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耶路撒冷 程郝丽云

新耶路撒冷 程郝丽…

经文:启示录廿一章1—27节;廿二章1—5节

    你要清楚的和定的明白,天堂是一个真的所在,不是想象中的一幅画,主耶到天堂地方:「我若去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也在那里。」(十四2—3)

    可它是一个在的地方,翰描写它是一座城。也们厌倦城市生活的,而城市生强烈的反感。但蒙救恩之人所居的城市,决非世上任何城市可比,我污秽和道德坏,是神所咒的罪的渊源。但圣中所的基督徒的永,决无不洁、可憎和虚之事,永无咒。(启廿一27;廿二3)

    无,我要从甲地到乙地,或去到一个新地方,必然会有问题求解答,我也可能会:「每一个得救的人要去的那城是甚么呢?」

    启示廿一章二称它「圣城,新耶路撒冷」,是一座没有罪的城市。(世上能找到?)它是神圣的、完全属灵、分别圣的。

    新耶路撒冷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城市,与旧的耶路撒冷相关,因它曾是神的居所,是一群有限感的人类藉崇拜和祂相交的所。翰写到:「我听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看哪!神的幕在人,祂要与人同住,他要作祂的子民,神要自与他同在,作他的神。」(启廿一3)

    从这观点延伸,那些要在圣城居住的人,就是「新,羔羊的妻」(启廿一9 )。城是在的,但居住者性格和身份都须经过奇异的改,圣描写圣城的羔羊的妻(基督的新,教会)要住在一个金色的城市,而它的建造者就是神。

    第二个问题;「在那里?」

    它是一个在的地方,所以:「我又看一个新天新地。因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启廿一1)旧赛亚也曾:「看哪!我造新天新地,从前的事不再被念,也不再追想。」(六十五17)

    新天地是要基督再来治世界千年以后才生的,并非单单修整我们现在所知的宇宙。根据彼得的体,我们现在的宇宙将有一个新的代替。「但主的日子要像来到一。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去,有形的都要被烈火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尽了。」(彼后三10)因海已没有了,所以有另一道水源,就是在新世界上,流新耶路撒冷的河。(启廿一1;廿二1)

    圣城在天堂的何呢?:「我又看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豫好了,就如新妇妆饰,等侯丈夫。我被圣灵感,天使就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将那由神那里从天而降的圣城耶路撒冷指示我。」(启廿一2;10)看来只不一个影像,实际乃是一座有根基的城。(廿一14;19),意指它要被安置在新的世界,人从城门出。(启廿一24—27)

    另一个问题:「我才可到达那里?」

    自然用自己的方法不可能,只有神的方法,也就是,你必摒弃你自己准的入场资格,因没有一个自认为有充分好的人可到达那里。

    启示廿一章廿六节说:「人必将列国的荣耀、尊贵归与那城。」启示廿一章廿七节说到那些能金城的人,「凡不洁的、并那行可憎与虚之事的,不得那城。只有名字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才得去。」是神记录那些从罪里回,并凭信生活在基督耶里——就是那些完全脱离罪,全心信靠救主的人。

    我:「圣城有多大呢?」

    在启示廿一章十六回答:「城是四方的,长宽都是一,天使用子量那城,并有四千里,长宽高都是一。」若以英制度来算,一哩( Mile)等于八浪(Furlong) –一个等的立方体的每一方,是一千五百哩。

    奎斯尔博士:「城好像从因州开始一直到弗里达洲,其度令人吃惊,它的广和高度,可以包括整个、英国、法国、西班牙、德国、奥地利、意大利、土耳其和苏联的欧洲部份。一千五百哩的一个地方,向一千五百哩的另一个方向和一千五百哩的向上延伸,街接街,楼接楼,由精金宝玉砌而成的利伯尔,真是不可思

    一澳洲工程名托:「我曾思想新圣城的人口问题,令人惊异;以敦市的每一平方哩算,全城的人口便是一千亿。」

    第五个问题:「它像甚么?」

    座城围绕固的城里面,有十二道门和十二个根基,神在城里,城门永不关,没有黑夜,不需要清洁,一切可憎与虚之事皆摒城外,它的分就是着的硫磺火湖里。(启廿11—15;廿一8,7)

    圣城有十二道门,各门有十二个天使(启廿一12),他并非把守或赶走来的人,乃是迎信者入新耶路撒冷,惟有些不悔改、不恕人,没有得到神赦免的是无分的——因他不信基督的福音,他的名字是未入生命册。

    十二扇门是十二珍珠(启廿一21,最有意训诲),珍珠是因砂粒或微生物侵入蚌内,使蚌内受而造成的,蚌内不受决不可能成珍珠。我得以入天国,是因主耶和死亡,先知以赛亚说:「那知祂犯受害,的罪孽压伤。因祂受的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得医治。」(五十三5),我若相信,便可入那门。

    十二道门上写着古代民十二个支派的名字,十二个根基写着十二个使徒的名字,意思是指着每个世代的蒙救者,无约时代或新约时代都抱括在内,所有旧约时代神的先知,因曾牲,可欣的入新耶路撒冷。

    我的神是最喜欢颜色的美,各色都是出自祂智慧之手,日落的云彩,射着金色的火焰,夹着深色、色、橙色的霞,瑰而庄在令人心神怡。七彩的虹也是令人神往,得出来。些有甚么实际呢?你可以日落,你能耕耘晚霞?你能盖一房子在七彩缤纷的天空这让知道神是真善美的真鸿,所以祂圣城也是如此,在那瑰无比的首都里,所有灿烂色都是超想象的。

    翰写道:「城的根基是用各宝石修的。第一根基是碧玉。第二是宝石。第三是绿玛瑙。第四是绿宝石。」(启廿一19)有碧玉、宝石、绿玛瑙、绿宝石、红玛瑙、宝石、黄壁玺、水玉、壁玺、翡翠、瑙、紫晶,城就是碧玉,好多神学家都相信就是我的石。神造的色,青葱的草地如翡翠,秋天日落的余晖喷射着褪色的秋林,将大地改得活生姿,祂的圣城,也是精的黄金街道和透明的玻璃海。

    所有的信者向着圣城进发,他被一种超自然的灿烂之光照明着,那是神的荣耀。启示廿一章十节说:「我被圣灵感,天使就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将那由神那里从天而降的圣城耶路撒冷指示我。」启示廿一章廿三节说:「不再有黑夜。他也不用灯光日光。因主神要光照他。他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参启廿二5)

    最后再思想城内的置:

    第一、一条珍的河:「我又看一个新天新地。因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启廿一1)

    一位知名的启示J.A.:「是一条天堂的河,是属于圣城的,是着天堂百姓而的喜河,它那属于金城的,从来不知道圣城一意思是明,天堂不是一个干燥死灰的地方,不息流通的喜之河,是从永的宝座流出,它的明亮晶,永无玷;流出的活水,着喜、光荣与自然,和神光明的希望,每个人都充了生命的愉快如祂永活一。」

    景象,是我这污浊的世代的一个奇异的野。

    回想伊甸园有四条美的河分流灌,象征天上的(因它要从天而降)荣美之河。如:「那条河,流遍神的国度,使遍地充。」它的源头发自神和祂儿子的宝座,得救的了它永活着。

    有一个特别的置,就是生命。「在河这边与那有生命十二果子,(或作回一每月都果子。上的叶子乃医治万民。」(启廿二2 )

    这样,与伊甸园的生命是相同的,当夏娃若不吃那会吩咐不可吃的那果子,肉身的死永不会到他这树在新耶路撒冷是不具同的性与功用,每个月不同果子,上的叶子乃医治万民。

    可是永生城中已无罪、咒、疾病、死亡,何「医治」呢?盖「医治」的原文乃「与健康」之意,新圣耶路撒冷城中疾病永不能存在,的叶子乃继续生命的愉快,信者持享受(每月不同的果子)变换趣。

    生活在圣城中不会再有惰。「以后再没有咒。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祂的仆人都要事奉祂。」(启廿二3 )

    所有美,平安、健康和喜了解和在生活中经历到的真信徒来是毫无意思,在那里如果没有别的有何兴趣可言?「也要祂的面。祂的名字必写在他上。」(启廿二4)才是信者将来极新的体

    以上所述,并不能算为对信者永居所的研究。兹以去一位大的讲经家霍裘斯,波拿所的一段以作结论:「愉快,平安和歌的城,新天堂的精,新世界的首都,其的居住是「」。是何等崇高的价,我何等渴慕它。虽然未来,我们还未看,但信之神指示了我,和出言绝对的保,居住其的不是天使而是人类,市民在就可得着居住的权利,自由的城市是属那些不落的人。」

    「祂是那城的王子,祂的血把它来又打开了,白白的赐给蒙救的人居住,祂等待着接受申者,而且,祂也渴求每一个人来申,祂通告普世的人,只要接待祂和相信祂的,并继续信靠祂的引,就能入。祂特别向世人宣布祂如何们牺牲,和祂无限慈的赦罪。祂在十字架上流血舍命,他人知道无何人接受大功而得救的据,就可以入那城,但只有神圣的宝血才能到圣城里,祂慈悲的宝座前。

    「这样极大愉快的喜气洋溢的城,是无上的福份,我们恳求你在就得着你的市民定你与主(神)的密与不断的信祂,就取得市民的权利。」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