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经《彼得后书》

查经《彼得后书》

导论

这封短简向全体基督徒说话,一开始便劝勉,敦促信徒应在德行上不断进步(1:5-8);接上警告防备“陷害人的异端”,这些人不义已极,连驴子也会开口斥责(2:16)。最后提到主来的日子,驳斥讥诮的人;若非神宽容,干预人类历史,予人悔改机会,这世界早已濒临毁灭(3:8-12)。

作者引用经文,也用俗话。他用极富形像的“无水的井”、“狂风催逼的雾”、“回到泥里去滚”的猪,来描写徒具敬虔外表、损人利己之徒;又用“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来描写神慈爱的感情。超越时空的神,有看千年如一日的宽宏。
有些人用偏离正道的虚假教训,教导真理基础不固的人去否认基督,放纵私欲,不信主再来。作者要人知道,地和地上这些以自己的聪明和诡诈为乐,走“巴兰的路”的人,在那日都要被火烧尽,进到“墨黑的幽暗”(地狱)里。谁说神不干预(2:17;3:3-7)?

信中流露作者与保罗深厚的感情,确认保罗所写书信与旧约经卷具同等地位。在结语中他勉励基督徒:叫我们得生命成为神国子民的,不是世上的知识,而是对基督的认识;这认识才是我们的荣耀、盼望、倚靠和力量。

一、本书作者

可是从本书的内证来看,则充分说明为使徒彼得所写。本书所用希腊文无前书的文采,也不流畅,显然是无人代笔的结果。彼得是加利利人,应该会希腊文,但运用时自不能称心如意,生硬在所难免,故读来与前书仿若出自两人手笔。
本书有一部分与《犹大书》重复;但《犹大书》写于彼得殉道后,当为读了本书之后才写,而非《彼后》取材于《犹大书》。

二、写作时地

本书当写于保罗若干书信已发表并在教会中流传之后(3:16),因此不会早于主后60年。但写此信时保罗尚在人间,且为当时教会所熟知人物,故此信应完成于主后67年保罗殉道前。一般认为主后67年是比较可信的年份。作者预感到快要离世(1:14),说明此信当写于罗马,正值尼禄皇帝对教会施加逼害之际。

三、受信人

从3:1知道,这封信是写给《彼前》的同一受信人,也就是散住在小亚细亚(今土耳其)北部一带的基督徒。前书鼓励信徒在患难逼迫中不必丧胆,常带活泼的盼望;本书则是警告并劝勉信徒防备“陷害人的异端”,这是因为有假先知和假教师出现,既不承认救赎他们的主基督(2:1),而又胆大任性(2:10)、放纵私欲(2:13)、淫乱(2:14)、贪婪(2:14)、虚妄矜夸(2:18)、作败坏的奴仆(2:19)。这些人正威胁着教会健康的生长,其危险较诸罗马人的逼害有过无不及。彼得自知在世时日无多,已无时间力挽狂澜,遂用文字促信徒警醒,防备陷入圈套,落进罪恶中。

四、本书特色

本书一再提到“认识”主和关于神的“知识”,这种知识是属灵的知识,为体验主基督并祂在“性情上有份”的结果(3:18)。有了这知识才能得到“恩惠平安”(1:2),能多结果子(1:8),得脱世上污秽(2:20)。彼得要信徒知道,只要认识神,我们灵性上所需要的一切都可得到(1:3),不用象当时诺斯底主义者所主张的,人须靠隐秘奇诞的世间知识来得救。

本书一方面劝勉信徒寻求灵性长进(1章),提防上面说到的假教师和他们的虚假道理(2章);一方面要信徒警醒,因为主再来的日子近了(3章)。 他指出主审判的日子所以迟延,是要给人悔改的机会。他预见到那一天会来到,不敬虔的人都要消灭(3:7),旧世界会销化(3:10),新天新地会来临。凡相信神的必得到拯救与永生的喜乐。

《彼得后书》第一章

1:1 本节至2节的问候语,和《彼前》基本相同,受信人应该也是散住在小亚细亚北部的基督徒。所不同的是多了“认识神和我们主耶稣”的话。认识基督是本书的重要题旨,也是抵拒异端虚假教训的对症良药。

本信的收信人大半为当第二代的基督徒(参1:15),但基督是公义的,一样给了他们象第一代信徒同样的宝贵信心。

1:2 “认识”(希腊原文为epignosis)这个词在本书中出现四次(本节,3,8;2:20),指比较深入而完全的知识。“知识”(gnosis)出现三次(5,6;3:18)。诺斯底派心目中的是有关宇宙构造、世界创造、以及神的本性等隐秘奇诡的说法,认为人得救是脱离属物质的邪恶躯体,所倚靠的不是对基督的信心,而是靠隐秘的知识。彼得指出,唯有认识主耶稣基督才能得到恩惠平安和那永远的国(8,11节)。

1:3 只要能认识那召我们的主,我们灵性生活所需的一切,祂都能赐给,毋须从神秘的玄学中求。“荣耀”是基督的本性与本质,祂召我们进入祂的荣耀和美德中。

1:4 这“应许”是:得脱因世上情欲来的败坏,可以享受神的性情;也就是藉着圣灵,神可以住在我们里头,神的荣耀显在我们身上(罗8:18),我们与神的生命有份(约1:12-13;14:16-17;加2:20)。这应许是给予每个信徒的。

1:5 本节至11节说明达到这种境界必须经历德行与灵性上的增长过程,成为在基督里能结果子的完美生命。这包括最基本的信心(对神的信靠)、德行(道德上的美善)、知识(认识神的智慧)、节制(自制而不放纵)、忍耐(坚定不移)、虔敬(表现在生活中的对神的恭敬)、爱弟兄的心(对主里的人的关怀)、爱众人的心。这个灵程八步非常重要,请牢记!

1:8 基督徒必须同时培育这些美德,在灵性上有不断的增长,行事为人才能达到圣洁完全,得以认识主基督。脱离罪的辖制不是要人放任,而是要在德行上操练,作光明的儿女(参西1:9-12)。

1:9 当时有些人用虚假道理的教训人,说人可以不遵守神的道德律仍能认识神。彼得郑重指出,人若不培养美德,过圣洁生活,只是一个“瞎子”或“近视眼”,看不见也认识不到神。“眼瞎”含有“闭着眼不看”的意思。
“旧日的罪”指基督徒信主前的罪,靠神的恩典现已得赦。

1:10 信徒应积极壅培5至7节所说的美德,用圣洁的生活来证明所蒙的恩召和拣选。神选召我们是要我们得成圣洁,顺服基督,若能实行这几节所说的事,便可证明确为神所选召。

1:11 能达到这境界的基督徒,便与基督的永生有份,得成为神国的子民。

1:13-14 “这帐棚”指肉身(林后5:1-4)。一般认为此信写于作者殉道前不久。彼得记得主对他说的话(约21:18),自知时日无多,谆谆训勉信徒,务要坚固,不可动摇(比较提后4:6-8)。

1:15 传统认为《马可福音》大部分是彼得讲道的记录,由马可整理写成;本节指的可能即为此书。作者的目的可说已藉《马可福音》一书达到。

1:16-18 作者追述多年前目睹耶稣登山变像的事(太17:1-8)。当时在场的有彼得、雅各和约翰三个门徒(太17:1),所以作者用“我们”。雅各早逝(徒12:1-2),彼得写这封信时,只剩他和约翰。

“圣山”为耶稣变像之山,一般以为位于黑门山。称之为“圣”,不过说明此山曾被选作神显现祂荣耀之用,并不意味此山与别的山有什么不同。

彼得等使徒所传的信息,是根据他们亲眼看见的基督大能;不是虚捏的故事,象假教师那样用以取利(2:3)。使徒看见耶稣变像,预见到基督再来建立祂国度的荣耀。

1:19 先知的预言如“灯”,照亮暗世,让我们知道怎样行事为人;又好象天发亮时的“晨星”,预告主基督的来临(参启22:16)。信徒若留意预言,儆醒等候基督再来,力行神的话语,就可多得亮光,不至在暗中摸索。

“我们并有先知更确的预言”是说彼得他们既曾亲眼看见变像(1:18),便知圣经预言的事必会应验。又由于已有若干已经应验,足为神所默示的明证(21节)。圣经中对将来的事远在事情发生前很早便预告,是单凭人的智慧和远见无法猜测得到的;何况这些预言的内容详尽且具体,更非普通算卜侥幸测中可比。

1:20 “私意”即己意,断章取义,偏离原意。圣经中的预言不可随私意或脱离全本圣经前后贯通的原则来解释;也不是照说预言的先知自己的意思说出来的。使徒传讲的信息,不是凭人的想象,而是出乎神。

圣经是神与人共同参与写成(参提3:16),神是信息之本,圣经所说的话乃神的话。圣经作者把神的话传达出来,不是靠他自己,而是因为有圣灵与他同工,教导他,使用他的才智、性格、感情和文字风格,正确无误地写下神给人的启示。作者不是机械的记录,而是活泼地传达。

《彼得后书》第2章

2:1 新约一再警告,假先知和假师傅已经出现或将要出现。耶稣就曾亲口告诉门徒,末世会有人冒祂的名迷惑人。“假”是指他们传道的动机不纯良(10-22节),并教导错谬的道理(1-3节)。作者指出这些人的错谬有:1,否认基督为救赎主(1节);2,否认基督再来(3:3-4);3,轻慢权位(10节);4,贪财好色、生活放荡(2,12-16节);5,否定伦理价值(18-22节)。接受这样教训的人,道德与灵性同遭破坏,故说是“陷害人的异端”。

“买他们的主”:基督用自己的牺牲,将全人类从罪的奴役中买赎过来。凡口里承认、心里相信的,就必得救。这些假先知和假师傅不一定期是归信了的人,但显然冒信徒之名行欺骗之实,他们注定得灭亡(参帖后1:9)。

2:2 异端分子道德沦丧、放纵情欲(犹4节);基督真道因他们的邪淫蒙羞。
2:3 《犹大书》4、11、16三节可作本节的注脚。他们的动机是图利,借真道之名敛财。旧约早已宣布过作恶之人当受的刑罚。“灭亡也必速速来到”亦作“灭亡一直不眠不休”,要临到恶人身上。

2:4 本节至8节三例来说明神的刑罚疏而不失,连犯罪的天使都要丢入黑暗地狱等候审判,何况这些假先知和假师傅。
关于犯罪的天使的解释:是指这事发生在亚当、夏娃堕落前,犯罪的天使沦为魔鬼和恶天使。

2:5 “不敬虔的世代”亦作“不敬虔的人”(看创6:5-12)。挪亚曾向洪水前的世代传道;犹太史家约瑟夫也说到此事。圣经中只有此处提到挪亚“传义道”。
“一家八口”指挪亚与妻及三儿三媳,事见《创世记》7章。

2:7 圣罗得在旧约圣徒中不算好榜样,但此处称他为“义人”,因他相信神,并为罪人的恶行忧伤(看创19:4-9)。

2:8-9 作者用罗得的事来鼓励信徒:神刑罚恶人,拯救敬虔的人。

2:10 这些陷害人的异端一定得受刑罚,因为他们放纵污秽的情欲(象所多玛、蛾摩拉城中的人一样亲男色),目无尊长。“轻慢主治之人”也可译为“不尊敬天上的尊荣者”是目无尊长的一例。“轻慢主治”可指轻看地上的尊长,例如教会领袖;后译可指天使。从《犹大书》8-10节来看,以后者较近原义;故有的译本迳作“天上的灵体”。

2:11 善良的天使虽有权力,也不在主前毁谤不如他们的恶天使(看《犹大书》9节)。

2:12 作者所说的异端似为初露端倪的诺斯底派,这派中人自以为掌握有宇宙的玄秘知识,其实是莫知所云,盲目毁谤;象只凭肉体冲动行事的牲畜,只配拿来宰杀。

2:13-14 “败坏”就是这些行不义之人的刑罚。恶人尚知借黑夜遮掩罪行。这些人却在光天化日之下纵情欲欢乐。“坐席”的席当为初期教会中信徒参加的爱筵(犹12节),与圣餐同时举行。这些人打入了信徒的圈子,引诱软弱的人。

2:15 “巴兰的路”是妥协之路。巴兰说预言的恩赐乃神所给,却用以谋私利。他口里说侍奉神,骨子里却是为自己(看民22:5-6;犹11节;启2:14)。假先知打着光明的旗帜在信徒身上取利,这种狂妄连驴子也会开口斥责。

2:17 “无水之井”徒有井之形却不能供应口渴需要的水(比较摩8:11)。雾气本可滋润田地,给“狂风催逼”,未落地即已消失,毫无滋润的作用。“墨黑的幽暗”指地狱(比较太8:12)。这些人信口答应有满足心灵饥渴的真道,却是空无所有;他们的结局是地狱。

2:18 刚信主的人,离开世俗的妄行不久,尚无足够的灵力抗拒引诱,容易落入这些假先知甜言蜜语的陷阱中。

2:19 假教师教导人可以放纵情欲,毋须遵守伦理法则。可是人若不守道德法则,只有回到罪中,成为罪的奴仆(参约8:34;加5:13-15)。

2:20-21 人若真正重生得救,不会再背离所信,重新沦为失丧的人(约10:27-30;罗8:28-39)。此处所说到的人,其对主的认识和悔罪当非真实,所以背弃义路,回到罪中。

“圣命”指人应该接受的全部福音信息。一个人若知道了义路,便有走的责任;得知真道而又故意犯罪,便与赎罪的救恩无份(来10:26),因此说“不如不晓得为妙”。这使我们想起耶稣关于卖主的犹大的话(可14:21)。

2:22 本节首句出自《箴言》26:11,第二句为犹太人的俗语。二语都说明猪狗乃畜牲,故本性难改;这些人亦如是。

《彼得后书》第3章

3:1 本书为“第二封信”,前信当指教会已读过的《彼得前书》。写信的目的都在“提醒”、“激发”(看1:13;犹5节)。

3:2 “圣先知”指旧约的先知,先知和使徒都是传神命令的人。彼得是使徒之一,说话带有使徒的权柄和知识;所教导的信徒生活和生命的道理与方向都来自主基督。

3:3-7 作者要人注意,在末世(主基督降生到祂再来这一段时期),在先知的预言要一一应验的这个时代,有假教师出现,否认基督会再来。这些人说,基督到现在既仍未来,便不会再来。据他们观察所得,自从列祖死了到现在,甚至自从天地创造到现在,大自然如常运作,看不见有神的干预。作者责备他们故意不看事实,难道洪水灭世界(当指全地有人居住之处)不是神的干预吗(创6-9章)?神用话语立定天地(看创1章);也是靠祂的话语,今天的宇宙得以存留(来1:3)。
将来神要用火来消灭这世界和其中不敬虔的人;创造和毁灭的权柄都属神。

3:8 此语出自《诗篇》90:4。神看时间与人不同,因祂超载时空。从永恒来看,千年短如一天,而一天也长似千年。人以为神耽延,其实是神宽容,予人悔改机会(9节)。

3:9 圣经从三方面看神的旨意:1,依祂至高无上的主权所定的绝对旨意(赛46:9-11;但4:17,35;来2:4;启17:17)。2,祂所定的道德法则,也就是道德律(参罗3:20注;可3:35;弗6:6;来13:21)。3,神由爱而生的意愿和感情(结33:11;太23:37;彼后3:9)。神的绝对的旨意一定彻底完成。祂包含在道德律中的旨意,需要人的顺从来实现。祂心中的意愿和感情只实现到祂绝对旨意容许的程度,譬如说神“不愿”有一人沉沦,但事实上会有很多的人不能得救(启21:8)。

3:10 “主的日子”指基督再来(徒2:20;林前5:5;帖前5:2,4;帖后2:2)。旧约时代称作“耶和华的日子”(珥1:15)。我们对主再来的时刻所知有限,只知道:1,主必再来,来的时间只有神知道(太24:36)。2,主来临时很突然,“要象贼来到一样”不能预料(帖前5:1-3)。3,是神审判世界的时候(徒17:31)。

《但以理书》和《启示录》都有关于将来的描述。用有限的人的语言来描绘非笔墨所能形容的将来的情景,所能传达的只是那种空前惊心动魄的景象。作者说到“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是说地球以外太空中的诸天体会在一阵巨响中消失(12节)。“有形质的”可能指太空星宿,更可能指现代科学所分析出的宇宙基本物质,例如氢、氧、钾、钠等所构成的各种实体。作者说,这一切和地球及地上之物都要被火烧尽。

3:11-13 “新天新地”是旧约先知所盼望的理想未来世界,是人类从未见过的美丽天地。即令现代社会组织荡然无存,即使人类已有的一切进步与文明因人的失败与愚昧,在自寻灭亡中消失,人类仍有光明灿烂前途,因为神会介入历史中。人类若能尽快在神宽容的时刻积极回头悔悟,做到圣洁、敬虔、实现神所定旨意,主的日子也会加速来临。

3:15 神若不宽容,世界早已毁灭;因为祂的宽容,我们才有了得救的盼望。讥诮神的人必须明白,世界之有今天而未遭毁灭,正是神干预(祂的宽容)的结果;世界的存亡都在祂的掌握中。
本节提到保罗,称他为“亲爱的兄弟”,且极其赞扬,再次证明《使徒行传》及保罗书信中所透露的二人间在主里的亲密情谊,确极深厚;同时肯定了保罗使徒的地位和他所写书信的权威。“写了信给你们”:不是说保罗特别给他们写过信,而是指保罗所写致各教会的书信,此时已在各地传阅,本书受信人当已读过;也有人说,此处所指为《罗马书》的抄本,因该函曾分送各地教会(参罗16:4)。

3:16 “讲论这事”中的“这事”可能是11-14节所说的有关圣洁敬虔生活的教训,也可能指劝勉信徒在末世时应儆醒(10节所写的与《帖前》5:2几乎一样);也可以是有关保持教会圣洁的教训。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和《歌罗西书》中都有论及。
作者提到“他一切的信”,可见彼得已看过保罗的一些书信。作者又把保罗的书信与“别的经书”(旧约的经卷)并提,承认保罗书信已是神所默示的经典,具有权威(看1:21;提后3:16)。

“无学问…的人”是指没有在福音真道上受教训,缺乏真理基础的人,这种人很容易误解圣经,强不知为以为知(参罗3:8;6:1,15)。

3:17 作者再度提醒信徒,既知道假先知与假师傅已出现(看2章),便应加倍防备,以免堕落(参犹24节;彼前5:10)。

3:18 在“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多得到神喜爱的心(参路2:52),灵性日益长大,做个成长的基督徒。作者重申本书开头所说的话,认识神是信徒的荣耀、倚靠和力量,只有祂能赐给我们真生命,在祂的国度中作新子民。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