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神保守和看顾祂的子民

第7章神保守和看顾…


 一、神的选民额上受印(1~8节)

          1.叫掌管四方之风的天使不可伤害,直到盖完印(1~3节)

          2.以色列各支派中受印的有十四万四千人(4~8节)

    二、无数的人穿白衣站在宝座前(9~17节)

          1.他们身穿白衣,手拿棕树枝(9节)

          2.带头向神和羔羊献上颂赞(10~12节)

          3.这些身穿白衣之人的由来(13~14节)

          3.他们事奉神之余,受神和羔羊的牧养和安慰(15~17节)

打开七印

〔七至八章 介于第六印与第七印中间的异象〕

以色列的遗民(七 1~8)
神有两班属于祂的百姓:一班是属地的犹太人,一班是属灵的教会。本章一节至八节是论及属

地的犹太人中有一班蒙神保守者,至于九至十七节则另说到教会被提到天上的情形。

按圣经严格的说法,大灾难只有三年半,其余不过是灾难或者说是试炼而已(第五号起也许是大灾难的起头)。

七章一节:「此后我看见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执掌地上的风,叫风不吹在地上、海上和树上。」
「风」在旧约许多时候都是神审判的代表,例如约拿时海中起大风(拿一 13;赛十一 15;耶十三24,廿二 22,四九 36,五一 1)。马太福音七章二十五节的「风吹」亦是一种试炼。

由于「风不吹在地上、海上和树上」,因此地安静、海无波,树也无声。所以如此是因神有一目的──要印祂所要保守的人。因为一开第七印就要吹出七号,而吹第一号时,地和树上的三分之一就要被烧,吹第二号则海的三分之一变成血(八 6-9)。

七章二节:「我又看见另有一位天使,从日出之地上来,拿 永生神的印,他就向那得 权柄能伤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大声喊 说。」

「另有一位天使」,此天使是谁呢?天使原文是作「使者」,天使有时可以称使者,人有时亦可称使者。本书有几次说到「另有一位使者」,既有一「另」字,可见与别的不同(八 3,十 1-3,十八 1)。

这几处经文所指的,除了「主耶稣」外,谁能有此威严?有此尊荣呢?正如潘汤弟兄(D. M. Panton)的解说:「另」字是有特别意思的,乃是表明另外一班或是另外一类的。
「耶和华的使者」一语,在旧约因是特殊的指件词,所以一读即知是主耶稣(创十六 7-14,廿二1-13,卅二 24-30;士十三 16-18)。

主耶稣在此的名称──「使者」,是旧约时的名称,可见主立即回到旧约的地位了。
「另一位天使……拿 永生神的印」,此印必须放在神所最亲信者的手里,而主耶稣正是神所能信托的第一位。法老如何将印交在约瑟的手里,神也同样把祂的印交付主耶稣。

「祂就向那得 权柄的……大声喊 说」,可见一切要临到地上的事都是出于神,神若不给权柄,他们就甚么也不能作。

七章三节:「地与海并树木,你们不可伤害,等我们印了我们神众仆人的额。」
「我们神众仆人」。神开始承认犹太人,祂正在回到祂原先在旧约的地位了(因教会时代并无犹太人与外邦人之别)。在旧约时代,每一百姓都是仆人(撒上八 17,十七 8;王上十 5-8),由于本书所注重的是神的宝座,所以神的选民是站在仆人而非儿女的地位,亦即受责任的地位。

七章一至三节论到风,八章六至九节论到火,风与火是最相关的,有烈风始有猛火。

七章四至八节:「我听见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数目,有十四万四千。犹大支派中受印的有一万二千,流便支派中有一万二千,迦得支派中有一万二千,亚设支派中有一万二千,拿弗他利支派中有一万二千,玛拿西支派中有一万二千,西缅支派中有一万二千,利未支派中有一万二千,以萨迦支派中有一万二千,西布伦支派中有一万二千,约瑟支派中有一万二千,便雅悯支派中受印的有一万二千。」

这些人是谁呢?并不是教会,乃是「肉身的以色列人」。安息日会的信徒以此自命,认为他们是谨守律法的,所以是真犹太人。但是我们有十个理由,可以证明本章四至八节的人不是教会而是按肉身生的犹太人。

(一)本书二章十四节的「以色列人」既是按字面解,就七章四节的「以色列人」亦该按字面来解。

(二)五章五节「犹大支派」是按字面解,就七章五节「犹大支派」当然亦该按字面来解。

(三)十二支派的名称是以色列人所特有的,则今日基督教的各派别,到底归那一支派的名下呢?

(四)以色列虽有十二支派,但教会是合一的,怎能分裂为十二支派呢?

(五)本章九节是说「各国」,就同章四节的「以色列」怎能不是指一个国呢?

(六)本章九节的群众是没有人能数得过来的,而七章四节所记受印者只有十四万四千,能不能说教会中得救的人,只有十四万四千人呢?况且十四万四千明明是十二个一万二千相加而成的,因此若不照实际的数目来解是不合理的。

(七)六章十五节的「君王」是照字面解,就本章四节的「以色列」怎能不是一个国呢?

(八)本章十三至十四节指出约翰并不知道九节那数不过来的人是从那里来的,所以回答长老说
「你知道」。但约翰却没有询问四至八节的人从那里来,可见他是知道了。

(九)在约珥书二章二至廿七节,神惟独告诉以色列人逃避蝗虫之法,而由本书九章三至四节,我们看见惟独神所印的人未受蝗虫的害,可见此受印者乃是犹太人了。

(十)马太福音廿五章的绵羊是善待小弟兄的人,(四十节:「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此小弟兄是指犹太人和还未被提仍留在地上的弟兄。)这小弟兄──以色列人将来要在地上作为外邦人的试验。

有一件事值得注意的:四至八节没有提到但支派的名。同样在历代志上四至九章的十二支派家谱中,也未记载但族,这到底是甚么缘故呢?明明在以西结书四十八章一节说,在国度时但支派的地段是在北边(以西结书四十章至四十八章是描述将来国度的光景)。可见并不是但支派没有了,乃是没有分于受印。

可能是因但与蛇一直有密切的关系──我们若回想雅各在创世记四十九章各节为每一儿子所说的预言时,当他说到但:十六节论其存在,十七节说其行为如蛇,十八节雅各忽然作此祷告却没有为别的儿子如此祷告,或许因为「但」的前途甚为危险之故。在大灾难时,但支派可能会特别与敌基督联合。
所以这些人就是:

(一)将来与基督在地上一同执政的犹太人(不是作王)。因一万二千是十二乘上一千,此数目在神政治上预表永远的完全。

(二)小弟兄中的一部分──大灾难中受苦的犹太人(太廿五 34-40)。

(三)忍耐到底的犹太人(太廿四 13)。

(四)将来得 圣灵降在身上的犹太人。(秋雨已在使徒行传二章时降下,但约珥书二章二十三节和二十八至二十九节所应许的春雨仍未降下)。约珥书二章三十节的血和火与第一号相合;烟柱与第五号相合;可见第二次的圣灵降临时发生在第六印与第五号之间。

(五)将来主耶稣在地上与以色列人设立新约时,接受新约的那些犹太人(耶卅一章 31-34)。

教会被提在天上的景况(七 9~17)这段是记载教会被提在天上的概况,这些人是谁?虽不敢十分断定说是全教会,但敢说是多数蒙神救赎的人──教会中的大部分,包括首次被提,及由死复活(数目必定很大),并少数经过大灾难存活在地上者。也可以说是全教会被提在天上的光景。但这里并没有说到教会如何被提,只是把教会被
提到了天上的光景提纲一说而已。何以知道这里是说到整个教会被提到了天上的光景呢?理由如下:

(一)数目:九节「没有人能数过来」,但首次被提不会有这么多的人,所以必是教会中几次被提的集合。

(二)「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参读四章二节「宝座安置在天上」,可见站在宝座前就是已经到了
天上。

(三)十四节讲的大患难,就是约翰福音十六章三十三节所记的大患难,所以这数不过来的人包括了历代以来为主受逼迫者,有些成了殉道士,许多则已从死里复活。至于复活的数目,会较首次被提的为多。

九节至十七节是从被提(首次被提)讲起,直讲到永世(新天新地时)的光景。因「站在宝座前」必是被提,不然怎能站在天上。十五节至十七节则是预先描述新天新地的光景(廿一 3-7)。这段经文不是专一的讲被提,乃是拢统的讲,也不是专一的讲永世里的福气,不过拢统的讲一下而已。

我们不要误会──以为这里既说到教会被提到天上,又在永世里享福,就认为全教会是一次被提。要记牢这里没有仔细说到如何被提,乃是提纲挈领地把大多数信徒的被提在此一说而已。乃让我们预见教会被提在天上的光景,及在永世的结局。这里只说到他们在那里,没有说到他们如何到那里。

七章九至十三节:「此后,我观看,见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树枝。大声喊 说,愿救恩归与坐在宝座上我们的神,也归与羔羊。众天使都站在宝座和众长老并四活物的周围,在宝座前,面伏于地,敬拜神,说,阿门。颂赞、荣耀、智慧、感谢、尊贵、权柄、大力,都归与我们的神,直到永永远
远。阿门。长老中有一位问我说,这些穿白衣的是谁?是从那里来的?」

「此后……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这句话暗示在揭第七印至少已有一次的被提,因被提是从此时起首的。

我们认为这些人是二千年来蒙主宝血所救赎的人,其正面理由如下:
(一)关乎数目,九节说:「见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近来」,凡属以色列人的,多数是记出准确
数目的,如十二支派、下埃及的七十人,又如出埃及的有总数目,要进入迦南地的也有数目,并大
普查百姓的总数。看来以色列人一代一代下来都有人口数目。此外,受印的以色列人也有数目(本章 1-8)。

至于教会方面,虽然有时也有计数,如使徒有十二位,后来记七十人被主打发,首次聚会有一百廿人,以后一次得救三千人,甚至五千人,但有时也记「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徒二 47),「众
教会……人数天天加增」(徒十六 5),所以九节说「没有人能数过来」,不像是指犹太人说的。

若用近年人口资料来记数,便可知道这些人不会是大灾难时代的人,因全世界的人口统计,到廿世纪初期就已有十七亿的人了。九章十六节所记马军有二亿是本书最大的数目,若拿本章九节的「数不过来的人」与之相比可是多许多呢!

(二)从那里来:「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9 节)。参看五章九至十节可知道各国各族各民各方的人,是从外邦人中选取来归于神──就是教会(徒十五 14-19)。再者,在教会时代,犹太人若要信主是居于外邦人的地位,按外邦人的例得救的,所以教会可以说是外邦人得救,也可以说教会里无外邦人与犹太人之分。

(三)到那里去:六章十七节说「谁能站立得住呢?」但本章九节至十七节的人不只来到,更得站
在神前。神惟独对教会赏予被提的应许,所以只有教会能站立在神面前。

(四)何时神才开始对付犹太人呢?要等外邦人的数目满了(罗十一 25-26)。因此九至十七节必是指罗马书十一章二十五节的人,这些人就是教会。

(五)从没有提到廿四位长老、四活物或十四万四千人,是用血买来的,惟独这些人是用血所买的。

(六)虽然「身穿白衣」是神对撒狄教会的应许,但是撒狄,甚至加上非拉铁非仍不会有这么大的数目。然而,除教会以外,谁能拥有如此荣耀的前途呢?所以这里必是全教会被提在天上的光景。

(七)天使的态度:众天使的第一句话是「阿们」(11 节)。一个罪人悔改,天上有大欢喜(路十五7),如今众天使看见这些人上来,就不能不因欢喜而赞美。

(八)他们的衣裳,是藉血洗净的(14 节)。惟独教会有此特权。

(九)本章十五节至十七节是和二十一章三至七节「永世」的光景极为相同。因二十一章六节说「生命泉的水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所以接下来同章七节的得胜是信心的得胜(约壹五 4)。包括一切因信得救的人。

但有人主张全教会已在灾前被提,所以这些人是「在大灾难中信主得救的人」。然而以下的理由
将证明此说是不能成立的:
1.这一派的说法是根据于他们认为廿四位长老乃是预表全教会,所以全教会在启示录四、五章时已被提。我们知道这是根本上的不准确。(请参阅四章四节关乎长老的注释──二十四位长老。)

2.既然本章九节的人数是没有人能数得过来的,试问在灾难时那样大的逼迫中,会有这么多的人得救么?目前全世界的人口统计是十七亿(一九三○年左右),若减去本书算得出的死人,就还剩多少呢?六章八节记人死去四分之一,就大约死四亿多人,还有余下十二亿人之谱。

九章十五节和十八节又记死了三分之一的人,就大约死四亿多人,只余下八亿人。还有八章九节因船坏而死的人,加上八章十一节因水变茵蔯而死了许多人,十一章十三节因地震而死的,单算内中有名望的就有七千人(戈怀德说原文是指有名望的人),无名望的人,尚不知死了多少呢!此外在十五至十六章末后七灾中还不知要死多少人。九章十六节马军有二万万之多,从剩下的八万万人减去二万万人,就只有六亿了,从六亿中再减去以上许多不知数的死人,就剩下的更少了。所以即使大灾难余下的人都得救,也不致数不过来呢!

3.此时大灾难还没有到,直至八章一节才揭开第七印,其后的第一号至第四号不过是灾难,第五号才是灾祸号角的起头,或许也是大灾难的起头,但到第七号才无疑是大灾难。灾难还未来,怎能说这些人是大灾难得救的人呢?

4.全本圣经中没有说在大灾难时有这么大的复兴。圣经预言从来没有一卷是孤立的,必须有其他卷作证。彼得后书一章廿节是解预言的定则,也是圣灵写圣经的原则。

所以这些人不是指大灾难中才得救的信徒说的。
「站立在宝座前」。这里只告诉我们,他们被提的事实,并没有说明他们被提的手续。
「身穿白衣」。此处的白衣是说到他们行为的洁净,且是用血洗净的(七 14)。
「棕树枝」表明得胜。(利廿三 39-43 说到住棚节是用棕树枝搭棚,住棚节预表千年国度,神要暂时同祂的百姓同住在地上。)

七章十四节上半:「我对他说,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说,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

「大患难」,并不是指三年半的「大灾难」,其理由如下:
(一)大灾难最快也应当从吹灾祸的号筒起,而第一祸是吹第五号时才宣告的(八 13,九 1 上)。由于七章九节是揭开第七印前被提的起始,所以这些人必定有人在第七印之前已到宝座前,并未经过七号的灾难(但七 9 亦暗示有首次的被提)。

(二)大灾难不能在撒但未摔到地上就起了头。撒但被摔是在吹第五号之后,在恐怖的四十二个月未到之前(十三 5),男孩子已经被提升到宝座前了(十二 5)。这男孩子虽不敢说会包括七章九节那么多人,但敢说是其中一部分的人。

(三)大灾难的结束是在第七碗一倒下时,同时国度也来到。在千年国里,我们看不见天上的殿,只有以西结所说地上的殿。在大灾难中,谁有时间和机会来事奉神?但本章十五节明明说他们昼夜事奉神。

(四)大灾难中不会有这么多的人得救。按七章九节所说的「许多人」都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14
节),可见这大患难必与第五号以后的大灾难有分别。

(五)十一章一节说到有人在天上的殿敬拜,然而除了七章九节的那班人以外,还能找到别人是在天上敬拜神吗?不能,因为此时启示录所预言的大灾难还没有起头,但他们已经历过大患难。到了新天新地更看不见殿(廿一 22),因为神和羔羊自己为新城的殿。(神和羔羊是新城的中心,本书三章十二节说到「神殿」,其下文是「必不再从那里出去」,当是指新天新地时,神和羔羊为殿之意。)

(六)圣经里明说必有不经过大灾难的信徒(例:三 10;路廿一 36)。

(七)若七章九节的这些人是经过大灾难的,则他们只可能是在圣殿被外邦人践踏时死的,但按十一章二节所说,教会是不能被包括在内的,就怎能说七章九节的人是从三年半的大灾难中出来的呢?

(八)三年半的大灾难特别是与犹太人发生关系。但以理书十二章一节说:「并且有大艰难,从有国以来直到此时,必没有这样的。你本国的民中凡名录在册上的,必得拯救。」和马太福音二十四章十六至十八节,特别是指犹太人的光景。神兴起大灾难的主要目的是为对付犹太人。

耶利米书三十章七节所述「雅各家遭难的子」,明显是指犹太人。然而「患难」出现于启示录中,有好几次是指 教会所要遭遇的,像一章九节、二章九节至十节和十三节。约翰福音十六章三十三节也说到苦难是教会在世上的分,教会必须经历够长的苦难,所以用「大」来形容,但非三年半的大灾难。启示录二章二十二节的「大患难」,原文是与七章十四节的指件不同,也与启示录所预言三年半的大灾难不同。(徒十四章廿二节:「进神的国必须经过许多艰难」,是说进神国度的人在世上普遍所经历的。)

所以这儿所说的大患难,并非三年半的大灾难。

七章十四节下半:「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
「衣裳」这辞在原文是多数的,复数的衣裳是指诸义说的(十九 8),尤其是指圣徒自己的义行,而不是主耶稣基督为我们的义。相对地,单数的衣裳预表公义(赛六一 10),就是主的自己(耶廿三 6),因为基督成了我们的义(林前一 30),并且我们是穿上祂到神面前,这义袍是不须用血洗的。

所以我们有二件袍子:一件是在得救时穿上,藉此来到神面前;另一件则是自己所行的诸义──我们的得胜,藉此使我们那日得坦然站在基督面前。按启示录三章十八节,第二件──白衣是需要出代价买的,但前者所预表的救赎是不必买的。

没有一个基督徒还会在神面前被定罪而灭亡(约五 24);照样,也没有一个基督徒能在基督台前不
按他的行为受审判(林后五 10)。

他们的衣裳得洗净,不是因大灾难,乃是羔羊的血洁净的。他们用羔羊的血洗净了衣裳,可见他们在地上曾污秽过,不过他们时时履行约翰一书一章九节的契约,所以他们得洗净。

七章十五节:「所以他们在神宝座前,昼夜在祂殿中事奉祂,坐宝座的要用帐幕覆庇他们。」
「所以」系承上文而言,他们所以能事奉神,是因他们不轻看罪。

七章十六至十七节:「他们不再饥、不再渴,日头和炎热,也必不伤害他们。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

这段可与以赛亚书四十九章十节互作比较(也请参考赛四六 6;徒十三 47;赛四九 8;林后六 2)。
「不饥不渴」是所有的盼望都得 了满足。
「日头和炎热也不伤害」,是因在新城里不用日月光照(廿一 23,廿二 5)。并不是日月都没有了,乃是不再需要这些光了。而夜仍是有的(廿一 25),既说有白昼,可见必有黑夜。

「擦去一切的眼泪」,因没有流泪的必要了。
有一件值得注意的事,七章九节至十七节的人,同十二章一节至十一节的男孩子,有许多相同之点:(一)七章十节:他们得救是靠羔羊;十二章十一节说男孩子得胜是靠羔羊的血。

(二)七章九节:他们是站在宝座前;十二章五节:男孩子被提到神宝座。

(三)七章十节:他们把救恩归于神和羔羊十二章十节:救恩归于神和基督。

(四)回溯七章一至八节:受印的是十二支派;十二章一节:妇人头戴十二星的冠冕(十二星的冠冕并不是指使徒,从约瑟梦到十二星可知这明明指十二支派)。

(五)七章十一节:天使赞美;十二章十节:天上有大声说。

(六)七章九节:他们在神宝座前必定有复活的身体;十二章五节:男孩子也有复活身体(十二 5)。

第五节的「被提到」,应按 解异象的原则,而不能按字面解;从使徒行传十三章三十三至三十四节所得的解释,这是指「复活」。并且基督若没有穿上复活的身体,就算为赤身,照样不得见神(林后五 2-3;出廿 26,廿八 42)。哥林多前书十五章是讲复活所有的事实,哥林多后书五章则是讲复活的情形。

现在宝座前并没有基督徒,将来才有。启示录四章六节玻璃海上是空的,直到十五章二节玻璃海上才有人行。启示录二章三十四节明说大 并没有升到天上,撒母耳记上二十八章十三节亦说明撒母耳是从地里上来,可见他们并没有穿上复活的身体,他们仍安息在乐园里。惟有主是从天降下,却仍旧在天上的一位(约三 13),就是以诺和以利亚的升天,也许神不过是把他们接去暂放在一个地方,因为他们还没有得 变化的身体。

(七)七章十五节:「用帐幕覆庇」;十二章十二节:「住在其中的」,原文是「你支搭帐幕在其中」(约一 14 的「住」原文是「支搭帐幕」)。

(八)七章九节的这些人是得胜者,因为 1.「白衣」是应许给撒狄教会中未污秽自己衣服的得胜者。

2.「免去大试炼」是应许给非拉铁非教会遵守忍耐之道的得胜者。3.棕树枝总是得胜的表记。照样,十二章五节的男孩子也是得胜者,因为他们是用铁杖管辖列国的。
〔介于第六印与第七印中间的异象终了〕
―― 倪柝声《启示录释义》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