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经《雅各书》

查经《雅各书》

导论
《希伯来书》以后的七封书信,通称“普通书信”,因为受信人不同于以前,并非某些教会或个人。受信人范围比较大,甚至及于整个教会。这些书信的第一个特色是读者属一般信徒,是写给散住在罗马帝国各地的犹太人基督徒。第二个特色是收入圣经成为正典的时间都比较迟。一度且是争论性的书卷,后来才一一收入新约中。它们的权威性得到教会普遍承认。

本书写得平易有力,读来有如一篇讲道词,又象一部格言集,引述主耶稣“登山宝训”和旧约《箴言》中的教训甚多。

一、本书作者
新约圣经提过四位名叫雅各的人:耶稣的弟弟雅各是该书的作者,是耶稣的弟弟中最大的一个。在耶稣死前,雅各象他的弟弟们一样,都未信主(约7:5)。新约也没有提到过他归信的事,很可能是在耶稣复活后向若干人显现时,亲自领他归信(林前15:7)。他后来成了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12:17;21:18;加2:9)。

雅各虽非十二使徒之列,但教会承认他是使徒(加1:19)。因“使徒”的称呼在教会建立后已把范围扩大,包括十二门徒和“众使徒”(林前15:5,7)。他后来为主殉道。犹太史家约瑟夫说他死于主后62年犹太人在耶城暴动时。

二、写作时间
雅各写于主后50年以前,因信中所描写的教会组织简单,只有长老(5:14)和教师(“师傅”见3:1);信徒仍在会堂里聚会(2:2);教会里的规例十分简单(5:13-14);信中没有提到耶路撒冷会议(主后49年)关于外邦信徒须否行割礼的争执与决定。此外信中措词仍带有不少犹太教的气息,并反映最早期教会迫切盼望主基督再来的心情。从这些内证来看,此书当写于教会还处于没有大量接纳外邦人的初期发展阶段。本书当为新约书卷中成书最早的一本。

三、本书受信人
本书的最早读者当为归信了基督真道的犹太人。他们熟悉旧约,遵守律法,对新约赐给人在基督里的自由认识不多。雅各在信中提出基督徒生活应有的道德标准,书信风格简单朴实,不涉及深刻神学道理,是针对这些犹太基督徒读者而写的。

四、本书特色
本书着重信徒实际生活,信中时常引用“登山宝训”兼之用词平实,处处反映当日耶稣的教导和思想。作者虽无意作神学探讨,所涉及的灵性与道德生活原则,一样超越时间,适用于今天的教会。

本书写作形式有若格言集,类似旧约《箴言》。读过原文的人,都认为乃高水准希腊文作品。其实雅各并非反对保罗因信称义、不靠行为的教训,而是力斥当日流行于犹太人当中的一个观念,认为得救所凭的信心等同于理智上对一套教义加以接受,心里头没有接纳基督为救主。作者指出,真信心须在行为上有表现;要是没有行为,是不是真有信心便很成问题。保罗说称义只凭信心,但这信心决不单独存在,总会生发出良善的行为,也就是他所说的“使人生发仁爱的信心”,这种信心才有功效(加5:6)。换言之,信心所结的果子是有新人样式的生活。

《雅各

第一章我非常喜欢雅各书,当我作为主任牧师上任后,第一次的主日学我就是讲解该书。耶稣最恨假冒为善,我也怕自己假冒为善!

1:1 “散住十二个支派之人”指散住在巴勒斯坦以外各地的犹太人基督信徒;

1:2 “试炼”的原文为多数,指日常生活中的艰难困苦,可能包括信徒受的逼迫。本节的“试炼”和14节的“试探”在原文都为同一字peirasmos,但作“试探”解时,指内心所受的罪的引诱,与此处所指的外在的压力不同。以百般苦难为“大喜乐”本是耶稣的教训(看太5:10-12)。

1:3-4 外来的压力,无论是患难、逼迫或生活的艰困,都是垂炼一个人忍耐的机会,培育在万般变迁中矢志不移的信心。约伯是我们的好榜样(5:11)。“成全完备”四字在《马太》5:43-48有耶稣自己的解释。信徒受百般的试炼,可以更象主、更爱人、更谦卑、更成熟,以作基督里的新人为乐。

1:5-6 信徒要有属灵的智慧,知道什么是合宜的事,什么是合乎神旨意的事。这是一种道德抉择的力量(3:17-18;箴2:1-15;罗16:19),能分辨是非。人若缺乏这智慧,可向神求。祂美善、丰富、慈爱,凡凭信心遵循祂的旨意求,就必得着(太7:7)。

1:8 向神求不可的贰心,不可把心的一半放在神身上,一半放在别的事上;对神必须专一(太6:24)。我有时先用人的办法,不行了才想到求神,这是信心不足的问题。

1:9-10 本书有多处讲论贫富的事(2:1;5:1及以后),此处为第一次。从本章2-12节前后的经文都论试探来看,9-10两节讲的应该也和试探有关。贫的人成功地经历试炼固应喜乐,富的人经过试炼,蒙受经济损失,却学习到谦卑的功课,也应喜乐。人有真道为基础,才可永远立定(赛40:8)。

1:12 主基督在老约翰写给士每拿教会的信中,给被试炼受患难的信徒的应许是:“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启2:10)。在竞技中胜利的可得花冠;在主道上胜利奔跑到底的可得主赐永远生命。

1:13-15 本节至18节讲神美善的本性。3:11说到泉源从一个眼里不能发出甜苦两样的水;同样,在神那里只有“美善的恩赐”和“全备的赏赐”。信徒面对试探乃站在神一边与恶对坑,神是圣洁的,不能为罪所诱,故与试探毫无关系。祂既不引诱人,也不把试探加在人身上。人受的试探生发于内心的私欲,魔鬼才利用这私欲引人犯罪(参创3:6-22)。一定要将罪的酵消灭再萌芽状态,防患于未然。

1:17 神就是光,在祂毫无黑暗(约壹1:5)。祂创造日月星辰,是光的源头(“众光之父”),洁净无瑕,连一点阴影也没有;从祂那里赐给人的无不美善全备。造物会变,祂永不改变。

1:18 “用真道生了我们”指人信主所得重生。“我们”指第一代基督信徒。“初熟的果子”不只时间上最早,在素质上也最好,是用以献给神的礼物(利23:10)。有了初果必有收成;有了第一批信徒,必有更多人归信基督。
“真道”可指福音、律法或神创造天地所说的话。从《彼前》1:23可知此处指的是福音。

1:19-20 “义”包括神的美善、慈爱和怜悯。神的义中不容人的怒气,人也不能在怒气中彰显神的美善,所以不可发怒,免受责罚(太5:22);要有好行为才能荣耀神(太5:16)。人应管住自己的舌头(1:26;3:8),做个好听者。不要顺从肉体,生气犯罪(弗4:26)。人最大的难处就是管不住最小的舌头!我就是如此。

1:25 若以为单单听了便够,是自欺。镜子照的是人的天然面目;用福音真道也就是“全备使人自由之律法”来衡量自己,可以知道怎样才完全。
旧约的道德教训是以十诫为基础的,基督使这教训列全备。人若遵守,可以不再作罪的奴仆,恢复自由人的地位。

1:26 “虔诚”指外表上做给人看的敬虔姿态,例如禁食、站在十字路口上祷告、把经文盒系在额上、故意作冗长的祷告等(太6:1-7)。要是没有德行,与拜偶像一样虚假(徒14:15)。

1:27 “世俗”指以自我作中心,追求金钱、名誉、地位和权力的生活;心里头没有神,充满罪恶。真正的虔诚应表现在善行和自洁上,用爱心来实行圣经的教训(弥6:8;路10:25-37)。

《雅各书》第2章

2:1 神不按外貌待人(徒10:34),人更不应该。在基督里,种族、肤色、阶级全不存在(可12:14)。
雅各是耶稣的弟弟,他在信中把“主”和神的“荣耀”放在一道称呼耶稣,说明他确认耶稣的神性。

2:2-4 这里讲的虽属假设,但一定为实情的描绘。聚会的地方,富者衣履华美,坐上好位,贫者则坐在脚凳下边。不可按贫富的外貌来看人;同是主里弟兄,不可偏待。以前在应酬时,有的人很注重座位,有位总经理在一次应酬中他坐了主位,后被主人安排更低的档次位子,他居然拂袖而去。“会堂”为犹太人集会之所,借用来指基督信徒的聚会。

2:5 保罗在《林前》1:26说,蒙神选召的人中,按肉体说,有智慧、有能力、有尊贵的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软弱、卑贱,以及那无有的。在一个醉心权力、金钱的世俗世界里,神却以祂的全能和智慧拣选了“贫穷”人。须知为自己积财的,在神眼中并不富足,(路12:21),唯有肯虚心谦卑受苦的信徒,因为灵性富足,才能承受神的国(太5:3,5)和永生(太19:29),得到神在基督里赐给我们的福分。

2:6 6到13节用极严厉的词句责备教会按外貌待人,和富人对待贫苦信徒的不当。这里说的“欺压”不一定是信仰上的迫害,可能包括5:4-6所说的那些恃富欺贫的事。“公堂”就是“法庭”。

2:8-9 经文引自《利未记》19:18。“爱人如己”所以为“至尊的律法”,因为是指导人际关系的基本原则,为律法的精义所在,其重要性仅次于爱神。若真要遵守这条基本的律法,应公平对待一切的人(参太22:35-40)。

2:10 雅各用十诫来说明律法的尊严。犯一条等于犯众条;无论犯多少都是得罪了应受尊敬的立法者(神)。犯罪不问大小多寡,都是罪人。依此原则,世上没有一人可靠行律法得救(参太5:18-19;23:23)。

2:12-13 责罚只加在无怜悯心的人身上,有怜悯心的不用害怕审判。这里的审判指信徒在主来时得赏赐的审判(林前3:12-15)。“怜悯原是向审判夸胜”,也就是说,有了怜悯心可以不用审判。

2:14 本节至26节讲信心与行为的关系。这段话被人误解,以为雅各主张靠行为称义。其实这里所说的“行为”是“信心”的外在表现。“信心”是人内心的倚靠,是对神的基本态度。有其内必行诸外,“行为”与“信心”有若一枚铜币的两面。保罗也说,信心要能生发仁爱的才是有效的信心(加5:6)。保罗说的“称义”是人在神面前罪得赦免,雅各说的称义是人在他面前见证自己是称义的人;二人对“信心”、“称义”的看法互相补充(2:23)。保罗所强调的是人得救须凭信心、靠恩典,雅各则强调信徒得救后要有德行来证明是真正得救了的人。《以弗所书》2:8-10的话,将二人的意思都包括了进去。这就是我非常喜欢雅各书的原因。我不是阿米念学派。

2:19 敬拜独一真神是犹太人的基本信仰(申6:4)。但只“信”正确的道理却没有行为,比魔鬼好不了多少,因为魔鬼也相信只有一位神,还会为此“战兢”。

2:20 信心是生发良言善行的动力,好的行为证明一个人真正归信了基督。反之,很多人行为根本连外邦人都不如,不但对传福音不利,而且是否真正得救还要打个问号。

2:21 保罗和雅各都引用了亚伯拉罕的故事。保罗说亚伯拉罕因“信”称义(罗4章),雅各则说亚伯拉罕因“行为”证明为义。保罗引用的经文是《创世记》15:6;雅各引用的献以撒的事,记在《创世记》22章,发生在三十年之后。亚伯拉罕因为相信神不会废除起初的应许,才凭此信心献以撒, 这个“行为”是《创世记》15:6所记信心的延续和证明(2:23)。

2:24 雅各没有否定信心在救恩中的重要地位。他用“单”字来说明。真信心不只是对道理的认识,一定有行为表现出来;信心并不“单独”存在。我认为:一个没有好行为的人,他的所谓的信心一定也是假的,所以不能得救!

《雅各书》第3章

3:1-12 正如雅各在此所描写,舌头是:①掌舵的力量;②是毁灭的力量;③是令人喜乐的力量。舌头小而不足轻重,但其威力确实了不起。舌头终归就是言语,人通过言语思考,表达,可以感受、传达喜乐和感情。因此,谨慎舌头就可正确思考,庄重地传达自己的意思,也能带喜乐给其他心灵。虽然言语首先是传递人的意思的工具,但言语本身也有秩序,因此言语也能影响人,这是语言学的基本前提。这已在文学上明确地得以证实。因此圣徒首先应看顾自己的灵魂,同时也应注意正确地使用言语。从这一点来看,我们能得出注意口舌的两大理由:①从个人角度,言语对人的思想情绪和人格的形成与发展有很大影响。因此圣徒应为使用美好善良的言语而努力;②从社会角度来看,言语是人类沟通的第一工具。因此应谨慎自己的舌头避免造成破坏性、咒诅性关系,应营造建设性的,公义的,和谐的社会关系。

3:1 不要多人作师傅:暗示当时大部分读者希望成为师傅的普遍倾向。之所以不要多人作师傅,是因为师傅通常使用许多极具影响力的言语。张伯笠牧师常说:圣经不是针对别人,而是对自己。很多人甚至还没有装备好,就急于教导别人,往往会瞎子引路。

3:2 本节在希腊语本文中以“因为”开头,从而向我们说明为人师傅的重大的责任。我们在许多事上都有过失:作者在这里宣告罪的普遍性,就连信徒也不可避免要犯罪。从此我们认识到违背神的旨意,争相作领袖是自遭审判的骄傲行为。

3:4 论及决定方向的力量。只用小小的舵,就随着掌舵的意思转动:指明我们信仰生活的方向在于舌头的运用。

3:6 论及了舌头的威力,虽小却具有强大的破坏力。舌头不是单纯的器官,而是意味着那人的内心,灵魂。并且舌头的影响力一直扩散到人的精神世界。

3:8 唯独舌头没有人能制服:指人虽然对各种动物具有支配力,但由于堕落,丧失了对自身的支配力。但是人的这种腐败也不能抗拒神那不可抗力的洪恩(弗2:5)。

3:10 真正的信心伴随着对神不变的赞美和对人的爱心亲切言语。有耶稣的馨香之气。

3:11 泉源:雅各把圣徒的口比喻成泉源,表明从圣徒已得洁净的口中说出来的话,就象泉水一样,给别人生命、解渴和洁净。在此我们可以看见一个真理,即通过行为能判断变化之内心的灵魂世界。应知道自己口中出怨言、咒诅人之言语的时候,就是我的灵魂该受主医治的时候。

3:13-18 作为为人师傅的资格之一,雅各谈到了智慧,并从以下几个方面区分真智慧和虚假的智慧:①智慧的根源;②智慧的工作;③智慧的结果。智慧反映了灵魂的实际活动。从此我们可以确认本章的主题信心与行为是一致的,从而认识到教会的真智慧在于藉着现实生活表现出圣徒的圣洁,而不在于某些外在的功绩。以生命影响生命格外重要。

3:13-14 本节定义真、假智慧的工作。温柔:指被圣灵调整的状态。在这里表明真智慧唯独谦卑地彰显神的荣耀,而不是在众人面前显耀自己。换言之,这句话警戒缺乏信仰谦卑的,因知识或理性而来之傲慢的邪恶性。

3:15 属情欲的智慧是堕落本性的智慧,是没有接受圣灵者的智慧(1:19)。因此这是没有重生者的特征。

3:16 分争:指教会内的不安与无秩序(路21:9)。

3:17 清洁:这词与私欲相对比,指一个人没有丝毫恶的态度或动机。没有偏见:指没有伪善。雅各对智慧的概念并非辩论性的,而是彻底的实践性的。

《雅各书》第4章

4:1-17 雅各在前面叙述没有重生者的属世的面貌,在本章更详细地论述这世界的私欲。私欲引起相互的纷争斗殴,诱发灵性的奸淫,尤其不顺从神旨意。与众不同的是,雅各在属灵的层面寻找人们过这种属私欲的生活的原因。那是因为他们骄傲,高举人的智慧胜过神的智慧,且远离神,亲近世界,这是利己主义的罪。很多著名教会高举人超过高举神!因此解决方法,就是彻底地否认自己,藉着神的话语战胜自我。另一方面,雅各也要通过本章披露那些声称有信心,却继续按着情欲生活之辈的虚假信心的本相。本章内容结构如下:①因私欲而犯罪的生活(1-5节);②一切问题的解决方法(6-10节);③骄傲的结果(11,12节);④不顺从神的行为(13-17节)。

4:1-5 圣徒应警诫的罪恶是:①私欲生活;②爱世界;③远离神(魔鬼的诱惑)。这虽是不信者的生活(2:1-3),但信徒也可能犯这种罪。从而我们的真信心须通过在生活中不断为战胜罪而努力的实践来证明(腓3:10-14)。

4:1 争战斗殴:因着被肉身私欲所支配的人而发生(加5:15-21)。人只有借着神的恩典才能摆脱私欲的支配。因此真信心应超越世俗的快乐,将关心的焦点对准神。

4:2 你们……斗殴争战:这句子可译为“因为你们贪恋,也得不着,所以杀害;嫉妒、也不能得,所以斗殴争战。”就是说贪欲的结果是杀人,嫉妒的结果是争战。贪恋:指强烈的利己主义(罗7:7)。

4:4 淫乱的人啊:也可以按字面意思理解,但这里的表现手法是隐喻,应理解为对灵性的不忠和背教的象征性语言。从中我们可以认识到,信徒有两个关心的对象,就是世界和神。真信心的价值是圣徒在世界上按神的标准,选择属天的生活。

4:5 这句与旧约里的忌邪的神一致(出20:5)。在此圣灵所忌的对象是我们堕落的本性——情欲。我们的身体是圣灵所居住的圣殿,我们应全力以赴活出圣洁的生活。

4:6-10 介绍了解决人生问题的根源性治疗方法:①谦卑;②抵挡魔鬼;③通过悔改亲近神。这才是前面所述智者所采取的行为,从中我们可以认识到,今天教会的问题并不在于人的智慧不足,而在于真智慧不足。

4:9 这句话里出现的所有动词是过去否定命令式,要求即刻顺从。这种要求意指脱离世俗的享乐主义,而不是指悲观主义的生活(太5:4;路6:21)。另一方面,被世俗沾染的人若要从罪恶中悔改,成为信心的子女,那么哀痛与悔改的眼泪是必要条件<路13:1-9,关于悔改>。

4:10 真正的谦卑是从神的角度查看自己。

4:11-12 提及有关骄傲的果子。批评:是逆耳的话语,是损坏他人名誉的话语,意指内容虽真实,但其表达方式粗鲁或不亲切的态度。

4:13-17 雅各借着描述充满自信的商人,论述那些无视神计划的,属私欲之人生的虚无性和悲惨结果。雅各认为脱离神旨意的人生是:①不确实;②短暂;③虚无。因此我们要认识到人生至高的幸福在于遵行神的旨意(诗119:1,2),应把这样的生活放在首位。

4:13 这句话并非提倡无计划的生活,而是警诫骄傲的生活,他们不关心神的旨意,认为可以凡事按照自己的计划成就。

4:14 用云雾来比喻只凭自己智慧生活的人生之短暂而虚无、不安的状态(诗102:11;伯8:9;雅1:10,11)。在此我们能痛切感受到人生的有限和虚无,同时也认识到活在神里面的人生,才是克服人生之界限的唯一道路(箴27:1)。

4:15 主若愿意:这是一个信仰告白,承认我的事情、我的生命都在于主的旨意,从而指出圣徒的正确心志,就是不单单口头上承认,而应在余下的生命中以行动来证明自己的信仰(腓1:20)。

《雅各书》第5章

5:1 劝告这些富人,在大难临到前赶快回头悔改。1至6节指出社会不平是一种罪恶,信徒应发挥基督之爱,关怀照顾不幸的人。

5节下半乃比喻讲法。“娇养”是养得肥肥胖胖。无知财主娇养自己等候审判,就象牲畜养肥了等待宰割(参路12:16-21)。4:9因此告诫富人,有了财宝并非可喜的事。

5:7 “秋雨春雨”:巴勒斯坦地一年有两个雨季,一在阳历三、四月间,刚为收割前;一在阳历十、十一月间,适在播种后。按犹太历法,一年正月为阳历三、四月间,八月在阳历十、十一月间;故播种后先降秋雨,收割前再降春雨(看申11:14注)。信徒在恶人手下受苦,应象农夫一样忍耐等候主来。

5:9 “审判的主站在门前”指基督的再来和祂要施行的审判。作者劝信徒不要为等候互相责备埋怨,因为就快过去。耶稣教训过人,不要论断人,免得被论断(太7:1)。

5:10 作者勉励信徒记取旧约众先知的榜样,学习受苦和忍耐,(新约中讲到先知为神说话而遭杀害的事可看太21:35;22:6;23:29-37;路13:33;徒7:52;罗11:3;来11:25)。

5:11 约伯的事参看《约伯记》1-2及42章。约伯的佳美结局,是全心相信神美善的人的鼓励与安慰。信徒在苦难试炼中,信心反日增,力足战胜各种艰困,直到主来。

5:12 主耶稣亲自教训人不可起誓(太5:33-37)。犹太人中有的凭起誓行骗或把事情夸大。耶稣教训人不可轻诺,不可轻率用神的名来给自己说的话或作的事保证诚实无欺。这与十诫“不可妄称耶和华的名”的精神吻合(出20:7)。我有时为了表示很明确偶尔也会发誓,心想我能,但往往却不能守住约,自寻亏损。
这里说的起誓与法律规定的宣誓作证不同。基督(太26:63-64)和保罗(徒23:1;比较罗1:9)都这样做过,这也是神的律法所要求的(出22:11)。神因为人的软弱不信,也曾指着自己起誓。

5:14 油是古代治病的药物,耶稣就曾用油抹病人治好他们(可6:13)。本书读者为犹太人,熟悉这种治病的方法。雅各所着重的是信心的祷告,而非抹油的仪式(5:15-16)。

5:17 这里引述《列王纪上》17:1的历史记载,补充说明亚哈王时三年不下雨,是由于以利亚的祷告;后来下雨,也是先知信心的祷告的结果(王上18:1,42-45)。

5:19 “失迷真道的人”非指已离弃真道不再是信徒的人,而是在日常生活中或信心的生活上,不慎而犯错误的基督徒。人身体有病须予治疗,心灵若患上冷淡或退后的病,教会中须有人领他们回转,这是信徒的责任,可以救犯错误的弟兄姐妹不至受神责罚而死亡(林前11:29-30)。

5:20 本节引用旧约《箴言》10:12,原意为弟兄间若能彼此相爱,可以免却挑起争端,遮掩许多过错。这里是说,信徒若能把失迷真道的人挽救回来,可让许多的罪不至发生;而罪人回转,神也会赦免他的罪,灵魂不致死亡。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