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恩运动

灵恩运动

教会历史

从第二世纪开始,教会领袖所关注的课题,比较集中在基督论和救赎论上。对于圣灵的探讨和认识,既少又肤浅。殉道者游斯丁甚至认为,圣子和圣灵在本质上与圣父是不一样的,因而圣子和圣灵就低于圣父了。在教父中,爱任纽算是最特别的,他主张,称义、成圣皆是圣灵的工作,于是他开始杷圣灵引到个人生命追求方面。此外,他亲眼目睹有人讲方言,他也觉得,教会应当大量运用圣灵的恩赐,如,方言、医病等。盂他努虽被视为异瑞,但他重生后,却有很多属灵经历,包括方言,并且也说过预言。
  

第四、五世纪的奥古斯丁,对圣灵的描绘有独到的见解,认为圣灵是父与子之间爱的联合,可惜他却认为,方言的恩赐仅属初代教会,因此他大概是第一位提出「恩赐停止」理论的人。
  

中世纪的西笃会(Cistertian)曾出了一位修士约雅斤,他宣称,自公元1260年开始,历史巳属于圣灵的时代,他鼓励人借着圣灵进入圣经的真理中,且主张教会需从体制化转变成圣灵掌权、运行的教会。另外,本笃会的希尔加德修女善用方言歌唱。还有,方济会的安多纽修士也有说方言的经历。  

中世纪的阿奎那是很杰出的神学家,他强调圣灵赐给使徒方言的目的,是要他们到各处去传福音,他也认为,新约的方言与旧约的预言类似,因此每个基督徒都可以支取方言的恩赐。
  

到了改教时期,马丁路德肯定圣灵在基督徒身上的工作,可是对五旬节的看法仍受奥古斯丁观念的影响。但他相信,圣灵引导人过不住祷告的生活,这个亮光在当时是十分宝贵的。加尔文则提到圣灵内在的见证,但对于方言的功用,还是秉持奥古斯丁的立场。
  

十八、十九世纪,敬虔主义针圣灵的看法比较着重在灵里的更新,帮助信徒成圣。十八世纪约翰卫斯理的循道主义,对圣灵的认识较为完备;他提倡「第二次恩典」的工作,以后五旬节派就借用这个架构,来诠释灵洗的经历。卫斯理认为,方言可以丰富个人属灵的经历。他个人表示非常渴慕。
  

十九世纪的宣信博士主张四重福音:救主、成圣者、医治者、再临的王。他自己也强调第二可以是我们这世界的语言,也可以是超越这世界、我们所不知道的语言。陶芮(R.A.Torrey)是美国的奋兴布进家,他是第一位把灵洗的观念系统化的人,1895年写了《圣灵的洗The Baptism of theHoly Spirit》-书。十九世纪在大布道家芬尼所主持的奋兴布道会中,常有唱灵歌、跳灵舞、甚至像骨排般仆倒的现象。
  

整个五旬节的运动,是基于五大神学观:1)约翰卫斯理的循道主义;2)改革宗之事奉能力的观念;3)时代主义的前千禧年观;4)救赎中的医治;5)复原主义。
  

影响五旬节派医治观最明显的,有四位:1)高登(A.J.Gordon);2)宣信(A.B.Simpson);3)杜卫(J.A.Dowie):4)伍萝斯(Maria Wood-worth)。他们都认为,耶稣救赎的恩典里包括身体的医治。高登是浸信会的牧师,宣信则是宣教会的创始者,杜卫原是公理宗的牧师,而伍萝斯是贵格会的会友。他们注重圣灵医治的工作,带给五旬节派传道人很深远的影响。

圣灵是三位一体真神的第三位,与圣父、圣子同尊荣、同能力、同权柄、同永恒。圣灵不是一种势力、影响、或气氛,乃是一位具有位格的神。新约圣经描写圣灵的工作,如:圣灵使人知罪,圣灵赐下神的爱,圣灵引导使徒们传福音的工作,圣灵安慰神的儿女,圣灵使人说话有能力,并且行超然的神迹,等等。  

主耶稣离世之前,曾向门徒说:「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祂与你们永远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约十四16-18)因此,所有悔改信主的人,都有圣灵的内住。不过,这件事情在使徒时代发生的情况,和现今略有不同。首先,主耶稣从死里复活后,就向门徒们吹了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约二十22)。不久,耶稣又对他们说:「你们要受圣灵的洗」(徒一5)。这件事情在五旬节的时侯发生。因此,对门徒而言,他们先有圣灵内住的经历,然后领受圣灵的洗。
  

使徒行传第八章,撒玛利亚人领受了神的道(徒八14)。大多数解经家认为,他们既相信神的道,必然有圣灵的内住。然而,彼得、约翰到他们那里,却藉祷告使他们受圣灵(徒八17)。
  

这里的情形,是让他们领受圣灵的洗,情况和五旬节一样。虽然经文没有说他们讲了方言,可是根据上下文,西门可以看见圣灵的赐下(徒八18),亦即有一些特别的表现。
  

接着,在哥尼流的家,那批外邦人还未信耶稣,因此,不会有圣灵的内住。奇妙的是,当彼得讲道时,圣灵就降临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徒十44),对他们而言,圣灵的内住和圣灵的洗同时发生。
  

以弗所的门徙虽受了约翰的洗,可是不明白真道,尚未重生,故没有圣灵的内住。当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时,他们不但有了圣灵的内住,也领受了圣灵的洗(徒十九6),情形和哥尼流家的人一样。
  

保罗写信给哥林多教会时,提到「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饮于一位圣灵」(林前十二13),他乃是说明一个人刚信主的情形:不但是重生了,而且领受圣灵的洗。这是以后所有信主之人的「样本」。圣灵的内住和圣灵的洗同时发生在一个悔改信主的人身上。
  

根据以上的分析,我们晓得,灵恩派常杷灵洗当作是信主以后第二次对圣灵的经历,称之为「第二次祝福」(second blessing)。笔者认为,「圣灵的洗」这个词,在新约圣经中意义比较广泛。五旬节时,圣灵的洗与圣灵充满、圣灵浇灌,都是指同一件事。可是在哥林多前书十一至十三节,圣灵的洗就不是指圣灵充满,而是指圣灵的内住。
  

其实,词汇的问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认识圣灵工作的实际。基督教无论那一个派别,都会承认信徒不但需要有圣灵的内住,而且需要圣灵的浇灌与充满。关于「圣灵的洗」,福音派和灵恩派的了解不同,若花许多力量彼此抨击、争论不休,实乃不智之举。

追求灵恩

「灵恩」这个词汇完全是合乎圣经的。圣灵的工作是一切永恒事奉的根基,若没有圣灵的感动与运行,人就无法得救,更谈不上成圣与得胜。「灵恩」按字义而言,即是「圣灵的恩赐」,新约圣经讲到圣灵恩赐的经文计有:罗马书十二6-8、哥林多前书十二4-11、十二27-31、十四章、以弗所书四11-16、彼得前书四10-ll。  

追求灵恩究竟对不对?主耶稣曾说:「你们中间作父亲的,谁有儿子求饼,反给他石头呢?……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祂的人么?」(路十一11-13)这里应当是指求圣灵的充满(弗五18)或求圣灵的恩赐,因保罗亦勉励信徒:「当求多得造就教会的恩赐」(林前十四12)。  

不过,他在那里所强调的,比较是作先知讲道。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不该求一些神奇与异能式的恩赐,如说方言、翻方言、医病、赶鬼、知识的言语、预言等。  

使徒保罗又说,一切恩赐「都是这位圣灵所运行,随己意分给各人的」(林前十二11),因此,恩赐是不能强求的。或者说,恩赐不是我们履行什么条件,神就给我们的,如,我禁食七天,或四十天,神就会给我一些奇特的恩赐;这样的观念是不合圣经的。但是圣经命令我们「要被圣灵充满」(弗五18),亦即我们要为「被圣灵充满」而时常祷告。-般而言,当圣灵充满或浇灌我们时,祂就会赐下某些恩赐。倘若刻意去追求某些奇特的恩赐,很容易会有偏差。不是被魔鬼利用,就是会有「己」的掺杂。仿冒、错觉、自己的想象、心理的作用、或仇敌的欺骗等因素,所产生的感官经验,都可能被误认为圣灵的恩赐。
  灵恩运动对普世教会的正面影响

  灵恩运动对于普世教会的确有一些贡献与提醒,分述如下:
  

1.-般说来,灵恩派的信徒较注重祷告与敬拜,所以参与这类的聚会,能加深信徒祷告与敬拜的生活,也能使福音派的教会更注重集体的崇拜,让崇拜更活泼、自由。此外,肢体的动作也能帮助全人更容易投入敬拜中。
  

2.追求灵恩的聚会,较注重圣灵恩赐的操练与运用,这是一般福音派教会非常欠缺的。特别若有方言恩赐的人,在福音派的聚会中不是不敢运用,就是没有机会使用。其它像知识的言语或预言,更是如此。倘若有人生病,在福音派的教会中,第一个意念就是去找声生,而不是仰望主的医治,或是请一位有医病恩赐的肢体来按手祷告。
  

3.灵恩派的教会通常会有较多的神迹奇事,而这些超自然的现象,常能为福音工作带来突破性的进展。
  

4.在教会内常会有不少疑难杂症,像严重的沮丧、暴烈的脾气、甚至毒瘾、烟瘾、酒瘾等、或者有外遇,落入情欲的网罗;这些问题若非圣灵大能的彰显,很难解决。比较起来,灵恩派的教会处理这些问题,常有更明显的果效。
  

5.在灵恩追求的聚会中,情感较容易得到充分的渲泄,信徒可以自由的表达对神的爱和赞美。 

而与神在感情上有交流,也是认识神很重要的一环。有关这方面,巴刻博士(J.I.Packer)在《认识神》一书中有贴切的说明。
  

6.注重灵恩的教会,在推广宣教和传福音的工作上,常有高度的热忱。在动员信徒为神国度的摆上,也常有明显的绩效。
 

7.信徒渴慕圣灵的追求,自然会不断从圣灵得到更新与能力,以至于可以过喜乐、得胜的生活。

在灵恩的聚会中,对于真理的解释经常不够丰富与透彻,有时候完全没有圣经的内容,只有一味的标榜圣灵的各种经历。长期以来,很容易造成信徒对圣经一知半解,或者断章取义。  

8.许多福音派的信徒与灵恩派的信徒接触以后,都觉得这些灵恩派的信徒有属灵的骄傲。很容易就有高人一等的感觉。这些灵恩派的信徒过份注重经历,可是对圣经的真理却常似懂非懂,在许多灵恩的经历之后,个性、生命却没有明显的成长,还是有许多属肉体的表现。  

9.一些有疾病的信徒,前往参加这类灵恩的聚会,常被教导说,只要有信心,病就能得医治;倘若不得医治,按照许多神医布道家的简单逻辑,就是没有信心,或者有一些罪没有彻底对付。其实,疾病未得医治,真正的原因没有人晓得,妄加论断,常会造成不良的后果,甚至绊倒信徒。  

10.许多宣称有恩赐的传道人,他们对人医治的效果并非是完全的,或者当时似乎好了,以后病又回来。另外,不少的预言或「知识的言语」不是那么准确,使人对这些聚会失去信心。

七十年代以后,灵恩运动逐渐渗透到几乎所有的大宗派中。因此,不少长老会、信义会、浸信会、公理宗、甚至天主教的人士中,都有灵恩的经历。本来,灵恩的现象是必然的,我们既是神的儿女,神就会在教会中按着祂的旨意,赐下各样圣灵的恩赐。因此,方言、预言、知识的言语、智能的言语、医病、赶鬼等恩赐,都会显明出来。我们不用害怕,因为这些恩赐都是教会所需要的;但是我们必须要有分辨的灵。千万记住,不要随便给人家贴卷标。如果听见有人讲方言,或举手祷告,不要认为他就是灵恩派。遗憾的是,在不少保守的福音派教会中,「灵恩派」已成为一个有问题的名称或头衔;甚至有些神学院几乎把它视为异端,其实这并不正确。 

倘若高举灵恩,高过其它的真理,以所谓的「权能」代替圣经的权威,或只带领人追求一些经历,这就有了严重的偏差,但不一定是异端。  

若说,「方言是得救的条件」,那就离异端不远了。身为福音派的牧者,笔者鼓励大家要吸收并效法这些注重灵恩追求之教会的优点,但要谨慎地防备从仇敌来的诱惑。有些灵恩派的传道人,解释真理有偏差,并非代表他们不得救。他们的一些作法,我们不需要学习,但我们却可以学习他们渴慕圣灵、和期待神迹的态度,因为离开圣灵,无人能真正明白圣经,也无人能有效的事奉神。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