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诗篇》序读

19.《诗篇》序读

Image result for 诗篇簡介
                  赞美的  
               作者     信息
第一卷(一~四十一)
第二卷(四十二~七十二)
第三卷(七十三~八十九)第四卷(九十~一○六)第五卷(一○七至一五○)
以大卫为主 以大卫为主以亚萨为主多为无名氏部分为大卫另为无名氏   与创世记同 与出埃及记同 与利未记同 与民数记同  与申命记同
诗篇导论纲目

 

诗篇共有一百五,各样圣诗样样有。若把诗篇都记住,灵性必然大进步。
【诗篇大纲】
一.第一卷诗篇(一1~四十一13)
诗篇并不是按着主题来编排的,然而将诗篇五卷的主线与摩西五经作一比较却有助于理清诗篇的脉络。第一卷诗篇主要由大卫执笔,与创世记相似。创世记指出人的被造、堕落犯罪,然后得到神救赎的应许,这卷的许多诗篇同样论及了人蒙祝福、堕落以及被神拯救。


二.第二卷诗篇(四十二1~七十二20)
这卷诗篇主要由大卫和可拉后裔写成,与出埃及记相似。出埃及记描述以色列国的雏型,这卷的许多诗篇也是描写国家的毁灭和复兴。神拯救以色列,祂也拯救我们,我们不用自己去寻找解决办法,可以把难题带到神那里,寻求祂的帮助。


三.第三卷诗篇(七十三1~八十九52)
这卷诗篇主要由亚萨所写,与利未记相似,论及会幕和神的圣洁,其中许多诗篇提到圣殿和神的王位,因为神是全能的,我们可以求祂拯救我们;因为祂是圣洁的,所以要赞美祂;祂的完全圣洁,配得我们的敬拜和尊崇。


四.第四卷诗篇(九十1~一○六48)
这卷诗篇的作者不详,与民数记相似。民数记论到以色列国和周围列国的关系,这些诗篇也提及神所掌管的国度与列邦的关系。因为我们也是神国度的子民,可以用他们正确的观点来观察地上的事情和困难。


五.第五卷诗篇(一○七1~一五○6)
这一卷诗篇主要由大卫执笔,与申命记相似。申命记论到神和祂的话语,这卷诗篇也是赞美和称谢神和祂的话语的赞歌,大多数的诗篇原本是配合音乐,在敬拜中使用的。我们今日可以像从前那样使用这些诗篇,作为一本赞美和敬拜的诗歌集,这是一本使我们心灵歌唱的书。

重要主题】

主题解释重点
赞美诗篇是赞美神为我们的创造主、供应者和拯救者的诗歌,赞美就是承认、欣赏和表达神的伟大。把我们的思想集中在神身上,可以推动我们去赞美祂;我们愈认识祂,就愈能欣赏祂为我们所作的一切。
神的能力神是全能的;祂总在适当的时候工作。祂掌管所有的形势。祂从创造、历史和祂说的话中启示祂自己的能力。当我们感到软弱无力时,神能够帮助我们,祂的能力胜过任何痛苦或绝望,我们可以常常祈祷,祂会拯救、保护和供应我们。
赦免许多诗篇是热切的祈祷者求神的赦免,当我们承认自己的罪,并且愿意离弃它时,神必会赦免我们。因为神赦免我们,使我们可以诚实坦白地向祂祈求,当我们得到祂的赦免,就由远离变成亲密,罪恶变成慈爱了。
感谢我们因着神的个别关顾、帮助和怜悯而感到欢喜,祂不但保护、引导和赦免我们,也借着祂所创造的供应我们的一切所需。当我们知道我们因着认识神得着了何等的益处,我们就要真诚的向祂表达感谢。借着常常感谢神,我们的祈祷生活自然就会成长。
信靠神是信实和公义的。我们信靠祂,就可以安心,因为在整个历史上,祂都是信实的,我们在困境中可以信靠祂。人可能会不公平,朋友也可能会离弃我们,但我们可以信靠神。深深认识神会除去疑虑、恐惧和孤单。

希伯来民族早在铜器时代已开始使用诗歌,至大卫因王室的倡导而大盛。诗歌不只用来叙史、述怀,更用来赞美创造万物和人类的天父,还有求告、感谢与悔罪,特色独具,久已成为全人类的瑰宝。

《诗篇》收纳了精选的诗歌150篇,仿效“摩西五经”分为五卷,远在基督降生前已是犹太民族一本伟大的赞美诗集;在圣殿里歌颂,也在朝圣的旅途中对唱。诗歌的唱和且成为初期教会的特色。基督徒一直是欢乐的一群,喜爱唱诗,享受在灵里与天父甜美交通。《诗篇》又名“大卫的诗篇”。

大卫虽不是所有诗歌的作者(有许多标有“大卫的诗”的作品是为大卫而作或大卫家的王所写),但这位在草原上长大的牧童性喜音乐,作王之后为民族建立起了热爱诗歌的传统。以色列人千百年经历的苦难和亲身体验到的天父的拯救,有流不尽的眼泪,也有说不完的感恩,都一一在诗人笔下化成千古传诵的诗章。

因此,《诗篇》与一般诗歌不同,诗人所写下的是多姿多彩的信心生活的见证,是以色列这个民族心灵的历程。他们对宇宙、人生的观照,融注入了有诗歌颂唱的敬拜仪式中,成为民族史和民族性的一部分。表面看来只属一人一族的灵性经验,但一旦历经时间的陶铸,和不同历史阶段的锤炼,去芜存菁,已纯化为具有普遍适用性的人类心灵结晶。今天千万人诵读《诗篇》是在抒发自己胸臆中的情感、希望和信仰经验。

从来没有人不从读第23篇“牧人之诗”得益,它跨越时空向全人类说话。

《诗篇》给了我们祈祷、感谢和赞美的出口,成了我们生活的安慰和力量。而诗人的锐敏触觉,更为天父所用,能看见一个美好的明天。他们所预告的那个永远公义的国与和平公正的王,只有基督时代来临才完全实现。新约的作者满怀欢喜引述了这些被称为“弥赛亚诗篇”里的话,用在耶稣基督身上。

本书书名

《诗篇》收有诗歌150篇,大部分是祷告和赞美的诗。

本书在旧约正典中的位置

希伯来文旧约由律法书、先知书和著作三大部分构成。一般相信这不只代表旧约发展的三个阶段,也表示了纳入正典中的次序;但并不反映成书时期的早迟。“著作”中有些材料写成时间会比律法书还早。

《诗篇》收在诗歌和智慧书内,排在“历史书”与“先知书”中间。《诗篇》在希伯来文本中属“著作”,而且在大多数的抄本中都放在著作卷之首。

三、编辑成书的过程
《诗篇》既非一次编成的诗集,也非出自一位作者之手;从各种证据看,乃合若干诗集与个别诗人作品而成,其中过程历数世纪,一般认为成书当在主前三至四世纪,经当时圣殿乐师(所罗巴伯所重建的圣殿)之手编辑而成;以后在圣殿各种宗教仪式和各地会堂中使用。还有一事值得注意。1至89篇多在诗前记有“作者”之名,例如“大卫”、“亚萨”或“可拉的后裔”等,但第90篇以后则多未记名字,也无用调或乐器的指示。据此,今天的《诗篇》极可能由更早的诗歌集和个人的作品编辑而成,为以色列民族诗歌的精选。

《诗篇》分为五卷,也可以有“大卫五卷诗”,虽然许多诗均非大卫所作。
本书第1篇提到“耶和华的律法”,说明了全部《诗篇》的主旨,有若一篇引言。

五卷书每卷之末都有一句荣耀颂(“耶和华是应当称颂的,直到永远”)作结(41:13;72:18;89:52;106:48),把各卷书清楚区分。卷五的第150篇末节虽无“荣耀颂”,但全章可看作《诗篇》的总荣耀颂,与第1篇引言呼应,构成一部完整的美丽诗歌集。

四、本书作者及写作时期
本书不只一位作者,而且历数世纪始编辑成书。根据本书诗前的一些题注,

计有73篇注为“大卫的诗”,

12篇为“亚萨的诗”,

11篇为“可拉后裔的诗”,

此外摩西、所罗门、以探、希幔各一。当年在诗前加上题注,可能不在指出作者,而在说明这首诗与这个人之间的关系,或点出主题,或指出此诗原属的诗集。

例如标注有“可拉后裔的诗歌”的各篇,大概是这个乐师家族在圣殿中颂唱的诗歌的一部分,和那些记有“交与伶长”(4,5,6,8篇等)的许多诗歌一样,由这个乐师家族指挥和演唱。

《诗篇》中记有“大卫的诗”的篇数几占一半,通常都认为属大卫的作品。这是因为大卫性喜音乐,又为圣殿诗歌班的建立人,新约作者也引用过一些诗篇,说明是大卫的诗。传统说他作诗逾3600篇,歌还不在内。有的人就把《诗篇》叫做“大卫的诗篇”,说他就是这本诗集的作者。

大卫当然作了不少诗歌,只是很难确定哪些为他所写。《诗篇》中有13篇的篇首记有大卫因某些经历而写某诗的话(例如3,7,18,34,51,52,54篇等),提供作诗的背景和因由,这些诗无疑为大卫所作。

尽管诗前的题注含义难定,但若没有,要诠释这些诗歌会更困难。有了题注,让我们至少可以知道“亚萨的诗”和“可拉后裔的诗”大概是在圣殿中歌唱的人的诗作;而“大卫的诗”可以说是大卫的诗歌集中的诗,包括他自己所作和别人为大卫或他的王朝而写,以及大卫王宫收藏的诗。

有关《诗篇》的作者,能说的只有这么一些。以色列人的诗歌创作受到大卫的鼓励,历许多个世代而不衰。《诗篇》所收诗歌,除了大卫自己的作品外,有许多(特别是以神和王的关系为主题的“受膏王之诗”(例如2,18,20,45,132篇等),都应属以色列王朝时代的作品。

由于内容只有一般性陈述,未涉具体人物或史事,殊难确定其年代。但称颂神为王的诗歌,有回应较早诗歌或回应《以赛亚书》后半的话,可以推知其写作年代当在被掳巴比伦期间或以后,例如137篇讲圣殿的被毁和以民的被掳,显然为此时期的作品。

《诗篇》126篇显然为欢庆被掳返国而写。犹太人返国后,诗歌写作相当蓬勃。圣殿重建完成,诗班恢复侍奉,讴歌者的地位提升,都与此有关。不少圣徒且采用诗歌形式广传教义。

我们可以说,《诗篇》之有今天的形式,大概完成于波斯王朝结束之前(相当于我国东周孟子出生前后),任何把编成或写作年代推迟之说,均难证实。

五、《诗篇》的种类
《诗篇》分类,有的照主题,有的依内容,意见殊不一致。大致来说可分为以下几类:
1,颂赞之诗,包括赞美诗,个人的赞美,团体或全民的赞美,这些诗在本质上都是敬拜的人对神的大能或拯救的颂赞。

2,求告的诗,包括“个人的求告”、“全体的求告”和“信靠之诗”,是人在需要时和苦难中向神的呼求。

求告的人可能去到圣殿,在那里祷告、哀哭,由殿中的执事替求告的人在一定的仪式中念这些诗。不过为团体求告的诗,数量上还不如个人求告诗,大半为国家遭逢战败、瘟疫、干旱等影响全民的大事,需要举行禁食祈祷而作,也可能在某些全国性的典礼中颂唱。

3,君王诗,在文学体裁上涉及的范围颇广,无本身特色,但突出“君王诗”的是其主题:神与受膏王间的关系。

大部分的“君王诗”写于被掳前。有些“君王诗”中所描写的王和王国,除了基督耶稣,世上尚无人能达到那种完美,应属“弥赛亚诗”,预示基督的降生及在世上的遭遇和祂要建立的国度,故常为新约作者所引用。

4,其他:此外还有一些诗在诗体上无独特结构,但内容、目标等等具共同性;把这些综合之后可以分类为(1)“进殿诗”(15,24篇),为来圣殿朝拜的人所唱。(2)“智慧诗”,教导下一代在生活与思想上当行之道。(3)“先知诗”:讲神谕、道德、教训;以及“朝圣诗”(120-134篇)、“混合诗”(例如119篇)等。

六、希伯来人的诗

诗歌在旧约中占的比例不小。在旧约中,祷告、训诲、赞美虽多用散文表达,但《诗篇》从头到尾以诗体写成,想象丰富,描写生动,比喻与形象尤其出色。诗作感情深厚,紧扣读者心弦,数千年来一直激荡人心,引发共鸣。希伯来人诗歌的特色是对偶和韵律。对偶有字面工整的对仗和形式上的对应,韵律侧重思想上的旋律(意韵),不重音韵。对偶实际上就是重复运用相似的意义形成思想上的意韵来传达情意。对偶可分三大类:“全对仗”、“部分对仗”、“形式对仗”。

全对仗是诗中上一行的词或思想和下一行的词或思想工整相对。这种技巧在中文译文中无法看出,要写这一类的诗必须先有一个全盘计划,才能动手。且受限制太多,思想不易发挥。

  • 本书的信息
  • 《诗篇》是圣经中教导我们怎样赞美和祷告神的一部无比的好书卷。
  • 作者将民族历史、个人信仰生活和灵性经验净化,结晶而成具有普遍适用性的精练诗歌,用颂赞、求告,也用智慧的训诲和纪念,来宣扬神的伟大,讲述祂在宇宙和人中间的作为,用发自人类心灵深处的语言向神说话。读《诗篇》因此可以表达出自己的语言能力无法传达的思想与感情。个人胸臆间的情怀与希望,藉着诗篇的吟唱得到抒发,困乏的心灵获得力量。
  • 神为宇宙、人生中心—赞美
  • 《诗篇》是赞美的篇章,歌颂造物主的奇妙创造大工,祂造全宇宙(97篇),造人类居住的星球(104篇),赐人在祂造物中的出众地位(8篇)。诗人为天父看顾我们而欢呼。无论人如何卑微,祂一样爱护(103篇)。神不只是历史上大事的神,也不单是掌握人类前途的神,祂也是今天、现在,管理世界的主.人类生活的中心、人的希望、信仰、工作和心灵敬拜的中心是神,人类历史和整个宇宙造物的中心也是神,祂是那至高、超乎全地、远超万神的王。祂统驭万有,万有也是为祂而存在,彰显祂的荣耀。天地间一切都在祂的管理下运行。
  • 这位天父至善、智慧且公义,信实而又无比仁爱、怜悯,祂的知识、思想和工作的伟大奇妙,远非人能想象。祂值得我们敬畏、信赖。
  • 神为人伸张正义—祈求
    《诗篇》的作者为世间的不平呼求。
  • 神是磐石、活水—感谢
    产生这本伟大诗歌集的土地是沙漠环绕的干旱之地,饥与渴的阴影常笼罩生活。在诗中,这种感受表达于对神的希望上。感恩的信息也是《诗篇》的一个重要部分。

4,“受膏者”—人类的希望

“受膏者”就是那在位的王,为神所拣选,在国中替神施行公义。王在《诗篇》中极受尊敬,但诗中也描写王的失败与软弱,达不到神的标准。这正是《诗篇》中“弥赛亚诗”的主题。《诗篇》不只是在圣殿中用的赞美和祷告之书,也是今天全教会和信徒的赞美和祷 告的诗歌集,帮助现代人在生活中,和那要来的荣耀的日子里,向宇宙的主,献上心灵馨香的祭。我在软弱的时候常常大声诵读诗篇以抒发个人感情。《诗篇》也是学习祷告的活教材,特别适合祷读。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