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箴言》序读

20.《箴言》序读

箴言道理讲得全,行事为人作指南。若把箴言都记住,一生不犯大错误。

本书是一卷格言选,从许多哲人的智言慧语中选辑了近六百句;有不少上溯到所罗门时代,是希伯来智慧文学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部著作,为古代近东哲人数百年思想人生的精华。本书选录的格言,有的一句占一节,有的占数节;格言之外还有一些论文和诗歌,故全书以“箴言”命名,取其规诫的意思。

总的目的在教导下一代处世哲学、道德规范和生活教训,而以“智慧”一词来概括,要人得到的不是普通知识或才智,而是懂得什么是正道,并能身体力行。

《箴言》所收的不全属希伯来智者的话,也收纳了其他民族如埃及、阿拉伯哲人的“真言”,可见编者不以人废言,同样重视异邦的智慧。《箴言》和其他文化的格言所关心的虽然同是个人和个人的命运,但本书却是从对耶和华神的信仰中来透视人生实际经验,因此看得更真切,影响也更深远;能从聪明与愚昧的对照进到善与恶、真与伪的选择。这样便把观察提升到了灵性的层次上,承认只有耶和华才具真智慧,敬畏祂才是智慧的本体、知识的开端。新约作者很喜欢引用《箴言》。

本书所收格言大多以对照、类比和借喻手法表达,取譬的巧妙和用词的机智,令人爱不忍释;尤其劝人勿效愚人懒惰的格言,幽默讽喻兼而有之,异常精辟。
全书以一篇赞美贤妻的字母诗作结,这位“价值远胜珍珠”的女性,几乎具备《箴言》所称赞的一切德行,无异“智慧”的化身。

一、本书书名、作者及写作时期
本书的主体收有两个箴言集:10章至22:16为第一集,叫做“所罗门的箴言”;25至29章为第二集,据25:1所说是“所罗门的箴言,是犹大王希西家的人所誉录的”。讲解何以智慧人的道路为人生的最佳选择,屡将智慧、聪明和愚昧、乖僻对比,又由智慧亲身说话,并在1:7点出全书主题:“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
中文以“箴言”命名,大概是仿古代箴铭文体,取其“规诫”的意思。因此,我们可以说,《箴言》是格言集的集大成之作,为古代近东哲人数百年人生哲学思想的精华。
二、《箴言》与智慧文学
在古代近东诸国的文学中,有一部分以人生哲学为主题的作品。有的教导良好德行,积极指引年轻一代如何度幸福生活;有的则从事人生问题的探索,穷究善恶的因果。不过所着重的不是抽象的哲理,而是人生实际经验,通常这一类作品都称之为“智慧文学”。

圣经旧约中的《约伯记》、《传道书》、《诗篇》和《箴言》都属智慧文学,其作者与祭司、先知同列,称为“智慧人”(22:17),为希伯来社会中的领导层。这些智者或者哲人常在宫廷供谘询或在民间任教导。
古埃及历史上每一朝代都有智慧文学产生,米所波大米一带尤多似《约伯记》谈论人生苦难的诗歌、箴言和寓言。希伯来最早期的智慧文献在体裁和内容上与邻近地区的大致相似,不足为异,因有共同的生长土壤。《箴言》为希伯来智慧文献中较初期的作品,所触及的几乎全为人生实际经验,不涉旧约中律法、约法、选民及救赎等主题。此一时期的智慧人所关心的是个人和个人的命运,而不是民族的过去与将来。不过,与异教智者的不同处,是他们从对耶和华的信仰中来看个人的问题,因而看得更真切,影响也就更深远。本来只是聪明与愚昧的对比,现在演进为善与恶、真与伪的选择。敬畏神成为真信仰的唯一基础,也是真智慧的基石。近东其他民族的智慧只可称之为物质层次上的人的智慧,而以色列人表现在其智慧文献中的智慧,则是在灵性层次上的人的智慧。
具体点说,以色列人的智者把人的智慧放在神的智慧中来透视,只有神才有真智(21:30),人的智慧从祂而出。智慧为神的本性,在祂之内,也彰显在万物之中。《传道书》虽强调智慧,指的也是人的智能,象愚昧一样,都是虚空(2:12-15)。

所罗门的智慧也只表现在对自然界认识的能力,智慧一词才明显用来指道德的美质,并且指出人的智能要加上道德的严正,才具真价值。因此,本书的主调是神喜悦诚实、助人、圣洁、谦卑等美德,刑罚虚假、害人、污秽、骄傲等恶行,而诸德之源为智慧,也就是敬畏神


三、耶和华在书中的地位

前面说过,本书是把人的智慧在神的智慧中作透视,是在灵性层次上讲人的智慧。我们阅读书中箴言时,会发现很少直接讲到神,即令提到,神也不是积极参与人生。决定人的命运的是人自己的抉择,神只在后面或赏或罚。

此种人生哲理,不信神的人一样可以接受。这正好说明一件事,《箴言》所讲的是生活的基本模式,是人生经验的累积与结晶。要是有人第一次看见别人因骄傲而自毁前途,他会让这件事轻轻过去,一直到一再遇到同样的事,自己也犯上同样的错误,以致跌倒,才会得到象《箴言》16:18所说:“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的结论。有了《箴言》的话,不用经历痛苦的体验,也能提高警觉,不让骄傲危害前途,颠覆美好人生。

《箴言》虽少直接提到神,但本书开头(1:2-6)便清楚指出,智慧使人有智慧能处事公平、正直,生活有知识和谋略,是神给人的恩惠。赐智慧的神尽管不随时随刻参与干预人的生活,但祂无时无刻不在暗中看顾(参5:21;15:3)。祂造人又造世界,给了人生活和生命的规律(参16:4,33),给了宇宙运作的轨道和秩序(8:22-31)。尊敬神,领受祂的训诲,行在祂的道路上,专心信靠祂,是得智慧的首要原则(“开端”,1:7)。敬畏神才能深入认识神(2:5),和神保持亲密的关系(3:32),这是智慧的顶峰,人生的极致。要做到必须靠信心(3:5-7)。人的筹谋,物质的力量,对人的倚靠,都必归于无有,只有相信并倚靠神才能立定(19:21;21:31;29:25)。这些都是信心的功课(22:19)。这信心建立在神的应许和人与神的关系上。神作我们的父,我们是祂的儿女,神是“我”的神(参30:7-9)。所以3:12说:“耶和华所爱的,他必责备,就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

四、《箴言》的写作体裁

箴言若专指格言,应该短而精简,综合人生经验于精炼的语言中,成为生活的座右铭。可是希伯来的“箴言”一字在圣经中有好几种翻译,有的译为“诗歌”(民23:18;赛14:4);有的译为“比喻”,并不全指格言。本书1:6已说明,《箴言》所收的除“箴言”之外,尚有“譬喻”、“言词”(论道)和“谜语”。这在前面第一项“本书书名”条中已作了解释,并指出这是何以本书“引言”长达9章的一个原因。此外,“引言”给了读者一些智慧地应用10章以后的格言的指导,年轻的读者(“我儿”、“众子”)不会把这部《箴言》当作普通的格言集,而能恭敬地把它当作人生的功课,在智慧和愚行间作聪明的选择。

本书主体中所收的箴言,每句大多为两行,写作的方法不外:

1,对照 例如:智慧之子,使父亲欢乐,愚昧之子,叫母亲担忧。(10:1)事实上从10至15章几乎用的全是对比的写法。

2,类比 例如:吃素菜,彼此相爱,强如吃肥牛,彼此相恨。(15:17)

3,借喻 例如:吃蜜过多,是不好的,考究自己的荣耀,也是可厌的。(25:27)

4,劝谕 例如:耶和华的眼目,无处不在,善人恶人,他都鉴察。(15:3)

5,直接训诫 例如: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疼爱儿子的,随时管教。(13:24)

至于运用数字的“数字箴言”(6:16;30:15-33),和依希伯来文字母次序来写作的“字母诗”(31:16-31),当为便于诵读和记忆而写,也是别出心裁的箴言写作方式。

Tong, Peter