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的美国经济(CAA)

疫情后的美国经济(…

面临的最大变局

一、走向坍塌的霸权——美国自身不可避免的矛盾 一切经济危机,本质上都源于债务危机。对美国当前而言,此话无疑正中要害。
当前,美国确实面临着生死攸关的问题,但这里必须讲清,疫情,并不是美国当前最大的内部矛盾,疫情仅仅是矛盾的催化剂而已,自己本身并没有能力成为压垮美国的矛盾,这一点必须明确。

美国当前面临的核心矛盾在于——美国正在失去赖以为生的金融霸权。
当前的美国早已是一个依赖着金融霸权生存的国家,所以美国统治阶级的根本利益即在于美国金融霸权的维持,即美元-石油环流体系的维持,虽然这是一种庞氏骗局般的模式,但只要这种模式得以持续,美国的霸权就能持续。然而当前美国面对的问题在于,由于自身巨大债务矛盾无法处理,这种模式行将失败,唯有通过将危机向另一个大国转嫁才能实现霸权的延续。

在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相当于被自己金融集团的内斗搞得元气大伤,哪怕向欧洲和世界转嫁风险后,都仍然累积着巨量的债务。并且在这之后的十年,为了让量化宽松输出的美元也继续进入循环,美国不仅用负债回购创造了一个用泡沫堆积起来的股市,更关键的是积累了天量的政府债务。

据统计,去年美国的联邦政府债务已突破了23万亿美元,光年利息就需要7000亿美元。而私企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由于大量的负债回购,美国企业债接近6.5万亿美元,这是非常惊人的规模。

当然,我并没有说这些债务都遇到了偿还危机,因为理论上美债是不存在这种危机的。自70年代牙买加体系形成以来,美国国债实际上成为了一种无需偿还的信用货币,但其信用必须建立在利息可按期偿还的基础上,这一点如果不能满足,其信用也就随之崩塌了,这将直接导致美元环流停止,这是美国绝不可能接受的。

然而,当前美国所难以负担的债务,不仅包括23万亿的政府债,还包含了规模庞大的企业债以及民间居高不下的债务率,这其中企业债同样可能恶化成对其统治阶级具有巨大威胁的风险。这些债务风险的互相叠加,本身就构成了巨大的系统性风险,而这种系统性风险如果不能得到缓解或转化,在如今的美国一旦爆发,其规模和严重性必然超过08年的金融危机,而高负债的美国一旦再发生这样的危机,其苦心经营的美元霸权就难免走向末路。而当下的美国经济其实早已是寄生在了其金融霸权之上,失去金融的力量,对于实行了二十年去工业化政策的美国而言,无疑将会是灭顶之灾,这个强大的世界一极,必将如往日的旧帝国一样走向崩溃,这绝不会是他们能够接受的选项。

为了阻止这一切的来临,整个美国的精英阶层,会高度一致地站在一起,并且他们为了达到目的,必会不惜一切代价,这是他们的本性。
这正是当下危险的根源。 

二、疫情与经济——背水一战的号角 局势,本已岌岌可危,而疫情,则使局势变得彻底不可逆转。

今明两年,本身就是美国国债利息额度超越政府支出能力的关键年,同时也是大量美国企业债集中兑付之年,尤其是作为重中之重的美国国债,正面临着利息将大于政府偿付力度的财政悬崖,这是疫情爆发前就已经形成的局面。
而疫情在美国的爆发,无论其是否含有阴谋的成分,都客观上形成了两个重要的现实:

1、因为疫情的爆发,美国的社会各领域事实上陷入了大量的普遍的局部停摆状态。
2、为了抗击疫情,美国政府必须用不得不投入大量公共卫生资源,这进一步加剧了其债务问题的严峻性。
3、美国在疫情问题上对欧洲的态度,客观上加剧了欧美国家间的离心程度,对美国这种依赖霸权的国家而言,卫星国的离心无疑有着巨大隐患

这三个问题若是单独来看似乎并不严峻,但如果互相叠加,再加之美国当前面临的严峻矛盾,我们便不难看到其形成的可怕后果:

1、当前的美国GDP中70%是对疫情高度敏感的服务业,由于社会经济的客观停滞,今年的美国必然将经历历史上罕见的经济低迷和债务累积累积,在这种经济状况下,联邦财政的紧缩程度将超过历史上的大部分时期。

2、公共卫生的巨大投入,将使原本困难的联邦财政陷入更进一步的困难当中,财政赤字将继续增加,而且低迷的经济将断绝财政改善的一切可能性。

但是我们别忘了,今明两年是美国财政悬崖危险期,大量的美国国债利息需要集中偿还,大量企业债也需偿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疫情的爆发,使美国彻底失去了通过正常手段解决或缓解债务问题的一切机会,债务问题,已经不可能用财政、税收等一般的手段解决了。

所以,这个时候的美国会做出什么选择呢?
当正常的方法失效,他们唯一能保全国家利益的做法,只能是将危机向他国转嫁,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历史上的传统。从牙买加体系建立以来,无论是周期性的缩表“剪羊毛”,还是引爆别国经济危机从而抄底,支撑美元环流这个庞氏骗局体系运作的,历来都少不了对国外的金融掠夺。

然而这一次的危机不同于以往,其深度和广度都已经超过了美国从前的任何一次危机,故要化解这种等级的危机,必须满足以下条件:

1、采取的手段不止要达到回流美元的效果,而关键是要达到冲销债务的效果,只是投资性的美元回流不起作用。而想冲销债务,必须是利得性质的美元回流才是有效的,而这种性质的大规模回流在历史上其实只有一种方式——即大规模金融抄底所形成的资产掠夺所得。

2、当前美国有23万亿美元国债,企业债至少6.5亿万美元存在风险,要化解这种体量的风险,其被转嫁国必须有相应的体量去承接这种大规模的转嫁和洗劫,并且这里可能并不只是一个国家,甚至可能是多个国家,但最能满足这种条件的国家,正是中国。

在这样的历史关口,我们要尤其警惕美国的异常的动向,因为美国这样的由殖民扩张而诞生的帝国,绝不可能在如此关头选择默默走向灭亡,反而在这种时候不惜一切代价进行破局,这才是他们会做出的选择,他们必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所以他们具体会怎么做?

三、金融攻击——不惜代价的掠夺性自救 

疫情下美国发动金融战争的动机,对于当前的美国而言,维护其摇摇欲坠的美元霸权是国家一切决策的根本目标,而维护霸权的方法,只有在不破坏美元信用的前提下,化解美国从国家到企业的巨大债务问题,使美元环流可以重新健康延续,这也才是霸权的延续。

大规模的金融掠夺。
当然,近来看着连日熔断的美股,会让人产生困惑。

其实,针对着这场金融战,美国的准备早已深深做好了各领域的准备,种种相关的也迹象早已出现,只是我们未必发现了这些迹象,当下我国的金融领域可以说处在非常危险的环境中,美元资本一旦开始金融攻击,必将对中国产生巨大的影响。
具体原因可分为如下部分:

 1、中国存在着同美国相似的债务风险
我国当前大部分行业都运行在高杠杆高负债的基础上,疫情的影响下,我国的债务风险在陡然上升。

今年原本是处理我国各领域债务集中兑付的关键年,无论是各地的隐性城投债还是大量的地产及私企不良贷款都到了兑付的临界点。

然而这个时候疫情来了,社会各领域立即陷入了停摆,并且至今也没完全好转。为了抗击疫情,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都投入了巨量的资金,这似乎如官方所言并没有严重影响经济的基本面。

但实际上,中国大部分地方都早已是负债累累,地方财政的运行高度依赖着转移支付,尤其是各地隐性的城投债,更是多到积重难返。

各地方在疫情爆发前,基本都是在用土地财政和转移支付来维持住经济的基本面,然而在疫情爆发后,房地产市场立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萎缩,同时今年的中央财政不仅因为疫情开销巨大,并且由于社会经济的停摆,财政收入的下跌必然严重,这就造成了今年的转移支付额度也必然随之下降。但地方债的压力,并不会随之下降。

中国经济面临的债务风险,要高于当前的美国。
对于想发动一场金融攻击的美国而言,这是绝佳的战场。 

2、中国客观存在着金融战所需的阶级基础

其实,对于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而言,通过单纯的金融战争将想将其洗劫是不太现实的,因为政府层面只要及时进行介入,并不惜将国家推入紧急状态而强力应对,再是巧妙的金融战争也必将面临失败。

所以,当我们带着这样的思考回顾历史上的历次金融战争时,我们就不难理解,金融战争的的本质实际上都是阶级运动,对一国的金融战争想取得成功,就必须找到这个国家内部的代理人,只要将代理人的利益与金融攻击的利益绑定一致,再是强大的国家都有可能被这种攻击所摧毁。

而在这个问题上,中国面临的危险可以说并不比前苏联要低。
从中美贸易战打响以来,中国经济安全的防火墙实质上是在加强,还是在被一步步拆除?

金融战争对我国的威胁之所以巨大,根本上是因为金融战争同我国内部势力巨大的自由派的利益,具有高度的一致性,换句话说,中国被金融洗劫哪怕将使国家崩溃,却照样能让既得利益阶级的利益成倍放大。

金融攻击,金融不过是手段,其核心的原理实际上是挑唆一个国家的既得利益阶级出卖国家的主权,而借由金融手段和政治手段实现这一目标。这种战争,本质上是以金融为手段而进行颜色革命,只要这个国家的主权和主导政策,同国内既得利益阶级的当权派利益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金融战争也就具备了完美的土壤。
所以从十八大的反腐风暴至今,有人会觉得我国不具备这样的土壤吗?
一切其实尽在不言中。

所以对于身处危机的美国而言,如果一场这样低成本的战争就能化解自身攸关生死的危机,何乐而不为呢? 

3、美国资本做好了发动金融战的准备
其实讲到这里还是会有人困惑,当前的美国经济遇到了史无前例的问题,美股遭遇百年罕见的接连熔断,配合以美国当前爆发的疫情,确实给人一种美国行将崩溃的错觉。

然而,真正了解美国经济的人,反而这时会高度警惕起来,因为这看似一片哀嚎的熔断,恰恰是美国金融资本一手策划的举措,是故意的战术性欺骗,而其欺骗的目的则只有一个——在悄无声息中做好发动金融战争的准备。
这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得从美股这十年来的增长机理说起。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除金融和传统高端领域的产业外,绝大部分产业实际上一蹶不振,根本不可能撑起我们看到的十年连涨。然而在金融危机后,QE流出的美元必须找到办法回流美国,否则在那个时候美元环流就有崩溃的危险。

而回流的方法,除了最传统的国债,主要就是美股。所以美国选择用杠杆举债的方式,通过回购股票将市场整体保持高位,吸引巩固全世界的投资向美流动,这种方式自然带来了巨量的企业债务。

所以当用这种方式吹了十年泡沫的美股出现熔断,其根本不意味着其经济受到了多大的打击,反而传递出的是另一个信息——股市上巨量的资本正在腾出手来,主动转化为流动的游资。

本次美股暴跌,本身的第一因素并不是因为疫情的影响,而是因为国际油价的骤降。然而,我们千万不能忘记,主导油价下跌的沙特,本身就是石油-美元体系中最关键的角色,其不仅受到美国的深度控制,而且利益同美国利益从来都是深度绑定,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因为一己私利而主动去拆美元的台?

所以,这种剧烈的市场动荡只有一种可能——动荡本身只是美国上层计划的一部分。通过将大量资本从股市中暂时撤出,一方面缓解债务压力,一方面为下一波特殊的金融操作积累足够的资本规模,是通过挤泡沫而腾出资金,使大量的资金获得完全的流动性。这绝不是一种衰败的表现,恰恰相反,这种现象直接说明了当前的美元资本主动变得兵强马壮而且粮弹充足,已经具备了金融攻击的基础,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并且其高速的撤资行为,同时也客观上起到了稳定外国投资的作用。猝不及防的接连熔断,使得大量外国投资直接被高位套牢,由于跌幅巨大,这些外资若是离开美国,相当于就要立即承受暴跌带来的代价,他们只有继续在美股等待,才有可能达到哪怕回本的目标。这对于美国而言,无疑是将这些资金巧妙困在了美国,而大量出来的游资,则可以心无旁骛地开始他们的行动和扩张。

从当我们能获取的信息来看,从股市中撤出的资金相当一部分都转移到了美国债市中,另外更多的部分除了进入了我国的债市以外,并未向外界透露去向。我们一定要知道,这些钱是不会蒸发的,它只会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然而我们现在并不知道它去了哪里。我们唯一知道的是,现在的美资具备了前所未有的流动性优势,哪怕突然对一个国家进行大规模金融攻击,也不会因为撤离本土市场而对美股产生大的影响。

这样的资本,已经为任何可能都金融攻击做好了准备,这一点,值得我们高度警惕。因为如果他们付出了这么大代价都只是为了把钱腾出来,那么他们会在计划着些什么? 

四、热战的危险——准备多年的第二方案 在当前的形势下,中国与美国爆发热战的可能性同样是前所未有的。

在当前危急的局势下,我们必须更加警惕同美国爆发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在疫情的影响下可以说达到了历史上的最大值。

其原因在于,当前美国面临着攸关生死的债务危机,这种危机通过疫情放大完全可能导致美国丢掉赖以为生的霸权。而通过金融战转嫁国内矛盾虽然成本低诱惑大,但问题在于这种方法有着很大不确定性,美国不能将自己的国运完全赌在上面。一旦计划失败,美国必须寻找到可靠的替代方案,并且这种方案必须是经过精心准备且有极强现实性的方案。

介入台海已经不再只是他们的一种图谋,相反这是中美两国国运的碰撞,可能性的背后,是两国相互不可调和的矛盾,当两个大国同时面对着这样的矛盾,历史上都很难看到和平的结果,那么今天的我们将会见证什么呢? 

1、单一金融战对美国而言风险过大
当前美国面临的矛盾只有转嫁一种化解的办法,但转嫁的路线却不宜只有单一的一条,因为如果这种转嫁出现了闪失,没有后备方案就将导致美国彻底的失败。

在金融战争中,一旦国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果断进入紧急状态并采取及时的包括转入战时经济等一系列手段去应对,那么金融战争同样是可以面对的,及时且决绝的处理虽然要付出的代价巨大,但却完全可以遏制住凌厉的金融攻势。
但这对于美国而言就是致命的事情了,国内矛盾如果无法转嫁,整个美元霸权都可能土崩瓦解。面对如此巨大的代价,美国不可能选择在豪赌之后坐以待毙。

但在这个时候,如果能够对中国发动一场其赢面很大的常规战争,战胜我国后再对中国进行经济瓦解,那么哪怕是金融战没能取得成功,美国一样会获得最终的胜利。

这就使得我们能给出以下结论:对华开战只要能够胜利,就完全符合美国国家的整体利益。

美国发动战争的目的依然将首先服务于其首要面对的债务矛盾,因此哪怕其取得胜利,开战的掠夺也依然是金融掠夺。

而且对于美国而言,我国快速增长的国防力量一直都被其视为重大威胁。当前中美的力量对比当中,美国尚且能对我军形成较大优势,而一旦再任由我军照现在的速度发展下去,美军的优势只会越来越少,情况也只会越来越复杂。

危险往往就是这样悄然降临的。

2、以海空战为主的常规战争符合美国利益 这个问题本文没有办法细讲,因为过度复杂。但大意很简单,这里我开门见山:当前利用台湾问题同中国进行一次高烈度大规模的常规战争,完全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并且美军巨大的体系优势和先天的地缘优势使其一线部队在冲突中能取得全面的优势,故取胜的可能远大于我军。如果美军能控制住战争的规模,并能利用战争的胜利迫使我国进行不平等的金融开放,就将可以继续完成国内矛盾转嫁的任务。

这里可以点出最核心的几个问题:

(1)美军在介入台海的作战中享有先天性的主动权和地缘优势,由于它是主动介入进攻,我国是被动反介入,一开始战争的节奏就不会是由我国主导,而一旦其凌厉的进攻超出了我军的承受能力,就必然导致重大损失。

(2)尽管中军当前发展迅速,但至今在体系建设和人才队伍建设方面同美军存在严重代差,而在现代海空作战中这种代差将会使强势一方对弱势一方形成致命的优势,这种巨大的优势,正是美军在台海挑动战争的底气所在。

(3)由于中军的核力量只相当于美军的1/8不到,战时局面一旦出现失控,中军很难对美军进行对等的核威慑。这也就是说,海上的局势一旦失控,只要美军不对中国本土进行登陆,中军很难进行遏制,也很难通过核武器进行慑止。

以上几个致命性的问题,构成了美军利用台海问题对中国开战的底气。而对美军而言,由于战争的目的仍然是服务于国内矛盾的转嫁,所以关键的问题在于控制战争的规模和底线,换言之,全面的战争并不符合美国方面的利益,但将战争的规模控制在一场能对中国伤筋动骨的海战和空战,能对中国的武装力量在短时间内进行极重的打击,但不涉及对中国的领土和核门槛进行挑战,则完全符合美国的利益。
而这种介入作战唯一可能的切入点,正是台湾问题。

台海冲突的样本,如同为这种作战量身定做,其冲突的想定和最后可能达成的效果,都与美方的要求高度契合。战时通过介入台海作战,对我军的海军舰艇部队、前线空军部队以及登岛的陆军部队予以重创,然后将战争方式限定于空中战役和持续不断的空中打击,以此对我国形成逼和的态势,这完美达到了美军所有的战略要求。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今,海空战都是一种完全不可能拼消耗的战争样式,其最大的特点便是战斗力形成缓慢,但在极短时间内就会出现巨大消耗。因为其装备的制造和人员战斗力形成过程太过复杂,因此一旦出现大规模的损耗,几乎无法在短时间内得到补充,这段时间内地兵力空窗,就足矣成为导致战败的缺口。

这就是当前台海风险的根本成因,由于通常方法的对抗中我军在各领域都难以取得真正的优势,所以当前当前爆发战争反而符合美国的利益。除非我国我军能通过军事理论和部署上的调整改变这种不利的态势,否则这种战争风险将在今明两年愈演愈烈,有巨大的可能直接升级成大规模的热战。

 3、美军事实上已做足了介入台海的功课
对于介入台海的战争,美军并不会是临阵磨枪而仓促应战,正相反,他们已然为台海战局准备了近十年时间。

自美国宣布“重返亚太”战略以来,美军就一直在为西太平洋乃至台海作战进行紧锣密鼓的准备。这种准备的强度大家可能没有概念,但单就拿新针对亚太地区的美军战役法和战术而言,美军近年来的发展完全赶上了了冷战时代。

作战理论层面,“空海一体战”、“分布式杀伤”、“网络中心战”、“作战云”、“新饱和打击”、“快速猛禽/闪电Ⅱ”等一系列完全针对亚太地区的新战法,密集地出现在这短短的不到十年里,并且每一种战法都经历了大量的针对性的训练和演练,这种新战法出现和迭代的速度,几乎超过了美军在冷战时期的水平。

而在装备建设层面,近400架的F35,2000多枚JASSM巡航导弹,CEC系统的逐步普及,TTNT系统的逐步建成,TMD/BMD系统的不断部署,“星链”计划的逐步完成,小当量核武器的装备,等等这些针对性极强的装备建设,已经说明了美军的用意。毕竟这些装备在反恐治安战中其实毫无用处,它们是为大国间的大规模冲突量身定制的武器系统。

至于其近来危险的表现,哪怕从今年疫情期间美海军通过台湾海峡和南海海域的频率,我们也能看到其备战训练的密集程度。其实一段时间以来美军的备战训练强度都远大于从前,这种高强度的训练不仅导致人员状态紧绷,甚至都导致了一一些装备的快速劳损,这方面的问题很多都有相关报导,尤其是一些舰艇甚至出现了出动率过高而导致舰体缺乏维护生锈的情况。
这些种种的情况,足证美军当前备战之紧,他们早就做好了战争的准备,而且一直在准备着。

当然,疫情的爆发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美军的备战训练,但我们也切不可就对其掉以轻心,更不能对一些报导偏听偏信。例如两艘航母上的感染病例,我们首先要有戒心的不是病例的来源,而是报道本身的来源——地方媒体是怎么会报导出这种涉密的新闻的?除非是军方想向外界透露这个事情。
所以,这件事情是确有其事还是某种障眼法?

结语——终将来临的碰撞 暴风雨就要来了。
当前中美两国的矛盾,足矣孕育一场剧烈的碰撞,这种碰撞可能在金融经济领域,也可能蔓延到军事领域,但其根本的机理,在于美国掠夺性的霸权经济模式同我国的快速发展,已经具备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而疫情,充当了这一进程的催化剂,无论其同一些阴谋是否相关,疫情都客观上加剧了美国当前形势的危险,在这样的不可抗力的作用下,美国为化解其矛盾,保住其霸权,只有对外转嫁这一条道路。

无论是金融战争还是军事进攻,其本质实际上是为美国的金融霸权续命,是事关国家存亡兴废的大事,为了霸权,美国的统治阶级哪怕不惜一切代价,也会将对抗全面升级。

面对着这样巨大的挑战,留给中国的出路只有一条:抛弃幻想,准备斗争!
这是唯一的办法。

“王者归来:美国经济优势一次次证明衰退论是错的”,详细阐述美国经济自1960年代以来,始终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同时伴随一些新兴经济体的出现。

从近十年来看,2010年以后,美国在经济和金融上依然是首屈一指的超级大国,主要得益于美国年轻一代的就业者、新移民和美国对硅谷技术领域的大量投资。

面对来自COVID-19的全球疫情,美国面临新的经济挑战,但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为此做好了准备,因此没有理由相信,暂时的挑战或经济下滑将改变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领先地位。

历史也证明,在每一次走过经济困难或危机后,美国总能以王者的地位回归世界舞台。

自1990年代末,美国经历了二战以来经济发展的最低潮,直到2008年发生金融危机,美国经济触底,次贷危机严重侵蚀经济,并很快席卷全球。

一些评论员说,美国经济模式或失去说服力。在对比中国和其它新兴经济体后,他们预测美国经济将进一步下滑。然而10年后人们看到,2010年到2019年是美国经济发展的黄金期。

这十年中,美国没有经历任何经济衰退,这是1850年以来美国首次创造这样的历史。

尽管许多美国人对2008年后美国经济复苏的速度不满意,但美国经济增长速度超过了其它发达国家和许多发展中国家,也推翻了之前一家国际大银行的预测:中国在2020年以前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事实是2010年以后,美国对世界国民生产总值(GDP)的贡献从之前的23%,增至25%。最好时,美国对全球GDP的贡献一度高居40%或更高,那是在二战后的十几年中。

1960年以后的50年中,美国对全球GDP的贡献稳定在25%的水平,同期许多国家和地区呈下降的表现。欧盟对全球GDP的贡献从之前的35%降至21%;日本从之前的10%降至6%;俄罗斯从之前的3%降至2%。中国的数据在上升。

2010年代开始,美国成为国际金融领域的超级大国,美股成为全球最抢手的股票,美国债券市场最吸引股民。美元作为世界主导货币,继续成为各国政府、金融机构和个人的首选储蓄货币。

受益于美国科技公司的强劲表现,美国股市价值自2010年增长了250%,是其它股票市场增长量的近4倍。同期,欧洲股市和新兴经济的股市出现1930年以来的最差时期,成为回报率最糟的十年。

截止2019年,美国股市占全球股票市场的56%,高于2010年的42%。在武汉肺炎疫情袭击全球之前,美国股市价值达到100年来的最高位;受疫情影响,股市在初期崩盘后,美国股市仍然领导国际市场。

作为主导货币,美元依然是个人和公司在海外贷款时的首选货币。在国际市场中,70%的贷款货币是美元,比2008年增长了10%。

通过银行完成的全球金融交易中,近90%的交易使用美元,即便有时交易本身并不涉及美国公司。美元是全球贸易中最受欢迎和信赖的币种。

世界各国以美元作为衡量和稳定本国货币的国家,从1950年的30%升至今天的60%,其中也包括中国。这些国家的经济总值占全球GDP的60%。

2010年以来也见证了以美国为代表的“全球巨星经济”的崛起,其中越来越多的大公司主导小公司、垄断市场和投资流量。如今,以市值计算的全球前十大公司中有7家是美国公司,在2010年只有3家。

如果市场只剩下一种声音,那绝不会是“美国经济将衰退”,而是美国将继续领导世界经济。

对于任何一个经济体,最重要的驱动力是劳动人口数量。在美国,这个数字仍在增长,但5年前中国的就业人口数量已经开始萎缩。从历史上看,劳动力出现萎缩的国家甚至无法维持经济增长超过10年。

有论调说,美国几十年来的发展让公司和富裕阶层受益最大。有人引用数据说,1970年代后美国人的工资增长缓慢,甚至停滞。2020年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说,美国中产阶层“正在消失”。然而细查事实,这些论点也站不住脚。

数据显示,美国人的工资和收入从2010年代中期开始复苏。密西根大学对美国消费者民调显示,无论在高层、中产、还是低收入阶层,消费者信心都以相同速度在增长。

今年1月中旬美国出现首个新冠病例后,小企业接受民调时显示出的信心,达到50年来最高水平。消费者信心也达到历史最好水平,这种情况只在1960年代和1990年代出现过,当时美国经济进入繁荣期。

盖洛普1月中下旬的民调显示,5个美国人中有3人表示,他们的生活状况比4年前更好,这是1992年来的最高比例水平。

美国人口调查局2018年的数据显示,考虑通胀因素后,当年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达到6.3万美元,较1970年代增长1.5万美元,较2013年增长7000美元。由于2019年美国经济和就业数据表现强劲,美国家庭收入很可能继续增长,这也是为什么在前面提到的民调中,美国人普遍认为自己的生活状况比以前更好。

当人们进入2020年以后,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世界陷入危机,各国经济都遭受创伤,不仅只有美国。认为美国经济将特别受重创的预测,再次危言耸听。截止3月31日,美国股市的跌幅低于大多数其它股市,投资者继续看好和保持美元的避险地位。

综合各项数据,从国民经济、金融地位、商企科技,到个人收入、消费者信心和就业人口规模,从历史到今天,美国经济都持续呈现优越地位,一次次击败了“衰退论”。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