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保罗及保罗书信

6.保罗及保罗书信

保罗的生平,然后,我们再来看看他的书信。我要谈保罗信主之前、信主经过以及信主以后,这是保罗人生的三大阶段。我可以告诉各位,其中以第三阶段最长,也最精彩。 保罗出生在一个叫大数的地方,那是在今天土耳其的东南方,就在地中海的东北角,那是一个大学城,是当时名气排第三的大学。最有名的是雅典大学,好比今天的剑桥大学,我这样讲是因为我是剑桥人。亚历山大大学排名第二,它的排名就好比是今天的牛津大学。

大数大学就好比今天的德罕大学,排名第三。我听说排名顺序是这样的,所以大数大学是地中海沿岸名气排第三的大学。 保罗在他的成长过程当中主要是受到三大影响:第一,他的父母是犹太人,他是一个犹太人。他以身为犹太人为荣,犹太人是上帝的选民;他不以身为犹太人为耻,但他后来愿意放弃这个身份。他从小就相信以色列的神“雅威”,上帝在他的生命中一直居首位,不过,他却误以为逼迫基督徒就是事奉上帝。他生于便雅悯支派,《士师记》记载这个支派差一点遭到灭族,幸存下来以后人数锐减。但是,从便雅悯支派却出了以色列第一个王扫罗。“扫罗”这个字的原文发音比较像是“撒乌”。所以这个小男孩的名字取自以色列的第一个王,都属于同一支派,就取名为扫罗。后来,他给自己取了个拉丁名字:Paulus,意思是“小”。所有的资料都显示他是一个个头矮小的人。                              

但那只是他一部分的成长背景,他可能小时候就搬到加利利去,我们知道他们全家搬到加利利,后来送保罗去耶路撒冷求学,受教于一个名叫迦玛列的知名自由派教授。新约圣经只提到迦玛列一次而已,有人问他:“该怎么对付基督徒?”他回答说:“我们应该等着瞧,若是出于上帝就会继续下去,若不是就会无疾而终。”是一个很典型的骑墙派,圣经后来没有再提到迦玛列,这个人抱持自由派思想,包容各样的想法。他说等着瞧嘛、不用急着对付什么。但是他门下的学生扫罗,想法却完全相反,扫罗说基督徒是危险分子,对我们犹太教带来空前的威胁,我要全力制止。                              

有意思的是上帝在有敌意的人身上,反而比在漠不关心的人身上可以做更多的工作。多年前我到一个青年俱乐部讲道,在场有三十个青年人,我回家后,师母跟往常一样问我聚会的情形,我说其中两位有可能信主,他们两个听了我的讲道以后气得差点掉眼泪,所以这两个人有可能信主。其他人只是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结果六个月内,我们替那两个人施洗,有敌意的人比漠不关心的人有盼望。这个叫做扫罗的学生,比他的教授迦玛列还有盼望,因为迦玛列只是观望,叫大家等着瞧,但是扫罗说他要全力反击,于是采取了行动。他投票表决要杀死第一个殉道的基督徒,当大伙表决要不要杀死司提反的时候,扫罗投下赞成票。他甚至还替扔石头的人拿外套,杀了第一个为耶稣殉道的人。


从那个时候起,他的内心开始痛苦起来,良心感到不安,因为他亲眼看到司提反殉道的时候脸上充满荣光,他(司提反)说:“我可以看见耶稣在天上,求主耶稣接收我的灵魂。” 司提反殉道的样子在扫罗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让他一直良心不安,但他就此展开了反对基督徒的行动。他愿意做一个反对基督徒的宣教士,离开自己的家乡,到处去迫害基督徒。所以他在信主之前就已经是宣教士,但目的是反对基督徒。不过,他愿意离开家乡和家人到各地去迫害基督徒,这是其中的一个背景。                             

另外还有两股影响力,除了犹太背景的影响,还有希腊文的影响。他住在大数,讲希腊话,那是古时候通用的语言。就像斯瓦希里语,那是非洲东岸的通用语言,到处都可以通。在那个时候每个人都懂希腊文,因此,保罗不管到什么地方,都可以传讲福音。另外一股影响力就是罗马法律。保罗的父亲他对罗马帝国有贡献,因此获得了罗马公民的身份,也许是因为他为罗马士兵做了许多帐篷,我不知道,但是帐篷业是他们的家族事业,扫罗在十二岁的时候进入这个行业,后来从事这行谋生多年。因为他的父亲是罗马公民,所以年少的扫罗也继承了罗马公民的身份,这个身份赋予他一些特权,他便加以利用。扫罗晚年的时候利用这些特权,向凯撒提出上诉,当他遭到处决的时候,不必像彼得还有像耶稣一样被钉十字架。他是被砍头,那是罗马公民的特权,速战速决。而钉十字架却是一个漫长的死亡过程,没有一个罗马公民遭到钉十字架的处决,钉十字架对罗马人来说是极大的侮辱,所以保罗最后遭到砍头。他的罗马公民身份派上用场,他有权利向上议院提出上诉,他可以直接向凯撒上诉,而他后来就是这么做的。                            

这三种影响加起来很特别,犹太人、希腊文和罗马法律,使他特别适合为耶稣向外邦人来传福音,这种成长背景再理想不过了。可见上帝早在你信主之前就在预备你接下人生的使命,在你还不知道之前就在预备你。当扫罗还在母腹中上帝就对他有一个计划,不断预备他。后来扫罗从反对基督徒,变成一个基督徒宣教士。想要让犹太人变成基督徒,只要做一件事,其实不应该称犹太人为基督徒,毕竟“基督徒”一词是一个外邦名词,源自外邦的安提阿教会。应该说犹太人变成完全的或真正的犹太人等等,不要称犹太人为基督徒。
 

犹太人要信耶稣,只需要做一件事,他们只需要知道耶稣仍活着。有一次,我在剑桥讲道,会后有一个二十五岁的犹太女子来见我,她问我说:“你是说拿撒勒人耶稣现在还活着吗?”我说:“是啊,祂活着。”“耶稣如果还活着,那应该是我们的弥赛亚啊?”我说:“对啊。”她又问:“我要怎么样才能够知道祂还活着呢?”我说:“你直接去问耶稣就行了。”她照着去做,然后就知道了。十分钟以后她就开始教我《圣经》,这些都在她的背景里,都在她的血液里,她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差知道拿撒勒人耶稣是弥赛亚。当她抓到关键,就可以了解整本《圣经》,才信主十分钟就可以教我《圣经》了,将来以色列全国信主就像这样。扫罗当初怎么样在往大马色的路上信主,将来全以色列也要这样信主,当他们看见被钉十架的耶稣,就会明白自己错的多么离谱。 当初扫罗在往大马色的路上就是如此。第一个场景发生在戈兰高地、靠近一个叫库奈特拉的小镇,当扫罗这个犹太人、法利赛人,这个犹太人中的犹太人,希伯来人中的希伯来人,当他的脚一踏上外邦的土地,拿撒勒人耶稣就向他显现。对他说:“我要差你去外邦人那里。”所以保罗是在外邦人的境内信主的,这一点意义非常重大。所以扫罗上戈兰高地去离大马色还有几个钟头,耶稣就向他显现,当年耶稣就在这座山下,当着彼得、雅各和约翰的面变相。 但耶稣这次显现的时候出现更大的荣光,因为扫罗这次见到的耶稣早已升天,祂重拾了原有的荣耀。耶稣当初放弃了祂的荣耀来到世上,但是当祂升天后就重拾他原有的荣耀,人亲眼看见那种荣光铁定会瞎眼。假如我们现在可以看见耶稣的荣光,眼睛一定会瞎掉,视网膜一定会受伤,这些录影的灯光已经很刺眼了,但是耶稣的荣光更大。彼得、雅各和约翰目睹仍为肉身耶稣的荣光,而非升天后耶稣的荣光,升天后的耶稣重拾天父的荣耀,那种的荣光比正午的阳光还烈,扫罗的眼睛就瞎了,他立刻悔改,相信耶稣。 他整个重生过程历时三天,直到亚拿尼亚来为他祷告,扫罗才彻底重生。上帝吩咐亚拿尼亚去为一个叫做扫罗的人祷告。“扫罗?他是来杀我们的啊?”亚拿尼亚不得不咽下自尊心去了,他对扫罗说:“我是来医治你,让你能够再看见,并且在水中受洗,然后被圣灵充满。”这个时候重生的过程才大功告成。我有一本书叫做《正常的重生》,就谈到这个,扫罗花了三天的时间,从悔改相信到受洗,然后被圣灵充满。但从此以后保罗视整个过程为重生,他每次领人信主,一定要完成全部的步骤,这可以看《使徒行传》第十九章,保罗认为这才是正常的重生。现在他准备好要事奉,但是他竟然没有立刻成为宣教士。 他立刻开始讲道,因为不可能忍住不说,但是他很快就招来敌意,不管到哪里他都会招来敌意,可是他主要是犹太人的反对,罗马人从来不敌挡他。有一次他还被放在篮中从城墙上垂下来逃生。 保罗预备出来事奉的过程很有意思,他不是马上开始服事,我们常想立刻开始服事,一蒙召就想放下一切马上开始服事。但是,保罗至少等了十三年,才开始按上帝的蒙召服事。                            

问题是有的时候上帝很急,我们却不急;或者是有的时候我们很急,上帝却不急。我们千万要搞清楚,这是美国传道人布鲁克斯说的。所以,保罗到亚拉伯呆了三年,好好地想清楚,重新思考他对上帝的认识。他没有去读圣经学校,他没有去进修圣经的知识,也没有去请教别人,而是单单与主独处。因为他很特别,他是一个最后目睹复活耶稣的人,他自称是最后一位使徒,很特别的一位使徒,第十三个。有很多人说他应该是第十二个,取代加略人犹大,这是错的。保罗一向承认十二使徒的身份,他从未自认是十二使徒之一,但是他是第十三个。他一向以特别的使徒身份自居,“我没有见过祂吗?祂没有召我吗?” 保罗是那种可以书写《圣经》的使徒,因为他和复活的耶稣有很特别的关系。他在亚拉伯沉思了三年,他心里一定这样想,当初耶稣在保罗往大马色的路上与他相遇,问他:你为什么逼迫我?保罗大可回答说我没有逼迫你,我是逼迫基督徒。但是他没有这样回答,因为他突然领悟,你怎么样对待基督徒,就是怎么样对待基督,这层领悟让他渐渐地体会到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各位了解吗?保罗他知道,坐在最小一个弟兄的身上就是坐在基督的身上,基督徒确实就是基督在世上的身体。你怎么对待基督徒,就是怎么样对待基督。 保罗对于上帝的认识,是来自于他往大马色路上和复活升天以后的耶稣相遇,以及他在亚拉伯旷野独处、沉思三年的心得。后来他到耶路撒冷,在那里四处碰壁。基督徒不相信他真的信主,换做是你,你会相信吗?如果有人逮捕你的家人入狱,下个主日却来到教会说他已经信主,我想你也会怀疑的。但是,人称劝慰子的巴拿巴,他真的是一个好人,是他将扫罗介绍给耶路撒冷教会。但是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很不高兴,耶路撒冷的犹太人他们觉得保罗是一个叛徒,他原是受拉比训练的优秀门生,却成了他们所痛恨的基督徒。所以保罗就被送回大数去待了十年之久。 我想说的是,我们常常忽略了这件事,以为保罗一信主之后,就立刻出来宣教,到处去传道。不是,他先到亚拉伯沉思三年,再回到家乡呆了十年,他在那里等候上帝印证他的呼召。 十年以后巴拿巴又出现了。各位请看,这条是通往大马色的路,这一条则是大马色的“直街”,保罗就在那里受水洗,被圣灵充满。这条路今天还在,是穿越大马色城的一条直街,你们也许有兴趣知道,这张照片照的不好,但是这个地点很重要。你也许不认得这个地方,平常很少看见这个地方的照片,这是今天叙利亚的一个大都市,叫做安提阿,这个城在新约圣经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在保罗的一生中也占有重要的地位。                              

首先呢,浪子比喻中的浪子,就是在这里把钱挥霍一空。在福音书时代,只有一个“远方的国家”,那个地方就是安提阿,人称古代的巴黎,又像古代的阿姆斯特丹或是曼谷,你一听就明白了。如果你有钱可以挥霍,而且你是住在以色列,那么就可以带着大把的银子去安提阿,因为安提阿有许多寻欢作乐的地方,浪子就是在那里落得与猪争食的下场。如果你想找一个地方寻欢作乐,去这里绝对错不了,这个地方是一个灯红酒绿地方,是一个充满了罪恶的地方。但是,第一间外邦人的教会却是在安提阿建立起来的,巴拿巴也是其中一分子,耶稣的门徒就在此地第一次被称为“基督徒”。过了十年以后,巴拿巴将扫罗带到安提阿这个外邦教会,扫罗这个犹太人中的犹太人,如今必须过外邦人的生活。他说他愿意这样做,多年以后他说:“我向犹太人就做犹太人,向外邦人就做外邦人,我愿意这么做,好叫我可以救些人。”我想很多人并没有这种弹性,我们必须要学习。反正扫罗来到这个外邦教会,有一次五个人在祷告,其中有两位教师、另外还有两三位先知,他们在主里服事的时候,有预言对他们说:“时候到了,你们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做我召他们做的工。”所以,扫罗透过两个方式蒙召:先是信主的时候耶稣给他呼召,但是后来在教会领受预言,呼召得到印证。                              

我想特别来谈一下这个。很多基督徒以为,只要从上帝那里领受到呼召就够了,我认为应该要等到教会印证这个呼召,这样你就有了从头和身体来的双重呼召,将来遇到难关的时候,这双重呼召会帮助你坚持下去。所以巴拿巴和扫罗即将第一次同工,其实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同工,他们两个人都先当过执事,负责管钱,两个人在安提阿教会第一次同工,就是保管耶路撒冷的饥荒救助基金。耶路撒冷南方发生饥荒,安提阿教会就发动募款,他们觉得巴拿巴和扫罗可以胜任管钱的这个工作,这实在很有意思。扫罗蒙召到外邦人那里去,但是却在教会里管钱,不过他们照做了,这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同工。                              

我们常常会急着想去做大事,但是扫罗和巴拿巴却愿意先做管钱的工作。现在,他们要被差派出去了,安提阿教会并没有在、在金钱上支持他们,只是差派他们出去而已,我们后面会看到他们自己赚钱谋生,所以他们出发了。 学生时代的我,必须要把扫罗的宣教之旅画的滚瓜烂熟才行,我在学校成绩最差的一科就是圣经知识,所以你们都很有盼望。但是,我跟萧伯纳一样,离开学校以后才开始学到东西。我以前常常得画这些图,教授教的东西我只记得这一样,我连在做梦的时候都可以画的出来。                              

扫罗和巴拿巴在安提阿,这里是耶路撒冷,涟漪从耶路撒冷扩散到安提阿。现在换成安提阿是中心点,涟漪从这里(安提阿)扩散直到罗马。扫罗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把福音传遍地中海东北岸,一直到罗马帝国的首都,这正是他和巴拿巴要去做的。他们先到居比路,然后回到大陆。在安提阿、路司得和特庇这些地方植堂,这是另一个安提阿城,然后回来向母会安提阿教会报告经过,然后他们再出去宣教。 保罗的书信大多是写给爱琴海沿岸的教会,我们等一下再看另一张地图。接着第三次、第四次宣教之旅,后来又离开克里特,在马耳他发生船难,以囚犯的身份抵达罗马。 保罗的策略是在每一个主要的城市植堂,然后再尽快离开,再继续植堂。有的时候只呆三个礼拜,他在哥林多呆了十八个月,有时候是不得不离开,有时候是自己想要离开。但是他留下一间教会,让他们把福音传遍当地。他没有在各个城镇建立教会,他会找出那个省份的主要城市,在那里建立教会,然后由他们接手去传福音。 这个策略非常的成功,他不是全部都自己来,他先建立一间有生命力的教会,吩咐他们将福音传遍全省,然后他离开继续植堂。他是一个真正的使徒,不断的在动,他不断的探索新的地方,把福音传到未得之地。保罗在《罗马书》中说:“我不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我要找福音未得之地。”他不断向前走,直到跨越那片海洋,福音首次传到了欧洲,欧洲从此就不再一样了。                             

保罗经历过很大的危险,他遇过三次船难,但是《圣经》中只描述其中一次。他遇过多次洪水,差一点被淹死。被人用石头打,躺在地上等死。他曾经又饥又渴,不得睡觉。除此之外,他还得为众教会挂心,这似乎是他最大的重担。船难、鞭打都不算什么,但是看顾众教会的工作,各位知道吗?哦,那真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你如果晓得看顾众教会有多难,就会知道他的意思。有的时候进狮子坑,还比跟执事开会要容易多了。但是,教会建立了以后当然就需要再跟进,他很关心所有教会的情形,不像有一些布道家来办一场大型的布道会,结束以后就走了,从此不再过问。保罗不是这样,他建立教会以后,会持续关心教会在品质和数量上的成长。                             

他用两种方式跟进。一种是回去探访,这是他常常用的做法。教会在建立一年之后,他通常会回去探访,然后在各教会设立长老。使徒一旦设立了当地的长老,工作就完成了。保罗曾经写信给提多说:“我把你留在克里特,完成在各城设立长老的工作。”所以教会一旦有了当地的长老,使徒的任务就完成,就可以离开了。但是把教会建立到这个阶段并不容易,所以保罗有的时候会回去探访他们。但是如果一直回去探访,就没有办法继续植堂,他的目标是把福音传到西班牙,他想将福音传遍地中海的北海岸,保罗的“野心”很大。但是他如果得一直回去探访教会,那么就不能去西班牙,所以,他跟进教会的第二个方法是写信。因此,新约圣经中才会有保罗书信,他用这个方式来跟进福音工作。                              

保罗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们先说他最后以囚犯的身份抵达罗马,等候审判。他的朋友路加医生为他写抗辩书呈给法官,也就是《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保罗那次无罪开释。后来他就远赴西班牙,传统深信保罗去了西班牙,并且再度探访几个地方,像是克里特、尼哥波立,还有几个没有去过的地方。后来,他跟耶稣一样被出卖了,他被一个叫做亚历山大的铜匠出卖,结果第二次被捕。当时的罗马皇帝是尼禄。他匆匆被带走,甚至来不及带走他的笔记本还有他的外套,在《提摩太前后书》和《提多书》我们会再谈到。他在信上写说:请把我的外套带来,这里很冷;还有我的笔记本、日记请把这些东西带来。以上就是保罗的生平简介。                             

但是,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先说他的外表,他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人,他个子矮小,Paulus这个名字意思就是指“小”。他有O型腿、鹰钩鼻、秃头,眉毛长到眉心,眼睛长得很奇怪,双手粗糙,外表实在是不怎么吸引人。想像一下,如果有一间教会在考虑要不要聘保罗为传道人,却听说这个人的相貌长得奇怪。他很少在一个地方久留,他常常冒犯人,曾经被警方逮捕、也入过狱,讲道的时候非常的执着,又未婚,靠帐篷业谋生,会众因他分裂,而且他还说方言。各位,如果教会收到这种履历表,你想,他们会觉得这正是他们想要的牧者吗?由此可见,上帝的选择和人的选择大大不同。                              

以色列人当年学到了教训,他们选择外表英俊高大的扫罗,但是上帝选择大卫。如今上帝拣选这个矮小又其貌不扬的人,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宣教士,大大影响接下来的两千年历史。神的选择跟人不同,保罗这个人在信仰上有无比的热诚,圣经称之为“火热”,全然摆上的热诚。他专心一意,他全神贯注。他说:“我只有一件事。”他没有结婚,他没有家人,他也以自身的经验劝别人不要结婚。他说这样才能够专注在上帝给他的呼召。他有无比的勇气,能够控制自己的怒气。我们在研读他的书信的时候,会看到保罗有些信的措辞十分强烈,真应该写在防火信纸上才行。看懂他意思的人,会觉得真的起火了。各位知道吗?我每次在教会听到人念那些经文,都会很生气,因为念起来毫无感情,                              

保罗有一些书信措辞强烈,充满感情,甚至是怒气冲天。你如果读我的《加拉太书意译本》就晓得保罗说话有多直接,有多么不客气了。但是,他也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充满关心和怜悯,是一个会流泪的人。但是想了解真正的他,不能从人性的特质来看,从他的书信可以看出他活着的目的。我写下三件事,从中可以看出保罗真正的一面。这是我昨天才写好的,刚刚出炉的。                              

我认为有三件事是保罗一生的原动力,对保罗的一生这三件事就是:基督、福音和恩典。基督:保罗这个人完全是为基督而活;他说:“我活着就是基督”,自从他在往大马色的路上遇见基督,心思意念就完全被基督占据,所以他能够说:我若死了是于我有益。他说:“我渴望离世与基督同在,那是好的无比的事。”他的态度并不是时候到了我就离开,而是渴望离世,渴望一死。因为他是为基督而活,他若死了就会更接近基督。他自称是基督的奴仆,他说:祂买赎了我,我是押的奴仆。他常在书信开头自称:使徒保罗、耶稣的奴仆。古代的奴仆是被人瞧不起的,是完全属于主人的,没有自己的时间、金钱,完全属于别人。保罗却自称是耶稣的奴仆,但是他也自称是基督的使者,基督的使者,既处高位、又处低位,这是很特别的组合,既是奴仆、又是使者。他以身为使者为荣,又以身为奴仆为荣。在这里我要提一件事,你会发现其实很有关联。保罗很少谈到基督在我里面,在他的书信中大概只有一两次提到“基督在我里面”,但是有几十次他提到“我在基督里”,这点非常重要。因为如果老是说基督在我里面,就是把耶稣变小放在我小小的心中,应该是小的放在大的里面,了解吗?保罗每一次谈到圣灵几乎都是说:“圣灵在我里面”,但是当他谈到基督的时候都是说“我在基督里”。 几年前我跟一个德国牧师交谈,他说他在一九三零年代参加了希特勒的青年团,加入的时候,他站在一个德国军官面前,军官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报上名字;军官又问他说:你住在哪里?他说我住在汉堡市;军官说:答错了,你住在哪里?他说:我住在德国;军官说:答错了,你住在哪里?他说:我住在第三帝国;军官说:答错了,你住在哪里?他说:我不知道,你要我怎么回答呢?军官说:你要回答我住在希特勒里面。“我住在希特勒里面”,那位德国牧师对我说:后来我就开始住在基督里。各位,你们可以看出那种绝对的奉献心志。我只是想提一下这点。我比较喜欢听到别人说:我住在基督里,而不是基督在我里面。因为基督比较大,我们是在祂里面,我们是在基督里才能得到一切福分,我们是在基督里才能享有一切福分。我只是想提一下这一点。                              

但是保罗是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保罗的心里想的是不管他在罗马帝国的哪个地方,他都是住在基督里。 保罗生命中的第二大原动力就是福音,只要能够传福音,他什么都愿意去做,所以他连入狱都可以觉得很喜乐。他说:我虽然受到捆锁……,他在《腓立比书》中说:我和罗马士兵铐在一起,他们每八小时换班一次,每一天有三个人被铐在旁边听我讲道。他说:现在凯撒家中有人信主了。他说:我虽然受到捆锁,但是上帝的道并未受到捆锁。有些人趁他入狱的时候抢了他的讲台,他们传讲福音是为了跟保罗竞争,保罗入狱,他们很高兴,因为可以抢他的讲台了。保罗在《腓立比书》中说:有人传基督是出于嫉妒纷争。但是他却赞美主,因为福音被传开了,只要是传福音我不在乎他们的动机。保罗是一个为福音而活的人。他说:我欠每个人福音的债,他不是把传福音视为责任,而是视为债务。                              

如果你发现治疗癌症的方法,你和所有的癌症病人会有什么样的关系呢?你会欠他们,你不能不告诉他们,对不对?你不会觉得有义务告诉他们吗?保罗说:我欠了犹太人和外邦人的债,我欠了世人的债,我欠他们。保罗为了福音的缘故什么都愿意去做,所以,保罗成了一个使者,到处向人传讲上帝在基督里的作为。                             

我要用两个词来形容保罗的福音,他传讲的是“末世”的福音,“末世论”这个词很难念,Eschatology这个词源自希腊文的eschaton,意思指的是“未来”。我说保罗传的是末世的福音,我是指那是关于未来的福音,未来侵入现在。我们如果忽略福音的未来层面,就等于忽略福音本身,福音不只是讲人生在世的好消息,也是讲未来世界的好消息,将来我们会有新的身体,是讲耶稣再来的好消息。                              

这个月稍后将会举行一场会议,会有来自六十国的传道人出席,这些传道人他们都很关心福音的未来层面,这方面一直被英国的教会忽略。我们没有高兴地期待耶稣再来,也没有高兴地期待天国,我们的心思意念完全被今生的问题占据了。但是福音是跟未来有关,将有一个国度来临,将有一个王来临。保罗从头到尾都将福音视为现在就可以享受的未来,我们是一群活在明天的人。                              

另外一个形容词是,保罗的福音是道德的福音,他对只拯救灵魂却不能改变生活方式的福音没有兴趣。保罗的福音是关于未来的福音,也是在日常生活中活出来的福音,这我以后会再谈。保罗的第三个原动力是恩典。保罗永远忘不了,耶稣竟然在他前往迫害基督徒的路上拯救他,他永远忘不了耶稣的恩典,他根本就不配得这个恩典。如果耶稣照他应得的对待他,他早就下了地狱,他永远忘不了这份恩典。这就是恩典,将你不应得的恩惠白白地送给你。《罗马书》有一句话最能够传达这个意思,保罗说:在我们还做罪人时,基督就为我们死。这样形容保罗再恰当不过了,他当初是个敌人,使出浑身解数来对付基督徒。基督却说:我要用你,你要做我的使徒。这个恩典带来感恩的态度,你可以看出保罗一切的努力都是出自于感恩,他本来应该受罚,但是却得到了恩典的对待,主耶稣的恩典成了保罗他一生的原动力。                              

其实除了这三个原动力,还可以举出很多,但是我觉得这是保罗生命中的三大原动力,基督是最大的原动力,他在基督里;福音是他最渴望、人人都能够得到的;上帝的恩典则是激励他的力量。 现在来看看保罗的书信,保罗是史上最有名的书信作者。如果你喜欢阅读书信,一定会喜欢新约圣经,因为新约圣经里有很多书信。犹太人其实是很少写信的,古代的犹太人他们很少写信,原因很简单,他们的土地小,不需要写信;而且写完信以后,寄信的花费很大。在罗马帝国的时候,有皇家邮递服务,但是仅限于服务罗马官员,一般人、一般的平民百姓不能使用这项服务。你可以写信,但是写完信以后,必须找一个信差,老远的帮你把信送去,所以不可能常常写信。如果亲戚住在附近可以直接去找他,或者是请经过他家的朋友捎个口信,因此,古代的以色列人他们很少写信。罗马帝国倒是有很多人写信,但是通常是官员或者是请得起信差的有钱人。当时没有邮递服务,所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才会写信。写信不会只说一些想念的话,不会去写一些无关痛痒的明信片,一定是有重要或者是严重的事情才会写信。当然,保罗的每一封信都是为了解决棘手的问题。                              

古代的书信通常很短,只用一张莎草纸,而且顶多只有二十个字。但是有的时候会多粘一张纸,然后把它卷起来,这样信就可以写长一点。保罗的书信在古代来说算是最长的书信,他的书信平均有一千三百个字,这是很长的信。想象一下,在一长条的纸张上写信,卷起来一定很可观。他的《罗马书》多达七千一百一十四个字,这可以说是古代最长的书信。 我们相信保罗很用心在写信,他的书信都有既定的格式,想象一张纸像这样把它卷起来,想当然耳,首先应该要写上寄件者的名字,这不是比较有道理吗?我们为什么都把寄件者的名字放在最后呢?我有的时候会收到长达二十页的信,他们一定以为我闲着没事做,寄件人把名字写在最后,所以读信前得先翻到后面看看是谁写来的。古时候的人先写寄件者的名字,这样做有道理多了。“使徒保罗、耶稣的奴仆”,接下来是写地址,所以信差只要稍微打开书卷就够了,如果他想拜读一番当然也可以。反正首先是姓名和地址,比如,保罗写给以弗所的圣徒,接下来是写问候语,一般书信都会有问候语;再接下来是祝福的话,但是保罗往往就为对方祷告,没有讲一些祈福的话。他会说:我为你们这样向上帝祷告。再接下来保罗就是称赞收信的对象,称赞他们的优点,让他们能够开心地读信。有趣的是保罗总是尽可能的先称赞对方,然后再谈他想要谈的问题,这是一个不错的模式,值得我们学习。                  

如果你想要批评某一个人,可以先称赞一下对方。《启示录》中给七个教会的信是耶稣亲自写的,也是采用相同的模式,先称赞、再批评,这是基督徒应该有的做法。称赞完对方之后就开始切入信的主题,讲完之后,再做一个总结,用一句话为这封信做个总结,然后再给一些问候语,最后签上自己的名字。                              

当时的人大多不会亲笔写信,你应该在图片上看过印度人写信的情形,都是请人代笔。在希腊文化中都是请书记代笔,保罗他并没有亲自执笔,而是口述,请书记写下来。这书记有的时候是西拉,有的时候是别人。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这表示信是口述而非文字,了解吗?新约圣经大多是先口述再书写,想象保罗走来走去,吩咐书记告诉对方这个、那个,好像当面跟对方说话,内容确实十分的口语化,没有咬文嚼字,的确十分口语化。                              

我的岳母高龄九十八岁,她今年过世了,这次她没有撑过。但是她最后写的几封信讲了很多消息,她对每一个人都了如指掌,记性超好,比我们两个都好。她写那些信的语气,就好像当面告诉我们,她的曾孙子女怎么样、怎么样,她有很多曾孙子女。保罗写信就像这样,他是在跟对方说话,而不是在写文章。保罗他写信是因为不能够亲自去拜访,但是这跟当面讲的效果一样,因为他是用口述。走来走去好像是在跟会众讲话,差别只是写成了书信。写成了书信,变成文字而已,他几乎每一次都会在最后签名。                              

保罗患有眼疾,我们不太清楚实际状况如何吗,但是他写的字体很大,保罗他在《加拉太书》最后说:你们看我亲手写的字多大。我们下一次谈《帖撒罗尼迦前后书》的时候,会发现保罗之所以开始签名,是因为有人仿冒他的签名写信,结果造成了许多伤害,帖撒罗尼迦教会就收过一封仿冒信。所以保罗很小心的说你们看我亲笔签的名,如果信上没有我的签名,千万别相信是我写的。魔鬼骗人的把戏实在是很多。在新约圣经里,保罗写过三种书信:第一种是写给个人的信,《腓利门书》、《提摩太前后书》、《提多书》。第二种是专论书信,是写给教会的;我所谓专论是指针对教会的某一个特别情况,教会有某个情况需要他写信解决,了解吗?所谓专论就是这个意思。第三种是一般书信,像圣诞节收到的那种信;一般书信是什么样的信?通常是印刷的,会详细报告家人的情况、谈到怎么过节等等;这种信是给大家传阅的,跟读者没有关系,不是针对读者的情况而写的,内容是一般性的讯息,不管寄到哪里都适用。像教宗偶尔就会写这种信,我们称这种信为传阅书信。你寄过圣诞书信给亲友吗?内容都在报告家人的情况,影印很多份寄给大家,宣教士也会这么做,这是一般性的书信。其实这种书信保罗只写过一封,是哪一卷?对,是《以弗所书》不是《罗马书》。《罗马书》是针对罗马教会的某个情况而写的,但是只有《以弗所书》没有谈到特定的问题,而是谈到基督徒该有的信念和行为,这是很值得研读的一卷书信,适用于每一个基督徒。                             

但是专论书信就比较难以解释,也比较难以应用,因为这种书信只能看见单向的沟通而已。我上次谈过这个问题,你有没有听过别人在讲电话?你永远只能够听见其中一方讲话,你猜得到他们双方在谈些什么吗?如果你听到这个人讲电话的时候说:换做是我,会找律师来解决。你能想象电话那一端的人他到底在电话里讲了什么吗?什么样的情况呢?是破产吗?是被警察误抓了吗?还是被邻居骚扰?无从得知。如果你听到有人讲电话说:我很高兴你完全好了。你心想:什么好了?是受到惊吓吗?是生病吗?是丧亲之痛吗?你不会晓得真相。专论书信就像这样,是针对某一个情况而写的,我们唯一的资讯就只有那封信而已,你必须要猜想那个教会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需要读这封信,了解吗?                              

如果你听到别人在讲电话的时候,来猜猜他们在谈些什么。你好,来啦?恭喜你呀!哎,有多重啊?什么颜色啊?可别让你太太碰它,你会发现它很耗油,在履带式机械中这算是很快的了,不过,你是开在粘土上吗?也许我也应该买一台,再见!他们在讲些什么啊?呵呵,牵引机!有多少人猜对了?好!有多少人一开始以为我在讲婴儿?各位了解我的意思吗?                              

读书信的时候就像这样,随时要猜想对方的情况。哥林多教会怎么了?加拉太教会怎么了?你需要拼凑出一幅画来,要像侦探一样读出字里行间的意思,其实很好玩,你可以知道很多事。比如保罗写了两卷书信给帖撒罗尼迦教会,其中一卷书信的语气热情,另一卷书信的语气却冷淡。为什么一卷那么热情?另一卷却那么冷淡?为什么语气变化这么大呢?这些都是线索。所以,我说读圣经的时候要完整地读完整卷书。你可以跳着读《帖撒罗尼迦前后书》,但你必须整卷读完,才能了解含意。                              

当然,我们也有文化差异的问题。我们和这些书信的背景相隔两千哩和两千年,所以需要费点心思去了解。我们必须要找出其中的原则,然后应用在今天的生活上,比如说我们在谈《哥林多书》的时候,会谈到女人戴帽子的事。保罗这样讲是什么意思?如何应用在今天的生活上?我看在座没有人戴帽子,是男人要戴、还是女人要戴?有没有说应该要怎么戴?我们必须把当中的原则应用在生活上。                             

有关保罗和他的书信,我最后再提两点:第一,感谢主,新约时代的教会并不完美,这对我们不但是一个鼓励,而且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们都没有问题,今天就没有保罗的书信。正因为哥林多教会充满恩赐又充满血气,才会有哥林多前书十三章这爱的诗章。如果不是他们常讲方言,我们不会知道这些真理。所以正因为他们有问题,保罗才不得不写信,而且还占了新约圣经三分之一的篇幅。所以感谢主,新约时代的教会并不完美。                             

但我要分享的最后一点是,世界上没有什么其他宗教会把书信纳入神的启示。各位想想,为什么上帝要用书信作为祂所启示的经文呢?这是史无前例的一个做法。人们写给人们的书信,竟然成了上帝的话。我们习惯把圣经中的书信看做理所当然,但其实这是史无前例的,上帝为什么用书信来向我们传达祂的话呢?保罗当初写这些信的时候,根本没有料到将来会纳入圣经,在新约圣经的后面的《彼得后书》,彼得称保罗的书信为圣经。所以,早在新约时代就把保罗书信视为圣经,但是保罗根本没有料到会这样。 上帝为什么用书信来传达祂的话呢?我相信有两个理由:第一是,这让上帝的话有亲切感。书信给人亲切感,是针对人说的话。上帝的话是向我们说的,用书信可以亲切地向人传达信息,书信有亲切感,同时充满感情,有交心的感觉。上帝要用保罗的书信向我们传达祂的话,因为有亲切感。我们如果亲近保罗书信,就是在信仰上亲近上帝。                              

第二点是,上帝的话非常实际。书信都是在讲实际的事,跟日常生活、需要、婚姻、奴隶、还有子女、工作等等都有关系,这些事都在书信中可以谈到。上帝要用实际而且又亲切的方式,来向我们传达祂的话,好让我们不至于在哲学和神学上钻牛角尖。                              

有太多圣经学者把神学当做学问来研究,他们关在大学课堂的象牙塔里,讨论什么是基督教,所以德伦主教才会提出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那些都是课堂上的产物,上帝不用授课的方式,而是用书信来传达祂的话,是不是很棒?也许你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我也是昨天才想到的,我觉得实在很棒。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