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三种收割与四种宣告

第14章三种收割与…


【三次的收割】

    一、初熟的果子:得胜者

          1.时间──在大灾难期之前(参十二5)

          2.人数──十四万四千(1节)

          3.非凡的经历──所唱新歌,无人能学(2~3节)

          4.资格──贞洁、无虚假、无瑕疵(4~5节)

          5.任务──紧紧跟随羔羊(4节)

          6.目的──从人间买来,作初熟的果子,归与神和羔羊(4节)

    二、地上的庄稼:成熟的信徒

          1.时间──收割的时候已经到了(15节)──接近大灾难末期(参七14)

          2.人数──没有人能数过来(参七9)

          3.资格──熟透了(15节)──身穿白衣,手拿棕树枝(参七9)

          4.目的──地上的庄稼(15~16节),满足神──昼夜在神的殿中事奉祂(参七15)

    三、地上的葡萄:敌基督的跟从者

          1.时间──在大灾难期结束时(参十六17)

          2.人数──尸横遍野,血流满地(20节)

          3.原因──神忿怒的大酒醡(19节)──受审判(10节)

收割庄稼

  一、三种收割:

          1.大灾难前初熟的果子(1~5节)

          2.大灾难末期地上的庄稼(14~16节)

          3.大灾难结束时熟透的葡萄(17~20节)

    二、四种宣告:

          1.传扬永远的福音(6~7节)

          2.宣告巴比伦大城倾倒(8节)

          3.宣告拜兽者的刑罚(9~12节)

          4.宣告在主里死者的福气(13节)

初熟的果子(十四 1~5)

十四章一节:「我又观看,见羔羊站在钖安山,同祂又有十四万四千人,都有祂的名和祂父的名,写在额上。」
这里的锡安山是指天上的呢?还是指地上的呢?我们的见解:这乃是指天上的耶路撒冷,而非地上的耶路撒冷,因为:
(一)地上的锡安山此时是在外邦人手中(十一 2)。

(二)十四章三节明说这些人是从地上买来的,可见此时,他们不是站在地上的锡安山。

(三)从十四章四节末二句并出埃及记二十三章十九节,我们知道初熟的果子不好放在田里,一熟了就得放在神殿里(出卅四 26 亦如此说);十四万四千人既是初熟的果子,就不当放在田里(田乃指世界,太十三 28),必须放在天上的锡安山,就是新耶路撒冷。

(四)在十四章三节既说这些人是站在宝座前,并在四活物和二十四长老面前,而四活物和二十四长老都是在天上的,可证这批人是在天上。

(五)十四章一至五节的人是初熟的果子,正好与十四章十四至十六节说到的收割的庄稼相对比与辉映。若庄稼要收割到天上,则初熟的果子怎能不放在天上?

(六)如果说此时是在地上就一点理由都没有,因主耶稣是在十九章里始到地上。
这十四万四千人到底是谁?与七章四节的十四万四千人相同吗?我们的答复是:七章的一批与本章一节的十四万四千人是不同的两班人,因为:

(一)七章四节中的那班人是从以色列中被拣选出来的,而十四章一节的这班人是从地上买来的(十四 3),从人间买来的(十四 4)。

(二)七章四节的人,他们所受的印记与十四章一节的人所受的不同,前者受的是永生神的印(七2),这是旧约所用的名字;而后者受的是羔羊的名和父的名(十四 1),这名是与教会的名发生关系的,因此这批人必是出于教会的。

(三)七章四节的人是神的众仆人(七 3),而十四章一节的人是神的儿女(由十四章一节末句「父」字得知)。

(四)全启示录中每一次主称神为父都是为 教会才说的(一 6,二 27,三 5、21),从不对以色列人提起。

(五)十四章一节的人是和羔羊发生关系的(同羔羊站 ,有羔羊的名,归羔羊),然而主在七章里不过作为一个天使回到旧约使者的地位上。

(六)十四章一节的人他们唱的彷佛是新歌(十四 3),而七章四节的人相对地只是唱旧歌。

(七)十四章一节的人是守童身的(十四 4),但在以色列人中间若如此行是被咒诅的(出廿三 26;申七 14;撒上二 5;诗一一三 9,均指明能生育是一种祝福,反之是咒诅;士十一 38-29,便指出守童身是一件可悲哀的事)。

(八)七章四节的十四万四千人与十四章一节的十四万四千人所用的冠词不是专有名词,可见这两批十四万四千人是不同的两班人。

十四章一节里的十四万四千人是教会中一班特别的人,而不是教会的全体,因为:
(一)十四万四千人在七章四节是按实际数目而算,所以在十四章一节也当指实际数目。

(二)如果十四章一节的十四万四千人不按字面的数目而算,则本书中一切固定的数目就无法计算
了。

(三)十四章一节的人均是初熟的果子(十四 4),不能说全体教会都是初熟的果子。

(四)没有全教会守童身的事实。

(五)他们在大灾难未到已先(在三位天使说话以先,十四 6-11),就已经被提到锡安山。

(六)十四章五节指出他们的性情是特别的,然而,事实上并非每一个重生的基督徒都有如此的性情;他们乃是从神的教会中所蒙拣选的一班得胜者(约翰、彼得也在内),由此可见这批人是与羔羊发生关系的。

十四章二节:「我人听见从天上有声音,像众水的声音,和大雷的声音,并且我所听见的,好像弹琴的所弹的琴声。」
这「天上有声音」就是十四万四千人的声音,如琴音之好听,如雷声之威严,如众水之热闹。

十四章三节:「他们在宝座前,并在四活物和众长老前唱歌,彷佛是新歌,除了从地上买来的那十四万四千人以外,没有人能学这歌。」

惟独这些人会唱新歌;虽然所有的基督徒都是从地上买来的,但他们是先被买回家的;虽然所有的基督徒都是蒙救赎的,但他们是先蒙救赎回家的。

十四章四节:「这些人未曾沾染妇女,他们原是童身。羔羊无论往那里去,他们都跟随祂。他们是从人间买来的,作初熟的果子归与神和羔羊。」

原文中有两次说「这些人就是」,由这样的语气可知这节经文是可用以解释这十四万四千人是谁:

(一)「这些人未曾沾染妇女,他们原是童身」,我们不能在灵意上说妇女是偶像,因圣经无此说法,也不能说妇女是坏道理;反而圣经常将妇女译作妻子,如使徒行传二十一章五节的「妻子」就与启示录十四章四节的「妇女」在希腊文中是同一字。圣经不只说他们未曾沾染妇女,也明说他们原是童贞,可见这段经文不是重在是否守贞节问题,乃是重在说到守童贞问题,这正与马太福音十九章十至十二节相符合。再看启示录十四章一节,神所赐有此恩的人不过只有十四万四千人(参考路二十 35,林前七 7),并非赐与所有的基督徒。

但将来在敌基督出现时他要禁止嫁娶(提前四 1-3),但以理书也曾说到将来敌基督是不娶亲的(但十一 37:「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虽然不拜敌基督,也不从邪道而得胜的基督徒可能不只十四万四千人;然而按 十四章四节所用现在式的时态,这里的十四万四千人乃指 灾难前即被提的得胜者说的。

(二)这些人……羔羊无论往那里去,他们都跟随祂」。这节圣经并非指 已经过去说的,乃是指现在并将来说的,他们是最亲近主的,好像主的 队。

(三)这些人……是从人间买来的,作初熟的果子归与神和羔羊」。这些人是人,但与一般人不同,因为是从人间买来的。在利未记有二十三章十七节的「初熟」,二十三章二十二节的「收割」,以及二十三章二十二节之「遗落」三种的分别;成熟了方收割,割了并不放在田里,乃是收在仓里。因此被提的时刻似乎不是神定规的,乃是人定规的,是熟了就收割。初熟的果子乃是一班先成熟的基督徒,所以先被提。

十四章五节:「在他们口中察不出谎言来,他们是没有瑕疵的。」
他们口里的话表明他们心里所有的;这两句话本是说主的,但在此用以说这十四万四千人。

并非说十四章一节的人不包括女子,只不过圣经记名只记男子;虽然出埃及的人中有女子,在旷野吃吗哪的也有女子,但神并不以女人为单位;再者从雅各的女儿底拿不被列为以色列十二支派也可得。

十四章一至五节的人,并非指第一班被提的人,只有这么多人,乃是专指在大灾难前被提的人中,有一班人──十四万四千人,达到如此高的得胜标准。(参考附录一:信徒被提)。

第一位天使(十四 6~7)十四幸六节:「我又看见另一位天使飞在空中,有永远的福音要传给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国各族各方各民。」
其中的「另有一位天使」与七章二节之「另有一位天使」所指有所不同,后者指的是主。
「永远的福音」与「恩典的福音」是不同的,前者,按其下的经文来领会,不过是叫人敬拜那创造者,即只传神的创造,而不传羔羊的救赎;只传叫人敬拜神,不传叫人敬拜羔羊,只传神的审判,不传神的恩典;只叫人将荣誉归于神,而不叫人感谢神。

「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原文无「就是」二字;圣经中「住在地上的人」与「各国各族各方各民」有别,前者乃是在各国各族各方各民中之一班最爱世界,且与地最有关系的人。将来敌基督的国虽然只有罗马帝国那么大,但其势方却影响到各国各族各方各民;本书所说住在地上的人,也许是指住在罗马帝国版图内的一班人,而将来的大灾难必以罗马为中心。

此时的福音不是叫他们信耶稣得救,乃是教训他们应该敬拜神,不当拜兽像。马太福音二十五章三十四至四十节的绵羊,如何知道要善待我们主的小弟兄呢?就是因这里的天使宣传的结果。

十四章七节:「他大声说:应当敬畏神,将荣耀归给祂,因祂施行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应当敬拜那创造天地海和众水泉源的。」

在旧约里说的很清楚,若有人在行为上待人好,就表示他们是敬畏神,因此当审判的时刻来到,天使特别要人敬畏神,归荣耀给神。

「天」受亏损是在第四号,「地」受亏损是在第一号,「海」受亏损是在第二号。「众水」的泉源

受亏损则是在第三号。
第二位天使(十四 8)
十四章八节:「又有第二位天使,接 说:叫万民喝邪淫大怒之酒的巴比伦大城倾倒了。」

这巴比伦城到底是指实质的巴比伦呢?还是指 罗马而言呢?从本节与十七章二节的话是相合的来看,这里应指罗马天主教说的,因为十七章的巴比伦是奥秘的,是预表罗马的,是宗教的;十八章的巴比伦则是指 实质的巴比伦说的。第二位天使是通告人类巴比伦的倾倒,即罗马教的失败,由此可知底下的大收割必在罗马教失败后。
「邪淫大怒之酒」乃是罗马教加之于人的逼迫:罗马教给不忠心于主的人邪淫之酒,给忠心于主的人大怒之酒,酒是指 使人迷乱之意说的。将来罗马教必定复兴,但至终却必完全失败。

第三位天使(十四 9~12)
十四章九至十节:「又有第三位天使,接 他们大声说: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手上受了印记,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

这里的刑罚有两种:(1)神大怒的酒,这是暂时的;(2)在羔羊面前受苦乃是说到他们无蒙恩之望;再者,在圣天使面前受苦,乃是天使把他们放在地狱里。
十四章十一节:「他受痛苦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那些拜兽和兽像受牠名之印记的,昼夜不得安宁。」

可见下了地狱,再无悔改机会,而且并非一下地狱就被消灭。圣徒在新天新地用不 睡觉,下地狱的人也是永不能睡觉。

十四章十二节:「圣徒的忍耐就在此,他们是守神诫命和耶稣真道的。」

这节与十三章十节相合。「守神诫命」特别指 第一诫:「不可有别神」和第二诫:「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说的。「真道」可译作「信仰」;此时是信徒忍耐的时候。
死的人有福了(十四 13)十四章十三节:「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 他们。」

「从今以后」是指拜兽像的事出现以后,可见死能躲避兽的逼迫,而在主里面死的必是基督徒。

这里不说神的七灵而说圣灵,是因圣灵是与教会发生关系的;七灵是与神的审判发生直接关系的。作工的果效不能先我们而到神前,但基督的工作是先我们而到神前使我们蒙悦纳:我们的工作是随我们而到神前,使我们得 神的赏赐。

庄稼就被收割(十四 14~16)

十四章十四节:「我又观看,见有一片白云,云上坐 一位好像人子,头上戴 金冠冕,手里拿 快镰刀。」

「一片白云」与帖撒罗尼迦前书四章十六至十七节相合。「好像人子」这话是对教会说的。「头戴金冠冕」表明已得荣耀。所以镰刀要利,收割要快;在马太福音十三章三十七节主是作一位撒种的人,但当第二次再来时是作一收成的人。

十四章十五至十六节:「人有一位天使从殿中出来,向那坐在云上的大声喊 说:伸出你的镰刀来收割,因为收割的时候已经到了,地上的庄稼已经熟透了。那坐在云上的,就把镰刀扔在地上,地上的庄稼就被收割了。」

这是天使奉神之命来告诉主耶稣,主在此乃处于仆人的地位,就如主在马太福音九章三十八节所说神是庄稼的主,祂乃是被差遣者。

在全圣经里「收割」都没有坏的意思。麦子不像无花果树能长久长在地上,熟了就必须收割。圣经第一次论到「收割」是在创世记八章二十二节,那里明说是收成,是神的一个祝福;约翰福音四章三十五节主说到收割也是好的意思。利未记二十三章讲到初熟的麦子放在神的殿里(参出廿三 19,卅四 26),这是预表首次被提的基督徒是直接提到神的宝座去。另外根据马太福音三章十二节主说到把麦子放在仓里,则是预表大体的信徒是被提到空中,因仓是造在田和家之间,田是指世界(太十三 38),家乃指天上,所以收割到仓中乃基督徒被提到天(宝座)与世界之间,就是空中了。
马太福音十三章三十七至四十三节所提到的收成,乃是收割主从前所撒的。主所撒的是好的,

所以收的也必是好的;马可福音四章二十六至二十九节,神来收割是因收成的时候到了。根据罗马书十一章十六节所说,初熟的果子如何,其余的收成也必如何(「新面」原文是「初熟的果子」),因此本章一至五节初熟的果子既是这样的好,所以本章十四至十六节也必定是好的。

「熟透了」可译作「烤透了」;不熟的麦子不能收割,同样生命不成熟的基督徒也不能被提。初熟的果子是早熟的,早脱离世界的,爱世界的基督徒受了世界的烤才能不爱世界。

马太福音十三章三十九节是说差天使来收割,所以十四章十五至十六节的镰刀就是天使手里的镰刀,是奥秘的镰刀。当主来接我们,我们就要被提,我们是「站在人子面前」(路廿一 36)。

地上葡萄的收取(十四 17~20)

十四章十七至二十节:「又有一位天使从天上的殿中出来,他也拿 快镰刀。又有一位天使从祭坛中出来,是有权柄管火的,向拿 快镰刀的大声喊 说,伸出快镰刀来收取地上葡萄的果子,因为葡萄熟透了。那天使就把镰刀扔在地上,收取了地上的葡萄,丢在神忿怒的大酒醡中。那酒醡踹在城外,就有血从酒醡里流出来,高到马的嚼环,远有六百里。」

本章十四至十六节说到收割麦子,全圣经的麦子指基督徒,以无花果指犹太人,有时以葡萄指外邦的坏人,因为:

(一)主没有说自己是葡萄,只说自己是真葡萄树。基督徒是枝子;藉 基督在他们里面能够成功天上的葡萄,因此地上的葡萄必是指 敌基督和牠的跟从者说的。

(二)收取葡萄是发生在收割之后,好的既先被提了,留下的必是不好的。

(三)参照十九章十八节,这些葡萄是和基督作对的恶人。

(四)在旧约也有说到葡萄是坏的意思(申卅二 32)。

(五)本章十九至二十节有醡出来的血,可见这些被醡的葡萄不是指好的意思。

(六)约珥书三章十三节及以赛亚书六十三章一至六节所说的「踹酒醡」,都是神发怒的表示,是神的审判。

因此本书十四至十六节是说到麦子的结局,而十七至二十节则说到稗子的结局。基督徒被提后,神跟 就差遣天使来收取稗子,镰刀也是快的。

本章十六节只说「把镰刀扔在地上」,而十九节的原文是「把镰刀扔到地里」,好像把根都挖走了,可见收取麦子和收取葡萄是不一样的,乃是一好一坏。

「酒醡」是一种石醡;把葡萄放在酒醡里,意思是你有多少汁液都把你醡出来,叫你受亏吃苦。

十七至二十节这一段圣经是一直说到主耶稣降临地上为止,因与十九章十五节相合:(1)十四章二十节的「城外」所指必是耶路撒冷城外(十五至十六章是补充第七号的);(2)十四章二十节「马的嚼环」与十九章十四节相合,因主与天上的众军降临时是骑马的。

「六百里」,在十六章十六节说那一次的争战是在米吉多,按以赛亚书六十三章一节说是从波斯拉起头,而另一头在米吉多,两地之间刚好有六百里。(哈米吉多顿之战的大概是敌基督出来逼迫犹太人,犹太人逃至橄榄山,正当无路可逃时,主的脚踏在橄榄山,山便分裂为二(亚十四 4-5),犹太人得以逃脱,主即与敌基督和牠的跟随者大战而除灭之(十九 17-21)。)
神的国度不能用传福音带进来,乃是流血带进来的(赛卅四 1-8 说到在波斯拉流血的景况);教会惟有等待主再来才能把国度带进来。

这事以后国度即到。以色列人于收割庄稼,收取葡萄之后就有住棚节,住棚节即预表千年国度。
(十五章至十六章并非在十四章十七至二十节之后,因十四章十七至二十节是与十九章十五节相合的。―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