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士师记和路得记

7.士师记和路得记

《圣经》是一部历史书,但起始的时间要比其他历史书要早,结束的时间比其他历史书晚。没有人在宇宙创立时在场,也没有人已经见到宇宙结束,但《圣经》却涵盖了宇宙从开始到结束的历史。所以,最早的部分和最后的部分,若不是上帝启示的,就是人想象出来的。

《圣经》历史可以从四个层面来研读。各位,你在图书馆里面会找到从各种观点写的历史书,其中一个观点是探讨关键性的大人物,也就是历史事件中的主角

历史的第二个研读层面是看国家和百姓。

历史的第三个研读层面是找出历史的模式,找出历史的周期性变动

第四个层面找出历史的目的,“历史会重演”,这是循环的历史观,这种循环历史观,是从人的角度来看,但是从上帝的角度来看的话,历史有它的前进的方向,并非不断循环的,也就是说,历史有目的地。历史是一条线,是线性的,历史有它的目的,有起点,有过程,有终点。上帝根据祂所预定的结局,在主宰历史的走向。所以历史是上帝的故事,是上帝在写故事。

《士师记》中的人就是因为离开了上帝,他们悖逆上帝,偏行己路,不愿意遵守摩西律法。他们的人生开始打转,落入一个循环,同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演。

但是《路得记》所记载的却是走直线的生命,而且延伸成为君王族谱的线,达成上帝的目的。

我们要来谈的《士师记》和《路得记》原本是一卷书,因为两卷书本来就应该放在一起。

为什么要写《士师路得记》这卷书呢?

《士师记》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很像民间故事,一些英雄人物在乱世中,出来力挽狂澜。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士师记》的人物,《圣经》是一本很诚实的书,不会隐瞒人的软弱,很多人物其实很软弱,甚至胆小,他们不是勇者,也不圣洁。两百万人中,只有12个人被恩膏,圣灵只是暂时降临在他们身上而不是永久的,圣灵的恩膏触摸到他们,但是没有内住在他们里面

上帝是救主,祂差这些士师挽救困境,所以“审判官”是上帝,祂透过士师施行审判,让那些人来执行

当时的以色列没有王,没有一个人的能力足以担当全国的领袖,这个政治因素让他们心中有怨,但是还有一个道德因素,这正是《士师记》这卷书的中心信息。

第一章到第三章六节,我称之为“不可原谅的妥协”,他们进到应许之地以后,在立场上大大妥协。

中间这个部分从第三章的七节到十六章的三十一节,占了整卷书的大部分,这里都在讲“无可救药的行为”。四个阶段不断地循环,就是内忧——人民的动乱,再来是外患——敌人的侵扰,于是向主求救,最后得到了拯救,在这卷书中间的部分,这个现象一共循环了七次。

最后这个部分叫做“无可避免的败坏”,恶性循环的结果就是无可避免的败坏,带出的结果是北方拜偶像,南方犯淫乱。但支派拜偶像,便雅悯支派犯淫乱。“那是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那个时候以色列当中没有王,各人行自己认为对的事。是他们自己认为对,不是神认为对,是他们自己,是行自己认为对的事。但是圣洁是行上帝认为对的事,所以《士师记》的结局很可怕,下场很凄惨。

现在我们要从上帝的角度来看。其实在《士师记》中,上帝的同在很明显,虽然他们处在恶性循环中、不断走下坡,我们看到《圣经》说上帝没有把他们眼前的人全部赶走,《圣经》说上帝差敌人来攻击他们,说上帝听到他们的祷告,又说上帝差人来挽救他们的情况,所以上帝一直在介入,祂实在是很有耐性。虽然以色列人不断恶性循环,上帝仍然与他们同在,这一切其实都在上帝的掌握之中,上帝一直在掌握他们的情况。

上帝,除了会救人脱离罪恶,也会把人交给罪恶。

《阿摩司书》九章说;上帝从埃及带出犹太人时,也从克里特带出了非利士人。

进入直线的生命,这是为什么呢?第一个原因是,教会里第二代的会友,这也是教会要学习的功课,第二代的会友通常要比第一代的会友软弱。父母真心悔改信主,子女在教会长大,但是信仰不如父母火热,每个教会都会有第二代会友的问题,第三、第四代也是一样,只是传承上一代的信仰而已。

第二个原因是第二代领袖,每次领袖一死,情况就恶化。

《士师记》一直在说:以色列没有王,以色列没有王。其实他们有一个王,但这个王肉眼看不见,祂在天上,而这些第二代的百姓他们想要一个看得见的王

士师记“没有王”的主题,在《路得记》这卷书看到了结局,这两卷书其实是一卷。

《路得记》和《士师记》的第一个不同点是,《路得记》中的人物少多了,只讲到一个家族;提到的地方少多了,涵盖的年代也少多了,然而《路得记》却是《士师记》的答案。

这出剧的主角就是上面说的这两男两女。

第一章,丧夫丧子的婆婆。有一个母亲叫拿俄米,当时犹大地发生了饥荒,粮食短缺。

人的选择真是重要,一个选择可以改变一切。我们的选择反映出我们的品格。路得在那个当下做出正确的选择,她本来就是一个讨喜的角色,但重点是她所做的选择,她的选择把她带进上帝的计划

第二章描述一个媳妇的忠贞,她兼具了内在美和外在美,很有意思,以色列的族长很懂得欣赏女人的美貌。

她对拿俄米说了四次“我愿意”:我愿意你的神做我的神,我愿意跟你走。

忠贞是上帝非常看重的一个特质,非常宝贵。

上帝喜爱路得,她蒙上帝喜爱,因为她忠心,因为她做对了选择,所以伯利恒的人都在谈论她。圣经《路得记》上说:上帝不断地向路得施恩。

首先我要解释一下希伯来的律法

第一个是寡妇要嫁给亡夫的兄弟。在当时的那个社会,女人是不能够向男人求婚的路得正确地选择了上帝,因此上帝也就选择了她,让她成为这条君王血脉的一部分。

愿主赐福给你,愿主赐福给你,愿主赐福给你。

犹大是雅各十二个儿子中的一个,犹大这名字意思是“赞美”,希伯来文的发音就是犹大,波阿斯是犹大的直系后代,这表示他是他玛的直系后代。

《路得记》还透露了一个很特别的讯息,犹大支派进入应许之地以后,就攻下了一座名叫耶路撒冷的城,这城位置在便雅悯支派和犹大支派的交界处,犹大支派攻下了耶路撒冷,送给便雅悯支派,便雅悯支派后来却失去这城

他玛被公公强暴,喇合是妓女,路得是摩押人,然而她们却都是主耶稣基督的直系祖先,是不是很不可思议?

我相信先知撒母耳写这两卷书是要改变百姓的想法,把盼望从便雅悯支派转移到犹大支派,预备他们来接受大卫,撒母耳到最后才提到他,而且只提到名字而已,“耶西生大卫”,但撒母耳已经知道大卫是上帝指定的王,整个情况将彻底改变。这是我的推论,但是我相信这个推论有很好的根据,尤其是耶路撒冷城在便雅悯支派手中失去,这是犹大支派之前攻占的城池,将来大卫作王时,犹大支派会再度拿回这座城。换句话说,上帝是做长期计划,我们会在大卫的子孙耶稣身上看见上帝进一步的计划,伯利恒、以法他,祂将生于伯利恒,这个故事你们都很清楚,祂的出生地完全正确,耶稣自己也称耶路撒冷为“大君的京城。”

最后我要谈基督徒可以怎样应用《士师记》和《路得记》呢?如果全部的《圣经》都能够给我们得救的智慧,而且我们查考《圣经》是因为给基督作见证的就是这经,那么从《士师记》和《路得记》可以学到什么呢?

我们先来看《士师记》,基督徒可以从《士师记》的人物学到很多功课,得到很多启示。罗伯麦斯威尔爵士做了一件很讽刺的事,他曾经租下牛津附近的海丁顿宅邸,那栋宅邸内的楼梯上方有一片彩绘玻璃,画的是参孙推倒殿中的柱子和大家同归于尽。后来罗伯麦斯威尔在法国为他的妻子盖了一座城堡,他订做了一模一样的彩绘玻璃放在那座城堡中,唯一不同的是画中人却是罗伯麦斯威尔爵士他自己,这个人最后也是自杀,和大家同归于尽,真是悲哀到了极点。

然而前人所犯的错误,我们可以不必再犯,前人所作的明智选择,我们可以效法,基督徒可以从基甸、参孙,耶弗他、巴拉等人的身上学到很多功课。《希伯来书》十一章说:这些人都是我们的见证人,他们现在都在看我们的表现,看我们怎样赛跑,他们是我们的见证人,我们需要记得他们。教会也很需要读《士师记》,因为教会也可能陷入同样的群龙无首的情况,并且可能仰赖人做领袖来解决群龙无首的情况。一心只想跟随人,这是个要命的错误,我们已经有一个王,我们若行祂眼中认为对的事,教会明天就会合一,但我们可能会去追随卫斯理,追随路德、追随加尔文等人。忙着追随人,而不是行上帝眼中认为对的事,上帝过去怎样,今天也是怎样。

从《路得记》我们可以学到什么?我们都是路得,我是个外邦人,但我来到上帝的百姓中间,成为君王的直系子孙,成为属于上帝的王室家族。因为你在基督里就是王室成员,你是王子、是公主,你要抬头挺胸,像个王室成员,你是君王的直系子孙。你以前是外邦人,不是以色列的国民,你是个局外人, 但上帝带我们进入这条君王族谱,不是在耶稣降临之前而是之后。路得就是我们,波阿斯就是我们的耶稣,我们跟他结婚,就进入了上帝百姓的家族,我们是新娘,耶稣是新郎。

整本《圣经》是个爱情故事,结局是一场婚礼,从此他们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整本《圣经》是个爱情故事,路得和波阿斯的爱情故事,正是基督和祂的外邦新娘,也就是我们的最佳写照,是不是很令人兴奋?

没有什么爱情故事比得上《圣经》中的爱情,差得远呢。《圣经》从头到尾都是爱情故事,读《士师记》和《路得记》的人将会获益无穷。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