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妇人与大红龙

第12章妇人与大红…

   

【属天的异象和争战】

   一、属天的异象(1~6节)

         1.在生产之苦中的妇人(1~2节)──神子民的总体在生产痛苦中

         2.大红龙想吞吃妇人所生的孩子(3~4节)──撒但想吞吃得胜者

         3.男孩子一生下来就被提(5节)──得胜者被提

         4.妇人在况野被养活1260天(6节)──神子民的大体被神保守

   二、属天的争战(7~12节)

         1.魔鬼和牠的使者被摔下去(7~9节)──天上再没有牠们的地方

         2.得胜的宣告(10~11节)──胜过魔鬼的三要素

         3.地与海的警告(12节)──魔鬼气忿忿的要对付神属地的子民

   三、属地的争战(13~19节)

         1.龙逼迫妇人(13~16节)──神子民蒙神保守

               (1)大鹰的两个翅膀──神保守和拯救的力量

               (2)地开口吞了龙口吐出的水──神开子民的心窍使不被迷惑

         2.龙向与妇人其余的儿女争战(17~18节)──犹太人和外邦人信徒

一、妇人受生产之苦(1~2节)

    二、大红龙企图吞吃妇人所生的孩子(3~4节)

    三、男孩子被提到天上(5节)

    四、妇人逃到旷野(6节)

    五、天上发生争战(7~9节)

    六、天上得胜的宣告(10~12节)

    七、龙逼迫妇人(13~16节)

    八、龙去和妇人其余的儿女争战(17~18节)

三而一的撒但
大异象(十二 1~6)
「异象」原文是预兆,一个兆头显出来就叫人知道发生甚么事。由十二章一节起使徒约翰再次说出预言,乃是成就十章十一节天使指示他要「再说预言」。
十二章一节至二十二章二十一节的「再说预言」,乃为补充启示录前一段的预言,即六至十一章。

这两段的不同是:六至十一章乃按时间次序的纲目;而第二段,系由十二章至廿二章,则是细述。

第一段近结束的十一章十五节:「地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祂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

这句话是一直讲到新天新地,因为国度是直到永永远远的,所以可以说六至十一章是一直说到新天新地,而十二至二十二章是将第一段中紧要的点再逐一细说。创世记中也是如此方式之记载,如第一章讲神在六日之内所作的,到第二章再专一仔细地讲第六天所作的。如此看来,启示录六至十一章与创世记一章同例,启示录十二至二十二章与创世记二章同例。

九章一节有一大星从天摔到地上,此大星就是十二章三节的大红龙。
第十二至第十四章是用表号写的;十五至十六章是按字面写的;十七至十八章又是用表号写的。此处该注意的是神的审判从来不用表号,都是按字面写的。

十二章一节:「天上现出大异象来,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

有人说「妇人」指新约的教会,这并不全对,因(一)在主耶稣还未再临前,教会在基督面前的地位是一已许配的「童女」(林后十一 3),(二)教会从来没有被比喻为母亲或有儿女的说法,圣经里也没有「母会」之类的名字。(三)教会至终是被提了,但这妇人未被提。

有人说此「妇人」是马利亚,这样的解释也不正确,因为:(一)请问马利亚怎样能有十二章一节的光景?(二)主耶稣明明是头生的儿子,但在这男孩子降生前,妇人已有其他的儿女了(十二 17)。(三)这与本书预言的性质不相合,若说妇人是马利亚,而男孩子是主,就带有记历史的性质了,就与本书预言的性质不合,因本书是耶稣基督的启示。

这妇人到底是谁呢?首先让我们来看几件事:
(一)按本书凡单数的女人都是指 一个城说的(十七 18,廿一 9-10)。
(二)戈怀德(Robert Govett)说「日」指恩典,「月」指律法,「星」指以色列十二支派。
(三)赛斯(J. K. Seiss)说,「日」指主,「月」指魔鬼,「十二星」指十二支派。若日指主犹可说,但月指魔鬼就不知从何解起,至于星指十二支派则可以说得通。
(四)另有人说:日、月和星都是指基督徒说的,他们的凭据是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四十一节,但该处所指的星是普通的,与这里的十二星系专一的并不同。

我们的答案是:「妇人」是指代表以色列国和其后又生出基督徒的耶路撒冷,理由如下:
(一)读创世记三十七章九至十节就知太阳指雅各,月亮指雅各的妻子,十二星则指十二支派说的。因为日、月和星在此一并提到,这使我们相信这妇人就是指耶路撒冷──常被用来代表以色列。
(二)十二章一节的「生产」,在以赛亚书二十六章十七至十八节,耶利米书六章二十二至二十五节(锡安即耶路撒冷)、十三章十九至二十一节,三十章六至七节,弥迦书四章八至十节、五章一至三节,先知明说将来耶路撒冷有一艰难,好像生产一样。
(三)十二章七节有天使米迦勒帮助他们,在但以理书十二章一节说,米迦勒要在艰难中起来帮助以色列。
(四)这妇人是代表包括以色列国的耶路撒冷,神令她逃到旷野(十二 6、14),主也在马太福音二十四章十六至二十一节明说他们要逃跑,而路加福音二十一章二十至二十四节说的也很清楚。
(五)为何说基督徒是出于耶路撒冷?1.因主是犹大的狮子(五 5);2.救恩是出于犹大(约四 22);3.上面所提的耶路撒冷是「我们的母亲」(加四 26)。

编注:以上是作者在一九三○年的亮光,其后他对「妇人」有更透亮的看见,记载在《圣洁没有瑕疵》(一九五三年出版),兹节录如后。
这一个妇人是谁?这是许多解经家所一直争辩的。有人说她是指耶稣的母亲马利亚说的,有人说她是指以色列国说的。但是,凭 圣经来看,这个妇人不可能是指主的母亲马利亚,也不可能单指以色列国,因为:

(一)这一个异象是在天上现出来的,这一个妇人完全是属天的。但是马利亚没有这个地位,以色列国也没有这个地位。

(二)这一个妇人生了男孩子以后结局怎样?结局就逃到旷野。如果把这妇人解释为以色列国,把她生的男孩子解释为基督,把男孩子的被提解释为基督升天,那就和事实不符。因为虽然以色列国是分散了,但是以色列国逃到旷野,并不是因为基督升天。当基督升天的时候,以色列国早已亡了。十二章五至六节说明妇人逃离是发生在男孩子被提之后,而以色列国是在基督升天之先就早已亡国了,所以这不可能指 以色列国说的,更不可能指 马利亚说的。

(三)这一个妇人生男孩子的时候,碰 了龙。这龙有七个头和十个角。在第十七章里告诉我们,七个头就是七个王,五个已经倾倒了,一个还在,一个还没有来到;十个角就是后来要兴起的十个王。

我们知道在主升天之前,还没有七头十角的事发生。所以这一个女人和这一个男孩子,都是将来的事,说她是指以色列国或马利亚,并说男孩子是指主耶稣,都和历史合不起来。

(四)等到男孩子被提到天上以后,天上就有了争战,撒但就从天上被摔到地上,于是天上就宣告说:「我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祂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的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我们知道这件事还没有成功,以弗所书第六章告诉我们,教会在地上还得与天上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撒但还是在空中。历史上既然没有这样的事发生,所以这不是指 主耶稣那个时候的事。

(五)龙被摔到地上以后,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妇人。也许有人要以为这是指马利亚说的凭据了。

不错,马利亚生了主耶稣后,曾逃到埃及去;但是在主升天的时候,她并没有逃到旷野。从十二章第十四至十六节我们知道,无论是马利亚也好,是以色列国也好,在基督升天的时候,在历史上并没有这些事发生,所以不是指马利亚说的,也不是指以色列国说的。

(六)还有一个证明:本章十七节说:「龙向妇人发怒,去与她其余的儿女争战。」这一个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被提到宝座那里去了以后,还有许多儿女在地上,所以必定不是马利亚。再看下面:「这儿女就是那守神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说以色列国守神诫命是可以的,但说以色列国为耶稣作见证,那就把旧约和新约混在一起了。所以这一个妇人不可能是指马利亚说的,也不可能是指以色列国说的。
那么这个妇人是谁呢?在旧约圣经中只有一个妇人是与蛇发生关系的,就是创世记第三章的夏娃。在新约圣经中也只有一个妇人是与蛇发生关系的,就是这一个妇人。这是圣经前后相合的地方。

并且神特地在这里说大龙就是那古蛇,就是从前的那一条蛇。神已经指清楚了,是那一条独一的古蛇,特别是那一条,注重在「那」字。所以这一个妇人就是那一个妇人。日、月和星怎样在创世记第一章里,日、月和星也在这里;蛇怎样在创世记第三章里,蛇也在这里;女人的后裔怎样在创世记第三章里,女人的后裔也在这里;在创世记第三章里提到生产之苦,这里也提到。

把这两处圣经合起来看,我们就能断定说,这一个妇人就是在神永远旨意里所定规的那一个女人,到了末了的时候所要碰看的情形。创世记第二章的女人则是说到神永远的目的;以弗所书第五章的女人是说到教会的地位和前途;启示录十二章的女人是显出末后的事。

这个妇人在异象中出现的时候,圣经首先记载她是「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

这是有时代意义的:
(一)身披日头──日头是指主耶稣。身披日头就是当日头照得最亮的时候,是照在她身上。神在这一个时代中藉 她显出自己。所以这是她与基督的关系,即恩典时代的关系。

(二)脚踏月亮──这里的「踏」不是践踏的意思,希腊文的意思是「伏在她脚下」。月亮的光是反照的,不是自己的。律法时代里面的东西都是反照恩典时代里面的东西,律法不过是预表。圣殿是预表,约柜是预表,圣所里的香和饼、祭司所献的祭也都是预表,连牛羊的血也是预表。这个妇人脚踏月亮,意即律法里面的东西都伏在她的下面,都是附属于她的。所以这是说到她与律法时代的关系。

(三)头戴十二星的冠冕──列祖时代里最重要的人物,可以说是从亚伯拉罕起到十二个支派的产生。这个妇人头戴十二星的冠冕,就是说到她与列祖时代的关系。

这样看来,这个妇人不只与恩典时代有关,也与列祖时代和律法时代有关,不过她与恩典时代的关系比较多;这妇人包括了恩典时代的人,也包括了列祖时代和律法时代的人。*

十二章二节:「她怀了孕,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这妇人的一切既是表号,所以怀孕、生产、呼叫都不能按字面说。这「孕」是寓意的孕,不是实际的孕。甚么叫作怀孕?怀孕就是孩子在母胎里,意思就是孩子和他的母亲是合一的,是一体的。母亲吃,他也得 营养;母亲病,他也受到影响;母亲怎样,他也怎样。母亲和他是合而为一的。

另一面,这一个孩子又是另外的。说他和母亲合一,的确是合一的,因为他从母亲接受生命;但他又是另外的,他有他的前途,他的前途与他母亲的前途不同,他生下以后要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他的母亲却要逃到旷野。

还有一点;当那个妇人怀孕的时候,我们能看见的不过是母亲,没有方法看见孩子;在外表上只能看见母亲,不能看见孩子。可是孩子的的确确存在 ,不过他是包括在他母亲里面。他是存在的,

却又是包括在他母亲里面的。
「生产的艰难」可以参考马太福音二十四章八节的原文:「这都是生产之难的起头。」

十二章三节:「天上又出现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 七个冠冕。」「大红龙」即十二章九节「魔鬼」或「撒但」,「蛇」就是创世记三章一节的蛇。这一条蛇隔了几千年,和从前两样了,本来是一条蛇,现在大了,变作龙了。这和从海中上来的兽是一样的。「红」是战争的颜色,「大红龙」从起初到后来都是杀人的(约八 44;约壹五 19)。

「七头」(参十七 9、12),十角乃大王之附庸王,头比角更大,角执行头的定规。龙要作的事情是复兴罗马国后率同十个小王来逼迫神的儿女。

十二章四节:「牠的尾巴拖拉 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等她生产之后,要吞吃她的孩子。」

这里的星辰就是十二章九节的使者。天使中有三分之一是附从魔鬼的。龙的被摔下则发生在男孩子被提及龙被打败之后。天上有三分之一的天使,受了龙谎言的欺骗,跟牠一同堕落了,一同被摔下来了。

十二章五节:「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了。」
「男孩子」是谁呢?有人说是指以色列人,但不可能,因为:
(一)日、月和星已经代表以色列国。
(二)这男孩子是被提到宝座那里去的,圣经从来没有说以色列国被提,这与以色列人预言合不上。
(三)这男孩子是信羔羊之血的(十二 11),以色列人却没有。有人说以色列人在大灾难时有人会信主,但圣经却没有如此说,圣经是说:主耶稣的脚站在橄榄山,神为他们开一救恩泉源,他们是在那时才得救的(亚十三 1,十四 4,十二 10-14)。有人说男孩子是主耶稣,但也不可能,因为:

(一)「妇人」是代表耶路撒冷,而主耶稣是降生在伯利恒。
(二)这男孩子不是个人,乃是团体(十二 10-11)。
(三)若男孩子是指主,就龙必定是指希律。但以理书十二章九节明说是撒但自己。
(四)男孩子是一生下就被提,但耶稣降生在世有三十三年之久,并且死而复活后才被提。
(五)因为是异象,「生产」两字就不能按字面讲了。

也有人说男孩子是指全教会说的,这是不可能,理由如下:
(一)全教会不能都是复活的。若照如此说法,就全教会都死过。
(二)并非全教会都同时被提,有的先去,有的后去。这里的男孩子是一起被提的。
(三)因铁杖管辖列国的应许不是给全教会的,乃是给得胜者(二 26-27),教会中并不全是得胜者。
(四)与主在国度里掌权并不是全教会都有分的,惟有与主同受苦的,才能与主一同作王(提后二12)。

那么男孩子到底是谁呢?必是指「教会中的得胜者」。譬如:(1)士每拿教会中的一部分人「至死忠心」(二 10),与十二章十一节末句「不爱惜生命」相合。(2)推雅推喇教会中的一部分人将「用铁杖管辖列国」(二 26-27),与十二章五节「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管辖万国的」相合。(3)非拉铁非教会中的一部分人,他们蒙保守在普世受试炼时得以免去(三 10),与十二章五节「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了」相合。(4)老底嘉教会中的一部分人,坐宝座上(三 21),与十二章五节「用铁杖管辖万国」相合。

因此,男孩子并不是教会的全体,他们乃是教会中的得胜者。

在本释义第四章,解七章十六至十七节那宝座前数不过来的被提者时,曾列出八项特点,均与这里的男孩子相近,男孩子实在就是七章那些人中的一部分,(七章是被提的总纲,十二章则细述其中头一部分人的被提)。

编注:1.关乎信徒被提与大灾难的时序,作者持「分批被提论」的观点,参附录一。

2.关乎「男孩子」,作者在《圣洁没有瑕疵》一书中,有更深入的解释,兹节录于下:
这里的被提和帖撒罗尼迦前书第四章所说的被提不同,后者是说被提到空中,这里是说提到神宝座那里去。教会中多数的人这时还不能到宝座那里去,只有一班少数的得胜者能,因他们先达到了神的目的。

要知道这个男孩子与这个妇人的关系,请看加拉太书四章二十六节:「但那在上的耶路撒冷是自主的,她是我们的母。」再看第廿七节末了一句:「因为没有丈夫的,比有丈夫的儿女更多。」在上的耶路撒冷,就是新耶路撒冷。新耶路撒冷,就是神将来在永世里所要得 的那一个女人,那一个目的。

那一个女人在创造里就是夏娃,在恩典时代就是基督的身体,在恩典时代结束的时候就像一个妇人,在将来的永世里就是新耶路撒冷。这里所说在上的耶路撒冷有儿子,并不是母亲归母亲,儿子归儿子;这里的意思是一个分作许多个,许多合起来还是一个,这许多的儿子加起来,就等于这个母亲。不是一个母亲生了五个儿子就等于六个,乃是五个儿子加起来就等于一个母亲。每一个儿子都是一部分的母亲,是一个母亲分出一点来给这一个,分出一点来给那一个,好像是从她生的,其实就是她自己。

母亲不是在儿子之外的一个,母亲就是许多儿子的总合。看整个的时候是母亲,看一个一个的时候是儿子。把所有在神目的中的人合起来看,就是一个女人,把一个分成几个来看,就是几个儿子。这是一个特别的原则。启示录第十二章所说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也是这样的意思。这一个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一个异象,是一种表号。这里的「生」,不是说从她而出,乃是说在她里面有这样一个人。「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的意思,就是有一班人包括在这一个妇人里面。

所有神的子民,在神永远的计划中,在神的目的里,都是有分的;但他们没有负起他们所该负的责任,所以神在他们中间拣出一班人来。这一班人是许多人中间的一部分,是神拣出来的,这就是男孩子,这就是这个妇人所生的男孩子。全体
的就是母亲,少数的就是男孩子。这里的男孩子,就是第十一章里的「弟兄们」(原文)。这就是说男孩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有相当数目的人,是多少人合起来成功一个男孩子。不过和母亲比起来,这一个男孩子是小的意思,就是这班人和全体来比,数目是小的,但是,神的计划是在他们身上,神的目的是在他们身上。

第五节并说这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管辖万国的」。在启示录里,共有三次说到用铁杖管辖万国:第一次是在二章二十六至二十七节,「那得胜人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赐给他权柄制伏列国,他必用铁杖管辖他们。」这很明显是指 教会中的得胜者说的。末了一次是在十九章十五节,「有利剑从祂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祂必用铁杖管辖他们。」这是指 主耶稣说的。

那么,这里的一次是指谁说的呢?若不是指 教会的得胜者,就是指 主耶稣说的;然而在前面已经证明不可能是单指 主耶稣说的,因此我们相信这个男孩子是指 教会中的得胜者说的。这个男孩子就是教会中有一部分人,这一部分人是得胜的。(当然男孩子也包括主耶稣,因为主耶稣是第一位得胜者,所有的得胜者都包括在主耶稣里面。)*

十二章六节:「妇人就逃到旷野,在那里有神给她预备的地方,使她被养活一千二百六十天。」
妇人的逃避,就是马太福音二十四章六节至二十节和路加福音二十一章二十节至二十四节的「逃走」。十三章一节那女人是在天上,十二章六节是在旷野,男孩子一生,她就失去了天上的地位,她现在不过是那地上的耶路撒冷。荒野就是荒凉无人居住之地,这次神养活她也必须像从前神在旷野养活以色列百姓一样。

加拉太书四章二十一节至三十一节是两个比较,一是天上的耶路撒冷,一是地上的耶路撒冷;
一是基督徒,一是犹太人;一是以撒为预表,一是以实玛利为预表。但主要的意思是证明我们基督徒是自由的,同以撒一样。

天上的争战(十二 7~9)
十二章七节:「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去争战。龙也同牠的使者去争战。」
所以有争战,是定规到底谁配住在天上。是男孩子呢?还是龙?男孩子现在要得龙在天上的地位,所以要争战。同时请注意六和七节的两个「就」字。可见妇人的逃到旷野是因为男孩子的被提,天上的争战也是因为男孩子的被提。全圣经中,只有一位天使长名叫米迦勒,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谁是像神的?」这一句问话是太好了。撒但的打算就是要像神,且用像神来引诱人。但米迦勒的这一个问题,摇动了

撒但的权柄──
你要像神,但你不够!
在约伯时代,龙能到神面前来,到基督时代还能,但当男孩子被提后,龙就再也不能了。

十二章八至九节:「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牠们的地方。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牠被摔在地上,牠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从不同的名称可看出撒但的本性:龙──残忍,古蛇──欺骗,魔鬼──诱惑,撒但──敌对。

魔鬼从天被摔下,带了三分之一的天使下来,又开了无底坑(九 1),至此,世界真是何等黑暗!
大声音(十二 10-12)

十二章十节:「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祂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

因为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
神从前用血救赎,现在用能力救赎,神国的权柄在神的宝座前是完全的。撒但未被摔下时,的旨意在空中是不通行的。等一千二百六十天一满,神的国度就临到地上,神的旨意通行在地上了。(参考太十二 28;鬼被赶,就是神的国临到了。)

龙逼迫妇人(十二 13~17)
十二章十三节:「龙见自己被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妇人。」
旧约先知在这方面的预言顶多:大灾难时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围困(例:亚十四 1-2),龙逼迫妇人就是此事的应验,也就是十二章十二节的执行。

十二章十四节:「于是有大鹰的两个翅膀赐给妇人,叫她能飞到旷野,到自己的地方躲避那蛇,她在那里被养活一载二载半载。」

妇人既是表号,所以翅膀也必是表号,是神赐给她超然的力量能跑得快,就像神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是鹰负小鹰一样(出十九 4;申卅二 11-12)。那时犹太人和仍未被提的信徒要受神特别的保护。

十二章十五节:「蛇就在妇人身后,从口中吐出水来,像河一样,要将妇人冲去。」
「蛇」既是撒但,所以「水」就不是水,乃另有所指:由耶利米书四十六章七至八节可知水是追来的敌兵(参耶四七 2-4;赛五九 19),所以说用水追妇人必是龙用列国的兵来追以色列和仍未被提的信徒。

十二章十六节:「地却帮助妇人,开口吞了从龙口吐出来的水。」
「地」就是地,出埃及记十五章十节记载神曾用水淹没埃及的军兵;民数记十六章三十节也记

地开口吞灭人;在此神再一次用地来保护所拣选的犹太人。
十二章十七节:「龙向妇人发怒,去与她其余的儿女争战,这儿女就是那守神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那时龙就站在海边的沙上。」

这其余的儿女中有一班是犹太人,有一班必是遗下的基督徒,若单是犹太人就只能说他们是守神诫命的,不能说他们是为耶稣作见证的(此时主未降临,犹太人尚未信主)。

十三章七节的信徒是指犹太人,也是指遗下的基督徒,也就是这里的「其余的儿女」。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