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经《腓利比书》

查经《腓利比书》

导论

腓比城是使徒劳无益保罗自亚洲跨海往欧洲传福音的第一站,他在这里建立了也许是东欧最早的一间教会。腓立比位于罗马帝国的马其顿省,历来这块土地上伟人辈出,巾帼英雄也不少。

《使徒行传》记载腓立比城第一位归信的吕底亚便是做布匹生意的妇人; 这间教会对保罗的布道工作支持甚力,甚至听到他下监的消息,立刻派遣专人前往供给所需,并且留在他身边服侍。保罗与腓立比教会间一事实上常有书信往返;我们现在读到的,是圣经所刊保罗书信中最亲切、温馨且富人情味的一封。

此信写于狱中,可能是罗马。这也一封喜乐的书信,“喜乐”、“欢乐”、“欢喜”、“平安”等字眼先后用过约二十次。保罗还说腓立比人是他的“喜乐”和“冠冕”(4:1)。因为靠主,所以在患难中也能喜乐。

一、本书作者,本书写作时地
初期教会对全书出自保罗手笔深信不疑,均具保罗一贯特色。本书为保罗在罗马被囚里所作(徒28:16,30)。

迄今一般仍将此书与保罗在罗马写的其他三书(《以弗所书》、《歌罗西书》及《腓利门》合称为“狱中书简”。本书当成于主后61-62年。腓立比为罗马帝国殖民地,是马其顿省的一个重要城市。

二、本书的信息
保罗虽在被囚中写此书,书中却充满了喜乐,我们甚至可以说本书的主题就是“靠主常常喜乐”,在全部书信中,“喜乐”、“欢乐”“平安”等词句,用过约20次。

他要读者知道,复活的基督已握有归服宇宙的大能,并为一切信祂的人建立了一个人生应走道路的模范,今生可以学效祂度圣洁生活;来日也可象祂一样有复活的荣耀身体,那是神的救赎大功的顶峰。

但本书提醒信徒,走向明日荣耀生命的路并不平坦,须象基督一样受苦;应学赛跑的人,眼睛望住目标,坚强地跑去。靠着神的帮助,必可得到胜利的奖赏。新建立的教会一开始就与保罗有极强的同工联系,同心合意,兴旺福音。受洗的人中有为奴的,也有当兵的,还有监狱的禁卒和他的全家。

第一章

1:3 本节至11节为保罗献上的祷告。保罗为腓立比人的慷慨感谢神。他们记念他,一再在经济上支持他,而且从第一天见到他们迄今,一直在传福音的事情上同工。

1:4 保罗也为腓立比人代表,而且是欢欢喜喜的。在缧绁中却有无限喜乐,正是全书主题。

1:6 当日腓立比教会的建立虽由于保罗的传讲与牧养,但在他们心里工作的乃是神自己。“善工”是神的拯救之工,使人成为新造的人(当日神创造天地,祂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现在神开始救赎的善工,祂必继续直至完成。腓立比教会是神自己的工作,神一定保守他们直到主再来的日子。有了这保证,任何惊吓都不用害怕。

1:7 保罗所以如此肯定,因为他知道腓立比人与他同蒙神恩。他们一同受苦是事实,一同蒙恩也是事实;在他们软弱需要帮助的时候,神令他们刚强。保罗因传福音而被囚。他既为福音使者,有责任不断“辩明”、“证实”这福音。“辩明”是去除他人对福音的偏见和反对。“证实”是积极的传扬。保罗虽被囚,快要受审,面临生死的判决,但他确知腓立比人性能在神的大能保守中安然无恙。

1:10 信徒应该喜爱最美好的事,并且在道上德上实行。信徒生活区的准则应该是积极方面做到诚实无伪,消极方面也能做无可指摘,这样才可在主来的日子坦然无惧见祂。1:11 “仁义的果子”:指信徒与基督联合后在生活上表现出的道德品质,这是圣灵结的果子(加5:22), 是人与神恢复正常关系以后的结果。

1:14 他被囚的事在信徒当中也产生了新的动力,他们当中多半因保罗的榜样更相信主,得到力量,越发放胆去传扬。“多半”说明还有一小部分人没有受到激励,这情形造成了以下几节讲到的分裂。

1:15-18 保罗在前节赞扬了放胆传神道的弟兄,但接着指出不是所有传讲的人都出乎高尚动机。其实在保罗的用语中“嫉妒”、“分争”指的都是信徒当中的事,所反对的应为保罗或犹太人。合理的解释应该是:有一群传道人因保罗被囚便轻看他,认为保罗若是真使徒便不至下监受苦,损害福音的形像,延阻福音事工的进展。

1:20 被囚的苦楚与逼迫,很易令人灰心丧胆,放弃传扬福音的工作。但保罗在监狱中所想到的却非个人安危,只切盼人人得听福音。“切慕“的原文有引颈盼望之意。

1:25-26 从本节开始,保罗以欢乐的语调表达重燃的信心。他虽身系囹圄,神此刻或已让他预见到审讯的结果,或者已有好消息传来,他可获释。不问是何原因,保罗的责任感使他深信仍要活在世间,继续为教会服务,帮助信徒灵性的长进,增添他们的喜乐。

1:27 本节至2:18是保罗给教会的教导。他希望再见到腓立比的信徒,虽暂时不在他们当中,仍可通过文字勉励信徒同心抗拒敌人的惊吓。教会内部因苦难突来而丧失信心。保罗提醒信徒勿发怨言、勿争论(2:14);因为信徒蒙召并不等于今生可以不受苦、不遇艰难(1:29);他自己一生便是个好例子。何况教会受苦在神计划中,基督就曾为我们受苦(1:29;2:6-11)。祂升高之前,虚己、顺服、死在十架上,信徒应以此为榜样。在这个弯曲的世代,信徒受苦的命运无可避免,也是出现在腓立比教会中不顺的景况的对症良药(2:12;参帖前3:3-4)。

1:28 反对福音,拒绝这得救的唯一门径,结果是自寻毁灭。敌人为谁虽未明言,但这些人既在沉沦的路上,当属非基督徒。教会正受到外界的迫害,但保罗十分乐观,只要信徒齐心努力,保持信心,教会终必得救。敌人的毁灭和教会的末后的得救都是神的旨意。

第2章

2:2 教会既已有好基础,信徒间应该同心合意。“一样的”心思和意念不是指统一思想,而是有合作共事的同一意向,大家在主里同心。他希望腓立比人能够做到同一意念、同一爱心,来回应他的呼吁,成为他的喜乐与冠冕。

2:3 教会灵性生活已出现毛病,贪图虚浮的荣耀与结党的恶事威胁着教会的生存。
“结党”是属肉体的行为(加5:20),为的是满足个人的自私,“谦卑”才是合一的根源。谦卑不是要人自卑,而是一种正确评估自己的态度,不自负,不自夸,不高抬自己。“看别人比自己强”也不是说低看自己的才能,而是努力接受别人、肯定别人应获的待遇。

2:6 基督有神的形像和本,具神所以神的全部条件和特,因此祂也有神同等的地位和权能;但祂并不以此不能舍去的而强行保住。

2:7-8 “虚己”可以直译为“放弃一切”。基督道成肉身之后,祂的神性仍在,所放弃了的是祂荣耀的地位,自甘卑微而成为人(林后8:9)。基督在世时,具有完全的神性,也具有完全的人性。“奴仆的形像”,是说基督不但对神旨意完全顺服,而且以服侍人为祂到世上来的目标(太20:28)。

“人的样式”不是说基督只是外表象人,祂也具备真实的人性。基督的完全顺服可从祂上十字架看出;祂的愿意卑微自己,也可从祂死在最为人贱视的十字架刑具上见到。

2:9-11 9节“升为至高”是指基督复活升开(徒2:33)。“超乎万名之上的名”是指基督升天后,得着了宇宙间最高超、最荣耀、最有权柄的地位(来1:4-5)。只要一称基督耶稣的名,不但地球上的人类,连天上和地底下的居民都要向祂屈膝。神要全世界所有的人类和灵界所有受造之物,都敬拜耶稣,侍奉耶稣,称耶稣为主。

2:14 “发怨言”:不顺从神的旨意,是不相信神的结果。以色列人在旷野中因此招祸。“起争论”,为无益教会的事争辩不休。这二者都应弃绝。

2:15 “无可指摘、诚实无伪”是说信徒生活应该品德端正,动机纯良,从心底里做个真正基督徒。“弯曲悖谬”指不相信主的邪恶世界。基督徒在世界上应作光,照亮黑暗。

2:16 “好夸我没有空跑”是指保罗传道的努力不是徒然。他要法语腓立比人同心合意致力主道,不让他当日传福音的工作落空。

2:20-23 这几节讲保罗坐牢的情形。他以前的同工很多只顾自己的事,不关心教会。但年轻的提摩太例外。他关心保罗,也关心教会;在这期间作了保罗的得力助手。

2:25 以巴弗提是腓立比教会一位忠心的传道人,他受差遣将礼物送去给保罗,可是不幸在那里病倒了,逗留了很久。现在保罗托他带这封信回腓立比。

保罗对以巴弗提奖掖有加,用五重的关系来说明他们之间的情谊:1,“我的兄弟”,指他是神家里的一分子;2,“一同作工”,指同在神的国里侍奉;3,“一同当兵”,不是指军营服役,而是说二人同苦同劳,共抗作恶的力量,好象当兵打仗一样;4,“所差遣的”,指他奉派把教会的馈赠带给保罗(4:18);5,“供给我需用的”,说明他带来的馈送帮助了保罗传福音的工作和个人的需要。

2:27 以巴弗提病得几乎要死,但神的恩典拯救了他,得以恢复健康。要是他死了,保罗必哀恸,在他已有的牢狱之苦和敌对传福音的压力(1:15-18)之外,雪上加添霜。以巴弗提得以不死,对保罗来说,也是神恩待了他。

2:28-30 从28节可以看出,腓立比教会不只是差遣以巴弗提送馈赠,可能还要他长期留在保罗身边照料他。但他生病不能完成任务,回去难免受到责备。

保罗一方面顾念以巴弗提思乡之苦,急于送他回去,一方面对他的服务力予赞扬,要腓立比人明白,他不但没有什么过失,反而功劳极大,因为他不顾惜己命,来补腓立比信徒不能亲来照顾保罗的不足;这样,大家可以欢欢喜喜接待他,迎接他回来的是喜乐和尊重;这也可以减少保罗的担忧。保罗待人接物,人情之厚,可见一斑。

第3章

3:2 保罗连用三个“防备”来提此警告。在中东,狗属肮脏的畜类,犹太人蔑视外邦人,惯称为“狗”。很可能腓立比教会中的犹太律法主义者,也常以此来称呼未受割礼的外邦信徒。

3:3 本节至6节是保罗对这批泥守律法的犹太信徒的一个有力反击,也透露了他的生平。他拿心灵活泼而有盼望的福音信仰来与死板拘守仪文的教比较。

3:5 无论从血统、思想、语言与生活方式来看,保罗都是纯正的犹太人。他依例在生后第八天受割礼;他属神的选民以色列民族;他是十二支派中的便雅悯支派。

3:6 法利赛人热心维护律法,保罗更大发热心,去逼迫新生的基督教会,四出捉拿主耶稣的信徒。

他不知道所逼迫的就是主基督,反以为这样做就是侍奉神。他作为犹太人和法利赛人,凡应遵守的行为规则,都遵守了,因此在良心上“无可指摘”。后来他知道,凭此并不能让他在神面前无瑕无疵。

3:8-9 对主基督的认识是他生命的中心。他充分明白过去行律法来求称义的努力是无用的。要与复活的基督的生命联合,必须丢弃万事,弃之若敝屣。“粪土”原文指人的排泄物或垃圾,是废物,无用且讨厌。保罗把人间特权、名利,一概抛弃,毫不留恋。他唯一的目标就是要得着基督。

3:10 要与主联合成为新人,生活在祂复活的大能里头,必须与祂一同受苦,象祂一样受死。“认识基督”、“复活大能”与“一同受苦”三者相联,密不可分。

3:13 他要得到的有二:一是充分认识基督,这在他归信的时候已经初尝;二是尚未来到的从死里复活的福气。在这情形下,只有做一件事;忘记前后,努力面前。赛跑的人要得到胜利,必须专心,目光朝前,不可回头看,必须直跑,不可改变方向。

3:14 “标竿”的原文skopos,在保罗书信中只用于此处,指的是跑道终点处的标志,是赛跑的人目光专注目标的。“从上面召我”指天上的评判员基督在颁奖里向赛跑胜利的人发出的呼召,叫他到台前来领奖。“奖赏”可以是保罗所说的“生命的冠冕”(林前9:25;雅1:12),更可以是他所盼望的基督(8节)。

3:17 保罗效法基督,信徒应与他一样效法基督,基督徒的生活方式应成为他人效法的模范。

3:18-19 “基督十字架的仇敌”的教训是什么呢?大多数的解经家相信,此词是指那些放弃福音真理靠十字架的功劳得救的主张,而以人的道德宗教修养代替(参林前1:17-2:5)。

这与保罗的行事标准(10节)正好相反。这些人以我为中心,他们的人生目标不是荣耀神,而是满足自己的欲望。“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指的不是泥守有关食物的律法条文。“肚腹”指的是肉体的私欲,含有道德方面的意思。这些人的终局是在主来的日子受到沉沦灭亡的报应。他们所夸耀的,例如割礼、“完全”等,到那时要成为他们的羞辱。这些人对十字架、复活、审判的看法,以及从此看法而有的行事为人的方式,都是以地上的事为中心,没有去深入思念天上的事,成为神新国度的子民。

3:20 信徒是“天上的国民”,生活在世间却不属这世界,只是旅客、寄居者(参约17:14-16;林前7:29-31)。应思念天上的事,因基督在那里。主基督在荣耀中再来是我们极大的盼望(林前1:7);等到万物的结局来临时,作基督信徒、神国子民的意义才能完全显明(参罗8:17-19)。

3:21 基督顺服至死,死后复活升天所得到的天上和地上的万有归服祂的大能和权柄(看太28:18)是普世的,也是绝对的(林前15:27)。神能叫基督复活,也要用祂的大能叫我们复活(罗8:11;林前6:14)。信主的人今生的身体有软弱,因为罪的缘故会朽坏,会死去;可是心灵已得救称义,里头住有赐生命的圣灵,是这必死的身体能复活的保证。

第4章

4:2 腓立比教会内部需要团结,可从保罗劝友阿爹和循都基两位女信徒的话见出。这两个女人一定曾经不和。二人一定也是教会领袖,她们之间的争吵曾影响教会合一的侍奉。他处理此事既有魄力也很周到,示偏袒任一方;一方面在信中公开勉励同心,一方面叫人为之疏解。从信中语气(3节)可知道这两个女人很可能会听劝告和好如初。

4:4 喜乐不只是一种乐观的情怀,而是在面对艰困、逼迫里,自内心发出的一种欢歌的力量。这力量来自“靠主”。因为倚靠主,信徒在任何环境下都能喜乐(雅1:2)。

4:5 信徒应处处为他人着想,做领袖尤其需要这种“谦让的心”(参林后10:1),也就是又忍耐又谦卑、温柔的心。能这样才不至只顾念自己的事,眼中只见到他人的短处。温柔谦让不是示弱,更不是放弃自己的立场;相反的,依靠应站稳立场,齐心为福音(1:27)。不要过分关心自己所受的,因为主的日子已经近了,祂必伸张正义。

4:6 “持虑”是对神的保罗和照顾缺乏信心的结果。主耶稣教训人不要为生命、身体、明天等等忧虑,因为我们所需用的一切天父都知道(太6:25-34)。保罗叫人对任何事都不要耽心挂虑,只要积极地把所要的告诉神。“祷告”指一般的求,“祈求”指恳切的特别的求(参路1:10,13及注)。更重要的是用感谢的心去求。这里说“凡事”,指生活中不问顺境与逆境,各种的需要都可以告诉神(参帖前5:18)。

4:7 神所赐平安里藏有神对人的拯救与保守,人的罪得赦,与神和好后内心永享安宁。“出人意外”指这种平安美好、深度与广度,远远超过人的梦想,非人的任何计划所能达到(参弗3:18-20)。“保守”为一军事用词,有“警戒防守”之决。信徒与基督联合,顺服在祂的旨意下,生命因为有神大能的保守,固若金汤。这保守深入人里头,连心怀意念都在祂的看顾中。

4:8 保罗继续7节“神赐平安”的主题,添上本节和9节“未尽的话”来说明信徒应如何乐享此平安。他指出一个人的心思意念对人生活的影响。脑里想的是什么,说的做的也会是什么。他要求信徒思念本节所列举的事,然后付诸实行(9节)。有这样健全清洁的思想,才可以有出众的高尚的道德与精神生活。“思念”不只是“记住”,有把这些美好的品质来陶铸一个人的行为之意。

4:11 保罗的生活秘诀是知足,无论缺乏中、在富足时,环境的改变不影响他与主的紧密关系。主基督是他生活力量的源头,所以他能知足。他感谢腓立比人的馈送,但不倚靠、贪恋(提前6:6-10)。

4:12-13 保罗的使徒工作不为世俗所羁,超脱于名利之外,可从这两节掷地铿锵有声的壮语中得到认识,也是他卑微、顺服、温柔、谦让的美好品格的忠实写照。他以基督为中心的整个人生观都包含在这几句话里,也成了现代基督徒生活的力量。

“凡事”指一切都能计神喜悦的事。那加给我们力量的是复活的基督,祂是我们的倚靠。有了祂,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满足(12节,参林后12:9-10)。有了祂,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满足(12节,参林后12:9-10)。有了祂,基督信徒此生应尽的责任和应做的事都可以完成。

4:14 腓立比人的馈赠是与保罗同担患难的“美事”,也是他用另一种方式向腓立比人说“多谢”。“患难”指的当为他坐监的事,但他受牢狱之苦是为了福音。教会支援他是与他同工,令他使徒的工作得以继续。

4:18-19 旧约时代有向神表示感谢而献的祭,称为馨香的祭,献祭的人希望得到神的悦纳。保罗以腓立比人给他的馈送当作神所喜悦的祭物。由楷可见,信徒捐助的事工或在物质上帮助服侍神的人,也是向神作的奉献,是祂所悦纳的祭物。

4:19 保罗在缧绁中一样关心腓立比人的需要,神给教会的供应丰富无比,一切所需都充足;他为此献上颂赞(20节)。

4:22 “该撒家里的人”指的不是皇帝家庭里或宫廷中的人,很可能是在帝国政府中服务的,例如看守保罗的罗马兵丁。

4:23 信末献上祷告,祈求主基督的恩惠常在信徒的心里。“心”为单数,强调教会在主里同心合意的侍奉。这封信以“同心合意兴旺福音”始,以在主里的同心合意的侍奉。这封信以“同心合意兴旺福音”始,以在主里的同心侍奉作结束。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