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哈巴谷书

23.哈巴谷书

先知西番雅之后二十年,出现了另一位先知哈巴谷,哈巴谷是个抓住的人,他抓住上帝,敢于跟上帝辩论,他坚持要上帝给他一个答案,但是得到答案的时候却不满意。 

事实跟信心抵触,有的时候我们所相信的真理看起来不像事实,因为事实似乎不一样。比如,有些人会问:如果上帝是良善又全能,为什么无辜的人要受苦,有罪的人却不用受苦?上帝为什么不快一点行动,为什么不对这个败坏的世界采取行动?很多人对这些事心中充满疑问,有些人只是心中一直感到疑惑不解,有些人则提出来跟别人辩论。

其实有重大疑惑的时候,最好是跟上帝问个清楚,紧紧抓住祂,直到祂给你答案,哈巴谷就是这样,他的大胆和诚实在这卷书中表露无疑。看到了哈巴谷跟上帝辩论。

《哈巴谷书》和《西番雅书》很不一样,许多人经常引用哈巴谷的话,你们可能想不起《西番雅书》说过什么,除了那句歌词说“祂必因你喜乐歌唱”。但是《哈巴谷书》很不一样,你们一定听过有人祷告说:“主啊,你眼目清洁,不看邪僻。”是哈巴谷说的。但是有一些话是上帝说的,我们可以随意引用,“认识耶和华荣耀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样”,这句话你们一定听过。还有一句,“惟耶和华在祂的圣殿中,全地的人都当在祂面前肃敬静默”,或是“在发怒的时候以怜悯为念。”下面这句你们一定听过,“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上帝喜乐。”

但是,在《哈巴谷书》中最有名的一句经文,在改教运动以后,已经被基督教奉为圭臬了,那就是“惟义人因信得生”,就是马丁路德让《哈巴谷书》二章4节响彻了全欧洲,俨然成为改教运动的国歌。

《哈巴谷书》这卷书分成前后两部分,第一章、第二章是前半部,占预言的一半;第三章是后半部。前半部和后半部可以说是截然不同,在前半部中他跟上帝争辩不休,他伸冤、上帝回答;但在后半部则有平安,他安息在上帝里,满有平安。在前半部中哈巴谷很难过,在后半部他又开心起来。在前半部中他向上帝大吼大叫,在后半部则向上帝歌唱。在前半部中他在祷告,在后半部中他在赞美。在前半部中他很不耐烦,一直问上帝为什么不采取行动;在后半部中他很有耐心,他说我要等候上帝。在前半部中他祈求公义,“主啊,你的公义在哪里”;但在后半部中,他向主说:“求你在发怒的时候以怜悯为念。”在前半部中他心情低落,在后半部中他心情振奋。

现在我们来仔细看看,我把前半部的标题订为“抱怨的祷告”(1:2-2:20),对上帝抱怨最多的要算是哈巴谷了,他很诚实的抱怨,把心里的想法全告诉上帝。他的祷告很诚实,刚开始他抱怨上帝做得太少(1:2-11),后来又抱怨上帝做得太多(1:12-2:20)。有些人真的是很挑剔,不管上帝做什么,他们都不高兴。他的论点甚至变来变去,一下子说上帝做得太少,一下又说上帝做得太多。人实在是很荒唐,常常要上帝要按照我们的意思去做,那是哈巴谷真正的问题。

但是后半部的标题我订为“赞美歌”(3:1-19),因为这段祷告其实是一首歌,经文说“这歌要交予伶长,并且要用丝弦的乐器来伴奏”,所以这其实是可以唱的歌,可以搭配贝多芬的第九号交响曲“快乐颂”来唱,这个典故说来话长。

这个时期,掳走北方十支派的亚述,国势已经渐渐衰微,眼看快要灭亡了,又没有其他的强国兴起,所以哈巴谷知道上帝不能用亚述来惩罚犹大,因为亚述的国势日渐衰微,他也看不出政治局势有什么改变的可能。哈巴谷他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耶路撒冷堕落,而且每况愈下,当时的背景就是这样。

于是哈巴谷向主抱怨说:“你怎么可以袖手旁观呢?你的圣城充斥着贿赂、腐败的风气,人民充满了恐惧,情况这么糟,你却袖手旁观?你为什么让我看这些?你开我的眼,却关我的耳,不让我听见你的声音。”哈巴谷他一直在跟上帝抱怨,他要上帝扭转情况,改变社会,恢复法律和秩序。听起来很熟悉是吧?哈巴谷跟上帝问了这么多问题,上帝回答了。你可以跟上帝辩论,但是我警告你,你是赢不了的,上帝给哈巴谷五个答案。

祂说第一,你的眼光看得不够广,你的眼光要看宽广一些,你要看清楚;第二,你会大大感到意外;第三,上帝说我已经安排好一件事,要在你有生之年发生;第四,我还没有说我要做什么,因为你不会相信;有点讽刺的味道,第五,我已经开始做一件事,但你却没有看出来。上帝是不是回答得很好?

哈巴谷听了上帝的回答,一定觉得自己很渺小,所以他说:主啊,到底是什么事,你说我没看出来?上帝说:我要兴起巴比伦人。当时的巴比伦只是底格里斯河岸的一个小城而已,没人知道这个城市,只有希西家知道。希西家是一个好王,但是他犯了致命的错误。有一次希西家王生重病,上帝告诉他说他的病会好,并且给他一个预兆,就是日晷后退了十度。事情发生在希西家王养病期间,当时的巴比伦只是一个小城,但是他们有一个王,一个小城的王,这个小王寄了一张问候卡给希西家,祝福他早日康复,他是差两个士兵送去的。两个使者来祝希西家早日康复,说巴比伦王给他捎来一张问候卡,希西家很感动,远方竟然有人会关心他的病情,就一时昏了头说:你们既然来了,要不要参观我的王宫?于是带他们参观王宫,然后他说:我的宝物其实比不上圣殿中的宝物,想不想看看圣殿呢?于是他就带客人参观圣殿和圣殿中的宝物,先知以赛亚第二天进宫来见希西家,他问希西家:“那两个人是谁?”“哦,他们是从远方巴比伦来的访客,巴比伦王送给我一张问候卡,我不晓得自己怎么有名呢。”于是以赛亚说:“你给那两个人看的宝物,将来会全部被巴比伦夺走,王宫和圣殿的宝物全会被夺走。”

连以赛亚都看得出来,哈巴谷却没看出来。因为这个时候的巴比伦国势越来越强,巴比伦王的势力日渐壮大,以后将会征服亚述,成为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东方大国,巴比伦将成为耶路撒冷有史以来最大的敌人,在《启示录》最后,甚至把巴比伦和耶路撒冷分别形容为淫妇和纯洁的新娘,最后是这两个女人的对决。巴比伦和“巴别”有关,在原文是同一个字,巴比伦就是当年盖巴别塔的地方。希西家以为巴比伦只是远方的一个小城,但是巴比伦将成为大国,前来惩罚耶路撒冷。上帝说:这就是我目前在做的,我正在兴起巴比伦,但是你却没有看出来,你只看到耶路撒冷的情况,你要把眼光放远,不要只看现在,你看不出来吗?有个大国正在东方兴起,我要使用这个国家,来发泄我对这城的怒气,我要使用这个国家来惩罚。希西家大为震惊,上帝就是用这种方式来惩罚国家,兴起一股势力来对抗邪恶的势力,这种事在历史上一再重演,上帝决定兴起巴比伦人。

这个时候,哈巴谷就跟上帝争辩说:主啊,这太过分了,这实在太过分了,我听说过那些巴比伦人,他们的名声实在比那些亚述人还坏。亚述人十分残暴,他们发明很残酷的死刑,他们把木桩磨尖,插入地上,然后抓起人的脚往尖木桩丢过去,让木桩刺穿身体,把人活活刺死,很恐怖的酷刑,亚述人十分残暴,但是残暴的程度还比不上巴比伦。我说过巴比伦人有一个焦土政策,他们每一次征服一个国家,就会摧毁那片土地上一切有生命的东西,连树木也不放过,他们会砍杀一切树木和动物,巴比伦人经过的地方就完全不会留下活口,他们是非常强悍凶狠的。哈巴谷知道巴比伦人如果来到耶路撒冷,不会留下任何有生命的东西,所以哈巴谷才会说: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这些话的背景是这样的,我们引用这些经文的时候往往不知道背后的含意,真正的含意是不会留下有生命的东西,他对上帝说:这太过分了,你竟然要带巴比伦人来,要知道这座城里还有一些好人啊。他没有说自己也是好人,不过他有这个意思,他说城里还有一些义人,这样他们会和恶人一起死。“主啊,这个惩罚太重了,你的子民将一无所有,对不起上帝,我实在不能接受。这太过分了,这样你等于是用比我们还要坏的人来惩罚我们,这很不道德。”

这个时候,哈巴谷说:你眼目清洁,不看邪僻。哈巴谷想用这句话来扭转上帝的心意,上帝并不是眼目清洁、不看邪僻,祂天天都得看见恶事发生,祂看见每一桩强暴,每一桩抢劫,我们不用看,但祂得看。这是不对的。这是哈巴谷的争论。

哈巴谷对上帝说:你不能这样做。但上帝还是会这样做,所以哈巴谷在第二段争论中对上帝很生气,他问:为什么你用更坏的人来惩罚坏人,这样很不道德。但上帝常常这样做,祂常常用很坏的人来惩罚坏人,听起来是不是很疯狂。好,我们继续读下去。

哈巴谷上了城墙上的守望台,坐在那里,很像约拿去尼尼微的样子,他要坐在那里看上帝是不是真的会那样做。他坐在守望台上,看巴比伦人是不是真的会来,仿佛在说:主啊,我看你敢不敢带他们来。哈巴谷真的是性情中人,他和上帝争辩,上帝说:哈巴谷,你坐在那里没有用,你到街上去,把这些事写在墙上,让人看了就可以明白,你应该去警告他们,不是坐在这里看我要做什么,你应该去告诉他们,我要做什么,现在就下去,把这些事写在板上,让来来往往的人可以读。

上帝向我们启示祂要做的事,是要我们去叫人准备好,而不是坐在那里,看祂会不会真的做。有些人很喜欢研究预言,看末日来临的时候会怎样,他们只是想知道而已,但研读《启示录》的目的应该是叫人准备好,告诉他们未来会怎样。

哈巴谷,从守望台上下来吧,去街上写下这些话。”这句经文有两种翻译,一种是让人看了就可以明白,或者是让人边跑边读,两种都有可能,也都有道理,不是吗?你应该帮助人准备好,而不是等着看我会不会去做。

上帝讲的这段话成了《哈巴谷书》中最有名的经文,“惟义人因信得生”,哈巴谷说:巴比伦人不但会杀害坏人,也会杀害义人。上帝说:不对,我会保护义人,只要他们持续向我忠心,就必定存活。这是义人要因信得生的含义,耶路撒冷的义人只要持续相信上帝,就必存活。当然,巴比伦人来的时候,必定有很多人可能会失去信心,会说:上帝在那里?祂没有保护我们。但是上帝说:持续相信我的人可以逃过即将来到的审判,所以你不要担心,我是公义的神。“哈巴谷,我答应你,最大的灾难来临的时候,义人若持续向我忠心,必要存活。”这是这节经文真正的含意,“守住信心。”不是曾经有信心就可以,不是有信心就拿到了天国的门票,而是要持续忠心,持续相信,就算巴比伦人要来了,就算天要塌下来了,就算一切都没有了,我还是坚定地信靠祂,这样你才能存活,才能得救。了解吗?

信心和忠心的意思是一样的,在希伯来文和希腊文都是同一个字,所以当你看到信心,就要想到忠心,这样了解吗?所谓相信耶稣,代表忠心地持续相信祂,光是相信一次,不能叫信心。义人是因为持续相信上帝,所以才得救的。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 ,在审判日来临前和审判日那天,持续相信上帝的人就必得救,所以有三卷福音书说:忍耐到底的就必得救。这是指持续相信的人。

《哈巴谷书》这句话很有意思,“义人要因信得生”,上帝告诉他,义人会逃过巴比伦人的暴行,只要持续相信上帝就可以逃过一劫。起于信,至于信,救恩是来自持续相信,要持续忠心,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持续相信。新约圣经每一次引用这句话,都强调是持续相信,这是从头到尾的信心,没有后退,持续相信。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有很多人引用这句经文,想要说明只要有一刹那间的信心,就安全了,这样完全误用这句经文的意思。

义人是因为持续相信上帝而得着生命的,因为有很多基督徒自以为是,常用一些不合圣经的解释来支持自己的观点,说什么一旦得救,就终生得救,应该是持续相信上帝的人才能度过最坏的情况,持续相信就必存活,义人必因持守信心而存活。义人要因持续相信而得着生命。上帝说:不但义人要因持续相信而得着生命,巴比伦人也会得到报应,上帝会审判他们。

哈巴谷书》第二章的后半部讲到一连串的灾祸,“祸”这个字在圣经上意思是指咒诅,耶稣口中的“祸”都是很可怕的事,你知不知道耶稣谈到“祸”的次数跟谈到“福”的次数一样?“贫穷的人有福了,富足的人有祸了;哀恸的人有福了,现在嬉笑的人有祸了”,我很久没有听过这样的讲道,但耶稣一直在讲“祸”,一直在讲祸、祸。在耶稣那个时代,加利利湖的沿岸住了25万人,分布在五个主要的城镇,耶稣对其中四座城市说你们有祸了,迦百农有祸了,伯赛大有祸了,哥拉汛有祸了,独独没有说提比利亚有祸了。今天去加利利的人都得住在提比利亚,因为只有这座城镇还在,被耶稣说有祸的其他几座城都已经不在了,有些甚至已经找不到踪迹。在迦百农可以看见遗迹,在哥拉汛只剩一两块石头。有祸了,有祸了,《启示录》也谈到有祸了。

哈巴谷说:巴比伦人有祸了,你们必要受审判,上帝会用你们来惩罚我们,但你们有祸了。他说上帝要为五件事来惩罚他们,第一是不公不义,对人民强取豪夺;第二是用霸权统治他们所征服的国家;第三是没有人性,杀人不眨眼,强迫奴工建造世界七大奇景之一巴比伦;第四是毫无节制,他们饮酒过度,经常醉酒,在烂醉之下往往做出荒唐的事来,他们滥杀动物,滥砍树木,你知不知道上帝禁止以色列人在打仗的时候砍树?除非有战事上的需要,上帝说:你们不是跟树打仗,所有的树都是我的。我曾经读到越战的事,讲到军方用化学药物摧毁山林,我心想:这是上帝不允许的。你们不是跟树打仗,是跟巴比伦人打仗。第五点最糟,拜偶像,他们膜拜用木头、石头、金属所做成的没有生命的偶像。因为这五件事,不公不义、霸权统治、没有人性、毫无节制、以及拜偶像,上帝说:你们有祸了。哈巴谷在巴比伦国势还没有到达巅峰的时候,就宣告了它的末日,

上帝这样回答哈巴谷,义人必存活,恶人必受苦。“全地的人都在祂面前肃敬静默。”哈巴谷想跟上帝争辩,但上帝叫他闭嘴,他闭嘴以后才看清楚,于是整个看法改变了,他不再和上帝争辩,他安静下来,然后思想上帝的话,整个心情也随之改变,开始唱歌。所以再来要看的第三章,是他默想以后的结果,是哈巴谷他自己亲手写下的曲子,而且哈巴谷还吩咐要用流离歌这个调,用弦乐弹奏。

他的想法完全改变,他原先和上帝争辩,是因为只看目前的景况,但现在他回顾过去,看见上帝每次都会介入,就明白上帝在未来也会介入,“我已经准备好要等候祂。”

主啊,你的名声从起初就传遍各地;你大能的作为,甚至让我听了就惧怕。主啊,求你再度行大能的作为,证明你今天仍然一样;但求你在忿怒中怜悯尊崇你名的人。看哪,圣洁的上帝降临,荣光布满天空,从祂手中发出大能,全地充满赞美的声音;但犯罪的国家要颤抖,害怕遭遇灾祸和瘟疫。

当全能的上帝出现,连古时的山都要崩裂,主啊,你是向江河发怒吗?你是向海洋发怒吗?你骑上战马,坐上战车,是为了不喜悦江河吗?山岭翻腾,洪水泛滥河谷,日月都害怕地停住。你的箭射出发光,你的枪闪出光耀,你愤怒地通行大地,责打列国如同打粮,只为了拯救你的百姓,拯救你的受膏者。你打破恶人首领的头,剥光他,打裂他的头,让那些旋风一样的战士最后随风溃散。听到最后的结局,知道整个情况之后,我心中激动万分,我的嘴唇颤抖,心脏狂跳,我的双脚不停地颤抖,但我仍要耐心等候上帝的作为。只有敌人前来犯境,将来必要遭到报应。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不结果子,田地不出粮食,虽然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我仍然要因耶和华欢欣,因为上帝是我全所有,我要喜乐地面对未来,我的力量恢复。全能奇妙的主,答复我愤怒的疑问,我的心和我的脚如鹿在高处跳跃。请用丝弦的乐器弹奏圣乐,唱出这些话。

我重写的这段也许可以帮助你们了解哈巴谷心情的转变,本来他心中有很多不满,跟上帝争辩不休,现在他却充满平安,决心等候上帝的作为。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