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经《帖撒罗尼迦前书》

查经《帖撒罗尼迦前…

导论

南欧古城帖尔弥(TRherme)在主前三百年重建,主其事的希腊将军以其妻帖撒罗尼迦之名命名新城。但此城的闻名全球,主要由于圣经中有两本书是保罗写给此城教会的书信,分别称为《帖撒罗尼迦前书》与《帖撒罗尼迦后书》。帖撒罗尼迦教会建于保罗第二次布道旅行期中,是他继腓立比之后在欧洲设立的第二间教会。这两封信可能是保罗书信中最早的,约写于主后50-51年(我国东汉光武帝建武26-27年)。

没有人知道主基督什么时候再来,他只要求信徒儆醒,象作战的土兵保持高度的警觉;同时对神有信心,待人有爱心,对主再来有恒切的盼望。他勉励基督徒三件事:常常喜乐,不住的祷告,凡事谢恩。

从本书可以略窥初期教会的光景;组织单纯、信心坚定、盼望一致;但迫切需要灵里的教导。从本书可以窥见保罗心灵的深处,他以乳母、严父自喻,愿将一生化为火炬,为福音燃尽。他果敢、不屈,毫无一点私心。但他与普通人一样,力不从心时,担心焦急(3:5);好消息来时,快乐逾恒,欢呼“我们就活了”(3:8)。他是人,但却是主所重用的人。

一、本书作者
此信是使徒保罗与西拉和提摩太联名写给在帖撒罗尼迦的教会的。全书绝大多数地方提到写人时都用“我们”。本书虽为联名,但内证与外证都支持写信的人实际是保罗(2:18;5:27)。保罗为此信作者乃大家所公认。

二、写作时地
保罗当在主后50年初抵哥林多;不久,西拉和提摩太与他会合。保罗听到好消息后写这封信。故写作时间应为主后50-51年间。
他几个后又写了《帖撒罗尼迦后书》,为若干《帖前》未解答的事提供教导。

三、帖撒罗尼迦城和教会
帖撒罗尼迦位于希腊东北,位于沟通东西的罗马官道和连贯南北通往多瑙河流域大道的交汇点,成为当日连接巴尔干半岛西海岸与意大利及罗马的重要贸易转口站。帖撒罗尼迦当时有人口约二十万,其中包括一些犹太人也有外邦人,其中有若干当地知名人士。

可能由于保罗传讲主基督就是大家盼望的弥赛亚(救世主),为人误会他宣传另有一位对抗罗马皇帝的统治者,教会因此受到攻击。这种攻击一部分来自教会外面,指责保罗的人品不当,动机不良,说他的行径与当日行游各地靠花言巧语欺骗人的言士不相上下。比这更厉害的是说他煽动群众,阴谋造反(17:6)。

教会内部可能因对受圣灵的事有不同的看法,有的太过热中,有的要求冷静。而异教两性关系的放纵观念好象也带入了教会中,但尚未达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这从本书保罗用词中只是警告而非责备可以看出。

此外,还有对基督再来一事的过分反应。信徒笃信主必再来,但因保罗逗留时间只有三周,未能充分讲解此事,以致引起不必要的恐惧,担心已死或即将死亡的人进不到主的荣耀中;有的人以为主既然就要来,便不再勤奋工作。

在内忧外患下,保罗先差派提摩太前往,去坚立教会。他听到提摩太报告的好消息后,接着写这封信,劝谕信徒努力作工;并详细说明主再来时,已死和仍活着的圣徒会有的情况。

四、本书特色
读这封信,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当日一间刚成立的教会的情形:单纯、满有信心与盼望,领袖逐渐从信徒中产生。但因所领受的教导不足,引起许多问题。引信是文字发挥其功用的好证明,它成了造就信徒的高级课程,补足了帖撒罗尼迦人本来无法从保罗领受的教导。信中讲述主再来的事,清晰如绘。这是保罗提到圣徒被提到与主相遇的唯一书信,使此书的重要性益增。

《帖前》与《帖后》都载有保罗关于基督再临的教训。《帖前》讲到主来时,强调其迫切性,仿佛就在眼前,几乎保罗和信徒都可以活问及此事见主面(4:17)。但在《帖后》,他力图纠正信徒的过分热望,指出基督来前有若干预兆,包括“大罪人”沉沦之子的出现。他所强调的二次来临的道理,成了信徒忍耐和盼望的泉源。帖撒罗尼迦教会因此成为新约时代积极传布福音的模范教会。

第一章

1:1 本书可能是保罗书信中最早的一封,和他别的书信比较,问候形式简单得多;没有“基督耶稣的仆人”或“作使徒的”自称。

西拉是“扫罗”一名亚兰文写法。《使徒行传》多次记有他与保罗一同传道的事迹。他本是耶路撒冷教会中的信徒领袖(徒15:22-27),为保罗拣选在第二次布道之旅中同工,二人在加拉太省南部的路司得遇见提摩太,邀他参加,继续在小亚细亚(今土耳其国境)坚固教会。

受信人是帖城的教会,包括全体信徒。他们不再在异教偶像敬拜的黑暗愚昧中(9节),而是“父神和主耶稣基督里”的自由子民,在教会的团契里度新的生活,得享主赐恩惠与平安。

1:2 保罗在帖撒罗尼迦传道时逼迫他离境的那些人,一定继续迫害着这间年轻的教会。可是提摩太带回来的是他们在外来的压力仍能持守真道、信心坚固的好消息。本节虽是其他保罗书信也常用的感谢词,但决非客套话,而是内心欢乐发出的真挚感谢。

1:3 他们在祷告中记念三件事:凭信心而作的工、因爱心而受的苦,和因盼望而有的坚立。而信心、爱心和盼望正是基督信徒的特有品质。信是对福音的接受和对神的倚靠;有是对他人无私的关怀与帮助;望是深信主的保守和看顾,以及祂再来。

1:5 这福音是神所赐,带有祂的权能(2:13)。若只是人说的话,不会产生改变人的功效;必须是神的话,以人的言语作渠道,藉着圣灵的使用,接受的人才能在行事为人上有奇妙的见证(加3:5;林前1:5-8;2:4;4:20)。“充足的信心”指的是保罗传讲福音的信心,而非在听者身上的功效(6节才讲到在听者身上的作用)。传讲的人若不能从心底里完全相信所讲的信息是真实的,这信息不会有功效。

1:6 神拣选人的另一证明,是听到信息的人作出的反应:他们效法保罗,在“大难”中领受真道。保罗自己接受基督后,曾受到犹太人的迫害;帖撒罗尼迦人效法他,明知会受到迫害,仍旧接受了这福音;不但接受,而且不以此为苦,反有大的喜乐。

保罗指出这是圣灵作用在他们的生活中的明证。基督徒从这里可以明白两件事:1,当日福音能迅速传开,是信徒乐于为主受苦,故能胜过苦难,不为苦难所胜(3:7;林后8:2;西1:24)。他们得救成为新造的人以后,能从全新的角度来看苦难(包括人生的一切忧患),别人受不了的苦痛在他们则微不足道;

2,当日信徒深信,能以患难为喜乐是圣灵的工作,是重生得法的标记(徒13:52;罗14:17;加5:22)。他们所效法的其实是主基督。

1:8 “主的道”指福音信息。福音信息以帖城为中心四向传播,象声波一样自近而远,不只在马其顿和亚该亚两省,也到达保罗足迹所及和他所知道的各地。

1:9 本节前半讲述保罗及同到帖城传福音,当地的人热烈领受真道。后半讲听众的反应:这些本来信奉偶像的人,现在与迷信割断关系,转向真神。“偶像”指异教徒拜的泥塑木雕的菩萨,也可指人手所造之物所代表的假神。基督信徒所信奉的是永活的真神、造人和天地的主,是人所不能见却无所不在的宇宙万物的自由人,因为已脱离罪的捆绑,可以自由作正当光明事。

1:10 帖撒罗尼迦人归信的第一个结果是离弃偶像,其次是与天地的主宰有了全新的关系(9节)。第三个结果是本节所说的有了主基督再来的新盼望;他们甚至相信在生之日便可再见主面。这盼望成为一股极大的信仰的力量。保罗在本书3及5章中指出,基督再来时,信徒须圣洁,无可责备(3:13;5:23),而且充充足足的有信心、爱心和盼望(5:8)。

信徒等候主来,知心朋友努力建立这些品质;不可因主快来反而懒惰不作工,贪图个人的奖赏,失去彼此相爱和爱众人的心(3:12)。神既叫祂的儿子基督从死里复活,现在与神同在,一事实上会叫祂再从天降临。到末日,神的忿怒,也就是祂最后的审判,会临到罪人;但基督耶稣能拯救属祂的人脱离这忿怒和将来的苦难。神是圣洁、公义的,祂创造世界和人类社会,希望人和平快乐居住其间。可是人的罪恶把这个本来完美的社会破坏了,祂的义奴因此要临到一切犯罪不肯悔改的人。

第2章

2:2 使徒保罗在腓立比传道受辱的事见《使徒行传》16:19-40。另人遇到这样难堪的遭遇,可能早已放弃,但保罗反勇往直前,来到帖撒罗尼迦,入开胆量传福音。

2:3 保罗传道不象当时的所谓哲学家卖弄词令,欺世盗名。他诚诚实实劝人相信耶稣基督,接受真道;并在生活中见证出来,配作神国的子民(12节)。

他用了三个“不是”来反驳处间对他所传讲的福音的攻击:1,“不是出于错误”—所传的是神的真道,来源正大真确;2,“不是出于污秽”—所传的不是出乎个人的雄心与贪念,而是用纯正且圣洁(4:7);3,“不是诡诈”—他传道没有用不诚实的手法来引诱人信他的话。

2:4 “验中了”是说经过神的考验,核准他们做传福音的工作。神不看外貌,要看人的内心,祂“察验”的是“我们的心”,因为动机决定行为。

2:6 除了不媚世、不欺人之外,他也不求人的荣耀;不但在物质上,就是在地位和名望上,也一无所求。传道人可能因福音工作略有所成,形成灵性上的骄傲,无意中陷入贪求人的称赞中。

保罗要人谨慎防范此种引诱。本节的“尊重”原文为有“地位”和“负累”二义。保罗可以用他使徒的地位,要求大家尊敬听命。也可以因他是使徒,要求教会供应他物质的需要。但从保罗情愿自己作工不让教会受累的一贯立场,此处不宜作“负累”解。本节所用“我们作基督的使徒”一语中的“使徒”,按狭义可指奉神旨意蒙召作福音使者设立教会的人,与广义的由教会派遣担负特别任务的“教会的使者”。

本节“使徒”一词若只指他一人自无问题,但显然包括了西拉和提摩太。

2:9 “免得叫你们一人受累”是说保罗情愿辛苦劳碌,不分昼夜,作罗马人眼中看不起的体力劳动(参徒18:3),来把福音传开,不成为任一信徒的经济负担。保罗特别提到劳碌作工,可能希望那些一心等主来而不作工的信徒(4:11)学他的榜样。

2:10-12 这几节讲保罗对刚信主的人的照顾,强调牧者应有圣洁、公义、无可指摘的生活;用父母的心肠尽力劝勉、安慰和嘱咐信徒,度对得起神的生活。

2:13-16 “本地的人苦害”(徒17:5-9)。这种迫害显然已由当地的外邦人接手,继续加在教会身上。保罗虽爱自己的犹太同胞,但他们迫害教会的罪恶却不能不予数算,严加斥责。“到了极处”原文有“终于”、“拯救”、“到底”、“直到末了”等义。苦采用“终于”、“到底”之义,则保罗写信时心中当有某种具体的苦难,用以证明神的忿怒终于降在他们身上。

2:17-18 “离别”的原文有儿童丧父母或父母丧子女之意。保罗在7节把自己比喻为乳孩子的母亲,在11节又把自己比喻为严父;现在他用此词来说明被迫离开帖城,那种强行分离之苦,有若父母丧失子女。保罗离开帖后,曾不只一次设法重返,均未成功。他用“我保罗”强调重返是他迫切的愿望(18节)。

此愿难偿,只好打发提摩太去坚固教会。“撒但”是阻挡福音进展、引诱信徒放弃信仰、重陷罪中的邪恶力量(3:5;林前7:5;林后12:7)。在不让保罗再去帖撒罗尼迦城的各种人为因素背后,都有撒但的作为在。

2:19 “冠冕”在此指的不是皇冠,而是希腊人竟技优胜者所戴的人花冠。
“主耶稣来的时候”指耶稣的再临,这是保罗所传的一个重要信息。祂来会带来末日审判。信徒的盼望、喜乐和奖赏,是主来时能在祂面前站立得住。

第3章

3:1 本节的“我们”只指保罗一人,是报刊社论的多数用法。提摩太既已去了,应还剩下西拉和保罗,不至“独自”等在雅典。可能西拉也不在,因为《使徒行传》18:5说提摩太和西拉后来从马其顿省来到雅典。可见西拉也有事他去。第5节的话证明此时只剩保罗一人。

3:2 保罗称提摩太为“我们的兄弟”,说明他们关系的亲密;又是“作神执事的”,有古卷作“与神同工的”,说明侍奉神的人与神关系的亲密。提摩太工和的范围是基督的福音工作,不只传扬,还包括坚固所信与劝慰信徒。

3:3 “患难”指帖撒罗尼迦信徒所遭遇的反对和迫害。“摇动”的原文原指狗尾巴的摇摆,用来指“巴结”、“勾引”等,此处含有信徒被人诱惑远离真道之意。此词也指“扰乱”和“煽动”。信徒受到迫害,内心苦恼,以至动摇。

基督徒命定要受苦难。主基督再来前,世间的恶势力会大增;而患难对信徒来说,是他为神真子民的凭据。因此苦难在信徒看来不是苦难,不但不能动摇一个人的信心,反会坚固他。

3:5 保罗在此特别用“我”来强调他对帖城教会的深切关怀。“诱惑人的”指撒但,为邪灵的头,挑唆人犯罪,做违背神旨意的事,并伤害人的肉体(林后12:7)与灵魂(林前7:5)。撒但妨阻传福音的工作(2:18),但他已为基督击败(西2:15),最后要被扔在火湖里(启20:10)。信徒因此不用害怕(弗6:16)。

3:6 提摩太访问回来所带的好消息包括两部分:一是帖城信徒的信心和爱心,这是信徒不可缺少的品质。信心是对神的态度,爱心是对人的态度;在信与爱的基础上能建立对神对人的圆满关系。一是信徒对保罗等的纪念,充满敬爱之忱,并未离开当日传给他们的福音信息。

3:8 保罗与信徒的关系有生死与共之感(林后11:29)。他未听到这个好消息前,焦急挂念,心灵陷入低潮。现在,好消息来了,他自己虽处困难中,灵性已重新得力。

3:10 基督徒的灵性不会自动成长,必须不断在信心和爱心上操练。得救是神恩典的赐予,保罗为帖城信徒能守住真道感谢神;但同时鼓励他们信心上要有增长,包括对真道的的继续学习。保罗在此信后半有进一步的阐明。

3:11 保罗献上祷告:盼望亲自再访帖城和帖城信徒灵性增长(12节)。这增长包括爱心、圣洁和主再来与祂和众圣徒相晤前的充分准备(13节)。

3:13 “成为圣洁”指主再来时,信徒成圣过程的完成(参林前1:2注),这是圣灵不断在人身上作用的结果。“众圣徒”可能指已死的基督徒,也呆指天使(参亚14:5),更可能同时指二者。

第4章

4:2 信徒应作精兵,听从基督的“命令”。保罗靠着主耶稣说话,话语带着有权柄。

4:3-8 神的“旨意”就是祂要实行的意旨。有时神自己计划,自己实行;有时祂要人去执行(5;18;罗2:18)。基督信徒必须不断有灵里的成长,这是神在人身上的旨意,要靠神的作为,和信徒自己的积极行动来完成(5:23)。

“成圣”在消极方面是脱离罪,在积极方面是能爱人。因为要爱人,所以应禁绝某些行为。

第一是远避淫行。正当婚姻关系外的一切男女苟合都应完全避免。男女关系应本诸圣洁和尊贵的原则,依照神的命令做祂喜悦的事。人应抑制情欲的冲动,尊重别人也尊重自己的身体。

第二,不放纵私欲。保罗特别指出不要学不认识神的外邦人。当日罗马办道德水准低落,保罗要信徒分外警惕。今天,传媒渲染色情,到处可见到破碎的家庭,人欲横流。生活在一个这样的社会中,信徒尤其应该警惕。

第三,不可欺负弟兄,不可损及第三者。例如男女通奸,配偶的一方会受到伤害;婚前性关系,使未来的终身伴侣得不到有权要求的纯洁婚姻。第四,神要信徒成为圣洁,不沾染污秽;又藉着圣灵的力量帮助他的子民成圣。信徒若不与日俱增这些神要人成为圣洁的命令,他们所弃绝的不是人,而是神。

4:9-10 “弟兄相爱”有希腊原文为philadelphia。圣经之外的文献用此字指同为天父子女之间的敬爱互助(罗12:10;来13;1;彼前1:22等)。

保罗说,信徒应彼此相爱的教训不用写信提醒,因为凡信基督的人,都有神所赐的爱人之心,会自动循着圣灵的教导去履行。这有事实证明。帖撒罗尼迦人的爱心已超越了教会本身,广及到马其顿省的众弟兄,例如省内其他教会的信徒来访问时受到热心招待,贫苦信徒或传道人得到他们物质的帮助。

4;11 帖城信徒须力求进步的一个地方,是不可误用其他信徒的爱心,自己不去作工;更因无事做,以致爱管闲事。有些信徒认为主既快来,世间生活就要结束,何须工作,为来日作打算?这些人整天无所事事,不免多嘴多舌,成为其他信徒的负累。保罗提出三点来勉励:作安静人,办自己的事;亲手作工。希腊人有奴隶为他们工作,不齿体力劳动。保罗不但自己作工,也谆谆以此训勉信徒。

4:13 本节开始至次章11节讲述主基督的再来。本书开头已略略提到此事(1:10;2:19;3:13),可见主再来是保罗传讲的一个重要题目。帖撒罗尼迦的信徒对主再来的事有两个疑问:一是主再来是已死的信徒是否可能与活着的一同进入主的荣耀里(4:13-18),他们是否被排除在将来完全的救赎之外?一是主再来的时间,要是来得突然,信徒毫无准备,恐怕得不到完备的救赎(5:1-11)。

保罗对第一个问题的答复是:人若相信了基督的死与复活,也应该相信已死信徒必会在主再来的的日子与耶稣一同来。这是“主的话”(15节)。

对第二个问题,他说,主再来的确会很突然,没有准备的人都难逃灭亡。但信徒不会,因为他们为神所拣选,是新造成的人;不过在生活上应配得基督徒之名,同时应儆醒等候。

本节“睡了的人”指已死信徒。基督徒确信复活,死亡只是眼前的短暂情景,有如“睡了”;而复活是从睡中苏醒。信徒既然都要复活,留在世间的亲人便不用过分“忧伤”。

4:15-17 信徒,活着的和已死的,在主再来时都要被提空中与主相遇。这教义虽不见于四本福音书,可能是耶稣说过,信徒口舌相传的教训;也可能是保罗直接蒙主的启示。

从此处所记,主再来时发生的事次序如下:1,基督再来;2,已死的信徒复活;3,仍活着的信徒身体改变,和复活的信徒一同迎接主;4,基督与信一同降临到地上,建立神的国度(太19:28;25:31)。

4:18 前面提到的主再来的事,是新约中有关此事最详尽的描写;但保罗说这事的目的,不是要介绍主再来的节目程序,他主要在促信徒互相劝勉、安慰;不用忧伤(13节)。

第5章

5:1-2 “主的日子”就是基督再来的日子,那日子没有谁知道,连主耶稣也不知道,只有神知道。虽然有些人曾经臆测过主再来的日子,但帖城的信徒已从保罗的教导中知道,那日子的来到象夜间的贼一样,不知何时突然出现;所以他们未妄加臆测。

5:3 陷在罪恶中的人总会自己欺骗自己,说不会有主再降临审判众人的事,可以尽情享乐(彼后3:3-7)。

保罗因此说,不可相信这些假先知的话,灾祸与灭亡会突然来到,他们绝难逃脱。他用妇人产前的阵痛作比喻,说明主来就象阵痛临到分娩前的妇人那样突然,那样无可避免。

5:6 主什么时候来没法知道,信徒既是光明之子,已经有了迎接主来的准备;但不要睡觉;因为睡觉是属黑夜的事(7节)。

白日已来,便不应象不信的人再睡觉,应该保持灵性上的高度警觉清醒,随时等候主来。“睡觉”在这里指不是肉体的死亡(4:13-15),而是心灵的沉迷、麻木,以及道德上的松懈、堕落,对福音信息充耳不闻。

5:7 “睡”与“醉”都属夜间的事,是信徒早已脱离了的旧日生活。在不信主的人眼中,醉生梦死尚且是有高度道德标准的人所不应为,何况有了基督新生命的人信徒呢!

5:8 属白昼在的人应当经常提高警觉,冷静戒备,象作战的士兵,穿好军装,携备武器,一声令下,可以立即进入战斗。

5:11 信徒既是光明之子,又能儆醒戒备,随时准备主的日子来到,应该互相劝慰,不但不灰心、不丧胆、不受引诱、不失足,而且能积极地在灵性上不断成长。
今天的教会已把复活的信仰列入信经中,但心理上对主来的日子,似乎已失去那分临近感。有些人,象非信徒一样,对死者末日会复活的事仍有怀疑。

教会因此在教导中不可忽略复活的真理,就硒着主基督的教训劝勉信徒。有人把复活和灵魂不配混为一淡,须知基督信徒的盼望所以真实,是因为信徒能复活进入主基督的新生命中罗们盼望复活不是仅仅为了可以和已死去的亲人重见,而应把盼望放在与基督的联合上。信徒今生应儆醒,行事端正,与新造的人相称。

5:12 本节至22节是关于

信徒生活的教训,在时间上有普遍适用性;与《罗马书》12章中的信徒生活守则前后辉映。内容涉及:1,尊敬领袖(12-13节);2,对灰心软弱的肢体的劝告(14节);3,信徒待人应守原则(15节);4,信徒生活的正确基础(16-18节);5,圣灵感动的察验(19-22节)。

本节劝勉信徒敬重在教会中作领袖的人。领袖至少须具备三个条件:1,发乎爱心的劳苦,辛勤事主;2,关心信徒的生活,学效基督,照顾群羊;3,劝勉信徒守住真道勿偏离。

5:13 对信徒来说,应本着爱心分外尊重主的工人。尊敬的基础除领袖个人外,主要是“他们所作的工”。人的身世、社会地位或天生才以能,都不是得到尊敬的原因。他们获得信徒“格外尊重”是因为蒙召的所作的属灵工作。作主仆人的不可求自己的荣耀。

保罗勉励信徒彼此和睦,不可争吵,以免导致分裂与敌对。这也是主耶稣的教训。

5:14 教会中灵性上出问题或有需要的信徒应怎样处理呢?本节提到三种人:1,不守规矩的要加以警戒。例如

对应该工作却游手好闲,或不作正经事的人(4:10-12),信徒有警戒他们的责任;2,灰心的人要勉励。例如害怕面对迫害,或担心已死去的亲友不能见主面的人(4:13-5:11);3,软弱的人要扶持。例如信心软弱,或对食物的洁与不洁仍旧泥守律法的人(林前8:9-11;9:22)。勉励和扶助2,应有忍耐,用爱心帮助他们到底。

5:15 本节是信徒对一切人应持的态度:一但勿以恶报恶,更应积极地以德报怨,以善报恶。

5:16 本节至18节提出三个简短的信徒守则:1,常常喜乐,在患难中也不例外;2,不住地祷告,与神经常保持亲密交通;3,凡事谢恩,不问遭际苦乐,环境顺逆。能遵行这三者才算真正度基督里的信徒生活。信徒因为靠了主基督,才能做到这三事。

5:19 圣灵象火,有圣灵同在的人有火般的热心和热情,努力侍奉。本节似针对那些懒惰不作工,搬嘴弄舌的人而说;也可能教会内生活太过拘谨,缺乏与圣灵俱来的喜乐、祷告和感谢。无论是那一种情形,都需要圣灵的帮助,让大家体验到主喜里的喜乐。

5:20 先知讲道之能是教会中最高的一种属灵恩赐(林前14:1)。保罗所着重的不是先知从神领受的启示,而是先知可以帮助教会增长的信息。这咱信徒有如苦口良药,不受欢迎,易被人轻看。

5;23 保用祷告封信,求神自成全些事。愿主再来的候,信徒全然成圣,无可指摘。“灵与魂与身子”指整个人,基督徒在今世生活上,三者是不能分开的。保祈求,在主再来,信徒可以完全成圣。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