书的作者所言: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炼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来12:11)。 愿天下人都能得着这样的福分。阿们!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