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使徒行传

5.使徒行传

《圣经》是由人的话和上帝的话所构成的,有许多凡人作者,但只有上帝一位编辑。这些作者不见得知道还有其它作者,其实我想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圣经,也不知道圣灵会集合这么多人的作品。

 大多数的作者都是针对某一个急迫的需要而写的,比如保罗写的《腓利门书》是一封感人的短信,谈到一个奴隶逃脱,从腓立比逃到罗马大城,结果他认识了保罗,信了耶稣基督为救主。

保罗说:我要送你回主人那里去,我会替你写一封信,我认识你的主人腓利门。于是保罗写了一封短信,他在信上说:亲爱的腓利们,如果你的奴隶偷了你的钱,我会亲自替他偿还,你将发现他对你有益处。这句话有很深的含意,因为这名奴隶的名字叫阿尼西母,意思就是指益处,我想这是主人给他取的名字。

罗说:他从前与你没有益,但如今与你有益只是人所写的一封信,却生的描出上帝的救。耶来改,使我们对上帝有益,再差我回到主那里。里描述了救,将罪人回收,再度利用。只是人所些的一封短信,一封短信而已。 《圣》中有多的卷都是了人的故而写的,但是也经过上帝的编辑。所以,我可以从两个面来研,我将它称之面”和“存在面”。面是——写作原因,背后有什么人性的原因;而存在面是——什么入《圣》,上帝要藉什么。 我要从两方面来《使徒行》,第一集我要从史角度来看,第二集我们则要从存在角度来看看,上帝什么把书纳入《圣》。      

路加是整本《圣经》中唯一的外邦作者,《圣经》中的书卷由40个作者写成,其中39个是犹太人,有犹太人的思考模式。路加所记录的内容,当然大多来自犹太人,但他是个外邦人。我们需要稍微了解一下路加这位作者: 首先,路加是一位医生,这点很重要,可以看得出上帝的幽默感。路加是一个医生,当时的医学十分进步。你们都听过西伯客拉底和《西伯客拉底誓言》,那是在基督之前400年左右。当时的医学十分进步,有严谨的医学训练,他们的想法有点奇怪,认为只要人体中的四种体液能够平衡的话,身体就会健康,就是粘液、血液、黑胆汁和黄胆汁。这四种体液如果平衡,身体就会健康,但是他们训练医生要具备敏锐的观察力,要擅长分析,在病历记录和行医的时候,都要谨慎而行,从《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可以看出这些特点,因为这两卷书都是路加写的。两卷书的写作原因和对象一样,等一下我们会再谈到。你会发现这卷书具备了敏锐的观察力,以及仔细又准确的记录,也许是《圣经》中记录最准确的一卷书。路加在书中,仔细记录了事实的真相,在书里常常出现医学用词来证明他是一位医生。但是重要的是,上帝真是有幽默感,祂竟然使用一个医生来向我们描述童女生子的事,我觉得这很有意思。

各位仔想想,路加必那里知道情。《太福音》从瑟的角度来描述耶降生,记录瑟的家,而在《太福音》中所记录的并非耶肉身的家,否就不可能做犹太人的王,因中有耶哥尼雅,耶哥尼雅受到了咒,后裔中没有人能坐大的宝座。但是《太福音》记录的是耶法定的家,《路加福音》则记录在肉身上、从而来的家,但耶是大的后裔,法定上是瑟之子,肉身上是之子,所以祂的身份有双重的肯定。可是路加医生访谈玛的角度得知耶降生的情,比如耶受割礼或是出生以后包着布等等,其祂所包的布就是在的尿布。路加所记录情,都是一位医生有兴趣知道的,上帝也用路加位医生来见证有初代教会所行的医治神迹,找医生来见证这种事是不是很有意思?有些医生,甚至是基督徒医生,医治的神迹充满怀疑,可是上帝拣选一名医生来记录这些事。各位应该都知道,路加不在十二门徒之列,也从来没有见过,所以他必要仰者的见证才行,但是医生都十分擅找出真相和问问题 

第二点,路加是一个外邦人,是安提阿人。安提阿像是古代的巴黎,位在地中海岸,在应许之地的北,耶中的浪子所到的方国度应该就是里想要花的人都会到那里去,个城因淫乱的情况而声名狼藉,但是在安提阿却建立了第一外邦人的教会。基督徒建立的第一教会全是外邦人,所以不能称他犹太人,那应该怎么称呼他呢?因此外人就出了“基督徒”个称呼,但是基督徒自己不用个称呼。我真希望可以不用个称呼,因意思并不正确,我宁愿用门徒或是信徒种称呼,《使徒行》中的那些基督徒,他就是自称自己是门徒或是信徒。路加忠记录了他在安提阿首度被称作基督徒,那是他的家。路加想要知道个新宗教怎么会从犹太人开始,最后却有多外邦人信奉,宗教能够像这样跨越种族的藩在是很特别。大多数人一生下来就会信奉自己国家的宗教、不会改,但是个宗教却跨越种族,路加很想知道由。《使徒行》其可以称作“双城”,主要是到福音如何从耶路撒冷罗马,不是从犹太人的首都到外邦人的首都。

路加对这有兴趣,忠记载了事的真相。 第三,路加是一个旅行者,而且是经验丰富的一位旅行者,他放下了行医的工作。

关于他的旅行,有两点得了解:第一,他跟一起旅行?答案是保。在《使徒行》的叙述之中,他开始是用第一人称复数的“我”,我从某某地方出,很像威尔士喜麦克斯•波依斯的口禅,他:我去那里。他:我去那里。当些信息散布到全球的候,你也可以:我去那里,因为这影机可以明。路加并没有特别指明与自己同行,他只:我去了那里。他的度低,他不引人注意。很有意思的是,新的作者都不引人注意。想要了解太,就要可福音》,当太修可福音》的候,掉跟自己有关的描述,是不是很有意思?而《可福音》是彼得修的,但是《可福音》记载很多彼得的批之就是不引人注意。路加是这样翰也是这样翰提到自己,只是耶徒。新的作者一再把焦点放在耶身上,不希望别人注意他。路加也不要别人注意他,他都用“我”一。他和保一同旅行,很有意思的是,保搭船旅行的候,路加都与他同行,我对这件事情有个人看法,我不知道

知道保的身体有疾病,他每一次搭船旅行的候,路加都同行,但是在上旅行的候,路加却不得同行。保每一次搭船旅行,路加都会同行照他,其中一次遭船的叙述,可以称得上是古候的文学佳作。一段船的叙述,生的描述了那雨,后来船撞耳他。所以,路加和保同行,特别是从特罗亚到腓立比,有去耶路撒冷以及从撒利罗马,路加医生都与他同行,一定也帮忙照。但表示保被捕的那段期,路加是着没事做的,表示他在耶路撒冷待了两年,在罗马待了两年。我认为他就是在两段期内写了《路加福音》和《使徒行》,那是我的看法,可是我认为实际的情况应该十分吻合。

他在耶路撒冷待了两年,可以访问玛和一些目者,以得他所需要的资讯,但是他在罗马候,可以常常,了解他不在保候所生的事情。我认为他在那两段各两年的期写下了两卷,我的看法并不重要,但是等一下我会再到。除了知道与他同行之外,第二个重点是他去了哪里?前面说过,保每一次搭船路加都同行,但是路加有两段期分别待在耶路撒冷和罗马,他什么利用那两段期两卷呢?等一下我会回答问题 再来看看路加的另外一个特。他很会写作,他的生描述可以称得上是古候的文学佳作,不管和《圣》上或者是《圣》外的作品相比,都是一,可以称得上是文学的佳作。他的才洋溢,文笔洗,他的叙述精采、内容凑,可以吸引者不断不断地下去,他写的情高潮迭起,所以已有人:一口气完《使徒行,要比一口气完《太福音》容易得多了。虽然《使徒行》比较长,但是内容精采、文笔洗让读者欲不能。路加是个作者,也是史学家。秀的史学家知道如何掉不必要的细节,所以他掉很多细节;他知道该选哪些材,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内容正确、合乎事;而且他懂得查证,好的作家在下笔之前,会花很多时间查证,所以他先掌握了事,很清楚怎么下笔。 最后一点,路加也擅长传福音。他最大的渴望是到人能够信主。“救”一是他两卷的关键词,从到尾不断出。我希望你会在《圣》上划线,把《圣》划得乱七八糟,我的《圣》就是划得乱七八糟的,最后不得不再一本新的。

在很讨厌用新的《圣》,很像是圣诞节候,了一双新拖鞋,可是第二天又想回去穿旧的。我建各位,要用不同色的笔来划线,不要怕把圣划得乱七八糟,用色笔把重点字划出来。在《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中,不断会出“救”一,他渴望人人得救。 他是一个外邦人,特别“凡有血气的”有兴趣。《路加福音》中记录施洗翰,引述以赛亚:凡有血气的都要上帝的救恩。凡有血气的都要上帝的救恩,可以是《路加福音》的主,凡有血气的都要上帝的救恩。“凡有血气的”包括撒人、外邦人、女人、人,《路加福音》中指明救恩要到各式各的人。

《使徒行》的主题则是圣灵要灌到凡有血气的身上,犹太人、撒人、直到地极,所以他特别关心每一个人。个犹太人的宗教,在路加的眼里却是一个人人都可以来信的宗教。 路加他看福音中的耶是世人的救主,在《使徒行》中有不同的重点。路加他关心人所居住的整个世界,但是在希腊文中,只是以一个字形容——Oikoumene,从个字衍生出“普世”一,意思指的是全世界,而不是所有的教会。路加他关心普世,他希望到人人都能够得救,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是道人的料,他擅写作,所以他利用写作来福音。

那么你呢?你是用什么方式来福音呢?我相信上帝已经赐给你一个最适合你福音的方式,那是上帝你的方式,每个人都有最适合的方式,所以你要找到适合自己福音的方式。路加知道自己擅写作,就用写作的方式来福音,又当位最大使徒的随身医生,这样的事奉多么有意。耶稣说:你若拿一杯凉水先知喝,你得到的赏赐就跟先知得到的一应许是不是很棒?你如果助一事工,你得到的赏赐就跟那事工得到的一,所以我都能出点力,都能得到大赏赐。路加是保的随身医生,所以他要照船的保 

接下来要谈读者,我要从不同的角度来看。谈过了作者,在要谈读者,而我所者并不是复数。路加写下两卷单单一个人,真以相信。个人名叫提阿非,意思是指“慕道友”,我们简称他是“提阿”。个提阿是呢?路加医生什么单单为这个叫提阿的人写下篇大呢?了救一个人的灵魂,当然得付出全部心力,但是要写下么多,真的很工夫。

我想路加他花了四年的工夫来查证,然后写作两卷。付出么多只了一个人,但是投入么多的时间和精神明智个人到底是?有两种理,我自己的理只是猜,但是和实际情况十分吻合,有候我可以从据推出一些果。抱持第一种理的人认为,提阿非是一个虚构人物,就像我可以询问的人写的,我会写亲爱询问者,他们认为提阿非是一个虚构的名字,意思指的是基督教有兴趣的人,想要找到神,也正在找神。所以是要告诉这样的人,如何透找到上帝。

个理,但是与实际情况不完成吻合。我认为提阿非是真有其人的,个“慕道友”是真有其人的。 什么路加单单为提阿非他一个人写下两卷呢?他一定有很好的理由。我有一个理,我承是我推出来的,可是各位想想看,也许这个人他是一个出版商,所以他可以把大量地印制出来;也他是一个老,路加是不是得他的口才很好,所以他可以把福音出去呢?有可能。但是有一种可能和实际情况十分的吻合,个人可能身居重要的公,因路加除了称呼其名,加上头衔,他尊称他是“提阿非大人”,在古代只有少数人有这样头衔,所以他很有可能是一个律,甚至有可能是一位法官,所以才会有头衔

各位想想看,路加什么一个律师详细地介和保呢?答案是:保罗马审时个人将担任他的辩护个律师对罗说:你若要我辩护,就得我一份完整的告,我要知道你所跟随的耶个新宗教是怎么开始的,你把情告我,我才能够帮你辩护;我需要知道你的去,什么你老是惹罗马当局不,你以前被控告什么罪名,之前的果又是如何,我需要掌握一切的数据。我想候路加自告罗说:我来写,把件事交我,我去搜集料。路加在耶路撒冷期搜集耶生平和受死的料;他在罗马搜集保料。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就可以明白路加什么写两卷了。 

什么两卷中的罗马都十分同情个新的宗教呢?我可以看到,罗马不管是或是保,都没有一句批。在耶路撒冷的两场审判中,就是耶的受以及保的受,有三次都到他两个人其是无辜的。彼拉多三次无罪,罗马当局三次无罪,要不是他向罗马,我早就放他了。

了解?其实这两卷基督徒惹上麻不是因了什么,而是因犹太人老是找他,是因犹太人,而不是罗马人找他。在罗马人眼中,耶和保都是无辜的。你可以看出什么要写告了 把《使徒行》,我得,其名不符中有三分之二的篇幅在,保一信主,其它人就都退了,焦点全在保身上,对吗上提到彼得只是,保一出,彼得就被忘。只是了替保罗辩护,向罗马当局个新宗教绝对没有煽或是覆的用意,反而是一向体当局的。保本身是罗马公民,根据罗马法律,耶没有犯罪,耶是因犹太人施才被死在十字架上,保也是因犹太人施才惹上麻。所以,如果保可以到罗马去受,才不会遭到犹太人扭曲事

如果是在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可以法干,但是如今保人在罗马,犹太人并没有乱司法,你就没有看出来呢?所以如果是提供的律辩护,就很吻合。最吻合的一点是什么?就是《使徒行束得突然,你有没有注意到?好像突然束了,没有结论。写到保等着受,就突然束了。

这带出另外一个问题来,告有没有发挥作用?最后的果,律到底有没有帮助保无罪开呢?所有的据都示保最后无罪开。保第一次受果是无罪开,他后来写提摩太和提多的信,不符合他受前的情况,这显然表示他那次无罪开,但是后来重新被捕,被判有罪,遭到砍的命运。很多人相信保果真去了他一直想去的西班牙,他一直想去西班牙福音,在那里建立教会。

西班牙有几古老的教会,声称保是他教会的始人。我不确定是不是真的,但是,传统示,保第一次受果是无罪开,但是后来重新被捕,最后遭到砍的命运。所以看起来路加投入的功夫并没有白,如果路加写两卷了挽救保一命,挽救大的宣教士,可以继续地事奉下去,那么路加是成功了。 

但是除此之外,我是不是也很感上帝,路加搜集料,写出告,否们对初代教会的情况将一无所知。他两卷了福音信之的重要缺口,绝对可以是了解整部新的关。保在《使徒行》中,曾三次分享自己的见证,我想个你一定有注意到,但是其它使徒都没有分享自己的见证什么保见证这么重要呢?因的人是保,所以他要知道保之前的情况,这样这据才会他有利而非有害。好了,我个推里,我两卷书详细回答了律问题,他:是开始个新的宗教?保怎么会信奉个宗教?其它地方的罗马当局作何反呢?我想应该都是律想要提问题 我得我和母曾在律公室里见过有人打官司,而些都是律问题,路加都写在里。不管怎么,我相信路加他一定希望,能够有更多人可以看到告,而最后的果确也是如此。在法庭的公开听会中,可以听见这据,法庭上会呈现这据。当也有报导案子的展,相信路加医生一定希望者把他的料散播出去,让这个新宗教上条新。但是这场审判是在外邦人的首都行的,罗马的消息一定会遍世界,所以这场审判很重要,可以是基督教在罗马第一次受,而不是保,所以是一性的判。我们为路加医生感上帝,他:我来提供,我会一五一十地据相告,我会把日期弄得很清楚,每一项资料都会是最正确的。

所以他提阿非罗说:有很多人提笔写些事,但是我所写的都是正确的,我呈现给你的全是事;提阿非啊,真相就在里。 在我要从史的角度来看,其实这两卷名可以定《基督教史上下集》,中精彩的把涵盖33年期的所有史记录了下来。从耶出来事奉一直到保罗马遭到止,不但记录多事,而且也充感情。个医生待病人切,他也善体人意。从他说话的方式,可以看出他善体人意,一定是这样度,让玛向他敞开。原本是小心翼翼,把些事藏在心里,但是面对这切的医生,就放心出整个经过

的架构,出了一个重要的线索。我想,大多数人一旦得了作者写的目的,那接下来就会,那的架构到底是什么?作者采用什么架构,在皮肉剥除了之后,剩下什么骨架呢?里要提出三种理,你可以选择的理:最简单的一种理是把《使徒行》分成两部分,彼得和保分别是其中的英雄,他是初代教会史上最重要的两个人物。彼得是向犹太人福音的使徒,保是向外邦人福音的使徒,个分法不。路加彼得的描述非常类似他的描述,好像路加他是非常刻意地要是因初代教会最大的危就是分成两派,也就是犹太人一派和外邦人一派。保和彼得都很注意不要种情况,路加似乎也有同担,所以他不会彼得和保立的情况,因两个人就像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两个人的相同点如下:两个人都行神迹,两个人都见过异象,两个人都信仰受苦,两个人都讲过的道,两个人都被圣灵充,两个人都放胆道,两个人都向外邦人和犹太人道,彼得主要是向犹太人道、保主要是向外邦人道,两个人都下过监,也都因上帝行神迹而出,两个人都医治病人,都曾经让生来就瘸腿的人行走,两个人都赶鬼,两个人都用不可思的方式行医治的神迹,彼得是用影子,保是手巾,两个人都曾叫死人复活,两个人都曾向假傅宣告判,两个人都拒被人膜拜。

可以出很多相同点来,你如果一一比彼得和保,会发现路加有同的描述,好像是在告大家他两个人一模一,所以不必单单跟随其中一人,不要两个人立,两个人最后都死在罗马。彼得和保——初代教会最大的两个人物,什么叫《使徒行》?其他的使徒在哪里呢?只提到两个啊,使徒彼得和使徒保的行。所以初代教会有个危,可能会分成两派,但是《使徒行》把彼得和保放在一起,告大家不必只选择其中一个人,两个人所做的都一。第一种理把使徒行分成两部分,前十二章彼得,第二部分的篇幅比较长

是第一种分法。 

第二种分法是针对地理位置分成三个部分,第一种分法是针对两个人分成两部分,第二种分法是指针对三个地区分做三个部分。

《使徒行》开有一句话说:你要做我的见证,从耶路撒冷开始到犹大全地、撒直到地极。从里我看到,路加似乎是按照序展开他的主,安排得十分恰当。一到七章先从耶路撒冷起,八到十章一步到犹太地和撒,然后从那里散播到欧洲和地极,是一个可能的架构。但是我要更仔地来看一下,在里有几段文,如果我把它们读出来的,你可能会渐渐明白一件事。在我很快的来一下,《使徒行》六章七节说:上帝的道兴旺起来,耶路撒冷门徒数目加增的甚多,也有多祭司信从了道;

《使徒行》九章三十一节说:那犹太、加利利、撒教会都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圣灵的安慰,人数就增多了;

《使徒行》十二章二十四节说:上帝的道日兴旺,越广;《使徒行》十六章五节说:于是众教会信心越发坚固,人数天天加增;

《使徒行》十九章二十节说:主的道大大兴旺,而且得。就是这样,有没有注意到文的相似呢?每一段文都提到教会人数不断增加,教会人数不断增加、教会人数不断增加,《使徒行》一共有五个地方的文是这样讲的,似乎点出了每个元的重点,了解我的意思?先一些事,再教会人数不断增加,福音广出去。先一些事,再教会增,福音广;先一些事、再教会增、福音广才是真正的主。一个新宗教在罗马帝国内不断增播出去。在每一个束之前,我会清楚的看有一个漪向外散,而每一个元都是一个更大的漪,我想那是路加的基本架构。

认为那是路加他的思考模式,就像把石子丢进池子,那石子就是耶的受死和复活,如今起了漪了,在每一个漪的最后,他都教会增,福音广出去,教会增,福音广出去,然是从史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个角度来了解《使徒行》很切,可看出路加如何挑事件,他然没有下每一件事,因为这是不可能的。初代教会所做、所的,尽天下纸张也写不完。那么路加如何挑他要记录的事呢?他挑会激起下一波漪的关事件。

只要那些事件一生,福音就会突然一步散播,了解?将福音出去的第一件大事是什么?就是五旬那天。五旬那天,犹太人从各国来参加节庆,圣灵降120人身上,像石子被丢进池中。他是在圣殿中,而不是在可楼房,因一直都没有走,他没有急着出去道。当大家都坐在那里,只有十一个使徒和彼得一同站起来,他在那里参加九点的晨祷,那个地方就在所门的廊下,那是今天的阿克清真寺,在圣殿地区的南端。初代基督徒当年就是在所门的廊下晨祷,早上九点在圣殿内祷告,吹来了,就像石子被丢进池中,将接触到世界各地的人,罗马、古利奈、利比等等,世界各地的人都来了。

些人听到方言,就喝醉了。彼得站起来:不,你们错了,我没有喝醉,酒吧都没有开门呢,在才早上九点,我不会么早就喝醉。里出了各种不同的言,目的跟巴别塔相反。上帝在巴别塔不同的言来混淆人类,在他不同的言来凝聚他,目的跟巴别塔相反。有人:旧没有提到方言。当然有、就在巴别塔,那是上帝第一次不同的言,但是目的完全不同。第一次是判,第二次是怜。五旬那天的事件,是丢进池子的第一石子,是激起漪的第一个事件。接下来,寡抱怨教会忽略了她食,是教会展的一个关事件,很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

今天的教会一定会指派一群姐妹来负责饭食,但是初代教会比有智慧,指派七个弟兄来负责饭食。什么这样安排呢?因为这些寡没有男人可以依靠,她需要男人来照,于是教会指派七个弟兄来负责,其中一位是司提反。 大的道人大多数是从仆人事奉做起的。保一开始是一个事,和巴拿巴一起管。要住,七个弟兄,他是自愿出来负责饭食的。

件事看起来似乎不重要,但是路加却看出了件事其很重要,最后出司提反的殉道,基督徒因此四散。看起来不幸,却是将散出去。整件事始于指派一位弟兄来负责饭食,路加只记载那些能够激起更大漪的事件。 各位,我越就越得兴,撒人信主,关就在腓力去了撒。他是七位事之一,引爆了属灵的复兴。是事件很重要,福音到撒人。彼得和翰就来撒,祷告他能受圣灵的洗。这时再叫人惊,因上回彼得和翰来撒亚时,祷告求上帝从天降下火来,把撒人都死,在他们为不同的原因求上帝从天上降下火来,可的内心有多大的转变有那个埃提阿伯太个人有什么重要性?他把福音传进非洲,第一个信主的非洲人。

些信主的事件都不是偶然的,些事件都很重要,当看起来是微不足道,但是在却能看出它激起更大的漪。 路加慎挑,他没有记录初代教会每个人信主的故事。当有好几千个人信主,他只选择记录那些深具影响力的故事。接下来是彼得到哥尼流的家里,他必吃不符洁的食物,他吃得很勉强,但是件事意重大。《使徒行》十五章所记载的耶路撒冷会,是要决定外邦人是不是必成犹太人才能够信耶。耶路撒冷会的决定是:不必。所以你才不要先成犹太人才能信耶。今天的问题则则刚好相反,犹太人必须变成外邦人才能信耶稣吗?答案也是不必。犹太人可以用犹太人的身份跟随耶,外邦人可以用外邦人的身份跟随耶 在《使徒行》最后,保罗说:从今以后我要往外邦人那里去。保罗总是先向犹太人福音,但是犹太人如果拒他,他就去向外邦人福音,所以福音才会传给,因都是相信耶的外邦人。

来看那卷存在的含意,它要向我们传达什么的信息。 但是有很多人本末倒置,想先探第二含意,是不的。应该先看那卷当初写作的目的是什么,然后才能够们说些什么?否,就会有各种奇奇怪怪的诠释 得有一个人写信我,他想下伯明翰的一家超市,把它装璜成咖啡福音。他:我一直求上帝引我,后来我在《圣》上发现节经——我“在店里”预备多福份。他:上帝用这节经文感我,你这样的引够不够?我回信:如果只看这节经文,恐怕是不够。 他在那节经文中看到的含意,根本就不是文的原意,我如果不小心的也会这样。第一步是找出原本的含意来,再来才问这对今天的我有什么含意。 我们读《使徒行》的候会遇到个基本的问题,那就是想拿今天的教会和初代的教会来做一个比,你会立刻得真希望我教会像那。但是,你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初代教会并不完美,他有争党,他也有犯,不的教会充了生命力和能力,似乎是圣灵在带领而不单单只是道人在带领

但是首先我要分辨缺点,初代教会也有缺点,千万不要抱持着理想主。有理想主的人士会感:如果能够像初代教会就好了。其初代教会也有缺点,像是拿尼和撒非喇。 有一次在道人研会中,有道人我:你相信人会被圣灵?我当然相信,圣上就有,拿尼和撒非喇就被圣灵倒。你如果想自体,可以将十一奉献的数目作假,如果彼得是你的牧,你也会被圣灵倒的。那个道人听了就不再感兴趣了。就是初代教会的一件坏事。如果是彼得得今天教会什一奉献的情形,教会不知道会生什么事呢。 另外有一个叫西门的人,他想拿钱买圣灵。

彼得:你跟你的一起下地吧。是直,原文是:你的子和你一同亡吧。他:你在道上无分无关,别以可以拿上帝。所以初代教会有缺点,我不能够学缺点。 有一个人是代宗教外交家眼中的英雄,他的名字叫做迦列,他是个绝对骑墙派,有一些人也是这样。迦:我等着瞧,如果是出于上帝,就阻止不了;如果不是,一定会不了了之的。听起来好像很有智慧,个迦列从此没有再出,他在上帝的旨意上无分,那些骑墙派人士在上帝的眼中一无是。但是保、就是来自大数的扫罗,曾是迦列的门生,迦列是一个教,教大数的扫罗,但是扫罗说:我才不等着瞧,我要摧基督教,我要把所有的基督徒都关起来。保最后却成史上最大的使徒和宣教士,所以不要因别人的意而感到灰心,反你信仰的人要比漠不关心的人有盼望,所以不要学骑墙派。 初代教会有争、有争吵、有虚、淫乱、有异端等等缺点,缺点么多,所以不必一味崇拜初代教会。他点、也有缺点,不要学他的缺点,而要从他错误中去学,不要一、重蹈覆。可惜史会重演,那是因大部分人“忠言逆耳,无人愿”,是杰弗瑞•史帝文生的,反正我就是需要从去的缺点当中去学   

第二点就是,我需要分辨常与非常的事。《使徒行》中有一些事并不是常,我应该期待每次都会如此。保信主是一个独特的经历,我应该把它看成代人信主的模式,那是一个独特的经历。保罗说:主末了也显给我看。他不期待别人会有他当年往大色路上的经历,可惜,有很多人把信主的模式,其根本就不是么一回事,是一个独特的事件,这让写《圣》的格,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的信主经历,保信主的经历是与众不同的。 我想有些人会一个问题什么我祷告的候房子不会震呢?

会,也不会,不必期待一定会有象。有一次,我去参加聚会,聚会人数跟这场差不多,地点离里不。我那天祷告的候,真不该闭上眼睛的。会后有人告生了什么事,后来有人寄了志上剪下来的炉火广告我看,上面有炉子上火圈的照片,他说这是他所能找到最接近的片。那天祷告的候,每个人上都出了一火舌,那是我第一次遇到种情况,完全在我意料之外。是一个很不常的情况,我不能,如果不出火舌,就表示没有受圣灵的洗。 彼得从希律的手上回一命,但是雅各没有。我今天应该要期待哪一种情况呢?所以我们应该慎,不要把某一个教会或是初代教会所生的一事件当成常,以一概全。

那么,到底我要怎么去分辨什么是非常,而什么又是常、仍然会再生的呢?我各位三个准:第一,如果只提及一次,就再也没有,那可能是一个不常的非常事件;如果生不只一次,就有可能是常态现象,比如像是方言。五旬那天的大和火舌后来没有再出现过,但是方言确再度出很多次,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常态现象,但是最后的关因素应该是《圣》他处经文的印,比如在福音或者信当中,必文的印是基督教的常态现象。各位了解个准?不要以《使徒行》中所有的事件,今天都一生,这样结论可能不。不有一个模式存在,有些事不只提到一次,而是重复提到,比如用水施洗,我从他处经文知道,是基督教的常作法,所以每一个人都应该经历 
在我要把《使徒行》当作一个效法的模式,我先来看一个重点。其《使徒行接了福音信,如果没有《使徒行》,那么有很多的事情,我就不会明白。因在福音信当中,有些事并没有定或是描述的清楚,多有了《使徒行》,我才得以明白。 来看看有哪些事情呢,首先,像是新信,大多数是保写的,但是保?如果没有《使徒行》,我就不知道保他了解非常有限。一定要知道保,才能够明白他的信。《使徒行于保有很重要的介,各位想象一下,如果新没有《使徒行》,你会很惊发现,有很多事你不会明白。第二,在水中受洗,只有在《使徒行》之中才清楚地描述了受洗的定

各位,保常常在他的信中不知你受洗,就是受洗入祂的死。但是,保从未提到受洗跟水有关,所以有一些学者认为,保从来没有教要在水中受洗,罗谈到受洗入基督,粹是属灵的含意。但是我在《使徒行》中会看到,保自己在水中受洗,他也用水别人来施洗。所以保信中所的洗礼是指在水中受洗。另外也可以看看“受圣灵的洗”个名在四福音中都出现过,但是四卷福音都没有解含意,也没有明受圣灵的洗的候会生什么事情,所以从四福音中无法得知受圣灵的洗是什么意思。而保在《哥林多前》十二章中不知你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但是保没有解释这的意思,我只有从《使徒行》中,才能够知道,什么叫作受圣灵的洗。所以灵恩派才会么强《使徒行,如果没有《使徒行》,就不可能明白,所以接很重要。 

又像是摩西的律法,我怎么知道基督徒不受摩西律法的束呢?我前面太福音》的说过,我穿套衣服反摩西的律法,但是我一点也不担心,我也没有任何罪感。摩西的律法共有613条定,但是我不需要受些律法束。我怎么知道不需要受些律法束呢?我可以告各位,要不是有《使徒行》,我就不会知道。像他激烈辩论割礼,《使徒行》十五章是一个高潮,大家一致决定基督徒不需要受摩西的律法束。 所以像“教会”一,我怎能知道“教会”是指什么呢?只有《使徒行》才知道,各地教会是怎么建立起来的,才知道教会是什么,才知道使徒回到各城老,所以教会需要老。没有《使徒行》,就无法清楚知道教会是什么,所以非常地重要。 我想我得够清楚了,如果没有《使徒行》,我想我会像瞎子摸象。

书衔接了福音信,也接了基督和祂的教会。有人说这像是在地人写的,我得形容得很好。作者眼目睹教会在地中海沿岸各个地方建立,他也眼目睹、到整个程。我根据写了一本叫做《基督徒的重生》。我是从《使徒行》才了解基督徒如何重生,没有,我不可能写出。有些人对这的批,可能是基于个原因,认为我不应该用《使徒行归纳出一些教什么不行呢?是上帝的话语,只有从《使徒行》才能够到,保如何回答慕道友的问题 福音的写作时间很早,没有到如何成基督徒,那是在耶受死复活之前写的,信和《启示》的写作时间晚,也没有到如何成基督徒,因为对象是已信主的基督徒。但是在《使徒行》,会看到五旬节过后人信主的情形,比如,五旬之后,每一个信主的人都会受洗。

但是,在耶受死复活之前,就不得有受洗,比如十架上那名垂死的小偷,有撒。但是呢,五旬之后,所有重生的人都罪悔改了,他都相信主耶,都受水洗,并且都受圣灵的洗,些是《使徒行》中的基本教,《使徒行》清楚入天国的四扇属灵之门。得了些以后,再回去看福音,会发现施洗翰和耶都提过这四件事,但不是同提到;信中也提到四件事,但是也不是同提到;只有《希伯来》六章同提到四件事,作者在那里到基督教信仰的基要真理,就是悔改离死行、信心、受洗,以及按手祷告、受圣灵。

我是从《使徒行》知道些的,如果没有使徒行,我不会得。我可以是今天重生得救的四个必要条件,恐怕很多基督徒的重生程并不正确,没有具备这四个条件,怪后来就出了问题,很多后来出问题都是因为错误的重生程,我帮打够广告了。 我的重点是,如果没有《使徒行》,我不会了解些;没有《使徒行》,我可能会以只需具三个,甚至两个或一个条件就可以了。但是在《使徒行》中,保罗谈到全部四个条件,他去以弗所找到翰的门徒,在信主的候、有没有受圣灵。

们说:没有啊,没听说过。喔,那你是受什么的洗啊。是施洗翰的洗。喔,那你们还没有真正信耶,你只有悔改而已,你悔改,很好。接着保跟他们讲解耶,他就相信了。于是保替他施洗,然后按手祷告,们领受圣灵。保慕道友的候,都要先知道他几个条件,然后尽快帮助他,具所缺乏的条件,我是从《使徒行》学到些事。如果没有《使徒行》,我不会知道些事。知道之后,就可以在福音信中找到同的教 所以《使徒行我开启大门,帮助我了解新。因只有书详细谈福音,所以是我今天遵行的模式。是一卷宣教士手册,很抱歉我把次序弄乱了,你可以看出我不是很有条理。 

《使徒行接了福音信,也是我今天事奉的应该遵循的模式。但是不要学缺点,要学点,从他错误,不要把非常的事当作遵循的模式;要得什么是常,什么才适用每一个人,我从中可以学到很多。 1961年,我到一个浸信教会去牧会,那是在白金郡的一个小地方,夏方圣彼得。我到了那里以后,听当地有一个牧,他不愿意替儿施洗,牧不愿意替儿施洗,我得很有意思。我个牧师还在不在?他们说不在了,50年前他就离开了,他是在1910年离开的,他的名字叫做罗伦

他曾在夏方圣彼得牧会,其他是一个先知,我里有他的照片,个人我的启非常大。有些人就是能够帮助我新的角度来认识真理,我不能以,他不会犯,但是他特别能够帮助人,从新的角度来认识真理。罗伦早在1910年的候,就悟到他不应该为教区的儿来施洗,他拒绝为婴儿施洗,果被解雇,从此没有再牧会,他就退休,搬到肯去写度日。今天他的著作成了每一个宣教士必之作。我没有遇到一个宣教士不知道罗伦的,但是他死的候却默默无。他生前曾:我的要再等半个世才会有知音。他那些是在1910年写的,每一本都出版了。

里有他的三本主要著作,都是在1960年出版的。他是一个先知,他的第一本名字就叫做《宣教方法:圣保的?是我的?》,在座有没有人听过这?没有人听,那在是太可惜了。其他到中国去宣教多年,回来以后写了。他什么不用保的方法?他的方法便宜多了,就是建立自行管理、拓植和支持的教会。保怎么做到的?当又没有宣教机构,也没有法筹募建堂基金,他怎么能做就做呢?罗伦就开始想,我们为什么不用他的方法呢?后来他发现,保是在建立教会以后,教会向当地人福音。

于是他就写了第二本,《教会的自然展》,但是他仍然不明白其中关所在。最后他明白了,就写下第三本《圣灵的事工》,并且言教会将会有灵恩的复兴。是不是很有意思呀?1910年的候就有这样的先,他远远走在代的前端,他是一个真正的先知,而且跟大多数先知一,死的候默默无,而且遭到解。有出版社行了一本他的合作品集,合作品集名就叫做《圣灵的催逼》,收集了罗伦的一些著述,包括他着洗礼议题,写夏方圣彼得教会一封人的辞信。个人我有非常大的影响,但是他那几本几乎完全取材于《使徒行》,他重新掘《使徒行》的奥妙。他是一个传统的圣公会教徒,他的用是旧式的、多利亚词藻,但是撇开些外在形式,会看信《使徒行》是今天教会的遵循模式,他底改了大多数宣教士的想法,你们应该他才的。好了,算了,我要的是,他完全取材于《使徒行》。 
在,我来看看《使徒行》,看初代基督徒什么能够快速又有效率的把福音遍各地。初代教会的增速度在很惊人,他没有我们现代的科技,他没有收音机、没有电视、没有募到很多宣教基金、也没有宣教机构,但是他却做到了。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我列出他所做的七件事来:

  • 差派使徒出去。我相信我今天仍然需要使徒。“使徒”是指被差派的人,教会一直在可以差派呢?可以把送走呢?今天的教会是,可以把留下来呢?他却是把最好的人差派出去,他没有法留住最好的人才,他们说:别的地方需要他,就差派使徒出去。新到五种使徒——第一是耶,祂是使徒中最大的,今天没有这样的使徒;

第二是十二使徒,他曾目睹耶复活,今天没有这样的使徒;

第三种是保,第十三个使徒,如同期未到就出生,今天也无人能像他那文;但是保也具第四种使徒的身份,就是植堂先,不在他人的根基上建造,他建立教会的候,不是从别的教会偷羊来,而是自己带领人信主,来成教会会友;第五种使徒是像以巴弗提那的人,他被差派到罗马的生活起居。只要被差派出去行任这样的基督徒就是使徒。所以使徒不是什么特别的人物,我们务必要种想法。但是今天需要第四和第五种使徒,我需要差派基督徒出去。

今天大多是人主出来:我相信上帝呼召我去。然后希望教会可以同意并且支持,但是新中的教会却是:我可以差派去呢?初代教会常常在想,可以差派出去做什么呢?简单,他们热衷外,可是对进口没有兴趣。英国曾是全球差派宣教士最多的国家,如今已由美国取而代之,英国差派的宣教士没有那么多了。英国以前常常差派宣教士到世界各地,如今我要感主差派第三世界的宣教士来英国,我需要他来教信心,他不像我那么有,但是他有的信心,我没有。我需要第三世界差派宣教士来带领回到本位上。 

做的第一件事是差派使徒,第二件事是在城中福音。他不是去下,而是去到重点地区。12年前,有一天我开车经过米尔顿凯恩斯,主里将是一个重点地区,掌握里的人会掌握英国。我心中真的有那的感,后来那个地方盖起了第一座宗教建筑,那是一佛教寺庙,就在湖那里。我在“春季收割”福音机构分享我的异象,有我的担,果有人回应这个异象,搬到米尔顿凯恩斯去建立教会。

需要常常么做,找出重点地区,英国的重点地区就在那里,一座新的城市就在高速公路旁建造起来。我了新的模式,所以我一定要去建造关城市。所以初代信徒到各个城市去福音,福音就遍各城,保他只到各省中最重要的城市,一旦打好教会根基,他就离开,教会自然增,自己往下一个目 

第三,他真的是在传讲福音。我发现,他向犹太人福音的候会引述文,但是向外邦人福音的候就不会引述,一点我们应该要效法。因一直向人引述文是不会有用的,除非方承是上帝的,否向他引述文根本没用。保向外邦人福音的候,会引用他,引用他的作家,或是到他的建筑。他去雅典的候,是先在城里走一走,才开始福音。

经过各式各的祭,来到“未之神”的祭,他就去询问背景,原来是他认识的神,那个背景很有意思。多年前生了一地震,摧雅典城中的多建筑,雅典人心想:我得罪神了,但是到底是哪一个神呢?拜很多神的问题就是,他不知道到底是得罪了哪一个神,拜很多神的人,生活很复,是哪一个神在生气呢?我不知道得罪了哪一个神,于是他找来一只羊,把羊放到大街上,看羊躺在哪一个祭的旁,就是得罪了那个神,然后就把羊宰来献祭。所以羊在大街上游经过了所有的祭,然后走到一片草地中央,羊可不笨。你看看,羊就躺在草地上,几个委开会:不知道我得罪了哪个神。其中一个委员说:我知道,我忘了有一个神,没有祂建祭,所以祂才会生气,所以才会生地震。那怎么呢?赶快建一个祭吧。但是祭上要写什么名字呢?我又不认识祂,于是他们为这个不认识的神建了一座祭。保一点切入来福音,他:我来告位你认识的神。

一定要花时间了解别人的想法,当他向犹太人福音的候,就一直引述文,引用文来明耶是弥赛亚。但是当他向外邦人福音,就从他的想法切入。保罗说:你有一个,我位神不,我是祂所生的,我来将你真正的身分告,上帝是你造主。他从别人的想法切入。他向人福音,但是是用方了解的方式去很重要。他没有一直引述文。 第四,他们专训练门徒,而不是呼召人决志。不是叫人手或走到台前,或者是在决志卡片上名,而是训练门徒,花很多时间,通常能待多久就待多久。保有的候待三个礼拜,有的候一待就是两年。他在以弗所的候,每天下午都在教门徒,从中午十二点到下午四点,连续两年天天教,就是这样训练门徒的。

他所有的教都是天国,得我怎么太福音》?保就是这样,竭力教门徒。当大家早上床的候,保整个早上都在织帐篷;当大家在睡午候,保从中午十二点到四点,都在训练门徒。保初信者认识上帝的国,那是他的主。我需要训练门徒。 

第五,他出去植堂。我相信英国如果开始植堂,就会踏出一大步。我需要成立很多新教会,但不是从别的教会去偷羊,我需要的是出去成立新教会,自己带领人来信主。英国需要成立很多新教会,当我成立新教会、人信主,就会有真正的突破,我在十年前说过,但是没有人想听,大家都:教会已够多了,有些教会都没有坐呢?当我成立新教会、人信主,就会有真正的突破。不是在地出所有的教会,然后认为教会够多了,地是平的,社会却有很多面。地示出来的那些教会,也只属于一个面,但是社会上有面,教会都没有。我有两个朋友在西奥克兰为流浪街童成立教会,在他有两教会,75%的会友是那些流浪街童,没有一教会反对这些新教会,因的会友,都是自己信主的,个社会面的人,去都没有机会听到福音。英国就是需要用种方式建立教会。初代信徒就是么做,大家着群体的生活。 

第六,他们设老。老往往才信主十二个月,才信主十二个月的初信者,就有格当老,因为长老的格就是,灵命比其他人成熟。他们观去十二个月来,的灵命比成熟,谁认真追求属灵的成老来照其他人。今天培训长老的速度太慢,跟不上新教会的成立,好像要等到白头发冒出来了才算有格,痴痴盼望上帝差来成熟的老,但是我学会培老。有个方法就是学的榜,自己训练门徒,不过这了。

所以重点在于差派使徒出去,向关城市福音,用方明白的方式传讲福音,好好训练门徒,在带领人决志以后,陪伴他训练,建立教会成一个群体,而不是各人独来独往,老来带领这个群体,做完些之后,使徒的工作就完成了,接下来也写信或是自拜访固他。但是保罗对提多:我把你留在克里特,是要你完成工作,在各城老。一旦有当地的道人接手,使徒就应该要离开,继续做工,而不是留下来当督。但是很多人都么做,当教会打好了基,有当地的道人可以接手的候,真正的使徒会离开,去没有教会的地方建立教会,那是保的雄心壮志。新教会一旦打好基,就离开再去建立教会,不会停在原地不,而是随。当的教会力十足,当没有宣教机构,但是他仍然可以出去宣教,是因使徒自自足,或者一旦带领人信主,些信徒会支持他。他没有母会的支持,如果不是靠自己的双手赚钱,就是由信徒支持,我方面很代的宣教士深思。

宣教士应该初信者要宣教事工奉献,但是宣教士往往因有其他教会支持,就不么做,如此一来,宣教士必要求别的支持,是一个性循 最后我来看第七点,继续问题是每个人都喜安定下来。得大当初想上帝盖一座石造的圣殿?其中一个原因是,他刚为自己盖了一座石造殿,他有罪感,因上帝仍然住在他殿旁的一座棚里。他:主啊,我要你建殿,就像我那座殿一。上帝透先知拿单对卫说道我住棚太委屈。《圣》中的上帝会行走,《圣》从一开始就描述上帝行走的声音,属神的人与上帝同行。

所信的上帝是会的。我曾到曼谷的千佛寺去参,感主,我的上帝会行走,庙中的神像看起来很需要起来走一走。我的上帝会行走,想跟上帝的脚步就得走,不要以将来到了天堂,就是一天到晚坐着不,你将穿上白衣与上帝同行。 好了,我赶快往下看,时间不多了。

《使徒行》的候,三位一体神的印象最深。我们应该怎么称呼《使徒行》?“行”,实际,从衍生出”,是基督教信仰的践,是基督教信仰的行。但是践呢?是的行呢?有四种可能的答案。 称作《使徒行》,其并不正确,因大多数的使徒没有出里,其他十位使徒呢?不了?里面只到彼得和保,另外稍微提到耶的弟弟雅各,但他不是十二使徒之一,所以其不是“使徒”的行 

:提阿非啊,我已作了前到耶,一切所行所教的。清楚指出继续谈的作和教,所以可以称书为“耶下集”。但是,了会发现,前面十三章中,最突出的一个人物是圣灵,提到40次,是圣灵的行,叫“圣灵行”好?不好。有一个更重要的人物,在前面13章中圣灵被提及40次,但是有一个人在十三章中被提及100次,可惜的是,我却忽略了,不是很奇怪?跟一个人太熟,反而容易忽略他,或者是某样东西太大,反而叫人而不

那个人就是上帝,在《使徒行》被提及最多次,我称书为“上帝行”。你看,圣灵被提及40次,但是上帝被提及100次,上帝、上帝……所以初代教会的焦点正是上帝,我千万不能把焦点独放在耶或圣灵身上。 “一神”有几种含意,通常是用来形容人只相信一个神,但是人有可能只相信耶、只信奉耶。美国的耶只以耶稣为焦点,如果不小心,可能会成只相信圣灵、只圣灵,但是圣灵最到耶那里,耶到上帝那里。所以我为这取名“上帝藉使徒身上的圣灵透的行”,是我所能想出最好的名了。不“三位一体神”,并没有出在新中。 
《使徒行
》里面有三个焦点,就是上帝的国、耶的名、和圣灵的能力。你如果想知道初代教会的秘,就是 口中的很重要,腓立在撒亚传讲什么,使全城陷入危机呢?他传讲上帝的国和耶的名,但是他用神迹来明病人得医治,所以他的事奉包括了三个面。我也需要使用三个面:话语、行和神迹,效法他们为社会来影响。三位一体神,我将《使徒行》中的名字一一划线标示出来,在13章中圣灵被提及了40次,耶的名字被提及40次,不只是耶,耶的名字,你是奉甚么权柄作的?我是奉耶的名做的。我奉耶的名,叫你起来行走。那是圣殿外一个行乞的瘸子,但是他有脚。 你都在打瞌睡,我不重哦。我奉耶的名西。感主,初代教会没有钱给乞丐,但是他们给的更好,可以瘸腿的乞丐起来走路。

我都没有,我奉耶的名叫你起来行走。 有一个故事,中世候,教宗和一位枢机主教正在观赏梵蒂收藏的金银财宝,枢机主教教宗:教会再也不能我都没有了。教宗:教会再也不能:奉耶的名叫你站起来行走。对话真是叫人感 初代信徒什么做得到呢?因们彻认识上帝的国,他“耶个名字,而不是“基督”或“主”,而是耶。同圣灵的大能,两者合起来,威力十足,叫人以抗拒,正是《使徒行》今天要告的信息,不断挑回到三件事上,如果要效法初代教会的作是最基本的三个必要条件。 阿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