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加拉太书

8.加拉太书

这卷书是“钉十架的书信”,或者把它称作为“荆棘丛林”,或者说它是“炸药”,说信中的每一句话都像一颗炸弹,所以不是一般人喜欢的一卷书。为什么呢?

我写下五个原因:第一,有些人觉得内容太激动。信中语气火爆,一定是写在易燃的莎草纸上,这封信的语气非常强烈,很多人并不喜欢带有感情的宗教。有一个西印地安女士到伦敦东部的一间教会,她习惯在牧者讲道的时候做出回应,牧师讲道的时候她不时的说:讲得好,阿们,哈利路亚。后来管理员来请她安静,不要干扰聚会,她说:可是我是信徒啊。管理员说:你应该不是在这里信的。他这句话恐怕是说对了,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是在英国,公立学校的教导,都是不要把感情带进宗教,要冷静、要理智。但是《加拉太书》的作者却非常激动,他满腔热情,而且还带有怒火,很多人不喜欢带有感情的宗教。

有人说这封信有太浓厚的个人色彩,个性鲜明,太有自传的色彩。保罗在这封信上吐露个人的心声,远超过其它书信,还谈到他个人的健康问题。保罗在这里以身体有疾病来恳求他们,他也谈到曾经在众人面前和彼得意见不合,他必须当着众人的面指责彼得错了,所以连初代教会的使徒,也有公开意见不同的时候。感谢主,他们有意见不同的时候,不像我们今天常常急着附议,但不敢表示不同意,总是急着避免冲突,这是不对的。当真理受到威胁,连彼得和保罗都当面质疑对方,要把真理澄清。

有些人觉得《加拉太书》太理性。这封信上确实辩论到很细节的部分,保罗拿出他拉比的背景来辩论,并且辩论到很细节的部分,老实说,我读过的圣经译本,没有一本真正抓住它论点的精华。我曾经译过这段经文,并且出版过,可惜现在已经绝版了,不过我们一面谈,我会一面读我的译法。他的论点十分的巧妙,而且我认为其中有几点讲得很好。有些人不太喜欢用大脑,这世上最少被探索的领域就在你的两耳之间。圣经说:我们要用理智来爱上帝。我讲完道最常听到的评语,可以说好像是一种轻微的责备:“你今天的信息,让我们回去有得想了”,听这种语气好像是他来教会不是为了用大脑思考。各位,我不会因为让你用到大脑思考而道歉,保罗也在挑战你用大脑思考,他辩论到很细节的部分,你必须仔细的研读,才能够了解他的意思。

有些人则认为这卷书太属灵。这我倒觉得意外,这卷书其实揭去了属灵的外表,会刺伤你里面的骄傲。如果你里面还有骄傲,就不要读《加拉太书》,因为你读完以后,骄傲会被粉碎。这卷书直捣问题的核心,超越你的感性和理性,深入骨髓。圣经这些话有如两刃的利剑,会将你刺穿。

还有一些人认为这卷书有太多争议,辩论的火药味太重。很奇怪,现代人不喜欢辩论宗教的事,不喜欢在言语上起争执,只希望大家相安无事。《加拉太书》不是这样的书,《加拉太书》会和别的基督徒辩论,不是跟非基督徒辩论。这卷书也引起许多辩论,但要不是这卷书引起路德的辩论,就不会发生改教运动,所以辩论为我们带来极大的益处。现代人不喜欢辩论的原因是不希望看到分裂,意见不同会导致分裂。今天最重视的两种美德是包容和圆滑,这两种在圣经上都不算美德,却是今天最受基督徒重视的两种美德,认为应该要互相包容,说话要圆滑,这两种美德耶稣都没有,祂的门徒也没有,他们经常引起争议,就跟耶稣一样。我们都很怕讨论教义,很多人不愿意面对彼此的差异,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一月的时候参加一个传道人聚会,有80个传道人参加,他们年年举办这个聚会很多年了,但那是他们第一次决定,要花一天的时间来讨论彼此的差异。主办人很紧张,担心第二天会出现火爆的场面,所以第一天就花了很多时间解释如何面对差异。我问他们为什么这么担心,难道意见不同就做不成朋友了吗?我发现能够坦白承认差异,友谊反而更深入,如果能够真正的坦诚相待,比虚伪地忽略差异要好。

不愿意面对彼此的差异,到底是好是坏呢?要看所争议的是重要的事,还是次要的事。我们经常会为了次要的事而争得面红耳赤,可是却没有把重要的事讲清楚。领圣餐的时候,要用葡萄酒还是葡萄汁,这有关系吗?但是很多人却为了那个小杯中该放什么而争吵不休。另外像是关于安息日,我觉得基督徒不用太计较,保罗说:只要个人心里意见坚定就行。有人想把主日当作圣日,他有权这么做;有人把每一天当作圣日,他也有权这样做;我们甚至没有权利硬性规定基督徒一定要在主日上教会,更别说是非基督徒了。基督徒却在这方面小题大做,但是《加拉太书》中谈到一些很重要的事,这些可不是次要的事。

等我们看《启示录》的时候,会再谈到无千禧年派,前千禧年派和后千禧年派,基督徒对千禧年有这三种看法。我有个朋友到美国,一下飞机就被问到,你是无千禧年派,前千禧年派还是后千禧派?他回答说:这样问很荒唐。这个回答实在是非常好,在这件事情上面,我就不会和那些意见不同的基督徒分裂,但是《加拉太书》所谈到的事就有可能,这些都是根本的问题,没有这些就失去福音的本质,所以这卷书会引起争论。

最大的争战都是发生在教会里面,而不是发生在教会外面,这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有谁喜欢家人争吵呢?对吗?但有的时候确实有这个必要。魔鬼不必从外面来摧毁教会,当牠从外面攻击教会,教会反而更坚固,增长更快。但是牠能够从里面来摧毁教会,有一个相当快速的方法,就是扭曲福音,破坏福音,只要牠这么做,就能够从里面摧毁教会,我想牠今天已经不断得逞,你们认为对吗?

这两名教会领袖,就是彼得和保罗,公开为一件根本的议题意见不合。我想在这里谈一下性别的事情,但是恐怕有人会认为不太中听。我认为上帝把教会中捍卫教义的责任交给男人,可惜信念坚定的男人实在不多,这些男人在教会之中,没有办法负起捍卫福音、捍卫教义的责任,以致于很多女性努力的想要捍卫福音,我必须承认男人在这方面太弱,我也必须说:勇于冒险的男人实在不够多,他们不敢在听见错误的教导的时候,当面质疑。这是我的一个想法。

不过彼得和保罗确实当面辩论,结果是彼得错,保罗对。圣经很坦白地谈到这件事情,很显然地,上帝要我们知道这件事。

现在来看看这卷书信。古代的书信不多,而且书信的形式很特别,当时没有公共邮政服务,想要寄信不但不便宜,而且还不容易。你必须要找一个远行的人,付钱请他去那个地方,由那个人亲自把信送去,是亲自的把信送去。如果寄一封信要花50英镑的话,我想你大概不会写很多信吧。当时的人不可能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收到庞贝寄来的明信片,所以当时的书信很重要,比今天的书信重要得多了。今天,我们写信的内容可能都无关紧要,但是古时候写的,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寄一封要花很多钱,把信送到也是一件难事,所以非不得已才会寄信。他们写信的时候,是写在一长条卷起来的羊皮纸上。他们有一个很聪明的习惯,不知道我们怎么没有想到。当时如果把纸卷打开的话,会先看到寄信人的名字,再来是收件人的地址,还有收件人的名字。我们的做法并不是这样,我常常收到信,有一些写得很长,有些人把自己的一生一五一十地都告诉我,他们都是把名字写在信尾,所以你打开信以后,要先翻到最后一页,看看是谁写来的。这种习惯实在很笨,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写上寄件人的名字?所以从前的人是这样做,一打开就会看到,信差只要打开一两吋,就知道要送到哪里、送给谁;读信的人也是一开始就知道谁写的。

另外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在寄件者名字后面是问候语。接下来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要称赞对方一番,先把好听的话说在前头,尤其是后面如果讲了一些不中听的话。

保罗的书信都是按照这种格式,连问题很多的哥林多人,他都会先称赞他们一番,有一些哥林多人在领圣餐的时候,竟然喝醉酒,他们不相信复活,教会里面还分派系,敬拜的时候只会一直说方言,问题实在很多。但是保罗在信的开头仍然说,我感谢主赐给你们各样属灵的恩赐。先说好话再批评,这是当时的习惯。所以《加拉太书》中毫无肯定的话,就更加显得不寻常了,如果他想得到好话,一定会说出来,可是《加拉太书》中毫无肯定的话,一点也没有。没有说我为上帝感谢你们,没有,直接就毫不留情的批评,因为有些事已经让他忍无可忍,根本就顾不到一般的礼貌了。

书信还有一个特点,我必须要在这里说明一下,读书信的时候,其实只是读到一面之词,某个人单方面的想法。这些话是针对某一些情况而写的,所以你不但必须要明白字意,而且还要读出言外之意,就好像是你在一个房间里面,而旁边有人在讲电话,你只听见其中一方的对话,我想这个时候你一定会猜想,对方到底是在讲些什么呢?

好吧各位,现在我来举一个例子,看看你能不能猜出,我到底在跟对方说什么。你好,已经运到了啊,恭喜你啊,昨天到的啊,有多重?是什么颜色?通常都是这样,那么你会常常用吗?使用的时候要小心一点喔,不过你那边地势平坦,你会发现它很耗油,是用汽油还是柴油?

好了,刚才呢,我是在跟一个农夫讲电话,他刚赢到一台拖拉机,你是听到哪里才知道我们在讲这个,了解我的意思吗?

当你只听到单方面的对话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误解对方在讲什么,因为一般来说,我们都会有先入为主的观念。

读圣经中的书信时,必须了解是针对什么样的情况而写的,要把字里行间的意思读出来。首先我们要了解,为什么他需要写这封信,这才是研读书信的正确方法,研读福音书倒不必用这种方法,但是研读书信则有必要。我们要用这个方法来研读《加拉太书》,为什么要写《加拉太书》?这封信回答了哪些问题?又解决了哪一些难题呢?新约圣经的每一卷书信,都必须用这种方法研读。

《加拉太书》这卷书信的作者显然是保罗,这点是毫无疑问的,《加拉太书》这卷书也可能是他写给教会的第一卷书信,所以我才会把这卷书放在《罗马书》之前来谈,《罗马书》是他后期的书信,但是在圣经上,是排在所有书信的前面,《加拉太书》是保罗早期写的第一封书信。

不管我们现在用什么样的标准来看,保罗都是历史上非常伟大的一个人物,他生于土耳其南方的大数,那里有当年排名第三的大学,第一名是雅典,第二名是亚历山大,第三名是大数,可见大数学术地位很高,有一点像是剑桥、牛津和德罕,分居一、二、三名,希望这样讲没有得罪谁。保罗的父母是犹太人,他们是罗马公民、说希腊语,真是很特别的背景。

上帝早在我们出生之前,就在预备我们面对未来的事奉;在我们认识祂之前,祂就在生活上预备我们;祂培养我们一些特质,好使用我们。

这样的背景有多重特点,他是一个道地的犹太人,父母是罗马公民,所以他也继承了罗马公民的身分,而且他还会说希腊语。他学习一项手艺,每个犹太男人都是如此,每一个犹太男人都必须学习一项手艺,这是很健康的做法。在希腊社会中靠双手工作的人,社会地位低于那些用大脑工作或摇笔杆的人,我们都承袭了这种思想,但是在圣经中,织帐棚的人和渔夫都是值得尊敬的人。

保罗给帖撒罗尼迦人的信上说:你们都要亲手做工,我在这方面已经以身作则,劳力的工作很有尊严,耶稣也做了18年的木匠。所以,保罗织帐棚为生,对象可能是军队,接着他在耶路撒冷大学受教于加玛列教授。

后来,他恪守犹太正教,变得激进而且自负,是希伯来人中的希伯来人,法利赛人中的法利赛人,没有人比大数的扫罗还像个道地的犹太人,对犹太教执迷不悟。他努力遵守摩西的每一条律法,共有613条。我们努力遵守其中十条,其实一共有613条,如果你要遵守律法,就要全部遵守,不要只选其中十条,全部都要遵守。他做到了,但是他承认其中有一条很难做到,保罗认为很难做到的竟然是第十诫:不要贪婪,不要贪恋。这条诫命跟一个人内心的动机有关,其它的诫命则跟外在的行为有关,保罗说第十诫很难遵守,但是他尽力遵守全部的律法,让人无可指摘。这种话很少人说得出来,从这里可以看出保罗非常自以为义。他攻击每一个攻击犹太教的人,如果有人贬低犹太教的信仰,他绝对不放过那个人,他可以说是个反派的宣教士。

他尤其痛恨跟随耶稣,宣称耶稣是神的人,这根本就违背犹太人的一神论,“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上帝是独一的主。”怎么可能有别的神?他觉得这是亵渎神,决心把他们赶尽杀绝。于是他出发要去摧毁这个新的宗教,在途中看见司提反被石头打死,这是一个转捩点,从那个时候开始,保罗的良心就开始不安,他没有办法再做无谓的抵抗,他亲眼看见司提反殉道,而且这个年轻人在断气之前说:“我看见耶稣在上帝右边,求主耶稣接收我的灵魂。”

这个事件让扫罗更难抵挡这个新的信仰,因为他现在内心交战,一个人跟良心争战是最激烈的争战,接下来在往大马色的路上他遇见了耶稣,犹太人如果要信主,只需要知道耶稣仍然活着。

有一次我在剑桥附近讲道,会众中有一名犹太女子在会后来问我说:“你是说拿撒勒人耶稣今天仍然活着吗?”我说对啊。“可是如果他还活着,祂一定就是我们的弥赛亚啊。”我喜欢她用“我们”两个字,她是指她的弥赛亚,不是我的,她又问:“我要怎么样才能知道祂是不是还活着?”我说你可以直接问祂,结果她得到了答案。十分钟后,她就开始讲解圣经给我听,圣经里面的道理,所有的道理她全都知道,她之前唯一不知道的,就是拿撒勒人耶稣仍然活着。这是全体犹太人需要知道的,他们将仰望被他们刺穿的耶稣,一个国家将在一天内诞生,我可以预见那个情景。

扫罗是一个打头阵的人,将来他的同胞也要像他那样信主,成为向外邦人传福音的宣教士,在祂信主第一天,主耶稣就对他说:我要差你去外邦人那里。这就是《加拉太书》作者的背景。

保罗他成了跟随耶稣最火热的人,他热心传扬他从前企图摧毁的这个信仰,所以保罗对犹太教和基督教有透彻的了解,从信奉犹太教改为信奉基督教,这就是他的背景。

他的宣教之旅十分成功,在当时的世界各地建立教会,不断探索新的地区,他说这是为基督建立殖民地。形容的很好。

再来我们要看看这卷书信的收件人。这里有一个问题,因为有两个地方都叫加拉太,很多学者浪费很多笔墨,在辩论是哪一个加拉太。在今天的土耳其,北方有几个城市叫北加拉太,南方也有几个城市叫南加拉太,这封信是写给北加拉太还是写给南加拉太呢?我们对北方不是很有兴趣,因为那里住着塞尔特人,他们原是高卢人的殖民,后来在西元前250年左右,他们派佣兵到欧洲各个地方去,而那些士兵成了后来的爱尔兰人、苏格兰人和威尔斯人,他们原来是赛尔特人。有一些爱尔兰人、苏格兰人和威尔斯人会希望这封信是写给他们的,但是我要叫他们失望了,我不认为这信是写给北加拉太。南加拉太的城市包括有路司得、特庇、安提阿、还有以哥念,这些地方都是保罗去过的城市,所以保罗写信给他们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保罗建立教会以后,一旦设立了长老他就会离开,把教会交给新设立的长老,交给天上教会之首圣灵和地上的牧者,把教会交给长老和圣灵掌管,可惜他们所遇到的情况,今天也有很多教会遇到。

外来的传道人进到教会里面,想将原来的事工据为己有,一定要留意那些想进来掌管教会的外人,这种人往往很危险。这种人,他们专门坐享其成,偷走别人建立的教会,那并不是他们建立的教会,但是他们却进来掌管。这种现象在今天的英国已经渐渐消失,但是三、四年前十分猖狂,常常有一些传道人进到一个教会,然后就把教会带领进入歧途。保罗就是遇到这种情况,那些人是犹太基督徒,这些犹太基督徒,他们如影随形的跟着保罗,是保罗最头痛的问题。

他们对外邦人说:不要听信保罗的话,他只讲一半,他是把福音传给你们,但是他没有全盘讲清楚,因为你们除了需要基督,还需要摩西的律法。

我很惊讶在英国这里有很多教会墙上挂着十诫,我第一次牧会是在1950年,噢对不起,是1952年,那不是我第一次牧会,而是第一次在英国牧会,之前我是在雪特兰群岛牧会。但是我第一次在英国牧会的时候,讲台后方的墙壁上,就用咖啡色的歌德体文字写着十诫,我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拿一桶油漆把这个十诫的牌子漆掉,我想把它漆掉。有人抗议说:这样听讲道的时候,就没有事情可以做了。我说:你可以用诗歌提示板上的数字玩宾果游戏,我可不想站在这个前面讲道,我到这里来并不是讲十诫的。他们说:墙上总不能留空白吧。我就在那面墙上放个十字架,我宁愿传讲十字架而不是十诫,这我们等一下会再谈。

我这样讲可能会吓到在座有些人,但是保罗不管到哪里传扬基督完整的福音,这些犹太基督徒就会接着说:保罗的信息不完整,我来告诉你们全部的实情。今天那些想坐享其成的传道人,他们就会这样讲:你们有这些很好,但是我们有更多,我们有的更完整。别人辛苦建立的教会,他们就进来坐享其成,所以我可以告诉各位,这封信肯定是写给南加拉太,因为保罗在那几个主要的城市建立教会,后来保罗又回去设立长老,把他们交给圣灵掌管以后再度离开,之后有外来的传道人来破坏他的事工。

保罗刚刚建立的那些教会传来坏消息,那些都是他辛苦建立的教会,他的事工遭到破坏,发生了两件事情:第一就是他们在保罗的信息上加油添醋。福音被加油添醋,这是我们应该要留意的,很多异端会把福音加油添醋,通常是在圣经以外再加一本书,你有没有注意到?比如加上玛丽贝克爱迪的《科学与健康》一书,或是加上约瑟史密斯的书,如果有人说某本书和圣经一样重要,那就必须要当心了,那是被加油添醋的福音,多出原本没有的东西。独木舟上能够放的行李有限,超载一定会翻船的,换个比喻来说,腐败就从讲台开始,各位了解吗?错误的教导是我们必须留意的,我们一定要留意错误的教导,如果在信息上加油添醋,必然会攻击到原本传福音的那位。这些教师不仅在保罗的信息上加油添醋,他们还攻击传福音的保罗,信息不中听,就去攻击那传信息的人。各位,他们去中伤这个人,他们不但添加信息,而且还攻击传信息的那位,这就是当时的情形。

现在我们来看看,真正的问题是什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刚开始读这卷书信的时候,会以为重点在割礼,保罗的重点好像在这方面。我们来看看割礼,保罗为什么小题大作呢?干什么要为这件小事吵得面红耳赤,有人想要行割礼就让他行割礼嘛,何必这么严厉地看待犹太人的割礼习俗呢?只不过是男人割包皮的小手术而已,在那个时候犹太女人她们不需要行割礼。但是在现在,有一些非洲的部落,连女人都必须行割礼。如今行割礼是为了生理或社交的理由,在犹太人社会中十分普遍,主要是在那种气候下有卫生方面的考量,但是对犹太人来说,割礼有宗教上的含意,对犹太人来说意义重大。当年希特勒的秘密警察会在柏林街上叫男人排队,命令他们把裤子脱下来,用这种方式判定要送谁去集中营,这是犹太人的记号。当然只有男人需要行割礼,因为在犹太文化中,是男人在继承产业,应许是透过男人来传承,所以女人不需要行割礼,因为女人没有资格传承。必须要有这个记号的人,才有资格继承亚伯拉罕的应许,上帝当年甚至对亚伯拉罕说:不行割礼的犹太男子,必须从上帝的民中赶出去。因为这样是违约的,上帝和亚伯拉罕立的约,规定每一个男性后裔都要有这个记号,所以割礼对犹太人意义十分重大。

犹太人最重视的三件事是过逾越节、守安息日和行割礼,连思想自由或不守犹太教规条的犹太人,都会重视这三件事,第四件事是吃洁净的食物,但只有大多数人遵守,不是全部人都遵守。可是这三件事,行割礼、守安息日和过逾越节,是非做不可的。

保罗在《加拉太书》中的论点是,那些应许本来是给亚伯拉罕和他的一个后裔,亚伯拉罕的一个后裔,这里的“后裔”是单数而不是复数。当上帝说这些应许是给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并不是指所有的男性后裔而是指其中一个,保罗说当那位男性的后裔出现的时候,也就是耶稣,就再也不要行割礼了,因为产业已经继承,那一位后裔已经得着应许,所以没有人需要再行割礼,了解他的论点吗?这记载在《加拉太书》第三章,所以割礼是继承产业的记号,耶稣有这个记号,他受过割礼,继承了这产业。保罗也受过割礼,他是犹太社会中的犹太男性,其实他亲自为提摩太行过割礼,提摩太是一个加拉太人,保罗却替他行割礼,为什么?因为提摩太要陪保罗去宣教,保罗每到一个地方,都是先进会堂向犹太人传道,提摩太如果没有行割礼,就绝对进不去,所以保罗为他行割礼,完全是为了要传福音的缘故。当年施达德和一些宣教士到中国宣教的时候留辫子,也是为了同样的原因,希望藉此拉近跟当地人的距离。

保罗曾经为了传福音,为来自加拉太的提摩太行割礼,但是他在这封信上却不准他们行割礼,有人说保罗反复无常,自己帮提摩太行割礼,为什么我们不能行割礼?所以那是他们的情况,但是在割礼背后还有别的问题,保罗的措词再度提醒我们,圣经不是写给孩子看的书,而是写给大人看的,可悲的是,很多人长大后就不读圣经了,圣经可不是童书。

保罗这里的措词十分强烈,他说:恨不得那搅乱你们的把自己阉割了,这样他们就不能够生养出跟他们同样德性的人。措词十分强烈,保罗为什么这样说?他甚至说:若受割礼,基督就与你们无益了。措词真的十分强烈,很不客气,对不对?不过保罗其它的书信,保罗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这么反对割礼呢?

这是因为在割礼背后撑腰的是犹太教,犹太教仍然是一个看重行为的宗教,想要靠着遵守诫命来得救,但是这根本做不到,很多人却偏要尝试。把十诫挂在墙上很危险,因为这等于是告诉别人,必须要遵守十诫才能与上帝和好。非基督徒一进教会就会看到这些规律,我顺便提一下,听说今天有一些自由派的学者,拿掉十诫中的“不可”这二个字,再放入信经中,结果就变成了“可犯奸淫”、“可偷窃”等等,以及“我不信童女怀孕”、“我不信身体复活”。这样的批评是对的,因为如果我们光强调不可做的事,会让人觉得我们只会唱反调而已,觉得我们很负面,只要跟上帝沾上一点点的边,祂就会夺走你一切的乐趣。上帝只会告诉你不可以做什么,只会给你一长串不能做的事,这种负面的印象实在是很糟糕,但是犹太教基本上就是如此。

基督教源自于犹太教,两者都是以旧约为根基。各位想一想,有多少旧约的律法应该继续切实遵守呢?旧约圣经中有多少律法在新约圣经中仍然通用?在那613条律法中,有几条仍然适用在我们身上?这是研读新旧约圣经时必须面对的一大问题。

现在我来举一个例子,我不会叫基督徒给什一奉献,因为这是旧约中的一条律法,是摩西的律法。新约圣经根本就没有提到外邦人应该给什一奉献,犹太人他们会给什一奉献,但是没有人叫外邦人给什一奉献,新约圣经只吩咐我们要奉献,有一次我听到一个年轻人讲解什一奉献,他打印出圣经中所有提到有关什一奉献的经文,他在讲解的时候说:奉献和祝福有关联。上帝说:你们当纳十分之一,以此试试我,是否为你们敞开天上的窗户,倾福与你们。接下来这个年轻人说:什一奉献也和咒诅有关联。这倒没错,然后他又说:旧约当中有一个咒诅是,我们若不给什一奉献,那么我们的后代子孙就会受苦。当时我看到会众的表情,大家都好像很怕子孙会受苦,而到了下一个主日,果真收到了很多奉献。但是这根本是错误的教导,新约圣经中有很多不同的奉献原则,主悦纳甘心乐意的奉献,而不是强颜欢笑,是真心想要奉献,这是上帝今天所看重的,不是因为害怕子孙受苦才不得不奉献,那是旧约的律法,我这样讲清楚吗?

另外还有像是安息日的律法,基督徒在遵守旧约律法之前,必须要先想清楚,因为如果你要遵守就得全部遵守,遵守就得祝福,不遵守就得诅咒,你有心理准备这么做吗?我可没有,所以这件事必须要好好地考虑清楚。

保罗的意思是行割礼只是第一步,很快地就会变成什么都要遵守,如果你按照那些教师他们所说的理由去行割礼,那么全部613条律法也都得遵守,所以保罗才会那么的忧心。这不只是行个割礼而已,还会开门让犹太教的教义进来,这条路他已经走过,早就知道此路不通。当他想到自己所守住的律法,不是没有守住的律法,而是已经守住的律法,就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小男孩拿便壶给人家看自己的杰作,他用了一个很不文雅的希腊字“粪便”,我把那些视为粪土,保罗说:我靠行为而成就的义,就像粪土一样,不值一文。他说:“感谢主,我已经脱离守律法的捆绑。”你若叫人遵守摩西的律法,等于是把人送进地狱,因为根本就做不到。

好,我来分享一个我亲身的经验。有一次我接到以色列打来的电话,以色列所有的基督教教会,阿拉伯人、犹太人和宣教士,在加利利的提庇留举行会议,大家意见非常地分歧,希望有外面的传道人来帮助他们化解歧见,于是他们就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够立刻搭飞机到以色列,帮他们解决问题。我说我会尽力,后来我发现临时购买机票的票价竟然高达830英镑,我没有那么多钱,可是我又不想开口跟他们要,现在我应该要怎么办呢?那些阿拉伯和以色列的年轻人,在那里祷告希望我能去,他们问主应该资助我多少钱,主告诉他们说120英镑,这群年轻人就募集了120英镑。我到了卢顿机场,询问有没有去耶路撒冷的包机,还有没有位子,他们说今天有一架飞机要去,可是已经客满了。他们问我介不介意坐机组人员的位子。我说我不介意。那种座位都是背对机头,不能往后躺,我后来还背痛了好几天。我坐在座位上环顾四周,发现只有我不是犹太人,我正前方坐着四个拉比,吃完犹太餐以后,我想应该开口跟他们聊一聊了,我问第一个拉比说:对不起,你守不守摩西的律法?他说:当然。我问他:那这一条呢?这条不守,首席拉比准许我们用别的方式来代替。所以你不守这条律法?他说对,我又问第二个拉比:你守不守摩西的律法?他说:当然。那这条呢?他说现在已经没有圣殿,没有办法献祭,所以不能守这条。很好,你们不守这条律法,我继续问下去,最后第四位拉比问我:你是信东正教还是自由派?我说我都不是,我们继续聊下去,我永远忘不了第二位拉比,他忽然说:我知道了,你是基督徒,你相信耶稣受死救你脱离律法的捆绑。我说:答对了。他说:所以你认为你不用守律法。我说:我守不了律法,就像你守不了律法一样。那次我们聊得非常开心,后来飞机在本古里昂机场落地,大家还依依不舍。

你看,要守全部的律法是不可能的任务,不要叫人活在律法之下,而要活在恩典之下,这点非常的重要。

我们只在一种律法之下,就是基督的律法,而不是摩西的律法,摩西的律法已经不适用,已经废除了,这是今天教会的一大问题,所以《加拉太书》很适合今天的人,我们常把基督的律法和摩西的律法混为一谈,为什么今天的教会要有祭袍、祭坛、香和祭司呢?这些我们都不需要,这些都属于摩西的律法,可是却悄悄地渗进教会,我们要拿出胆量来,回归圣经,把《加拉太书》应用出来。

我们在《使徒行传》这卷书中,从头到尾都可以看到,基督教渐渐从犹太教脱离出来。首先是司提反,他是第一个为这件事殉道的人,腓利为埃提阿伯的太监施洗,进一步和犹太教划分了界线。

再接下来就是彼得和哥尼流的事件,不久之后,耶路撒冷的犹太基督徒,开始非常怀疑,是否该将福音传给外邦人,外邦人跟犹太人差太多了。最后保罗来到耶路撒冷挑战教会的核心领袖,因为他们差派出去的宣教士,竟然说光相信不够,还需要行割礼。 

真正的问题不在割礼,真正的问题是,外邦人需不需要先变成犹太人才能信主。但是这背后有一个更大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在得救的本身,问题不在犹太教或割礼而在得救,真正的问题是,得救是因着行为或信心,还是两个都需要? 世上大多数的宗教,都是靠行为得救,必须要祷告、禁食、奉献金钱等等,这样最后就可以与神和好,靠自己的行为拯救自己。靠自己得救的宗教很吸引人,因为会让人感到自豪,认为我做到了,这是自以为义。 

上帝痛恨自以为义,自以为义的人比罪人更糟,耶稣厌恶自以为义的人,祂是罪人的朋友,但是耶稣祂厌恶自以为义的法利赛人。得救是单单靠行为吗?必须靠行为的努力才能得救吗?还是行为加上信心才能得救呢?这种想法很普遍。 我曾经在皇家空军担任军牧,我负责其他教派的人,有个军牧负责天主教徒,另一个负责圣经公会教徒。

每一次有新兵报到,其中一位军牧就会问,有多少人是圣公会教徒,然后有七成的人会跟他走。另外一个军牧则会带走操爱尔兰口音的军人,剩下的都归我,像浸信会、循理会、救世军、佛教徒、印度教徒、回教徒、神不可知论者、无神论者。当无神论者的军牧实在有意思,这是题外话了,不过当他们在我面前坐下来的时候,我会问:有多少循理会友?多少浸信会友?多少救世军?他们就会举手,接着我再同样的语气问有多少基督徒?鸦雀无声,偶尔会有个年轻人微笑地举起手来,但是他们通常会这样,看看有没有别人举手,我说:你们已经表明是循理会友或浸信会友,到底有多少是基督徒呢?这个时候他们会问:牧师,你说的基督徒是什么意思?我就问:你们说呢?结果都是千篇一律的回答,就是遵守十诫的人。

他们会这样说大概是因为小时候在教会墙上看见十诫,这个时候我会说:好,基督徒就是遵守十诫的人,在座有多少是基督徒呢?各位,他们还是不确定,这时候会有人说:可是牧师,不可能全部遵守啊。我就问:那要遵守几诫才算是基督徒?每一次的答案都是六诫,我说:好,能够遵守十诫中的六诫的人就是基督徒,在座有多少基督徒?这往往会引起他们热烈讨论基督徒的定义,我会叫他们讨论清楚,这正是问题之所在。 行为加信心才能得救的说法,是尽量去遵守,做不到的时候,就用信心弥补。尽量遵守十诫,做不到的时候就求上帝赦免,这是英国人对基督教最普遍的了解,就是行善,就是行善。 另外的一种说法则是信心加行为,先有信心,然后再有行为。相信之后再守律法,但是一定要守律法,这是犹太教的观念,先有信心,再守律法。所以保罗才会对加拉太人说:你们既然靠着圣灵开始,现在还要靠着肉体成全吗?因为律法是属于肉体的,是靠你自己的努力,不是圣灵在你里面动工,是你在做。 保罗所坚持的信念是单靠信心才能得救,保罗常常说:得救是单单靠着信心,从头到尾都是靠信心。他说: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持续”相信的。始于信,终于信,从头到尾都是靠信心,全是靠信心。换句话说,我们不能在信心上妥协,必须持续相信,这是重点。不是先相信,再靠行为,必须要持续相信。 叫人持续相信,而不是叫人遵守律法,这两者是非常非常不同的,所以保罗特别努力一直在争取的,就是基督徒的自由,不管在什么阶段引进律法,都是把人放在咒诅之下。因为在耶稣的眼中,如果想靠守律法过关,一定要做到一百分才行,没有全部遵守就是违反律法。

交通法令也是一样,如果我超速被警察拦下,我却跟警察理论说:可是我一路都没有闯红灯啊。他会说:那又怎么样?反正你就是违反了法令。这正是上帝的意思,律法不只是一串珍珠,而是一条珍珠项链,圣洁是黑白分明的,只要有一点没有做到,珍珠就会撒落一地,只要违反律法就是违法,违反一条、九条或十条都一样。 

就像有三个人受困在一块礁石上,巨浪就要打过来,礁石和沙滩之间的海水深达三公尺,第一个人往沙滩跳,他只跳了三分之一的距离,结果淹死了,第二个人跳得比较远,他跳了三分之二的距离,结果也淹死了,第三个人往沙滩跳,只差六吋就到了,可是结果还是淹死了。 守律法跟守多少条无关,不管守了多少条的律法,只要没有全部遵守的话,就跟不守律法的人一样糟糕,这是上帝的观点。圣经也是这么说:没有持续遵守全部律法的人,就要遭到咒诅。

这种人想借着守十诫、靠着自己的努力来上天堂,但是福音所呈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公义。 一定会有人问那上帝为什么给十诫?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给摩西律法?答案就在《加拉太书》里面。 律法是为了让我们知道自己有多败坏,只有律法能够告诉你,你是个罪人。一个人研读了上帝的律法后,才会知道自己错得到底有多么离谱。颁下律法是为基督做预备,让我们看见自己守不了律法,所以传讲十诫的信息,可以叫人知罪,让人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到,靠着自己那是不可能的,耶稣重新诠释的律法,更是难以遵守。
 

现在我们要来谈一谈真正的自由了。来看看第一张图,各位,视觉辅助工具来了,这张图包含了《加拉太书》全部的重点,这是很简单的一张图,但是我需要解释一下,要从那里开始呢? 我们谈到三点,律法主义、自由、还有放纵。律法主义是自由的敌人,但是很多人没有想到放纵也是自由的敌人。《加拉太书》一、二两章谈到我们在基督里的自由,在天父的恩宠之下,在祂的慈爱之下,享受在圣灵里的自由。整个基础就是在天父儿子里的信心,所以是圣父、圣子、圣灵,让我们可以自由地站在这里。但是有两种做法会使我们失去这种自由,一种是走回头路,回去守律法。那是一个牢笼,会把我们困在里面,想爬出来却出不来。一旦回去守律法,就会受到捆绑和奴役,再度落在上帝的忿怒之下,因为你守不了律法。会害我们失去自由的第二种做法是过度放纵情欲,那也是一种捆绑,不过是被你自己捆绑,律法主义会让你受别人捆绑,因为要遵守种种规定,放纵则会让你受自己的欲望捆绑,你会再度落在上帝的忿怒之下,失去自由。 在座有没有人去过湖区赫尔韦林山的“阔步峰”呢?那个地形是最好的例子,有去过湖区赫尔韦林山的阔步峰的人就会知道,因为那条路很陡,就沿着山脊,两边都是空的,当初有两大冰球一路旋转过来,留下陡峭的山脊,瑞士的马特洪峰就是由三大冰球旋转造成的,留下了三个尖点,阔步峰则是由两大冰球旋转造成,走在上面真的很有意思。不过如果狂风大作的话,唯一安全的做法就是跪下来,这里有个道德含意,我又在说教了。 

在圣灵里活出自由,就像走在难走的赫尔韦林山的阔步峰上,很容易偏向两旁,一个基督徒在面对自由的时候,最大的危险是律法主义,很令人意外吧,因为放纵的行为很明显。教会一旦开始订出多余的规条,就很容易变成律法主义,律法主义会扼杀圣灵的运行。你如果到一个律法主义的教会去,马上就可以看出来,每个人都会抿着嘴,各位有没有看过?从冷漠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们落在律法主义当中了,如果注重守律法,心里就会变得刚硬起来,这不是在圣灵里的自由。律法主义的人注重规条,而不是注重关系,这大概是关键所在,这种人以为只要守规条就是基督徒,不抽烟、不赌博、不喝酒、不做这个、不做那个,他们守规条,可是却没有跟神建立关系。 

我来举个例子说明一下,有一个年轻人来我们白金汉郡的教会,他的个性很强,但是他信主了,几个礼拜以后他来问我,基督徒可以在星期天晚上上电影院吗?我当场很想开玩笑地引述“希西家记三章16节”说:基督徒不可以在星期天晚上去电影院。不过我克制住了,我说我不能给你答案,他问:为什么?我说:因为你必须自己问耶稣。

如果圣经上有明讲,我会告诉他,因为如果是圣灵说过的话,我可以带着权柄说出来,但是就我所知,圣经没有谈到这个问题,于是我就请他自己问耶稣,他问怎么做呢?我说:就带耶稣一起去看电影,看你享不享受吧。所以到了下个礼拜天的晚上,他就去了电影院,对卖票的小姐说:我要买两张票。当时只有他一个人,他的旁边没有站任何人,所以卖票小姐就问他:你女朋友要来跟你一起看吗?他说:没有,钱在这里,你给我两张票就对了。

可是你只有一个人啊。他说:这你不用管,钱在这里,给我两张票。这个小姐忍不住就更好奇了,她问:你另外一张票是给谁的啊?他说:这张票是给耶稣的。那个小姐吓坏了,她马上拿起电话来打给正在办公室里的经理,请他过来一下,经理过来了,问有什么问题,她说:这个人要买两张票。他说那就给他两张啊,干嘛叫我呢。她说另外一张票给耶稣的,经理一听傻了眼,他开始口吃了,他说:他要买两张,那就给他啊,反正我们有钱赚嘛。于是他买了两张票,进了电影院里,他对耶稣说:你坐这里,我坐这里。看了十分钟以后,耶稣问他:你觉得好看吗?两分钟后,他就走出戏院了。我们常常听到有人会说:我这样做很不好,我应该替他做决定,我认为我这样做很好。各位,因为在圣灵里有自由,我可以轻易地设立新规定,我不是说基督徒不该看电影,但是耶稣对他说,看电影对你不好。 各位,这就是在圣灵里的自由,这种自由不是做你想做的,也不是做别人叫你做的,而是让圣灵来引导你。保罗在这卷书信中说真正的自由,不是可以自由地犯罪,而是有不犯罪的自由,这才是真自由,非基督徒没有这种自由,这才是上帝要给我们的自由。 但是我们很容易利用规条来阻止人放纵情欲,有些教会只晓得用这种方法来保护他的会友不要放纵情欲,其实守律法跟放纵是一样的糟糕,各位知道吗?守律法和放纵一样都是与自由为敌,了解我的意思吗?这是《加拉太书》的整个论点,一、二章谈到这种自由,三、四章则谈到律法主义会破坏这种自由,五、六章谈到另一个极端就是放纵,所以保罗其实和两个敌人在作战,这是问题所在。 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你必须和两个敌人作战,这才能保卫真理,保有自由,走在“阔步峰”上的时候需要非常小心。 好了各位,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要来看看这三点,先来仔细谈谈律法主义。行割礼是那些加拉太人,他们奉行的第一条律法,一定要行割礼,这是他们守律法的第一步,但是这不在福音的范围内,而且守了一条就要守全部,可是如果说不必守律法,大家不会变得无法无天了吗?有一种相反的错误观念,叫做反律法主义,有没有听过这个词,其实不太需要知道这个词,“反律法主义”就是你如果告诉别人不用守律法,他们就会任意犯罪。有些人眼光狭窄,在他们的眼中只看到这两条路,以为如果不给人规条,他们就会放纵自己。很多教会竟然因此而发展出一套规条来,我在循理会当传道人的时候,他们有一本半吋厚的书,叫做《循理会的规范与纪律》,现在已经增加到三又四分之一吋,每年增加40张,如果规条可以带来复兴的话,循理会今天早就大复兴了,但是很可惜的是没有。大家想一想,我们是不是很容易订定一条又一条的规定,以为一定要这样才可以带出生命。 

各位,其实不会,自由才能够带来生命,上帝释放我们是要给我们自由,千万要留意律法主义,如果不小心陷进去,会变得刚硬和虚假,因为你不会有勇气告诉别人,你违反了律法,你根本就不敢承认,怕别人瞧不起你,有没有听过这个词?律法主义。 再来看看放纵主义,这也是非常危险的。在这里,保罗谈到了情欲的事,他说要留意情欲的事,情欲像沼泽,是另一种奴役,是很容易沾染、很吸引人的污秽,容易陷入但是难以自拔。这里的“事”是复数,有些事很明显,像淫乱、拜偶像、吸毒、邪术,这都是今天常见的;有些事比较不着痕迹,像是纷争、竞争、嫉妒、贪恋、还有偏见,这些比较不着痕迹,但都是属于情欲的事。保罗在这里激烈地辩驳割礼的事,但是他说有些人什么事都要反对,不管讨论什么议题,只会造成分裂。我想保罗的意思大家应该晓得,想想在我们的周围,有些人的个性有棱有角,这些人实在是叫人难以亲近,那种人有信心移山,可是他们会把山移过来挡住别人的路,你认识这样的人吗?

每个教会都会有一两个这样的人,这是情欲的事,虽然不着痕迹,却是属于情欲。 保罗问:如果有人陷入情欲的事该怎么办?这种事恐怕常常发生,如果教会爆发丑闻,如果有个电视布道家爆发丑闻,其他人该怎么办?在这里,保罗很严肃地说:如果一个人是偶尔不小心失足,立刻把他扶起来,因为你自己也可能失足。

基督徒所走的这条路,有很多香蕉皮。保罗说:如果有人不小心失足,其他人要过去把他扶起来,但是态度要谦卑,因为你自己也可能失足。

但是保罗说:若是犯罪成性,情况就不一样了,若有人偶尔失足犯罪,要立刻把他扶起来,接纳他、帮助他改过,但是如果有人是一再明知故犯的话,这个时候保罗说:人种什么、就会收什么。然后他说了一句很严重的话,他说人若一再犯罪成性,将不能承受上帝的国。

我说过,这是现代基督徒的一大误解,以为一旦得救、永远得救,但是请你听听保罗怎么说,他列举出情欲的事之后说:我从前警告过你们,现在又警告你们,行这样事的人,必不能承受上帝的国。 

这话是针对基督徒说的,但是不是偶尔犯罪,需要有人立刻把他扶起来的基督徒,而是一再明知故犯、犯罪成性的基督徒,这种人自以为他们已经有了天国的门票,但是保罗说:才怪,你不能承受上帝的国。这只是保罗的警告之一,是很严重的警告。 你有可能落入律法主义或者是落入放纵主义,不管是那一种,你都需要立刻出来,但是你如果故意选择待在里面,不管是牢笼或者是沼泽,你就不能承受上帝的国,这是一个很严重的警告,我们要听进去。 现在来看看自由,这是最美的一面,拥有不犯罪的自由,不是很棒吗?你如今在基督里,已经有不犯罪的自由,你不需要向罪屈服。保罗在《提多书》中曾经说:上帝施恩给我们,帮助我们拒绝犯罪。单身男女最有效的避孕方式,就是不要越界,上帝施恩给我们帮助我们拒绝犯罪,你有拒绝的自由,很美,对不对? 各位,我们来看看上面这边,虽然我没有办法把它画出来,但是你可以从这里看出来,上面有一条路,我们需要不断不断地前进,就像我之前说过,我们需要行在圣灵里。当你行在圣灵里,就会发生一件美事,你的生命会结出果子,你自己不能结出圣灵的果子,你可以结出情欲的恶果,但不能结出圣灵的果子。可是如果能持续活在圣灵当中,你的生命就会结出果子来。圣灵的果子只有一种、却有九种味道,情欲的事有很多,但是圣灵的果子只有一种、却有九种味道。 在西班牙和地中海地区,有这种果子,叫做神秘琼浆果,在座有没有人吃过?喔,你吃过,那你就会相信我说的话,吃一口味道像柳橙,再一口味道像柠檬,吃起来有各种不同的滋味。神秘琼浆果,这个名字取得真好,还好有人吃过,不然大家不会相信,会认为是传道人乱掰的。传道人的小孩问父亲说:爸爸,你刚才讲道说的故事,到底是真是假?好笑吧。 所以圣灵的果子有九种味道,九种的味道同时存在,就知道它是圣灵的果子。其中有些味道会在非基督徒身上出现,有些非基督徒很喜乐,有些有平安,但是同时具备这九种的只有在基督里、被圣灵充满、顺圣灵而行的人。非基督徒可能有其中三、四种特质,但同时具备九种特质才证明生命中有圣灵,在生活中顺圣灵而行。 

这九种特质传达出你跟神,跟人,跟自己的关系,前三种特质,仁爱、喜乐和和平,使你跟上帝有美好和谐的关系。接下来的三种特质,忍耐、恩慈、良善,使你跟他人有美好和谐的关系。最后三种特质,信实、温柔、节制,使你跟自己有美好和谐的关系。圣灵的果子实在很棒,不过如果没有圣灵的恩赐,那么果子的成效就很有限,正如没有圣灵的果子,光有圣灵的恩赐也不够。 如果我去医院探访病人,我可以表现出圣灵的果子,用探访表达仁爱,用鼓励表达喜乐,用安慰表达平安,听他说明手术细节是忍耐的表现,送水果是恩慈的表现,帮忙照顾他的孩子是良善的表现,天天去探访是信实的表现,探访时间一到我就离开,是节制的表现,对不起,我漏了一项。探访时间一到我就离开,这是温柔的表现,不吃别人的水果才是节制的表现。

各位,我在探访的时候,表现出圣灵所有的果子,但是我没有医治他,因为医治是圣灵的恩赐,我们需要恩赐也需要果子,这是相辅相成的。 保罗说:顺圣灵而行就会结出圣灵的果子。保罗在这个地方,用了两个不同的“行”字,可惜的是,翻译出来都是行走的这个“行”字。第五章最后说:要顺着圣灵而行。第六章也说:要顺着圣灵而行。第五章中的“行”字,在希腊原文中是散步的意思,散步是指独自行走,一个人独自行走;但是第六章中的“行”字,意思是指在圣灵里行进,是跟别人齐步行进,很有意思。 顺着圣灵而行有两种,一种是独自行走。另一种则是跟其它弟兄姐妹齐步走,这两种我们都需要。真正的自由,是和弟兄姐妹齐步走,大家一起向前走,一起在圣灵里行进,这是保罗在《加拉太书》里所传讲的信息,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读起来会扎心。 

但是,有人说这卷书信就好像是基督徒自由的大宪章,我觉得这个话说得很好,你若想知道我们笃信什么样的自由,就是这种自由。很多人笃信各种不同的自由,有好有坏,但是我们所笃信的自由,是不犯罪的自由,圣灵的自由会保守我们,不落入律法主义的牢宠和放纵主义的沼泽,帮助我们待在高处,享受上帝阳光一般的恩宠。 为什么这跟我们有关?

因为律法主义,今天仍然如影随形,到处都有,有很多人仍然想靠自己的行为上天堂,甚至有些人以信心为起点,却又回头想靠行为得救。 已故的桑斯特博士有一次去医院探访一名临终的妇人,他问她:你准备好去见上帝了吗?见到上帝的时候,你会说什么?妇人伸出饱经风霜的手说:我是一个寡扫,把五个孩子拉拔长大,我没有时间上教会,读圣经或参加教会的活动,但我已经尽力抚养我的孩子,我见到上帝的时候,会对祂说:请你看看我这双手,这样祂就会明白的。对这样的妇人你会说什么?桑斯特博士是个优秀的基督教传道人,他的讲道非常精彩,他只说:你已经来不及了。妇人很奇怪地问:这是什么意思?他说:已经有人排在你前面了,那个人已经伸出双手给上帝看,所以上帝不再看其它人的手。她又问:这是什么意思?于是他说:不要信靠你的双手,要信靠祂的双手。 今天仍然有很多人在守律法主义,一般的英国人都认为,一个好的基督徒应该敬老尊贤,爱护动物,他们就是这样想的,我跟那些上教会的人一样,都是好基督徒,这是律法主义的想法。我们必须告诉他们,只有百分之百做到的人才能上天堂,你如果这个样子上天堂,到时候会跟大家格格不入的。教会也是一样,教会很容易给会友加订一些规条,我说过,进教会大门之前有四个阶梯:悔改、相信、受洗、领受圣灵。进教会大门之前只能有这四个阶梯,里面还有很多阶梯,我们讲《彼得前后书》的时候会再谈到,但是外面只有四个阶梯。可惜有些教会竟然说,一定要由会督行坚信礼,一定要做这个,一定要做那个,一定要这样,一定要那样,一定要委身,一定要顺服传道同工,将种种规条加诸在教会门坎的外面,这些阶梯是在里面。 各位,一个基督徒进上帝家中的大门之前,不该再加上其它的规条,否则的话就是律法主义。 

放纵主义今天也仍然存在,有人以为非基督徒犯奸淫就要下地狱,但是基督徒犯奸淫则没有关系,仍然有人这样相信,以为基督徒犯罪可以免责,也许会少一分祝福或奖赏,但不会失去进天堂的门票。《加拉太书》对于这点有很清楚的教导,故意犯罪的人不能承受上帝的国。 你留在这里,和其它的人一起在阔步峰上同行,圣灵的风吹在你脸上,上帝的恩典如阳光照在你身上,你就能够顺利走过去。
 我们还有一些时间,接下来我来读一段《加拉太书》的经文给大家听,这卷书实在叫人兴奋,来听听保罗的恳劝: 弟兄姐妹们,我恳求你们,要认同我的立场,毕竟我曾认同过你们的立场,你们并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你们知道,因为我身体有病,我才有初次向你们传福音的机会,虽然我的病况使你们困扰,但是你们并没有厌烦我、丢弃我,相反地,你们接待我,像接待上帝的天使,像接待基督耶稣。当时你们多么高兴,现在又怎样呢?我可以这么说,那时候你们即使把自已的眼睛挖出来给我也是愿意的,现在我对你们说实话,倒成为你们的敌人了吗?那些人对你们表示热情原是不怀好意的,他们的目的是要把我孤立起来,好叫你们也对他们表示热情。

在善事上热心原是好的,但不可只限于我跟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才这样。我的孩子们,我再一次像母亲为你们忍受生产的痛苦,直到基督的特性在你们的生命中成形,我多么渴望现在就跟你们在一起,好让我用另一种态度来对待你们,为着你们,我心里多么困惑不安。 有没有感受到保罗的心肠,他在恳切地规劝。 弟兄姐妹们,上帝选召你们要你们成为自由人,只是不可用这自由作为放纵情欲的借口,却要以爱心来互相服事,因为全部律法都综合在“爱人如己”这条命令里面。要当心,如果你们像禽兽一样相咬相吞,到最后你们一定同归于尽。

我要强调的是,你们的言行,要顺从圣灵的引导,不要满足自己本性的欲望,因为本性的欲望跟圣灵互相敌对,彼此对立,使你们不能做自己所愿意做的,但是,如果圣灵引导你们,你们就不受律法的拘束了。 各位,要圣灵来引导我们,在书信的最后保罗说: 你们不要自欺,也不要欺骗上帝,一个人种什么,就收什么。 保罗说: 一个人,他若为着满足自己的情欲而撒种,他会从情欲收取死亡,他若为着得圣灵的喜悦而撒种,他会从圣灵收获永恒的生命。所以,我们行善,不可丧志,我们若不灰心,时候到了就有收成。因此,无论什么时候,一有机会就该为公众做有益的事,对那些在信仰上同属一家的人更应该这样。你们看这些大的字,是我亲笔写给你们的,那些喜欢在外表上炫耀的人,就是勉强你们接受割礼的人,他们那么做,无非是怕为基督的十字架遭受迫害,那些人怕为基督的十字架遭受迫害。

其实,连那些接受割礼的人也不遵守律法,他们勉强你们受割礼,是要夸耀你们在外表的仪式上已经屈服了。至于我,我不夸耀别的,我只夸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为,借着这十字架,世界于我已经钉死了,我于世界也已经钉死了,受割礼或是不受割礼,都算不了什么,重要的是,我们要成为新造的人。重要的是,我们要成为新造的人。愿所有遵照这原则的人,还有一切上帝的子民,都同样得到平安和怜悯。 保罗在这封书信的最后说道: 从今以后,别在这些事上找我的麻烦,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伤痕,这是我因着事奉耶稣所得到的印记。弟兄姐妹们,愿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赐恩典给你们大家,阿们。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