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圣城新耶路撒冷&总结

第22章圣城新耶路…


【新乐园】

    一、有生命水的河(1节)

    二、有生命树(2节)

          1.每月都结新果

          2.树上的叶子使人健全

    三、有完全的福乐:

          1.有完全的满足──喝生命水、吃生命果(1~2节)

          2.有完全的救赎──再没有咒诅(3节)

          3.有完全的行政──神和羔羊的宝座(3节)

          4.有完全的事奉──祂的仆人都要事奉祂(3节)

          5.有完全的交通──要见祂的面(4节)

          6.有完全的像神──额上写着祂的名字(4节)

          7.有完全的光明──不再有黑夜,主神要光照他们(5节)

          8.有完全的王权──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5节)

【最后的见证】

   一、天使最后的见证(6~7节)

   二、使徒约翰最后的见证(8~11节)

         1.见证自己的见证(8~9节)

         2.见证天使最后的见证(10~11节)

   三、主耶稣最后的见证(12~16,18~19节)

         1.见证祂必快再来(12节)

         2.见证祂来施行赏罚(12~15节)

         3.见证祂的言行绝对有效(16节)

         4.警告增减这书上预言的(18~19节)

   四、圣灵最后的见证(17节)

   五、教会最后的祈求(20节)

【启示录的性质】

   一、启示录的由来

         1.主就是众先知被感之灵的神(6节)

         2.差遣祂的使者──天使(6节)

         3.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的仆人──使徒约翰(6节)

         4.是预告主必快来的事(7节)

         5.是要读的人遵守书上的预言的(7节)

         6.是使徒约翰所听见所看见的(8节)

         7.是要引导人敬拜神的(8~9节)

   二、启示录的目的

         1.不可封了这书上的预言,因为日期近了(10节)

         2.是为叫读的人自动产生回应的(11节)

         3.主的赏罚乃根据各人如何在行为上有响应(12节)

         4.凡主所发起的,祂必要成就到底(13节)

         5.因为读本书而洗净自己衣服(靠主行义)的人有福了(14节)

         6.反之,行为邪污的必无分于圣城(15节)

   三、启示录的可信

         1.是主耶稣亲自差遣祂的使者向我们证明的(16节)

         2.是主凭着祂的身分向我们保证的(16节)

         3.是圣灵感动教会所发出的心声(17节)

         4.是听见的人所该有的共鸣(17节)

         5.是要人以行动表明心里的意愿的(17节)

   四、启示录的确实

         1.不可在预言上加添甚么(18节)

         2.不可在预言上减少甚么(19节)

         3.是主亲口证明的(20节)

         4.是使徒约翰所阿门的(20节)

   五、启示录的祝福──愿主耶稣的恩惠与众圣徒同在(21节)

【圣城新耶路撒冷】

    一、有一道生命水的河(1节)

    二、有生命树在河的两边(2节)

    三、属神的人永远的福乐(3~5节)

【启示录总结】

    一、我必快来──凡遵守这书上预言的有福了(6~9节)

    二、我必快来──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10~16节)

    三、圣灵和新妇都说来──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水喝(17节)

    四、我必快来──警告不可增减这书上的预言(18~21节)

圣城的荣耀与最后的警告

生命水的河和生命树(廿二 1~2)
二十二章一节:「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内街道当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
来。」
这节继续讲新城的事,从前的伊甸园有四条河,而新城流归为一条,却是明亮如水晶的生命水
的河。比起伊甸园不知美好多少,这河使人得 生命,得 喜乐,特别是使神欢喜(诗四六 4)。
「宝座」,本书列举不同时代的宝座:
(一)福音时代。神坐在宝座上,主是与神同坐(三 21 下)。
(二)千年国度。神坐在天上的宝座,主耶稣在地上也有宝座(三 21 上)。
(三)白色大宝座时的审判。子是坐在父的宝座上(廿 11)。
(四)新天新地。惟有一个宝座,就是「神和羔羊的宝座」(廿二 1),不再分父、子了,意即基督
的掌权就是神的掌权了。
在永世里,主的名字永远称为「羔羊」,为要叫人记得世界上曾有罪,主曾到世上作赎罪的羔羊;
也要叫人记得,人今天所以能吃生命树的果子,喝生命河的水,是因主曾作过羔羊。
二十二章二节:「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
这里的「生命树」是实在的,虽然在箴言三章十八节,十一章三十节,十三章十二节和十五章
四节的生命树是一种表号,但在这里,不能以表号来解,因为十七章十五节提到「众水」,天使立即解
释是指 甚么说的,如果二十二章二节的生命树是表号,天使也必然立即解释,但是天使并没有解释,
可见那不是表号了。
启示录二章七节说生命树是长在神的乐园中,本节说城里有生命树,可见新耶路撒冷就是神的
乐园。创世记二章八节的乐园是人的乐园,而这里的乐园是神的乐园,可见神是把人带领到更美好的
境地。
「生命树」在原文是单数,一棵树怎能长在河的两边呢?这并不难!因为有一种榕树也能一根数干,
伸到土里甚远。
「结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果子」,可见还有月。二十一章二十五节的白昼黑夜,是藉太阳分的,
这里的月分是按月亮分的,白昼有十二小时,黑夜也有十二小时,一年则有十二月,永世的数目就是
十二。并且,这也说明每一个月都是有生命的。在永世里我们是一直认识基督的,是一直接受主的生
命,没有间断,没有退后。我们要学习认识主的各方面,结出各样的果子。
「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二十一章四节说没有疼痛、没有死亡,可见是没有疾病了,但是
这里没有说软弱没有了(看太八 17,疾病与软弱是有分别的)。软弱从何而来呢?因为住在新地的人,仍
是有血肉之体,仍然会有软弱,如此他们怎能一直活到永远呢?必是生命树的叶子一直医治他们的软
弱,使他们不致疲倦。
果子,是代表生命;叶子,是树的衣裳,是代表外面的行为。主耶稣所以咒诅那棵无花果树,
意思是说牠只有叶子,没有果子,只有外面的行为,没有生命。新天新地时,列国的人,没有罪,没
有死亡,没有痛苦,没有咒诅,也没有鬼魔了。他们这一班人。万民,一直活在地上,有圣城在中间。
(主耶稣的叶子医治他们,意思就是主的行为作他们的榜样。我们所得 的是生命树的果子,他们所得
的是生命树的叶子。)他们是效法主耶稣的行为。这样,就够使他们好好的活下去;这样,就够使万
民和和平平的同处下去了。
在这里有街道,有生命水的河和生命树。这几样东西是连在一起的。在新耶路撒冷里,甚么地
方有街道,甚么地方就有生命水的河;甚么地方有生命水的河,甚么地方就有生命树。那里有活动,
那里就必定有生命水的河和生命树。所以当我们要学习跟从神的时候,我们所有的举动,都得是包括
生命水的河和生命树的才可以。街道是供人走动的地方。要走动,就得根据于生命树。不是分别善恶
树。是生命在我们里面动起来,结局就有圣灵生命的河水流出来。要有生命流出来,那才是我们的街
道,那才是我们的道路。如果不是主耶稣的生命在我们里面举动,我们就不能走;如果没有主的生命,
就没有圣灵生命的河水流出来,我们就不能动。如果我们凭 自己的智慧来分别这样作不错,那样作
很好,就我们种的是分别善恶树,不是生命树。因 在我们里面有生命在那里动,所以我们动,结局
就有生命水流在人身上,这几样是连在一起的。所有属乎神的工作,都是根据于生命树,结局于生命
水的河。
或有人问,在新天新地时,能不能叫地上的居民也得永生,这节经文并没有明说。(创世记二章
九节的乐园中明明有生命树;从这经节,在新天新地时,新城里有生命树,但列国的人吃不吃生命树,
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被赎者七种荣耀(廿二 3~5)
二十二章三节:「以后再没有咒诅;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祂的仆人都要事奉祂。」
「再没有咒诅」是担保在新天新地时,不再有罪,始于创世记三章之罪与咒诅的历史都结束了。
因为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已经作过工了,亚当没有犯罪前,他的良心还未产生功用;但在新天新地时,
每个人都有良心,能分别善恶,只是在那时已没有魔鬼了。
为甚么不再有咒诅,因为:
(一)世界的咒诅是因天使犯罪而来,但在永世里,不再有天使掌权了,乃是我们来掌权。
(二)虽然蛇是被魔鬼利用过的,但在新天新地,再没有动物被提起。
(三)挪亚曾因饮葡萄酒而醉,以致带下了对部分人类的咒诅。但在新天新地里,除了主命树被提
起外,不再提到别的植物了。
「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本书一共七次说到主耶稣和新城的关系是建立在「羔羊」的名字
上(廿一 9、14、22-23、27,廿二 1、3)。这不像创世记第三章那样天起凉风,神在园中行走的时候了,
这乃是神在那里掌权,神的宝座在里面了。
「祂的仆人」也就是一章一节所提的仆人,包括了旧约时代的众先知、众圣徒、和新约时代中
得救的人。
「都要事奉祂」,这里的事奉不是作苦工的事奉,乃是作祭司的事奉。二十章六节说得胜者在千
年国度时,是作祭司与君王;但在永世里再没有罪了,就不完全像千年国时作祭司的样子,所以不明
说作祭司,不过还有许多事奉神的事,这说明我们在永世并非懒惰的。
在千年国度,惟独得胜者能作祭司,但在永世,所有得救的人都能事奉神。
二十二章四节:「也要见祂的面;祂的名字必写在他们的额上。」
能够常见神,是一特别的权利。沉沦的人是永远离开主的面和祂权能的荣光(帖后一 9),旧约时,
就是摩西也只能见神的背。在千年国度,惟独得胜者能见神的面(来十二 14),但在新城里,所有得救的
人都要见神的面,与神亲近。
本章三节是说「神和羔羊」,但在第四节这里,他们之间虽是可区分的,却绝不能分开。
「祂的名字必写在他们的额上」。在千年国度时,惟独那十四万四千人的额上有名字(十四 1)。但
这时,所有得救的人额上都写有祂的名字。
「也要见祂的面;祂的名字必写在他们的额上。」工作应该引到交通。真实的事奉主,就是交通。
单单事奉还不够,还必须有交通。他们要事奉祂,他们也要见祂的面。哦,许多时候就是这样看见神,
就作了主的工;看见了神,就能够作工。不是既在那里作工,又在那里后悔,这没有交通。但愿神拯
救我们脱离没有交通的工作,使我们不是作完了不能交通,不是作完了就骄傲,就自满自足。但愿神
救我们脱离这一种没有交通的工作,使我们作完之后,是与神有交通的。他们不只与神有交通,并且
「祂的名字必写在他们的额上」,这是一望而知的见证,谁都知道他们这些人是属乎神的。
二十二章五节:「不再有黑夜,他们也不用灯光日光,因为主神要光照他们。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
远。」
此时,天然的光和人为的光都用不 了,因为主神亲自要光照他们。
「作王」是信徒在永世里所要作的第二件事(第一件事则是事奉神)。在千年国度时,惟独得胜者
能作王,并且只作一千年;现在,是所有得救的人都作王,并且是直到永永远远。这就是神创造时候
的目的。在创世的时候,神的目的就是要人掌权,现在得 了,人掌权了。这不是千年国的事,这一
段圣经。启示录第二十一章和第二十二章。都不是讲千年国的事,乃是讲永世里的事。他们要掌权一
直到永世,他们永永远远要掌权。神当初的目的达到了。
神要人管理地,神要败坏撒但。现在人已经掌权了,撒但也已经扔在火湖里了。神对于祂自己
所造的人的目的都达到了!神一面要人像祂自己,另一面神定规人的工作是掌权。现在我们已经看见
了一个精金的、荣耀的、华美的新妇,各种各样的宝贝都在她身上,没有一样是缺少的。她真的没有
玷污,没有皱纹,没有瑕疵,是完全圣洁,是无可指摘的了!她真的穿上荣耀了!以弗所书第五章所
说的荣耀的教会,就此实现了。他们的工作怎样?他们要掌权一直到永远。我们可以说,神的计划可
以受打岔,但是神的计划不能被停止。不错,从创世以来,神的工作受了许多打岔,好像神的工作是
被破坏了,好像神的计划是不能成功了;但是到这里,神达到了祂的目的!在这里有一班人,他们满
有精金,就是出乎神的;满有珍珠,就是基督的工作;满有宝石,就是圣灵的工作。他们要掌权,直
到永永远远!
有一些出名的解经者说,本书二十一章九节至二十二章五节不是指新天新地的光景讲的,乃是
指千年国度说的。他们如此主张的原因是,从二十二章二节中「叶子乃为医治万民」一语,认为地上
还有病,因此仍有死,所以必是指千年国度说的,但以下的理由,可以证明这种解释的错误:
(一)二十一章二节中说到新耶路撒冷的降下,是在先前的天地过去以后(廿一 1)。旧地没有过去
以前,新耶路撒冷就不能降下,因新耶路撒冷不能降在旧地上。
(二)二十一章二节和十节所讲的耶路撒冷不只是新的耶路撒冷,也是由神那里从天而降的;但千
年国度时,地上还有旧的耶路撒冷,如果新的耶路撒冷在那时就降下,那么地上岂不是有两个耶路撒
冷了?旧的耶路撒冷没有废去以前,新耶路撒冷是不能降下的。
(三)在二十一章一至二节中,约翰是先看见新天新地,后看见耶路撒冷的,则怎能说在新天新地
里的新耶路撒冷,是在国度里头的呢?有人说,二十一章一至八节是指新天新地说的,而二十一章九
节至二十二章五节,是回头看新耶路撒冷在千年国度的光景;但二十一章二节与十节说到新耶路撒冷
时,同样都说「由神那里从天而降」,可见第十节的新耶路撒冷,就是第二节的新耶路撒冷。
(四)二十一章五节既说:「一切都更新了」,那么新耶路撒冷怎可能不是新的?怎么会是在一切都
更新之前。千年国度的光景呢?
(五)二十一章八节所指的人是在千年国度后,受了审判,才下火湖的;新城既与火湖是对峙的,
怎能说新城先到,千年后那些人才下火湖的呢?
(六)二十一章二十二节说:「我未见城内有殿」,但我们明知千年国度时仍有殿,因为以西结书四
十至四十八章详述了圣殿在千年国度的蓝图。
(七)二十一章二十三节说:「城内不用日月光照」,但我们从圣经知道:千年国度时,「月光必像
日光,日光必加七倍,像七日的光一样」(赛三十 26),这样怎能说新耶路撒冷是在千年国度时降下的呢?
(八)二十一章二十四节和二十六节的「归与」,原文是「归入」,可证明人是能进城里的;但千年
国度时,城仍悬在空中,人是血肉之体,所以没有进入城中的可能。
(九)二十一章二十七节中「羔羊的生命册」,是在千年国度后才出现的(廿 15)。羔羊的生命册既
在千年国后才出现,名字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怎能在千年国度时,就出入城中?
(十)二十二章三节说,新天新地里不再有咒诅,但在千年国度时还有咒诅,如疾病、疼痛和死亡
等,怎能说二十一章九节至二十二章五节,是千年国度里的光景?
(十一)二十二章三节说到「神和羔羊的宝座」,但在千年国度里,地上只主耶稣的宝座,没有提
到「神和羔羊的宝座」,怎能说二十一章九节至二十二章五节是千年国度里的情形呢?
(十二)二十二章三节所说「神和羔羊的宝座」,是在新城的中央(廿二 1~2),但以西结说,神的荣
耀是充满至圣所,如果说,新耶路撒冷是在千年国度时降下的,就试问,此时是以新城为人敬拜的中
心呢?还是以至圣所为人敬拜的中心?神到底住那里呢?
因此,我们可有下列的结论:
(一) (一)六章一节至二十二章五节包括了本书预言的部分。
(二) (二)二十一章九节至二十二章五节都是叙述新耶路撒冷。
(三) (三)二十二章六至二十一节不是预言的本身,乃是书后的跋。

最后的警告(廿二 6~21)
天使的信息(廿二 6~11)

二十二章六节:「天使又对我说:这些话是具实可信的,主就是众先知被感之灵的神,差遣祂的使者,
将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仆人。」
「这些话」是指上文,即提到新耶路撒冷的话,是真实可信的。
在本书中,天使有两次说到:「这话是真实可信的」,另一次是二十一章五节。
「主就是众先知被忠之灵的神」,宜译作「众先知之灵的主神」,意思是「作众先知之灵的神」,
这里的「灵」是多数的,参看哥林多前书十四章十二节中,「属灵的」宜译作「灵」(灵是多数的),凡
用多数的灵,就是造就教会的恩赐,即属灵的恩赐,再看哥林多前书十四章三十二节,先知是多数的,
灵也是多数的。
「先知之灵」包括旧约和新约所有作先知所得之灵。
「主神」在此是指主耶稣。第一章第一节「祂就差遣使者」的「祂」是指主,是主耶稣差遣祂
的使者;同样地在本节也是指主耶稣(参看廿二 16)。
从本节起虽是书后的话,但却完全回到本书的第一章。
「指示祂仆人」。这本书一再强调我们在神面前个别的责任是仆人,不是儿女。
「将那必要快成的事」。也许有人以为这两千年是迟延,但这里的快慢,是按神的钟点,而不是
按 我们人对时间的观念。

二十二章七节:「看哪!我必快来。凡遵守这书上预言的有福了。」
第六节是天使说的,第七节则是主耶稣说的。
「我必快来」。本章六至二十一节一连说了三次(7、12 和 20),目的就是要引起我们的注意。
「凡遵守这书上预言的有福了」。本书是给人遵守的,是人可以实行的。第一章三节说到读、听
和遵守,但这里只说到遵守,因为到这里,既读过也听见了,现在只应当去遵行了。

二十二章八节:「这些事是我约翰所听见所看见的,我既听见看见了,就在指示我的天使脚前俯伏要拜
他。」
约翰是被圣灵感动而看见并听到各样的情形,现在他就把主藉 天使向他所指示的做了总结。
「天使」。这位天使也许就是十九章九至十节及二十章一节的那位天使。
「俯伏要拜他」。这是约翰第二次的失败(另一次在十九 10),约翰才不过要俯伏去拜,还未发出
敬拜或赞美的话,天使就已禁止,可见对神以外的,用俯伏来表示敬拜的态度,是基督徒所不可行的。

二十二章九节:「他对我说:千万不可,我与你,和你的弟兄众先知,并那些守这书上言语的人,同是
作仆人的,你要敬拜神。」
主禁止人在神以外有所敬拜。主曾在旧约显现为天使,在本书中也曾有过,但在千年国度后,
主不再显现作天使了。

二十二章十节:「他又对我说:不可封了这书上的预言,因为日期近了。」
在这里明说本书是预言,又明说不可封。然而在但以理书八章二十六节和十二章九节却说到要
封,因但以理书完全是表号,包含一很长时期,所以要封住直到末时;启示录则已在末时了,所以当
使人明白,不可封了。
「封」到底是甚么意思呢?从马太福音十三章十至十一节,以及十三至十七节就可知道,主说
比喻的目的就是要封,「不可封」则说明本书不是比方或表号,这不是一本封住的书,乃是一本开放的
书。
(历史派的人的错误,是将本书完全当作表号;将来派的人中,也将启示录中很多处当作表号;
而本书中实际上只有二十八个表号,其中有十四个已经解说了,如金灯台和七星等,其余的十四个并
不太紧要,也不难明白,这以外,本书的主要部分都不是表号。请想:如果金都是表号,则这本书有
何用处昵?)
「日期近了」,真的,时间是很近了!

二十二章十一节:「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
叫他仍旧圣洁。」
这话到底是天使说的,或是主说的,我们不敢确定。但这句话是承接上文「日期近了」而说的,
这里有两个意思:
(一)因日期近了,如果现在不改变,就不再有机会可改变了。
(二)在这短时期内,会改变的就会改变,不会改变的就永不改变了。
主的信息(廿二 12~13)

二十二章十二节:「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
「看哪!我必快来」与本章七节一样是要引起人的注意。这一节与前一节是配合的,报应是按
人的行为,所以不义的仍旧让他不义,污秽的让他仍旧污秽,因主快来了!

二十二章十三节:「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
这话在本书中说过好几次(一 8、17,二 8,廿一 6,廿二 13)。主所以重复不断地说,就是为给
我们看见:旧约的耶和华即是新约的耶稣。神外面的作法在列祖时代、律法时代,和恩典时代虽有不
同,但神祂自己还是那一位。从起初到末了,只有这一位神。
两等人(廿二 14~15)

二十二章十四节:「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
这节是宣告今天的事情。「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为甚么?有两个原因:
(一)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
(二)「也能从门进城」。(进城,按二十二章十九节所说,圣城乃是那些衣裳洗净者并非只来作访
客的分。)
「洗净衣服」,就是常常让主耶稣血的功效临到他们身上(七 14)。

二十二章十五节:「城外有那些犬类、行邪术的、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并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
虚谎的。」
这节是说到那些沉沦的人。有人会问:在新城以外,岂非住 列国的人吗?这怎么会指沉沦的
人呢?请读者注意,这「城外」其实不是指列国所住的地方,若与二十一章八节比较,就知道这城外
的地方,是指火湖。新天新地将如何代替往昔的天地,新耶路撒冷照样要代替往昔的耶路撒冷;火湖
在新天新地将是今日洋海的代替,因此火湖在城外,正好与旧耶路撒冷的陀斐特(王下廿三 10;赛三十
33)相对,「湖」是指限定的地方。
「犬类」是一个表号,这一类的表号是不大要紧的,但并不难明白,读马太福音七章六节和腓
立比书三章二节,就可知犬类的意思。
「行邪术的」就是交鬼的人,扫罗所以死,是因他交鬼,神把他交给仇敌,叫他死。神恨恶交
鬼的人,祂不要我们向死人求问事。
基督的自证(廿二 16)

二十二章十六节:「我耶稣差遣我的使者为众教会将这些事向你们证明。我是大 的根,又是他的后裔。
我是明亮的晨星。」
本书的目的,是为 教会的,所以主差遣祂的天使来作见证。这节说到主的两种关系:
(一)与犹太人及国度的关系:「我是大 的根」(按神格说,大 是出于祂)。就是说祂是旧约的耶
和华,并且大 是神所拣选,合祂心意的头一位王,主耶稣在千年国度时,也正是合神心意的王。「又
是他的后裔」(按人的方面说,主耶稣是从大 生的),所罗门是大 的儿子,又是和平的君,这乃预表
主在千年国度时,是一位和平的王。这两句话可以答复马太福音二十二章四十五节所记的问题:「大
既称祂为主,祂怎么又是大 的子孙呢?」
(二)与教会和被提的关系:「我是明亮的晨星」。晨星是在天亮前末后一段黑暗时出现的,祂作那
一班儆醒信徒的晨星,叫他们能被提。(这段最黑暗的黑夜,是大灾难的时期;日出则是国度的时代。)
圣灵与新妇的响应(廿二 17)

二十二章十七节:「圣灵和新妇都说来。听见的人也该说来。口渴的人也当来。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
命的水喝。」
这里的「新妇」与十九章七节的新妇是不同的,因为所预言的新妇,记述到二十二章五节就终
止了。这里的新妇乃是保罗书信中所说的新妇,即是说,在这里可以看见教会的全体性(参看十九章七
节的注解──羔羊的婚娶与婚筵)
「圣灵和新妇都说来」。这是圣灵和教会的祷告,第十六节是特别对教会说的,而第十七节就是
一个答应。
「听见的人」,这样的话,在一章三节和十三章九节也说过,尤其在二、三章中曾多次提到,所
以可知这些一直听见的人,是指个人说的。
「口渴的人也当来」,这又回来讲到教会的先景。「渴」指灵魂的饥渴,「来」即是马太福音十一
章二十八节中的来。「取生命的水喝」不是指二十二章一节的生命水,乃是指信的人得 永生,叫他们
对世界不再渴,并因基督得 满足。
任何求主快来的人,不会不顾到罪人之灵魂的。他当然会一方面求主快来,另一方面关切罪人
得救。
最后的警告(廿二 18~19)

二十二章十八至十九节:「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的预言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甚么,神必将写
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甚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
圣城,删去他的分。」
这里所说的生命树和圣城,就是本章十四节所提到的。所不同的是,第十四节只说到进城,而
十八节则说到圣城是「他的分」,不止是进城,并且是他的分了。
没有人能在这书上加减一字一句,这个警告是相当严重的。
完结的信息、祷告与祝福(廿二 20~21)

二十二章二十节:「证明这事的说:是了,我必快来。阿们。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主耶稣自己来见证,先前说:「看哪,我必快来!」此刻再说:「是了,我必快来。」
「主耶稣阿!我愿你来。」这是约翰的祷告。我们不必问人,对于主的再来有何理想;但要问人
的心要不要主再来?能不能像一个等候祂来的人,对祂说:「主耶稣阿!我愿你来。」圣经顶末了一个
祷告,就是「主耶稣阿,我愿你来」,这一个祷告总有一天要应验的,这也是二千年来,许多忠心的信
徒所常祷告的。

二十二章二十一节:「愿主耶稣的恩惠,常与众圣徒同在。阿们。」
这是约翰的祝福。若无主耶稣的恩惠,没有罪人能得救,圣徒也不能站住。主耶稣的恩惠赐予能
力叫我们被提,更用大能领我们进入国度。―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