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两个筵席

第19章两个筵席

【四个哈利路亚】

    一、哈利路亚,因救恩、荣耀、权能都属乎神(1节)

    二、哈利路亚,因祂的判断是真实公义的(3节)

    三、哈利路亚,敬拜坐宝座的神(4节)

    四、哈利路亚,因主我们的神,全能者作王了(6节)

【两个筵席】

    一、羔羊的婚筵

          1.主角:羔羊(7节)──基督

          2.特色:新妇自己预备好了(7~8节)──享受得胜的喜乐

          3.受邀请者:有福的人(9节)

    二、神的大筵席

          1.主角:一位天使站在日头中(17节)──那位公义的日头基督

          2.受邀请者:天空所飞的鸟(17节)──生命超脱如飞鸟

          3.特色:吃肉(18节)──享受得胜的喜乐

【一个争战──哈米吉多顿大战】

    一、天开了(11节)──基督公开降临

    二、骑白马者称为诚信真实(11节)──凡祂所应许的都必成就

    三、祂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11节)──讨伐一切的不义

    四、祂的眼睛如火焰(12节)──祂洞悉一切

    五、祂头上戴着许多冠冕(12节)──祂配得一切尊贵荣耀

    六、写着无人能知的名字(12节)──祂的所是无人能识透

    七、祂穿着溅了血的衣服务生13节)──战无不胜,所向无敌

    八、祂的名称为神之道(13节)──祂是神的彰显和解释

    九、天上的众军(14节)──有得胜的众圣跟随

    十、有利剑从祂口中出来(15节)──祂口中所出的话是杀敌利器

    十一、祂用铁杖辖管他们(15节)──带进神的国度

    十二、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15节)──歼灭众恶

    十三、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的名号(16节)──超越一切的权能

    十四、擒拿敌首(19~20节)──直接扔在火湖里

    十五、杀尽敌军(21节)──为天空飞鸟摆设筵席

巴比伦和其灭亡

  一、羔羊的婚筵(1~10节)

          1.哈利路亚──颂赞真实公义的神(1~6节)

          2.被请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7~9节)

          3.预言的灵乃是耶稣的见证(10节)

    二、天空飞鸟的大筵席(11~21节)

          1.那骑白马的诚信真实者(11~16节)

          2.飞鸟聚集来赴神的大筵席(17~18节)

          3.那兽和假先知被擒拿扔在火湖里(19~21节)

天上的赞美(十九 1~6)
十九章一至六节更合适归入第十八章。
十九章一节:「此后,我听见好像群众在天上大声说,哈利路亚,救恩、荣耀、权能,都属乎我们的神。」
本节发生在巴比伦完全灭了之后,「群众」包括所有得救的人,不只是恩典时代得救的人。
「哈利路亚」宜译「阿利路亚」,这是希腊话,意思是赞美主。「阿利路亚」是因救恩、荣耀和
权能现在都到了。
十九章二节:「祂的判断是真实公义的,因祂判断那用淫行败坏世界的大淫妇,并且向淫妇讨流仆人血
的罪,给他们伸冤。」
「祂的判断是真实公义」,与十五章三节「义哉!诚哉」相合。「真实」是说按 实在情形而审
判;「公义」是方法合式。底下引伸神审判罗马的宗教方面(大妓女)来证明神是公义的。
十九章三节:「又说:哈利路亚。烧淫妇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
他们的刑罚是直到永永远远的。
十九章四节:「那二十四位长老与四活物,就俯伏敬拜坐宝座的神,说:阿们、哈利路亚。」
这是圣经末了一次提到二十四长老和四活物。天上的群众先说「阿利路亚」(十九 1),然后二十
四长老与四活物就和他们和声:「阿们!阿利路亚」,可见他们是与天上的群众有别的。再者,这天上
的群众既说到救恩、荣耀和权能等,可见教会是包括在内,但二十四长老却不是代表教会。此后不再
提二十四长老,是因他们此时退职了。
十九章五节:「有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神的众仆人哪,凡敬畏祂的,无论大小,都要赞美我们的神。」
在启示录里,有一件事很特别的,就是天上的宣告。像「天上有声音说」、「有声音从宝座出来
说」,都是天上的宣告。神说话的时刻,或是神说话的地方,皆是神所特别注重的。本节的宣告是因为:
一面大淫妇已经受了审判,另一面眼看 羔羊婚娶的时候就要到了,所以宝座上宣告说:要赞美神。
此处是最末一次提到「宝座」(与白色大宝座有别)。「宝座」是在神的殿里的,现在只有殿,没
有城。在新天新地时,只有城没有殿,所以此后不再提宝座了。
「声音」是主耶稣的声音,因五章六节说羔羊是「在宝座……之中的」。
「神的众仆人」指教会里的人说的,因本书是注重教会中个人在神面前的责任。
「敬畏祂的」是犹太人及外邦人中一切敬畏神的。
「都要赞美我们的神」是主一直说的(来二 12)。
十九章六节:「我听见好像群众的声音、众水的声音、大雷的声音,说哈利路亚。因为主我们的神、全
能者,作王了。」
宝座上有声音宣告说:当赞美神,于是宇宙就发出许多的和声。因有一件特别的事要发生,就
是「主我们的神、全能者,作王了」。「群众声」是多人的声音,「众水声」是继续的声音。
「大雷声」是威严的声音。
「作王了」原文是「已经作了王」,因「主全能者」是一直作王的,不过现在才显出来。
羔羊的婚娶与婚筵(十九 7~10)
十九章七节:「我们要欢喜快乐,将荣耀归给祂,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
我们赞美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神掌权了,所以说阿利路亚;另一是因为神在第一个永世里所
定规的已经得 了,所以说阿利路亚。不管昨天今天有多少软弱的人,神定规要得 的──等到新妇
预备好,基督就把圣洁没有瑕疵的教会献给自己,那一天必定能得到。
「新妇」到底是谁?在这里必定不是指教会说的,因为:
(一)十九章一节的「群众」,包括了外邦和以色列所有得救的人,教会自然在内。第七节则是群
众的宣告,教会也必然在内。在此新妇既被群众另外引述,所以是指一班特别的人。
(二)马太福音二十五章一节至十三节说到全教会,但独有五个聪明童女,乃是有资格赴筵席的。
(三)这新妇与保罗书信所说的不同。保罗所说的新妇是穿上基督的;而这里的新妇是穿 自己的
义。保罗书信是看教会全体是基督的新妇;而启示录是将教会分开来看,是注重教会在神面前负责的
方面。在保罗书信里,教会得蒙悦纳是靠 基督;而在启示录,教会得蒙悦纳是靠自己的行为。教会
在保罗书信里,都是属乎基督的;而教会在启示录是被分作得救与得胜的两班人。
这里羔羊的新妇乃是得胜的信徒合成的。我们需回头看男孩子的原则:男孩子所作的,是代替
教会全体作的。教会全体要等到新天新地才是新妇,要等到那一天才预备好。然而早一千年,得胜者
即已先预备好,这就算作全体预备好了,所以能宣告说:妻子已经预备好了。
神现在是在圣殿里,群众赞美的声音也在圣殿里。到千年国度时,圣殿要渐渐失去其地位。在
千年国度时得胜者在城里是作王,在圣殿中是作祭司(那时还有罪,所以仍有祭司)。但是在新天新地时,
圣殿就要被取消了。
教会中有的得赴婚筵(比方五聪明童女),有的不能赴婚筵(五个愚拙童女)。
十九章八节:「就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这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
新妇是新耶路撒冷的表号,「蒙恩得穿」表明作为奖赏赐给她,「光明」原文可译作「光彩」;衣
服是白色的,这与十七章四节大妓女所穿相反。「洁白」照原文可译作「清洁」,与十七章十四节的「洁
白」相同。
这里所说的新妇也预备好了,特别是指 妻子的衣服说的。从圣经中我们看到,基督徒有两件
衣服:一件就是主耶稣,主耶稣是我们的衣服;一件就是这里所说的光明洁白的细麻衣。当我们到神
面前去的时候,是主耶稣作我们的衣服,主耶稣是我们的义,我们穿上祂到神面前去;这是我们所共
有的,我们每一个圣徒到神面前去都是有衣服的,不是赤身露体。另一面,当我们献给主耶稣的时候,
我们要穿上光明洁白的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这一个「义」字,在原文是多数的,可以把它译
作「众义」(赛六四 1 同之),是一件一件的义,这个是我们的细麻衣。我们得救之后,就开始要有一件
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来作我们的妆饰。
从诗篇第四十五篇里,也可以看出基督徒是有两件衣服的。第十三节:「王女在宫里,极其荣华;
她的衣服是金的。」(「用金线绣的」,应该译作「金的」,意思就是用金子作的,用金子打成的。)第十
四节说:「她要穿绣的衣服被引到王前。」(原文没有「锦」字。)可见第十三节的衣服和第十四节的衣服
不同,第十三节的是金的,第十四节的是绣的。启示录第十九章所说的细麻衣,乃是绣的,不是金的。
甚么叫作金的?主耶稣是金的,主耶稣是完全出乎神的,主耶稣所给我们的那一个义,在我们得救的
时候,给我们穿上的那一件衣服,是金的。另外,从我们得救之日起,我们一直在绣一件衣服,这就
是圣徒所行的义。换句话说,金的衣服是神藉主耶稣给我们的,绣的衣服是主耶稣藉圣灵给我们的。
当我们信主的时候,神藉 主耶稣给我们一件金的衣服,这就是主耶稣自己,与我们的行为一点关系
都没有,是祂作好了给我们的。绣的衣服是与我们的行为发生关系的,是要一针一针绣出来的,是圣
灵每天在我们身上作的,要把基督组织在我们身上,这一个是绣的。
或有人要问,这里的义是些甚么?像马利亚用香膏抹主、约亚拿等妇女们供给主的需用(太廿六
6-13;路八 3)都是义。又如把一杯凉水给小子里的一个喝也是义。总之,我们向 主有一种爱的表示,
有一个爱的行为,这就是义。
这件衣是白衣。启示录第七章告诉我们,白衣是在血里洗了才是白的。我们要记得,我们的罪
要在血里洗干净,我们才能变白,我们的行为也得在血里洗干净,我们才能变白。我们没有甚么可夸
口的,我们这个人从外面到里面没有一点好的地方。我们越认识自己,就越知道自己是多么污秽,在
最好的事上也搀杂了污秽,在最好的存心里也搀杂了污秽。所以,没有血的洁净,就没有白的可能。
这里的衣服,不只是白的,并且是光彩的。光彩的意思就是发亮的。白的颜色很容易变作素的,
淡的,平常的。但是这件衣服,不只是白的,并且是发亮的。夏娃没有犯罪以前,是白的,但不能说
她是有光彩的。她是浑浑噩噩的,她不是圣洁的。神所要求于我们的,不只是白的,并且是发亮的。
白是消极的,光彩是积极的。所以我们不应当怕艰苦,我们不应当爱慕平坦的道路。艰苦的日子,能
使我们发亮。
同时,这件衣服是细麻衣。在圣经里,羊毛和细麻的意义是不同的,羊毛是指主耶稣的工作,
细麻是指圣灵的工作。以赛亚书五十三章七节说主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可见羊毛是有救赎的性
质的。但细麻没有救赎的性质,细麻是没有血的东西、是植物、是人因 圣灵在他里面的工作而产生
的。这里的细麻衣,是说神不只要人有神的义,并且要人有自己所行的义,神不只要在我们身上得
神的义,神也要在我们身上得 众义。
圣徒是「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所有的行为,所有外面的义,还是因 恩典而来的,是
圣灵在人里面工作的结果,不是人凭 自己的天然造出来的。所以我们要学习向主仰望说:「主阿,你
给我;主阿,你施恩。」这件衣服是蒙恩而有的,这是何等的好。这件衣服是我们自己造的,也实在是
我们自己造的,但是,另一面又是神所给的,因为凭 我们自己生不出一件细麻衣,是主藉 圣灵在
我们里头作成的。
基督徒之所以被分为得救与得胜的信徒,是因为只有得胜的信徒才与千年国度发生关系。然而
在新天新地里,则得救与得胜者都有分。
羔羊婚娶时,好像城门第一次开放,让那一班得胜的信徒进去,五个愚昧的童女,此时是进不去的。
十九章九节:「天使吩咐我说:你要写上,凡被请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又对我说:这是神真实的话。」
这儿明明给我们看见:有的人被请(比方五个聪明童女),而被请的人是有福的。这城就是羔羊的
新妇,也就是被邀请,穿 自己所行诸义的圣徒(也是这些义,作为新城的荣耀美丽),他们得预先享受
这城的所有荣耀美丽。
「这是神真实的话」,在二十一章五节和二十二章六节共两次如此说,为要我们特别注意上面所
说的。或者有人以为被提是一件小事,但只有赴羔羊婚筵的人,才与国度有分。没被邀请的,就无分
于国度,婚筵必定是得胜的信徒才能进去。这与启示录三章二十节的应许颇为相合,因那里说到坐席,
这里也说到坐席。羔羊的婚筵,是指在国度的那一段时期,与主在一起享受一种别人所没有享受的特
别的交通。但愿神使我们能够为 神的缘故,谦卑的寻求作一个满足神心意的人;但愿神使我们能够
为 教会的缘故,寻求作一个供给生命的人;但愿神使我们能够为 国度的缘故,作一个得胜的人。
十九章十节:「我就俯伏在他脚前要拜他。他说千万不可,我和你并你那些为耶稣作见证的弟兄同是作
仆人的,你要敬拜神,因为预言中的灵意,乃是为耶稣作见证。」
天使是神的仆人,我们也是。敬拜被造之物是一个顶大的试探。「预言中的灵意」可译作「预
言的灵」,这就是哥林多前书十四章三十二节所说的「先知的灵」,因为先知是说预言的。
哈米吉多顿战争(十九 11~21)
十九章十一节:「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区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祂审判争战都按 公
义。」
羔羊婚娶已过去,现在主带 人降临到地上来了,这名字「诚信真实」亦可译作「忠心诚实」,
在第一章即已用过,在这里则是主再来时的名字,说出祂与世界的关系;而在第一章,这名重在与教
会的关系。
十九章十二节:「祂的眼睛如火焰,祂头上戴 许多冠冕。又有写 的名字,除了祂自己没有人知道。」
这里的「冠冕」是一层一层的,没有顶的,所以能戴许多。这一个「名字」是一特别的名字。
主应许别迦摩教会的得胜者,可以获得一个无人能知的名(二 17),所以主所得之特别名,必也是神所赐
的。
十九章十三节:「祂穿 溅了血的衣服;祂的名称为神之道。」
这衣服上的血并非在天上溅的,乃是到地上争战时被溅的血,反映出哈米吉多顿之战的景况,
此与以赛亚书六十三章一至六节相合。
「神之道」惟约翰曾如此说过,可见本书是约翰写的。
十九章十四节:「在天上的众军,骑 白马,穿 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祂。」
这些跟随羔羊的,就是十七章十四节的蒙召被选有忠心者。基督徒的地位,此时都已定规了,
在此看见,凡被请赴羔羊筵席的人,才能进入国度,因为:
(一)新妇的衣服,就是圣徒所行的义。
(二)圣徒所行的义,就是新城的荣耀和美丽。
(三)凡被请赴羔羊婚筵的人,必须有「圣徒所行的义」的人。这里同主降临的人,就是被请赴羔
羊婚筵的人。
(四)主说「直到我在神的国里,喝新的那日子。」(可十四 25),可见筵席是在国度里吃的。
(五)本书三章二十节的「坐席」与十九章九节所述相合。
(六)十九章九节的「有福」与二十章六节的「有福」是有关的。
(七)「新耶路撒冷」在国度时是羔羊的新妇,在新天新地时,则是妻子。然而在二十一章九节时,
她仍保有新妇的地位。
十九章十五节:「有利剑从祂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祂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并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
醡。」
此处说到主作三件事:
(一)有利剑从口中出来」,就是从祂口中所出的话。
(二)「铁杖辖管」,在二章二十七节及十二章五节也说过(本书共说三次)。在这里是国度的起头,
祂要打破一切反对的权势。
(三)「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这与十四章十七至二十节,以赛亚书十三章一至六节相合。
十九章十六节:「在祂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 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因祂骑在马上,所以特别提起祂的大腿。
十九章十七至十八节:「我又看见一位天使站在日头中,向天空所飞的鸟,大声喊 说:你们聚集来赴
神的大筵席。可以吃君王与将军的肉,壮士与马和骑马者的肉,并一切自主的、为奴的、以及
大小人民的肉。」
本章九节的「羔羊的婚筵」是为 被请的人,而「神的大筵席」是为 空中的飞鸟。
十九章十九至二十节:「我看见那兽,和地上的君王,并他们的众军都聚集,要与骑白马的并祂的军兵
争战。那兽被擒拿,那在兽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之人的假先知,也与兽同被擒拿。
牠们两个就活活的被扔在烧 硫磺的火湖里。」
本节讲到兽和假先知的结局。假先知曾行三件事:
1.在兽面前行奇事。
2.迷惑受兽印记的人。
3.迷惑拜兽像的人。
「活活的」这一句话要注意,这正与我们所解十三章十一至十八节相合。因他们都是死而复活
的,他们的肉体不能死两次,所以被活活的下入地狱。
现在我们归纳十一至二十节的重点如下:
(一)十一至十六节是讲到怎样争战得胜。
(二)十七至十八节是讲到飞鸟怎样吃那些战败者的肉。
(三)十九至二十节是讲到兽和假先知的结局。
十九章二十一节:「其余的被骑白马者口中出来的剑杀了。飞鸟都吃饱了他们的肉。」
「这是跟随兽者的结局。忠心跟主的基督徒,比平常的信徒先一千年享荣耀。照样,这些忠心
跟从敌基督的人,也比平常人先一千年受刑罚。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