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两个见证人和吹第七号

第11章两个见证人…

   一、两个见证人(1~14节):

          1.命约翰量神的殿,但不量外院(1~2节)

          2.两个见证人要说预言一千二乃六十天(3~6节)

          3.后被那从无底坑上来的兽所杀,陈尸三天半(7~10节)

          4.那两个见证人复活升天,城被大地震毁掉十分之一(11~14节)

    二、吹第七号(15~19节):

          1.吹第七号,基督得国作王了(15~17节)

          2.忿怒审判的时候到了(18节)

          3.天上神的殿开了,现出约柜(19节)

插入的异象
殿和坛(十一 1~2)
十一章一节:「有一根苇子赐给我,当作量度的杖。且有话说,起来,将神的殿,和祭坛,并在殿中礼拜的人,都量一量。」
「量」是甚么意思呢?参考民数记三十五章二节、五节;以西结书四十五章一至三节,四十二章十五节、二十节,四十八章八节、十二节、十五节,得知量有保护,或分别为圣归于神的意思。「苇子……当作……量度的杖」,是甚么意思呢?在二十一章五至十七节只说用金苇子量,没有说用苇子当作杖量,因为在新天新地时,罪、撒但、敌基督和假先知都被丢在火湖里了,一切都已平安了;但是这里的量有刑罚的意思(箴十 13;诗八九 32)。杖量以内的是圣洁的,是神所保护的;杖量以外的是危险的,是世俗的。
「神的殿」,这殿是指天上的殿,还是指地上的殿呢?应是指天上的殿,因为:1.本书所注意的殿都是天上的殿(十一 19,十六 17)。2.将来地上的殿要为偶像所污秽,神怎能保护它,说它是圣洁的呢?
「祭坛」原文作「坛」,应指香坛。十一章二节说殿外的院子未量,而祭坛是在殿外院子里,香坛才是在殿中,既说不量院子只量坛,可见这坛是在殿里的香坛,而不是在院子里的祭坛,并且「祭坛」下文是「在殿中礼拜的人」,由此可见这祭坛应是香坛了。「量在殿中礼拜的人」是说神只保护那些被提的人。

十一章二节:「只是殿外的院子,要留下不用量。因为这是给了外邦人的,他们要践踏圣城四十二个月。」
「殿外的院子」乃指地上的殿。因为天上的殿才是真的殿,所以在此看地上的殿为「殿外的院子」。在旧约列王时代,邱坛被设立在高地用以敬拜神,而神所兴起的一些中兴之王都试 要废去邱坛,因为人所设立的乃是神所弃绝的。只有当教会刚被建立,外邦人蒙召归主的过渡时期,成了基督徒的犹太人仍到圣殿去敬拜神(徒二 46,三 1,五 20)。

在旧约时代有一个成为敬拜中心的圣殿,但到新约的敬拜并不在物质的礼拜堂里,因新约乃是在灵和诚实里敬拜神(约四 23-24),是到天上的至圣所敬拜(来十 19-22)。然而神是怎能把地上的殿废去,使人到天上的殿拜祂呢?乃是主耶稣以自己为祭献给神,当主一死,犹太人献祭就停止了。主后七十年罗马人就把圣殿拆毁了,地上就没有圣殿了。然而在这里我们发现地上又有殿了,又回到旧约时代去了。

在马太福音二十四章十五节:「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这「可憎的」是指 偶像说的,「圣地」原文是「圣所」,这圣所在大灾难时会有偶像在其中(帖后二 2-4;启十三、十四)。
「圣城」就是耶路撒冷(太四 5);在天上的殿礼拜的人就是七章九至十七节所说的人。「践踏」就是路加福音二十一章二十四节所说的,外邦人要践踏耶路撒冷,日期有四十二个月。

两个见证人(十一 3~12)
十一章三节:「我要使我那两个见证人,穿 毛衣,传道一千二百六十天。」
这两个见证人到底是谁呢?有人说是指基督教国家;有人说是指某宗派;有人说是指基督徒所传的福音;然而这些都缺乏充分的理由。因为:1.这两个见证人身穿麻衣(皮衣的原文),试问这能指团体吗?2.十一章五至六节他们所行的神迹不但是自 的,也是杀人的,不同于福音时代的神迹是为了救人;3.十一章九节说到他们的尸首,不太可能是指团体,更不可能是指福音。

这两个见证人应该就是两个作见证的人。因为:1.见证是人作的(徒一 8);2.他们像人一样穿衣服,只是身穿麻衣;3.他们被杀;4.死后有尸首留下;5.他们本是先知,而先知是由人担任的。

然而这两个见证人到底是谁?有说是摩西和以利亚,因为十一章六节说能叫天不下雨,这是以利亚从前所作的;又说能叫水变血,这是摩西从前所作的。但是这样的解释乃仅是根据这两人所作的。

根据希伯来书九章二十七节所说人人都有一死,摩西既已死过一次怎能再死呢?所以不能把摩西包括在内。

「我那两个见证人」,「那」系专一指示词,好像叫人一读就当知道两人是谁似的。十一章四节的话是引自撒迦利亚书四章二至三节,「立」是生活的表示,人累了就坐,病了就躺下,死了就倒下,而这两人乃是立在世界之主面前。全圣经只记两人未死,就是以诺和以利亚,只有他们两个人是站在主面前的(相传约翰所写的次经有以诺、以利亚还要再来之说)。

「两个见证人」是圣经规定见证的数目(申十七 6,十九 15;太十八 16)。「麻衣」是苦的意思,新约并没有披麻衣的命令,旧约才有(赛廿二 12;珥一 13)。他们所传的是审判,不是福音;是悲哀的讯息,不是佳音。以诺是传审判的(犹 14-15),以利亚是拿刀的先知(王上十八 40;王下一 10、12),所以这两位见证人,必是指以诺和以利亚。「传道」乃是说预言,他们要在三年半大灾难时说预言。

十一章四节:「他们就是那两棵橄榄树,两个灯台,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
「棷榄树」是供油,「灯台」是举光,因此既有油又有光。他们在先知撒迦利亚时代是站 (亚四11-14),在约翰写启示录时也是站 ,现在仍是站 。他们是「受膏者」(亚四 14),原文是「油的儿子」,意指这两人充满了圣灵。

「世界之王」,神在创世记时自承是天地的主(创十四 22);当犹太国沦亡后,神就只作天的主(但二 18、37、44)。现在祂又称为地的主,因为神又回到旧约时代的地位重新承认犹太人的国了。

这两个人到底是怎样的人呢?也许就是那卖油给五个愚拙童女的(太廿五 1-2,8-10 上),或者是在大灾难时稍微扶助那些受逼迫之人的(但十一 34)。

十一章五节:「若有人想要害他们就有火从他们口中出来,烧灭仇敌。凡想要害他们的,都必这样被杀。」这两人反对全世界的人,也反对敌基督。「若有人想要害……,都……被杀」,可见这两个人连人心里的恶念都能知道。他们以武力作见证,可见不是传福音,他们行神迹是在保护自己,并扶持一些在大灾难中的犹太人及留下的基督徒,并非为 救别人。

十一章六节:「这二人有权柄,在他们传道的日子叫天闭塞不下雨。人有权柄,叫水变为血。并且能随时随意用各样的灾殃攻击世界。」

下雨是表明神的恩典,因神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五 45);不下雨是神收回祂的恩典。

十一章七节:「他们作完见证的时候,那从无底坑里上来的兽,必与他们交战,并且得胜,把他们杀了。」

兽或作野兽,乃指敌基督。野兽一词在本书中一共享过六乘六──三十六次,这是人的数目。
野兽表示牠的性情、工作和牠所有的一切。(相对的,羔羊之名在本书用过七乘四──二十八次,这名表明主的性情与工作,并祂与神、与人之间的完全关系。)
这兽是从无底坑上来,而十三章一节说到一兽从海中上来,可见无底坑是在海底下。无底坑是魔鬼的住处,从无底坑上来的必是一复活者,从十七章八节就知道牠曾死过现在复活了。两个见证人的权柄能随意杀人,但不能杀那兽,因那兽是复活的兽。

十一章八节:「他们的尸首就倒在大城里的街上,这城按 灵意叫所多玛,又叫埃及,就是他们的主钉十字架之处。」
「大城」按肉眼看是耶路撒冷;按灵意看是所多玛──罪恶出名的地方,又是埃及──反对神的地方;按历史看,则是主钉十字架的地方;因为「就是」的原文乃「就也是」,注重在主如何死,他们也如何死之意,这与马太福音二十三章三十四至三十五节,先知被钉十字架相合。

十一章九节:「从各民、各族、各方、各国中,有人观看他们的尸首三天半,又不许把尸首放在坟墓主。」
「从各民、各族、各方、各国中」,乃是各国各民的代表来参观,因为这二人乃是人类的公敌,各国闻其被杀死都来一视究竟。据约珥书三章一至二节与撒迦利亚书十二章三节及十四章二节可知,此时有各国的人聚集到耶路撒冷。

「三天半」是介于三天与四天之间,他们并没有像主一样三天不见朽坏(约二 19;徒二 30-31),也没有像拉撒路四天就臭了(约十一 17、19)。而三天、四天以及本书的三天半均只有约翰一个人记载而已。

十一章十节:「住在地上的人,就为他们欢喜快乐,互相馈送礼物,因这两位先知曾叫住在地上的人受
痛苦。」
这是两人被杀后消息传到各处而有的举动;送礼表明欢乐之极,所以如此,大概是因为:1.他们
的肉身曾因这两位见证人受苦,2.他们的良心也曾受苦。
十一章十一节:「过了三天半,有生气从神那里进入他们里面,他们就站起来,看见的人甚是害怕。」
「生气」原文是「生气的灵」;复活是圣灵所成功的。「站起来」表明生活(十一 8 的尸首是倒下
的)。「害怕」,大约有二因:1.因为他们突然间又活起来;2.因为这两人从前是那样的有权柄,现在复活过来,不知将来会有何举动。

十一章十二节:「两位先知听见有声音从天上来,对他们说:上到这里来。他们就驾 云上了天,他们的仇敌也看见了。」
「云」字与本书十章一节的「云彩」同,因二处的字前均有定冠词。主升天时只有祂的门徒看见,而这两位见证人升天时连仇敌也看见了,要叫他们的仇敌知道惟有神是主。

大地震(十一 13~14)
十一章十三节:「正在那时候,地大震动,城就倒塌了十分之一。因地震而死的有七千人,其余的都恐惧,归荣耀给天上的神。」
「城」即耶路撒冷城;「七千人」原文是「七千有名声的人」。全启示录只记四次

地震:1.六章十三节(六印时);2.八章五节;3.十一章十三节;4.十一章十九节(十六节十八节之地震就是本节之地震,因为次序是一样的:即大声、闪电、声音、雷轰、地震,最后是大雹)。

「恐惧」并不是悔改,他们不过是承认这是神作的,因十六章十一节明说他们不肯悔改(参出八18-19;撒上六 5-6,书七 19)。

〔第六号与第七号间插入异象的注解终了〕
第七号──第三祸(十一 15~18)

十一章十五至十八节:「第七位天使吹号,天上就有大声音说,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祂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在神面前,坐在自己位上的二十四位长老,就面伏于地敬拜神说,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阿,我们感谢你,因你执掌大权作王了。外邦发怒,你的愤怒也临到了,审判死人的时候也到了;你的仆人众先知和众圣徒,凡敬畏你名的人,连大带小得赏赐的时候也到了;你败坏那些败坏世界之人的时候也就到了。」

十一章十五至十八节乃说出吹第七号之结局;七碗之灾是吹第七号时所发生之灾,即十一章四节所说的第三样灾祸。

从十一章十六节后不再提到二十四位长老的座位,因为国度已经来到。十九章四节以后不再提到二十四位长老,因他们已辞退管理宇宙之权。十八节的「忿怒」就是七碗之灾;本节并指出得赏的只有三等人:1.众仆人先知(新约也有先知,即是有属灵恩赐的);2.众圣徒;3.敬畏神的人(旧约时代有敬畏神的人,但到教会时代不能援此例,所以这时候被称为敬畏神的人可能是那些进入国度地上部分百姓的外邦人)。

「败坏世界的人」可能是指:
1.建立宗教巴比伦的人(即罗马教的人):2.拜兽像和跟从兽的人(十三章十四节的人);3.二十章七至九节的那些人。

七号后天上的光景(十一 19)

十一章十九节:「当时神天上的殿开了。在祂殿中现出祂的约柜。随后有闪电、声音、雷轰、地震、大雹。」

十一章十九节与十六章十七至二十一节是同时的;十一章十九节给我们看见第三样灾祸末了的光景,十六章十七至二十一节也是给我们看见第三样灾祸末了的光景。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